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01章:絕色嬌娃!國君對沈浪恩寵無邊   
  
第301章:絕色嬌娃!國君對沈浪恩寵無邊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一聽不由得有些錯愕.

甯寒公主返回國都專門找他有事?

沈浪是應該感覺到榮幸,還是感到不安?

他覺得自己沒有這麼大魅力吧.

沈浪道:"何事?"

甯寒公主道:"我老師想要收你為徒,讓你成為我們最小的一個師弟."

沈浪一愕?

左辭閣主要收他為徒?

現在沈浪對這個世界了解已經深刻了很多,看待天涯海閣的目光也已經變了,這是掌握世界規則之人.

而這個人要收他為徒,這等于說直接把沈浪拽到金字塔上邊去了.

沈浪道:"為何?"

甯寒公主道:"當然是你因為你才華橫溢."

沈浪道:"明人不說暗話."

甯寒公主笑道:"沈浪你果然很聰明,那我就直截了當地說了."

沈浪道:"請!"

甯寒公主道:"我和甯翼同父同母,我支持甯翼的."

甯翼就是太子的名字.

沈浪點頭.

甯寒公主道:"所以我不想你參與進我家的奪嫡之事."

沈浪道:"三王子甯岐,不也在和甯翼奪嫡嗎?而且他背後的勢力可比我大得多得多了,你不去勸阻他,反而來勸阻我?"

甯寒公主道:"想聽實話嗎?"

沈浪道:"當然."

甯寒公主道:"第一,甯岐背後是薛氏和種氏,他們的力量太大,付出的成本也已經巨大,勸退成本也會巨大.而你和甯政剛剛開始,背後勢力小,付出的成本也小,所以勸退成本也就比較小."

沈浪不由得錯愕地朝著甯寒望去一眼.

這個女人的言語還真是現實灑脫,毫不遮掩.

甯寒公主道:"第二,薛氏和種氏畢竟是老牌貴族,為了家族利益,他們還願意在規則之內辦事.而你不一樣,你毫無底線,天馬行空."

接著,甯寒公主又道:"你之所以幫助甯政奪嫡,不就是擔心甯翼上位之後會對你進行清算,對金氏家族進行清算嗎?只要你成為老師的弟子,就沒有人敢清算你和金氏了."

沈浪道:"所以,左辭閣主收我為徒,也是因為你的原因了?"

甯寒道:"確實是我開口請求的,你雖然沒有武功,但是以你的聰明才智,也確實配得上成為老師的弟子了."

刹那間!

沈浪感覺到了巨大的蔑視.

這種蔑視無法反駁.

因為對方沒有出任何惡言惡語,態度也沒有表現得高高在上.

怎麼具體形容呢?

當日甯寒公主無意中的一句話,就讓卓氏家族慘遭滅族.

更慘的是,卓氏滅族的時候都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原因,還以為有天大的陰謀.

事後甯寒覺得愧疚,又對卓昭顏說了一句對不起.

至此,卓昭顏從地獄中解脫出來,成為了隱元會的代表,成為了太子甯翼上的外室.

一下子仿佛回到了越國的權力核心.

這一切都是因為,甯寒不僅僅是天涯海閣之主的左辭的學生,而且她還可能是天涯海閣的下一任閣主.

左辭終身癡戀螺祖,所以沒有娶妻生子,所以閣主之位只能在兩個弟子中選擇.

要麼是甯寒,要麼是祝紅雪.

祝紅雪還要返回家族,繼承家業,所以繼承天涯海閣的只能是甯寒.

而現在左辭要收沈浪為徒.

也是因為甯寒的一句話.

那麼是什麼樣子的徒弟呢?

不會是關門弟子的,否則左辭早就親自來了.

依舊是苦頭歡卓一塵那樣的記名弟子.

苦頭歡在天涯海閣學習許多年,名義上是左辭閣主的學生,但是在腦海記憶中左辭是非常模糊的,就仿佛從來都沒有見過一般.

這大概就相當于北/大博士和北/大函授電大的文憑差別.

這大概是沈浪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被真正藐視了?

甯寒道:"沈浪如果你願意的話,我這就帶著你去和老師彙合,我們要去挖掘一個上古遺跡,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一定會發揮重要作用."

