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08章:瘋狂國君!浪爺超級軍隊!   
  
第308章:瘋狂國君!浪爺超級軍隊!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沈浪的話,楚國的使團徹底呆了.

尤其是鴻臚寺卿王懷禮,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剛才沈浪這個畜生毆打別國使團就已經很荒謬了,但比起沈浪的話就完全不算什麼了.

沈浪這是瘋子嗎?

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加荒謬的事情嗎?

你沈浪賣國賣得這麼徹底?

提出邊境會獵並沒有什麼,當談判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用邊境會獵的方式很是慣例.

可是正常的邊境會獵都是勢均力敵的.

你越國兩千士兵對戰我楚國五千精銳?

就算再昏聵的傻逼也提不出這麼瘋狂的條款吧.

兩千對兩千,你都不見得打得過我楚國.

不久之前,吳王和越王的邊境會獵,是一千對一千,結果越國就輸了.

而我楚國常年厮殺征戰,比起吳國可是要精銳得多.

你沈浪這是唯恐我楚國不會贏,才提出這麼可笑的條件?

難道你是我楚國的間諜?

足足好一會兒,楚國鴻臚寺卿王懷禮幾乎忘記了蛋疼.

他幾乎用顫抖的聲音道:"甯政殿下,兩國邦交可開不得玩笑."

天下間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吧?

甯政道:"我是這次談判的全權代表,而沈浪能夠完全代表我的意志."

楚國使團再一次寂靜.

天上真的掉餡餅了?這樣的邊境會獵,閉著眼睛都會贏,完全是將肉送到嘴邊上了.

甯政竟然是認真的?

我們楚國口口聲聲說戰場上見是假的啊,只是訛詐而已.

這可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順利啊.

王懷禮絞盡腦汁.

想著這件事里面究竟可能會有什麼陰謀,可是他想得腦殼痛也想不到這里面會有什麼詭計.

"甯政殿下,你敢簽訂國書嗎?"

甯政道:"有何不敢?"

王懷禮大聲道:"快擬定國書."

有這樣天大的功勞,天大的便宜,他已經不在乎蛋疼了,反正他年紀也大了,命根子差不多也是擺設,用得很少了.

好不容易遇到這麼兩個蠢貨,一定要生米煮成熟飯.

楚國使團很快就擬定了國書.

上面寫得清清楚楚.

四個月後兩國進行邊境會獵,楚國出兵五千,越國出兵兩千,決一死戰.

輸者,國王公開道歉,昭告天下,割讓二十里邊境線領土和二十三個堡壘,賠款八十萬金幣.

接著楚國使團迫不及待蓋上了大印.

然後甯政也蓋上了大印.

一式三份.

楚國一份,越國一份,大炎帝國留底一份.

帝國大使云夢澤代表帝國駐越國使團見證著一切,當他看到這份國書的時候也不由得一呆,直接驚呼道:"沈浪,你瘋了嗎?甯政殿下,你瘋了嗎?越王會活剝了你們的."

不僅僅是云夢澤,十幾名大炎帝國官員也驚呆了,如同看傻逼一樣看著沈浪和甯政.

這個世界上還有賣國賣得這麼徹底的?

百年不遇啊.

王懷禮見到三份國書都簽訂完畢後,頓時心中松了一口氣.

生米終于煮成熟飯了.

真的沒有想到啊,僵持了幾個月的談判,竟然以這麼荒謬的方式結束了.

簡直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順利十倍.

甯元憲病倒,沈浪和甯政就迫不及待瘋了嗎?

"事不宜遲,我們需要立刻返回楚國,將這份國書送給我王過目,並且用印,徹底將邊境會獵日期定下."王懷禮大聲道:"准備馬車,立刻返回楚國.

沈浪不由得道:"王大人,您還受傷呢?而且這件案子還沒有查呢,十幾個乞丐竟然沖進鴻臚寺公然毆打兄弟國家的使團,簡直是駭人聽聞,如果不查個水落石出,如果不給王大人一個交代,我還有何顏面見陛下."

楚國使團心中譏諷,那你出賣國家利益就有顏面見越王了?

