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06章:拯救國君!仇妖兒之信!   
  
第306章:拯救國君!仇妖兒之信!

g,更新快,無彈窗,!

"陛下這幾天都宿在我房中,都怪我貪歡,陛下剛才忽然之間就渾身不動了,不會說話,整個人都癱瘓了,都怪我不好,都怪我不好!"

種妃滿臉淚水,甚至不顧自己的身體會被看到.

當然黎隼是宦官,沈浪是晚輩,這個時候根本顧不得什麼了.

千萬不要是腦溢血,千萬不要.

一旦是腦溢血的話,就需要做開顱手術.

而在這個世界做開顱手術,基本上也是必死無疑了.

千萬也不要是中毒,更不要是浮屠山的劇毒.

那樣的話,越國高層的斗爭瞬間就會進入白熱化,甚至爆發內戰.

現在沈浪和甯政王子的勢力還太弱小,一旦爆發內戰,他們甚至不夠資格參與這個權力的游戲,唯一能做的就是逃之夭夭.

沈浪趕緊用X光眼透視國君的全身,尤其是大腦.

不是腦溢血.

他不由得暫時松了一口氣.

接著仔細觀察血管內是不是有些詭異的劇毒能量?

沒有!

也不是中毒!

最後,沈浪在國君腦內血管內看到了一片陰影.

腦梗塞.

應該是血栓引起的腦梗塞.

還好,還好,還好!

沈浪不由得長長松了一口氣.

急性急性腦梗塞有六個小時的黃金時間,只要在這個世界內疏通血管,強求缺血半暗帶,還是能夠拯救過來的,如果拯救及時的話,甚至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但這又是一個非常要命的急症.

拯救不及時的話,可能不止全身癱瘓,甚至會直接導致死亡.

而在這個世界,此病應該是無解無救的.

"沈浪,有救嗎?有救嗎?"種妃哭泣道.

她整個人真的要急瘋了,無比的愧疚.

她覺得若不是因為她的原因,國君也不會發病.

這一年來她和國君冷戰,不知道空曠了多久,而她正處于女人最成熟的年齡,火焰被國君這一點起來,根本沒有那麼容易就熄滅.

所以這兩天,她就趁機纏著甯元憲,貪歡了多次.

馬上風這個病她是聽過的,而且基本上是沒救的,如果國君因為這而死的話,那她真是萬死莫辭了.

沈浪道:"娘娘寬心,陛下這不是馬上風."

種妃哭道:"能不能救?能不能治?"

沈浪道:"我盡力而為,七八成把握!"

種妃道:"那你快動手,快動手,我求求你了."

沈浪道:"種妃,您趕緊穿上衣服,離開陛下的身體."

距離國君發病剛剛過去半個多小時,種妃和黎隼都不敢動彈,依舊保持原有的姿勢.

聽到沈浪的話後,國君和種妃的身體這才分離.

心腹侍女用被單上前,包裹種妃的身體.

她也沒有離開,依舊站在這里.

"種妃,您的性情比較急,所以留在這里也沒有用,不如您先去另外一個房間."沈浪道.

種妃道:"我現在真的不想離開陛下半步,否則我會發瘋的.能不能讓我留在這里,我不說話,也不出聲."

沈浪無奈地點點頭,然後,上前先為國君做臨時簡單的急救措施.

"黎公公,陛下大腦內的一根血管被堵住了,需要立刻疏通."沈浪道:"兩個時辰內一定要完成,否則會有嚴重的後遺症,甚至會導致偏癱."

黎隼公公道:"宮內的一切都有你說了算,每一個人都聽你指揮,只要你能救活陛下."

在現代社會,這種凶險的腦梗越基本上是要做手術的.

當然隨著技術的先進,可以做相對微創的手術.

但在這個世界,沈浪沒法對大腦做手術.

那應該怎麼救?

第一種,用一種特殊的能量進入血管之內,直接沖開血脈里面的堵塞.

