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10章:玷汙種師師!改造零血脈!   
  
第310章:玷汙種師師!改造零血脈!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沈浪的話後,種師師沒有說話,種渺反而大笑.

"沈浪,你不要裝神弄鬼了,胡吹大氣了,什麼我們落入了你的陷阱?我們又落入了你的什麼陷阱?"

沈浪道:"種師師,你本來想要讓種妃出手殺我,但種妃現在緊閉宮門不見任何人,而且她已經不管和我你之前的矛盾了,所以你就想著在北苑獵場守株待兔.你最早的一批軍隊,三天前就已經秘密進入了北苑獵場,大規模的軍隊昨天晚上進入,而你自己則是三個時辰前進入."

種師師道:"是又如何?"

沈浪道:"我既然能夠猜到你會提前進入北苑獵場守株待兔,為何不能更加提前下手害你呢?"

種渺笑道:"沈浪你以為我們沒有想到嗎?你不會這些手段嗎?要麼在糧食里面下毒嗎,不就是在水里下毒嗎?要不然就是在水里下天花病毒等等手段?想要破解非常簡單,首先糧食我們自己帶,根本就不吃獵場里面的存糧.其次把水燒開了再喝再煮飯,就可以滅殺大部分毒物了,就算是砒霜等毒物我們種氏有專門的東西可以檢測出來,甚至銀針都能檢測出砒霜.如果是其他毒物就更加不可能了,你有多少毒啊?能夠同時在三口井里面下毒,還要讓我們兩千多人同時中毒?開玩笑嘛?"

這話倒是有道理的.

作為一支精銳的軍隊,防止敵人在水中下毒,糧食中下毒本就是重中之重.

而且大規模下毒本就是很難的.

沈浪笑道:"說得半點不錯,不過種師師你應該知道薛雪給她義母,也就是劍王妻子下蠱毒一事吧."

這話一出,種師師和種渺的臉色一變.

她們當然知道.

薛雪和種師師的關系非常密切.

劍王妻子的慘狀,她也有所耳聞.

沈浪道:"其他劇毒,不管有多麼厲害,經過大量的稀釋之後,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威力了.而且就算是再厲害的毒蛇之毒,一旦煮熟了也就失效.但有一種東西非常可怕,就算在沸騰的開水中也不能將它們殺死,那就是浮屠山的蠱毒蟲."

"最最可怕的是,這些蠱毒蟲是可以再體內不斷自我分裂,自我繁殖的,區區幾百只蠱蟲,再幾天之內就能變成幾萬條,幾十萬條甚至更多."

"而我在北苑獵場的水井里面,滴下了劍王妻子三兩血.那里面有多少蠱毒蟲,幾十億都不止吧.你們就算將水燒開了喝也沒用,你們自己算一算,每個人體內有多少蠱毒蟲,幾萬?幾十萬?"

"而且血脈力量越高的人,蠱毒之蟲繁殖得越快,你們當中應該已經有人開始發作了.這種蠱毒發作的特征就是渾身的皮膚如同蟾蜍一樣,然後變得畏光,聲音沙啞,神志漸漸喪失."

這話一出,種師師毛骨悚然.

劍王妻子的慘狀,她是清清楚楚的,簡直人不人鬼不鬼,活到這個份上還真不如死了算.

沈浪微笑道:"不出意外的話,症狀都是先從腹股溝開始的,因為那里淋巴非常密集."

"啊……"忽然種氏家族義女種渺一聲驚呼.

剛才小解的時候,她仿佛覺得自己肚子下面有些不對勁,但是不痛不癢的她也沒有在意.

沈浪笑道:"一開始不痛不癢,但是很快就會變得瘙癢難忍,最後蔓延到全身,而到了那個時候神仙難救,劍王妻子就此時就如同野獸一般."

種渺臉色劇變,飛快轉身沖入了帳篷之內,解下自己的鎧甲.

頓時看得清清楚楚,在腹股溝的位置,果然有很多麻麻點點,如同蟾蜍一般,淋巴最密集地方首先發作.

她頓時頭皮一陣陣發麻,內心發出一陣陣淒厲的慘叫.

