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05章:木蘭天下第一計劃!天崩地裂?   
  
第305章:木蘭天下第一計劃!天崩地裂?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浪內心是崩潰的.

老天爺,你這是玩我嗎?

昨天我沒有出軌,木蘭寶貝不來.

前天我沒有出軌,木蘭寶貝也不來.

今天我出軌了,木蘭寶貝偏偏來了.

這就仿佛我表現好的時候老板沒有看見,但我表現不好的時候,偏偏被老板撞上了.

沈浪本能地想說:寶貝這不關我的事情,是甯焱自己爬上我的床,我是被迫的.

但是想想這樣未免也太渣了,就算做渣男起碼也要有一個限度啊.

而且低頭看了一眼甯焱,她臉色瞬間煞白,大眼睛里面帶著淚花.

她大概也被眼前的架勢嚇倒了,她這個小三畢竟還是心虛的.

現在沈浪已經完全看出來了,甯焱公主的厲害和彪悍完全是裝出來的,她的內心是脆弱而又缺乏安全感的.

典型的外強中干.

沈浪輕輕在她蒼白的嘴唇上捏了一下.

然後一邊大聲對外面道:"寶貝我跟你說啊,這幾個月我都潔身自好的,今天是意外,絕對的意外!"

外面木蘭道:"你沒有想到我今天忽然會來對嗎?"

沈浪本能道:"是啊!"

這話剛剛說出,沈浪不由得扇了自己一個耳光.

"我出去一下."沈浪用唇語朝甯焱道.

接著,他就這樣光溜溜跑出門,目含淚光顫抖道:"娘子我錯了,我真的錯誤了!我真是一個人渣,我就是一個該殺千刀的混蛋,有了娘子這樣億里挑一的女人,竟然還要在外面亂搞,我簡直是禽獸不如."

"娘子,你打死我吧!"

"娘子,你一巴掌拍死我吧!"

"你打我吧,罵我吧,但是千萬別氣壞了身體,那樣我會心疼死的."

木蘭正氣得渾身發抖,忽然發現人渣忽然莫名其妙出現在眼前了.

下一秒鍾人渣莫名其妙抱住了她.

下一秒鍾人渣莫名其妙地吻住了她.

"寶貝,我抱你進去吧."沈浪柔聲道.

木蘭氣鼓鼓地望著沈浪,站著一動不動.

沈浪猛地吸一口氣,然後一把將木蘭來了一個公主抱,朝著房間內走去.

剛剛走出不到五米.

沈浪氣喘籲籲,腳步踉蹌.

哎呀,他幾乎要一個跟頭摔倒了.

木蘭輕輕一帶,反過來抱著沈浪站穩了.

這個渣男啊,連我都抱不動,竟然還有力氣出軌.

沈浪欲哭無淚,我本來是抱得動的,但是今天實在是腰軟腿軟了.

進入房間的之後,甯焱已經不在了.

因為這里的房間很多,一間通一間.

甯焱沒有勇氣面對木蘭,就逃之夭夭了.

木蘭嗅到了熟悉的味道,頓時皺了皺眉.

然後又歎息一聲.

"寶貝……"沈浪摟著木蘭,迷戀地聞著她身上的香味.

木蘭不理他.

沈浪道:"寶貝,我發誓我真的好幾個月都潔身自好的.為了你我甚至好幾次徘徊在青……"

不行,這話不能說.

不然死得更慘.

"寶貝,我發誓這是我和甯焱的第二次,除此之外我真的沒有碰過任何別的女人,這年頭像我這樣潔身自好的男人真的不多了."

木蘭道:"人渣,你這是要求我表揚你嗎?"

沈浪真覺得自己潔身自好挺了不起的,不過很顯然和木蘭的認知有一定的差距.

"寶貝,你太狠心了,這幾個月我每天都對你朝思暮想,你卻也不來找我."

"每次吃飯的時候,我就想著我寶貝吃過了沒有啊,千萬不要餓著了啊."

"每次天熱的時候,我就想著我寶貝熱不熱啊?家里的冰干不乾淨啊?"

"每次上茅房的時候,我就想著我寶貝……不,我家寶貝是仙女,永遠不上衛生間的."

