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15章:會獵決戰!王牌軍一邊倒屠殺!   
  
第315章:會獵決戰!王牌軍一邊倒屠殺!

g,更新快,無彈窗,!

隨著棋局的深入,楚國太子漸漸有些慌了.

這和記憶中的局面不一樣了啊,接下來的棋局應該怎麼辦啊?

盡管他表面鎮定,但是內心已經有些亂了.

楚王不由得朝著邊上的謀士望去.

這件事情便是這個謀士挑出來的,目的是要進一步打擊越王甯元憲的尊嚴,提升楚王名譽.

他說得清清楚楚,這個天殘局根本無解的.

為何眼前竟然落到這個局面.

反觀甯政這邊,始終鎮定自若.

真正的勝不驕敗不餒.

又過了一刻鍾之後.

棋局已經非常明朗了.

白子一方已經徹底贏定了.

在場眾人幾乎不敢置信.

天涯海閣放出來的天殘局,就這麼破了?

不是說無解的嗎?

整整五年多時間了.

這期間不知道有多少民間高手宣稱破了天殘局.

結果一驗證完全是瞎扯,完全是他們自己下白子又下黑子,然後白子贏了,根本就沒有按照棋局上的步驟下,壓根是自己給自己放水,才讓黑子贏了.

地球世界中,每年也有很多民間科學家宣布破解的哥德巴赫猜想,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現在甯政是真的……破解了.

關鍵楚國太子一步也沒有走錯啊,怎麼就輸了?

這怎麼可能?

天涯海閣每隔幾年就會放出一個殘局,一旦被破解了就立刻放出新的殘局.

一般來說一個殘局也就是六七年內就會被破解,而破解之人都會成為天涯海閣的名譽學士.

這是一個頂級的榮譽.

大概就相當于後世地球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名譽教授一樣.

所以每次殘局一出來就會有無數的圍棋國手嘔心瀝血,因為一旦破解就會聞名天下,獲得驚人的名利.

但這個天殘局,應該由某個大師,或者某個隱士破解才正常啊.

甯政是誰?

一個被人無視的廢物王子.

從小到大,別的王子在宮內跟著大儒讀書,而他就只能有身邊的老太監教著讀書.

現在他竟然破解了天殘局?

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楚國太子手中拿著一個黑子,久久沒有落下.

"甯政賢弟,以和為貴,這一局便算是和局如何?"楚國太子道.

他倒是打的好算盤.

不過一般而言,對方是不會拒絕的.

畢竟在所有人看來,越國此時有求于楚國呢.

接下來真正的邊境會獵,還指望楚國不要下手太狠,還要給越王留下一點點顏面.

若是接受了和棋,也算是讓楚國小小欠一個人情,接下來兩軍厮殺的時候,楚國還可以不斬盡殺絕.

"不行!"甯政直截了當拒絕了.

楚王子面孔一顫,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而在場所有人一愕,這甯政這麼較真固執?

這到底是性格堅毅?還是傻啊?

接下來,楚國太子面無表情地下棋.

一刻鍾後!

棋局結束,甯政獲勝.

代表著天涯海閣的天殘局正式被破解.

"兩國對弈,越國勝!"大炎帝國某個使者高呼.

楚王狠狠瞪了那個謀士一眼,然後哈哈大笑道:"越王賢弟,你的兒子果然人才濟濟啊,哪怕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甯政,竟然也繼承了你的棋藝,了不起,了不起."

然後,楚王只字不提擊缶唱歌之事.

"倒是有些口渴了,上酒來!"楚王高呼.

頓時一隊宮女嫋嫋走來,開始載歌載舞.

美酒佳肴端了上來.

那意思非常清楚,大家吃吃酒,看看美女,至于寡人擊缶唱歌之事,最好所有人都當作是忘記了.

眾人當然是希望看到楚王擊缶,但卻無人敢提.

而此時沈浪起身道:"大家且慢喝酒,楚王,楚太子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情啊?"

這話一出,楚王臉色一變.

小子,你就這麼不給臉面嗎?

