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03章:比武秒殺!爆揍種師師!   
  
第303章:比武秒殺!爆揍種師師!

g,更新快,無彈窗,!

能夠有資格看這場好戲的人不多,清一色都是貴族子弟.

因為種師師是老牌貴族,鎮西侯爵府的嫡女.

沈浪也是老牌貴族,玄武侯爵府的贅婿.

好吧,大家雖然天天都拿贅婿這個名頭取笑沈浪,並不把他當成貴族中的一員.

但是誰心里都清楚,玄武侯爵府的話事人是沈浪,世子金木聰是打醬油的.

所以種師師和沈浪之間的比武,也完全是貴族之間的好戲.

家里是伯爵以下的,就不要來湊這個熱鬧了.

別管你爹,你爺爺做了什麼官員都沒用,什麼太守啊,甚至朝堂上的三品大員,都還沒有資格來看這場熱鬧.

當然了,真正的頂級大人物也沒有一個到場.

太子,三王子等人是統統不會來的.

天越城提督府,中都督府派來了幾百名武士維持秩序.

國君派來小黎公公.

國君的兒子中,四王子甯禛,五王子甯政,六王子甯景來了.

蘇氏家族覆滅後,蘇妃並沒有如同想象中的那樣遭遇滅頂之災,甚至沒有被打入冷宮.

國君就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對蘇妃沒有特別好,也沒有特別的不好,偶爾有時還會過去寵幸一番.

這讓蘇妃感到劫後余生,然後變得更加溫柔賢惠.

要知道,她連自殺的毒藥都准備好了,本以為必死無疑.

經過這一次之後,蘇妃倒是最自己的丈夫有了另外一層認識.

但是六王子甯景的日子不好過.

失去了蘇氏家族做靠山,他的行情一下子就冷落下來,現在每天都跪舔太子.

四王子甯禛是太子的頭馬,如今甯景也緊隨其後.

這北苑獵場的校場本來是沒有任何看台的.

但為了沈浪和種師師的這一次比武,臨時搭建了一個巨大的看台,足足可以容納幾百人.

此時,國都內的權貴子弟把整個看台坐得滿滿的.

"天可憐見,沈浪這個禍害終于有人收拾了."

"他當時腦子是進水了嗎?竟然答應和種師師比武?"

"找死都這麼別致,佩服佩服!"

"關鍵答應比武之後,竟然還連夜逃跑,還真是恬不知恥啊."

"我賭一千金幣,沈浪被秒殺!"一個貴族子弟大呼道:"誰跟我賭,誰跟我賭?"

"鬼才跟你賭呢,我押一萬金幣在,賭沈浪被秒殺,有人跟我賭嗎?"

一個鬼都沒有.

在所有人看來,沈浪被秒殺是百分之一萬的結果.

這種賭局完全是拿錢打水漂,鬼才會蠢得出來毒.

………………

六王子甯景笑道:"甯政,沈浪怎麼那麼想不開啊?這麼迫不及待找死?"

甯政不理會.

六王子甯景譏諷:"喲!五哥收了十一個乞丐後,有了奪嫡的本錢,架子大起來了啊,弟弟問你話都不回答了,四哥咱們要不然做遠一點,免得被甯政的霸氣傷到啊,我們的五王子甯政可是要憑借十一個乞丐奪嫡呢."

甯政依舊充耳不聞.

四王子甯禛本不想搭理甯景,但兩人畢竟都屬于太子一系,于是回複道:"甯景,你五哥緊張著呢,沒有心情說話."

六王子甯景笑道:"對,對,我差點忘記了,五哥一緊張就容易結巴來著,是我不對,是我不對!"

"駕,駕,駕!"

不見其人,先聞其聲.

外面傳來了種師師的身影,片刻後她精致絕美的面孔出現在所有人眼前.

騎在千里馬上的嬌軀,顯得尤其火爆迷人.

真正的絕色嬌娃.

四王子甯禛,六王子甯景目光都一陣火熱,甚至某個地方蠢蠢欲動.

他們是國君的兒子,已經能夠剝開光環看女人了,在他們眼中更加純粹看到女人的美麗和性/感,整個越國長相和身材超過金木蘭和種師師的女人,真的是沒有了.

金木蘭低調,大家見得不多.

種師師高調,大家經常能夠看到.

每一次見到她,真的就如同見到一團火焰,瞬間在內心燃燒起欲望來.

