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19章:甯政崛起!國君恩寵無邊!求婚   
  
第319章:甯政崛起!國君恩寵無邊!求婚

g,更新快,無彈窗,!

天越提督張召也在場.

聽到旨意之後,他只覺得腦袋里面一片空白,整個人徹底懵了.

他被免職了?

他確實是得罪過沈浪,而且還包圍過甯政的宅邸要抓捕沈浪.

但那都是奉命而行啊.

尚書台和樞密院命令,他敢不執行嗎?

國君看了張召一眼,此人今年也五十幾歲了,家中也是軍中世家,但從來都沒有上過高位,祖父只是一個六品武將,張召父親到老了才升到了五品.

他張召二十歲的時候打過越楚之戰,三十歲的時候打過吳越之戰.

談不上是名將,但絕對算是猛將.

此人曾經和鄭陀是平級,但後來被鄭陀遠遠甩開了.

當然這樣的人有很多,但是太平年景下,他們都有些被忽略了.

大概在幾年前,這位張召還是鎮北大將軍府上的一個游擊將軍,而當時的鄭陀就已經是平西將軍了,統帥幾萬大軍.

其實兩個人的軍功是一樣,而且兩人的起點也一樣.

甚至當時武舉會試的時候,張召中武進士的名次還要更高一些,二甲第四名.

但一來因為鄭陀出身于貴族,二來鄭陀更加會鑽營.

二十幾年後,張召竟然在鄭陀面前連一個座位都沒有了.

而最最恥辱的是在六年前.

張召性格有些乖張,鎮北大將軍南宮傲並不喜歡他,他在北軍很不如意.

他想到自己和鄭陀曾經是同榜武進士,而且在戰場上是同僚,甚至還稱兄道弟.

于是他就找到了鄭陀,希望從鎮北大將軍府調離,進入鄭陀軍中,哪怕上升一級也行.

鄭陀當時非常親熱,噓寒問暖,親自設宴款待了張召,完全沒有絲毫架子.

結果第二天酒醒之後,張召再去找鄭陀談正事,卻被告知鄭陀將軍已經走了,有緊急公務在身,需要幾個月後才能回來,並且下人還送給了張召一百金幣.

奇恥大辱.

你鄭陀是把我當成討飯的打發了嗎?

張召性格乖張,哪里受得了這麼大的恥辱?

于是他痛定思痛,一咬牙直接投靠了太子.

太子麾下勢力龐大,但都是文官,麾下頂級武將就只有平南大將軍祝霖一人.

但就算如此,區區一個游擊將軍的投靠,太子也並沒有太放在眼里.

但後來在某一件事務上,張召冒著得罪鎮北大將軍南宮傲的風險,幫助太子辦了一件大事.

事後,他也確實觸怒了南宮傲,直接被逐出了鎮北大將軍府.

但是僅僅兩個月後就起複了.

事實證明了,只要背後有人,一切懲罰都是浮云了.

他很快就被調去了祝戎的天南行省擔任參將.

兩年後,他再一次獲得晉升.

三年前正式被調入國都,擔任天越提督,執掌整個國都的防衛大權,麾下軍隊兩萬.

雖然和鄭陀相比還是差了一點,但也幾乎是平起平坐了.

天越城是國都,這可謂是越國第一提督了.

而就在他張召執掌天越提督府的時候,鄭陀親自前來拜會,並且送上了豐厚之極的禮物,口口聲聲稱張召兄,甚至擺出了非常謙卑的姿態.

當時的張召覺得爽快極了,半輩子的憋屈都全部散去.

所以從那之後,他更加賣命地為太子辦差.

太子讓他干什麼就干什麼,甚至出兵包圍甯政府邸,要抓沈浪去隔絕,他也照辦不誤.

國君忍他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又覺得這個人只是偏激了一些,並沒有不忠之心.

加上天越中都督是由甯岐親自擔任的,那麼提督由太子的人擔任也無不可,正好可以平衡.

反正執掌國都防務大權的還有禁軍大統領,這是國君的絕對嫡系.

