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22章:浪爺牛逼!龍血出奇跡!   
  
第322章:浪爺牛逼!龍血出奇跡!

g,更新快,無彈窗,!

(系統後台又卡了,發布十幾分鍾顯示不出來)

天道會新晉長老黃同,接過了這管黃金龍血看個究竟.

真的很黃啊,金燦燦的.

"沈公子,這真的假的?"黃同問道.

沈浪道:"當然是……假的."

這世界哪有龍啊?

黃同道:"我當然知道所謂的黃金龍血是假的,但您確實創造了奇跡,不但發掘出了蘭氏十兄弟,而且還把兩千個廢物低能兒變成了越國第一王牌軍團.所以這管所謂黃金龍血的功效是真的,還是假的?"

沈浪道:"假的,如果真的怎麼可能拿出來賣?"

黃同道:"如果是假的,估計不好賣吧."

沈浪道:"這玩意服下去之後,力量提升,精神提升,敏捷提升,效果非常明顯,非常驚人!但是維持不到一個月就消失了."

啊?

黃同驚了.

沈浪一開始也驚了.

之前不是說過,哪怕最低級黃金血脈蠱蟲尋常人的血脈根本就承受不了嘛,唯有空白零血脈者才可以被改造,其他任何人的血脈,哪怕是像肥宅金木聰也會直接爆體而亡.

這是因為這些蠱蟲會源源不斷地釋放出新能量,源源不斷地嘗試改造宿主的血脈.

但這樣一來就和宿主原本的血脈力量產生了強烈的沖突.

然而,沈浪在做實驗的時候,難免會出現很多失敗的樣品.

那什麼是失敗的樣品呢?

就是死掉的黃金血脈蠱蟲.

數量還不少呢,整整幾百管.

這些失敗品沈浪本來打算封存起來的,但是有一天他拿來做實驗,注射入某種動物的體內.

實驗體沒有爆裂而死,但是卻還是死了,七孔流血.

于是沈浪嘗試著把失敗樣品液體給這只動物服用下去.

結果,結果動物沒有死,這證明不能直接注入血脈但是卻可以服用.

而且最驚人的是這個動物的力量和速度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但是這個效果在半個多月後下降,一個月後完全下降為零.

毫無作用.

那怎麼形容這東西呢?

超級興奮劑.

對人體能力提升很大,而且維持時間很長.

但……它終究是沒用的.

總共不是有三百多管嗎?

沈浪加工一下,兌一些水進去,再兌一些其他的亂七八糟的東西.

比如鹿血,海馬的血.

當然不能用純血,而是分離出來的血清.

總之,拼命往里面兌東西.

弄了幾十種物質,混雜在一起,就是一個詞.

複雜!

讓你壓根就分辨不出來里面的成分.

這樣才神秘啊.

這些都弄完之後,就該提色了.

沈浪花了好大的功夫,用了最牛逼的黃染色劑,還加入了金粉.

最終出現了這個牛逼的效果.

金燦燦的,一看就像是龍血.

這樣一兌可不得了了,三百管變成了兩千多管了.

哎!

還是浪爺太快有良心了.

換成地球上那些保健品商,起碼能夠兌出十萬瓶出來.

中華鱉精就了一只老鱉,賣了上千萬瓶這只鱉還沒用完,還在池子里面養著呢.

如今這世道,像浪爺這麼有良心商人不多了.

關鍵這玩意服用下去之後.

不但力大無窮,很多已經不行的男人,還能重振雄風,以一敵五女完全沒有問題.

這樣牛逼的黃金龍血,賣你三千金幣還貴嗎?

你摸摸良心說,貴不貴?

"真的有那麼神奇?"黃同顫抖道,聲音竟然有些心動.

沈浪道:"在某些方面,比你想象中的還要神奇.當然我必須申明,我完全沒有用過啊,我這個人你是知道的,威力無窮哪里需要用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黃同道:"恩,沈公子的本事,我……我確實是知道的."

接著他又問道:"那這東西有副作用嗎?"

"沒!"沈浪道:"我已經找人,找動物做過幾十次實驗了,完全沒有副作用.怎麼?老黃你該不會是需要這東西嗎?"

"沒有,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黃同道:"我有一個叔叔,有些難言之隱,不知道能不能帶幾瓶去給他?"

咦?

現在開始流行我叔叔了嗎?

之前不都是我一個朋友,我一個同學嗎?

