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17章:甯元憲巔峰!楚王吐血!   
  
第317章:甯元憲巔峰!楚王吐血!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傻這邊的戰斗還沒有結束.

但是他已經完全壓著屠氏兩兄弟打了.

這兩個人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立刻又被大傻猛地擊倒.

"砰!"直接擊飛出去十幾米.

這一幕如果有人看到了,一定會想辦法捂住眼睛的.

太暴/力了,太可怕了.

屠氏兄弟穿上鎧甲,再帶上巨型狼牙棒可是足足有上千斤.

就這樣被擊飛出去老遠,這需要多大的力量啊.

這兩兄弟一次次被擊倒,一次次爬起來.

渾身的盔甲完全癟了,但人硬是一點事都沒有,連血都沒有吐一口.

"砰砰砰……"

十幾次.

幾十次.

上百次!

終于,屠氏兄弟再一次被擊飛出去狠狠砸在地上的時候,他們再也不起來了.

兩人直接躺在地上,朝著大傻吼道:"兄弟,你砸死我們吧,老子再也不起來了."

媽的.

老子剛起來,你的大樹就猛地砸過來.

反正都要倒下的,還起來個屁啊.

接著這兩兄弟四肢大張,筆直躺在地上,擺成一個大字,一動不動.

老子不動了.

你過來把老子砸死吧.

失去了對手,大傻很快從狂暴狀態清醒了過來.

"你倆怎麼躺下了?"大傻問道.

屠大道:"地上舒服."

屠二道:"你要麼過來砸死我們,要不然我們爬起來,你可不能再打我們了啊."

這兩人倒是光棍.

你要打死我們的話,就趕緊下手,不然的話我們可要走了.

大傻道:"那行,那你們走吧,我不打你們了."

屠大,屠二兩兄弟一個鯉魚打挺,筆直站起.

還是一點事都沒有.

"哥,我想拉屎!"屠二道.

"你這麼一說,我也想拉了."

"那個傻大個太厲害了,竟然把我們兩人屎都要打出來了."

接著,倆兄弟到處找樹林.

回頭看了一眼大傻道:"傻大個,我們要去拉屎,你一起去嗎?"

大傻搖了搖頭道:"我就不去了."

接著他一回頭.

咦?

我,我這是到哪了啊?

怎麼人都不見了啊?

大傻一路壓著屠氏兩兄弟,一直往西,一直往西.

距離邊境都四五里還要遠了.

然後,大傻夾著那顆大樹朝著越國邊境狂奔.

一路上,他見到了到處奔逃的楚國重甲騎兵.

他稍稍一愕.

這群人我要不要打?

結果,他這稍稍有一猶豫,所有逃竄的楚國重甲騎兵更加飛快逃之夭夭.

奶奶的.

越國太厲害了,那里弄來的這麼多怪物啊.

之前那兩千個怪物就這麼厲害,現在還有這個大怪物更厲害.

拿著一顆大樹當武器,這一砸下來,直接連人帶馬全部成肉泥了.

…………………………

而那邊苦頭歡和呼延邪的戰斗,也進入了尾聲.

忽然之間!

兩人的戰斗戛然而止.

呼延邪道:"我輸了."

旁觀的人一愕.

這就輸了?我們怎麼沒有看出來啊.

確實看不出來,因為呼延邪三招之後才會輸.

這些頂尖高手的對決,對勢頭掌握得清清楚楚.

盡管結果還沒有出來,但他們心中早已經有了結果.

"呼延邪!"

"苦一塵!"

"有緣再會!"

"有緣再會!"

雙方各自回到軍陣之中!

可惜場合不對,要不然真可以結拜.

這場邊境會獵,三戰全勝!

………………

這就結束了?

這麼精彩的邊境會獵百年不遇,這就結束了.

不過癮啊.

各國上千名使臣,就仿佛喝醉酒一般.

"威武!"

"威武!"

"威武!"

上千個旁觀各國使臣忍不住振臂高呼.

雖然越國未來可能是他們的敵人,但這個世界還是追求英雄主義的.

越國的這支新軍簡直太驚豔了.

震撼得人簡直要靈魂出竅.

真正的奇跡之軍,王牌之軍!

各國使團喊完之後.

越國這邊的幾千禁軍振臂高呼.