這怎麼辦?這怎麼辦?

緊接著,種師師麾下的高手紛紛狂奔到帳篷內,密林之內,解開褲子看.

"啊……啊……"

然後,傳來了一陣又一陣尖叫.

有些人腹股溝有蟾蜍一般的麻麻點點,但有些人沒有.

沈浪笑道:"我沒有猜錯的話,已經有人先發作了吧.這些人要麼喝水最早,要麼血脈天賦最高,但是放心吧,你們一個也別想逃過."

這話一出,種師師麾下的軍隊徹底毛骨悚然.

接著沈浪繼續道:"種師師,你身份高貴,從來不喝井水,你喜歡喝山泉水是嗎?這北苑獵場有一座山叫感恩山,山中有一個懸崖,懸崖上又一個裂縫,里面有泉水不斷湧出,甘甜之極,那處泉水也被汙染了,我將劍王妻子的毒血很多都注入到那個泉水的源頭,你該不會是用那泉水煮茶了吧?"

這話一出,種師師臉色徹底劇變.

她最喜歡喝茶了,而且只喝最好的茶,永遠讓人隨身攜帶.

煮茶用的水,也一定要是要懸崖裂出的泉水.

就在一個時辰前,她剛剛喝了.

"沈浪,你……你騙我!"種師師顫抖道.

沈浪冷笑:"我騙你做什麼?我還有半兩毒血沒有用完呢."

然後,他舉起了手中的這一管毒血.

紅色中帶著綠紫色,看起來詭異之極,這還真是劍王妻子身上的毒血.

頓時間,種師師覺得毛骨悚然.

然後感覺到渾身無比麻癢,仿佛血液里面有無數蠱蟲在游動,在繁衍,在分裂.

她恨不得立刻解開盔甲看自己的腹股溝,看有沒有出現蟾蜍一般的麻麻點點.

"種師師小姐,對于這種蠱毒薛雪小姐應該最為清楚,這畢竟是浮屠山的蠱毒,就算治好了,身體和皮膚也差不多毀了,你體內進蠱蟲還不到一個時辰,時間應該還來得及,像種渺這樣的就算治好了,也基本上毀了一半."

這話一出.

種師師已經幾乎魂飛魄散.

她千萬不要變成劍王妻子那副鬼樣子啊,那簡直比死亡還要可怕.

她甯願死了,也不要變成如此丑陋,如此可怕的模樣.

我才中毒一個時辰,應該還來得及吧?應該還來得及.

我要趕緊去找薛雪,我要趕緊去救治.

一時間,種師師什麼都顧不上了.

比起報仇,還有什麼比自己的美貌和性命更加重要?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于是,她內心驚惶,二話不說直接翻身騎上了她的那匹汗血寶馬,朝著國都方向狂奔而去.

去找薛雪求救.

頓時,種氏的其他高手趕緊追了上去,高呼道:"小姐,等等我,等等我!"

但是種師師的汗血寶馬速度太快了,完全是一騎絕塵,轉眼之間就跑得沒影了,後面的種氏高手死命狂追.

種師師都跑了.

種氏家族的兩千精銳當然更加人心惶惶.

每一個人都喝了北苑獵場的水,每一個人體內都有蠱蟲了.

如今,他們哪里還有心思占領北苑獵場啊,只想著趕緊回國都治療體內的蠱毒.

尤其是種渺,她都已經發作了啊.

"沈浪,你給我等著,我種氏不會放過你的,絕對不會!"

然後,種渺翻身上馬,朝著國都狂奔.

片刻之後,種氏家族的兩千多名士兵逃得無影無蹤.

沈浪朝著苦頭歡道:"走,我們進去吧!"

苦頭歡帶著十名百戶,三百名武士,兩千多名空白零血脈者,浩浩蕩蕩進入了北苑獵場之內.

咸奴在邊上問道:"公子,我們要不要重新挖掘一口新井啊."

苦頭歡在邊上一笑.

咸奴和武烈一愕,然後道:"公子,難道您是騙種師師的?"

當然是騙種師師的.