王懷禮道:"大人不計小人過,這件事情以後再說,以後再說."

然後,他急急忙忙就要離開了.

好不容易遇到兩個瘋子,萬一清醒過來毀約怎麼辦?

趕緊走,趕緊走!

不但要將生米煮成熟飯,還要吃到肚子里面才算完事.

而沈浪沖了上來,僅僅抓住王懷禮道:"不行,不行!這個案子一定要查清楚,王大人您不能被白打了,一定要給您一個交代."

"不用,不用,我不用交代."王懷禮強忍著蛋痛,拼命地想要離開,結果沈浪硬生生扯住不放.

王懷禮急了,他必須走,趕緊走,一刻鍾都不能停留.

猛地一咬牙一跺腳,王懷禮道:"甯政殿下,沈公子,我們使團確實有人去春波樓嫖宿而沒有給錢,那群乞丐打我們是有原因的."

真牛逼.

為了趕緊離開,硬生生將霸王嫖的罪名都認了下來.這個王懷禮也真是不容易,為了國家利益,不惜玷汙自己的一世英名.

沈浪道:"竟然是真的?"

王懷禮歎息道:"都怪我管教不嚴啊,讓手下人做出了這等丑事,沈公子我可以走了吧?"

然後他不等沈浪答應,帶著使團飛快離開.

沈浪追了上來大聲道:"王大人,為了慶祝我們談判成功,一起吃頓飯啊."

"不吃了,不吃了,以後有的是機會."

王懷禮帶著楚國使團離開鴻臚寺後先回到楚國駐越國的駐地,然後在幾百名武士的保護下,火速離開越國,返回楚都.

甚至連和甯元憲告別都來不及.

這一路奔波,蛋疼得要命,而且仿佛紅腫得更嚴重了,但為了建功立業也管不了這麼許多了.

楚國使團日夜兼程拼命趕路.

經過鎮西城,穿過種堯防區的時候,王懷禮還有些緊張,擔心會被扣留下來.

結果他發現種堯大軍竟然在不斷收縮?

看來甯元憲病倒引發的後果比想象中更加嚴重.

種堯大軍收縮表示一種態度,不想和楚國爆發沖突.

意思已經非常清楚了,他的重心已經轉向了幫助越國三王子甯岐奪嫡一事上.

真是天助我也!

………………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楚王狂喜.

真是沒有想到,甯元憲竟然病倒了.

而且是最危險的中風.

甯元憲你比我年輕,比我強壯,這又如何?

這一中風,威風喪盡.

這下有天大的好戲看了.

甯翼和甯岐的奪嫡之戰會瞬間激化.

這個時候越國南邊的祝霖無心作戰,西邊的種堯也無心作戰.

攘外必先安內.

奪嫡重要得多.

而這個時候,也正是敵國進行訛詐的時候了.

至少在甯元憲病倒的這段時間內,我楚國大軍可以為所欲為.

緊接著,另外一個好消息傳來.

王懷禮帶著和越國簽訂的國書來了.

楚王看完之後,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這世界上還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還有這麼荒謬之事?

這樣閉著眼睛都能贏的邊境會獵,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這里面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這是越國的緩兵之計?

現在甯元憲病倒了,擔心楚國趁機制造戰端,所以給了這麼一個荒謬的邊境會獵?

給一個無比動人的誘餌放在那里,讓楚國一心只想著吃誘餌,而不會再一次挑起邊境戰亂.

楚王不由得心中冷笑.

越王真是想多了,本王就沒有想過要真的出兵攻打你.

事實上楚王已經和矜君有了密約.

等矜君統一整個沙蠻族,並且奪回整個南毆國,徹底擊敗祝霖大軍的時候,他楚王才可能出兵.

傾國之戰,楚國也打不起啊.

但是你越國既然玩這麼一出,我就讓你弄巧成拙.

不管是不是誘餌,我都吃定了.

確實和沈浪想象中的一樣,楚王貪婪,肥肉在前,他絕對忍不住不吃.

正常的邊境會獵他是不會答應的,勢均力敵的對戰又有什麼好打的?

