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04章:國君偏愛!木蘭寶貝驚喜!   
  
第304章:國君偏愛!木蘭寶貝驚喜!

g,更新快,無彈窗,!

全場再一次死一般的靜寂.

所有人都仿佛雷擊了一般,完全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是我產生了幻覺?

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不是沈浪被瞬間秒殺的嗎?

為何完全相反呢?

被秒殺的竟然是種師師.

不!

她也不是被秒殺.

她仿佛瞬間就被定身了.

然後被沈浪兩腳踢倒在地,這兩腳沈浪把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

最後,他一通王八拳把種師師打成了豬頭.

在場任何人都能輕而易舉可以看出沈浪根本就沒有武功.

但是他確實贏了.

這真是見鬼了啊,種師師武功那麼高,為何會被這麼廢渣的沈浪打敗啊?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沈浪肯定作弊了.

但是根本沒有看到他用暗器啊.

而且更加荒謬的是所有人都期望見到沈浪被秒殺,被閹割毀容.

但是,但沈浪騎在種師師胸前狂揍她的時候,眾人心中竟然有一種超級爽的感覺.

辣手摧花.

什麼美麗的女神.

這麼精致絕倫的臉蛋,沈浪你竟然下得了手?

現在種師師實在是太慘了,被打得滿臉飆血不說,那麼高聳秀麗的鼻梁骨直接被打斷了.

沈浪你真是太……太狠了.

你之前說全身上下一起飆血,大家以為是開玩笑,沒有想到是真的.

…………

薛磐也驚呆了.

首先,他當然是因為種師師輸了而震驚.

然而他更加不敢置信地是沈浪竟然下得了這樣的狠手?

種師師啊,不是公主,勝似公主.

整個越國最美麗的女子,身份最高貴的女子.

你沈浪這樣做是將種氏家族得罪到死啊.

你不是傳說中智近乎妖嗎?怎麼做事完全不計後果啊?

足足好一會兒.

種氏家族的兩個女武士飛快沖上前,將種師師抱了起來.

薛雪飛快地用絲綢遮住了種師師的面孔,千萬不能讓更多的人見到種師師此時的模樣.

"沈浪,你用了什麼詭計?"一名美豔的女將朝著沈浪寒聲道:"師師若是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就算十條命也不夠抵的.你完了,你完了,種氏家族不會放過你的."

"你叫種渺,種氏家族的義女?"沈浪問道.

種堯義女種渺冷道:"你知道就好,你已經闖下彌天大禍了,現在你將自己捆綁起來,親自去鎮西城向義父請求,你還有一線生機."

沈浪一伸手.

苦頭歡遞過來一碗茶,沈浪喝一半,剩下一半在嘴里漱口.

"噗……"然後直接噴在這個種氏家族的義女身上.

種渺驚呆了.

以她的武功完全能夠躲掉的,但她完全沒有想到沈浪會流氓到這個地步.

直接一口噴在她臉上.

沈浪道:"我尿黃,本來應該能夠滋醒你的.但是我命根子只能寶貴得很,只能讓我娘子看的,我用尿滋你豈不是讓你占了大便宜,所以就一口噴醒你了."

種渺不敢置信地望著沈浪,然後望向薛磐?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

完全沒有一點點貴族風度,而且完全不擔心得罪種氏家族?

放肆到這個地步?

沈浪不屑道:"輸不起嗎?如果輸的人是我,種師師會放過我嗎?一定會將我閹割,然後斬斷手臂,將我毀容吧.怎麼只需她打我,不許我打她嗎?"

薛磐道:"沈浪,比武中作弊不好吧?"

種渺寒聲道:"說,你用了什麼陰謀詭計?憑借你的實力,師師半片手指甲都能弄死你,你究竟用了什麼手段舞弊?"

沈浪瞥了撇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作弊了?屁股的那個眼睛嗎?我這麼跟你說吧,我要是用真本事打敗的種師師,我就是孫子."

頓時種渺都要氣炸了,猛地拔劍,就要沖上來將沈浪碎尸萬段.

苦頭歡上前一步,拔劍一半,擋在沈浪面前道:"願賭服輸."

沈浪拱了拱手,然後翻身上馬,朝著全場所有權貴子弟豎起兩根中指,然後揚長而去.