首先,這些蠱蟲這麼珍貴,沈浪怎麼舍得下到井水之中?

之前害種師師的神經毒素只是蠱蟲的分泌物而已,當然可以利用.

而這些蠱蟲對于沈浪來說無比珍貴,一點都不舍得浪費,改造血脈完全靠這些蠱蟲呢,哪里舍得幾億幾億地損耗?又不是可以源源不斷生出來.

其次,這些蠱蟲無比強大,但是也非常脆弱.

開水一煮就全部死完了,甚至在井水中也很難生存下去,它們是靠血液能量生存的.

所以在井水里面下蠱蟲,壓根就沒有可能,在一碗水里面下還差不多.

咸奴道:"那這些人身上發作的蟾蜍一樣的麻麻點點是怎麼回事?而且全部都是武功高的人中招,都是種師師身邊的高手中招?"

這個時候劍王李千秋又有話要講了.

沈公子啊,我對你無限地感激.

但是能不能不要讓我天天去干這些下三濫的髒活啊.

這是在有違我大宗師的身份啊.

沒錯,這些人發作的壓根就不是浮屠山的蠱毒,只是一種引發皮膚病的植物毒素而已.

武烈道:"公子,薛雪,燕難飛和浮屠山應該有關系,所以很快就會知道體內沒有中什麼蠱毒,到時候種師師又會來找我們麻煩怎麼辦?難道我們又要去向陛下告狀,讓陛下派遣軍隊驅逐種師師嗎?"

沈浪笑道:"若這等小事都要去找陛下做主,豈不是顯得我尤其無能?"

此時武烈和咸奴才發現,此時大傻在邊上,但劍王李千秋卻不見了蹤影.

………………

任何人面對種師師這種蠻橫無理的天之驕女都很頭疼.

除非你一勞永逸地殺了她.

否則她永遠會來瘋狂地找你麻煩,根本不會善罷甘休.

但沈浪真的不能殺她,承擔不起殺她的後果.

種氏家族現在太強大了.

沈浪當務之急,就是用盡全力將五王子甯政扶上去,壯大自身的力量.

而一旦殺了種師師,那便不死不休了.

當然了,想要對付這種狠毒蠻橫的嬌嬌女,沈浪起碼有十幾種辦法.

那麼哪一種辦法最沒有底線?

沈浪基本就會選擇哪一種.

…………

種師師被沈浪嚇唬中了蠱毒之後,頓時魂飛魄散,騎著千里馬拼命地朝著國都狂奔.

她腦子里面什麼都不想,只想著趕緊找到薛雪,確定體內有沒有可怕的蠱蟲?如果有的話,趕緊去浮屠山求救.

一刻也不能耽誤.

所以不知不覺地,她就將種氏家族的高手和軍隊甩得無影無蹤了.

一個人騎馬奔跑在偏僻的道路上.

忽然,她眼前猛地一花.

然後整個身體飛了起來.

一個絕頂高手飛快地從她頭頂躍了過去,直接提著她的身體消失在旁邊的樹林中,片刻之後便無影無蹤.

從頭到尾,種師師連求救高呼都發不出來.

大約一分鍾後,這個高手再一次出現,將種師師的汗血寶馬牽到樹林中藏了起來.

這個絕頂高手,當然還是劍王李千秋.

他真的是非常無奈.

沈公子,為什麼?為什麼啊?

每次都要讓我去干這些下三濫的事情啊,我真的有點扛不住了.

他夾著種師師飛快狂奔,將她帶到某處秘密的山洞之內.

"你是誰?你要干什麼?"種師師恢複行動能力後,猛地釋放了暗器.

暴雨梨花.

見鬼了,她的身上竟然也有暴雨梨花?

當然是仿制的.

沈浪制造的這個暴雨梨花暗器實在威力太驚人了,出名了之後,很多勢力都紛紛仿制.

燕難飛的南海劍派,閻厄的黑水台仿制的水平極高.

種師師是天之驕女,別人當然不肯放過討好她的機會,所以薛磐和薛雪都送了好幾個給她.

"唰!"