頓時,楚國鴻臚寺卿王懷禮道:"你是何人?幾品官職?什麼功名?在這等場合,哪有你說話的份?"

我日你娘啊.

王懷禮你每次都這樣膩不膩啊?

沈浪頓時道:"王懷禮大人,您忘記我了?這一場邊境會獵還是我和您談下來並且簽訂國書的呢,還有您霸王嫖被人揭發了,結果湧進來十幾個流氓毆打你,還是我把您救下來的呢,您的卵可好了嗎?當日可是腫得厲害啊."

這話一出,王懷禮臉色劇變.

我……我……日!

他真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無恥之人,這是什麼場合啊,你竟然這般信口雌黃?

接著沈浪一聲驚呼:"王懷禮大人,您的胡須竟然都不見了?您的蛋還不會是都割了吧?一個都沒有剩下來?不過這樣也好,這樣也好,了斷塵世根,專注君王事.您這個鴻臚寺卿不做了,還可以進入楚王宮中做太監,挺好,挺好!"

楚王目光冰冷地望向沈浪.

這個孽畜就是沈浪?果然讓人生厭,光看一眼就想要弄死.

但是楚國鴻臚寺卿王懷禮卻是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沈浪出口太毒了,在這種高端場合,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盡管他王懷禮確實是將蛋割了,但是這妨礙我成為國中大臣嗎?我依舊可以建功立業啊.

接著,沈浪道:"楚王,您該為我家大王擊缶了.楚太子,您該唱歌了.您這二位也算是夫唱婦隨……哦不對,是子唱父隨了."

這話一出,楚王父子目光幾乎要噴火.

什麼夫唱婦隨?什麼子唱父隨?都不是什麼好詞.

眾人靜寂無聲!

沈浪目光又望向了帝國廉親王道:"廉親王,當然說過的話可以不算數嗎?不都說王者一諾千金嗎?"

屁!那都是書本上編的.

每一個王者都要學會翻臉如翻書.

廉親王沒有回應這句話,這種公道他才不會主持呢,反而眯著眼睛看沈浪.

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之前那個天殘局應該就是這小子破解的把.

真是聰明絕頂,果然也是讓人討厭啊.

這天下最討厭的人就是恃才放曠,嘩眾取寵者.

難怪許多人都不喜歡這沈浪啊,連我看了一眼都覺得討厭.

廉親王問道:"甯政,你破解了天殘局,可要我上報天涯海閣嗎?"

不管怎麼樣,今日公開破解了天殘局的人始終是甯政,一旦上報天涯海閣,那可是能夠成為名譽學士的.

這個榮譽對于甯政來說毫無疑問是雪中送炭,作為一個被人藐視的王子,他太需要這個榮譽了.

甯政躬身拜下道:"不用了.

沈浪和天涯海閣已經翻臉了,那我甯政也不必用熱臉去貼別人的冷屁股了.

這話一出,所有人不由得一愕.

你甯政這是傻的嗎?這麼大的榮譽竟然都往外推?

接下來邊境會獵一輸掉,你甯政和沈浪就要被流放,這輩子就算是完了.而一旦成為了天涯海閣的名譽學士,至少不用流放到荒廢之地,可以待在天涯海閣之內.

而這個時候,沈浪又道:"既然楚王說話可以不算數,那我們也可以說話不算數的啊.這個邊境會獵我們不比了,走人,打道回府!"

接著沈浪一聲令下道:"走,回家了!"

然後,那兩千個表現得尤其木訥的新軍,竟然真的往回走,要登上馬車離開.

頓時楚王暴怒,寒聲道:"越王賢弟,國家大事當做兒戲嗎?"

沈浪譏諷道:"那楚王您說過的話,也可以當成兒戲嗎?"

楚王目光冰冷,盯著越王甯元憲,緩緩道:"越王,你且聽好了,寡人親自為你擊缶."

然後在高台之上,楚王擊缶.

楚太子唱歌.

當然只唱了三句,楚王也只擊缶三次!

幾國史官紛紛記錄下來.