如今既然甯政上位,那這個張召就可以先滾到一邊去了.

此時張召只覺得遍體冰涼.

我要完蛋了嗎?

好不容易爬到現在這個位置,想要又要被打入塵埃了嗎?又要被人踐踏恥笑了嗎?

頓時,他不由得朝著太子甯翼望去,想要讓對方出口相助.

而太子和三王子甯岐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太子此時哪里顧得上張召啊?

他們兩人受到的震撼才是最大的.

甯政竟然真的脫穎而出了?

父王真的讓他公然奪嫡了.

這怎麼可能?

而在場所有臣子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陛下,您這是嫌棄朝內還不夠亂嗎?

太子和三王子的黨爭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現在您竟然讓五王子甯政也加入了這個游戲.

您這是瘋了嗎?

甯政殿下不是不祥之人嗎?

且不說他又矮又黑,臉上有古怪胎記.

就單單一個口吃結巴便不能過關啊,我越國總不可能出現一個話都說不利索的大王吧.

這樣的人也能奪嫡?

肯定又是沈浪慫恿的吧.

這個小畜生就是不干好事,這是將我越國的大事當成兒戲嗎?

陛下您是在是太縱容沈浪了.

但所有人都只敢在心中腹誹.

此時國君甯元憲大勝歸來,威風凜凜,仗劍四顧,毫無對手.

誰要是敢出面反對,那豈不是想要用脖子嘗試一下國君的屠刀是否鋒利嗎?

但奪嫡大事有了沈浪這根攪屎棍,從此之後國內再無甯日了.

"走吧,回宮!"

甯元憲一聲令下,浩浩蕩蕩返回王宮!

而沈浪也迫不及待回到家中,他已經差不多一個月沒有抱他的寶貝閨女了.

……………………

次日!

沈浪妾侍金冰兒抱著女兒沈宓進入王宮之內.

國君抱了一刻鍾.

種妃抱了一刻鍾.

卞妃抱了三個時辰!

最後晚飯甚至都是在卞妃宮內吃的,差不多快要天黑的時候,冰兒才抱著沈宓回家.

此時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之前陛下和沈浪真的是在演戲.

這種恩寵太過了.

這又不是金木蘭生的孩子,只是區區一個妾侍生的女孩,至于如此嗎?

國君先後生了十來個孩子,真正親手抱過的,只怕不到一半吧.

現在竟然親手抱一個小妾生的孩子,太過了.

……………………

沈浪一手抱著寶寶,一手翻閱名冊.

冰兒還在清點收到的禮物,然後小嘴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卞妃娘娘人真是太好了,一點點架子都沒有,我看到他甚至感覺像是見到母親一般."

沈浪笑道:"你這樣說話,小心我岳母大人生氣啊."

岳母蘇佩佩也完全將冰兒當成女兒一樣的,上一次蘇劍亭進攻玄武伯爵府的時候,抓了冰兒做人質,蘇佩佩立刻就妥協了,並且把那封偽造的迷信交出來,唯恐蘇劍亭出手傷了冰兒.

冰兒頓時吐了吐小舌頭.

她當然知道夫人蘇佩佩對她極好,但夫人大大咧咧的,連小姐都照顧得馬馬虎虎的.

今天的卞妃確實讓冰兒大開眼界.

她雖然從來沒有生過孩子,但真的什麼都會.

怎麼抱,怎麼哄,怎麼換尿布等等,做得比冰兒還要熟練.

而且寶寶一抱到手上,簡直一分鍾都舍不得放開.

最後冰兒要走的時候,卞妃眼中那個不舍,簡直讓人動容.

讓人覺得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王妃,而是一個無比渴望做母親的可憐女人.

沈宓小寶寶已經三個多月,此時完全長開了.

真是驚人的漂亮,完全如同瓷娃娃一般,精致絕倫.

尤其兩只大眼睛,又黑又亮,真的如同瑪瑙石一般.

而且她也不喜歡叫喚,不喜歡哭,不喜歡笑,也不喜歡哇哇叫.