在這個世界,確實有這種東西,比如最低等級的黃金血脈蠱蟲.

但是之前就說過,除了姜離血脈者,任何人都承受不了哪怕最低級的黃金血脈蠱蟲,直接會爆體而亡,相比國君甯元憲也不例外.

那就只能用第二種辦法.

用細微之極的銀針,刺入國君大腦里面,准確找到血管堵塞區,然後用內力震開這些堵塞,恢複血管暢通.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牛逼之處了.

在現代地球,根本沒有人能夠將柔軟的銀針刺穿顱骨.

但是還有一個麻煩,腦子太脆弱了,受不了任何傷害,哪怕是細微的銀針刺穿也會造成嚴重後果.

大腦內部的神經極度複雜,極度脆弱.

所以,不但要將銀針刺入大腦之內,還要讓銀針在腦內拐彎,避開腦內敏感脆弱的地方.

這就千難萬難了.

沈浪計算過路線,這根銀針至少要有十九厘米,而且要拐彎三處.

甯潔長公主武功很高,他能夠做到這一點嗎?

沈浪說出了自己的方案.

大宦官黎隼聽過之後,不由得搖了搖頭道:"甯潔長公主的武功或許能夠做到,但是……還是有風險,至少要宗師級的高手."

"我來……"

忽然,一個身影忽然從黑暗中分離了出來.

沈浪一愕.

這個人之前在哪里啊?仿佛會隱身一般,他其實一直都在的.

"義父!"

大宦官黎隼上前見禮.

沈浪知道此人是誰了.

老祖宗黎穆.

越國六大宗師之一.

只存在傳說中的老太監.

沈浪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真正的鶴發童顏.

眉毛和頭發都是雪白的,但是面孔光滑,連一絲皺紋都沒有.

真正的慈眉善目.

他應該算是國君的影子了,時時刻刻都在保護甯元憲.

"我行嗎?"

黎穆大公公道.

沈浪道:"行!"

有這位大宗師在,當然好.

接著,沈浪道:"大黎公公,麻煩你去找黏土來,我要在最短時間內制作一個陛下頭顱的模型."

黎隼大公公飛奔而出,很快拿過來了黏土.

沈浪用黏土,一比一制作了國君甯元憲的頭顱模型.

"陛下大腦血管堵塞區在這里,缺血半暗帶在這里."

"老祖宗您銀針刺入這里,這里,這里都要拐彎,避開腦內最脆弱的危險地帶."

"將銀針刺入堵塞的血管之後,用力要極度精准,能夠疏通血管,但是又不能傷害血管."

沈浪極度精准地給出了每一個數據,並且在模型內標注得清清楚楚.

老祖宗黎穆點頭道:"我試試看,時間非常緊迫嗎?"

沈浪道:"距離陛下發病不到半個時辰,還有兩個時辰左右的黃金搶救期."

老祖宗黎穆手中捏著一根比頭發絲還要細的銀針,柔軟程度也和頭發有一比.

正常人想要用它刺穿顱骨完全是癡人說夢.

"噗刺……"

老祖宗運力于銀針,猛地刺入.

這次用的是豬頭蓋骨做實驗.

輕而易舉,這柔軟細致之極的銀針刺穿了豬頭蓋骨.

沈浪歎為觀止.

這太難了.

刺穿之後,老祖宗黎穆立刻換了一個銀針.

連續試了三次之後.

他開始用自己的顱骨做實驗,因為擔心人顱骨和豬不一樣.

"噗刺……"

輕而易舉,他刺穿了自己的顱骨.

那麼刺穿顱骨該用多大的力道,他已經完全掌握了.

接下來,黎穆老公公開始練習下一步.

用沈浪用黏土做的頭腦模型做實驗,練習銀針拐彎.

這次沈浪真是驚呆了.

