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23章:女王生子!浪爺發大財了!   
  
第323章:女王生子!浪爺發大財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羌國以前是沒有都城的.

除了王宮之外,就沒有多少房子了.

所有的百姓都是住帳篷,逐水草而居.

但現在勉強已經有了一個小小王都了,名字直接就叫阿魯城.

整個城市周長二十里,城牆還沒有合攏,但已經快了.

這大概是羌國第一次擁有城牆.

這道城牆有八米高三米厚,里面是土,外面用磚砌成.

雖然比不上東方王朝的堅城,但在羌國卻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為了這二十里周長的城牆,越國工部派來了幾百人,羌王阿魯娜娜出動了五萬人,用了半年多時間建造完畢.

這座城市很小,大概只有六平方公里左右.

城內的人口或多或少,最多的時候不超過五萬人,最少的時候只有不到三萬人.

羌國牧民的傳統依舊放牧為生.

但許多從別國被抓來的奴隸,比如楚國,越國等子民,他們不擅長放牧,更擅長種地.

但是羌國草原只適合種有限的幾種農作物,但也好過沒有.

超過三萬人在阿魯城附近開墾了農田,開始耕種.

在這里種田其實有一點比越國和楚國強很多.

首先農田非常平整,而且巨大無比,要多少有多少.

在楚國和越國,耕田稀缺,幾十戶人家共用一頭耕牛.

而在羌國耕牛要多少有多少.

羌王都之內,已經有幾千個固定居民.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做生意,手工業為主.

把越國的酒,茶葉,瓷器,漆器運到羌國販賣,再把羌國的牛羊皮,肉干,奶酪運到越國販賣.

就比如這一次.

越國一次性采購了天文數字的肉干和奶酪作為軍糧.

沈浪更是在羌國王都內辦了一個皮革作坊,專門制造靴子,不是為了賺錢,而是裝備軍隊.

當然了,越國的大部分軍隊不可能裝備得起靴子,也只有沈浪麾下的土豪軍隊才裝備得起.

雖然僅僅只是一個雛形,但羌王都的繁榮已經開始了.

而西域諸國經過短暫的錯愕之後,依舊湧入羌王都做生意.

之前西域諸國的貿易中心在鎮遠城.

現在鎮遠城廢掉了,羌王都會漸漸取而代之.

在越國的幫助下,羌國第一次真正統計了全國的人口.

比沈浪想象中的要更多一些,總共有五十九萬人口.

但是整個羌國的面積超過二十萬平方公里,真正是地廣人稀了.

五十九萬人口,男子壯年超過二十萬!

因為生存環境太惡劣,這里人壽命都不長,除了女人和小孩之外,就都是壯年男子.

在沈浪和越國的幫助下,羌國阿魯娜娜第一次在羌國進行了軍隊職業化.

在整個羌國境內,征召了兩萬職業軍隊.

這兩萬軍隊全部脫產,而且完全歸屬女王一人.

這兩萬軍隊,一半駐守在雪山神廟堡壘,一半駐守在羌王都.

另外還有五萬義務軍.

所謂的義務軍,平時依舊放牧生產,但是也要參加軍事訓練,每年會有一定的軍餉,但數量很少,必要的時候只要女王一聲令下,這五萬義務兵也要騎上戰馬,奔赴戰場.

阿魯娜娜本以為自己肯定養不起這兩萬職業軍隊.

結果發現不但養得起,而且綽綽有余.

因為貿易稅的存在.

在羌國內的一切貿易,都要交稅給女王.

茶葉稅,奶酪稅,牛羊皮稅,瓷器稅,絲綢稅等等等等.

羌國王族經過了幾次動蕩和屠殺後,整個王宮的太監,宮女,官員加起來不超過幾百人而已.

她不需要向越國一樣給無數的官員發放俸祿,也不需要養大批的舉人.

到手的錢,全部用來養著兩萬軍隊就可以了.女王阿魯娜娜現在超級有錢的,之前從王宮刮下來的那筆金子,根本就不需要動用.

所以她大筆一揮,向沈浪購買了大批的精銳鎧甲和彎刀,直接將她麾下的兩萬大軍裝備上升一個級別.

不僅如此,還采購了大量的小型手弩,讓騎兵在戰場上近處作戰之用.

