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26章:浪爺再創奇跡!太驚豔了   
  
第326章:浪爺再創奇跡!太驚豔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中國曆史上,祭天大典在明清兩代到達了巔峰.

正常情況下三年一祭,禮儀繁複之極,規矩多如牛毛,半點都不能逾越.

當年乾隆皇帝祭天,就因為祭品不到位,刻字不清晰,甚至被褥擺得不夠整齊而大發雷霆之怒,工部尚書,侍郎,禮部尚書,侍郎等大臣被革職.

敢想象嗎?

就因為這些細節不到位,六部尚書就罷免了兩位.

甯元憲對大臣已經算狠的了,這些年到現在為止他動過最大的官員也只不過是侍郎級而已.

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戎就是兵事,而祭祀還要排在前面,可見其重要性.

當然了,大炎王朝祭天大典還沒有到這麼苛刻的地步.

至少君王不需要連餓五天肚子,至少不用幾個月前就開始准備.

但這一次的祭天和往常有所不同,畢竟這是要和矜君和沙蠻族進行傾國之戰.

所以再怎麼重視也不為過.

至少禮部官員已經為之准備了兩個月了.

而太子殿下已經找了十幾個大儒,嘔心瀝血寫出了一篇祭天疏,而且背誦得滾瓜爛熟,甚至每一個字應該發多重的音調,都斟酌了許多遍.

結果國君的旨意一下,把念祭天疏的任務交給了甯政.

這對太子之打擊可想而知.

甚至,這還是國君第一次真正敲打太子.

之前沈浪滅了蘇難返回國都,太子命令張召抓捕沈浪,國君都忍了.

他說過,太子是國本,不能輕易動搖太子的權威.

因為國君的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被認為是想換太子.

至少消息傳出之後,太子府大門緊閉,不允許任何上門拜訪.

至于太子在里面做了什麼?是不是殺人了?還是砸東西了?

就不得而知了!

……………………

而對于沈浪來說,首先要寫一篇最好的祭天文.

祭天文很好寫,但也超級難寫.

說好寫,因為它算是最典型的公文了.

自我發揮性很小的.

就是歌頌上天,歌頌上古諸神三皇五帝,歌頌山河,歌頌萬民等等.

這次祭天是為了南征,是為了打沙蠻族,打矜君.

那麼能夠在祭天文中大書特書矜君的壞,沙蠻族的野蠻也殘暴嗎?

絕對不能!

甚至不能半個字提到矜君,也不能半個字提到這場戰爭.

否則天神一看,你也太現實了啊.

這就如同去拜佛,你可以請求菩薩保佑家人健康,但總不能請求菩薩保佑你中五百萬彩票.

所以祭天文的第一要素,甚至唯一要素就是歌頌!

要華麗,要震撼,讀出來要如同仙音!

沈浪第一時間找來的就是明朝的祭天文,出自《大明會典》第八十二卷.

那麼這個大明會典是誰編寫的呢?

先有李東陽,後有申時行.

李東陽,二甲第一名進士,也就是全國第四,擔任大學士,內閣首輔,太子太師.

申時行,嘉靖四十一年殿試狀元,大學士,內閣首輔,太子太師.

所以這兩人編寫的會典有多麼牛逼?可想而知了.

這篇祭天文是這樣寫的.

于昔洪荒之初兮,混澇,五行未運兮,兩曜未明,于中挺立兮,有無容聲,神皇出禦兮,始判清,立天立地人兮,群物生生.

帝關陰陽兮,造化張,神生七政兮,精華光,圓覆方載兮,兆物康,臣敢低報兮,拜薦帝曰皇.

……(後面省略幾百字)

這篇祭天文已經差不多是封建王朝的巔峰之作了.

當然了,不能完全照抄,還要做出一點修改.

不過此時是大炎王朝,這里是越國.

儒教還沒有一統天下,哪怕是祭天之文,條條框框也沒有那麼多,整個文風可以更加豪邁一些.

還可以更加華麗一些.

于是,沈浪翻來覆去地找.

祭天文里面找不到特別好的,結果在封禪文里面找到的.

西漢華美文章第一人司馬相如,他的遺作《封禪書》.

