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25章:國君震撼狂喜!驚人獎賞!   
  
第325章:國君震撼狂喜!驚人獎賞!

g,更新快,無彈窗,!

493萬金幣?

六千金幣一管"黃金龍血",好像有些除不盡啊.

為了避免這些人在黃金上做記號,沈浪把收來的黃金全部融化重新鑄成了金磚,這里面肯定是有損耗的.

而且金幣僅僅只是方便計算而已.

沈浪手中有兩千多管黃金龍血,這才賣出去了八百多管,還剩下一千多呢.

沒辦法.

國都的韭菜被割完了.

甚至國都附近的權貴也被收割了一遍.,

能夠出得起六千金幣,而且家中還有一個不成器的紈绔子弟.

八百多戶已經到頭了.

收割了這一波後,至少要好幾年才能再成長起來了.

"准備一下,把這些黃金運回王宮吧!"

…………………………

接著,震撼國都的一幕出現了!

國都的百姓真是猝不及防,瞬間被亮瞎了雙眼.

包括這些護送黃金的禁軍,也瞬間眼睛睜開到了最大.

長平侯爵府大門打開.

然後,一車又一車的黃金運了出來.

沒有任何遮掩,黃橙橙的金磚就擺在上面,連黑布都沒有蓋.

五斤一塊的金磚,一車三千多斤,整整一百車.

太陽照射之下,這些金山的光芒刺得人完全睜不開眼睛.

浩浩浩蕩蕩沿著玄武大道,前往皇宮.

這兩千禁軍見到這些黃金,刹那間幾乎要嚇尿了.

這個禁軍千戶找到沈浪,顫抖道:"沈公子,這……這是不是太高調了啊?"

沈浪道:"我一下子捐了幾百萬,還不允許我高調一下?"

呃!

你說得好有道理.

可是這金山金海,就讓我們兩千人守護押運,壓力太大了啊.

我怕被搶了啊.

甚至不怕老實告訴你,我們禁軍的兄弟看到這天文數字的黃金,自己都想搶了然後散伙回家.

但是沒有辦法,任何都阻止不了沈浪的騷包.

上午的陽光照射在大地.

玄武大道上,整整一百車的黃金.

浩浩蕩蕩.

金光燦燦.

所有人都驚呆了.

不管是什麼人?

老百姓,商人,貴族,地痞,流氓,官員.

都紛紛停下了腳步.

望著這不計其數的黃金.

金山金海啊.

我……我艹!

可以說除了隱元會長老之外,沒有一個人見過這麼……多的黃金.

好可怕啊!

無數老百姓渾身都在顫抖.

大場面啊.

就這一幕,夠我吹噓三十年了.

所有人看呆了整整一刻鍾,緊接著飛快跑回家中,呼風喚雨,攜妻帶子.

"娘,娘,快出來看黃金啊."

"兒子,快出來看神仙啊."

"娘子,娘子,快出來,我帶你去看一個驚喜,大驚喜……啊!他是誰?他為什麼會在我們床底下?"

圍堵在玄武大道上的人越來越多.

無數人內心仰望,膜拜.

"我的天爺啊,這麼多黃金給我一車就夠了啊."

"一車,別開玩笑了!給你一根,就能讓你玩到腰子炸裂了."

"我真想上去搶了啊,搶到一根,從此我就住在杏花樓里面不出來了."

好些個地痞流氓眼饞心熱,要不要玩一波大的?搶了丫的!

"駕,駕,駕!"

禁軍大統領聽到消息後,整個人被震得頭皮發麻,立刻率領五千禁軍前來保護黃金,心中卻要把沈浪給恨死了.

沈公子你這個瘋子啊.

幾百萬的黃金,你就這樣大搖大擺地公開運送?

這就相當于讓一百個沒有穿女人的衣服在地上爬行啊.

說錯了,是沒有穿衣服的女人!

這位禁軍統領也被這批黃金刺激得腦子發暈了.

緊接著,甯政也來了,率領著天越提督府城衛軍來護送這批黃金.

僅僅兩刻鍾後,保護在黃金邊上的軍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那些想要做驚天大事的地痞流氓趕緊將腦袋縮回到褲襠去.

差一點點啊,我們就成功搶幾百萬金幣了.

雖然沒有成功,但以後吹牛卻可以拿來說的.

天道會新晉長老黃同也看著這批黃金發呆,他也是專門來看大場面的.

講真的,他雖然已經貴為天道會長老,但這麼多黃金同時出現,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太震撼了.