尤其看到她頤指氣使跋扈的樣子,恨不得立刻剝光了將她睡哭.

可惜啊!

這個女人不是甯景和甯禛能夠垂涎的.

真是讓人黯然神傷.

甯禛和甯景雖然是王子.

但是王子和王子也是不一樣的,有些人高高在上,有些人卻在塵埃之中.

種師師雖然是侯爵之女,但也是最大軍閥之女,甯景和甯禛還配不上,面對這樣的絕色嬌娃這兩人也最多只能心中想想而已.

不過還好,還有一個王子何止在塵埃之中,簡直就是被人踩到泥土之下了.

甯政這個結巴的廢物,連一個六品小官都能欺負他.

只要有人比我更慘,那我就放心了.

隨著種師師而來的,便是薛氏家族的世子薛磐.

種師師從戰馬上躍下.

她能夠清晰地感覺到,所有人男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她的臉上,她的腰上,她的胸前,她的腰下.

她心中得意而又不屑.

你們這些垃圾男人,也就是過過眼癮,頂多在腦子里面意淫一番.

我種師師豈是你們配得上的?

我的半根手指頭,你們都不配碰.

一群渣渣.

她藐視的人中,也包括了甯禛,甯政,甯景.

在她眼中,也就是寥寥幾人配得上和她說一句話.

哪怕是國君的兒女中,她也就瞧得起太子和三王子,甯寒.

剩下哪怕是甯蘿和甯焱,她都不怎麼瞧得上.

見到種師師下馬,哪怕不同陣營,四王子和六王子還是起身迎接.

整個看台上幾百名權貴之子,也全部起身迎接.

種師師也不還禮,直接進入大營之內,傲慢無比.

甯禛和甯景臉色都有些不好看,堂堂王子都被人無視了.

當然,就因為對方是種師師.

如果換成鎮西侯世子,一定會上前行禮.

種氏家族的人一個個都執禮甚恭,唯獨種師師例外.

薛氏家族世子薛磐上前,躬身道:"拜見四殿下,五殿下,六殿下."

三個王子回禮.

薛磐道:"我進去囑咐幾句."

這個時候,沈浪騎馬進來了,身後跟著一群娘子軍.

全部都是甯焱公主的衛隊.

"籲!"

"噓!"

沈浪剛剛入場,幾百名權貴子弟紛紛喝倒彩.

整整齊齊朝著沈浪豎起小拇指,表示藐視.

現在小老百姓是不敢惹沈浪了,但在場的都是權貴子弟,集體藐視一下沈浪還是敢的.

沈浪還是第一次和國都的紈绔子弟打交道.

見到所有人都鄙夷他,朝著他豎小指,頓時他停下戰馬.

"諸位仁兄,歡迎來捧場啊."

頓時人群中有位權貴子弟喊道:"沈浪別客氣,我們就是來看你怎麼被秒殺,怎麼被閹割的."

"沈浪,你被閹割了之後,大概也就吃不了軟飯了吧."

大家就是不忿沈浪,吃軟飯吃得這麼爽.

在玄武城成為了金木蘭的贅婿不說.

來了國都之後,直接和三公主甯焱勾搭上了.

甯焱公主花費十幾年時間才組建的女子衛隊,現在倒成為你沈浪的了.

你這軟飯吃得也太嗨了,走到哪吃到哪.

沈浪笑道:"像我這麼帥的人,就算被閹割了也不耽誤吃軟飯,我還有手,還有嘴巴,還有舌頭呢.再說我沈浪人稱東方不敗,這一場比武我必勝無疑."

"切,你要不是怕死,前天晚上你跑什麼啊?半夜逃之夭夭,不知廉恥."

沈浪道:"沒錯啊,前天夜里我是逃跑了.那是有原因的,因為我聽說種師師這兩天來月事,這多不吉利啊,你說我要是打贏了,讓她上下都流血,不吉利,不吉利!所以一聽這事,就趕緊逃跑了."

"我殺了她,殺了她……"營房里面的種師師本來在做准備,聽到沈浪這話後,立刻拔劍就要沖出來將沈浪碎尸萬段.

她整個人都要炸了.

從小到大,還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說她,這麼作賤她.

旁邊的薛雪立刻攔住了她.

"急什麼,馬上就要比武了."薛雪柔聲道.