這根銀針在他手中就仿佛有生命一般,在他內力的操縱下,竟然靈活地彎曲游走.

哪怕再小的縫隙它也輕而易舉鑽入.

在模型上練習了幾次後,老黎公公決定用活人練習.

"黎隼,你來!"

老宦官黎穆道.

最後,他用自己的義子黎隼做實驗.

因為沈浪說過,每一個人大腦內的構造幾乎都是一樣的.

國君血管堵塞的位置,在黎隼腦內也可以找到,只不過沒有堵塞而已.

關鍵是人家黎隼公公好好的,沒病沒災,卻要被銀針刺穿腦子.

深深吸一口氣.

"噗刺!"

老祖宗手中細長的銀針猛地刺入黎隼大腦之內,然後他完全憑借之前的記憶,讓銀針靈活拐彎游走,避開大腦之內危險地帶,直接到達目標位置.

"對,就是那里,完全准確."沈浪道:"不過,黎隼公公血管是完好的,您就不用刺穿了."

"噗刺……"

老祖宗黎穆還是微微用力,直接刺穿了黎隼大腦內那根血管.

黎隼臉色微微一變,但是一動不動.

沈浪看得一呆.

這還沒有完,黎穆接下在實驗內力釋放,他要找准一個力度,足夠震開血管堵塞,但是又不會傷害血管.

于是,他手指間的內力不斷釋放.

一次比一次強.

他要找到人體血管承受的極限.

頓時,黎隼公公臉色一次比一次發青蒼白,最後整個人仿佛要昏眩過去.

沈浪內心無比感動震撼.

這三黎對國君的忠誠真的是無以複加.

黎隼完全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冒險,目的就是為了一會兒給國君救治的時候毫無差錯.

"差不多了,可以了."沈浪道:"老祖宗,您再繼續下去的時候,黎隼公公的血管就要受傷了."

"還有,銀針暫時不要拔出來,過一會兒再拔出!"

老祖宗黎穆這才停止了實驗.

黎隼公公渾身顫抖,強行忍住不倒下.

"我差不多有數了."老祖宗黎穆道.

………………

接下來,在沈浪的指導之下.

老祖宗黎穆就要正式對國君施針了.

沈浪看得出來,黎穆非常緊張,甚至呼吸都有些不暢.

越國的幾個大宗師,沈浪已經見了四個人.

幾乎每一個都有血有肉,拋開光環之後,其實每個人都是凡人.

眼前黎穆老祖宗也是如此.

並沒有大宗師高高在上的氣派.

長長呼出了最後一口氣.

老祖宗黎穆仿佛瞬間進入了另外一個境界.

心如止水.

有點像是井中月,從波瀾亂顫,徹底進入精致狀態.

然後,他抽搐了一根全新的銀針.

在國君後腦部位,找准一個點,然後猛地刺入.

輕而易舉刺穿了顱骨.

然後,銀針開始拐彎游動.

沈浪看得清清楚楚,動作精確無比,毫無偏差.

僅僅幾秒鍾後,銀針找准了堵塞的血管,輕而易舉刺入進去.

第二階段完成.

接下來是第三階段,用內力震開血管內淤積血栓,恢複血管暢通.

這真的是如同變形金剛做刺繡.

有萬斤之力,卻只用一兩.

"噗……"

內力吐出.

瞬間,國君甯元憲腦補血管內的淤積處猛地被震散.

血液恢複流動.

暢通無阻.

缺血半暗區,很快恢複了供血.

成功了!

沈浪長長松了一口氣.

直接坐到椅子上.

"怎麼樣?怎麼樣?"種妃顫抖道.

沈浪道:"成功了,陛下沒事了."

種妃雙腿一軟,直接坐倒在地上.

………………

又過了好一會兒.

國君甯元憲的眼球開始轉動.

接著,嘴角開始微微顫抖.

但是身體還是處于麻痹狀態.

