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16章:邊境會獵結束!大獲全勝!   
  
第316章:邊境會獵結束!大獲全勝!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楚國這些精銳武卒的心中是徹底絕望的.

他們真的拼盡全力的.

在前面手持盾牆的全部都是大力士,手中的盾牌是鐵皮包木,足足四五十斤重.

平常他們不知道做過多少次實驗,根本是劈不開的.

就算再強的弓也無法射穿.

但是誰知道越國這群瘋子大刀會如此之大,如此之重,如此之鋒利.

僅僅一刀,堅固的盾牌就被劈成了兩半.

第二刀,整個人就被劈成了兩半.

然而!

楚國的武卒拼命用長槍捅刺,拼命用戰刀劈砍.

仿佛毫無意義.

槍頭直接折斷了,戰刀直接崩裂了.

越國的這些瘋子完全毫發無損.

金氏家族的鋼鐵此時已經聞名天下了,甚至直接促成了各國的煉鐵工藝大發展,而且也讓各國進行了一次換裝.

楚國的鋼鐵雖然和金氏家族的有差距,但也不至于差距這麼大.

關鍵是沈浪麾下這兩千王牌軍的盔甲太變態了.

其他各國還都在用鐵甲,因為鋼產量很低,而且非常昂貴,基本上都用來鍛造戰刀,而且好鋼都用在刀刃上.

但沈浪麾下這些血脈蛻變者的鎧甲,全部用最頂級的鋼鐵鑄造,足足幾毫米厚的鋼甲.

完全不計成本的投入,這才有了刀槍不入的盔甲.

才有了無堅不摧的超級大刀,一百多斤的陌刀用巨大的力量斬下去,還有什麼劈不開的,不管什麼都稀巴爛.

就這樣!

兩千血脈蛻變者速度不變,一路向前,一路向前.

手中的超級陌刀,每秒鍾揮斬一次.

刷刷刷刷……

所過之處,鮮血漫天,尸橫遍野.

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這一幕的華麗和驚豔.

上千支超級陌刀依舊整齊如一.

同樣的節奏,同樣的角度,同樣的速度.

兩千人,就仿佛一只無比驚人的戰爭巨獸一樣.

上演著無以倫比的戰爭美學.

一路碾壓了過去.

短短片刻後!

兩千名楚國武卒全部被斬盡殺絕.

全軍覆滅.

當然還有一小批實在承受不了這樣的精神壓力,全部逃之夭夭.

短短一刻鍾左右,就結束了這一場戰斗.

………………

全場死一般的靜寂!

多國使臣本來就預測,這將會是一場屠殺.

他們猜對了一半.

首先,他們猜測應該會在一個時辰結束戰斗.

結果不到兩刻鍾,楚國兩千精銳武卒全軍覆滅.

其次,當然是被屠殺的對象猜錯了.

所有人都看得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太突然了.

太可怕了.

就這麼一路碾壓過去了.

毫無抵抗之力.

楚國的那兩千名武卒並不是手無縛雞之輩啊,而是精銳中的精銳.

為何會如此啊?

完全是一場屠殺.

絕望的屠殺.

但是驚悚的同時,他們不由得熱血沸騰.

因為這一幕太華麗了.

太熱血了.

簡直就是戰爭美學的巔峰.

這是一支沒有殺氣的軍隊.

甚至殺人的時候,都沒有什麼煙火氣.

當幾千支陌刀同時斬下的時候,那種集體的美感,簡直讓人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越國跟來的這些官員眼睛睜大到了極致,嘴巴大大張開.

完全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

這,這是我越國的軍隊?

這麼強大的軍隊?我怎麼不知道啊?

這群人不是廢物,不是低能兒嗎?

強大到簡直讓人窒息啊!

而越國的五千禁軍後背一陣陣冒冷汗.

因為這一路上,他們不知道罵得多麼難聽.

廢物,白癡,低能兒.

而且很多人都是當著這些新軍罵的.

但這群人仿佛並不生氣,反而垂首不言.

挨罵不還嘴.

這群禁軍是不能動手打人,但他們也幾乎敢肯定,就算他們動手打人,沈浪麾下的這群廢物也不敢還手的.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簡直是最無能的一群人.

但到了戰場之上.

這群人竟然碾壓一切,屠殺一切.

這……這……

感謝大俠不殺之恩啊!

所有的禁軍心有余悸,接下來我是不是應該去給他們賠罪啊.

不,不,不.