但是卻充滿了靈氣.

因為她的外界的事物充滿了絕對的好奇.

見到一個新鮮事物,兩只大眼睛就一眨不眨地瞪著.

你要是擋住她,她就歪頭看.

你要是換一個方向,她就扭過身子看.

她雖然還不會說話,但是眼睛卻仿佛會說話一般,簡直可愛到極點,任何人抱上都愛不釋手.

卞妃抱著沈宓小寶寶的時候就說這簡直就是一個小公主啊,活潑和恬靜並存,根本不像是她娘親嘰嘰喳喳的.

冰兒聽到這話簡直樂壞了.

她就希望見到女兒和她完全不一樣.

回到家里之後,她就口口聲聲說我家寶貝閨女上輩子一定是個公主,她只是借我肚子經過一下而已,其實一點都不像我的.

沈浪聽到這話徹底無語了.

望女成鳳到這個樣子,小冰也獨一無二的.

為了讓女兒擁有高貴的身份,她自己恨不得和寶貝閨女斷絕母女關系,就好像她這個母親的身份特別見不得人一般.

真是可憐母心了.

"哎,可惜甯政殿下沒有孩子,要不然他生一個兒子,和我們家寶寶就是青梅竹馬,天造地設一對了."冰兒忽然道.

沈浪道:"甯政長得這麼不好看,你就不怕他生出來的兒子丑啊."

冰兒道:"其實男孩子長得丑一些沒什麼的,不過兒子長得像母親,甯政殿下的兒子未必丑吧."

這里可是甯政的長平侯爵府,沈浪和冰兒這對公母口口聲聲說人家丑.

當然了,別說甯政沒有聽見,就算他聽見了也只是不好意思笑笑而已.就連卓氏有些時候也開玩笑稱他為丑郎,他也不怎麼在意的.

這個人極其堅毅,但是也是真的肚量大.

"姑爺,你在看什麼呢?"冰兒癡纏道,目光變得嫵媚起來.

仿佛在提醒,天色不早了,該歇息了.

沈浪當然是在看空白零血脈者的名單.

上一次,他在國都附近找到了兩千三百多名零血脈者.

這次就要在整個越國范圍內尋找了.

這件事情他交給了兩個組織去做,一個天道會,還有一個就是長平侯爵府的情報組織黑鏡司.

這個黑鏡司目前為止所有的骨干成員,全部來自于苦頭歡麾下的武士.

這群人一個個都是苦頭歡精心挑選出來的,每一個都是有理想的……盜匪.

非常適合做情報工作.

當然了,現在這個組織還僅僅只是一個雛形而已.

目前為止,黑鏡司的最高負責人是沈浪.

他並沒有要求黑鏡司的骨干和苦頭歡進行割裂,畢竟他們之間的關系太密切了.

但是,苦頭歡反而主動和他們進行割裂.

關鍵是沈浪和苦頭歡兩人都沒有私心,更加沒有任何加害之意,連謀權的心思都沒有.

在越國全境尋找空白零血脈者這項工作已經持續了四個多月了.

天道會派出了一百多人,沈浪的黑鏡司派出了一百多人.

這群空白零血脈者都非常明顯的特征,不僅僅是精神特征,而且還有皮膚特征,瞳孔特征等等.

經過三層的篩查之後,基本上就八九不離十了.

現在初步的名單已經列出來了.

結果成年的空白零血脈者,遠比沈浪想象中的要少很多.

國都以及周圍城縣,總共三百萬人口,沈浪找到了兩千三百多個空白零血脈者.

而越國有三個行省,一個特治州,外加一個國都轄區,總共人口大概在一千九百萬左右.

按照這個概率,應該還能找到八九千個空白零血脈者.

但是沈浪推斷,國都的物資更豐富,生活水平更高,所以空白零血脈者的存活率會搞一些.

而偏遠區域,生活艱苦,空白零血脈者的存活率應該會低一些.