木蘭終于忍不住,噗刺笑了一聲.

然後莫名其妙發現,自己身上就剩下一條肚兜了.

渣男動作這麼快?

我……我怎麼一點都沒發覺啊.

沈浪擁著木蘭香噴噴的身體,迷戀地吻著她的嘴唇.

片刻後,木蘭道:"不要."

沈浪道:"寶貝你嫌棄我嗎?嫌棄我剛和甯焱睡過?我可以去洗澡的."

木蘭咬牙切齒.

人渣,你能不能不要提甯焱.

我雖然抓到你出軌了,但是已經過去一刻鍾了,人家已經努力忘記了,你還要一直提起.

"就你那身子骨剛剛和野女人鬼混過,還有力氣嗎?"木蘭柔聲道:"別弄傷了,反正還有兩天時間."

"什麼兩天?"沈浪道.

金木蘭不想告訴沈浪.

當然是容易受孕的時間還有兩天,但她要等到確定懷孕後再告訴沈浪.

然後,兩個人就這麼相擁著說話.

沈浪內心有一句話蠢蠢欲動:娘子,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不如讓甯焱……

當然,這句話他只敢想想啊,絕對不敢說出來的.

"夫君,張玉音讓我轉告您一句話."木蘭道.

沈浪頓時無比緊張,趕緊道:"娘子,我和她真的沒有鬼混過.我承認她暗戀我,但是我已經嚴厲拒絕她了,我絕對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的男人,這年頭我拒絕過的女人如同過江之鯉,今天和甯焱完全屬于意外,純屬意外啊."

木蘭本能地屏蔽這個人渣的話,直接道:"張玉音讓我轉告你,說以後就是陌生人了."

呃!

那麼嚴重嗎?

沈浪不由得回憶張玉音的長相和身材.

這是一個年紀成謎,但是成熟豐韻的女人.

這就要成為陌生人了?

早知道那樣的話,那一日在天涯海閣就應該勾搭成奸的.

可惜,可惜……

不過!

能夠讓張玉音說出這樣絕交的話,後果真的就非常嚴重了.

甯寒的稍稍一個表態,整個天涯海閣立刻就態度劇變.

木蘭柔聲道:"夫君,發生什麼事情了?"

沈浪道:"有一個傻逼,為了讓我退出奪嫡之戰,恩賜似得讓我成為一個老傻逼的記名弟子.我拒絕了,于是這個傻逼發話了,整個天涯海閣就徹底封殺我們了."

木蘭抱緊了沈浪.

心中痛了一下.

雖然沈浪說得風輕云淡,但她還是能夠感受到當時沈浪受到的藐視和羞辱.

她決定了,從此以後她最仇恨的人不是仇妖兒了,而是甯寒.

"夫君,那個賤人是甯寒嗎?"木蘭道.

沈浪道:"對,就是那個傻逼."

木蘭寶貝帶著一點哭泣道:"夫君對不起,都是我沒用,讓你被別人欺負."

頓時,沈浪如同珍寶一般將木蘭抱在懷里.

木蘭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告訴自己.

我要成為天下第一,我要成為天下第一.

我要弄死甯寒.

"夫君,你為了我將種師師打得半死,這件事我知道了,謝謝你為我報仇."

"你雖然很人渣,但還是我最好的夫君,我……我很幸福."

……………………

第二天早上,甯焱公主終于露面了.

她的表現依舊是外強中干的慫.

非常勇敢地同桌吃飯,非常勇敢地和木蘭對視.

表現出一副我就是和你搶男人了,你能拿我怎麼樣的架勢.

但是手拿筷子的時候都是發抖的.

"寶貝,我們那艘大船造得怎麼樣了?"沈浪問道.

木蘭眼睛發出亮光道:"已經完成大半了."

沈浪答應過她只要滅掉三王子和太子,並且扶持甯政奪嫡成功後,她就帶著木蘭乘船環游世界.

木蘭無比的向往.

所以沈浪大筆一揮,撥了十五萬金幣建造這艘前所未有的大船.

黃同看到這筆支出的時候,眼皮子一跳,然後非常小心翼翼地來問沈浪,這艘船是來做什麼的?

沈浪理直氣壯說:玩的.