不過,接下來鏡子和其他奢侈品生意在國都不好做了.

沈公子這一波收割得太狠了,把國都的有錢人都禍害過一遍.

…………………………

隱元會在越國都城的總部叫恩濟樓,整整七層,在國都已經屬于摩天大樓了.

站在最高處可以俯瞰全城.

隱元會長老舒伯燾和兒子舒亭玉就站在第七層,看著玄武大道上的這些黃金車隊.

這兩人是見過金山銀海的,但此時也忍不住目光有些迷離.

沒有想到啊,這個小贅婿竟然厲害到這個地步.

原本隱元會是想要借著這個機會逼國君就范的.

因為除了隱元會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夠借給甯元憲這麼多錢.

誰知道僅僅半個月時間,沈浪就弄到了這麼……多錢.

"這個小畜生做事還真沒有底線啊."

舒伯燾歎息一聲.

可不是嘛?

這小畜生完全不在乎得罪任何人.

但這手段也真是驚人了.

天下不管什麼生意,都無法在半個月內賺三百萬金幣,包括玻璃鏡也不例外.

結果沈浪賺了五百萬.

簡直讓人震得毛骨悚然.

"接下來,國都要經曆一次大錢荒了,我們隱元會的生意今年大概會暴跌好幾成."

"這個小畜生,這一波割得太狠了."

"這是劫富濟貧啊,真是傷天害理,把錢給窮人,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沒錯,沈浪這一波瘋狂的收割,就是劫富濟貧.

國君拿到這筆金幣,會怎麼樣?

首先給士兵們發軍餉,還有大戰津貼,十幾萬士兵都會發一筆小財.

這些士兵本質上都是窮人.

八萬大軍南下,需要運送無數的糧草,軍械,衣物,藥材等等,至少需要十幾萬民夫.

甚至還要征用這些民夫的牛車,驢車.

這些都要錢的.

當然了,如果特別不要臉,也可以強行徭役.

但甯元憲是敗家子.

他對官員刻薄,但對百姓其實還不錯,強征徭役讓百姓出錢出力出血的事情,他還干不出來.

所以這筆錢有很大一部分會落在十幾萬民夫身上.

還有大量采購糧食,布匹等等.

總之這筆天文數字的財富,最後都會回到民間.

但是……

這些生意都和隱元會無關了.

因為他們和國君翻臉了,這些物資的采購絕對不可能交給隱元會的.

損失慘重啊!

天道會又要大賺一筆了.

"我們這一波損失會有多少?"舒伯燾問道.

舒亭玉道:"單純糧食,布匹,藥材采購,我們的損失就會超過一百萬金幣以上,再加上金幣兌換的利潤,損失更大."

沈浪這個畜生!

他給隱元會帶來了多大的損失?

怒潮城兩次戰敗,玻璃鏡生意,再加上這一次.

每一次大戰,固然有人會損失,但有人卻要發大財的.

發戰爭財是隱元會最好的機會.

最牛逼的組織,直接投資戰爭.

否則隱元會為何那麼積極借貸軍費?

因為這些軍費很大部分都會以其他方式,重新回到他們的口袋.

接下來爆發的大戰生意,基本上和隱元會沒有太大關系了.

下面,沈浪的車隊剛好經過隱元會總部.

沈浪仿佛看到舒伯燾了一般.

忽然,他停了下來,然後朝著樓上的舒伯燾父子豎起兩根中指.

接著,他來回地凌空扇巴掌.

盡管隔著好遠,但舒伯燾和舒亭玉還是覺得沈浪這一道道耳光狠狠打在他們的臉上.

這個小畜生太賤了!

這麼賤的人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父親,一定要報複!"

舒伯燾隔著幾百米,看著玄武大道上的沈浪,渾濁的目光變得銳利冰冷起來.

是啊,一定要報複!

一定要給沈浪一次深刻入骨的報複,讓他痛徹心扉.

怎麼才能讓沈浪傷筋動骨,慘痛無比?

那就要看他最最重視什麼了.

"沈浪確定在全國搜刮特殊的低能兒嗎?"舒伯燾道.

舒亭玉道:"對,盡管他做得非常隱秘,但動作還是太大了,還是被我們偵測到了.不僅僅我們在盯著他的秘密行動,太子和三王子也都在盯著."

舒伯燾道:"他這是要打造第二支涅槃軍啊."

舒亭玉道:"對!"

舒伯燾道:"他做事沒有底線,天馬星空.但是在為甯政奪嫡一事上,卻非常平穩,行事極正!"