所以羌王的直屬軍隊雖然比以前少了,但戰斗力卻更強.

最近羌國女王阿魯娜娜收到了不計其數的禮物.

羌王都迎來了幾百個各國使臣.

數量最多的當然是越國的,常年有幾百個官吏駐紮在羌王都,也是第一個在羌國造了使苑的國家.

用現代的話說,就是越國駐羌國大使館,有真正的常駐官員,而且是四品高官擔任大使.

楚國已經努力了很多次,請求女王答應在王都劃一片區域建造楚國大使苑,但羌女王阿魯娜娜拒絕了.

如今西域諸國使節,尤其是矜君使節也長期駐紮在羌王都之內,頗有風云際會的感覺.

在別的地方或許感覺還不清晰,但只要來了羌王都之後,就會知道一件事情.

大戰將近.

楚國,越國,矜君,西域諸國都在爭取羌女王.

為何還有西域諸國的事情呢?

大劫寺進入了西域諸國,勢力巨大,已經是西域諸多國家的國教,而他們無時無刻不想著返回東方世界.之前想要借蘇難的力量,這次就借矜君的力量.

在大劫寺的號召下,西域諸國隨時可以拉起一支聯軍.

但是……

如果要從西邊進攻越國的話,必須經過羌國.

所以大劫寺和西域諸國只有一個要求,軍事通行權.

只要羌國答應讓聯軍從國土上經過便可.

為此,他們願意付出天文數字的代價.

而楚國和矜君的要求則更加簡單了.

未來大戰爆發的時候,希望羌國能夠恪守中立.

僅僅為了這個中立,矜君和楚國都願意付出巨大的代價.

但可惜啊,羌國王都壓根就沒有幾個大臣,也幾乎影響不了羌女王阿魯娜娜.

這些使臣別說游說女王,就連見女王面的機會都沒有.

既然說不動,那麼就可能鋌而走險,刺殺女王阿魯娜娜.

但阿魯娜娜住在堅固的王宮之內,身邊都是最信任之人.

守衛王宮的羌國武士足足有幾千人之多.

她麾下可是有許多西域武士高手,沙蠻族高手,加上阿魯娜娜自己本身就是一個頂級高手.

想要刺殺她的話,大概派一個大宗師來是不夠的.

再加上不久之前,大傻也劍王李千秋的到來,刺殺阿魯娜娜更不可能了.

……………………

羌女王阿魯娜娜肚子非常大,坐在王位之上,眉頭緊鎖.

如果站在她自己的立場上,當然二話不說直接率兵支援越國,雙方並肩作戰.

但她不再是一個人了.

她領導著整個羌國.

不管怎麼樣,她首先都要考慮羌國萬民的利益.

當然最關鍵的是她馬上就要分娩了,而且就算生下了孩子,也需要一段時間的恢複期,想要率兵作戰是不可能的.

但是這一年來,越國對羌國付出得太多了,讓女王阿魯娜娜充滿了虧欠感.

總覺得一旦爆發大戰的話,羌國若不出手相助,非常不仗義.

偏偏一直到現在為止,越國依舊沒有提出任何要求.

沒有讓羌國出兵,也沒有讓羌國支援戰馬,反而下了一大筆訂單,購買了大量的軍糧,甚至直接給錢沒有拖欠.

而就在這個時候,沈浪的信送來了.

他直截了當告訴阿魯娜娜,不要出兵!

在越國和矜君開戰期間,恪守中立.

羌國卡在這個位置上,並且不和越國為敵,本就是最大的幫助.

天西行省南部,本是越國最脆弱的地方.

若沒有羌國的話,越國至少要派出八萬大軍駐守白夜郡抵擋敵軍,甚至還不夠.

所以羌國就算表面上恪守中立,其實就是為越國守住了西境,阻止大劫寺,楚國,矜君通過這個方向攻入越國.

如此已經是巨大的幫助.

而且!

羌國此時不出兵的話,至少能夠牽制敵人的十幾萬大軍.

一旦出兵!

那麼楚國,沙蠻族,大劫寺三方聯軍就會竭盡全力圍攻羌國.

而到那個時候,越國的西境也危險了.

所以至少現在為止,羌國不出兵比出兵更加有利于戰局.

那麼羌國一直不出兵嗎?