在沈浪的智慧下,種妃和黎隼公公為他按摩軀干,恢複神經功效.

又足足過了好一會兒.

國君長長呼出了一口氣.

他目光望向了沈浪.

說真的,當腦梗發生的那一刹那,他的內心是絕望的.

甚至感受到了死神的降臨.

當時他腦子里面浮現的人是沈浪.

這個世界上如果還有人能夠救他的話,那只有沈浪了.

果然!

沈浪真的救了他.

萬幸有沈浪.

萬幸爺倆有緣分.

否則,今日甯元憲就算是完了.

剛才半個多時辰,他真的仿佛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從今以後,爺倆的關系更加密不可分了.

"謝謝,謝謝你."種妃握著沈浪的受,又笑又哭道:"你是一個好孩子,我以前誤解了你,對你喊打喊殺的,對不住了!"

"這次事情是師師不對,從今往後我會感激你的,以後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來找我."

"真是一個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種妃言語凌亂,詞不達意.

但也從中看出她確實沒有什麼心機,性情直爽.

甯元憲揮了揮手.

老祖宗黎穆,黎隼公公退了出去.

種妃一愕道:"我也要走嗎?"

國君點了點頭.

種妃依依不舍地退了出去.

頓時,房間內就剩下甯元憲和沈浪二人.

………………

沈浪的搶救實在是太及時了,僅僅不到一個小時就疏通了血管,比現代醫學還要快.

所以甯元憲的身體機能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損害.

當然,他現在依舊乏力,整個人依舊麻痹.

甚至嘴巴說話也不大利索.

"小混蛋,寡人欠你一命,這下人情算是還不清了."甯元憲虛弱道.

沈浪道:"甯焱和我睡在一起了,所以這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

這話一出,甯元憲手抖了一下.

哪怕對有我救命之恩,也阻擋不了我想要揍你的沖動.

"有人下毒害我嗎?"甯元憲問道.

這個答案對他非常重要.

而這個時候沈浪如果說有人害他,那整個越國就會掀起驚濤駭浪.

首先有嫌疑的就是種妃,畢竟國君是在她床上發病的.

種妃有嫌疑,三王子就有嫌疑,種氏家族也有嫌疑.

所以沈浪這個時候進一句讒言,殺傷力巨大.

但是沈浪搖了搖頭道:"沒有,這是陛下自己身體的原因."

國君長長松了一口氣.

他甯願是自己身體出了毛病,也不願意是有人害他.

如果這是有人出手相害,那就太誅心了.

"我,我身體很好的啊."甯元憲道.

甯元憲的身體確實算是很好的,五十幾歲的人了,看上去最多四十,完全是一副壯年的樣子.

沈浪欲言又止.

"怎麼?"甯元憲顫抖道.

沈浪道:"陛下,您最近是不是覺得手抖,靜止放在那里的時候,就不由自主會震顫.但是拿著東西反而沒事?"

甯元憲點了點頭.

這個症狀,他去年就發現了,所以沒事的時候他就喜歡拿著一件東西把玩,確定自己雙手靈活.

沈浪道:"那您有沒有覺得肢體有點僵硬?"

甯元憲道:"很偶爾."

沈浪道:"那最近睡眠呢?"

甯元憲道:"不太好."

沈浪心沉了下去.

甯元憲道:"怎麼了?有什麼壞消息,我能承受得住."

沈浪道:"如果我沒有診斷錯的話,您可能患上了一種非常稀罕的病症,運動障礙疾病,我們給他命名叫作帕金森綜合征."

甯元憲臉色一變,拳頭一握.

閉上眼睛.

為何會這樣?

他身體明明很好的啊.

甯元憲道:"能治嗎?"

沈浪道:"能緩解,無法根治."

甯元憲往後一躺道:"那……那寡人還能活幾年?"