千萬不要,他們本來不記得我,我這一去賠罪,說不定他們就記得了.

以後我見到這群人,立刻躲得遠遠的.

否則給我來一個一刀兩斷,我從頭到腳就分家了.

…………

而最最震撼的,當然就是種堯了.

他猜想沈浪或許沒有那麼輕易就認輸,但是完全沒有想到這支軍隊會強大到這個地步.

簡直是戰場上的噩夢.

種堯不由得在腦子里面演練,他麾下的西軍到底需要多少人,需要什麼戰術,才能擊敗沈浪的兩千人.

結果非常驚人!

可能需要一萬多人,還未必能夠成功.

沈浪此子竟然如此了得?

之前文武恩科考試的成功,還可以說是因為他發現了最後一批姜離余孽血脈者,不能完全算是他的功勞.

但這次僅僅三個月時間內,就把兩千個廢物訓練成為無敵猛士.

這簡直是讓人無法置信的奇跡.

王牌軍隊,真正的王牌!

………………

當然最最震撼的便是楚王了.

當箭雨落在越國新軍身上毫發未損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不妙了.

而當他的軍隊被屠殺的時候,他遍體冰寒.

腦子如同雷擊一般,一陣陣轟鳴.

中計了,中計了!

但是……

沈浪這是怎麼做到的啊?

還有他本能地想要將埋伏在越國的密探全部斬盡殺絕.

這些密探每天都彙報,沈浪招募的就是兩千個廢物,每天就揮舞假刀,只練習一招.

幾個月時間就練那麼一招.

蠢笨如豬,徹底的廢物.

當然現在看來,這群人的情報確實沒有錯.

沈浪這支新軍確實只練一招.

但……他媽的,他們會這一招就夠了.

沒有想到.

當幾千人同時用出一招的時候,竟然會是如此的威力無窮.

"陛下,陛下……"

旁邊的大臣在高呼.

足足好一會兒,楚王才恍過神來.

"陛下,戰斗還沒有結束了,接下來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旁邊的大臣喊道.

是啊,戰斗還沒有結束.

我還有三千重甲騎兵.

騎兵野戰無敵,更何況是重甲騎兵?

當騎兵開始沖鋒的時候,完全是摧枯拉朽,任何步兵都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曆史上無數的戰例都已經說明了這一點.

所以毫無例外,天下諸國都把重甲騎兵當成了絕對的王牌.

對,我還沒有輸!我還沒有輸!

出動三千重甲騎兵雖然無恥了一點,但為了贏,一切都是值得的.

沈浪,你這樣妖孽的人就不應該存在.

還有你這支妖孽一般的新軍,也就不該存在.

頓時楚王大吼道:"重甲騎兵沖鋒出擊,沖鋒!將越軍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這話一出.

全場所有人側目.

不是吧楚王,你這般不要臉嗎?

竟然真的要出動重甲騎兵?

而且是三千對兩千?

誰都清楚地知道,騎兵野/戰無敵啊.

戰馬連同騎兵,高速沖鋒之下,力量驚人無比.

天下又有什麼軍隊能夠擋得住?

哪怕沈浪這支妖孽的新軍,也擋不住啊.

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支步兵能夠在野戰中戰勝騎兵,更何況是重甲騎兵.

你楚王為了贏,還真是不擇手段啊.

隨著楚王一聲令下.

楚國的三千重甲騎兵開始出動.

戰馬帶著特殊的韻律開始漸漸加速,加速,加速……

速度越來越快.

最後開始高速沖鋒,

而就在這個時候!

忽然兩個鋼鐵巨漢,猛地沖了出來.

足足兩米五的超級巨漢,渾身穿著二百多斤重的超級重甲,手握一根三米多長的狼牙棒.

這根狼牙棒,足足有三四百斤以上.

這是一對雙胞胎,同樣是特殊血脈者.

二人的名字叫屠大,屠二.

是楚國太子麾下的兩個驚人殺神.

每一次上戰場,兩個人都能屠戮幾百人以上,縱橫無敵.

戰場怪獸一般的存在.

緊接著,又有一個銀袍將軍閃電一般沖了出來,手中一支超級銀槍.

此人是楚國的超級名將呼延邪,同樣是武狀元出身,同樣是楚國的第一年輕名將.

而且,他也是曾經的戰爭孤兒.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也是姜離余孽特殊血脈者.

從中可見,姜離帝主是何等的牛逼?

如今天下諸國中,拔尖的武將和武者很多都是姜離余孽.