"越國威武,越國威武!"

"萬勝,萬勝!"

"大王萬歲,大王萬歲!"

或許有人說萬歲這個詞不能亂喊,只有皇帝才能喊萬歲.

那是中國封建王朝的後期才這麼多講究,萬歲早前是隨便喊的,人家隋朝還有一個猛將名字就叫史萬歲.

甯政一生戎裝,來到邊境會獵高台之下,躬身道:"幸不辱命."

此時,大炎帝國廉親王出現在高台之上,郎聲道:"我宣布,此次楚越兩國邊境會獵正式結束,越國獲勝!"

"萬歲,萬歲,萬歲!"

越國這邊,不管是官員,還是禁軍,還是種堯的西軍,紛紛振臂高呼.

這個時候不管各自是什麼立場,但這場勝利都是屬于越國的.

此時,甯政高舉著越國的王旗,緩緩走上會獵高台.

按照慣例,勝利者一方的君王需要在高台上揮舞王旗.

然後,將這面王旗永久性地插在這個會獵高台之上,紀念這一場勝利.

但是越王病得這麼重,能夠揮舞得動這王旗嗎?

這旗杆加上王旗足足有一百多斤重.

走到高台之上,甯政單膝跪下,將王旗遞給了越王甯元憲.

眾人一愕.

甯政你這是要將你父王的軍嗎?

你這是要他難堪嗎?你明明知道他病重舉不動王旗的.

此時,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越王甯元憲身上.

他身上披著棉被一樣的披風,身體佝僂著,頭發灰白,顯得蒼老柔弱不堪.

整個人枯坐在高台之上.

全場靜寂無聲,靜靜盯著甯元憲.

包括廉親王,包括楚王.

甚至有很多幸災樂禍的目光.

而就在此時!

"呔!"

甯元憲猛地一聲爆吼!

聲音如同雷霆一般,把所有人嚇了一跳.

這聲音哪有半點虛弱啊?

然後,他身體猛地張起來.

用力一抖.

棉被一般的披風,直接飛了出去.

裹在他身上棉衣,直接粉碎.

露出了他威武絕倫的王袍.

黑底金龍,威風凜凜.,

他頭頂的帽子,也猛地被他的內力真氣掀開.

滿頭灰白的頭發,披散下來,在空中飛揚.

刹那間.

甯元憲整個人仿佛變魔術一般.

哪有半點老態?

哪有半點病姿?

臉上的皺紋消失得無影無蹤.

渾濁的眼神,瞬間變得無比銳利.

整張面孔,瞬間變得緊繃起來.

英姿勃發,威風凜凜!

這灰白色的頭發,使得他看起來更加霸氣凜然.

就這姿態,哪里像是五十幾歲的人?

最多四十歲而已!

接著,甯元憲單手輕飄飄接過上百斤的王旗,高高舉起.

百斤重量在他手中,如同無物.

"哈哈哈哈哈……"

越王豪邁大笑.

聲音穿云裂壁,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中.

這像是中風之人?

別開玩笑了!

"甯政,好樣的,你沒有讓寡人失望."

這話一出,甯政眼淚湧出,叩首貼地,這輩子他從來都沒有聽過父王這麼和顏悅色對他說話.

越王甯元憲目光望向兩千涅槃新軍.

"你們每一個人,都是寡人的驕傲,都是越國的驕傲!"

"你們便是我越國王牌之軍!"

"寡人賜你們越國第一軍稱號:涅槃軍!"

至此,這支軍隊有了正式的封號.

威風凜凜的涅槃軍!

"從今日起,涅槃軍注定要威震天下!"

"今日只是小勝,寡人堅信,涅槃軍注定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甯元憲的聲音,響徹在每一個的耳中.

何止是中氣十足,簡直是內力驚人!

頓時,越國一萬多大軍整整齊齊跪下.

"陛下萬歲,萬歲,萬歲!"

全場唯有一支軍隊沒有跪下,那就是甯政和沈浪麾下的涅槃軍.

他們不是傲慢.

而是因為沒有命令,他們不跪.

好,好,好!

寡人的王牌軍隊,就是要與眾不同.

哈哈哈哈!

……………………

此時,越國跟隨來的臣子驚呆了.

原來大王沒有病?

沒有中風!

而更加震驚的是楚王.