沈浪道:"這陛下請放心,若臣精心照料,陛下再活十幾二十年問題不大.但是……這種病會日益發展,您的肢體震顫會越來越明顯,到後面可能走路都成問題,只能坐在輪椅之上."

甯元憲仰起頭,整個人陷入痛苦之中.

足足好一會兒,他開口道:"那距離我無法走路,大概還有多少年?"

沈浪道:"大概六七年."

甯元憲眼角濕潤,流出淚水.

他是一個精致的人,他覺得自己一直都是健康強壯的.

他想著自己至少能夠健康到八九十歲,長命百歲也沒有問題的.

但是現在……

這個消息如同雷霆.

足足好一會兒,甯元憲睜開眼睛.

"孩子,一個君王不能露出虛弱姿態,否則臣子就要失去敬畏,周圍的敵人也會露出獠牙."

"寡人的時間不多了,不多了!"

"在寡人徹底虛弱之前,奪嫡一定要有一個結果."

"一定要有結果!"甯元憲道:"否則等等我癱在床上不能走路的時候,就震懾不了甯岐和甯翼了,到那個時候越國可能會爆發內戰,甚至可能東西分裂,我承受不了這個後果,那樣我甯氏的基業就完了."

沈浪沉默.

過了好一會兒道:"陛下,天涯海閣掌握了不少上古文明,神秘莫測.或許他們有徹底拯救陛下的辦法."

"不!不!"甯元憲道:"不找他們,不找他們,我甯可癱在床上,也不找他們.若是姜離陛下贏了,這些勢力早已經灰飛煙滅了."

此時,甯元憲絲毫不掩飾對天涯海閣的厭惡之意.

接著,甯元憲問道:"沈浪,你說說看,甯岐和甯翼兩人,誰更適合繼承寡人的王位?"

沈浪道:"甯政殿下."

甯元憲無奈道:"寡人問你甯岐和甯翼二人誰更適合."

沈浪沉默了好一會兒道:"陛下,祝氏勢力太大了,而且和大炎帝國關系太密切.如今大炎帝國的新政已經進入尾聲,一旦它徹底完成中央集權,那周圍的諸侯國還能不能保持獨立?大炎帝國會不會吞並掉我們?一旦到了那一日,祝氏家族會成為大炎帝國吞並我越國的先鋒."

國君也深知這一點,但是之前他身體康健的時候,還能努力回避這件事.

他覺得自己時間還很多,有足夠的經曆和時間解決這個問題.

等祝弘主逝去後,祝氏家族就失去了旗杆.

但是現在國君的時間也不多了.

沈浪道:"我想陛下正是因為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任由三王子甯岐發展起來,就是為了擺脫這個局面,為越國的未來提供另外一種可能性."

甯元憲點頭承認.

沈浪道:"祝相為了讓您消除戒心,所以長期養病在家,完全沒有絲毫權臣姿態.但是最近,祝相卻露出了一絲獠牙,對您進行了一定的震懾."

因為沈浪的原因,國君甯元憲在這次危局中大獲全勝,聲譽到了巔峰.

所以宰相祝弘主又露面出手了幾次,壓制了書生哭聖廟事件,壓制了太子一系對張翀的進攻.

雖然表面上看,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國君,都符合國君的心意.

但這也是向天下所有人表現他的力量,也是想國君展示他的力量.

甯元憲道:"那甯岐繼承王位呢?"

沈浪道:"也不行."

甯元憲道:"甯岐還是非常出色的,他應該能夠鎮住種氏和薛氏."

沈浪道:"對,我相信三殿下能夠鎮住種氏和薛氏.但是,他阻止不了文武分裂.祝氏家族不會容忍三殿下上位,種氏和薛氏則不會容忍太子上位!雙方雖然沒有撕破臉皮,但已經不死不休."

沈浪接著道:"相反,甯政殿下上位,對于雙方而言,倒是一個勉強能夠接受的結果."

甯元憲皺眉道:"不行,你不要亂夾帶私貨,甯政太弱了."