……………………………………

五王子甯政最近真的是焦頭爛額.

他接收了提督府之後,首先是原有的城衛軍不服管教,天天鬧刺頭,磨洋工.

然後是國都地面上的幫派頭子們桀驁不馴,對街面上的地痞流氓疏于管教,使得國都治安暴降.

盜竊,搶劫,殺人,綁架案件頻發.

還有城衛軍各個防區的倉庫頻頻失竊,軍械疏于管理.

甚至,城牆修複工作也陷入了停頓.

甯政之前畢竟只是一個被徹底閑置的王子,壓根沒有上手過這麼複雜的政務.

加上他的上司是三王子甯岐,整個中都督府對他無比冷淡,上下級官員都對他制造各種障礙.

最關鍵是他手頭上沒人,跟在他身邊的就苦頭歡,蘭氏十兄弟,還有一個蘭瘋子.

剩下完全要用提督府原有人馬.

但是張召在天越提督府經營了好幾年,他被罷免之後,手下眾人談不上憤憤不平,但也惴惴不安,關鍵是對甯政不看好,完全是陽奉陰違.

面對這麼多難題,甯政可謂是狼狽不堪.

但是國君沒有出手相助,沈浪也沒有.

要按照沈浪的做法,直接二話不說抓一批,殺一批,拉攏一批了,他是半點耐性都沒有的.

但甯政有耐心.

不知道從哪里下手,就翻閱賬本和記錄,現場考察.

不調查清楚,就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

城衛軍不聽話,他也不打也不殺,就安排軍事演練.

整個城衛軍兩萬多人,分為四批,輪流去北苑獵場操練.

到了北苑獵場之後,城衛軍官兵分離.

苦頭歡操練軍官,涅槃軍一對二操練士兵.

然後,城衛軍的官兵末日來了.

苦頭歡這個人練軍官有多恐怖?

蘭氏十兄弟最有發言權了,他們現在已經是威風凜凜的軍官了,各方面的本領都很強.

但每一次在睡夢中夢到苦頭歡,甚至會痛哭出聲.

可以說苦頭歡的鞭子之下,沒有刺頭.

因為,他真的會將你打死的.

而且動不動扒光了,吊在樹上打.

苦頭歡有一句名言:揍,往死里揍.

天下就沒有揍不乖的兵.

事實證明,這句話竟然是對的.

這群軍官白天瘋狂訓練,晚上拼命被洗腦.

每天筋疲力盡,實在沒有辦法鬧事了.

而這些士兵就更慘了.

涅槃軍的這些血脈蛻變者是什麼性格?

專注,認真.

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他們更加較真的.

你錯了一點點都不行.

每天任務必須完成,訓練必須達標.

否則他們也不打你,就盯著你一直練,一直練.

什麼時候完成了,什麼時候睡覺,哪怕一直到半夜三更,他們都陪著你.

你想反抗?

你打得過他們嗎?

而且人家壓根就不打你,直接把你往地上一按,絲毫不能動彈.

苦頭歡還下了一個命令.

涅槃軍每一個兄弟負責訓練兩個城衛軍士兵,如果他們向苦頭歡投訴一次,那被投訴的城衛軍士兵抽三十鞭.

投訴兩次,扒光衣衫綁在木架上一天一夜,凍死了就白死.

投訴三次,直接逐出城衛軍.

結果!

涅槃軍的這些兄弟太有耐心了,壓根沒有一個人去投訴.

哪怕這些城衛軍再混蛋,也沒有投訴半句.

城衛軍畢竟是朝廷的城衛軍,不是張召的城衛軍.

在這種瘋狂訓練中,敬服和親近的情緒漸漸滋生.

畢竟是在一口鍋里面吃飯的,戰友之情終究是會產生的.

況且,這些城衛軍士兵也真沒有見過這麼優秀的武士,還這麼純粹善良.

城衛軍的麻煩,甯政用一種溫和的方式一點一點磨.

磨去分歧,將兩支軍隊漸漸融合.

…………

而面對國都治安嚴重下降,惡性事件頻頻發生.

甯政通過幾天幾夜的調查後,確定源頭在幾個幫派頭子上.

國都是君王腳下,也有黑色幫派?

當然了,現代地球的紐約,東京等地,也是幫派最猖獗的地方.

而且這些幫派頭子背後都站著大人物,專門負責干髒活的.

國都的地痞流氓太多了,抓不完的,也殺不完的,所以需要讓幫派頭子去管教.