說得更直接一些,比如像穿越之前的這個沈浪,換成一般家庭早就餓死了,要麼扔到山溝里面自生自滅.

也就是父母和弟弟保護她,寵愛他,才把他這個白癡養到這麼大.

本來沈浪以為自己身體的本尊也是空白零血脈者.

後來經過詳細的了解後,他發現這個本尊的血脈可能更加離奇一些.

空白零血脈者並不是低能兒,只是自閉,精神障礙,他們敏感而又專注.

而沈浪穿越前的這個本尊,基本上就是一個白癡了.

言歸正傳.

經過初步的統計,除了國都區域之外,整個越國空白零血脈者的數量,竟然只有區區三千七百人.

比沈浪想象中的還要低一半.

原本肯定不止這麼多的,肯定都被遺棄了,都死了.

而且就算這些幸存者的生存環境,也比沈浪想象中的要惡劣許多.

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把他們全部拯救出來,然後帶到國都來.

改變他們的命運,讓他們蛻變.

成為第二支涅槃軍,成為戰斗力更加驚人的特種部隊,頂級弓箭手.

"姑爺,該安歇了."冰兒嬌嗔道.

沈浪轉頭看了過去,結果發現冰兒身上就剩下一條肚兜兒了.

白膩的嬌軀,如同雪一般誘人.

沈浪一愕,這雖然燒著地龍,但此時還是二月份啊,天氣還冷得很.

冰兒你不冷嗎?

寶寶看到媽媽這個樣子,也不由得瞪大眼睛,一會兒看看爸爸,一會兒看看媽媽.

這是啥意思啊?

"乖寶寶快睡覺哦……"冰兒給寶寶喂乳,然後努力哄著她睡覺.

小寶寶,要乖乖睡覺,別耽誤娘親的好事哦.

而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傳來了甯焱公主的聲音.

"騷冰,今天該輪到我了."

不得了,現在甯焱連冰兒的外號都知道了.是卓氏說的?而卓氏是從冰兒這里聽來的,看來女人之間是沒有秘密的.

頓時,冰兒的俏麗的臉蛋欲哭無淚.

小壞蛋寶寶都怪你,也不早早地睡覺,否則爹爹被娘扯進被窩里,也就沒有那個大尻什麼事了.

沈宓小寶寶大快朵頤,渾然忘我.

……………………

接下來的日子,甯政簡直要忙瘋了.

他正式走馬上任,擔任天越提督.

蘭瘋子,苦頭歡,涅槃新軍,蘭氏十兄弟都一起跟了過去.

沈浪也莫名其妙地成為了提督府長史.

不過,他壓根沒有去過提督府一步.

所有瑣碎的事務,通通不要找我.

我沈浪只享受權利,不履行義務.

而甯政也開始了艱難的軍政生涯.

他之前從未擔任過任何職務,一下子就晉升到天越城提督府,要執掌整個國都的防務,治安等等.

簡直稱得上是焦頭爛額.

加上三王子和太子的人不可能配合他,還想方設法阻礙,制造難題.

沈浪甚至可以清晰感覺到,這段時間國都的治安很顯然變差了,秩序也亂了很多.

但是他沒有出手幫忙,國君也沒有出手幫忙.

事情是需要自己做的.

甯政也沒有來訴苦半句,就是每天吃住睡都在提督府內.

一天只睡兩個時辰.

剩下一半時間,走遍國都每一處地方明察暗訪.

去檢查每一個城門,每一個倉庫,每一支軍隊.

因為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不說別的,就單純勤政這一條上,甯政比起國君就要好很多了.

國君和沈浪一樣,能偷懶就偷懶.

完全靠聰明執政,帶有一定的投機性.

但是治大國如烹小鮮,很多時候還真不能靠聰明.

因為聰明人不願意腳踏實地,總喜歡走捷徑.

看看甯元憲這些年敗家得多厲害?

國庫都快要跑老鼠了.

……………………

"寡人這麼窮嗎?"

國君把眼前這份戶部的奏折看了一遍又一遍.

去年的秋稅,基本上早就花完了.