無數的毒針,暴雨一般朝著劍王李千秋渾身籠罩射去.

接下來的一幕,真的把種師師驚豔到了.

對方竟然連躲都不躲,從體內猛地激蕩出一股強大的真氣內力.

頓時,這無數的毒針仿佛撞上了空氣牆,然後被暴風瞬間吹散,朝著兩邊飛射,消失得無影無蹤.

種師師驚駭.

此人的武功,竟然高到這個地步?

太匪夷所思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啊?只見他臉上帶上一張面具,白無常的面具.

他的武功,果然如同鬼神一般高明.

"你究竟是誰?趕緊放了我,我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我的父親是種堯,我的姑姑是越國王妃,我的未婚夫是大炎帝國武親王之子,你要是敢傷害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沒有用."

"你武功這麼高,就這麼瞎混太浪費了,不如效忠我種氏家族如何?一定保你榮華富貴."

"你放了我,趕緊放了我,我必須立刻回去,耽誤了時辰,我殺你全家."

"你和沈浪什麼關系?你和他有沒有關系?"

然而,對方沒有任何回答,直接往她嘴里灌入了一樣東西.

………………

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種師師神智已經一片迷離.

周圍發生的一切是如此的虛幻,就仿佛做夢了一般.

一切都是那麼光怪陸離,只是這體內仿佛有什麼東西抓肝撓肺一般.

在夢境中.

她仿佛和一個男人親熱.

她又哭又笑.

又唱又跳.

對方依舊帶著白無常的面具,看不見面孔,但從他身體可以看出,此人非常年輕.

有些瘦弱,但是非常修長.

而且胸口位置有一朵梅花痣.

種師師仿佛前所未有的興奮,心中的話不斷傾瀉而出.

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毫不遮掩地說了出來.

此刻外面暴雨傾盆.

………………

再一次醒來的時候.

種師師頭痛欲裂,仿佛宿醉了一般.

之前發生的一切,真的仿佛就如同一場夢境,那麼地不真實.

緊接著她猛地坐起來.

然後發現了一件無比驚悚之事.

她身上什麼衣物都沒有,躺在一個山洞里面,地上就墊著白絲綢.

上面竟然還有殷紅的血跡.

種師師驚駭.

我的天那?

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

竟然不是夢境?一切竟然是真實的?

我,我失貞了?

啊……啊……啊……

此時地上還有一封信,字跡非常漂亮,前所未有的漂亮.

能不漂亮嗎?

沈浪完全仿照蘭亭序的字體寫出來的.

"種師師小姐,謝謝你的厚愛,我永遠不會忘記昨夜的你,也不會忘記昨夜的雨.但是你昨夜告訴了我太多種氏家族不可告人的秘密,讓我有些退縮,我需要時間冷靜一下,若我想通了,會再來找你的."

落款白無常.

種師師頭痛欲裂,整個人都要徹底崩潰了.

她是要嫁給大炎帝國武親王之子的,但現在她都已經被玷汙了,還怎麼嫁?

而且昨天晚上她不知道說出了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定是沈浪,一定是沈浪.

聽說他有一種非常驚人的藥物,吃下去之後什麼真話都能說得出來.

但是沈浪沒有武功的啊.

昨天劫走她的人武功如此之高.

兩個人都帶著白無常的面具,是不是同一個人?

種師師真的要瘋了,徹底瘋了!

她穿上衣衫,走出山洞,發現天色已經大亮.

地上濕漉漉的,昨夜確實下過大雨.

而她的汗血寶馬,靜靜地站在那里吃草,見到她過來後,還親密地來蹭了蹭.

種師師翻身上馬,奔出了樹林.

接下來,她面臨一個選擇,去北苑獵場找沈浪對峙?還是去國都找薛雪?

稍稍猶豫後,她覺得小命重要.

于是,她就朝著國都狂奔而去.

結果,還沒有跑出十幾里,立刻就遇到了種渺.

"小姐,我們終于找到你了,昨夜你去哪里了啊?"種渺沖上來道:"昨天您跑得這麼快,我們追到國都的時候,薛雪夫人說根本沒有見到您,我們到處找都沒有找到,簡直都要急瘋了."