盡管楚王覺得就算是正常的邊境會獵他也會贏,但萬一輸了這麼辦.

而現在擺明著必勝無疑,而且會贏得不費吹灰之力,為何不答應?

五千楚國精銳,對戰越國兩千,閉著眼睛都能打贏了.

但是楚王依舊沒有答應.

而是招來了群臣詢問.

結果萬眾一口,楚國的文武大臣都覺得這是越王的緩兵之計.

但這也說明越國內部情形危急,所以才會出此下策.

但越是這樣,就越要弄假成真.

將計就計,絕對不要給越國反悔的機會.

當下楚王立刻在國書上蓋上了大印,並且派遣新使團再一次出使越國,表示同意進行邊境會獵,並且立刻將具體日期定下來.

………………

這個極度荒謬的邊境會獵傳出來之後,整個越國徹底沸騰了.

無數禦史的彈劾奏折再一次雪片一片飛入宮內.

彈劾沈浪,彈劾甯政,竟然簽下了如此喪權辱國的契約.

這擺明了就是賣國.

沈浪賣國,甚至勾結敵國,謀取越國利益.

如此賊子,當殺之.

然而國君仿佛徹底病倒了,這些彈劾奏折如同泥沉大海一般,悄無聲息.

但甯政和沈浪再一次臭名昭著.

因為剛剛發生過落榜考生哭聖廟一事,所以國子監和太學的學生不敢再去圍攻甯政的長平侯爵府.

但是所有經過甯政府邸的人,紛紛掩鼻,仿佛里面有什麼臭味一般.

甚至隔著很遠,就對著甯政府邸唾棄.

賣國賊!

………………

很快楚國的使團再一次來到越國國都.

楚王答應邊境會獵,而且完全按照國書上的規程.

接下來,就是和越王甯元憲確定具體日期.

而這個時候,躺在病榻上的越王甯元憲終于有了反應.

他勃然大怒.

表示所謂的邊境會獵完全沒有經過他的同意,根本就是甯政和沈浪私自做主,根本不算數.

接著甯元憲下旨,禁軍包圍甯政的長平侯爵府,等候處置.

此時越國的文武大臣們紛紛明白了.

原來所謂邊境會獵只是國君的緩兵之計,甯政和沈浪只是背黑鍋的而已,否則怎麼可能會有這麼荒謬的事情,兩千越軍對戰五千楚軍,正面對決,必輸無疑的啊.

但是楚國使團卻不樂意了.

雖然甯政是一個廢物王子,但他簽訂的國書難道不算數嗎?

這個邊境會獵已經談好了,而且還簽訂了國書,難道說變卦就變卦,

于是,楚國使團頻頻求見甯元憲.

但甯元憲病重,始終避而不見.

終于楚國忍無可忍.

十萬大軍再一次越境,磨刀霍霍.

擺出一副要再一次開戰的架勢.

頓時,楚越兩國的邊境,再一次變得緊張起來.

這次楚國使團的規格很高,禮部侍郎為首.

楚國大軍逼近邊境,一次又一次制造摩擦.

種氏家族的鎮西大都督府,一次又一次發來的急報.

大軍壓境,如同烏云壓頂.

終于在十萬大軍的威逼下,楚國禮部侍郎再一次見到了甯元憲.

這位越王仿佛老了十歲,原本烏黑的頭發竟然白了一般,而且整個人仿佛瘦了一圈.

他坐在榻上,雖然坐得筆直,但雙手始終沒有露出來.

而且整個身體不由自主地發抖.

楚國禮部侍郎斷定,越王甯元憲果然是中風.

他不由得語調鏗鏘,義正言辭.

"越王陛下,既然已經簽訂了國書,那就必須執行,否則國之威嚴何在?"

甯元憲寒聲道:"這一切都是甯政私下所為,並非是我越國意志."

楚國禮部侍郎發現,甯元憲故意將語調放得很慢,很顯然他說話都不利索了.

他的病或許比想象中的更加嚴重.

楚國禮部侍郎道:"但是甯政殿下有您的旨意,擁有這次談判的全權,所以他簽訂的國書是權威的,完全代表著越王您的意志,而且這份國書不僅僅你我兩國有,大炎帝國也有存底的."