真所謂姜離跌倒,天下吃飽.

多國使臣見到這三個人的出現,完全不敢相信.

楚王為了贏,竟然如此到這個地步?

屠大,屠二,呼延邪三個人全部出動.

有了這三人,還有誰是對手啊?

對于這三人的戰績,簡直讓人聽得耳朵都發麻了.

"殺,殺,殺……"

屠大和屠二體型太過于巨大,穿上鎧甲後,體重超過七百斤,再加上三四百斤的狼牙棒,已經超過千斤之重了.

根本沒有戰馬能夠馱得動.

這二人所過之處,絕對寸草不生.

被他們殺死的人不要說死無全尸了,而是直接成泥了.

越國這邊,還有誰是這兩個戰場屠夫的對手啊?,

除了藍爆之外,完全找不到了啊.

但藍爆沒有參加這次的邊境會獵,他是三王子的人,怎麼可能會為沈浪效命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

所有人猛地睜大眼睛.

因為!

沈浪這邊也有一個巨漢猛地沖了出來.

艹,他更加驚人!

直接抱著一棵樹做武器.

這棵樹比大腿還要粗,足足十幾米長.

但是在這個巨漢手中如同無物一般,抱著就狂奔,比戰馬還要快.

他當然是戰場的BUG,大傻!

屠大和屠二只看了一眼,就朝著大傻狂奔而來.

確認過眼神,你就是要我們要殺的人.

"殺!殺!"

三個巨漢沒有騎馬,但見鬼的是速度比騎馬還要快.

凶猛地對沖!

而那邊,苦頭歡和呼延邪對視了一眼,就知道這是半輩子的對手.

兩個人戰馬加速,瘋狂對沖.

全場上千使臣,完全看得熱血沸騰.

沒有想到啊!

本以為這一場邊境會獵會無聊至極,竟然會上演如此巔峰對決.

而且三場巔峰對決同時開始.

可惜我就長一雙眼睛了,我應該看哪一場對決啊.

就如同三個絕色美人跪在我的面前,但我……

于是,所有人不約而同選擇了最重要的那一個.

越國兩千新軍,對戰楚國三千重甲騎兵.

這是最熱血,也是最充滿懸念,最不公平的.

"沖,沖,沖,沖……"

楚國三千重騎瘋狂地加速.

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帶著驚人的勢頭.

真的如同驚人的海嘯.

帶著摧枯拉朽的力量.

野/戰騎兵無敵,重騎兵更無敵.

每一個楚國重騎兵,內心都帶著無比的驕傲和藐視.

對面這些越國新軍,雖然剛剛創造了驚人的奇跡.

但是在我們重騎面前,注定必死無疑.

任何步兵,都無法阻止重騎的沖鋒.

距離一百五十米.

一百米.

五十米!

"停!"越軍的十個百戶一聲令下.

軍旗揮舞.

而主將苦頭歡猛地和楚國將軍呼延邪猛地沖到了一起,揮動利劍激戰!

他這個主將本應該指揮戰斗,不應該親自出戰.

但沒有辦法,已經沒有第二個人可以作為呼延邪的對手.

而且,這支涅槃者軍隊根本不需要他的指揮.

主將的作用在什麼?

將是兵之膽!

一支軍隊的膽量,紀律,都需要靠將領來維持.

還需要專門的軍隊壓陣,斬殺逃跑者.

但是……

這兩千名血脈涅槃者不需要.

他們不知道畏懼為何物.

面對瘋狂沖鋒的三千名重騎兵,任何步兵都會心驚膽戰,兩股戰戰,甚至屎尿齊出.

尤其楚國這三千重騎兵更是身經百戰,殺氣沖天.任何新兵隊伍面臨這殺氣騰騰的沖鋒,都會逃之夭夭.

但是這兩千人,眼皮都沒有抖一下.

什麼是害怕?

對,我們會害怕,甚至我們絕大部分時候都在害怕,就算在睡覺的時候也充滿了惶恐不安.

但我們害怕的是父母親人嫌棄的目光,害怕路人鄙夷的目光,害怕所有人的孤立.

其他我們是不怕的.

我們連死都不怕.

弟弟媳婦將開水澆在我身上的時候,我躲都不躲一下.

李狗子額頭上有一個大傷疤,是他叔叔砍的.

當時在一場重要的聚會上,叔叔喝醉了,喝令李狗子做一件事情,李狗子沒有做.

因為他真的做不到.

叔叔讓他去抱一個娼婦,並且去摸她.