沈浪的坐姿一下子就懶散了起來.

"甯寒公主,你在海外見過仇妖兒嗎?"

甯寒搖搖頭道:"沒有,她一直往西往西,距離我們已經很遠了,徹底離開了東方世界."

沈浪道:"你們挖掘上古遺跡,主要是關于哪一方面的?武學,還是其他?"

甯寒道:"武學只是一部分,大概不到十分之一."

接著,甯寒望著沈浪道:"你不答應對嗎?"

沈浪點頭道:"對!"

甯寒道:"因為自尊心?我傷害了你的自尊心."

沈浪道:"我一個吃軟飯的,天天跪舔娘子的人,哪有什麼自尊心.我只是覺得安全感還是要自己去找,靠別人給大概不行.而且我幫助甯政奪嫡可不僅僅是為了保護自己,保護金氏家族,我還要報仇,我要滅了薛氏."

甯寒公主道:"沈浪你果然很直接."

沈浪道:"我拒絕了你,你武功那麼牛逼,天涯海閣權勢熏天,該不會直接殺了我吧?"

甯寒公主笑道:"怎麼可能?我已經是天涯海閣的人,不能再參與王國奪嫡,不能插手世俗王權."

沈浪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最怕的就是一言不合就拔劍."

甯寒公主道:"卓一塵呢?沈浪你讓讓他來見見嗎?"

"行,當然行!"沈浪道.

然後,沈浪大喊道:"十三,你讓苦一塵暫時不要抽人了,來見見他的師姐."

…………

片刻後,卓一塵出現在甯寒面前.

"拜見師姐."

雖然苦頭歡的年紀更大,但是甯寒先入門,當然就是師姐.

甯寒公主望著卓一塵直截了當道:"卓一塵,你知道我們天涯海閣的規矩嗎?"

苦頭歡搖頭.

他是真的不知道,畢竟他在天涯海閣的時候,除了掛名左辭的弟子之外,就是一個普通的學員,高級的規矩他也沒有怎麼學過的.

甯寒道:"天涯海閣弟子,尤其是老師的弟子,不得插手世俗王權之爭,這是幾大組織的組訓.我們天涯海閣的宗旨是挖掘上古文明,關注天下萬眾,推動世界文明.插手王權之爭是大忌."

苦頭歡還真是第一次知道.

甯寒道:"卓一塵,你現在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跟我離開,返回天涯海閣,一邊繼續修煉,一邊擔任天涯海閣的武學士."

苦頭歡是沈浪麾下唯一的大將.

而且還是一名無敵統帥,可以說沒有了苦頭歡,就沒有未來的無敵新軍.

靠沈浪去練兵?他狗屁不會.

靠金士英?他脫身不開,關鍵他和苦頭歡之間還是有巨大差距.

而天涯海閣要讓苦頭歡離開,這就等于拆掉了沈浪的一根棟梁.

沈浪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地看著苦頭歡.

苦頭歡撓了撓頭道:"當日我做大盜苦頭歡的時候,為了太子甯翼辦事,為何就沒有這個規矩呢?"

沈浪無語.

苦哥,你這人說話太耿直了.

甯寒道:"你說得有理."

甯寒沒有狡辯,而是直接承認,但這反而更加誅心了.

潛在的意思便是,當日你逃出了天涯海閣,成為了大盜苦頭歡,而且幫太子甯翼做事.但你這個人在天涯海閣的分量太輕了,以至于我們忽略了你的存在.

現在你被我看見了,規矩當然就要講.

所以現在給苦頭歡就兩個選擇,要麼離開甯政和沈浪,返回天涯海閣.

要麼被逐出天涯海閣.

天涯海閣弟子的身份絕對是一個榮譽,左辭弟子更是,哪怕是記名弟子.

也就是苦頭歡太蠢,之前端著一個金飯碗討飯.

苦頭歡道:"那行,從今以後我便再也不是天涯海閣的弟子,也不是左辭閣主的弟子了,麻煩他老人家將我逐出師門吧."

甯寒道:"卓一塵,離開了天涯海閣,你的武道可能就再也無法再上層樓了."

苦頭歡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甯寒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辭了."

然後,甯寒公主離去.