大炎帝國,炎武三十年二月初三,楚王為越王擊缶,三下!

然後,楚王大吼道:"地圖拿來,黃金拿來,詔書拿來!"

頓時,一眾宦官端著盤子走上了高台.

一個盤子放著地圖,一個盤子放著詔書.

幾百個武士,抬著黃金出場.

然後將一塊一塊金磚堆放在台階之上.

所謂的金幣也只是一種稱呼,頂層之間的國家貿易,賠款之類,都不會用金幣.而直接用大塊的黃金.

八十萬金幣,就是五萬六千斤.

每一只金塊都是十斤,總共五千多塊,堆滿了整個會獵高台的台階.

甯元憲揮了揮手.

頓時也一隊宦官上來,端著地圖,端著詔書.

幾百名武士抬著五萬六千斤黃金,堆在會獵高台另外一邊台階.

頓時,這個高台金光燦燦,倒像是黃金金字塔一把.

在場幾百個諸國使臣也算是見過大場面的,但也被眼前的這一幕震撼到了.

大場面,大手筆啊!

這也表示雙方已經撕破了臉皮,接下來就是不死不休,斬盡殺絕.

"驗地圖!"

廉親王帶領著帝國使臣,分別檢驗越國,楚國出示的地圖.

割讓哪二十里,分別割讓哪二十三個堡壘,上面標志得清清楚楚.

只要邊境會獵一結束,勝利者立刻擁有這二十里國都,而且立刻會派軍進駐.

不可能有任何推脫,也沒有緩沖余地.

"驗詔書!"

這是越王和楚王寫下的認錯詔書.

邊境會獵一旦輸了,君王不但要當眾誦讀這份認錯詔書,還要傳遍天下,到那個時候是絕對的顏面盡失.

"驗黃金!"

大炎帝國使團會親自去抽查驗證雙方的黃金,是不是足夠純,足夠分量.

短短兩刻鍾後.

驗證完畢!

帝國廉親王最後一次講和.

"越王,楚王,兵鋒一起,刀劍無眼,以和為貴,以和為貴!"

當然這個講和完全是走一個過場而已.

不過曆史上,還真有到最後關頭放棄的.

楚王心中獰笑,這麼大一塊肥肉,如何不吃?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越王甯元憲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廉親王道:"如此,邊境會獵正式開始!"

楚王心中熱血沸騰.

這一場必勝的邊境會獵,完全沒有懸念.

但是,他確實我楚國霸業的開始.

從今天起,代表著我楚國正式壓過越國,成為大炎王朝南方的第一霸主.

越國?

已經快要完了!

甯元憲,你以為故意割讓這些利益給我,我就能滿足了?我就能放過你了?

真是白日做夢.

等到矜君席卷南方的時候,就是你越國覆滅之時.

甯元憲,你給我等著.

一會兒我的大軍會將你那兩千個廢物徹底斬盡殺絕,不留一人.

希望到時候你不要再一次中風倒下啊!

……………………

"咚咚咚咚!"

戰鼓聲響起.

但是,並不急促.

"楚國軍隊,入場!"

傳令官大吼,軍旗揮舞.

"砰砰砰砰……"

楚國大軍入場!

兩千步兵精銳,全副武裝.

每一個士兵,都武裝到了牙齒.

這是楚武卒,身經百戰,精銳之極.

這些年,他們打過梁國,打過新乾國,打過西涼,十戰九勝.

絕對精銳種的精銳.

兩千人,排成二十個方陣,整整齊齊.

大軍所過之處,鳥蟲無聲,躲在縫隙中瑟瑟發抖.

哪怕隔著很遠,也能夠嗅到他們身上驚人的殺氣.

還有他們的眼神,就好像看死人一般.

所有人一眼就能看出,楚國這兩千精銳的戰斗力,超過了越國最出色的禁軍.

打過仗的軍隊是完全不一樣的,從死人堆里面殺出來的軍隊更不一樣.

不過為何楚國只出動兩千人?

難道楚王這是要公平對戰嗎?

緊接著!