黃同眼睛又猛地一跳,然後很苦澀地回答:玩好,玩好!

然後,天道會真的撥出了十五萬金幣專門建造這艘大船.

他真的無法想象,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敗家得如此自然的人.

人家紈绔子弟,最多一擲千金了不起了,你浪爺經常大筆一揮,就直接十幾萬,幾十萬金幣不見了.

關鍵是沈浪花自己的錢理直氣壯,花別人的錢更加理直氣壯.

我只管花錢,至于這錢從哪里來的就和我無關了.

當然了,天道會對沈浪完全是有求必應的.

因為沈浪創造的價值實在太逆天了,比起戰略地位,區區一點錢又算得了什麼.

沈浪在心中計算,然後道:"等我滅掉了甯翼和甯岐之後,我們的大船也差不多造好了,時間剛好對的上,到時候我們就去遠航."

"我也去."甯焱忽然道.

"我也去."金木聰道.

木蘭的筷子直接朝他腦袋上砸去,責道:"都怪你沒用,才讓夫君到現在還在外面奔波,你要是有出息,我和夫君都已經在外面玩半年了."

金木聰趕緊耷拉腦袋,徹底閉嘴不言.

唉!

為何要逼我做玄武侯呢?

我金木聰的夢想是成為一代大神,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我的小說.

而甯焱一咬牙,在桌底下踩了沈浪一腳.

她覺得金木蘭打金木聰是打給她看的,明明是想要打她甯焱的.

她猜對了!

不過沈浪是不可能給她做主的,在娘子面前他慫得很.

………………

地下密室內!

傳來一陣陣野獸一般的嘶吼.

劍王李千秋正在給妻子喂飯,結果他妻子大發雷霆.

因為劍王妻子習慣像野獸一般吃飯,把飯倒在地上,然後用嘴巴趴著吃.

劍王當然不願意,就用勺子喂她,結果她就發怒了,對著李千秋又打又吼.

沈浪記得她之前沒有這麼瘋魔的,還有一點點神智的.

幾個月不見,已經幾乎完全淪為野獸一般,毫無神智.

不過沈浪卻能夠理解.

因為之前李千秋無微不至地照顧妻子,所以她就算中毒已深,但還有一許神智.

但是最近幾個月,劍王為了幫助沈浪,一直跟在他的身邊奔波.

沒有了丈夫的照顧,劍王妻子最後的那點神智都消失了,徹底淪為了野獸一般.

頓時間,沈浪內心無比的愧疚.

他其實根本沒有權力使喚劍王的,更沒有資格讓劍王遠離妻子.

劍王是個老實人,就因為對沈浪的一句承諾,所以奔波到了現在.

可以說現在劍王對沈浪沒有任何虧欠,反而是沈浪虧欠他太多.

若不是有劍王的保護,沈浪尸體早就涼了十遍了.

這個世界上,千萬不能讓老實人傷心.

劍王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給妻子喂完了一碗飯,哪怕他是大宗師,也渾身大汗淋漓.

沈浪道:"劍王前輩,有句話我想要和您說."

劍王李千秋點了點頭.

沈浪道:"天涯海閣非常了不起,他們應該有救尊夫人的法子,而且是正統的法子.所以我當時讓您把夫人送去了天涯海閣,就是希望他們能夠出手,我想尊夫人和天涯海閣多多少少是有淵源的."

劍王道:"我知道.

沈浪道:"但是天涯海閣並沒有出手相助."

劍王李千秋一聲歎息.

他沒有責怪,也沒有抱怨.

但是他歎息中的意思非常明白,他的分量太低了,天涯海閣覺得沒有必要出手相救.

又或者說在天涯海閣心目中,李千秋不如燕難飛.

燕難飛讓薛雪毒害李千秋妻子,所以天涯海閣不出手相救?

當然了,不管是沈浪還是劍王李千秋,都沒有資格苛求天涯海閣的相助.

因為天涯海閣不欠他們的.

但是事實證明,天涯海閣確實不是神聖的,也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超脫.

這大概就如同某些頂級高校那樣.不管你是農民還是流浪漢,都可以進入校園里面看書,甚至還可以進入課堂聽課.