不過,剛剛跑出去不到一百米,他又回來了.

"對了,按照賭約,種師師輸了,這個北苑獵場就歸我們了."沈浪道:"現在請你們全部滾蛋,滾蛋!"

說完後.

沈浪再一次揚長而去.

種氏義女種渺咬牙切齒道:"這個人渣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薛磐點了點頭.

薛雪道:"這就是一個毫無底線的混世魔王."

然而,片刻之後沈浪又回來了.

他望著薛雪溫柔如水的面孔.

"你叫薛雪?"

薛雪點頭道:"對,沈公子有何指教?"

沈浪道:"劍王李千秋曾經的義女?"

薛雪道:"沈公子你認錯人了,我根本不認識什麼劍王李千秋."

沈浪朝著她豎起一根大拇指道:"你牛逼."

然後再再一次揚長而去,這一次是真的了.

薛雪臉色有一點點白.

沈浪最後這一句話意思很清楚,他已經盯上她了.

老實講被沈浪這種人盯上,真的是有些毛骨悚熱.

薛黎爛褲襠,痛不欲生.

今天種師師絕美面孔被打成了豬頭,傲人的鼻梁骨直接被打斷.

這個人渣真是毫無底線的,根本不知道憐香惜玉為何物.

種渺道:"怎麼辦?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

薛磐道:"先回去,稟告種妃娘娘和種鄂大人."

種渺道:"對,娘娘和種鄂大人絕對不會饒過沈浪的."

………………

沈浪毆打種師師,還是引起了軒然大波.

樞密院副使種鄂大怒,三王子甯岐暴怒.

但是這兩個人都不能去告狀,因為他們身份太高了,不能因為這一點點小事去向國君告狀.

種妃卻可以!

甯元憲的幾個妻子中,王後祝氏端莊大方,母儀天下.

卞妃溫柔如水,賢良淑德.

蘇妃絕美,嫵媚動人.

種妃豔麗,潑辣厲害.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甯元憲都被種妃吸引.

其實男人有些時候有點賤,就喜歡這種潑辣豔麗的女人.

那段時間甯元憲真的對種妃恩寵無比,經常連著好幾天留宿她的房間之內.

但是這個女人實在太潑辣厲害了.

久而久之,甯元憲真的有些承受不住,所以就敬而遠之了.

種妃也有骨氣,你不理我,我還不愛搭理你呢.

所以這些年來,兩個人處于互相慪氣的階段.

但是,甯元憲從內心深處還是比較喜歡種妃的,至少她不像蘇妃有那麼深的心機,一心只為了蘇氏家族.

種妃嫁過來之後,一門心思都在甯元憲身上.

後來夫妻冷戰,她又一門心思放在兒子甯岐身上.

她最疼愛的便是種師師,盡管是侄女,卻比親生女兒還要親.

現在種師師被打成這樣,她如何能夠罷休,直接就沖到了國君的書房中.

"甯元憲!"

種妃一聲高呼.

頓時,大宦官黎隼恨不得再一次把腦袋低到褲襠里面去.

國君的幾個妻子,他最怕的就是這個種妃了.

真要招惹了她,打了也是白打.

王後雖然傲慢,但是很有涵養,幾乎從來不和下人發火.

但這個種妃,是真正的喜怒無常,想打就打,想罵就罵.

國君甯元憲無奈,放下書道:"怎麼了?"

種妃道:"你立刻去把沈浪抓來,殺了!"

國君甯元憲道:"為何啊?"

種妃道:"沈浪這個畜生,一腳踢中師師的胸口,說不定將她肋骨都踢裂了,另外一腳踢中師師的小腹,他是畜生嗎?竟然朝女兒家的那種地方踢?不僅如此,他還將師師打得滿臉是血,將她鼻子也打斷了."

國君聽得面孔一陣陣抽搐.

這件事情他聽到彙報的時候,整個人都要跳起來.

他知道沈浪會贏.

但是……他以為沈浪最多將種師師擊倒而已.

沒有想到這個小孽畜竟然這麼沒有底線.

種師師這樣的絕色嬌娃,你都下得了這樣的狠手?

國君當時真是頭皮發麻.

內心早就後悔了.