地面開始顫抖.

一支騎兵,如同潮水一般湧了過來.

三千裝甲騎兵,整整齊齊,浩浩蕩蕩沖入了會獵場.

這氣勢如同烏云壓頂,如同驚濤駭浪.

所有人不敢置信望著楚王.

不是吧?

您不但出動了最精銳的兩千楚武卒?還出動三千重甲騎兵?

太誇張了吧.

您的兩千楚武卒已經足夠秒殺越國兩千新軍了啊.

這重甲騎兵在戰場上,近乎無敵的啊.

這一瘋狂沖鋒下,完全是摧枯拉朽.

楚王的意思非常清楚.

兩千最精銳的楚武卒出戰,三千重甲騎兵壓陣.

基本上這三千重甲騎兵是不會真正上場厮殺的,只是以防萬一的.

畢竟在邊境會獵中,他楚國能夠出動五千軍隊.

但得知越國招了兩千個廢物新兵後,他覺得如果用出動五千大軍出戰實在是太勝之不武了.

還是兩千對兩千吧.

就越國這兩千廢物新兵,別說兩千楚武卒精銳,就算兩百個也能打贏.

兩千對兩千,閉著眼睛都能贏,而且是絕對秒殺!

………………

"越國軍隊入場!"

隨著傳令官一聲令下.

軍旗揮舞.

越國甯政麾下的兩千新軍出場!

他們依舊穿著布衣.

走路非常整齊,但是完全沒有殺氣.

步伐就和普通走路一模一樣.

而且這兩千人面無表情,目光依舊是木訥的.

所有人見之,有人要笑痛了肚子,而有人暗呼作孽.

都聽說沈浪和甯政招來了兩千個低能兒廢物做炮灰,現在看來還真是如此啊.

這群人腦子絕對是有問題的.這都要上場送死了,臉上卻沒有絲毫畏懼之意,就好像去吃飯一樣.

難怪一路上是坐車來的,甯元憲也能容忍.對于將死之人,是需要寬容.

但眼睜睜送著兩千個傻子去送死,被屠殺,也真是造孽,讓人不忍直視.

此時,禁軍統領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陛下,我禁軍願意為陛下出戰!"

太丟人了!

派兩千個傻子去送死,被人屠殺.

輸贏是小事,但是從此之後我越國就成為天下笑柄了.

而此時鎮西大都督種堯道:"陛下,我西軍精銳,也願意為陛下出戰."

種堯這話不是客套,而是發自肺腑.

因為和楚國交戰的人是他種堯,今日越國派兩千個傻子去邊境會獵被屠殺,那對越國聲望何等打擊,對他種堯士氣何等打擊?

楚王眯著眼睛.

越國出動禁軍?或者出動西軍精銳參加邊境會獵之戰?

隨便!

但若那樣的話,我楚國就五千大軍一起押上了.

反正這個荒謬的邊境會獵是你們自己定下來的.

楚王冷笑道:"越王,究竟是用什麼軍隊參加邊境會獵,你可要做決定了,免得腦袋掉下來,就再也長不回去了."

國君甯元憲閉上眼睛,整個身體更佝僂了一些,仿佛覺得很冷.

頓時,大宦官黎隼趕緊拿上來棉被一般的披風,披在甯元憲身上.

被棉被披風包裹的甯元憲,顯得更加老邁,柔弱不堪.

"就這樣吧,趕緊結束了事."甯元憲歎息道.

"哈哈哈哈……"楚王不由得大笑.

你甯元憲也有今天!

邊境會獵繼續,越國不換軍隊!

……………………

甯政作為越國主帥,一身戎裝,站在中軍高台上.

苦頭歡作為主帥,騎在戰馬上.

"集體換裝!"

隨著苦頭歡一聲令下.

幾百輛馬車行駛進來.

馬車打開,里面密密麻麻都是超級重甲,足足一百斤的鋼鐵重甲.

還有一米八左右的超級陌刀,每一支都在一百一十斤左右.

沈浪兩千新軍默默地穿鎧甲.