她甚至沒有返回王宮,直接離開了國都,繼續去和老師左辭閣主彙合,繼續挖掘上古遺跡地宮.

沈浪笑道:"苦頭歡,感受到天空和云端的蔑視了嗎?"

苦頭歡點頭.

沈浪道:"那我們就加油吧,她不是護著甯翼嗎?我們就幫助甯政殿下奪嫡成功,將太子甯翼踩在腳下.她不是高高在上嗎?仿佛長著翅膀嗎?我們就把她翅膀上的毛拔乾淨,扒光的衣衫扔到糞坑里面."

"仙女是不是要拉屎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旦吃屎了,那肯定就不是仙女."

苦頭歡望了沈浪一眼,道:"公子你前半部的言語我非常贊同,但是後半部分,有點惡心."

沈浪道:"甯寒公主固然是陛下的驕傲,未來可能會繼承天涯海閣,但是在奪嫡一事上,陛下還是擁有著絕對的權力."

………………

甯寒公主來得快,消失得更快.

但是卻仿佛一顆巨石砸入沈浪的心湖,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大概是沈浪第一次遭到別人的藐視.

如此高高在上的藐視.

沒有半句而言,沒有半句譏諷.

但是每一句話,都仿佛在半空中發出的一般.

仇妖兒也是這樣的逆天之人.

她也看不上沈浪,准確說她看不上任何人.

但是她的態度卻很可愛.

她保持一種非常純真的自我,一種真正的大愛.

她不會專門來撩撥你.

她會很真誠地告訴你,我並非針對你,我覺得在場的都是垃圾.

最關鍵的是,她雖然討厭男人.

但她從內心深處,還是充滿善意的.

不管是對沈浪,還是對徐芊芊等等.

仇妖兒傲慢孤獨,拒絕任何人的靠近,但是卻如同陽光普照,願意保護羽翼之下的所有人.

表面冰冷,實則溫暖.

甯寒剛好相反,她表面上灑脫直接,雖然談不上熱情,但卻毫無架子,看似親近.

但是她的內心卻充滿了冷意,舉世皆螻蟻的冷意.

當然了,在這方面沈浪也好不上多少.

不管是在國都,還是在白夜郡,他對無數民眾就是這麼充滿傲慢的冷意.

只不過,現在他被別人傲慢了.

……………………

甯寒的離開無聲無息.

但有一個人進入國都,卻聲勢浩大,萬人圍觀.

種師師!

種氏家族的嫡女.

就是這個跋扈的女人,曾經在國都打傷過木蘭寶貝.

此女的潑辣跋扈,簡直無邊無際.

之前薛黎夠跋扈了嗎?

然而,她只是低配版的種師師而已.

這位種師師,不是公主卻勝似公主.

種氏家族,越國第一老牌貴族.

表面上他的家族領地大概一萬多平方公里,是蘇氏家族的四倍多.

然而,天西行省北半部全部都是種氏家族的地盤.

所以天西行省面積明明不亞于天北行省,天南行省,但卻只有一個中都督府.

曆來天西行省中都督府只管南部六郡,北部七郡雖然依舊是越國朝廷派去的官員,但完全水潑不進的.

種氏家族是越國最大的軍閥,他的地盤某種程度上比卞逍還要大.

卞逍只有三郡而已,而且他只管軍政,把民政全部交給越國官員,這次更是讓張翀出任豔州下都督,這更是向甯元憲交權之意.

所以豔州雖然新歸附二十幾年而已,但已是國君甯元憲的嫡系地盤.

天北行省北部歸屬越國已經幾百年,但依舊難以消除種氏痕跡.

卞逍公爵雖然目中無人,但是和國君甯元憲親密無間,幾乎不會拒絕國君的任何旨意.

但是種堯就不一樣了.

二十幾年前,種氏家族奪嫡其實隱隱是站在甯元武一方的.

最終甯元憲成功登上王位,並且對武將勢力進行了大清洗大換血.

但是卻不敢動種氏家族.

種氏和蘇氏家族可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

蘇氏家族有三千平方公里,名義上的私軍只有四五千,加上馬賊,加上隱藏的軍隊,總共有一萬多軍隊.