春稅還要好幾個月才能收呢.

當然了,國庫現在還是有一些錢的.

但是這些錢都是戴著帽子的,一個子都不能動.

這些錢要用來發放官員俸祿,發軍餉等等.

就算這樣,還是有虧空.

去年向隱元會借貸了二百多萬金幣後,竟然還虧空了一百六十萬.

今年更不得了了,才剛剛過去兩個月而已,根據戶部的計算,春秋兩賦稅就算和去年一樣,全年沒災沒變,也依舊要虧空超過二百萬金幣以上.

但今年怎麼可能沒災沒變?

接下來幾個月,就可能會爆發兩場大型戰爭.

南方一場,西方一場.

而且是決定越國命運的大戰.

新政,新政!

甯元憲腦子里面不斷浮現出這個詞.

為何要執行新政,不就是因為國庫虧空嗎?

越國境內,幾十家老牌貴族,大大小小都有封地和私軍.

不僅如此,這些老牌貴族還能夠經營鹽,鐵生意.

如果新政徹底推行,收回這些老牌貴族所有的封地,裁撤所有私軍,把他們所有的礦產全部收為王國所有.

這樣一來,不知道能夠多出多少耕地,能夠多出多少納稅子民.

然後施行鹽鐵專賣,這又是一大筆財源.

到那個時候,國庫虧空難題迎刃而解,每年的賦稅至少翻倍.

新政絕對是富國強兵的之策.

可惜啊,現在根本不是推行的時機.

大戰即將爆發.

很有可能是傾國之戰.

此時國內安定至上.

蘇難覆滅之後,再看看現在的老牌貴族巨頭.

種氏家族,能動嗎?

不能!

薛氏家族能動嗎?

也不能!

玄武侯金氏家族,能動嗎?

也不能了!

想到這里,國君頓時頭痛無比.

他得了帕金森綜合征,時間已經不多了.

目前他的首要任務已經不是新政,而是擊敗矜君.

如果接下來的南方大戰中,越國能夠擊敗矜君,徹底平西南甌國之亂.

那麼越國和楚國之間的傾國之戰就不會爆發.

剩下來幾年內,他甯元憲的第一任務是消滅矜君,這樣越國才能安定.

而第二任務就是扶持新王上位.

扶上馬送一程,讓越國政權平穩過渡.

這就很難了,要有奪嫡,讓繼承人脫穎而出.

但是奪嫡又不能上升到黨爭,更不能爆發內戰.

太子背靠祝氏,三王子背靠種氏和薛氏,五王子背靠沈浪和涅槃新軍.

不管讓誰繼位,都要滅掉其他兩個.

想到這里,國君更加頭痛欲裂.

但是當務之急,就是剿滅矜君.

鎮北大將軍南宮傲的五萬大軍已經集結完畢,天越都督府的三萬大軍爺已經集結完畢.

這八萬大軍只要甯元憲旨意一下,就能夠南下,開赴南甌國戰場,和祝霖大軍彙合後,足足有十三萬大軍.

而矜君一旦統一了沙蠻族後,至少會有十萬大軍.

十三萬對十萬,想要徹底擊敗或許很難.

但守住南甌國防線,應該是可以的.

只要南甌國的局面不崩潰,接下來甯元憲可以再抽調出力量,源源不斷增兵南甌國.

此時羌國已經是越國的盟友,讓它休養生息個一年,羌國也會有幾萬大軍.

屆時東西夾擊矜君.

贏面應該還是很大的.

想到這里,國君再一次對沈浪感激不已.

真是多虧了沈浪.

否則現在蘇難和羌國已經合二為一了,整個越國西境可能都已經不保.

有羌國在,至少整個王國的西南,絕對穩固.

羌國女王阿魯娜娜,應該也要生了,或許已經生了.

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羌國王位的繼承人都有了.

這對越國來說都是好事.

一個月前,越王甯元憲已經派出了一個規模宏大的使團前往羌國.

送去了奶媽,女大夫,產婆,還有大量的藥材.