不,等戰局發展到後面的時候,羌國可以作為一支奇兵殺出,甚至直接影響戰局結果.

反而在這段時間內,羌女王阿魯娜娜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人身安危,而且牢牢抓住軍隊.

有必要的話,甚至可以把各個部落的軍隊輪流調到王都周圍,進行軍事演練,避免下面各個部落讓敵人各個擊破.

沈浪這番話也曾經和甯元憲細細剖析過.

越王甯元憲表示贊同,所以到現在為止,越國依舊沒有對羌國提出任何要求.

沈浪的這封密信立刻讓羌國女王阿魯娜娜心中敞亮了,不再焦灼.

坐上王位之後,阿魯娜娜才發現沈浪是真的了不起.

因為你想到的他都想到了,你沒有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從來不會給盟友提出任何一點點過分的要求.

"去讓楚國和矜君的使者進來吧."羌女王阿魯娜娜道.

但是緊接著,她眉頭一顫道:"算了!明天再說,我要生了!"

剛才肚子就有些痛了,但她沒有在意,現在褲子都濕了,肯定是要生了.

這話一出,大傻猛地站起,就要過來抱起媳婦.

"起開……"阿魯娜娜手一推.

站了起來.

羊水果然破了,順著腿直接流了下來.

地面都濕漉漉的一小片.

阿魯娜娜微微張開著雙腿,朝著房間內走去.

"准備一下,我要生了."

大傻要跟進來,結果被推了出來.

十幾個女醫生,十幾個產婆飛快沖了進去.

如同收到集結令一般,因為她們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女王陛下,您躺著吧."

"不,我們羌國女人都喜歡站著生孩子."

"女王,要不然您叫喚幾聲啊?"

在越國生孩子,女人都痛得受不了,拼命叫喚的.

結果阿魯娜娜也不叫喚,讓越國的女大夫和產婆真不習慣.

"就這點疼痛,還叫喚多丟人?"

"女王陛下,您別把衣服全部脫了啊,天氣那麼冷.

"剝光了好生,免得弄濕弄髒了王袍."

然後,羌國女王阿魯娜娜也不喊,也不叫,就在產房內走來走去.

忽然!

她微微彎腰一蹲.

"咤!"

羌女王一聲大吼,猛地一跺腳.

生出來了.

"哇哇哇……"

響起了孩子的哭聲.

所有的產婆,女大夫,完全驚為天人.

女王陛下實在太了不起了.

天下第一女中豪傑啊.

這第一胎竟然就生得如此豪邁!

"恭喜女王,是一個小王子."

"嚯!十二斤半重!"

"這麼健壯的寶寶,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啊,真不愧是小王子啊."

"喲!我們未來的羌王真是俊啊!"

阿魯娜娜任由女大夫清洗她的身體,等到寶寶洗乾淨之後,她直接抱著哺/乳.

本以為是產婆恭維,沒有想到這寶寶確實很俊,長得像媽媽多一點.

而且剛生出來,就睜大了眼睛,雙手雙腳亂蹬,有力氣得很.

和別人的小寶寶完全不一樣.

"這個小王子,未來不知道要便宜哪位公主殿下了,這麼雄壯,我接生了這麼多孩子,都從未見過啊."

幾個奶媽上前道:"女王,您現在還沒有奶/水,不如先吃我們的,讓小王子再吸幾天,您的奶/水就會出來了."

阿魯娜娜點了點頭,然後直接穿上衣服就要走出來.

"女王陛下,您要做什麼啊?"女大夫道.

阿魯娜娜道:"辦公務,接見使臣啊?"

幾個女大夫和產婆完全驚呆了?

這……這孩子剛生下來,絕大多數女人連站起來都難,你不但走路虎虎生風,而且還要接見使臣.

"女王,生完孩子之後是要做月子的."女大夫道.

阿魯娜娜道:"越國女人要做月子,我們羌國女人不需要的,生完孩子第三天就去放牧了."

女大夫道:"那至少明天,明天再出去,至少休養一天好嗎?"

緊接著,幾個產婆,女大夫,奶媽再一次發出驚呼.

因為這個寶寶太能吃了,剛生出來竟然就吃空了三個奶媽.

這才勉勉強強吃飽了.