他死都做不到.

喝醉的叔叔惱羞成怒,直接拔出刀子威脅說要麼去抱那個娼婦,要麼被砍死.

然後,叔叔的刀子真的砍了過來.

李狗子就如同呆子一眼,站著一動不動讓他砍.

你是我叔叔,你是我家人,你既然想要我死,那我就死吧.

當然他叔叔只是要嚇唬他,沒有想到這個傻子竟然真的不動,結果叔叔沒有刹住手,直接在他額頭上砍出了一個大裂口.

我們這群人不畏懼刀子,但我們害怕別人的目光,害怕別人的話.

至于前面沖過來的三千多重甲騎兵.

好像很凶的樣子.

但是……在這兩千血脈涅槃者眼中,就仿佛隔了一層神經一般,好像和他們無關.

"如松立!"

蘭氏十兄弟下令.

頓時這兩千名血脈涅槃者,如同松樹一般,微微彎曲身子,仿佛要把自己釘在地上.

這是真正的站如松啊.

"第二招,預備!"

十個百戶再一次下令.

兩千名涅槃者手中超級陌刀高高舉起,角度微斜.

第一招斬人,第二招斬馬.

這兩千人的眼神沒有殺氣,當然也沒有畏懼.

就這麼如同鋼鐵長城一般,牢牢矗立在那里.

如同超級堤壩一般矗立,等待著驚人海浪的襲擊.

全場上千名使團官員脖子上的每一根汗毛都豎起,甚至所有人都站立起來.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越國的這群新軍,竟然打算憑借血肉之軀,抵擋重甲騎兵的沖鋒?

這,這是瘋了嗎?

就算是失敗,這一幕也無比的悲壯.

全場所有人內心的天平,瞬間轉移到這兩千越國新軍身上來.

甚至他們都坐不住了,全部站起身來,屏住呼吸.

等待著那一刻的到來.

重甲騎兵,驚天沖撞的那一刻.

在沈浪腦子里面,不由得浮現出一個詞.

彗星撞地球.

此刻的他,也不由得無比緊張起來.

雖然他已經查過很多次戰例了.

唐朝陌刀隊,確實多次戰勝過突厥騎兵.

而且在剿滅安祿山和史思明的叛亂中,陌刀隊也立下了赫赫戰功.

但眼前這一幕發生的時候,他確實有些心中沒底了.

………………

"殺,殺,殺!"

三千楚國重甲騎兵,加速到了最極致.

三十米.

十米.

五米!

然後,驚天的沖撞.

刹那間.

幾乎天地失聲.

整個天地間,仿佛就剩下一種聲音.

那就是兩支軍隊的凶猛撞擊.

楚國的重甲騎兵,瘋狂而又凶猛地沖撞越國的新軍陣列.

就如同可怕的潮水,瘋狂沖擊堤壩.

不……不……

情形有些不一樣.

在敵人戰馬距離還有不到兩米時,在最前面的越國涅槃者新軍陌刀忽然猛地斬下.

而且,這次所有人的動作不再是絕對整齊的了.

每一個人都盯著一個目標.

然後,找准最精確的機會,驚天一斬.

慢0.1秒不行,快0.1秒也不行.

要絕對的精准.

一刀兩斷!

"唰!"

鮮血狂噴!

狂奔的戰馬直接被斬下了頭顱.整個脖子,連同半拉身體,全部被劈成兩半!

馬背上的騎兵,本來凶殘之極地揮動戰刀要斬下月于越國新軍的頭顱,而此時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

但他們還沒有落地.

一刀兩斷!

後面的越國新軍猛地斬下,直接在空中將他們劈成了兩半.

這一幕.

直接把沈浪都震得頭皮發麻.

內心一陣陣戰栗.

我何德何能啊,竟然能夠擁有這樣的王牌軍隊.

之前沈浪覺得這支新軍之所以強大的最重要原因是血脈.

因為沈浪改變了他們的血脈,才讓他們如此強大.

現在他必須改變這種想法了.

這群人之所以強大,最核心的原因是他們的精神和內心世界.

他們的專注和無畏,敏感單純,才是他們最強大的天賦,才是他們近乎無敵的天賦.

因為無畏,所以他們才不會逃跑.

因為專注和敏感,他們才能找到最精准的戰機.

"刷,刷,刷……"

幾百支超級陌刀猛地斬下.

幾百匹奔馳的戰馬,直接被斬殺.

但是就算被斬掉頭顱的戰馬,依舊帶著驚人的慣性猛地沖撞了上來.