種師師強忍疼痛道:"沒事,我只是跑得太快迷路了."

她當然不會將昨夜的事情說出來,這件秘密她只能爛在心里,甚至和父母都不敢說.

接著,種師師繼續朝著國都狂奔.

"小姐,您這是要去找薛雪夫人嗎?"種渺道.

種師師點頭,她要確定自己體內有沒有蠱蟲,會不會有危險.

種渺道:"小姐,我們都被沈浪騙了,我們體內壓根就沒有什麼蠱蟲,我們身上的這些蟾蜍一樣的麻麻點點,只是一種非常罕見的草藥根莖汁液而已,用不了幾天就會消退的."

種師師道:"你確定?"

種渺道:"薛雪夫人親自給我們驗血了,確定壓根沒有蠱蟲,而且還給我們用藥了,說腹股溝上的麻點幾天後就可以退掉了."

種師師常常松了一口氣.

種渺道:"小姐,我們這就去找沈浪的麻煩,我們有兩千多人,我們再一次去把北苑獵場給奪了."

然後,種師師和種渺,再一次帶著種氏大軍沖向了北苑獵場.

只不過種師師不是為了討回一個公道,而是想要徹底弄清楚答案.

那個玷汙她清白的惡棍,究竟是不是沈浪?

她記得清清楚楚,那個男人的胸口有一個梅花痣.

還有,昨夜兩人在山洞里面的時候外面下著傾盆大雨.

………………

然而,等到種師師再一次沖到北苑獵場的時候.

發現這里到處都是死去的動物.

一陣陣惡臭,還有蒼蠅亂飛.

而且獵場外面的道路兩邊,竟然莫名其妙冒著綠色的霧氣.

看上去仿佛是瘴毒.

怎麼一夜之間,北苑獵場變成這幅模樣了?

種師師和種渺捂住鼻子,猛地沖入北苑獵場之內,就要對沈浪興師問罪.

尤其是種師師,隔著很遠就大聲問道:"沈浪,昨天晚上下暴雨的時候,你在哪里?"

沈浪一愕道:"種師師小姐怎麼去而複返了?放心我昨天說的什麼蠱毒是跟你開玩笑的."

種師師顫抖道:"我在問你話呢,昨天晚上下暴雨的時候,你在哪里?"

沈浪道:"我在北苑獵場的軍營里面啊?"

種師師道:"誰能夠證明?"

沈浪道:"很多人都可以證明啊,苦一塵千戶,劍王前輩,還有三王子殿下,薛磐世子."

這個時候,種師師才發現薛磐和三王子甯岐都在.

她不由得朝二人望去.

薛磐道:"師師,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種渺說你失蹤了之後,我們立刻來找你了."

種師師道:"昨天晚上下暴雨的時候……"

薛磐道:"後半夜下暴雨,我們就在北苑獵場大營內."

沈浪道:"我們得知種師師小姐失蹤後,也派人出去尋找,因為下暴雨,我,劍王前輩,苦一塵,三王子殿下,五王子殿下,薛磐世子就在軍營中等消息."

種師師幾乎要瘋了.

昨天晚上玷汙她的人不是沈浪?

他有不在場的證據.

她記得清清楚楚,昨天晚上那個白無常玷汙她的時候,外面下著傾盆大雨.

而且,昨天晚上就下了一場暴雨.

那會是誰?

那個白無常究竟是誰啊?

薛磐道:"師師,昨天晚上你究竟去哪里了?"

種師師道:"我迷路了."

昨夜的秘密,她不能告訴任何人.

然後她二話不說,直接離開了北苑獵場的軍營.

現在的種師師心亂如麻,根本沒有心情去找沈浪的麻煩了.

她失貞了.

她的清白被玷汙了.

這個白無常究竟是誰?

胸口有梅花痣,而且寫得一手非常漂亮的字跡.

"走,走,走!"

種師師內心要崩潰了.

但是又不能和任何人說.

白無常你這個魔鬼,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惡棍,不管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

然後將你碎尸萬段,碎尸萬段!