打了一個飽嗝,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女王陛下,應該給小王子取名字了."女大夫道.

女王阿魯娜娜想了一會兒道:"他爹叫大壯,那就叫阿魯壯吧!"

啊?

呃!

這麼敷衍的名字?

這可是未來的羌國之王啊,聽上去名字和農民一樣啊.

"這個名字挺好的,就這麼定了."女王阿魯娜娜道.

哼!

沒有叫阿魯傻已經很好了.

而此時大傻站在外面發呆,面紅耳赤,手足無措.

我……我竟然做爸爸了?

一切都好突然啊.

我本來覺得這輩子都娶不到媳婦的.

結果莫名其妙的有了一個媳婦,然後莫名其妙又有了一個孩子.

……………………

國都,長平侯爵府內.

任何言語都難以形容王弼內心的震驚.

這位西隆子爵府世子原本真的不敢抱什麼希望的.尤其是見到沈浪之後,他本能地感覺到自己遇到了一個騙子.他覺得沈浪就算有本事,就算真的有什麼龍血,也絕對不會給他的.

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有奇效啊.

簡直就是立竿見影.

二百斤的石鎖,放在幾年前他還能舉起來.但是近年來花天酒地,完全把身體給毀了,就算一百多斤也舉不起來了.

這一次恩科武舉考試,他第一關就被淘汰了.

這才喝下了三分之一管龍血,便有這等奇效,如果全部喝下去呢?

那我王弼豈不是上要上天?下一次武舉考試豈不是手到擒來?

頓時,王弼朝著沈浪拜下:"沈公子真乃神人也,真乃神人也!"

沈浪道:"我必須說明啊,這龍血作用也是要看人的,對有些人有效,對有些人無效.若是無效的話你也別浪費錢了,這三分之一管龍血我也不收錢,你可以走的."

"有效,有效,有效!"王弼顫抖道:"有奇效,太神奇了,我感覺到自己的力量仿佛漲了一倍."

其實壓根不是.

服用下去確實有效果,但也沒有這麼大.

Dan 這王弼之前的武功不錯的,但近年來花天酒地把身體玩毀了,可是血脈根基還在,所以喝下這所謂的"黃金龍血"後效果尤其顯著.

沈浪道:"那行吧,我為你保留兩個時辰.你若不要,我就給別人了."

"別,別,別……"王弼跪了下來道:"沈恩公,這管龍血我要定了,千萬別給別人啊,這是我的命根子啊,我這輩子的榮華富貴全部就靠它了."

"我現在就回家拿錢,我爹若不給我錢,我就自殺,我就死在他的面前!"

然後,王弼一溜煙跑了.

這一跑不要緊啊,更加有驚喜啊.

王弼發現自己的速度提升了很多,腳下就仿佛生了風一般.

還不止如此呢.

之前沒跑多久,整個人就氣喘籲籲的.

這次一口氣跑出二里地,竟然氣都不粗喘一口.

太牛了.

太神奇了.

就這樣,他就直接跑到了國都的家中.

西隆子爵王術本來是在天北行省,但是為了南征,鎮北大將軍南宮傲率領五萬主力南下,駐紮在國都附近.

只要軍費和糧草,器械一到位,就立刻南下進入南甌國戰場.

所以王術子爵也呆在了國都的家中.

此時已經夜了,他依舊在看書.

但其實什麼內容都沒有看進去,內心滿是愁緒.

抬頭看了一下沙漏,都這麼晚了,那個敗家子還不回家,不知道在哪里花天酒地呢.

為了這個沒出息的兒子,王術簡直要愁白了頭.

之前他領軍在外,嫡子王弼沒有留在身邊,而是留在國都武學念書.

本是想要讓他出人頭地,沒有想到竟然墮落得這麼快.

反而不寵愛的庶子崛起了,這次考中了武舉.

可是這庶子內心有些陰沉,和他這個父親不親近的.

不到萬不得已,王術是真的不願意把爵位傳給庶子,他最疼愛的畢竟是嫡子王弼.

但這玩意這麼沒有出息,若是把爵位傳給他,家業只怕要毀在他手中,真是愁人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

嫡子王弼飛快沖了進來,直接跪在王術的面前道:"爹,快給我錢,五……不,六千金幣!"

看看,什麼是敗家子?