種師師一聽有道理,等下比武的時候,將沈浪先閹後殺,什麼氣都解了.

沈浪在外面繼續道:"其實我那根本就不是逃跑,我只是想要放過種師師一馬,這個女人雖然嘴巴賤,但是凶大啊,凶大無腦嘴賤,不是最正常的嗎?沒有想到她竟然不領情,還派遣大軍把我攔下來了,那就不要怪我這個東方不敗無情了,我跟你們講,我這個人武功深不可測,種師師一會兒你全身上下都噴血,那可千萬別怪我啊!"

種師師又要氣炸了,又猛地要沖出來.

但再一次被薛雪拉住了.

全場所有權貴驚呆了.

我日!

人之賤則無敵啊.

比賤大家比不過你.

你這無恥神韻,簡直無敵了.

于是,幾百名權貴子弟再一次喝倒彩,再一次朝著沈浪豎起了小指頭.

沈浪全部照單全收.

"多謝多謝,多謝多謝."沈浪道:"諸位仁兄,你們這手勢有點過時了,我再教給你們一個新手勢."

然後,沈浪豎起兩根中指.

"這個手勢才霸氣,才別致啊,尤其兩根中指一起豎的時候."

"那這個手勢是什麼意思呢?大家跟我念,刺嗷……操,第四聲!"

"就是我X你娘的意思."

沈浪騎著馬,豎起兩根中指,饒了全場一圈,把全場權貴子弟的娘親都問候過了一遍.

甯政頭皮發麻,恨不得今天沒有來.

這……這就是他的最好朋友,最大依仗.

有些時候,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氣才能和他站在一起.

沈浪大聲道:"之前我教會了你們一個詞,傻/逼!今天又教會你們一個手勢,大家跟我一起念,刺嗷……"

在場幾百個權貴子弟竟然本能念出那個字.

"不客氣."沈浪道:"我沈浪就是引領國都風潮,時尚時尚最時尚."

而此時.

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

六王子甯景寒聲道:"沈浪,你這個跳梁小丑,還適合做一個弄臣.一會兒種師師小姐將你閹了,你剛好可以進入王宮,成為一個小太監.不過到那個時候,你頭頂只怕綠油油了,你已經沒有工具了,相信你的妻女都忍耐不住寂寞,要紛紛出軌了吧."

甯景實在忍不住,憑什麼沈浪一個小小贅婿就可以這樣興風作浪.

他這話一出,沈浪頓時臉色一寒.

直接縱馬沖了出去.

手中的馬鞭朝著甯景狂抽而去.

甯景猛地抓住沈浪的馬鞭,寒聲道:"沈浪,你小小贅婿,竟敢以下犯上,竟敢襲擊王子,找死嗎?謀反嗎?"

沈浪望著甯景,一字一句道:"傻逼,蘇氏全族都被我殺絕了,你身上也流著蘇氏家族的血.若不是看在陛下的面子上,我早就弄死你了.你敢再說一個字,我保證弄殘你,我保證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浪指著甯景,大喝道:"甯景,你說,你再敢說一個字試試看.我不弄殘你,我就是婊/子養的."

六王子甯景又怒又怕,心中真是後悔,剛才為何沒有忍住,竟然跑出來招惹這個瘋子.

但是,在沈浪的目光之下,他接下來的話還真不敢說出了.

因為,蘇氏家族確實就是被他所滅.

頓時,六王子甯景目光朝著黎恩望去,大吼道:"小黎公公,你看到了嗎?你看到了嗎?沈浪一下犯上,公然威脅一個王子,形容謀反,你作何處置,作何處置?"

小黎公公淡淡道:"沈公子,別胡亂說話,小心陛下揍你."

這話一出,甯景臉色蒼白無色.

沈浪公然說要弄殘他,作為國君心腹,黎恩竟然只是不咸不淡罵了沈浪一句.

這……這證明了什麼.

證明了在陛下的心中,他甯景的分量還比不上一個沈浪.

所以,甯景頓時呆了.

"傻逼!"沈浪奪回鞭子,直接在甯景身上抽了一計.

"啪……"

甯景的武功當然能躲,但是他剛才被黎恩公公的態度嚇到了,整個人呆在那里.

所以,活生生挨了沈浪一鞭子,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印子.

六王子的身體在戰栗,渾身冰涼.

周圍所有人,呆呆望著這一幕.