出了事情,直接找這些幫派頭子便可.

之前每一任天越提督,都會想辦法馴服這些幫派頭子,讓他們成為鷹犬.

而且這些幫派頭子每年也都會孝敬天越提督,今年剛剛賄賂了張召,結果轉眼就被罷免了,換上了新提督甯政,所以他們的錢白花了,心中當然超級不痛快.

這些人覺得甯政一個廢物王子,沒有威嚴,不接地氣,根本就呆不長的,所以壓根沒有上門拜見.

他們等著甯政主動召見他們,商議國都的治安問題.

甯政沒有!

所以這群幫派巨頭只要稍稍一示意,底下的地痞流氓就開始鬧事.

失去了這群人的壓制,各種惡性案件也頻頻爆發.

這些案子先遞到平安縣衙,萬年縣衙.

尤其大的案子,就遞到大理寺.

但不管是平安縣,萬年縣,大理寺最終都會遞交道天越提督府.

因為你有兵啊.

甯政到現在才知道,原來提督府不僅僅要管城防大事,但更要管國都治安小事.

反而真正的軍政大事提督府發言權並不大,上面有中都督府,再上面還有樞密院.

面對國都日益惡化的治安.

甯政已經徹底摸清了根源,也掌握了一個大名單.

他決定來一次嚴/打.

由下到上的嚴/打.

等到徹底掌握城衛軍之後.

甚至,只需掌握一半城衛軍,他就立刻進行國都大嚴/打.

對于惡性案件嫌疑人,全部從嚴處置.

原本該流放的,全部處死.

原本應該關押的,全部戴上鐐銬,送去礦場終身奴役.

整個國都大嚴/打,交給蘭瘋子負責.

為何?

因為他曾經就是一個流浪漢,一個小地痞.

對這里面的事情,他門里清.

這一場國都大嚴/打,先在底部蔓延,漸漸燒到高層.

國都這些幫派巨頭,小殺一批,但震懾大部分.

還有提督府官員的陽奉陰違.

蘭瘋子提議進行反/腐,逼迫他們歸順.

但甯政想了半夜,還是拒絕了.

他開始下令調查提督府下層的官吏,尤其是沒有靠山不得志的官吏.

然後,把權力下放給這些官吏,架空中高層官員,並且在這些中低層官吏種挖掘人才.

最後,甯政親自寫了一份長長的奏折,請求國君同意進行國都大嚴(打).

國君批示:你看著辦.

………………

事實上,這幾天國君大部分時間都在仔細閱讀關于甯政的所有秘密報告.

他不喜歡甯政.

但是既然公開同意並且支持他奪嫡,那麼就一定要徹底了解這個兒子.

畢竟這關系到國家社稷,絕對不能有一點點疏忽.

結果讓甯元憲非常震驚.

他不驚豔.

因為甯政的這些手段,都談不上非常出色,也不是特別聰明.

因為他解決問題的過程相對繁瑣,需要的時間很長.

但是……卻很徹底.

除了對真正的犯罪者外,不管是對鬧事的城衛軍,還是陽奉陰違的下屬官員,他都非常包容,根本沒有大開殺戒.

換成沈浪和他甯元憲,早就殺得人頭滾滾了.

尤其是沈浪這個混蛋,多聽半句話的耐心都沒有,還是殺了簡單.

甯政可謂是事無巨細,手段其正無比.

甯元憲最看不上這樣的人,太蠢,太累了.

但越國到這個時候,是不是需要一個相對蠢一點的君主.

這樣他才會細心地處置每一件政務,消除每一個隱患.

中國曆史上有很多勤政之極的皇帝,比如朱元璋,比如雍正.

也有一些特別聰明,活得很瀟灑的皇帝,比如嘉靖,乾隆.

看了一遍又一遍,甯元憲忍不住問道:"黎隼,甯政是不是太中庸了?"

黎隼沉默不言.

他並不覺得甯政中庸,相反他覺得這個孩子擁有最強韌的意志.

甯元憲去了之後,繼承的這個越國不能說破爛不堪,事實上還算是強大的.

但是隱患無數,問題無數.

就是因為甯元憲太聰明,總是避開這些隱患,不斷延遲這些膿瘡的爆發.

他太沒有耐性了.

面對一團亂麻的越國內政,意志力稍稍弱一些的君王,都會退縮,或者避開的.

就比如甯元憲,明明知道新政是好的.