確實如此!

之前為了幫助金氏家族度過新政危機,又或者滅蘇氏家族報仇.

沈浪做事都不擇手段,天大的禍事都敢闖.

這次他幫助甯政奪嫡,所以人都會認為他會繼續做出毫無底線的事情,繼續懟天懟地懟空氣.肯定會和太子,三王子斗得不亦樂乎,甚至完全沒有底線.

結果並沒有!

沈浪就只是幫助甯政壯大勢力,幫他擴軍.

從來沒有去害過太子,也沒有害過三王子.

完全是最良性的競爭.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讓國君甯元憲對他更加信任.

"這第二支涅槃軍不能再讓沈浪練出來了,否則甯政真的要一飛沖天了!"

"那就需要在根源上斷了他的希望!"

……………………………

王宮之內,國君被震得頭發豎起.

"多少?"

"四百九十三萬,天道會的黃同有強迫症,就給添了七萬,湊了一個整數!"

五百萬金幣?

國君倒吸一口涼氣.

他知道沈浪能夠做到.

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瘋狂.

本來就是難如登天的任務,你沈浪不但完成了,而且還超額了六成.

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你做不成的?

五百萬金幣啊?

今年之內的軍費都完全夠了.

不但和矜君大戰的軍費足夠,甚至和楚國大戰的軍費也差不多了.

厲害,厲害啊!

"聽說他把整個越國的勳貴豪門都收割了一遍?"甯元憲道.

黎隼點了點頭道:"大概再過十幾天,這些人就會發現自己上當了."

"哈哈哈!收割得好,收割得好!"

國君大喜!

………………

整整兩個時辰!

這批天文數字的黃金,才被押入皇宮之內.

為啥那麼久?

因為沈浪命令,這批黃金要繞城一圈.

國都的老百姓窮了幾輩子不容易啊,我沈浪要讓所有人都大開眼界.就算賺不到這麼多錢,也要讓你們看看.

黃同腹誹,沈公子你這是為了自己顯擺吧?

做了大事,創造了驚人的奇跡,還要藏著掖著?

這不是我沈浪的風格.

一定要顯擺到極致,把我沈浪牛逼的風范銘刻到你們的靈魂深處.

要讓你們妒忌到吐血,震驚到骨髓顫栗,我這逼才算是裝完了.

禁軍統領完全無力吐槽.

最後忍不住對沈浪說:"沈公子,差不多了,差不多了,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該看到的人也都看到了."

沈浪還說:"有些青樓的妹子中午才起床,要不然我們再轉一圈,讓這些妹子也開開眼界,她們辛苦了一夜,也真是不容易."

"別,千萬別!沈公子,再走的話我們人受得了,但是運黃金的馬兒要受不了了."

"行,那行,那送進宮去,讓陛下和娘娘們也震驚一下!"

……………………

甯元憲確實震驚了!

盡管他早就知道這批黃金的數目,但真正見到的時候還是受到了強烈的沖擊.

經過他手里花出去的黃金是天文數字,甚至他欠下的債務都遠超五百萬.

可是一次性這麼多黃金,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沒辦法,他是敗家君王,每年的錢不但不夠花,還有虧空,內庫是存不下什麼錢的.

現在這批黃金,全部要進他的內庫.

我甯元憲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闊過啊.

不僅甯元憲來看熱鬧,宮內的妃子除了王後之外,也都出來看黃金了.

整整過足了眼癮之後.

甯元憲下令,將黃金運到王宮內庫之中.

從明天開始,這批黃金就會急劇減少.

因為很多糧食,布匹,藥材等等都已經采購完畢了,就等著付賬.

還有征用的民夫,也要來領錢.

………………

"沈浪,厲害,厲害!"

"寡人答應過你,要冊封甯政為越國公,絕不反悔!"

"不過,再過十幾天那些買了黃金龍血的人就會發現上當了,你准備怎麼辦?"國君問道.

沈浪道:"陛下,我們要弄清楚幾件事情."

"第一,我從來都沒有說黃金龍血可以改變血脈天賦啊,我從來都沒有講過的.都是他們自己這樣認為的,而且我從來都沒有主動叫賣,都是他們找上門來苦苦哀求,我才賣給他們的."

"第二,我一再忠告,服用完了黃金龍血之後不能碰女人,不能碰女人,結果不聽啊,龍血力量流失光了,這不能怪我."

"第三,賣黃金龍血賺來的錢,我一個子都沒拿,還倒貼了好幾百金幣呢.所有火耗,都是我自掏腰包補上的."