………………

北苑獵場終于恢複了安甯.

至少很長時間內,種師師都不會來找他麻煩了.

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後,武烈忍不住道:"公子,種師師這麼美,您為何不真的睡了她?"

沈浪道:"你當我傻啊,我若睡了她,你肯定會告訴你家公主.甯焱那個傻女人知道了,我娘子就會知道,我娘子若是知道我和她的仇人誰在一起,她該有多麼傷心啊.為了嗨一次,就讓娘子傷心,我怎麼舍得啊?我甯可睡你,也不會去睡種師師."

武烈二話不說就走了.

也就是你是公子,換成其他人說這樣的話,我直接捏爆了.

昨天晚上後來那個白無常是不是沈浪?

當然是.

只不過胸前的梅花痣是點上去的.

那山洞外面暴雨傾盆是怎麼回事?

很簡單!

昨夜烏云壓頂,擺明了要下暴雨.

于是沈浪打了一個時間差.

讓人在山洞外面不斷灑水,制造出暴雨傾盆的效果.

而那個時候天上的暴雨還沒有真正下來,差不多三個小時後才真正天降暴雨.

等真的下雨的時候,種師師早已經昏迷不醒.

但是她就記得失貞的時候,外面在下暴雨.

而沈浪已經回到軍營,恰巧半個時辰後,三王子甯岐和薛磐進入北苑獵場軍營向沈浪要人.

而當時沈浪有著完美的不在場證據.

接下來種師師會瘋狂地找那個玷汙她的白無常.

再也沒有功夫找沈浪麻煩了.

……………………

解決了種師師這個麻煩,而且還種下了一根毒草.

接下來,沈浪應該辦正事了.

改造兩千三百多人的血脈.

就如同苦頭歡所言.

這是一群最單純,最專注的人.

擁有無以倫比的服從性,紀律性,忠誠度.

每一個人都無比敏感,而且絕對團結一心,毫不畏死.

簡直是一支完美的軍隊.

因為他們的專注,所以不管學習什麼都無比神速.

唯一缺乏的就是力量!

一旦給予他們力量,他們就會成為最精銳的武士.

會成為一支真正的王牌之師!

兩千三百多人.

每批一百人.

沈浪沒有任何解釋,苦頭歡直接下令.

這些空白零血脈者,沒有任何抗拒,也沒有任何懷疑,直接躺在了床上,任由同伴用繩子捆綁住他們的身體.

沒錯,是同伴捆綁他們,而不是沈浪麾下的武士.

這群人的服從性,簡直讓人心疼.

"放心,不會有事的."從來都不會安慰人的沈浪,此時終于忍不住,拍了拍第一個接受血脈改造的零血脈者.

"你就是王大吧?"沈浪問道.

這是沈浪從鬼門關救回來到那個人,絕對的自閉症患者,一年都不會說一句話.

他只和狗說話,無法和人交流,不是不願,而是不能.

王大點了點頭.

"相信我,不會有事的,我……絕對不會害你們."沈浪安慰道:"你不要害怕."

王大終于說出了今年的第二句話.

"我知道,我不怕!"

他真的知道,他也真的不害怕.

沈浪瞬間就明白了.

這群人擁有最敏感的直覺.

他們羸弱,自閉,精神障礙,不會說話.

但是他們心中什麼都明白,誰對他們好,他們一眼就能看出.

就如同一些孩子,他們心性單純,也能一眼就看出來哪個人是真正疼他的,然後他就會一直粘著這個人.

一切盡在不言中.

沈浪一笑,心中溫暖.

然後將半毫升的最低級黃金血脈能量蠱蟲注入到王大的血管之內!

這次,他要上演更大的奇跡!

我要給你們新生,我要給你們前所未有的輝煌!

………………

注:今天兩更一萬五千多,這兩天睡眠都只有五個小時,我扛不住去睡覺了!淚求月票支持,叩謝頓首.

謝謝愛玩梗的小明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09章:沈浪神奇軍隊!救世主!    下篇:第311章:鳳凰大涅槃!木蘭懷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