沈浪道:"不,甯政殿下一點都不弱,他只是正!"

甯元憲道:"不行,不行,甯政不可能鎮得住種氏,也不可能鎮得住祝氏."

沈浪道:"若祝氏和種氏雙方兩敗俱傷呢?甯政麾下有姜離陛下血脈者的輔佐,未來不可限量,或許能夠成長為一支無比強大的力量."

甯元憲還是搖頭:"甯政太弱,太弱了."

沈浪道:"甯政殿下未來有我金氏,有卞氏,有張翀輔佐,哪里會弱了?"

甯元憲道:"除了你金氏之外,沒有人會理會甯政."

沈浪道:"那也要怪您自己,您平時對甯政殿下如此厭惡漠視,所以天下群臣也跟著藐視甯政殿下.只要您自己態度改觀,只要甯政殿下表現出強大的力量,卞氏和張翀自然會靠過來."

聽到沈浪的責備,國君也沒有發怒,因為他說的是實情.

接著沈浪道:"陛下,您壓根沒有讓甯政殿下試過,如何知道他不行?"

國君皺眉不語,他還是感覺到頭痛,便再一次閉上眼睛.

沈浪道:"雖然您這次腦梗塞時間很短,但對身體損傷還是挺大.起碼半個月要臥床休息,這個時候您不能上朝,屆時會發生什麼局面?"

甯元憲一直以來身體都很好,這一病倒,後果肯定非常嚴重.

半個月不上朝,足夠讓朝局動蕩.

沈浪道:"您病倒不能上朝,這段時間局面一定會惡化.屆時太子殿下和三王子都會有動作,他們的奪嫡會瞬間變得激烈.最關鍵的是南毆國戰局,還有楚國那邊,我們的外部環境會立刻變得險惡起來."

"尤其是是楚國那邊,絕對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畢竟您生病就變得虛弱了,周圍的敵人當然會露出獠牙,想要趁機瘋狂咬上一口."

"所以現在想要通過談判來解決越國和楚國的爭端已經完全不可能了,除非我們越國妥協退讓."

"而我們一旦退讓的話,楚王只會更加仗勢欺人,步步緊逼,甚至會出現明明是我們越國打贏了,卻要簽下喪權辱國的條約."

甯元憲點頭.

楚王這個人他太了解了,貪婪狡詐,老奸巨猾.

在談判桌上哪怕越國有一點點退讓,他就會獅子大張口,之前答應的全部推翻.

說不定又要讓越國割讓幾十里邊境線,又要讓越王公開道歉,又要讓越國賠款百萬金幣.

甚至趁著越王生病,他還會做出一些危險的舉動進行試探.

沈浪道:"所以談判已經解決不了問題了,我們直接來一場邊境會獵.贏者獲得割地,賠款!"

"四個月後您身體已經康複了,再一次精神奕奕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屆時您只要在邊境會獵徹底擊敗楚王,那楚王就會徹底縮了,您的名聲會再一次如日中天,徹底抵消這一次生病而帶來的負面效應,不管是您的臣子還是您的敵人,都會對您重新變得畏懼."

"所以這次邊境會獵,我們不能勢均力敵,雙方勢力要無比懸殊,讓楚國覺得必勝,這樣他才會徹底心動."

"我從零開始招募新兵,四個月內將他們練成無敵精銳."

"兩千新軍擊敗楚國五千精銳,這個戰果絕對輝煌,絕對震撼,絕對奇跡!"

"陛下,現在的您尤其需要這麼一場奇跡性的勝利,對楚王,對國內的臣子,對南毆國都是巨大的震懾."

"這樣的勝利,擁有驚人的性價比,不需要十萬大軍,也不需要天文數字的軍費,但是獲得的效果卻是一樣的."

甯元憲道:"如果輸了呢?"