為了防鏽,這鎧甲表面有一層漆,黑黝黝的.

所有人一愕,這鎧甲是木頭的嗎?

還有這刀,這麼長,這麼大,難道也是木頭的嗎?

兩千新軍動作飛快.

短短半刻鍾,就已經全部換裝完畢!

"集結,列隊!"

苦頭歡一聲令下.

兩千新軍列隊.

整齊如一.

整整兩千人如同一人.

這……這簡直太驚人了.

每個人手中的刀尖成為一條線,每一個人面甲的鼻梁成為一條線.

每一個方陣,就如同尺子量過一般.

之前楚國的精銳武卒軍容已經非常驚人了.

但和越國的這支軍隊比起來,就顯得散亂了.

就單純這陣列,不是一流,而是……讓人不可思議.

這是怎麼做到的啊?

兩千個人,每個動作都一模一樣.

沒有一個人有任何差錯.

而且,他們的鎧甲看上去真是很驚人.

從頭包到腳,除了眼睛之外,一點縫隙都沒有露出.

而且聽著撞擊聲,仿佛真的是鐵的.

那……那這鎧甲究竟有多重啊.

穿上鎧甲,握著大刀之後.

沈浪的這兩千新軍,瞬間就變了.

充滿了絕對的力量美感,金屬美感,甚至還有些工業美感.

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好看的軍隊.

都已經稱得上是藝術了.

不過,這支軍隊依舊沒有殺氣,一點點都沒有.

一時間,所有人的內心變得很詭異.

沈浪把軍隊打造得那麼好看做什麼?

或許這支新軍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廢物.

但依舊沒用的.

這畢竟是兩千個傻子,而且才訓練了三個月而已,沒有經曆任何實戰.

面對兩千名楚國精銳,根本就沒有任何勝利的可能性.

………………

"邊境會獵,奪對方軍旗,視為獲勝!"

規則就是這麼簡單.

兩軍距離二里,兩國的軍旗都在大軍之後.

想要奪旗,必須先要擊敗對方軍隊.

楚國大將一聲大吼:"出擊!"

越國主將苦頭歡大吼:"出擊!"

楚國兩千精銳武卒,開始前進.

邁著整齊的步伐,速度越來越快,整支軍隊的殺氣,越來越濃烈!

而越國的兩千陌刀新軍,步伐始終不變,整整齊齊,看上去真的就如同二十個大方塊在前進.

這整齊程度,根本堪比儀仗隊了.

眾人心中驚愕,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儀仗隊一樣的走路.

而且壓根一點殺氣都沒有,邊境會獵好看沒有用的,關鍵還是看戰斗力.

"砰砰砰……"

"砰砰砰砰……"

驚天的戰鼓,越來越急促,越來越激烈.

兩支軍隊,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雙方距離一百多米的時候,這個距離已經進入了弓箭的殺傷力范圍了.

楚國主將手一揮.

頓時,兩千精銳楚武卒停下.

"預備!"

兩千楚武卒開始彎弓搭箭.

"放!"

"放!"

"放!"

箭如雨下.

幾千支利箭,朝著越國兩千新軍猛地砸下.

這個時候所有人才發現,越國的軍隊竟然沒有裝備弓箭?

步軍作戰,兩軍近距離對壘,弓箭的遠距離殺傷何等珍貴,竟然不裝備弓箭?

那豈不是有二百多步距離白白挨打不能還手嗎?不過只有三個月練兵時間,來不及訓練弓箭也是正常的.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所有人驚呆了.

因為楚軍的箭雨沒有絲毫阻擋越國新軍的步伐.

他們對漫天的箭雨沒有任何反應,不要說躲避,就連揮手格擋都沒有.

兩千人,依舊整齊如一向前進,就這麼不怕死嗎?

而更加驚悚的是,這些利箭射在他們身上的時候,沒有帶來任何傷亡.

鋒利的箭矢射在鎧甲上的時候不要說射穿了,就連一個印記都沒有留下.

無數羽箭紛紛斷折,然後彈飛出去.

楚軍呆了.