甚至阿魯娜娜為出生孩子的玩具都送去了無數,光老師就派去了十幾個.

為了維持和羌國的盟友關系,甯元憲真是傾其所有.

而且到現在為止,只有付出,沒有任何索取.

不僅如此,他還專門下了一份詔書.

凡是之前被抓去羌國的越國子民,願意回家的可以回家.不願意回家的,可以留在羌國安居樂業.而且這些人一旦回到越國,可以繼續享受越國子民待遇.

這就相當于雙國籍了.

"大壯已經離開國都了?"甯元憲問道.

黎隼道:"大壯沒有跟著回國都,他跟著我們到了琅郡後,掉頭南下去羌國了,或許能夠趕得上羌國女王的分娩."

甯元憲點了點頭.

這一代羌國女王真是一個異數,完全沒有父祖的狡詐.

仁義而又性情.

但她的王位竟然坐穩了.

而且在羌國的民望高得嚇人.

至少名聲比他這個越王好得多了,頗有聖女王的意思.

當然這里面也有甯元憲的功勞,正是因為越國不計代價的支援,使得羌國民眾的日子比之前好過了很多,所以才對女王更加感恩戴德.

黎隼忽然道:"陛下,羌國女王曾經寫過一份密信給沈浪,說羌國有一批數量巨大的黃金,言下之意是願意借給我們."

這就是甯元憲感慨的地方.

之前的羌王貪婪自私無比,像是永遠喂不飽的餓狼.

你送給他東西他非但不感激,反而覺得你軟弱可欺,會向你訛詐更多.

而這位羌國女王,收了越國太多的東西覺得不好意思,竟然想要把羌王宮的那筆黃金借給甯元憲.

甯元憲當然知道那批黃金的數量驚人,是羌王阿魯岡劫掠了幾十年的所得.

"不,絕對不能要!"甯元憲道:"羌國對我們的戰略價值遠遠超過幾百萬黃金,我們和羌國雖然是盟友,但雙方關系還不很穩固,若是要了這筆錢會讓人看輕的,我們就算再困難,也不能向羌國要黃金."

接著,甯元憲道:"隱元會的舒伯燾來了嗎?"

"還沒有!"

甯元憲又要再一次向隱元會借貸了.

上一次借貸失敗了,隱元會索要玻璃鏡的秘方進行交換,甯元憲拒絕了.

但上一次甯元憲病倒,看上去非常虛弱的樣子,而且在國內外的聲望都很低迷.

這次不一樣了.

他剛剛在邊境會獵上大勝了楚王,而且毫無病態,顯得年輕英氣.

加上他剛剛讓甯政上位,隱元會支持的是太子甯翼,現在應該非常緊張,會努力想辦法巴結甯元憲.

所以,國君再一次召見舒伯燾談借貸一事.

他覺得這一次借貸應該會非常順利,隱元會應該不敢得罪他了.

然而,他都已經等了半個時辰了.

隱元會長老舒伯燾還沒有到.

這次必須要到錢.

甯元憲的八萬大軍已經集結完畢,只要軍費一到位立刻就能南下.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大軍只要晚一日進入南甌國,局面就多一份危險.

所以這一次借貸,甯元憲志在必得.

………………

又過了一刻鍾,舒伯燾終于姍姍來遲.

"老朽參見陛下!"

,

舒伯燾再一次顫顫巍巍跪下行禮.

這次甯元憲也沒有攙扶,而是隨手抬了一下.

國君道:"這次召舒長老前來,依舊是為了借貸之事,寡人以鹽稅抵押,想要向貴會借貸四百萬金幣!."

之前還是三百五十萬金幣,這次變成了四百萬.

胃口越來越大了.

舒伯燾沉吟不語.

國君皺眉,這是什麼意思?

寡人現在贏了楚王,威風八面,而且看上去完全沒有病,還能在位二三十年的架勢,你竟然還不干脆答應?

甯元憲此時和隱元會,完全是麻杆打狼兩頭怕.甯元憲有求于隱元會,需要借錢.