蘇難能夠掀起巨大叛亂,根本原因還是經營羌國,拉攏西域諸國,並且被楚國長年累月的輸血.

他所謂的三四萬大軍,超過一半是西域雇傭軍,還有大劫寺支援的僧兵.

真正屬于蘇氏的軍隊,不會超過兩萬!

然而種氏!

光明正大掌握的大軍,就足足有十萬.

而且,種氏大軍時時刻刻都在對抗楚國的最前線.

所以甯元憲可以動任何人,卻不能動種氏.

再看種堯,何等傲慢?

他幾乎二十年沒有進國都了.

甯元憲冊封卞逍為樞密使,種堯就讓弟弟種鄂進入國都擔任樞密院副使.

那意思表現得非常明顯,我種堯絕對不甘屈居于卞逍之下.

國君甯元憲無奈,就冊封了種堯為太尉.

天可憐見,太尉這個位置已經廢棄上百年了.

大炎王朝的太尉之職,應該參照中國漢朝,而不是宋朝.

宋朝武人地位地下,太尉只是象征性的而已,連高俅這貨色都能擔任.

在漢朝太尉可是位列三公,帝國的最高武職.

就是因為這個官職太高了,所以在百年之前,東方諸國就漸漸廢棄了這個位置.

但是為了讓種堯和卞逍平起平坐,甯元憲無奈又要將這個太尉搬出來用.

蘇難也是樞密院副使和種鄂同級.

他一生追求的目標,大概也就是能夠和種堯平起平坐.

但蘇難依舊失敗了,因為他靠的是權謀和借勢.

而種堯執掌十萬大軍,才是真正的絕對力量.

一旦種師師進入國都,那第一禍害就輪不到甯焱公主了.

種師師這個女人,連甯焱都要退避三舍.

……………………

"駕,駕,駕!"

沈浪正入宮覲見國君,要向他索要北苑獵場.

忽然,後面傳來了一陣激烈的馬蹄聲.

光聽這馬蹄聲,就跋扈之極.

"閃,閃,閃!"

幾個聲音粗壯的武士,大聲厲吼,然後用鞭子抽打地面.

驅逐朱雀大道上的任何人.

然而此時朱雀大道中央,就只有沈浪一行人,他率領武烈等人幾十騎,大搖大擺地走在朱雀大道中央.

盡管這是違禁的.

但現在沈浪也是國都一害,每一次都走大道中央,也沒人敢管.

而現在!

小禍害遇到大禍害了.

沈浪不由得轉身一看.

然後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又一個烈焰一般的女人.

渾身穿著紅色緊身鎧甲,絕美無倫的面孔上每一寸都寫得跋扈.

但沈浪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面孔這麼精致絕美的女人.

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童顏xx的女人.

她的嬌豔如火,配合上跋扈潑辣的性格,簡直看一眼就覺得要燒起來一般.

在整個越國內,單純長相和身材上能夠超過木蘭寶貝的女人是沒有的.

甯焱豔麗,但長相比木蘭稍遜一籌.

神女雪隱有氣質加成,名聲加成,但從面孔上來說,依舊稍遜木蘭一丁點.

甯寒這個女人,沈浪不想提.

而眼前這個種師師,真正各方面都和木蘭不相上下.

東西明珠,絕豔無倫.

不講內涵,不講氣場,就單純長相上.

真正是絕殺級的.

木蘭冷豔純真.

而種師師,就是一團烈焰,灼穿眼球.

沈浪和種氏家族無仇,但是和這種師師有仇.

她打過木蘭.

頓時間,沈浪腦子里面浮現出幾十種報複的方法.

"閃,閃,閃!"

"滾開,滾開!"

沈浪的騎兵隊伍還在前面一里,種師師的騎兵就開始叱責驅逐,手中鞭子狂抽地面.

沈浪看了一眼自己,只有區區幾十騎.

再看種師師,整整上千騎.

這也太跋扈了啊,公然率領上千騎兵沖入國都.

沈浪揮了揮手,帶著武烈等幾十騎退開到路邊上,為種師師讓開了道路.

然後目光盯著種師師的蠻腰,真是如蛇一般,卻又充滿了強大的力量感.

"看什麼看?挖了你的眼睛!"