沈浪這是瘋了嗎?竟然如此跋扈,當眾鞭打甯景?

六王子甯景真的整個腦袋都要炸了一般,整個人幾乎麻木.

他之前知道,蘇氏倒台之後,他的靠山就沒了.

但他還是國君的兒子,依舊沒有人敢招惹,依舊高高在上.

當然了,也確實沒有人吃飽飯沒事干去扯掉他外強中干的面具.

但是現在沈浪,直接一鞭子抽過來.

讓他所有的臉面,所有的架子,全部丟得干乾淨淨了.

這讓他整個人,一下子幾乎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沈浪,我和你勢不兩立,不死不休!"

"沈浪,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我要將你家全部斬盡殺絕."

四王子甯禛上前,將甯景拉回到位置上坐下來.

稍稍恢複了神智,六王子甯景心中咬牙切齒,暗暗發誓.

甚至他在內心憎恨父王甯元憲,若非你對沈浪如此寵愛,他怎麼會如此放肆跋扈?

難道在你心中,我這個兒子還比不上區區一個雜種贅婿沈浪嗎?

四王子甯禛道:"六弟不必生氣,上天欲使人滅亡,必先讓人瘋狂.沈浪臨死之前發瘋,這沒什麼.很快他就要死了,本來種師師只是要閹割他,剛才他這樣羞辱種師師,她肯定會痛下殺手了."

甯景道:"對,對,這個雜種必死無疑了."

甯禛道:"而且是沈浪自己犯賤,自尋死路,就算他被種師師殺了也是白死.你又何必和一個死人計較?"

六王子甯景道:"就算他死了,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家人,今日受到的恥辱,我需要他家百倍償還."

………………

沈浪進入了營房做比武之前最後的准備.

苦頭歡扮成了一個普通的武士,守在門口.

小黎公公走了進來,非常無奈地看了他一眼道:"甯景畢竟是陛下的親兒子,你這樣公然抽打他,陛下會生氣的."

沈浪道:"小孩子打架,再正常不過了,再說就是他自己嘴賤啊."

小黎公公無語.

他心中當然知道,蘇難造反,國君雖然嘴上沒說,但對六王子甯景還是遷怒的.

甯景之前處處仗著蘇氏逞威風,對太子和三王子都有些傲慢.這讓國君很不爽,難道作為我兒子的身份還不夠你威風的?竟然還要借蘇氏的威風?

這豈不是看低我甯元憲?你這個兒子和我不是一條心啊.

但事實上,甯景確實要借蘇氏的威風太能壓住人.

國君兒子這個身份當然高貴,但是國君的兒子太多了,威風大都被太子和三王子占光了,輪到我甯景又有多少?

此時甯景對于國君來說,只是一個有血緣關系的兒子而已,並不貼心.

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而沈浪背後是玄武侯爵府,還有整個天道會.

最關鍵的是國君覺得沈浪和他一條心.

不僅如此,他還是國君的知己.

甚至國君覺得沈浪是他的一個投影,像是一個無拘無束的自己.

這一年來,沈浪立下了多少功勞,幫國君做了多少事,卻從來不需要回報.

國君內心覺得虧欠沈浪太多.

而且仿佛越欠越多的架勢.

所以不管沈浪再禍害,基本上都不會有事的.

最多就是下旨呵斥兩句,再了不起穿著鐵甲抽十鞭子,隔靴搔癢都算不上.

小黎公公道:"反正你就等著回去挨鞭子吧."

沈浪道:"小黎公公,之前都是大黎打我的,他這老頭不太懂事,竟然有一次真打了我半鞭,差點沒有讓我疼抽過去.要不咱們商量一下,這次鞭子就你來打,我覺得小黎公公您為人好多了."

這話一出,小黎公公差點氣暈過去.

我哥百般護著你,結果還被你嚼舌頭,還說他這老頭不懂事.

小黎公公道:"那你等著吧,我保證將你抽得半死,你這破孩子嘴巴就是賤."

接著黎恩嚴肅道:"你確定比武沒有問題,千萬不要陰溝里翻船.剛才你這麼激怒種師師,她真的會痛下殺手,就算不殺了你,也會閹了你.當然了你成為太監進宮我是沒意見,但只怕你自己會生不如死,所以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

沈浪道:"黎公公放心,一定萬無一失!"