這個時候你心中肯定無比感恩,覺得這高校真是太好了,太神聖了,太平等了.

可一旦你進入圖書館的時候,基本上都會有一個冷漠的保安會攔住你.當這個高校有大人物視察的時候,又或者遇到校慶的時候,更是連大門都進不去.

那個時候你就會發現,其實這個地方並不歡迎你.

當然了這並沒有什麼不對.

沈浪根本不該對天涯海閣有什麼期待.

以為自己是絕頂天才,天涯海閣就會把他當成一盤菜.

事實上不是這樣的.

連劍王李千秋在天涯海閣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沈浪道:"既然天涯海閣不救尊夫人,那就按照我的法子來,盡管那樣可能會很冒險!"

劍王李千秋道:"你來."

沈浪道:"尊夫人體內中的是蠱毒,按照理論上說,我只要用大傻的黃金血脈精華就可以將這些蠱蟲全部引出體外."

旁邊的大傻一聽,直接拿出刀子,就要割脈放血.

"大傻別急,別急."沈浪趕緊阻止.

接著,沈浪對劍王道:"但是現在最大的麻煩就是,這些蠱毒已經成為尊夫人身體的一部分,甚至成為維持她生命的一種能量.就如同某些劇毒之蛇,一旦毒液被取走,它也很快就會虛弱死亡."

而劍王妻子此時全身上下,也都是充滿了劇毒,完全是一個毒人了.

她失去了神智,所以都被關在籠子里面,

不過當劍王李千秋靠近她的時候,她盡管又打又罵,但是卻從來不會咬.而其他人一旦觸碰她,她立刻猛地咬過來.

而一旦被她咬傷,可是有性命之危的,她的牙齒也充滿了劇毒.所以盡管失去了神智,但是她本能還是知道李千秋是親人,不能咬.

"所以,我們不能將她體內的蠱蟲引出體外,但是又要消除她體內的劇毒."

"我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就是以毒攻毒."

"我曾經做過實驗,神女雪隱身上的蠱毒和尊夫人體內的蠱毒能夠相殺相克,以毒攻毒."

"所以我需要往尊夫人體內注入大量的神經毒素蠱蟲."

"但那樣的話,可能會出現你尊夫人身上的劇毒還沒有解掉,反而被神經劇毒給毒死了."

"總之,我大概只有七成的把握,是不是需要動手?"

劍王李千秋道:"動手,立刻動手!"

沈浪道:"但還有三成左右的風險,一旦失敗,尊夫人可能瞬間暴斃."

劍王李千秋道:"我相信命,而且我李千秋一生從未害人,相信上天會庇佑我."

沈浪深吸一口氣道:"行,那我們就動手."

………………

拯救劍王妻子的辦法,沈浪說得很簡單,就是以毒攻毒.

但整個過程非常複雜,因為需要用上好幾代的神經毒素蠱蟲.

一開始要用第一代,殺傷力大.

但隨著劍王妻子體內毒素漸漸褪去的時候,就要用上第二代,第三代神經毒素蠱蟲.

不能有一點點差錯,否則劍王妻子就會直接死去.

"劍王前輩,請您將妻子抱到床上,然後封住所有的穴道,並且用鐵鏈捆綁起來."

劍王李千秋照辦,真的廢了九牛二虎之力.

因為每一個動作他都要非常小心,不然就會傷到妻子.

整整一刻鍾後,劍王妻子終于被捆綁在床上,整個人都無法動彈,但是呼吸出來的氣體都是藍色的,都是有毒的.

沈浪穿著防護服,帶著防毒面具.

然後拿出第一個針管,里面只有一毫升左右的神經毒素蠱蟲.

稍稍猶豫了片刻,直接注入到她的體內.

幾乎是瞬間!

她的呼吸停止了,心跳停止了.

整個人仿佛瞬間凍住了一般.

但僅僅片刻之後,心跳恢複,呼吸恢複.

她整個人仿佛徹底瘋魔了一般,發出了無比淒厲的吼叫.

整個身體瘋狂地掙紮.

劍王李千秋明明已經封住了她所有的穴道,但這一瞬間全部被沖開.

她整個人力大無窮,根本就壓制不住.