種師師冷叱,然後一抬手.

"嗖嗖嗖……"

一串弩箭,直接射了過來.

武烈等人飛快打開盾牌,擋住了射來的弩箭.

沈浪徹底歎為觀止.

天下竟然還有如此跋扈的女子?

大尻公主已經足夠跋扈的了,但更多的是色厲內荏,她當街縱馬不假,但是連一個小老百姓都不敢真撞的.

而種師師連沈浪身份都不知道,直接弩箭射來.

當街殺人?

這種跋扈,無邊無際了.

"砰砰砰……"

隨著一陣激烈的鐵蹄聲後,種師師的騎兵揚長而去.

………………

沈浪進入王宮,拜見國君甯元憲.

"甯寒去找你什麼事情?"

沈浪道:"她讓我進入天涯海閣,成為左辭閣主的記名弟子,並且讓我退出奪嫡之爭."

這話一出,甯元憲眉頭一皺.

"她這次回來,就專門為了這件事情?"

沈浪點頭道:"應該是的."

甯元憲的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

不是因為沈浪,而是因為甯寒.

他覺得女兒甯寒已經觸犯到了他的權威.

你甯寒除了是天涯海閣的繼承人之外,還是我甯元憲的女兒.

有些事情是屬于我這位國君的權力,你不要越俎代庖.

沈浪是我的臣子,自然由我管教,還輪不到你天涯海閣來管.

奪嫡之事,更是我甯元憲的絕對權威,容不得別人插手.

在這一點上,國君就更喜歡沈浪了.

他雖然膽大包天,口口聲聲說要打敗太子,打敗三王子,把甯政扶上太子之位.

當時甯元憲聽到這些話既覺得無比荒謬,又仿佛要氣炸了.

但是內心深處,卻覺得沈浪很貼心.

因為,他把最真實的話都告訴甯元憲了,他沒有去找任何人,也沒有試圖用任何外力向甯元憲施壓.

他說得清清楚楚,我就是要帶著甯政不斷創造奇跡,不斷驚爆你們的眼睛,最後逼得陛下您改變想法,把甯政殿下立為太子.

盡管到現在國君還是覺得很荒謬,但是卻沒有阻止沈浪.

因為沈浪把乾綱獨斷的權力全部都交給甯元憲,作為君王總不能連表現的機會都不給吧.

而甯寒此舉,直接用天涯海閣壓迫沈浪退讓.

這就觸犯到了甯元憲的絕對權威.

但是有些話,甯元憲不好在沈浪面前說.

手心手背都是肉.

甯寒當然算得上是他的手心肉,但現在沈浪也免為其難能夠稱得上手背了.

剛剛沈浪就和他聯手,打了天下群臣狠狠一個耳光,爽快得不得了.

"你這個痞賴家伙,平時沒有事,壓根就不進入王宮半步."甯元憲道:"今天來見寡人,什麼事情?說!"

沈浪道:"陛下,您還記得昨天我跟您說的那件事情?"

甯元憲道:"你拒絕寡人給你的兩千精銳,要從零開始練兵,而且號稱幾個月內就要練成第一強軍,無敵精銳!還要讓你的新軍在邊境會獵上擊敗楚國?"

沈浪道:"對,現在楚國和矜君串聯,在談判桌上楚王肯定是不會妥協低頭的.然而又不能真正地進行兩國大決戰,所以邊境會獵就是解決爭端的唯一法子."

甯元憲道:"越國和吳國,有邊境會獵的傳統.但是我們和楚國,可沒有這個傳統."

沈浪道:"對,所以楚王可能不會答應邊境會獵,就算答應了,也不能退讓得太多.所以我們要給他一種感覺,楚國必贏,這樣才能利令智昏!"

"我們兩千新軍,對戰楚國五千精銳,在所有人眼中,楚國都必勝,楚王大概也受不了這個誘惑,所以他會答應邊境會獵,而且就算很過分的要求,楚王也會答應."

"比如割讓二十三個堡壘,比如親自道歉,比如賠款八十萬金幣."

甯元憲道:"小子,條件是對等的.如果我們輸了,也要割讓二十三堡壘,親自道歉,賠款八十萬的."