前面兩個理由是強詞奪理.

但第三條,卻是真的理直氣壯.

不管賣了多少錢,沈浪一個子都沒拿.

剛才帶著這批黃金游街,就是為了讓天下人看看清楚.

我沈浪就算是騙錢,也是為國詐騙.

你們有本事找國君去?別來找我.

國君笑道:"你真不打算回去躲一躲風頭?"

"不躲,難不成他們還敢打我不成?"沈浪道:"再說沒有字據,沒有收條,隨便來一個阿貓阿狗說自己花錢買了我的黃金龍血上當,難道我也要認?"

牛逼!

國君笑得臉上的肌肉都有些疼了,不由得用手拍了拍,然後臉色漸漸變得嚴肅了下來.

"沈浪,你做得好,做得很好!"

沈浪不由得一愕,國君你別這樣一本正經地誇獎我,我真不習慣.

總感覺你又要坑我.

"不是因為這筆黃金的事."國君道:"而是在幫助甯政奪嫡一事上,我本來真的擔心你無法無天去害太子,去害甯岐,就如同你之前對蘇難那樣,陷害手段此起彼伏無所不用其極.結果你完全沒有,甚至太子一系,甯岐一系出手害你,你都保持克制,顧全國家大局,這很好!在奪嫡一事上,你始終在建設,而不是破壞!而且用事實改變我的看法,讓我看清楚甯政,這點很好!"

沈浪道:"陛下,越國經過了幾十年的……"

"行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了."國君趕緊打住.

因為沈浪又要老生常談,指桑罵槐說他甯元憲敗家,為越國留下了許多隱患,需要甯政這樣勤政堅毅的君主解決這些危機.

話里話外都仿佛說我給後來的君王留下一個爛攤子.

有些事情寡人知道錯了,你也不用一直拿出來說.

"至少到現在,甯政表現得很好."甯元憲道.

其實從表面上看,甯政還是很狼狽,依舊焦頭爛額.

但國君看問題畢竟更加深刻.

甯政做事很正,解決危機都是從根子上解決問題,而不是粉飾太平.

越國現在的局面,靠粉刷匠是不行的.

忽然甯元憲笑道:"沈浪,甯政這個人做事很刻板的,萬一他繼位了,一定會推行新政,到那個時候這把火就會燒到你家頭上了."

沈浪道:"我金氏家族完全可以把現在的封地交出來,也可以把私軍交出來,我們只要艦隊!"

這話一出,甯元憲不由得一愕.

沈浪道:"當然了,在那之前我肯定要先把薛氏家族滅掉."

國君甯元憲頭皮發麻,趕緊岔開話題.

因為薛氏家族也是他的心腹啊,你沈浪口口聲聲要滅薛氏全族,國君聽得確實不太習慣.

忽然國君道:"沈浪,有人要害你,可知道嗎?"

沈浪點頭道:"當然知道,有人要動我的命根子,太子,三王子,隱元會三家聯手要毀我的涅槃軍."

國君歎息一聲.

他內心很失望.

在這場奪嫡之爭中,最無法無天的沈浪反而顧全大局,保持克制,沒有踐踏底線.

反而太子和三王子那邊,手段有些髒.

甚至對他這個君王也有些藐視.

沈浪的涅槃軍是誰的?

沈浪的?甯政的?

不,歸根結底來說這涅槃軍是越國的!是我甯元憲的.

未來戰場上,涅槃軍會起到什麼作用?你們難道心中沒數嗎?甚至可能會影響戰局的.

甯元憲對這支涅槃軍抱有無比巨大的希望!

你們奪嫡沒有問題,但不能損害越國的利益.

而你們的所作所為,已經開始傷害到越國利益,傷害到寡人利益了.一個置越國利益于不顧的人,我如何相信你們能夠做好這個君王?

相較而言,埋頭做事,焦頭爛額的甯政,看上去就要順眼很多了.

"沈浪,需要我出手幫忙嗎?需要我阻止他們嗎?"甯元憲問道.

沈浪笑道:"不用."

國君笑道:"真的不用?他們可是要斷你命根子啊."

沈浪無語,陛下你別瞎比喻好吧,聽上去好像有人要來咬斷我的鳥一樣.

涅槃軍是極度重要,他們是甯政殿下奪嫡的命根子,是我沈浪擊敗太子和三王子的命根子.

但……不是我沈浪的命根子,我命根子好得很.