這就是敗家子,雁過拔毛啊.

沈浪開價五千,到了他嘴里就漲一千.

西隆子爵王術一聽,頓時勃然大怒.

六千金幣?

你瘋了嗎?

你這個敗家子知道這是多少錢嗎?

我們全家一年的進項,扣除掉花銷,剩下的也不超過兩千金幣啊.

這六千金幣,是我們全家幾分之一的積蓄了.

你這是做了什麼啊?

喝花酒也用不了這麼多錢啊?

賭錢輸了?

被人下套騙了?

王術子爵二話不說,拿起鞭子就要抽死這個敗家子.

"六千金幣,六千金幣,你不把家敗完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了."

王弼哈哈大笑道:"爹,這次我要錢是好事,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整個家族啊.我要發達了,下一科武舉我一定會高中了.沈浪有一點黃金龍血,原本是不打算給任何人的,但我和云夢澤是好朋友,所以他勻給了我一點點.就收了一個成本價,六千金幣,趕緊趕緊啊!"

王術子爵一聽更加怒了.

你這個敗家子,敗家也就算了,還這麼蠢.

被人騙了還給人數錢.

沈浪和云夢澤擺明了就是聯手做局騙錢的.

蠢貨,蠢貨!

而且太子和三王子已經下了封殺令了,任何人都不得和沈浪做任何交易.

"你還沒給錢吧?"王術子爵道.

王弼道:"當然沒有,所以他先讓我喝了三分之一管龍血,剩下三分之二還給我留著兩個時辰,如果屆時我還不拿錢去買,他就要賣給別人了."

王術子爵大吼道:"那是騙子,沈浪就是一個騙子,你就給我呆在家里,哪都不許去.來人,把少爺綁起來."

王弼道:"爹,你這是要毀我終身啊,那是真的龍血啊."

王術大怒:"屁的龍血,沈浪就是一個混蛋,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子!"

王弼二話不說,直接跑到外面院子,拿起一個二百斤的石鎖.

在父親王術面前單手舉起.

頓時,王術子爵驚呆了.

王弼放下了石鎖.

直接抄起一支一百多斤重的大刀,在院子里面狂舞.

王術更加驚呆了.

這個兒子他最清楚不過了,原本武功不錯,但全部荒廢了,現在身體已經爛成渣渣了.

一百斤的石鎖,一只手根本提不起來的.

而這把一百多斤的大刀,更是拿起來都費勁,更別說揮舞得虎虎生風了.

他的力量和敏捷,都有巨大的提升啊.

王弼放下了刀子,連大氣都沒有喘一口.

然後,他得意洋洋道:"父親,你看到了嗎?看到了沒?我這才喝了三分之一管龍血,就變得這麼厲害,要是喝下一整管黃金龍血,這還得了啊."

王術子爵真的完全驚了.

竟然真的又如此奇效?真的有龍血?

"父親,之前沈浪招募的那兩千個廢物低能兒,可比兒子差的遠了吧,僅僅三個月後,他們就成為了王牌軍團,這就是因為黃金龍血的原因啊."

"父親,現在相信沈浪的人還很少,但是紙包不住火啊,整個國都比我們勢力大的,比我們有錢的多了去了,再晚的話,那黃金龍血就真的被搶完了."

"這不僅僅關系到我人的命運,而是關系到整個家族啊!"

王術子爵二話不說,飛快進入家族的地下室倉庫拿錢.

六千金幣,也就是四百多斤.

真是肉痛啊,這幾乎是他王家四分之一的積蓄了.

他好不容易吃空餉,貪/汙軍費,收受賄賂才賺到的這筆錢啊.

沒辦法,新式貴族和老牌貴族沒法比,家底太薄,花銷太大.

"我跟著你一起去."王術子爵道.

王弼一聽,這哪行啊?那樣我吃一千金幣回扣的事情,豈不是被你知道了嗎?

眼睛一轉,王弼很快有了一個主意.

"爹,你不能跟我去啊,沈浪到時候逼著您表態支持甯政那個廢物王子怎麼辦?"王弼道:"我還可以信口開河胡亂答應,您卻不能啊."

王術子爵一聽有理.

而且太子和三王子下了封殺令,他自己最好不要出面.