早知如此,壓根就不該讓他們比武的.

沈浪這個混蛋,真是一個混世魔王,你只要稍稍一撒手,他就能夠做出無比驚悚的事情,完全是一條小瘋狗啊,一旦咬人,直接就是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誰要是做了他的父母,一定會被他活生生嚇得半死.

"竟有此事?"國君震怒.

種妃道:"千真萬確,你立刻派人去把沈浪抓了,打殺了!你要是不動手,我親自派人去抓.今天要是不殺了這個畜生,我就不姓種."

"不用,不用,我這就去讓人把他抓了,打死他."甯元憲道:"黎隼,立刻派人去把沈浪抓了,帶到王宮,給狠狠打厮."

大宦官黎隼聽得清清楚楚,是打厮.

種妃聽到耳朵里面,自動腦補成為打死.

頓時,她滿意了,興致勃勃道:"我親自監督,不,我親自打死他!"

甯元憲立刻上前道:"愛妃,這種粗活怎麼能夠讓你親自動手啊."

接著,甯元憲上前摟住種妃的小蠻腰,吻上她的小嘴,手鑽入她的腰間.

"你干嘛?"種妃面孔一紅,寒聲道:"你不是說要和我恩斷義絕,再碰我一下就豬狗不如嘛?"

國君和她吵架的時候,確實說過不會再碰她一下,但是怎麼可能說出豬狗不如這樣的話.

甯元憲柔聲道:"寶貝,甯可世界上有鬼,不可相信男人的嘴啊."

然後,甯元憲的手繼續鑽.

種妃豔美的面孔通紅,嗔道:"不要臉,你就是個不要臉的臭東西."

然後,兩個人滾在了一起.

長達半年多的冷戰,徹底消融.

幾個宦官趕緊出去,將房門關閉.

甯元憲心中痛罵.

沈浪你這個小畜生,為了保你,寡人連美男計都使出來了.

當天國君甯元憲真的是拼了老命,才將種妃迷亂得神魂顛倒,把打死沈浪的事情拋之腦後.

然後黎隼親自去把沈浪綁了過來.

然後當著很多人的面,抽了三十鞭子.

再一次抽得鮮血淋漓.

淒慘無比.

不過血包放得有點多,起碼流了兩斤血,有點誇張了.

打完之後,沈浪很快就被抬回去了.

洗了一個澡,連半根汗毛都沒有掉.

老黎現在真是懂事了.

唯恐沈浪慘叫聲不夠淒厲,還專門在門後面藏了一個小太監配音.

那慘叫聲簡直驚天動地,鬼哭狼嚎.

那個小太監真是太辛苦了,嗓子都喊出血了.

配音演員最拼命了.

………………

晚上時分!

種妃渾身酥軟,如同吃飽的貓一樣蜷縮在甯元憲懷里.

忽然她記起來了.

"沈浪打死了嗎?"

門外,大宦官黎隼道:"鞭子打斷了三條,血流了半斤多,抬走的時候好像沒什麼氣了."

甯元憲一摟種妃的腰,吻上她的紅唇道:"好了,愛妃歇息吧,好好睡覺,乖!"

種妃享受到丈夫難得的溫柔,一時間也舍不得離開他的懷抱.

所謂打死沈浪一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

次日!

甯啟王叔來求見國君.

"陛下,您太放縱沈浪了,讓此子已經無法無天."甯啟道:"六王子甯景在怎麼說也是陛下之子,王室貴胄,結果沈浪說打就打,而且口口聲聲說要弄殘他.不僅如此,種師師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女孩,而且這一次來國都是和大炎帝國武親王之子相親的,現在沈浪竟然動手將她幾乎打得毀容,還打斷了她的鼻梁骨,這還如何相親?種侯是我越國的擎天玉柱不說,就單純這件事情可能會引發帝國武親王之震怒,後果何等嚴重?甚至會影響國事!"

國君甯元憲點頭道:"王叔說得有理,所以昨日我就當眾懲罰了沈浪,將他幾乎打死,聽說此時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得了吧.

你演的那戲,能夠哄得了誰啊?

但甯啟王叔怎麼能說破?

他深深歎息一聲道:"陛下,聽我一句勸,對沈浪此子萬萬不可縱容,更不能重用."