卻不肯對薛氏,金氏家族動手,更不肯對種氏動手.

黎隼作為宦官,絕對不干政,但他畢竟是君王家奴,狗最顧家了,他當然從內心深處熱愛這個國家.

所以他也在漸漸觀察.

他發現自己也漸漸被沈浪說服了,這位沈公子雖然做事不靠譜,說話也很不靠譜,但目光還是很准的.

甯政殿下確實和太子不一樣,也和三王子甯岐不一樣.

甯元憲想到了沈浪半個月賺三百萬的事情了,不由得問道:"那個破孩子開始了嗎?"

黎隼頭皮發麻道:"開始了."

然後,把詳細的報告遞上去.

國君飛快看了一遍,然後牙齒發冷道:"這,這混賬也太會吹牛了吧?"

可不是嗎?

黎隼都看不下去了.

這牛皮也吹得太過了.

……………………

幾天之前,國都就吹起了一陣妖風.

准確說是兩股妖風!

第一股妖風,是從太子和三王子兩個派系同時吹出來的.

國君下旨讓甯政在一個月內籌到三百萬金幣的軍餉,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差事肯定要落在沈浪頭上.

而且有傳言,天道會不出這筆錢.

隱元會更是放話,天下任何正常生意,絕不可能在一個月內賺到三百萬金幣.

太子和三王子兩個派系更是直接暗中指示.

一定要阻撓沈浪籌錢.

阻撓的辦法也很簡單.

既然沈浪不從隱元會和天道會弄錢,那肯定從國都的豪門弄錢啊.

任何豪門,任何豪商,都不得和沈浪有任何金錢往來.

不許做生意,不許捐贈.

否則,將遭到太子,三王子,隱元會的三方封殺.

這個指示一下.

所有豪門商人紛紛表示,絕對不過給沈浪一個銅板,而且也不會和他做一文錢的生意.

甚至這些人恨不得對天發誓.

在國都內,你得罪三王子和太子任何一方,可能還有活路.

但若你把太子,三王子和隱元會三方全部得罪的話,那基本上也就不要有前途了,也不要有生意了.

太子和三王子,隱元會這是聯手要斷絕沈浪的銀根.

只要在根上斷了你賺錢的路,沈浪你就算飛到天上去也沒用,也賺不來這筆錢.

隨著日期漸漸臨近.

也根本沒有見到沈浪找任何商人豪門談生意,更沒有談捐贈一事.

但是另外一股妖風出現了.

"沈浪這個小畜生壞歸壞,但確實厲害啊,之前那十一個乞丐經過他的手之後,竟然在恩科考試上全部金榜題名了."

"還不止如此呢,之前他抓走了兩千多個廢物,我們都以為那是送死的炮灰,沒有想到竟然變成了越國第一王牌軍,竟然滅了楚國的五千精銳,他們才僅僅訓練了三個月的時間啊."

"你們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為什麼啊?沈浪竟然又這樣化腐朽為神奇的本事?太驚人了吧."

"這完全是神跡啊!"

"因為沈浪手頭上有黃金龍血,只要喝下去之後,能夠改變血脈天賦,力量,精神和速度都提升十倍以上!"

"吹牛吧?這個世界上哪來龍血啊?"

"那你告訴我,這兩千多個廢物低能兒,為何短短三個月時間就蛻變了?變成了王牌軍團?"

這確實是驚天的奇跡,完全無法解釋.

"可是,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龍啊,也壓根沒有龍血."

"這個世界是沒有,但是上古廢墟中有龍血啊.這黃金龍血是海外上古廢墟種找到的,要不然天涯海閣的主人連正事都不管,常年在海外挖掘廢墟,就是為了這黃金龍血啊."

"那不對啊,沈浪手無縛雞之力,怎麼可能進得了上古廢墟?怎麼可能得到黃金龍血?"

"那你就不懂了吧,海外女王仇妖兒啊,這個女人天下無敵的,在海外滅國無數.有一天他的艦隊遭遇了颶風,擱淺在一個荒島上.仇妖兒一個人進入了這個詭異神秘的荒島,消失了整整一個月,等到她再一次出來的時候,已經天下無敵了,而且能夠呼風喚雨讓海潮漲起,使得她的艦隊重新回到了大海,而且她離開的時候,這個神秘的荒島直接坍塌消失了."

"你是說,這個神秘的荒島其實是一處上古廢墟?"