盡管封禪和祭天不是一回事.

但歌頌和豪邁卻是共通的,里面的華美文章可以借用來.

非唯雨之,又潤澤之;非唯濡之,泛尃護之.萬物熙熙,懷而慕思

此人文章之華麗,真是常人難以匹敵.

就這樣!

一個時辰後,一篇華美的《祭天疏》寫完了.

然後沈浪交給蘭瘋子,甯政,黎隼等人閱讀.

好,好,好!

三個人看完之後,頓時覺得毛孔舒暢.

這文章真美.

有風度,有底氣,有氣勢.

大氣磅礴的同時,又不缺乏情感.

絕對好文.

至少比起越國之前的祭天文,水准更高.

甚至稱得上是越國第一祭天疏.

比起太子讓人書寫的祭天疏更加出色許多.

黎隼道:"本來陛下已經准備了一片祭天疏,讓禮部的人寫好的,讓我在有必要的時候拿出來讓甯政殿下背誦,現在看來是不用了,我袖子里面的這篇祭天文可以燒了.不過沈公子這篇祭天文一出,只怕要挨罵了,因為三年之後的祭天文可是不好寫了,想要超過沈公子這篇,難,難,難!"

瞧瞧人家黎公公,真不愧能夠混到太監界的翹楚.

多麼會說話.

這篇祭天文不長,總共不到千字.

甯政用了半個時辰就能背得滾瓜爛熟.

背熟了還不行.

每一個字的語調,還要非常考究.

那個字的聲音該小一些,那個字應該高一些.

那個字應該短一些,哪個字應該長一些?

就是編曲了!

因為,祭天疏確實要誦唱出來.

還要樂器伴奏.

一定要莊嚴肅穆,動聽震撼.

沈浪動用智腦,進行一遍又一遍的排列組合.

找到幾十段的一流的演講視頻,幾十段歌劇選段.

演講是真的有技巧的,關鍵在于煽動聽眾的情緒,撓動他聽覺神經.

就如同唱歌一樣,能夠震到你,能夠讓你一陣陣毛骨悚然,那就算是成功了.

寫詞難,但編曲更難.

動用智腦,整整用了兩個時辰.

沈浪才完成對整篇祭天文的編曲調.

古樸,恢弘,華麗,悲壯!

絕對一流!

因為,浪爺再一次長在中國曆史巨人的肩膀之上.

編完之後!

還要真的編曲,用編磬,編鍾,鎛鍾演奏出來,對祭天文進行伴奏.

暫時沒有伴奏,沈浪就用編好的曲調誦讀一遍.

頓時,聽得在場幾人一陣陣毛骨悚然.

果然……足夠肉麻.

足夠震撼.

編了曲調之後,整篇華麗的祭天疏仿佛又上升了一個台階.

不過沈浪中氣不足的,換成其他人來會更好一些.

就如同歌劇,普通人唱的時候你聽得昏昏欲睡.

而讓多明戈等大師唱出來,震得你頭皮都要發麻.

這群人的嗓子是專門練過的,幾十年的功夫,壓根就不是常人能比的.

專業人的嗓子,足夠碾壓眾人.

…………………………

這祭天文的調子,甯政也記得很快.

接下來他完全按照沈浪編的曲調,進行祭天文誦唱.

結果……

一塌糊塗.

他中氣比沈浪足了很多很多!

效果應該比沈浪更好,但是他太緊張了.

為了刻意避免口吃,他心驚膽戰,自然就沒有了那股氣勢.

這效果應該怎麼形容呢?

諸位看官可以去看那些電視台選秀節目的失敗集錦視頻.

尬!

超級尬!

甯政的表現簡直讓人絕望.

沒辦法,他就是干實事的人,壓根不會表演.

他已經很努力了.

但是,越努力越糟糕!

後面誦唱得不但越來越尬,而且口吃越來越嚴重.

黎隼公公幾乎絕望了.

這是要出大事,要出大事故啊.

這可是祭天大典啊,要是出丑了,那陛下也要被千夫所指的,甯政殿下的奪嫡之路就算是提前斷了.

可是陛下的旨意已經下了.

再想撤回,已經不可能了.