"行,那寡人就對你拭目以待."甯元憲道.

接著甯元憲沉默了良久,他仿佛在猶豫,像是要做一個驚人的決定.

足足好一會,國君道:"沈浪,你這事辦得好,寡人要獎賞甯政.寡人可以替你打太子一個耳光."

沈浪一驚.

陛下,不是嗎?

您,您做事這麼猛?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國君這事要有大動作?

甯元憲道:"這次大軍南征,需要進行祭天大典.之前都是寡人祭天,太子念祭文,這次讓甯政來念,有問題嗎?"

沈浪真的震驚了.

陛下,你這行為很冒險啊.

讓甯政念祭天之文,當然是對太子的一次打擊.

一般而言,只有少君才有資格做這件事,您的這個舉動實在有些猛烈啊.

可是誰都知道,甯政是有口吃結巴的啊,而且越緊張就越容易結巴.

祭天之文,可是要當著文武百官和幾萬大軍的面大聲念出,不但要流利,而且還要抑揚頓挫,感情充沛,甚至還要帶一些些王者氣息.

甯政若表現好了,固然是露臉,而且是國君給天下一個巨大的信號.

對于甯政的奪嫡來說,完全是巨大勝利.

但甯政若表現不好,在念祭天之文的時候結巴口吃了呢?

那就成為天下笑柄了.

甚至以後就算他改掉口吃的毛病也沒有用了.

在整個天下看來,他的口吃永遠都好不了了.

可是他若表現得好了,那口吃這個標簽就永遠離開了他,就算以後他說話的時候繼續口吃,也不是很要緊了.

關鍵這個信號太關鍵了,國君支持甯政!

這對于甯政奪嫡,完全質的飛躍.

"有問題嗎?"甯元憲問道.

沈浪陷入了沉默.

是啊?有問題嗎?

甯政已經很努力了,這幾個月時間來,每天嘴里都含著一塊石子說話.

舌頭都磨破了,嘴里有些時候甚至都在冒血.

但是……

口吃這毛病實在太難改了.

喬治六世一輩子都沒有治好,而且在國王的演講中,也並沒有完全克服口吃.

甯政平時說話故意放慢速度聽上去還好,已經沒有明顯口吃了.不過一旦激動緊張的時候,還是會有口吃.

可是這次的機會太寶貴了.

如今甯政已經嶄露頭角,但是他的上位還是遭到了天下群臣的反對.

所有人反對的理由都很一致.

一個口吃結巴的人,怎麼可能登基為王?那豈不是國家之恥?

甯政長得不好看,又黑又矮,而且還有明顯胎記.

可是作為臣子不能在長相上攻擊甯政,只能在口吃一事上反對甯政上位.

而且天下群臣也說得有理.

在如今的環境中,確實容忍不了一個結巴口吃的人作為一國之君.

而且,國君不是沒有健康出色的兒子.

一旦甯政在祭天大典上表現出色,驚豔四射的話,那就堵住了天下群臣之嘴,以後誰也不能拿口吃一事阻撓甯政.

"沈浪,有問題嗎?"國君再一次問道:"時間不多的,三天之後寡人就要祭天了,如果甯政想要靠著含石頭子矯正口吃毛病的話,那肯定是來不及了.那一天甯政不但要流利,而且要足夠驚豔."

足夠驚豔?

那就不能使喬治六世的水平了,而是要希元首的水平了.

對于普通人來說,說話就是說話.

而對于君王和元首來說,演講是最重要的政治本領.

尤其後世地球,你只要演講牛逼總統都可以選上.

某種程度上,希元首就是靠演講起家的.

靠著演講,他能夠將無數人煽動得熱血沸騰,甚至靈魂撞擊!

"行,沒有問題!"沈浪點頭道.

甯元憲道:"沈浪你確定?你可知道一旦他口吃,那就是砸了全場,對他的奪嫡完全是致命打擊!若沒有把握,你不要冒險,我依舊把念祭天之文的事情交給太子甯翼."

沈浪道:"我保證在祭天大典上甯政殿下的表現一定驚豔四射,振聾發聵,靈魂撞擊,讓所有人對他刮目相看!"

甯元憲道:"那寡人拭目以待,你只有三天時間!如果你確定沒有問題,我就下旨給甯政,正式宣告這件事情了."

沈浪點頭道:"沒有問題!"

……………………

當天下午!

國君下旨,大軍即將南征,傾國之戰即將爆發,三日之後進行祭天大典.

長平侯甯政,准備在祭天大典上誦讀祭天之文.