越國這支傻子軍隊的鎧甲,竟然這麼堅固?

三波箭雨,竟然沒有任何傷亡?

此時不要說箭雨了,就算是下刀子,沈浪麾下的這兩千新軍依舊不會受到影響.

他們速度都沒有變化,依舊整整齊齊向前,向前!

楚軍主將臉色微微一遍,大吼道:"盾牌陣,布防!"

楚軍不沖了,而是原地列陣布防!

這雖然有點丟人,但是為了勝利完全情有可原.

兩千楚武卒精銳,開始飛快變陣.

巨大的盾牌,猛地矗立在地上,形成了一面鋼鐵盾牆.

槍兵躲在盾牆之後,將鋒利的矛尖對准了盾牌的縫隙.

只要敵人一刀,無數的長槍如同刺猬一樣捅出來.

看上去,楚軍的防禦陣堅不可摧!

"預備!"

"預備!"

兩千越國新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片刻之後,兩支軍隊短兵相接!

楚國太子在中軍帥台上拔出利劍,震聲高呼:"殺,殺,殺!"

"將越國軍隊,斬盡殺絕!"

"為了我大楚榮光,殺!"

"不留越國軍隊一人一命!"

頓時,楚軍無數長槍,猛地捅了出來.

有些使臣睜大眼睛,有些人捂住眼睛.

越國這軍隊雖然好看,但確實是傻子.

躲都不躲的嗎?面對敵人的刺猬陣,竟然依舊保持原來的速度走上去?

這下子肯定要血流成河,不要要有多少越軍被活活刺穿肚子慘死.

然而……

接下來的一幕,所有人再一次驚呆了.

無數的長槍猛地刺在越國新軍的肚子上.

但是……

越國整個軍陣,只是稍稍停頓了片刻,甚至連躲都不躲.

而且毫無損傷.

反而楚國的槍頭,直接彎曲,甚至斷折.

緊接著!

最最華麗的一幕出現了!

主將苦頭歡猛地拔劍高呼:"一刀兩斷!"

王大心中狂呼!

終于來了,我已經憋了十幾天了.

終于可以砍了!

太激動了,太幸福了!

頓時兩千越國新軍猛地舉起一米八的超級陌刀.

一百一十斤,用頂級鋼鐵鍛造的驚人武器.

帶著驚人的勢頭.

"唰!"

"一刀兩斷!"

"一刀兩斷!"

幾百支超級陌刀猛地斬下!

依舊整齊如一!

幾百支陌刀,如同雷霆之勢!

瞬間!

前面堅固的盾牆,直接被砍得稀巴爛.

摧枯拉朽.

"一刀兩斷,一刀兩斷!"

兩千個血脈蛻變者,渾身熱血沸騰.

整個人仿佛壓抑了許久,終于得到了釋放.

爽!爽!爽!

他們腳步絲毫不停,一直前進,前進,前進.

手中的超級陌刀,不斷斬下,斬下,斬下!

"刷刷刷!"

所有的盾牌稀巴爛.

排在前面的楚國武卒精銳,稀巴爛!

他們的頭顱,連同鎧甲,連同整個身體,直接活生生被劈成兩半.

在一百多斤的超級陌刀下,楚國精銳武卒的鎧甲就仿佛是紙糊的一般,他們的身體更加如同爛泥一般.

這群血脈蛻變者,連一尺粗的大樹都能一刀兩斷.

更何況是脆弱的人體?

一刀兩斷!

斬,斬,斬!

鮮血飆射!

全部死無全尸!

楚國看似堅不可摧的防禦陣勢,瞬間被撕成了碎片!

這根本就不是一支軍隊.

這壓根就是戰場絞肉機!

這根本就不是戰斗,而是一邊倒的屠殺!

………………

注:第一更送上,接下來我抓緊時間洗澡吃飯,然後立刻回來碼字!兄弟們給我月票和支持啊,糕點真的竭盡全力了.

上篇:第314章:大戲開場!邊境會獵第一場!    下篇:第316章:邊境會獵結束!大獲全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