黎恩公公盯著沈浪良久道:"那行,你你記住,不要出人命!種師師若是死了,這個責任誰也承擔不了,任何人都承擔不了."

沈浪點頭道:"我懂!"

黎恩公公離去之後.

沈浪道:"武烈你進來,幫我穿上這條鋼鐵褲襠."

聽到這話,小黎公公跑得更快了.

………………

種師師的營房內!

她真的要氣炸了,連喝了兩碗蜂蜜水都壓不下去.

胸口不斷起伏仿佛要將軟甲迸裂了一般,那尺寸看的都驚心動魄.

"這個沈浪一直都這麼賤嗎?"種師師道:"一直都這麼跋扈嗎?"

薛雪點頭.

沒錯,她就是那個薛雪,曾經劍王李千秋的義女,給劍王妻子下毒,偷走秘籍的那個女人.

燕難飛親自教出來的女弟子,武功超級高.

現在,她已經成為了三王子甯岐的妾.

她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簡直是水一般的美人.

沒有種師師那麼豔光四射,身材如同楊柳,美貌如同柳葉,眼睛如同秋水,眼睫毛翹翹的,眼睛彎彎的.

仿佛全身每一處都是柔軟的.

溫柔如水,溫柔入骨.

種師師寒聲道:"那我一會兒要先閹了他,然後再斬斷他一根手臂,再割掉他的舌頭."

薛雪道:"陛下非常寵愛他,你若真的這樣做了,國都就不能呆了,立刻回鎮西城,要麼去炎京."

種師師道:"就這麼定了!"

而此時,小黎公公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種師師小姐,陛下有旨,比武點到為止,千萬不要傷了性命,更不要出現傷殘."

種師師冷道:"我知道了,滾!"

這一句滾,真的跋扈到看極點.

小黎公公臉孔微微一抖,然後躬身退了出來.

這還是他第一次被人叱責滾這個字.

然而薛雪並不阻止種師師的這種態度.

甚至有點坐視.

薛氏,種氏兩大家族,權勢熏天,但是一直都非常忠誠,態度也恭敬.

現在出了這麼一個無法無天的種師師,也不是什麼壞事.

哪怕作為鷹犬,也不能表現得太柔弱.

而種師師是個女孩子,就算無禮一些,也只能當成不懂事,不能和她一般見識.

種師師已經做好了一切准備.

穿上了精致昂貴之極的軟甲,將她的身材襯托得魔鬼無比.

而且姨媽巾也墊好了.

這玩意還是沈浪發明的,然後天道會發售,當然只有權貴之家才能用得起.

一片半個銀幣,完全是天價,天道會商鋪賣得風生水起,暴利.

薛雪正色道:"師師,你武功比沈浪強大了不止千倍!但這個混蛋奸猾無比,他有一種暗器叫作暴雨梨花,你一定要小心."

種師師不屑道:"那玩意我知道,射速太慢了,我的劍完全可以擋住.而且比武規則說得清清楚楚,不許用暗器."

薛雪道:"沈浪還有一種非常詭異的毒藥,只要喝下一點點,整個人就會神智全失.雖然沒有證據表明這東西嗅了也會中毒,但是在比武的時候,你要屏住呼吸,一直到擊倒沈浪,並且將他廢掉之後,才可以呼吸."

種師師點頭.

如此一來,應該萬無一失了.

就算沈浪奸猾無比,也應該必死無疑.

………………

時辰到!

沈浪和種師師出現在比武場中央.

種師師穿著火焰一般的軟甲,將身材襯托得驚心動魄.

而沈浪沒有穿鎧甲,但是臉上卻帶著面甲,還戴著手套,看起來尤其古怪

兩個人間隔十米.

此時兩邊看台的人已經全部坐滿.

"種師師小姐,廢了他,廢了他!"

"秒殺,秒殺,秒殺!"

"沈浪廢渣,沈浪廢渣!"

無數權貴子弟大聲高呼.

然後,整整齊齊豎起中指.

日啊,剛剛教會他們,結果就用在沈浪頭上了.

真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沈浪道:"種師師,這群男人這麼跪舔你,要不然你那片玩意用完後賜給他們泡水喝?"

種師師瞬間又要炸了.

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簡直毫無底線.

她雖然跋扈,但也是冰清玉潔的女孩子,也是要臉面的啊.

這種髒話,她連回都沒法回.