甯元憲大怒:"逆子,這個逆子,我早就知道他是個不祥之物."

接著,他下旨道:"黎隼,黎隼,立刻去捉拿甯政,將他關入宗正寺監獄,等候處置."

黎隼領旨前往.

于是,甯政再一次被抓捕進宗正寺監獄.

整個國都拍手稱快.

但是光抓甯政就行了嗎?這次賣國的罪魁禍首是沈浪啊.

甯政只是負責簽字啊.

這個荒謬的邊境會獵是沈浪提出來的.

因為甯政被逮捕,許多禦史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彈劾沈浪的奏折再一次如同雪片一般.

請求國君將沈浪明正典刑,誅殺國賊.

然而國君仿佛沒有聽到一般,當做什麼都沒有聽見.

彈劾奏折不行,眾多禦史就紛紛叩闕.

在王宮之外磕得鮮血淋漓.

終于國君再一次下旨,禁軍進入長平厚街府,將沈浪軟禁在一個院子內,不得離開半步,等候處置.

然後,越王甯元憲再一次召見了楚國禮部侍郎.

"貴國這下應該可以滿意了,罪魁禍首甯政已經下獄了."甯政道:"所謂的邊境會獵,完全是他自導自演的鬧劇,請貴國萬萬不要當真."

越國禮部侍郎心中冷笑.

越王,你這是把國事當成兒戲嗎?

你病重倒下擔心我楚國出兵打你,所以拋出了這個荒謬的邊境會獵作為誘餌,試圖作為緩兵之計.

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

我楚國豈是好騙的?

既然把肉丟了出來,那我楚國就要吃下去.

什麼甯政是罪魁禍首?

真是可笑.

他只是你的替死鬼,只是炮灰而已.

你甯元憲真是心狠手辣啊,自己的兒子也下得了這樣的狠手.不過這也正常,誰讓他是你最不寵愛的一個兒子呢.甚至被視為不祥之物,不犧牲他又犧牲誰呢?

但是我楚國怎麼可能會讓你如意?

禮部侍郎寒聲道:"越王陛下,我家大王剛剛給我旨意,給您寫了親筆書信,我呈現給你一閱?"

接著楚國禮部侍郎送上了楚王的親筆書信.

這封信很簡單,只有簡單的一行字.

"越王吾弟,要麼邊境會獵,要麼邊境烽煙四起,請你選擇其一."

這就是赤裸裸的戰爭威脅了.

越王甯元憲面孔一陣陣抽搐,雙手再也忍不住,不斷顫抖.

楚國禮部侍郎心中冷笑.

越王,你的緩兵之計演砸了.

這次你注定是賠了尊嚴,賠了金錢,賠了國土.

楚國禮部侍郎緩緩道:"越王陛下,只要您說一聲不,我立刻離開越國,徹底關閉談判大門,到那個時候我們兩國真的只能兵戎相見了."

甯元憲顫抖道:"何以至此,何以至此,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而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了一陣急呼.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楚國大軍再一次越境十里,兵臨城下,兵臨城下!"

"陛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楚軍兵臨城下,十萬火急!"

聽著外面的急報.

國君甯元憲身體又猛地一陣顫抖,仿佛要昏厥過去.

楚國禮部侍郎寒聲道:"越王陛下,現在您應該感受到我家大王的意志了吧."

甯元憲猛地坐起,厲聲道:"你要戰,便作戰,寡人又有何懼?大不了寡人再一次禦駕親征……"

然而話還沒有說完,他的身體又頹倒下去.

楚國禮部侍郎心中更是冷笑.

甯元憲你還以為是從前嗎?你已經病倒了,你已經不行了.

就不要再裝腔作勢了.

虎落平陽被犬欺知道嗎?

甯元憲閉上了眼睛,用力地喘息.

聲音呼吸聲都是沙啞虛弱的.

足足好一會兒,甯元憲顫抖道:"去,去把甯政抓來."

片刻後,五王子甯政被抓到了國君面前.