甯元憲道:"王叔說得再對沒有了,所以他什麼官職都沒有,連鎮遠城主我都給剝奪了."

甯啟王叔有心再說.

但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還能再講什麼?

………………

太子府內.

主簿大笑道:"沈浪此子這次惹了天大的禍事,不死也要脫一層皮了,當浮一大白.陛下就算再寵愛他,也要給種堯侯爵一個交代,給大炎帝國武親王一個交代."

卓昭顏臉色蒼白,聞言之後一陣冷笑.

言無忌(祝戎幕僚)緩緩道:"國君感激沈浪都來不及."

太子府主簿驚聲道:"怎麼可能?"

言無忌道:"沈浪作弊擊倒種師師便可以了,為何要多此一舉,踢她腹部,還要打斷她的鼻梁骨,將她絕美的面孔打成豬頭?"

太子府主簿道:"他為妻子複仇,因為種師師曾經打傷過金木蘭."

言無忌道:"這只是其一,還有一個關鍵原因,沈浪踢種師師小腹,算是對女子貞潔的一種玷汙,而且將她打得破相,就是為了阻撓他和帝國武親王之子相親.這件事情他是為陛下做的."

聽到這話,太子府主簿一愕.

卓昭顏道:"種氏是越國的臣子,陛下根本就不想種師師嫁給帝國武親王之子.但是武親王之子對絕美無雙的種師師一見鍾情,陛下心中不願意,卻也不能在明面上阻止.沈浪將種師師破相,就等于變相毀掉這次相親,毀掉這次姻緣.沈浪此舉急國君所急,想國君所想,完全做到國君的心坎里面去了,而且還代陛下受過,陛下內心不知道多麼感激他,又怎麼舍得懲罰他?"

頓時,在場另外幾人恍然大悟.

是啊!

這件事情本來就充滿了離奇.

種師師和大炎帝國武親王之子相親,為何要在越國國都進行?

為何不在炎京?

這是種堯的一種表態,就算我種氏家族和帝國王族聯姻,也依舊是忠誠于越國,忠誠于陛下的.

但是國君甯元憲萬萬不想自己的臣子和帝國高層扯上了姻親.

大炎帝國的親王,名義上和天下諸國的君王是同級的.

所以,甯焱才嫁給廉親王之子.你種氏家族的女兒嫁給帝國親王,這算是怎麼回事?

太子府主簿道:"那陛下事先把想法告訴給沈浪了?"

言無忌道:"怎麼可能?沈浪此子聰明絕頂,根本不需要一句話,一個眼神都不需要,就能夠知道國君是怎麼想的,國君將他視為知己,怎麼可能連這點默契都沒有?"

太子府主簿道:"沈浪此子,真是妖孽."

………………

言無忌很聰明!

一語就道破了所有的真相.

沈浪敢這麼放肆的毆打種師師,當然是有所依仗.

這件事情他是為了娘子金木蘭報仇,但受益最大的確實國君甯元憲.

而且這件事情只有沈浪敢做.

其他人要麼害怕得罪種氏家族,要麼擔心影響前途.

沈浪則完全不在乎.

你種氏家族是很強大,你種堯手握十萬大軍.

但是我金氏家族基地在海外孤島,你有本事帶著十萬大軍游過幾百里海洋去怒潮城打我啊?

當然這也會得罪帝國武親王.

但是,聽說武親王和廉親王不合來著.

我得罪了武親王,就等于變相討好了廉親王.

廉親王你是甯焱公主的公公,要不然你就放她自由,讓甯焱和我繼續勾搭成奸?

………………

甯寒公主面子果然大.

云夢澤為了甯焱的事情,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有成功.

廉親王本來已經答應讓兒子和甯焱和離,放她自由.

但是贏貴妃出面阻止,和離之事不了了之.

甯寒公主甚至沒有去炎京,只是寫了一封書信.

收到信後,廉親王立刻主動解除了他兒子和甯焱的夫妻關系.

並且將婚書,嫁妝全部送回來,不僅如此還送了甯焱公主一大批珍貴的禮物.

廉親王說得清清楚楚,這段婚事中錯的是他兒子,甯焱冰清玉潔毫無過錯,他願意將甯焱公主收為義女,送一大筆嫁妝,讓她再嫁.