這場邊境會獵的失敗,已經像是在他的心髒狠狠捅了一刀.

誰又能想到.

越國區區兩千新軍,不但擊敗了他兩千精銳武卒,而且還擊敗了三千重甲騎兵?

時代要變了嗎!

一個全新軍種要誕生了嗎?

從今以後,重甲騎兵不再是王牌之軍了嗎?

當他的重甲騎兵失敗,而且四下奔逃的時候,他整個人仿佛被雷霆擊中一般,瞬間失去了所有的感覺.

整個人陷入了徹底的麻木.

這個時候甚至不是難過.

因為受到打擊太大了,整個人對外界甚至失去了反應.

這次本來是露臉的.

本來是百分之百勝利的.

結果卻把屁股露出來了.

五千精銳還打不過越國的兩千新軍.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啊.

然後甯元憲忽然大變魔術一般,整個人從病懨懨的變得威風凜凜.

霸氣沖天!

頓時,楚王瞬間從麻木狀態被激活了.

"甯元憲,你在陰我?"

"你沒病?"

楚王猛地站起,指著越王厲聲驚呼.

甯元憲哈哈大笑道:"王兄,說哪里的話啊?寡人是真的病了啊,病得相當嚴重啊!"

這個時候所有人心中都在高呼.

病個屁.

越王你個戲精.

這個世界就是那麼怪.

你口口聲聲說沒病沒病,別人反而覺得你一定有病.

但你若口口聲聲說有病,所有人就都覺得你是裝的!

楚王看著甯元憲,又看著沈浪.

他深深地覺得,自己被利用了,被陰了.

好毒的甯元憲.

好毒的沈浪啊.

你們剛剛提出邊境會獵的時候,就是想要陰我.

你們君臣聯手演戲把我堂堂楚王當成猴子一樣耍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甯元憲道:"廉親王,還有諸國使臣,接下來是不是該履行契約了啊!"

大炎帝國廉親王也被震得外焦里嫩,望向甯元憲的目光也不由得有些責怪.

好你個甯元憲,你我不但是親家,而且也是至交好友,你竟然連我都騙.

這……大概又是那個沈浪的詭計吧?

太毒了!

這一耳光打得楚王太狠了.

此刻廉親王對楚王都不由得充滿了同情.

太慘了!

折損了五千精銳是小事.

關鍵是丟了這麼大的人,完全是被甯元憲踩在腳底耀武揚威啊.

但他作為今天的最高裁決者,必須辦事啊.

"我宣布,這次邊境會獵真實有效,雙方開始履行契約!"

"兩國開始移動邊境界碑!"

就是這麼快,就是這麼直接!

越國的幾千名禁軍整齊出動,直接將邊境線上的所有界碑,全部拔除.

甚至更凶狠的,直接將上面楚國的界碑,全部砸碎.

然後禁軍上馬,前進二十里,再插上界碑.

當然了,楚越兩國的邊境線好幾百里呢,整個過程需要一兩個月才能完成.

今天的移動界碑,只是象征性的!

"楚國軍隊,全部離開!"廉親王一聲令下.

這是最殘忍的命令了.

因為邊境會獵輸的一方要割讓二十里國土,割讓二十三個堡壘.

護送楚王前來的軍隊有一萬多人,原本還算在自己的領土上,現在這些領土變成越國的了.

作為敵國軍隊,當然要全部退出去.

不僅如此,而二十里范圍內的二十三個堡壘全部都要撤軍.

幸好這是兩國邊境,到處都是駐軍和堡壘,沒有什麼老百姓,否則還要更加麻煩.

要麼連同領土上的百姓一起割讓,要麼所有人都要遷移.

楚國軍隊全部望向他們的大王,需要楚王下旨他們才能撤退.

楚王心如刀割一般.

廉親王道:"楚王放心,帝國的軍隊會保護你的安全."

楚王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他繼承王位三十多年了,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恥辱啊.

幾個月前,年輕的吳王大概就是這般心境吧.

不過吳王還年輕,還可以忍辱負重,臥薪嘗膽.

楚王卻已經六十多了啊.

你再一次睜開眼睛,楚王眼珠子都紅了,猛地一揮手.

楚國一萬多大軍,開始後退.

退出二十里!

就剩下兩個人.