"逆子,逆子,逆子……"甯元憲見到甯政後,仿佛要擇人而噬一般.

甯政筆直跪著,一動不動.

甯元憲道:"逆子,這一切都是你闖的禍,那所有的後果就由你來承擔."

"這個荒謬的邊境會獵不是你和沈浪提出來的嗎?那就交給你們兩個人了,我不會管,不會派出一兵一卒幫忙."

"兩千士兵,對戰楚國五千精銳,虧你和沈浪想得出來啊."

"孽畜,孽畜!"

國君甯元憲一生氣,呼吸再一次急促艱難起來.

大宦官黎隼趕緊上前,拍打國君的胸口.

"甯政我再說一遍,所謂的邊境會獵,我不會插手半分,不會派出一兵一卒,你們自己想辦法去找這兩千炮灰軍隊,你們自己去和楚王會獵."

"一旦輸了,後果由你和沈浪負責,你甯政被貶為庶民,沈浪剝奪所有功名,所有官職,你們二人流放三千里."

"如果你們贏……算了……"

國君甯元憲揮了揮手,沒有再說下去.

楚國禮部侍郎心中得意.

你甯元憲也知道不可能會贏啊.

不過你還真是狠啊,連一個兵都不願意給,讓沈浪和甯政自己去找軍隊?太冰冷無情了.

一旦確定日期,那就是四個月後進行.

四個月時間,你讓甯政和沈浪從零開始招兵,從零開始訓練?

然後兩千人打我楚國五千精銳?

這炮灰的意思也太明顯了啊.

明明是你甯元憲病倒了,所以要向我楚國認輸求饒,但卻丟不起這個臉,所以這個喪權辱國的罪名讓別人背鍋.

但我楚國管不了你們這些爛事,我們只要結果,就是趁你病要你命.

"越王陛下,那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我楚越兩國的邊境會獵,就在四個月後進行,也就是明天的二月初三!"

二月初三,你們注定是過不好這個年了.

甯元憲閉上眼睛應了一聲.

楚國禮部侍郎道:"那就請陛下簽字用印吧!"

然後,他將國書遞了上去.

大宦官黎隼接了過去,跪在地上,捧到甯元憲面前.

甯元憲右手顫抖,幾乎連筆都握不住,深深吸一口氣,拼命讓手穩下來,簽下了自己名字.

然後拿出自己的國王之印,蓋在這封國書上.

楚國禮部侍郎心中大喜.

成了,終于成了.

我楚國終于從越國身上割下了一塊肉了.

這是我楚國最大的一次勝利.

雖然只是割讓二十里邊境,二十三個堡壘,但那也是一片不小的地方.

還有八十萬金幣的賠款.

還有越王的道歉認錯.

無比輝煌的勝利.

如此一來,幾年之內越國都不配和我楚國爭奪南方霸主了.

甯元憲你也有今天啊,你之前再強大再跋扈也沒用,這一病倒直接原形畢露了.

哈哈哈哈!

甯元憲蓋完了大印後,整個人仿佛又蒼老佝僂了,眼角喊著淚光,低聲自言自語.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

楚國禮部侍郎心中譏笑,但臉色嚴肅正義,躬身拜下道:"那事情就這麼定了,明年二月初三進行邊境會獵,我這就去回稟我家大王,請越王陛下保重身體,外臣告退!"

楚國禮部侍郎退去.

…………………………

房間內就剩下了甯元憲,甯政,黎隼三人.

甯元憲身體往後一靠,緩緩道:"甯政,寡人的戲演完了,接下來要看你和沈浪的了."

"寡人無法想象你們怎麼贏?但既然沈浪堅持,寡人就給你這次機會."

"這次如果你們輸了,就如同我所說,你罷黜為民,跟著沈浪流亡海外去吧!"

"如果你贏了,我就給你這個機會,讓你參與奪嫡,讓你擴軍,讓你執掌天越提督府!"

甯政叩首:"兒臣遵旨!"

此時,甯元憲朝著黎隼道:"老狗,你說我是瘋了嗎?我覺得我是瘋了."’

………………

楚越兩國邊境會獵正式確定!