這個旨意一出.

瞬間引起了軒然大波!

甚至直接掩蓋了五百萬黃金一事.

所有人再一次被震驚了!

陛下這是什麼意思啊?

誦讀祭天之文,那是太子的事情的啊?

為何交給五王子甯政?

陛下發出來的這個信號太驚人了.

難道太子位置不穩了?

甯政殿下要上位?

陛下心中的天平已經偏向甯政了?

不過陛下啊,這次籌集軍餉的功勞是沈浪立的,完全和甯政無關.

甯政是口吃,眾所周知!

這次的祭天大典何等重要?

傾國之戰,祈求上天和聖人的保佑.

這是何等神聖時刻?

如果甯政誦讀祭天之文的時候犯了口吃,不但威嚴掃地,而且也是對上天和聖人的不敬.

上天一旦降罪,那這一場傾國之戰豈不是不詳?

這是關乎國運之事,陛下你實在是太草率了.

我們知道這次隱元會借貸一事上,陛下您和太子有了巨大的分歧,您想要敲打太子.

但那也不能將國家大事當成兒戲啊?

于是,還沒有等到第二天朝會,文武群臣的奏章如同雪片一般飛入了宮內.

所有人全部發聲了!

宰相祝弘主沒有上奏折,但是祝戎卻上了.

這已經代表了祝氏家族的態度.

無數的奏章,真的幾乎要將國君甯元憲淹沒了.

陛下您作為君王,也不能如此之任性.

這次祭天關乎國運,若是有了閃失,那對大軍士氣是何等打擊?

萬一對傾國之戰有了不詳的預兆,誰能負得起這個責任?

這次南征的統兵大將是鎮北侯南宮傲,作為主帥他沒有上奏章,但是卻秘密覲見了國君,隱晦地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希望陛下三思.

這一戰關乎國運,而且祭天現場會有上萬大軍在場.

這種祭天大典每一個細微之處都會被放大,甚至被視為上天的預示.

萬一出錯,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甯元憲只說了一句,寡人心意已決.

他表面上態度非常堅定,但心中卻感受到了無比的壓力.

幾乎所有的文武大臣,全部都表示反對.

無數的奏章,真的如同潮水一般.

甯元憲還沒有經曆過一次這樣的場面,朝中官員不管任何派系,全部口徑一致.

站在天下群臣的對立面,哪怕是作為國君有些心驚膽戰.

甚至他內心都有一點點後悔.

太草率了!

因為五百萬金幣到手的原因,使得他太激動了.

寡人果然不是一個冷靜的君王.

每次一得意,他就容易飄.

而且這一次太子確實讓他生氣了.

不過現在就算後悔也晚了.

木已成舟,覆水難收!

甯政,你千萬不要讓寡人失望啊!

祭天大典上如果你表現砸了,那寡人也要被千夫所指了,之後若是戰局不利,可能所有的罪責都會推到你的頭上,甚至寡人的頭上.

沈浪,寡人相信你!

你以前每次都上演了奇跡,這次也不要例外!

………………………………

長平侯爵府!

五王子甯政渾身都在顫抖.

他剛剛接到了旨意,祭天大典上由他念祭文.

這當然是天大的好事,天大的獎賞.

可是,可是他真的不行啊.

他的口吃還沒有矯正過來.

這個父王實在是太……性情化了!

只有三天時間了啊!

沈浪道:"殿下,祭天大典上,您不僅僅不能口吃,不僅僅要流利.而且您的表現要驚豔全場,要振聾發聵,要讓人從靈魂深處感覺到一陣陣顫栗."

甯政嘴唇顫抖道:"沈,沈,沈浪,我……我,我,我真的做,做……不到的."

蘭瘋子和苦頭歡,黎隼在邊上一聽,整個人都要昏厥過去.

甯政殿下之前已經改善很多的口吃,現在又變得無比嚴重了.

甚至結巴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只有三天時間了,在祭天大典上他只會更緊張.

真的會弄砸的!

沈浪道:"甯政殿下,你相信我嗎?你相信我的!三天時間,綽綽有余,祭天大典,我一定讓你驚豔全場!"

………………

注:第一更送上,我吃點的飯然後繼續碼字!諸位恩公月票不要停,糕點一頭磕在鍵盤上,感恩涕零.

謝謝黃靜逸,醋笨笨,啊米1216,日後我再說,ahanya,書友20190130041401409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24章:大功告成!金山金海!    下篇:第326章:浪爺再創奇跡!太驚豔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