但是隱元會又何嘗不畏懼甯元憲呢?畢竟隱元會可是要在越國境內做生意的.

不過在這個時候,你要讓甯元憲徹底和隱元會撕破臉皮?這也很難.

因為他欠了隱元會的債務,已經不計其數了.

至少他在位的時候是還不完了.

舒伯燾不開口.

國君心中無比焦灼憤怒.

你隱元會什麼意思?難不成是要徹底得罪寡人嗎?

足足好一會兒,舒伯燾道:"陛下,這筆錢隱元會可以借貸,請陛下派太子殿下和鄙會洽談具體事務,並且簽約便是."

這話一出,甯元憲暴怒.

瞬間面孔通紅,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隱元會這是什麼意思?讓太子出面相借?

這是要干涉越國的內政嗎?

這是要干涉寡人的家事嗎?

這筆錢我甯元憲借不出來,但是太子甯翼卻可以借出來?

這豈不是說在你隱元會心中,寡人的分量還不如太子甯翼?

你這是要和我徹底撕破臉皮嗎?

這是太子的意思,還是你隱元會的意思?

甯元憲寒聲道:"舒長老,寡人確實沒有聽錯嗎?"

隱元會長老舒伯燾緩緩道:"陛下沒有聽錯,這筆錢隱元會可以借,陛下派太子洽談簽約便可."

"哈哈哈哈哈……"甯元憲怒極反笑道:"舒伯燾,難不成你以為沒有你隱元會,寡人就籌不到這筆錢了嗎?莫非你以為寡人就離不開你隱元會了嗎?"

隱元會舒伯燾叩首道:"老朽不敢."

但是他心中卻也在冷笑.

甯元憲陛下,你已經欠了我們多少錢?你心中沒數,我們可清清楚楚.

而且你這個敗家君王,國庫虧空到什麼地步?

我隱元會也清清楚楚.

現在你的八萬大軍已經集結,就等著軍費了.

每一日都非常緊急,必須盡快趕赴南甌國戰場.

時局不等人.

別人會被你強大的假象欺騙,我隱元會可不會.

除了我隱元會,還有誰能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

而且這僅僅只是第一筆,接下來還有第二筆,第三筆.

天道會拿的出來嗎?

它拿不出來.

你甯元憲唯一能夠依靠的,也只有我隱元會.

你今日答應了,臉面還好看一些.

若是你今天逞威風拒絕了,他日又來求我,那可就打臉了.

你國君的顏面可謂是體無完膚.

而且這僅僅只是隱元會的第一個條件.

一旦甯元憲妥協,接下來隱元會的第二個條件又會拋出來,逼迫沈浪交出玻璃鏡的秘方.

然後第三個條件,源源不斷.

只要越國面臨危機,只要越國有求于隱元會,他就可以予取予求.

"哈哈哈……"甯元憲再一次大笑.

"沒有你張屠夫,莫非還要吃帶毛肉不成?"

"來人,將舒長老給我請出去!"

發怒之下的甯元憲,直接將隱元會長老舒伯燾逐出了王宮.

………………

但發怒之後,國君甯元憲是深深的無奈.

若向隱元會借不到這筆錢,那應該怎麼辦?

八萬大軍已經集結,時局不等人.

"黎隼,你去問問沈浪,他說半個月給寡人賺到三百萬金幣一事是真是假?"甯元憲道.

"是!"黎隼出門,去找沈浪.

但是,剛剛走出門,甯元憲還是叫住了他.

算了,寡人自己想辦法.

就不要事事都麻煩沈浪了,不要為難他了.

"走,擺駕去祝相府!"甯元憲道:"寡人今天就豁出去臉面,為金木聰正式向祝府求婚!"

…………

注:第一更送上,我出去吃飯,然後回來寫第二更.月票有些無力啊,諸位老大幫我一下吧!

謝謝微笑的迪妮莎sexy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18章:凱旋還都!天下震驚!    下篇:第320章:浪爺無邊!金木聰戀愛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