"砰砰砰砰……"

一陣陣巨響!

幾百馬尸撞擊在這群涅槃者新軍身上.

"噗……"

許多人一口鮮血猛地噴出.

但……

身體只是稍稍一晃,沒有倒下,沒有後退.

而此時.

楚國後面的重甲騎兵,反而被阻礙了,陣勢大亂.

騎兵沖鋒講究的就是行云流水.

如果前面一排戰馬全部被斬殺,而且尸體堆積.

那麼後面的騎兵,就會出現可怕的追尾.

"砰砰砰砰……"

無數騎兵沖撞在一起.

整個驚人的勢頭,就被阻滯了下來.

但這些畢竟是最精銳的楚國重騎,這些騎士猛地一夾馬腹,提起缰繩,直接躍起,沖過前面的馬尸障礙,繼續朝著越國新軍大陣沖殺而去.

但是,已經沒有了之前勢如破竹的驚人勢頭了.

兩支重甲軍隊,瞬間厮殺在一起.

楚國的重甲騎兵,唯一有的優勢就是居高臨下.

但是……

論力量,他們不如越國新軍.

論重甲,他們也不如.

論武器,論無畏他們都不如.

最最不如的是團體作戰的威力.

那華麗的一幕再一次出現了.

兩千名涅槃者新軍,手中的超級陌刀,整齊舉起,整齊斬下.

一刀兩斷.

一刀兩斷!

戰場上,血氣沖天!

戰馬的鳴叫聲.

驚天的戰鼓聲.

依舊是屠殺.

盡管不是一面倒的屠殺.

但是……沈浪這支超級軍隊發揮出了比唐朝陌刀隊更強的戰斗力了.

這是應該的.

因為他們身上的鎧甲強了不止一倍,他們的陌刀重了三四倍,他們的力量大了幾倍.

他們的無畏和專注,都超過唐朝陌刀隊.

所以,依舊是碾壓!

占盡上風!

………………

另外一邊,三個巨漢也猛地厮殺到了一起.

大傻以一敵二,對戰屠大和屠二.

老實說,一開始大傻有點落下風!

因為這是絕對力量的對抗,沒有什麼抵擋和躲避的.

三個超級大力士,就直接對剛.

大傻練武才一年左右,而這兩人練武十幾年了.

單純力量上,屠大,屠二不弱于大傻.

三個人,戰得天昏地暗,驚天動地.

每一次撞擊,都讓人驚心動魄.

因為尋常人,挨一下就直接成肉泥了.

而大傻一身超級重甲,屠氏兄弟也是.

三個人戰斗得火星飆射.

"砰!"

三四百斤的狼牙棒猛地砸在大傻的後背上.

那一聲巨響,簡直震耳欲聾.

爆出的火星,哪怕在白天都清晰可見.

但是……大傻身體晃都不晃一下.

我沒事!

因為他穿的板甲,足足有半指多厚.

他的大樹,猛地砸在屠二的腰上,直接將他整個人擊飛了出去.,

兩人猛地翻滾起身.

哼哼,老子沒事.

這三個人的戰斗,簡直看得所有人咬牙切齒.

這壓根不是正常人類啊.

這三個人的戰斗,不是看誰的力量大,也不是看誰的速度快,就是看誰抗揍.

看誰的裝備好.

短短片刻,大傻身上挨了一百多次狼牙棒重擊.

哪怕最頂級的鋼鐵裝甲,都有些變形了.

沒錯,是裝甲,不是鎧甲.

而屠氏兄弟,也被大傻的樹干擊倒了幾十次.

但是……

老子沒事!

起來繼續剛,繼續砸.

這三個超級猛將的戰斗,讓所有人使臣看得無比自卑.

這樣的超級猛將,越國還有一個呢,藍爆.

他也喜歡狼牙棒.

………………

而這邊苦頭歡和呼延邪的戰斗,就賞心悅目,眼花繚亂.

這兩個人不但是頂級武道強者,而且也是戰場強者.

每一招,都是教科書一般的存在.

打得完全是酣暢淋漓.

其實,苦頭歡很吃虧.

這些年為了給卓氏家族報仇,他專注修煉個人武道.

而在戰馬上,用劍很吃虧的.

呼延邪用銀槍,足足兩米多長.

一寸長一寸強,不是隨便說說的.

當然,苦頭歡可以直接斬殺對方的戰馬.

然後雙方落地再戰,這樣他的武器就占上風了.