屠大和屠二這兩人還蹲在樹林里面拉屎呢.

………………

大炎帝國廉親王道:"接下來履行邊境會獵契約第二項,楚王宣讀詔書!"

剛才割讓領土,楚軍後退二十里還不是最恥辱的.

現在才是……

這幾乎是閉著你吃X,然後還要當眾高呼真香.

楚王有心讓太子代替.

但……

或許有人就會說,這明明是君王之事,你卻要讓太子代替.

要不然索性連王位也讓他代替坐了吧,反正你已經老邁得連詔書都念不動了.

楚王顫顫巍巍站了起來,展開這封詔書.

輸者才會念這份詔書.

這份詔書本質上就是公開認錯.

表示上一場楚越邊境戰爭錯處完全在我一方.

不僅僅是向對方認錯,而且還是向整個天下認錯.

見鬼的!

因為楚王從來都沒有想過會輸,所以只是隨便看了一眼,也沒有過問,直接讓禮部擬定的.

誰知道,不知道禮部哪個天才洋洋灑灑寫了一兩千字.

我……我日!

這是誰寫的?

寫得這麼天花亂墜?

居心叵測,居心叵測!

接著,楚王一字一句念出這份認錯詔書.

與此同時.

在場多國的官員,同步記錄.

因為楚王的這份認罪詔書,是要昭告天下的.

打臉就是這麼徹底啊.

念著念著.

楚王悲從心來,淚水幾乎便要湧出.

這一身從未有過的恥辱啊.

寡人已經六十幾快七十了啊,為何還要遭受這樣的恥辱啊?

這是誰寫的?

竟然那麼長,這是嫌寡人丟人還不夠徹底嗎?

不知不覺地楚王的聲音竟然有些哽咽了.

而就在此時!

下面有一個國家的使臣忽然高呼道:"楚王聲音大一些,臣聽不見啊!"

梁國的使臣.

我……我艹你大爺.

但是楚王還不得不把聲音念得大一些.

要不然這些國家的使臣就會以聽不見為由,胡亂編寫.

而這些詔書是要傳遍天下的,這一亂寫,更加丟人了.

近兩千字,整整念了兩刻鍾!

楚王身體也抖,聲音也抖.

而越王甯元憲,整個人幾乎都要爽瘋了.

太過癮,太爽了!

前所未有之爽!

甚至比擊敗蘇難的時候還爽,比吳王前來認錯服軟的時候還爽.

吳王當時來認錯的時候,為了大局甯元憲不能打臉,反而要安撫吳王,而且也沒有旁觀.

這次就不一樣了.

上千名外國使臣都在.

大炎帝國的使團也在.

當著所有人的面,當著整個天下的面,狠狠地把耳光抽在楚王的臉上.

而且還能聽到一陣陣回想.

簡直爽得頭發頭要豎起.

沈浪你這個破孩子,果然是上天賜給寡人的.

哈哈哈哈哈!

若是沒有你,寡人哪有今日之輝煌啊!

南方爭霸還沒有開始,楚王就輸得如此灰頭土臉.

今日便是寡人之新巔峰啊!

………………

兩刻鍾後,楚王終于念完了這份近兩千字的認錯詔書.

他發誓,回去以後一定要把擬定這個詔書的人殺了.

他的喉嚨都完全沙啞了.

站在那里被冷風吹著,從內心到腳底都是冰涼的.

念完了這份詔書之後,整個身體幾乎都完全僵硬,無法動彈了.

廉親王再一次出列道:"執行邊境會獵契約第三項,交割戰爭賠款!"

楚王身體又一顫.

有完沒完了?

因為接下來又要丟臉了.

所謂交給戰爭賠款,大概就和後世的捐贈儀式差不多,用紙殼做一張巨大的支票,上面寫著多少多少萬.然後由捐贈方親手遞給受贈方.接下來無數的記者噼里啪啦地照相,閃光燈四射.

而現在楚王則要將一塊二十斤的大金幣,彎腰拱手遞給越王甯元憲.

這個大金幣上會寫著八十萬金字樣.

這同樣是勝利象征,是可以放在王宮中展示的.

"楚王,請授金!"

楚王舉起這面巨大的金餅,彎腰拱手,遞給越王.

"越王,請受金!"

而這個時候,下面的沈浪再也忍不住,噗呲一笑.