國君甯元憲收到之後.

心中又是高興,又是為難.

甯焱是恢複自由身了.

但是她還能嫁人嗎?

完全不可能了吧.

她已經和沈浪苟且不止一次了,還被人當場抓住.

但是沈浪這個混球贅婿做上癮了,根本不願意迎娶甯焱,壓根就不想做越國的駙馬.

甚至他還大言不讒地問,能不能同時做王族和金氏的贅婿.

當時差點沒有讓甯元憲氣死.

他要是將甯焱放出來,會發生什麼事?

不超過三天,這兩個小混蛋就會睡在一起.

難道讓自己女兒沒名沒分地和沈浪鬼混?

那可是堂堂公主啊?

想到這里,國君真的想要將沈浪閹割了送進宮內,那樣世界就太平了.

唉!

無奈一聲歎息後.

國君還是下了一道旨意,釋放甯焱.

她要和沈浪鬼混,就隨她去吧.

管不了,不管了!

………………

果然,甯焱剛剛恢複了自由後,第一時間沒有進宮謝恩,而是直接去找沈浪.

激動過後,兩個人默默無言.

甯焱瘦了.

軟禁這幾個月,她變白了許多.

而且大腿竟然變細了,但是腿型依舊完美,顯得更加修長了.

她是怎麼做到的啊?

該瘦的地方瘦下去了.

但是不該瘦的地方,依舊挺拔凶猛.

她的外號,依舊不用改.

"你是怎麼做到的啊?"沈浪問道.

甯焱公主道:"云夢澤那個禽獸給我一個冊子讓我練,說練完後身材會變好,我閑極無聊就練了幾個月."

"嘖嘖嘖……"

沈浪圍繞著甯焱公主打轉.

不得了,不得了.

甯焱竟然學會化妝了,而且渾身都香噴噴的.

她本來就豔麗,現在變得更加不可方物了.

稍稍瘦下去之後,曲線變得更加火辣奪目了.

她從一個女漢子,變成了一個絕美大尤/物了.

關了幾個月後,她好像話也不怎麼會說了,甚至有點手足無措.

"喝酒,我想喝酒."

"行,那就喝酒!"

然後,兩個人就開始喝酒,杯盞交錯.

喝到差不多了.

甯焱一咬牙,一跺腳,一把抓著沈浪往床上走.

"你……你喝醉了?"沈浪驚愕道.

"沒有."甯焱道.

然後,她直接扒光了沈浪.

兩個人又滾到一起去了.

………………

甯元憲說不超過三天,甯焱就會和沈浪睡到一起去.

他高估了.

不到一個時辰,兩個人就鬼混在一起了.

半個時辰後!

沈浪渾身疼痛,好多地方發青發紫.

沈浪道:"不是說好做兄弟的嗎?"

甯焱將絕美的臉蛋貼在沈浪胸口,搖頭道:"我不做兄弟了,我要做你女人!"

"沈浪,我……我愛你,讓我做你女人好不好?"

沈浪不由得一愕.

放在之前,甯焱絕對說不出這樣的話.

被關了幾個月後,她性情這樣大變嗎?

沈浪道:"可是,我……應該不可能娶你的."

甯焱流淚道:"我知道,但是我不在乎,我們兩人就這麼沒名沒分在一起好了."

沈浪道:"要不然,白天做兄弟,晚上滾床單?"

"不,不,不……"甯焱忽然激動了起來道:"我不要做什麼兄弟,我就要做你女人,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我要給你生孩子."

甯焱猛地翻身,坐在沈浪腰上,兩只大眼睛盯著沈浪,道:"我要搬過來,我要和你住在一起,我一輩子都不和你分開."

"好了,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我已經想好了,我愛你,我愛你愛得要命,我根本離不開你."

"你若不答應,我立刻就在你面前自殺."

"行了,事情就這麼定了,你不許開口,我們繼續睡覺!"

沈浪一驚,還睡?

我……我有些扛不住了啊.

但是他還沒有開口,脖子就被甯焱掐住了,嘴巴也被捂住了.

救命啊!

救命啊!

………………

木蘭寶貝要給沈浪一個驚喜.