微信消息超過三分鍾還不能撤回呢,更何況是君王旨意?

黎隼用絕望的目光望著沈浪.

此時已經半夜了,他還沒有回宮呢.

國君的旨意,讓他一直呆在甯政的長平侯爵府,一直等到甯政表現好了再回去.

現在看來,他大概是不用回宮了.

因為甯政表現得越來越差.

沈浪道:"殿下,您跟我來!"

………………

在沒有人的院子里面.

甯政不掩飾內心的沮喪.

"沈浪,我是不是讓你……非……非常失望?"

沈浪搖頭.

甯政的這種表現很正常.

事實上,很多出色的政(治)家臨場表現能力都不是很強.

這點我們和西方的很多政客不一樣.

我們國家頂級的政(治)家都是靠實事求是,靠做事上位的.

而西方很多政(治)家,是靠街頭演講殺出來的,每一個都是嘴炮強者.

當然了,打嘴炮的政治家未必就不強,煽動人心本就是一種本領.

舉一個例子.

某(島)上的兩個(領)導人上電視節目《kangxi來了》,在鏡頭面前的表現遠遠沒有兩位主持人來得揮灑自如,也經常尬場.

沈浪道:"殿下,您試過一個人自言自語嗎?"

甯政點了點頭.

他從小就被視為不祥之物,很少有人跟他說話的.

說真的,要不是沈浪,他此時還在犄角旮旯里面沒有人理會,除了妻子和身邊的老太監之外,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機會.

所以沒有人的時候,他試過自言自語的.

沈浪道:"自言自語的時候,您會口吃嗎?"

甯政搖頭.

他的口吃原本是生理習慣.

但是經過了快一年的訓練,生理上的口吃毛病已經好了.

但是,心理上的毛病始終沒有好.

一旦緊張,口吃依舊非常嚴重,不堪入耳.

所以這個時候,甯政就需要進入一種極度自我的狀態.

他這個人太自卑了.

因為長相,因為身高的原因,使得他出現在眾人目光中會本能地不自在.

當然,這樣未必不能成為一個牛逼的君王.

拿破侖雖然不是真的矮子,但出身不高貴是真,從小被人看不起也真,結果他多牛逼?

希元首就更別說了,失敗的奧地利畫家,失敗的陸軍下士,內心也敏感自卑.

甯政太理智了,太克制了.

他需要把內心的惡魔釋放出來.

自卑和自尊,自我,僅僅只有一線之隔.

稍稍猶豫了片刻,沈浪拿出一管子藥水,遞給甯政道:"您喝下去,試試看."

甯政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接過去喝下.

此時,他對沈浪的信任,甚至超過對自己的信任.

喝下去之後.

很快,甯政覺得內心有一個靈魂在膨脹.

膨脹,膨脹,膨脹到了極致.

然後,這個靈魂猛地沖破了軀體的束縛.

他感覺到整個人飄飛到天空之中,俯瞰整個國都.

內心無比的豪邁,無比的飄逸,無比的自我.

我太牛逼了!

這天上地下,已經容不得我了.

我發誓.

我甯政會成為越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君王.

我要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徹底震驚.

我要闖下前所未有的功業.

甯政熱血沸騰,精神高漲.

這種感覺就仿佛是喝醉酒,效果放大了十倍以上,但是頭腦卻一點都不發昏.

所有的畏懼都消失了.

此時就算有千萬人在面前,也如同一堆螻蟻一般.

沈浪在邊上大聲道:"殿下,念出來,誦唱出來!"

甯政深深吸一口氣.

仿佛積累了所有的精神和力量,一字一句,蓬勃而發.

"于昔洪荒之初兮,混澇,五行未運兮,兩曜未明,于中挺立兮,有無容聲!"

效果好極了.

不但沒有口吃,不但流利,而且抑揚頓挫.

關鍵他比沈浪中氣強了很多.

這一誦讀出來的效果,比沈浪剛才好了很多.

沈浪在他邊上,被震得一陣陣毛骨悚然.

這效果太好了!

很快,黎隼和蘭瘋子,苦頭歡也被吸引來了.

不敢置信地望著甯政.

這蛻變也太快了啊.