但他是何等驕傲之人啊,哪里願意做這等下作之事?

關鍵棋逢對手,太過癮痛快了.

好久沒有遇到這麼強的對手了.

對方也是一名君子,招招剛正,毫無陰毒.

兩個人越打心中越欣賞對方.

打著打著,一邊恨不得立刻擊敗對手,一邊又想要拉著對方結拜.

簡直就跟見到了異姓兄弟一般.

生死之戰見人品,這是完全不錯的.

………………

全場幾百個使臣,已經完全忘記了今天的使命.

太精彩了.

完全目不暇接啊.

最強軍隊的巔峰對決.

最強戰場怪獸的巔峰對決.

最強名將的武道巔峰對決.

今天絕對是幸運日啊.

這樣的邊境會獵,真的是百年不遇.

而第一個先分出勝負的,竟然是大傻那邊!

因為屠大和屠二狂戰了一刻鍾後,手中的超級狼牙棒揮舞了上千次,力量終于漸漸弱了下來.

而大傻是個絕對的變態!

力量始終如一.

我第一招砸出去的力量是這麼大,第一千招還是這樣.

一開始他以一敵二,落入下風.

之後是不相上下.

然後是占了上風.

漸漸地,屠大,屠二兩兄弟,頻頻被他擊倒在地.

"砰砰砰砰……"

這兩個巨漢,一次被一次擊飛出去.

大傻一直碾壓過去.

越打越遠,越打越遠.

最後莫名其妙,一根旗杆就矗立在面前.

這……這是楚國的軍旗?

大傻只要把它奪了,這一戰就算是贏了.

大傻看了一眼.

用手抓了一下.

不行,太細了.

還是我手中的大樹好用.

于是,他放棄了奪旗的機會.

繼續揮舞著手中的大樹,狂砸過去.

所有人看呆了.

我日!

能奪旗你都不奪?

你……你這是傻嗎?

大傻才不是傻.

他只是進入了狂暴戰斗狀態,完全停不下來的.

三個人戰斗過的二里地面,就仿佛被一千頭牛犁過一般.

明明堅硬平整的地面,溝溝壑壑,一團爛泥.

這三個人,絕對的狂暴怪獸.

………………

當然,整個戰場的核心還是沈浪的兩千涅槃者新軍.

這才是戰爭美學的極致.

一開始這兩千涅槃者新軍,被騎兵包圍沖殺.

困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們沒有做別的,依舊如同往常的訓練一般,一百多斤的超級陌刀,不斷揮斬.

一刀兩斷!

訓練的時候,一天要揮斬幾萬次,而且是兩百多斤的鉛刀.

現在這一百多斤真刀,揮斬上千次,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至于被敵人砍中了,被敵人戰馬撞飛了.

只要沒死,就起來繼續作戰.

如果死了,那就死了.

如果沒死,但骨頭斷了,那就躺在地上不動.

只要沒死的人,永遠的一刀兩斷.

就這樣,不斷斬殺,斬殺,斬殺!

然後莫名其妙的,周圍漸漸空了.

這群變態,竟然把三千重甲鐵騎都殺空了!

殺絕了,殺光了!

接著,他們又集結成陣,不斷往前,往前.

再看周圍,躺著無數的戰馬尸體,無數的騎兵尸體.

剩下的幾百楚國重騎再也支撐不住,四下奔逃,就算這些重騎兵不想逃,他們胯下的戰馬也要逃.

王大的覺得自己的肋骨好像斷了兩根.

不過無所謂.

他收起超級陌刀,繼續前進.

整支軍隊和之前的節奏速度一模一樣,整齊如一.

就好像剛才的戰斗沒有發生一般.

其實,這里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吐血,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筋骨斷折.

但是,無所謂.

陣型不能亂.

步伐不能亂!

往前走著走著.

王大抬頭一看,前面有一個旗杆,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應該就是楚國的軍旗了?

奪了這面軍旗,就算贏了!

王大沒有奪!

舉起超級陌刀.

應該是用第二招.

斜著斬下!

一刀兩斷,手臂粗的旗杆被斬斷.

楚國軍旗落下.

邊境會獵結束!

越國,大獲全勝!

………………

注:今天兩更一萬五多,諸位恩公月票千萬不要停,給我支持,讓糕點有不斷拼命的動力!

謝謝一鄭和X5M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315章:會獵決戰!王牌軍一邊倒屠殺!    下篇:第317章:甯元憲巔峰!楚王吐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