劍王上前,大傻上前,唐炎上前.

三個高手,還活生生將這個女人壓住了.

緊接著,更可怕的一幕出現了.

劍王妻子的身體里面,仿佛有無數的蟲子毒蛇游來游去.

皮膚不斷隆起.

整個身體,強烈地互相扭曲.

她的心跳越來越快,呼吸越來越急促.

血壓越來越高.

整個人仿佛瞬間要炸開了一般.

在不施救的話,她的整個身體就會瞬間爆開,直接斃命.

沈浪飛快注射了一陣提純之後的麻醉散.

終于稍稍平緩留下來,但還是不行.

血壓還是在不斷上升,整個人還是要爆炸.

于是,沈浪剛進注射第二針神經毒素.

終于,她整個人漸漸安靜了下來,再一次陷入了冰凍一般.

幾分鍾之後.

她又一次狂暴,又一次心髒狂跳,血壓飆升.

沈浪知道,這是她體內的蠱毒在反噬,在戰斗和掙紮.

就這樣反反複複十三次.

不但劍王前輩精疲力盡.

沈浪也完全心力憔悴.

因為整個過程太危險了.

每一次注射多少量的神經毒素蠱蟲,第幾代,間隔多久注射.

什麼時候應該用麻醉散,而不是神經毒素.

而且確保最後一次注入體內的,是要最後一代的神經毒素蠱蟲,因為這樣後遺症最小.

這一切,都完全靠沈浪的X光眼睛,然後經過無比精密的計算才能保證准確.

出一點點差錯,劍王妻子要麼爆體而亡,要麼僵硬而死.

但是……

奇跡還是漸漸發生了.

劍王妻子如同蟾蜍一樣的肌膚,一點一點消了下去.

原本佝僂如同野獸一般的軀體,也漸漸伸展了開來.

………………

整整一個半時辰後.

終于一切結束了.

劍王妻子的身體已經完全筆直伸展.

身體表面蟾蜍一般的肌膚,已經完全褪去.

當然頭發依舊沒有.

整個人依舊很丑陋,畢竟她已經被摧殘了十幾年了.

想要完全恢複的話,至少需要一兩年時間.

她處于昏迷之中,心跳微弱,呼吸微弱.

但是生命無礙.

這是後遺症.

哪怕最後一代神經毒素蠱蟲,也是能夠將人體麻痹的.

不過大概半個多月後,它們就會失去所有的毒素力量,然後停止分泌.

到那個時候,靠著人體的新陳代謝,就可以將最後那一點毒素排出體外.

終于成功了.

中途盡管出現了許多次險情,但終究還是成功了.

"成功了!"沈浪道:"劍王前輩,大約半個月後,您的妻子就會蘇醒了."

劍王早已經癱坐在地上,整個人都要虛脫了.

但是目光中充滿了狂喜和激動.

妻子受到這個劇毒的折磨整整十幾年了.

如今終于解脫了.

雖然妻子此時依舊很丑,但是劍王還是癡戀地看著,仿佛再看一個絕色大美人一般.

"我們走吧."沈浪朝大傻和唐炎道.

劍王沒有說什麼感激之類的話.

因為他是老實人,不管什麼事情不會用嘴說,只會用行動表示.

沈浪走了之後.

劍王開始燒熱水,然後放溫了,一點一點擦拭妻子的身體.

他堅信,妻子很快就要獲得新生,他也要獲得新生了.

………………

沈浪癱在浴桶里面.

木蘭在給他洗澡.

不過洗著洗著,木蘭被拉進了浴桶之內.

"別……"

但是沈浪要親熱的時候,又被木蘭阻止了.

"為什麼啊?"沈浪道:"娘子,我雖然精疲力盡了,但半斤多力氣還是有的.再說你有的是力氣啊,在家里都是這樣的啊."

"明天,明天……"

木蘭其實比沈浪還要煎熬,恨不得一口將夫君吃下去.

"為什麼要等到明天啊?"

因為沈浪昨天晚上才和甯焱鬼混過,木蘭擔心他還沒有恢複,所以活力不強.

再休養一天,明天一舉成功,直接懷上寶寶.

然後,木蘭陷入遐思.