她現在外面洗得香噴噴的,然後進了甯政的長平侯爵府.

這幾個月她真是想沈浪想得快要瘋了.

但是為了調養身體,她始終忍著沒有來國都.

怒潮城大戰結束後,她去了天涯海閣.

天涯海閣有各種各樣的大師,包括治療不孕不育都有.

她一直有一個心結.

仇妖兒懷孕了,冰兒也懷孕了,那夫君肯定沒有問題,那就是我有問題了.

可是,她一定要生孩子.

她和夫君那麼相愛,一定要有一個愛的結晶.

為了這個目標,她找了張玉音.

而張玉音為她介紹了一個大師,專門研究人類繁衍的大師.

當然是一個女的,而且還是一個資深美人,今年五十了.

經過了幾個月的調養.

重要的是練功,大師說木蘭的身體已經調養完畢,已經能夠懷孕生子了.

而這個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

大師和張玉音都告訴她,可以離開了.

不僅僅是她,還有劍王李千秋的妻子,武癡唐炎,都要離開天涯海閣.

天涯海閣和金氏家族之間的關系,仿佛瞬間就冷淡了下來.

木蘭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但是,她管不了這麼多,她現在很幸福,很興奮.

她恨不得飛著進國都.

她要跟夫君生寶寶.

不僅她來了,劍王李千秋的妻子,還有他的徒弟唐炎也來了.

劍王李千秋的妻子,依舊渾身佝僂,害怕光線,渾身皮膚蟾蜍一般可怕,而且神志不清.

但木蘭知道,夫君已經想到了治好她的辦法了.

這一次她來國都,不僅僅是要生孩子,而且也是讓夫君治好劍王之妻.

木蘭寶貝真是算准時間來的,這三天都容易受孕.

…………

木蘭進入甯政的長平侯爵府,立刻引起了驚喜和震動.

武烈還是第一次見到木蘭.

頓時被徹底驚豔到了.

難怪都說東西明珠.

單純美貌上,真的沒有人能夠超過種師師和金木蘭.

真正的絕美無匹.

種師師美麗得太跋扈.

金木蘭美麗得又冷豔,又純潔.

木蘭剛剛來國都的時候就聽說了,夫君擊敗了種師師,而且幾乎將她毀容了.

頓時間,木蘭又是擔心,又是驚喜.

夫君肯定是為她報仇,他之前答應過的.

頓時間,木蘭更是心中愛煞,相思成狂.

"夫君呢?"木蘭問道.

冰兒無言,金木聰無言.

足足好一會兒,冰兒道:"小姐,姑爺在房間里面……休息,要不然您也先休息一會兒,我去通知姑爺?"

木蘭道:"不,我要去給他一個驚喜,你們誰也不許告訴.房間在哪里?"

冰兒頭皮發麻,朝著某個方向一指.

木蘭躡手躡腳地朝著沈浪房間而去,心中愛意泛濫.

臉紅紅,羞澀澀.

腦子里面就想著一件事情,要和夫君生寶寶.

剛剛到沈浪的院子.

木蘭就聽到里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沈浪,我要給你生寶寶!"

頓時木蘭嬌軀一顫,呆立原地.

眼淚一下子就要湧出來了.

緊接著里面傳來沈浪的聲音.

"甯焱,我們兩人雖然鬼混在一起了,但我必須告訴你,我最愛的還是我娘子,我身體可以出軌,但是我精神不會出軌的啊,她才是我獨一無二的愛人."

木蘭寶貝頓時咬牙切齒.

人渣,人渣!

你都和別的女人睡在一張床上了,還口口聲聲不出軌?

她本能地就要負氣離開,直接跑得遠遠的,返回玄武城.

但是剛剛離開幾步.

里面忽然傳來沈浪的聲音.

"寶貝是你嗎?"

木蘭一愕.

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啊.

沈浪道:"寶貝,我嗅到你的氣息了,我想死你了,我想你都快想瘋了."

…………

注:今天兩更一萬六,晚上要熬夜碼字至少存一章稿子!兄弟們,急需你們的支持和鼓勵,拜托了!

上篇:第303章:比武秒殺!爆揍種師師!    下篇:第305章:木蘭天下第一計劃!天崩地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