這詞語用得太妙了.

頓時,許多人朝著沈浪怒目而視.

尤其是楚王和帝國廉親王.

這是什麼地方?這是什麼時刻?你竟然發出如此恥笑之聲?可有半分禮教嗎?

越王甯元憲收下這面巨大的金幣,躬身道:"王兄,多謝你賜金,弟受之有愧啊!"

楚王不語,面容緊繃.

接下來,雙方禮部和戶部官員出現,清點黃金.

真的全部用大稱稱重,半斤半兩都不能少的.

整整半個小時後!

五萬六千斤黃金,全部交割完畢!

至此,邊境會獵的三項契約就算是全部完成了.

一切都結束了吧?

楚王二話不說,朝著帝國廉親王一拱手,直接就要離去.

而這個時候,越王甯元憲快步上前,要攙扶楚王下會獵高台.

這高台九十九級台階呢.

楚王一怒,寡人還沒有老到走不動的地步.

然後他猛地用力一掙,要掙脫越王的攙扶.

但是,甯元憲抓得很緊,他根本就掙不脫.

于是,楚太子和甯元憲二人,攙扶著楚王下了會獵高台,顯得他尤其的老邁羸弱.

楚王真的要氣炸了.

他知道,此時在所有人看來,越王甯元憲是何等的年輕英武,而他是何等的老邁不堪.

終于,這九十九級台階終于走完了.

楚王登上了巨大的車冕.

甯元憲站在車外,拱手道:"多謝王兄成全!"

而此時,沈浪忽然拱手高呼:"恭送楚王,一路好走!楚王一路好走啊!"

沈浪,我艹你娘!

這他媽是送死人的話.

"楚王,七天之後,歡迎回來看看啊!"

沈浪再一次高呼.

頓時,全場的人都不能忍了.

這句話就太過分了,剛才那句話還可以說是無心的,這話純粹就是故意的.

什麼叫七天回來看看,你是說楚王做頭七嗎?

所有人全部朝著沈浪怒目而視.

尤其是廉親王.

你沈浪這般放肆無禮嗎?

這是公然詛咒別國君王嗎?

沈浪大聲道:"這畢竟曾經是楚國的地盤啊,七天之後界碑應該全部換掉了,我邀請楚王七天之後回來看看,最後看一眼這片土地?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

所有人無語.

人至賤則無敵.

你臉皮厚你說得都對,我們辨不過你.

楚國太子一聲令下:"走!"

楚王的車冕朝著西方行駛而去.

走出不到一里.

楚王終于再也忍不住了.

"噗!"

一口鮮血猛地噴出,然後整個人暈倒過去.

車冕內的宦官嚇得魂飛魄散,卻又不敢任何聲張.

………………

越國大營內!

"種堯,你看寡人的涅槃軍如何?"

甯元憲意氣奮發道.

哪怕是冬天,他也依舊騷包地穿得很薄,顯得尤其瀟灑倜儻.

這幾個月他實在是憋壞了.

他的腦梗差不多一個小時就被救回來了.

所以大腦和身體機能,並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損害.

休養了一個月後,就已經完全無礙.

但是為了裝病,他每天都要染白頭,還要佝僂著身體.

現在終于可以繼續龍行虎步了.

當然……

他內心又有些悲哀.

這龍行虎步的日子或許也不久了.

因為他這個所謂的帕金森病,會越來越嚴重的.

好好珍惜這最後龍行虎步的時光吧.

現在的他的威望應該再一次回到巔峰了.

從種堯的表現就能夠看出來.

寡人的時間不多了,一定要趁著這段時間,把越國所有致命危機都解除了.

種堯聽到甯元憲的問話後頓時道:"陛下的涅槃軍,確實稱得上第一強軍."

甯元憲仿佛記什麼事來一般,轉身問道:"種堯,我欠你多少軍費來著?"

種堯道:"九十五萬金幣."

甯元憲道:"黎隼,點出九十五萬金幣給種太尉.另外再點出三十五萬金幣,交給種太尉作為接下來的軍費!"

種堯躬身:"謝陛下隆恩."

甯元憲道:"今日之勝利輝煌無比,但萬萬不可陶醉沉迷,大戰將臨了.這一次楚王顏面盡失,內心積攢了無限的仇恨和憤怒,等到矜君南邊勢成的時候,楚王一定會瘋狂開戰.屆時就和上次小打小鬧不一樣了,這次一定會是傾國之戰."