"對!黃金龍血就是仇妖兒從上古廢墟中弄來的."

"可是,仇妖兒為啥要把黃金龍血給沈浪啊?"

"因為這黃金龍血只能給男人用啊,仇妖兒手下都是女人啊."

咦,好有道理啊.

"而且你們不知道吧,這沈浪長得俊美無比,是仇妖兒的男(寵),兩個人還生了一個孩子.仇妖兒是女人,她手下也是女人,你說著黃金龍血她不給沈浪,還能給誰?"

"你說得好像很有道理,但還是太荒謬了,你以為是《斗破蒼穹》的小說啊."

"你丫,太年輕幼稚了,你難道不知道一句真理,現實往往比小說還要離奇?"

"這麼秘密的事情,你是怎麼知道啊?"

"嘖嘖嘖,我自然有我的消息來源,我在炎京有人."

"切,別聽他吹牛!這消息是帝國大使云夢澤喝花酒醉了,無意中說出來的.云夢澤你們知道吧,是沈浪的異姓兄弟,狐朋狗友,兩個人經常出去睡同一個女人的."

"正因為兩人關系這麼好,所以這樣隱秘的事情云夢澤大使才會知道啊."

這股妖風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國都.

無數的地痞,流氓,還有普通老百姓堅信不疑.

中層精英將信將疑.

高層豪門一邊有些相信,一邊又嗤之以鼻.

這故事太離奇了,一看就是沈浪編的,故意讓云夢澤放出消息的.

目的很清楚,就是為了騙錢.

沈浪最近正需要錢呢.

你以為我們會信?將我們當成三歲小兒不成?

不過,很多人內心卻是有一個巨大的疑問.

沈浪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啊?

短短三個月內,把兩千多個廢物低能兒變成了王牌武士.

這太神奇了啊.

在現代地球,這群大忽悠們沒有創造任何奇跡,就敢亂吹牛逼,比如三株口服液包治百病.

沈浪可是真正創造過驚天奇跡的.

有絕對的群眾基礎.

……………………

整個流言發酵了幾天幾夜之後,很多人都蠢蠢欲動.

畢竟有很多豪門貴族眼看就後繼無人了,子孫太不成器了,文科舉是沒有指望了,全指望練武了.

可是血脈天賦又要低,根本就練不出來啊.

練了十幾年,平庸之極,別說靠武舉人了,就連武秀才都考不上.

這次恩科武舉的落榜生,光國都考區就有差不多三千人呢.

按照這樣下去,連一個百戶都做不了,如何繼承得了家業,如何保得住家族的榮華富貴.

望子成龍對于這些貴族豪門來說,更加迫切啊.

改變血脈天賦?

就意味著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甚至改變整個家族的命運.

再具體量化.

如果改變了血脈之後能夠考中武舉人,那什麼都值了.

豪門子弟,只要考中武舉就能飛黃騰達.

這群人是真的想要去找沈浪,問他是不是真的有上古黃金龍血.

但是想想太子和三王子的封殺令,還是不敢冒險.

因為沈浪基本上是在吹牛騙人的,若改變不了血脈天賦,還得罪了太子和三王子而遭到封殺,那就太冤枉了.

但是,我不公開去,我悄悄去總可以吧?

……………………

終于,第一個人上鉤了!

西隆子爵府世子,王弼.

他是家中嫡子,從小血脈天賦差,而且好逸惡勞,花天酒地,武功平平,這一次武舉考試就落第了.

他的父親王術,是越國的一名三品將軍,是鎮北侯南宮傲麾下的將領.

王弼沒中武舉不要緊,偏偏他一個庶出的弟弟,今年考中了武舉人.

父親已經說了,如果幾年之內他再考不中武舉人,就要將爵位傳給庶弟了,免得他繼承了爵位也守不住.

他頓時慌了.

這還得了啊?

一旦讓庶出弟弟繼承了爵位,我還有活路嗎?

恰恰他聽到了這個流言.

于是趕緊找到了帝國大使云夢澤,拐彎抹角打聽沈浪有黃金龍血是真的還是假的?

云夢澤肯定說假的啊,是我喝醉酒胡說的.

但他越說是假的,這位子爵府世子王弼越覺得是真的.

花了大價錢擺了酒席,又找來一個花魁作陪,把云夢澤侍候得美美的.

云夢澤這才松了口,承認這件事情是真的.

但是讓王弼發誓,絕對不能透露出去,否則爛掉子孫根.