"沈浪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將你閹割,然後斬斷你的手臂,再割掉你的舌頭,最後毀掉你這張小白臉!"

沈浪道:"種師師,你也給我等著,你曾經打傷了我娘子,讓她吐了一口血.我這次,一定讓你全身上下齊噴血!"

"找死!"

種師師面孔漲紅,美豔的眼瞳都要充血了.

但是她記住了薛雪的話,千萬屏住呼吸,不能給奸猾如鬼的沈浪一點點可趁之機.

"當!"

第一聲鑼響!

這代表著比武進入了倒計時.

所有人猛地睜大眼睛,甚至不敢眨眼一下.

因為這場比武會很快,沈浪會被瞬間秒殺.

一眨眼,說不定精彩一幕就過去了.

沈浪拔劍,種師師拔劍,遙指對方.

接著,只要第二聲鑼鼓一響,比武就正是開始.

那個時候,種師師會閃電一般彈射而來,在0.5秒內擊倒沈浪,將他閹割毀容.

甚至,半秒鍾都不需要.

第二鑼聲一響,沈浪必定完蛋.

然而……

卑鄙的沈浪根本不會等待第二鑼聲響起.

距離第二聲鑼響還有五秒鍾.

四秒鍾,三秒鍾……

此時,秋風起,塵土飛揚!

就在此刻,沈浪在劍上的某個機關一按.

"呼!"

一陣無聲無息的氣體,猛地激射而出.

完全無色透明.

看不見,甚至也感覺不到.

這是什麼東西.

乙醚只是載體!

吸入大量乙醚後,整個人會陷入昏迷.

但是那需要持續好幾分鍾的吸入,那種嗅一下就昏倒的氣體都是假的,都是謠言.

沈浪的秘密武器是曾經雪隱體內的那種神經毒素,這才是殺手锏.

浮屠山蠱蟲分泌出來的神經毒素.

雪隱是大宗師,都抵擋不住.

更何況種師師.

你以為屏住呼吸就有用了嗎?

這萬一直接噴射到皮膚上,鑽入鼻孔粘膜之內.

幾乎瞬間!

就將人麻痹了.

沈浪從無數蠱蟲里面提煉出了一丁點兒,這種神經毒素比黃金珍貴千倍不止.

而這次,沈浪將它混入乙醚氣體內,整整半毫升左右.

乙醚是極度容易揮發的,被沈浪壓在一個小空間內,瞬間釋放如同空氣炮一般.

滿頭滿臉,朝著種師師濺射而去.

種師師聞到了一股淡淡的甜味,立刻屏住了呼吸.

而就在此時!

"當!"

第二聲鑼聲響起.

比武正式開始.

種師師一聲叱咤:"殺!"

沈浪你死定了!

然後,她手中利劍如同閃電一般刺出.

所有人瞪大眼睛到極致.

沈浪完了.

所有都等著他被瞬間秒殺的一幕.

王宮內大概又要多出一個太監了.

然而……

種師師剛剛沖出不到兩米,整個人仿佛瞬間被凝固,嬌軀往前一倒.

而這個時候,沈浪沖了上去.

"殺!"

他一聲大吼.

對准種師師的胸口,用盡所有的力量,猛地一腳踢出.

頓時,種師師的身體被踢出去……兩米.

緊接著,沈浪又上前,對准種師師的下腹位置又猛地一腳踢去.

"砰!"

所有人頓時看呆,這麼下流的招數?而且還穿著鐵靴子?

種師師倒地.

沈浪猛地騎在她的胸口位置,對准她絕美的臉蛋.

"砰砰砰……"

左右開弓,拳頭狂砸.

狠狠一頓王八拳.

瞬間,種師師精致絕倫的面孔直接被揍得鼻血狂噴,腫成了豬頭.

"砰!"

最後這一拳下去.

種師師高聳迷人的鼻子,直接就歪了.

爽爆了!

娘子,我為你報仇了!

沈浪起身,退後幾步.

如同武道大師一般行禮拜下道:"在下沈浪,江湖人稱東方不敗,承讓承讓!"

………………

注:第一更送上,因為沒稿子只能拖延兩天回家,至少需要攢下一章稿子,淚流滿面.

諸位恩公啊,糕點真的太需要你們支持了,深深拜了!

上篇:第302章:浪爺又要逆天!有史以來最嚇人    下篇:第304章:國君偏愛!木蘭寶貝驚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