沈浪道:"但我有把握會贏的,我的新軍注定強大無敵,前所未有."

甯元憲道:"誰是這支新軍主帥?"

沈浪道:"當然是甯政殿下,他會親自指揮邊境會獵這一戰."

甯元憲道:"然後他就一飛沖天了對嗎?"

"對啊."沈浪道:"但這件事情收獲最大的還是陛下您啊,您將再一次威震天下.你剛剛贏了吳王,但是楚王厲害,您可還沒有贏過他,甚至還吃虧了,這次邊境會獵若贏了他,我越國不戰而勝,獲得巨大利益,而您也將再一次登上君王的巔峰."

甯元憲冷笑道:"八字還沒有一撇,少給我胡吹大氣."

沈浪道:"陛下,我吹過的牛,每一樣都實現了啊."

甯元憲皺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性格缺點,不喜歡平淡,喜歡激烈,喜歡賭.

之前楚國面臨巨大危機,他就大賭了一場,結果大獲全勝.

但他心中知道,凡事不能靠賭,尤其順境的時候,更不能輕易賭.

萬一翻盤了一次,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他實在又難以抵擋這樣的誘惑.

"這件事情再議,你說的法子太荒謬了,不能當真."甯元憲道:"說吧,今天找我來,究竟是怎麼回事?"

沈浪道:"陛下,一旦我招募了兩千士兵,現在長平侯爵府太小了啊,而且眾目睽睽之下,不要秘密訓練.反正您也不喜歡打獵,北苑獵場廢棄在那里也挺可惜的,不如就暫時借給我們?"

甯元憲眼睛一瞪.

我就知道,你這混賬無利不起早.

若不是因為有事求我,你十天半個月都不會來見我.

有事就舔著臉,沒事就拋在一邊.

你沈浪為人未免太現實了啊.

不過幾乎沈浪一開口,甯元憲內心就答應了.

這要是換了甯政來求,他怎麼都不會答應的,能夠給出一百條理由拒絕.

不過就算答應了,甯元憲也要拿一拿沈浪,免得讓他覺得太順利,就可以對他甯元憲予取予求.

"想要北苑獵場?可以啊……"甯元憲笑道,然後腦子里面開始琢磨,應該從沈浪那里敲詐點什麼.

而就在此時.

"砰!"

宮門打開.

一陣香風襲來.

一團火焰走了進來.

絕色嬌娃種師師.

幾乎讓整個宮房一亮.

"義父,義父……"種師師目中無人,直接闖了進來.

也不行禮,直接一把抓住甯元憲的手臂,這態度比甯焱公主還要放肆,還要親近.

"干嘛?干嘛?"甯元憲寵溺道:"男女授受不親,你一個女兒家,隨便抓人手臂算什麼?"

種師師是種妃的侄女,在好幾歲的時候就拜甯元憲做義父.

當然只是戲稱,天下人哪有拜君王為義父的.

但種師師就這麼一直喊著,也沒有人敢去糾正她.

種師師道:"義父,我要一樣東西,你一定要給我."

甯元憲道:"你先說說看."

種師師目光朝著沈浪望來一眼,怒叱道:"人渣,竟然是你?"

接著,種師師道:"義父,我要兩樣東西.第一樣,這個登徒子剛才在路上猥褻我,我要挖了他的眼睛.第二樣,我帶了兩千騎兵來的,你把北苑獵場給我."

我日!

半路殺出一個女魔王?

種師師聽到甯元憲不答,便用力抓著他的胳膊道:"義父,你最疼我的.你說給不給,你不給我的話,我就要鬧了啊,我就要鬧了啊!"

"來人啊!"種師師指著沈浪大喊道:"把這個人渣的眼睛挖掉!"

"還有,北苑獵場我要定了,我這就帶人進駐了啊!"

說罷,種師師直接就要走,率兵進駐北苑獵場,就仿佛只是來通知一聲而已.

甯元憲咳嗽一聲道:"師師啊,真是不巧,我剛剛把北苑獵場給沈浪了."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榜很危急,諸位大佬幫幫忙啊,拜托了!

謝謝罪傲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00章:沈浪與甯寒公主!天才狂歡!    下篇:第302章:浪爺又要逆天!有史以來最嚇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