王弼趕緊發誓.

緊接著,他求云夢澤帶他去見沈浪一趟,看能不能買到一點黃金龍血,改變一下自己的血脈天賦,爭取下一次中武舉.

云夢澤哪里肯答應啊?而且就要把喝花酒的錢還給王弼.

王弼跪在云夢澤的面前,抱著他的大腿嚎啕大哭.

云世子救命啊,救救我吧!我一定這輩子都記住你的大恩大德,日後有任何差遣,王某上刀山下油鍋,絕不二話.

因為他苦苦哀求,云夢澤無法,答應帶著他來見沈浪.

來到了甯政的長平侯爵府,秘密從後門進去.

"王弼,我跟你講,我只負責你來見沈浪,但這事成不成,我可不敢保證啊."云夢澤道.

王弼再一次感恩戴德,但心里卻在嘀咕,該不會是沈浪和云夢澤兩人聯手坑我吧?

……………………

"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啊?"

密室內,沈浪大發雷霆.

"之前你把我有黃金龍血的秘密傳出去之後,我就煩不勝煩,每天都有無數人來找我,現在你還把人帶到我面前來了,太過分了啊."

"云夢澤,你再這樣小心我和你絕交啊!"

帝國大使云夢澤不斷道歉,指著王弼說:"浪弟,這是西隆子爵府世子王弼,真的挺可憐的,而且和我確實投緣,我不能見死不救啊.你有多余的黃金龍血,就……就勻給他一點點."

沈浪怒道:"這是命根子的東西啊,是能勻出來的嗎?這是上古龍血啊,無價之寶!"

云夢澤道:"就一點點,一點點行不行?"

沈浪非常為難.

"王弼是嗎?"

"是,我是王弼."

沈浪道:"一旦服用了黃金龍血,你一定會中武舉,一定會飛黃騰達,到時候能站在甯政殿下這一邊嗎?"

王弼趕緊拍著胸脯道:"能,一定能!"

但是心中卻在譏笑,等我牛逼之後,我管你們去死,想要我投靠甯政那個廢物,做夢吧.

沈浪咬牙切齒,仿佛割肉一般,拿出了一管黃金龍血.

果然金燦燦的,華麗之極.

"就在一個時辰前,有人出五千金幣要買這管龍血,都被我拒絕了,若非你是我哥帶來的,我怎麼也不肯給你的."沈浪歎息道.

五千金幣?

王弼一聽,幾乎嚇尿了.

這……這麼貴?

他王家一年也賺不到這麼多錢啊.

而且他壓根拿不出這麼多錢.

沈浪之前喊價三千金幣,但覺得還是太便宜,所以就漲價了.

王弼一聽不對啊.

這是要騙我家錢啊.

你把我賣了,也拿不出五千金幣啊.

"拿不出是吧,那你走吧."沈浪揮了揮手,立刻變臉.

王弼趕緊道:"我,我不能確定有沒有用,就拿出這麼一大筆錢,萬一沒用呢?而且我也拿不出這筆錢啊,除非我父親……"

沈浪把"黃金龍血"倒出了三分之一.

"免費給你服下,如果覺得有效,去向你父親要錢,取剩下三分之二的黃金龍血."

王弼接過這三分之一管黃金龍血,稍稍一猶豫.

這該不會有毒吧?

不過,這些年他玩女人太多,那玩意早就不大行了,亂七八糟的藥物不知道吃了多少.

頓時一閉眼,直接一飲而下.

然後……

我的天!

不得了,不得了了.

他頓時覺得整個身體仿佛要燒了起來.

渾身充滿了力量.

最關鍵的是某處地方,前所未有的雄壯.

而且全身的筋脈和肌肉竟然在跳動.

正好看到旁邊有一個石鎖,上面寫著二百斤.

平常他單手根本提不起來.

此時體內仿佛又一股力量要炸開了一般,他趕緊走過去,猛地一把抓住石鎖.

"啊!"

一聲大吼,猛地舉起.

竟然真的舉起來了.

太神奇了,太牛逼了.

這果然是黃金龍血!

太厲害了!

沈公子真是信人也!

………………

注:今天又是更了一萬六千多!兄弟們,真的超級需要月票支持,求大家出手吧!

謝謝千城熙然莫相離,清聽風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21章:肥宅相親結果!浪爺又逆天!    下篇:第323章:女王生子!浪爺發大財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