"是!"

甯元憲上前拍了一下種堯的肩膀,道:"種堯兄,我知道我們之間沒有什麼緣分.但是這些年來你始終沒有違背臣子之義,我銘記于心.我知道最近甯翼和甯岐鬧得很厲害,寡人回去會鎮住他們的,寡人還沒有倒下,還不到分家的時候."

種堯無聲,彎腰更下.

甯元憲道:"接下來爆發的戰爭,可能是三國之戰,甚至可能是四國之戰.幾國投入的總兵力可能會超過四十萬,五十萬,甚至更多.這一戰不但決定我甯氏的命運,也決定你種氏的命運.西境若失,我越國固然有肢解之危,而你種氏家族也將灰飛煙滅.所以西邊戰場就交給種堯兄你了."

種堯單膝跪下道:"臣當竭盡全力,死而後已!"

甯元憲再一次拍了拍種堯的肩膀.

種堯道:"陛下安歇,臣告退!"

走出門口的時候,國君甯元憲忽然道:"種堯兄,你覺得甯政如何?"

這話一出,種堯不由得身體一震.

雖然他沒有回頭,但臉上卻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陛下這句話的意思就太深了.

話中之意,簡直讓人震撼.

但一時間,種堯竟無從回複.

"算了,當寡人沒有說."甯元憲揮了揮手.

種堯離去.

……………………

次日!

甯元憲下旨,擺駕還都!

大軍浩浩蕩蕩離開楚越邊境,返回國都.

"去讓那個小混蛋上來吧!"甯元憲道.

片刻後,沈浪出現在甯元憲巨大的車冕內.

"沈公子神乎其技,真是讓寡人歎為觀止,驚豔絕倫!"甯元憲笑道.

沈浪無語.

陛下,咱們能好好說話嗎?

你這樣說話的口氣,我總覺得你要坑我.

"哈哈哈哈……"甯元憲道:"這二十年來就屬昨天最爽,最過癮了.寡人可以想象,消息傳出之後,天下人會何等震撼."

甯元憲的話沒有說完.

他此刻真是無比期待回到國都,再一次威風八面,震懾天下.

尤其是朝中的那些文武大臣們,過去幾個月對他頗有些陽奉陰違.

都覺得他這個國君已經中風倒下了,所以紛紛去攀高枝,去投靠太子或者三王子.

還有太子和三王子,也覺得他這個父王病倒了,做不了最高裁決者了,竟然不顧君王權威,雙方黨爭愈演愈烈,直接踐踏了底線,甚至損害越國利益.

這次甯元憲邊境會獵大勝,再一次威震天下,聲譽回到巔峰.這群人又會何等震驚,何等瑟瑟發抖.

簡直讓人萬分期待啊.

"小子,這次多虧有你,又又又立下了不世之功了."甯元憲道.

沈浪道:"陛下,我教您幾個字."

甯元憲一愕,你這是說我沒文化嗎?

沈浪拿過筆,在紙上寫著:又,雙,叒,叕!

國君看了一下,呆了一下,然後哈哈大笑:"行行行,你這幾個字寡人收下了,寡人學習了,有意思,有意思!"

接著,甯元憲道:"沈公子,你這次立下了大功,說,想要什麼獎賞啊?"

沈浪一愕道:"陛下,之前咱們不是說好的嗎?"

之前沈浪和國君談好的.

邊境會獵若輸,沈浪和甯政就沒有指望了,逃之夭夭吧.

若贏,國君就正式給甯政奪嫡的機會,擴軍五千,冊封為他為天越提督.

國君道:"那些是談好的,寡人還要另外獎賞你,說吧你要什麼,只要寡人有的,都可以給你."

沈浪想了一會兒道:"既然這樣,那臣就不客氣了,您就給封一個公爵吧!"

…………………………

注:一會兒去妻表弟家的吃滿月酒,吃飽就回來碼字!我真是時時刻刻都在碼字!兄弟們萬萬給我支持,給我月票啊,給你們拜了!

謝謝Abbyw, DEKIA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16章:邊境會獵結束!大獲全勝!    下篇:第318章:凱旋還都!天下震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