剛才還結結巴巴,畏首畏尾.

而現在,竟然如此豪邁,如此鏗鏘有調?

甯政完全進入了忘我的狀態.

一遍又一遍誦唱.

甚至,他仿佛也成為了那些空白零血脈者.

幾十遍,幾百遍地誦唱.

仿佛要自己去尋找那最完美的韻律.

效果越來越好.

黎隼大宦官大喜.

"沈公子,成了,成了!"

"甯政殿下表現得太好了."

此時,旁邊人的交談已經完全影響不到甯政了,他完全進入了非常自我的狀態.

沈浪閉上眼睛去感受.

甯政的表現確實已經很好了,談得上驚豔.

但是……

還不夠震撼.

他的力量還不足,聲音還不具備有強大的穿透性和震撼力.

但是這一點太難了.

要麼需要向男高音歌唱家那樣,幾十年的功夫.

要麼你就要練習獅子吼.

距離祭天大典只有不到三天了,現在練習獅子吼是來不及了.

沈浪又拿出了一管液體.

金燦燦的.

這就是"黃金龍血"了,而且還是加強版的.

剛好可以提升力量,能夠讓甯政的聲音更加具有穿透力.

"殿下,請!"

甯政接過,一飲而盡.

"哈哈哈,好酒,好酒……"

果然,效果驚人.

喝下了"黃金龍血"之後,甯政感覺到體內仿佛又一股力量在膨脹,仿佛要炸裂出來.

他繼續誦唱.

這聲音充滿了強大的穿透性.

"殿下,在心中誦唱!"

此時甯政聲音太響了,長平侯爵府超級大,但還是擔心聲音會傳到外面,被人窺破了真相.

而且現在就這麼誦唱,三天後喉嚨就啞了.

而此時甯政進入了極度自我的狀態,在心中誦唱效果是一樣的,而是聲音仿佛依舊在他耳朵內響起一般.

黎隼大聲道:"這下子大成了,三天後甯政殿下的表現一定能夠震驚所有人."

沈浪閉上眼睛,在智腦里面演算.

祭天大典當然是在上古神壇舉行的.

那里有一個巨大的廣場,空曠遼闊,足足一平方公里左右.

甯政誦唱沒有問題,足夠驚豔了.

但是效果還不夠震撼.

因為當天現場可能會超過兩萬人.

需要每一個人都被震撼,甚至有一種被掀開頭蓋骨的感覺.

可惜這不是現代地球,沒有音響設備.

否則,否則能夠制造出現代演奏會的效果.

而且是大師級的演奏會.

不管你在哪個角落,聲音仿佛鑽入你的耳朵,進入你的腦子,波動你靈魂之弦.

盡管效果已經很驚豔了.

但在沈浪看來,還是不夠!

無法達到震撼級效果.

那怎麼辦?

現在又沒有音響,也沒有擴音設備.

如何在一平方公里的廣場上,把聲音鑽入每一個人的耳朵里面,讓他們靈魂顫抖呢?

沈浪絞盡腦汁!

很快!

一個詞進入他的腦海!

假唱!

對啊!

很多流行歌手唱功不高,發售出來的專輯都是在專門錄音室內錄制出來,然後經過大量的渲染和調音才出現最好的效果.

在現場他們唱得很蹩腳,所以就對口型假唱,放的是錄音而已.

當然,這個世界沒有錄音,也沒有音響設備.

但是,可以進行另外方式的假唱.

不,不是假唱.

甯政殿下的誦唱沒有問題.

進入自我狀態之後,他的情感表達是一流的.

之前有多麼壓抑,進入巔峰狀態後就有多麼豪邁.

關鍵是他的功力不強,聲音還不夠震撼,缺乏強烈的沖擊力.

所以需要一個放大器.

這個世界找不到擴音器,但是可以找到一個人肉擴音器.

這個世界上,誰的嗓子最好?最洪亮?最震撼?

你們肯定猜不出來.

是太監!

尤其是誦讀聖旨的太監.

他們是絕對專業的.

中國古代的京劇名家,西方的男高音歌唱家,嗓子都是一流的.

而誦讀聖旨的太監,嗓子也是絕對一流的.