于是他派了一個心腹,駕駛一輛馬車,載著金幣和王弼,秘密前往甯政的長平侯爵府.

………………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王弼接過了剩下三分之二的"黃金龍血".

在喝下之前,他忍不住又擔心.

該不會這三分之二喝下去後沒什麼用處吧?

這筆錢該不會白花了吧.

結果他多慮了.

剩下三分之二的黃金龍血,剛剛喝下去之後.

王弼頓時覺得整個人都要炸開了一般.

仿佛體內有無窮無盡的力量.

我要爆發了.

我要逆天了.

天上地下,都容不得我這般強大之人了.

此時,旁邊剛好放著一只四百斤的石鎖.

王弼上前,猛地一手舉起來.

哈哈哈哈!

四百斤的石鎖啊,我一只手輕而易舉抓起來了.

太牛逼了.

這龍血太強了啊.

我有這樣的力量,武舉考試輕而易舉拿下沒問題.

那麼……

這個石鎖真的有四百斤嗎?

沒有的!

剛才二百斤石鎖是真的,但這四百斤,其實只有二百五十斤而已,刻著四百斤字樣而已.

喝下一整管"黃金龍血"和三分之一管,對力量提升差別不大的.

但是渾身的炸裂感,卻要強很多很多.

王弼心中大吼,庶子王臨,我看你拿什麼和我比?

想要和我競爭爵位?

白日做夢啊!

王弼雙膝跪下道:"沈恩公,你挽救了我的人生,挽救了我的家族,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恩人,不管有什麼吩咐,上刀山下火海,我絕對不皺一下眉頭."

沈浪道:"我只有兩個要求."

王弼道:"您說,我若是皺一下眉頭,就是孫子."

沈浪道:"第一,千萬不要把黃金龍血的秘密泄露出去,不要因為自己變強了就忍不住去顯擺."

王弼點頭道:"是!"

但是他內心卻恥笑,這怎麼可能?

我一定會顯擺的啊.

什麼是裝逼?

就是自己變強了,恨不得身邊所有的傻逼都知道.

做人若不裝逼,那就是錦衣夜行啊.

沈浪又道:"第二,關鍵時刻一定要和五王子甯政站在一起."

王弼更是拍著胸脯道:"沒問題,從今以後,我王弼就是甯政殿下的人了."

但是他心中更加不屑.

走出這道門,我管你是誰?

甯政那個廢物?

想讓我去效忠他?做夢吧!

我已經變強了,過兩天我就投靠太子,或者三王子去.

哈哈哈哈哈!

沈浪道:"那行了,你去吧!"

王弼迫不及待地離開.

他要去裝逼了.

不……他要去征服某個女人.

曾經他在她面前丟盔卸甲,顏面盡失.

今日一定要殺得她鬼哭狼嚎,挽回我王弼的尊嚴.

而此時沈浪道:"王弼,記住一個月內不要碰女人,否則你好不容易獲得的力量,會隨著男人的陽氣一些泄露出去的."

王弼一驚.

不能碰女人,那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沈公子,碰一次都不行嗎?"

沈浪道:"碰一次,損失百分之十左右."

王弼心中計算,那就算損失個百分之二三十也無所謂,還是能中武舉的.

頓時,王弼飛奔離去.

我變牛逼了.

我要顯擺去了.

我要裝逼去了!

我要讓那些敗家子同伴,我要讓所有的狐朋狗友看清楚.

我和你們不一樣.

不一樣……

……………………

王弼走了之後.

沈浪打開箱子,里面整整齊齊都是金條.

散發著迷人的光芒.

整整五千金幣,三百多斤.

這僅僅只是開始!

王弼這個傻逼一定會去拼命顯擺的,而他的圈子全部都是敗家子.

有錢,但是身體渣,做夢都想要變強,但是又不願意付出任何血汗.

就是玩游戲殺一只雞都想爆屠龍寶刀的那種人.

這樣的凱子,不坑你坑誰啊?

不騙你們的錢,都對不起我的良心啊.

最晚不到明天.

沈浪就要發財了.

發大財了!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飯回來寫第二更!月底了,諸位大爺求月票啊,拉我一把呀,給你們拜了!

上篇:第322章:浪爺牛逼!龍血出奇跡!    下篇:第324章:大功告成!金山金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