沈浪道:"天下人都以為我們會輸,但我能保證不會輸!如果輸了,我帶著甯政殿下逃之夭夭,出海去怒潮城,徹底放棄奪嫡.如果我成功了,陛下……"

甯元憲道:"你又想要什麼?"

"您正式給甯政奪嫡的機會,讓他擔任天越提督!"沈浪道:"而且,讓甯政殿下擴軍五千."

天越城的提督.

掌管整個國都的城衛軍,絕對是天下第一提督.

而且現在天越城提督是太子的人,此人屢次冒犯沈浪.

在城門堵沈浪,要抓捕的人是他.沖進甯政府,要將沈浪抓走的人也是他.派出幾千大軍包圍沈浪的人,還是他.一旦奪走了天越提督一職,就等于給太子一次巨大的打擊.

而對于甯政來說,完全稱得上是一飛沖天.

這就等于國君甯元憲向天下宣告,甯政正式獲得了奪嫡的資格.

沈浪說得對.

甯元憲無比需要這麼一場勝利.

如果沈浪真的能夠成功創造奇跡,那真的是一箭三雕.

但是甯元憲思來想去,還是覺得荒謬.

從零開始招兵,僅僅四個月時間,就練成天下無敵的第一精銳?

這怎麼可能?

一旦邊境會獵,楚國一定會出動最最精銳強大的軍隊.

上一次邊境會獵,甯元憲還輸給了吳王.

而楚國最精銳的軍隊,比吳國更強.

近十幾年來,越國基本上沒有打仗.

而楚國在西邊和乾國,梁國可謂是沖突不斷,戰亂不斷.

某種程度上,楚國軍隊更加驍勇善戰一些.

沈浪剛剛訓練四個月的兩千新兵,想要擊敗楚國五千最精銳的部隊?

看上去真像是天方夜譚,白日做夢.

但是沈浪所有吹過的牛,全部都實現了.

這不過這一次吹的牛更大了.

怎麼辦?

要不要賭一下?

放在之前,國君是真不願意賭.

但經過這一次生病,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是沈浪將他救了回來.

這本身也是奇跡.

或許這個孩子就是上天賜給他的.

甯元憲望著沈浪良久道:"沈浪,我不信甯政,但是我信你.讓你從零開始練兵,並且進行邊境會獵.如果你輸了,你立刻走,遠走海外,越遠越好!按照你的說法,得了那個帕金森病,我的時間不多了.一旦我真的虛弱下來就再也保護不了你了,甯翼和甯岐是不會放過你的."

甯元憲這句話的每一個字,都充滿了一許哀傷.

接著,他精神一震道:"若這次你贏了,我正式給甯政奪嫡的機會,冊封他為天越提督,擴軍五千."

沈浪伸出手道:"一言為定!"

國君伸手相握:"一言為定."

盡管他很用力忍住,但手還是有點震顫.

"陛下,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這一戰奇跡,我不止為甯政殿下,更為了您!"

………………

沈浪回到家中!

見到了一個久違之人,頓時無比驚喜.

云夢澤,那個古道熱腸,為了他和甯焱返回炎京,到處求人,到處受人白眼的帝國大使.

"哥!"

"浪弟!"

沈浪和云夢澤相擁!

"浪弟,我真是一個無用之人,辛苦奔波幾個月,還不如甯寒的半封書信."

云夢澤再一次自嘲,這幾個月他真是感覺到了深深的無力和諷刺.

接著,接著他稍稍猶豫一下,道:"浪弟,我這里有個消息,你或許想要知道,仇妖兒在海外立國了."

………………

注:今天兩更一萬七千多,我還要繼續碼字存稿,拖延了兩日,明天一定要回家過年了,一整天都會在路上奔波.糕點真是拼到極限了,兄弟們助我一臂之力呀!

謝謝抓貓的土拔鼠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305章:木蘭天下第一計劃!天崩地裂?    下篇:第307章:逆天仇妖兒!浪爺也無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