現在電視劇里面一演太監就捏著嗓子尖聲說話.

因為雄性激素的確實,確實會出現這種情況.

清朝唐甄書寫的《潛書》中是這麼描述太監的.

望之不似人身,相之不似人面,聽之不似人聲,察之不近人情.

但那時從小閹割的太監才如此,而成年之後才閹割的太監,嗓音和正常男人無異.

又比如《宋史》里面是這麼描述太監童貫的.

貫狀魁梧,偉觀視,頤下生須十數,皮骨勁如鐵,不類閹人.

誦讀聖旨的太監,數十年如一日練習嗓子,功底超級深厚.

而整個越國嗓子最牛逼,武功最牛逼,內力最牛逼的大太監.

當然就是六大宗師之一,黎穆公公.

那聲音穿透力,絕對不亞于獅子吼.

讓他藏于祭台之下,做甯政的聲音放大器.

絕對牛逼吧!

而且聲音從同一方向傳出來,絕對沒有破綻.

大宗師啊!

幾乎可以把內力注入到聲音里面的,引起空氣的強烈震蕩.

絕對振聾發聵.

于是,沈浪小心翼翼把自己想法說了出來.

讓黎穆大宗師躲在祭台底下為甯政殿下配音.

頓時……

黎隼大公公驚了!

我,我,我……

你,你,你……

黎公公頓時啞口無言,他幾乎都要結巴了.

沈公子你真的是天馬行空啊.

你簡直是徇私舞弊的天才.

這法子你是怎麼想出來的啊?你也真敢想啊.

那是老祖宗,那是我義父啊.

那是鎮在王宮里面的一座大山.

天下人壓根沒有人敢差遣他的.

你竟然讓他給甯政殿下做配音?

沈浪愕道:"怎麼?不可以嗎?以黎穆大宗師的武功,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毫無破綻吧."

當然可以.

而且祭台距離眾臣很遠.

黎穆大宗師和甯政完全在同一個位置,發出來的聲音絕對不會有任何破綻.

但這是祭天啊.

沈公子你這樣弄虛作假,就不怕上古三皇五帝發怒嗎?

你就沒有一點敬畏之心嗎?

但是若真的這樣做,那效果絕對震撼絕倫.

黎隼大公公道:"這件事,我真的做不了主,要不然我進宮回稟陛下?"

沈浪道:"行,那您趕緊去!"

………………

黎隼回到王宮中,已經天亮了!

見到甯元憲後,他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都說了.

然後,把沈浪讓黎穆大宗師配音的法子也說了出來.

"啊……"

國君驚得手里的調羹都掉了.

這混賬還真是肆無忌憚,膽大包天啊.

不過這法子確實天馬行空,確實牛逼.

國君聽到之後,都忍不住驚豔.

換成其他刻板的君王,直接就將沈浪打得半死,甚至直接關入監獄了.

但是甯元憲是一個具有叛逆精神的君王.

之前聖廟被燒,他內心的幸災樂禍就可以看出來.

他壓根就不信這些東西,內心也缺乏足夠的敬畏.

所以在某些性格上,他和沈浪真是一樣樣的,唯恐天下不亂.

黎隼頭皮發麻.

他看出來了,國君對沈浪的主意非常心動.

此時他忍不住諫言:"陛下,甯政殿下的表現已經足夠驚豔了!"

甯元憲道:"可是……還不夠震撼對嗎?"

呃!

黎隼發現,國君以前沒有這麼不羈的.

但自從他身邊來了沈浪之後,一切都變了.

兩人臭味相投,互相影響,互相墮落了.

甯元憲撿起掉在桌子上的調羹,淡淡道:"黎公,您是當事人,您覺得如何?"

如同隱形一般的黎穆大公公出現了,他緩緩道:"陛下讓我做,我就做."

甯元憲道:"黎公之前秘密修煉過《天魔音訣》?"

天魔音訣,也算是上古秘籍了.

可以變幻出任何想要的聲音,可以模仿任何人的說話.

而且就聲音的穿透力和震撼力上,比獅子吼還要牛逼.

在聲音武功上,絕對的第一典籍.

可惜讓甯政現在開始修煉已經來不及了.

不,還來得及.