兩國大王都簽字用印,並且上報大炎帝國.

越國邊境會獵軍隊的主帥為五王子甯政.

越王不會出動一兵一卒,兩千軍隊全部由甯政自己招募.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

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整個越國震驚,甚至周圍幾國也被驚呆了.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荒謬的邊境會獵?

甯元憲你也太狠毒了啊,犧牲起兒子來這麼果斷?

這是把甯政和沈浪往火坑里面推啊.

頓時,所有對甯政和沈浪的彈劾終止了.

因為現在誰都看出來了.

甯政和沈浪只是國君的替死鬼而已.

真是悲哀啊.

聽說是你沈浪救活了國君,結果陛下第一個犧牲你.

你這個跳梁小丑,看你以後怎麼跳?

之前國君寵愛你,你就張牙舞爪的,現在國君病倒了,第一個就對開刀.

誰讓你弱呢?

活該,活該!

你還慫恿甯政奪嫡,現在還奪個屁.

四個月後,你和甯政兩人就要被流放三千里了.

沈浪你這個人渣真是把甯政害慘了.

人家雖然以前不受寵,但好歹生活無憂啊.

現在被你害得要罷黜為民,而且被流放無人之地.

當然了,還要等到邊境會獵正式輸了之後,你們兩人才會被流放.

但這個荒謬的邊境會獵還有懸念嗎?

完全沒有!

甚至,沈浪你連這兩千軍隊都沒有呢.

除非從金氏家族調兵?

就算金氏家族的軍隊,也絕對不可能是楚國精銳的對手,畢竟只是貴族私軍而已.

金氏家族招你沈浪為贅婿,也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

兩天後!

國都再一次出現讓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沈浪擺攤招兵.

就在國都的大門口,拜下了一個大大的攤位.

上面寫著招募士兵,月俸三十銀幣,一經錄用,一次性發放一年俸祿.

所有人啼笑皆非,不敢置信.

不是吧!

沈浪你還真的一個兵都沒有,真的要臨時招募啊!

距離邊境會獵僅僅只有不到四個月了,你一個兵都沒有,現在才開始招?

真是天大的玩笑啊!

你這不是臨時抱佛腳,你這是屎都拉到褲襠了才開始找茅房啊.

別白費功夫了.

直接拉褲子得了.

誠然,你之前在科舉考試上確實創造了奇跡.

但那是因為你找到了姜離余孽的特殊血脈者.

現在可沒有這種好事了.

那十個特殊血脈者,已經是差不多最後一批了.

這次你要招兩千人.

而且明明知道這次邊境會獵是找死,鬼才來你這里當兵啊.

你俸祿定得再高也沒有用啊.

"招兵了啊,招兵了啊!"

"五倍軍餉,十倍軍餉,為國爭光了啊."

沈浪擺攤招兵,整整三天.

幾乎沒有招到一個!

壓根沒人來.

雖然軍餉超級高,但是這錢是賣命的啊.

有命賺,沒命花啊.

事實上還是有人來的,只不過被趕走了.

第四天,沈浪依舊沒有招募到士兵.

第五天,沈浪做出了駭人聽聞的舉動.

他竟然開始抓壯丁!

既然你們不來應征,那我就主動去抓.

幾百名女壯士,破門入戶,一個個抓人,強行入伍.

一開始國都無數人憤怒.

太囂張了,太可惡了.

竟然強行抓人.

但是很快,他們又再一次驚呆了.

因為沈浪抓的每一個人,都是徹底的廢物.

每一個人都身體柔弱病懨懨的.

而且,腦子都不大靈光.

沈浪這是要將國都所有的低能兒一網打盡啊.

你這是要組建一支超級腦殘軍隊嗎?

…………………………

注:這一章在賓館寫的,今天兩更一萬五,真的是在熬意志力.今天趕路一千里,明天還要繼續趕路幾百里.但我依舊會拼命碼字,只求兄弟們助我一臂之力,拜托了!

上篇:第307章:逆天仇妖兒!浪爺也無敵!    下篇:第309章:沈浪神奇軍隊!救世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