她長得這麼美,夫君更是絕頂美男子,兩個人生出來的寶寶不知道有多漂亮啊.

不過是生男寶寶好?還是女寶寶好呢?

想了想木蘭覺得還是男寶好.

她覺得女人的美麗是有限的,而男人的俊美仿佛是無限的.

她生出一個天下第一美男子,多威風啊.

不過,這個寶寶長大後萬一和他爹一樣渣該如何是好啊?

………………

接下來每一分每一秒.

沈浪和木蘭仿佛連體嬰一般,不管做什麼都在一起.

這個人渣自己上衛生間的時候,還真的要拉著木蘭一起去,木蘭說她不去,沈浪說那寶貝你就在一邊看著.

甯焱超級不忿.

沈浪你這個人渣至于嗎?

我好歹剛剛進門,結果你每天都和金木蘭膩在一起,真是連一分鍾都不給我?

你們這對狗男女,甯願兩人下五子棋,也不願意我們三人一起斗地主.

之前沈浪,云夢澤,甯焱經常在一起斗地主的.

晚上!

沈浪又和木蘭一起,爬到屋頂看月亮.

"不許說嫦娥,不許說胡蘿蔔,不許說吳剛."木蘭提前嗔道.

沈浪道:"那行,不說他們了,娘子你知道天狗吃月嗎?"

他依舊躺在木蘭的大腿上,嗅著迷人的氣息,手指輕輕捏著木蘭的小蠻腰,然後又放開,感受著驚人的彈性和滑膩.

木蘭點頭道:"知道啊."

沈浪道:"那你可知道一年會有幾次天狗吃月?"

木蘭道:"不知道啊."

沈浪道:"天狗吃月就是月食,每年兩次左右,還有是日食,每年也是兩次."

木蘭道:"嗯,然後呢?"

沈浪道:"天狗吃月吃進又吐出,發生在晚上.日食發生在白天,這說明他們是晝日夜吃."

木蘭嬌軀一陣燥熱.

"討厭,明天之間不許說這些話撩撥我."木蘭嬌嗔道:"還有你的手給我老實一點."

接著,沈浪把玩木蘭的芊芊玉手.

將她一根根白蔥一樣的手指放嘴里輕輕咬.

木蘭覺得好玩,也把沈浪的手放在嘴里咬.

"夫君,你說我還能成為天下第一高手嗎?"木蘭問道.

她現在成為天下第一高手的願望真的很迫切.

恨不得明天就成為天下第一,後天就去把甯寒抓來,按照沈浪說的那樣扔到糞坑里面溺死她.

現在的沈浪已經走上了一條非常驚人的道路.

激活血脈,改變血脈的道路.

但這條道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徹底的突破,完全是拾姜離陛下的牙慧而已.

第一,激活特殊血脈者的力量.第二,改造空白零血脈者的天賦.

木蘭本身的血脈天賦就不低,但是距離大傻,甚至苦頭歡這樣的天才還很遠.

黃金血脈改造在她體內暫時不可行.

除了姜離陛下的特殊血脈者,還有空白零血脈者之外,其他任何人一旦注入黃金血脈力量蠱蟲,都會爆體而亡.

沈浪當然不舍得木蘭冒一丁點風險.

"寶貝,你留下一管血,讓我好好研究,或許我能找到一條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路,能夠改造你的血脈天賦."沈浪道:"我們要出海遠行,沒有天下第一高手的護航可不行,萬一我被女海盜抓走給她們生娃,那該怎麼辦?我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被榨干了."

木蘭吃吃道:"那我這個天下第一高手,就先將你榨干了再說."

然後,兩個人又在屋頂上滾成一團,親在一起.

"不行不行,夫君等明天,等明天……"

木蘭忍得好辛苦,但是為了生寶寶實在沒辦法.

………………

次日!

沈浪在木蘭懷里睡得真香.

忽然被吵醒了.

出什麼事情了?

否則根本不會有人來打擾沈浪和木蘭的.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木蘭根本呆不了幾天就要返回玄武城.

現在怒潮城和玄武城都無比忙碌.

木蘭寶貝是為了生寶寶,這才能在國都呆三天.

"公子,大黎公公來了!"

沈浪抬頭望向窗外,這……這還沒有天亮啊.