因為你無法判斷甯政是剛開始學的,還是幾年前就學的啊.

現在是假的,以後就是真的了.

國君甯元憲道:"那就試試?"

黎穆大宗師道:"行,那就試試!"

………………

試試就試試!

在距離國都幾十里的地方,周圍偏僻無人.

進入自我狀態的甯政和黎穆大宗師正在訓練.

結果!

完美無缺!

效果比沈浪想象中的還要好.

黎穆大宗師的《天魔音訣》太牛逼了.

他的聲音完全融入了甯政的聲音之內,沒有一點點排斥和異樣感.

聽上去完全就是將甯政的聲音放大,然後增強了穿透力.

哪怕一點點破綻都沒有.

甚至比現代擴音器的效果還要好.

關鍵是一點都不誇張.

效果並沒有顯得完全超過甯政殿下的內力,也沒有如同雷霆一般響.

就是穿透力超級強.

就算距離很遠,也能夠聽得清清楚楚.

那效果真的就如同男高音歌唱家唱歌劇一般,聽得人一陣陣毛骨悚然.

絕對的震撼!

果然有一點點玄幻色彩啊.

再配上編磬,編鍾,鎛鍾的伴奏,那效果真是絕了!

黎隼經曆過好多次祭天大典了.

用他的話說.

這次甯政殿下誦唱祭天疏的效果,碾壓之前的每一次祭典.

簡直堪稱華麗!

沈浪一聽這話就放心了.

我沈浪做事,就一定要做絕.

我沈浪裝逼,就一定要裝到靈魂深處.

干一行,愛一行!

兩天之後,就要讓天下群臣徹底震驚,然後閉上嘴巴.

一定讓甯政的表現震撼所有人.

一定要上演最成功的祭天大典,絕對不辜負國君的一番美意.

讓甯政奪嫡邁向新的高度!

這真是半點不誇張的,因為這可是甯政在全天下的第一次真正表演!

……………………

這三天時間內!

整個朝野依舊沸騰.

群情洶湧.

無數大臣紛紛上奏不說,接下來兩三天的朝會上,幾乎拋開了所有的議題.

群臣集中炮火,專門針對祭天大典一事.

幾百個大臣跪滿了一殿,拼命磕頭,直到出血.

口口聲聲高呼.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這是傾國之戰的祭天大典,關乎國運啊.

讓甯政殿下誦唱祭天疏,若是口吃了,那是最天神之大不敬,會降下災禍的啊.

會讓接下來傾國大戰有不祥之兆啊.

陛下三思,陛下三思啊!

他們用盡所有力氣,都要讓國君收回旨意,唾面自干.

望著群臣潮水一般的非議,放在之前甯元憲還會心中不安.

但是現在他知道沈浪已經成功,甯政的表現將會震撼絕倫.

他哪里肯退讓?

群臣再一次對抗他?

那他就再一次將耳光扇到群臣的臉上.

扇到太子的臉上.

………………

因為國君的固執己見,祭天大典照常進行,誦唱祭天疏依舊由甯政完成.

國都之內無數人紛紛議論.

國君太任性了,被勝利沖昏頭腦了.

這下子祭天大典一定要出大丑了.

肯定要觸怒上天了.

甯政的口吃毛病根本就沒有好.

已經有人傳出來了,就在祭天大典的前一天.

甯政依舊在家中誦唱練習.

那效果……簡直不堪入耳.

口吃結巴得更厲害了.

他們的消息是真的.

只要不服藥,處于清醒狀態的甯政,根本發揮不出任何狀態.

越緊張越結巴.

沒有一點點好轉.

所以沈浪給他准備了一管特殊藥水,在要上台之前偷偷喝下.

保證快速進入自我狀態.

就仿佛是演講之神上身了一般.

………………

不能裝逼的日子飛快而過!

三天之後!

祭天大典正式開始.

……………………

注:今天兩更一萬六多,再一次精疲力盡!最後一天,月票榜撐住,糕點給諸位大人叩首了!

謝謝浪來浪夫,陳阿水,悶騷尛神棍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25章:國君震撼狂喜!驚人獎賞!    下篇:第327章:祭天結束震全場!風云化成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