出什麼事情了?

黎隼大公公竟然天不亮就來找他?

沈浪趕緊起身,木蘭也跟著起身,服侍沈浪洗漱穿衣.

木蘭身體太美,白得如雪,曲線仿佛上天傑作一般,武烈幾乎不敢看,作為女人她也妒忌啊.

不過難怪公子這麼愛妻子.

因為木蘭真的把沈浪寵溺得沒樣了.

為他洗臉,給他刷牙,甚至為他端著夜壺.

武烈完全都看不下去了,木蘭女神憑什麼這樣做啊?

不過很快她發現了.

同樣的事情,沈浪也為木蘭做的,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狗男女!

太膩歪了.

作為一輩子的單身狗,武烈感覺到內心受到一萬點暴擊.

………………

"黎公公,怎麼了?"

黎隼的目光不安,神情焦躁,眼球充血,呼吸不甯.

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

見到沈浪之後,他仿佛見到救星一般.

"沈浪,快跟我秘密入宮,快,快!"

"但是,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沈浪心中一顫道:"宮中誰出事了?"

黎隼道:"陛下!"

頓時!

沈浪頭皮幾乎一麻,幾乎要炸開.

他此時和國君的關系,已經到了非常親密的地步了.

關鍵是現在的局面,一切都離不開國君的支持.

如果國君出事,那沈浪啥也別干了,直接帶著甯政,甯焱,苦頭歡等所有人逃之夭夭.

直接出海去怒潮城,所有一切的一切,全部前功盡棄.

沈浪眼前一黑,頭腦一陣昏眩,拼命搖了搖頭,然後用力拍了拍額頭.

見到這一幕,黎隼大公公心中稍稍一暖.沈浪終究是關心陛下的,不愧陛下這麼護著他.

沈浪道:"很嚴重嗎?"

黎隼點頭,他的眼圈完全通紅,甚至現在渾身都在顫抖,可見情形當然嚴重.

"這件事情太子不知道,三殿下也不知道,目前沒有人知道."黎隼道:"你是唯一知道的,趕緊跟我進宮救治陛下,如果救治不好,那……那就等著天崩地裂吧."

如今太子和三王子斗而不破,就是有國君壓著.

萬一國君有三長兩短,那瞬間爆發的可能就不是黨爭,甚至是內戰了.

這兩個人太勢均力敵了.

現在的甯政還太弱小了,國君現在絕對不能有事.

此時穿好衣衫的木蘭奔了出來道:"夫君,怎麼了?"

沈浪道:"寶貝,給我拿一件斗篷,然後把我箱子拿過來."

木蘭點頭,又回奔進院.

沈浪換上了斗篷,戴上醫藥箱,飛快地鑽入到馬車里面.

"黎公公,陛下究竟什麼症狀?"沈浪問道:"究竟出了什麼事情了?"

黎隼道:"我不好描述,害怕有所誤導!你馬上看到便知道了,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馬車飛快.

一刻鍾後,沈浪就秘密入宮!

陛下千萬不能有事,千萬不能有事.

黎隼帶著沈浪一直前往後宮.

此刻,整個後宮所有的太監,所有宮女全部消失了.

只有黎隼的幾個心腹.

很顯然發生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大宦官黎隼帶著沈浪進入的是種妃的宮院.

剛剛進入,便聽到種妃在哭:"陛下,你怎麼了?你怎麼了?你說話啊,別嚇我,別嚇我啊!"

沈浪進入之後,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驚呆了.

國君甯元憲和種妃還在床上,甚至兩個人還疊在一起.

但是甯元憲渾身一動不動,仿佛僵硬在那里一般.

眼球無法動彈,身體無法動彈,整個人仿佛徹底癱瘓了,身體還在不斷顫抖.

種妃急得嚎啕大哭.

見到沈浪後,她高呼道:"沈浪你快來,快來救救陛下,求求你救救陛下."

………………

注:第一更送上,狂求支持,狂求月票,諸位大佬開恩.

謝謝罪傲,譚磊,浮財金服,牛一羊等兄弟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304章:國君偏愛!木蘭寶貝驚喜!    下篇:第306章:拯救國君!仇妖兒之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