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27章:祭天結束震全場!風云化成龍!   
  
第327章:祭天結束震全場!風云化成龍!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宮之內.

甯元憲勃然大怒.

恨不得連殺幾個人.

有陰謀,有陰謀.

這些人肯定是想要害寡人,肯定是想要寡人丟臉.

欽天監的人內心在對抗寡人,所以故意推算錯的日子.

明明算好了,今天是良辰吉日.

而且一定會是一個大晴天.

結果呢?

天空烏云壓頂.

根本不見半點太陽光,甚至沒有一點點要晴的意思.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天色依舊陰暗.

每一次祭天都一定要看天氣.

晴空萬里才顯得天公開顏,陰沉沉的這是要讓老天爺發怒嗎?

欽天監的幾個官員跪在那里不斷磕頭.

"陛下,冤枉啊,幾日之前臣看得清清楚楚,今天一定是晴天的啊."

甯元憲怒道:"你們看看外面,這像是晴天的樣子嗎?"

"轟隆隆……"

緊接著,天上響起了一陣陣悶雷.

這是今年的第一次響雷?

今天這天氣不但陰沉,而且還要下雨打雷?

太不詳了.

仿佛是為了響應國君的念頭,天上的悶雷此起彼伏.

國君的心情就如同這天上的烏云一般,陰沉壓抑.

但朝中群臣心中卻痛快了.

陛下你睜開眼睛看看清楚,欽天監本來算得清清楚楚,今天是良辰吉日,而且一定是一個大晴天.

結果是你任性妄為,倒行逆施這才觸犯了上天.

竟然讓一個結巴口吃的廢物王子誦唱祭天疏?

天神豈不震怒?

陛下你還不趕緊認錯?

還不趕緊收回旨意?

早早來到王宮的文武大臣,一個個臉上如喪考妣,但心中卻暢快無比.

國君你就算再狠,又能狠得過上天嗎?

這是上天要打你的臉,可不是我們啊.

太子也穿著明黃色的龍袍,僅僅比國君少了一爪.

當然,越王的龍袍比大炎帝國皇帝不但少一爪,而且還少了一條龍.

此時太子臉上面無表情,心中卻也充滿了殘忍的快意.

他的父王被上天打臉,他心中當然痛快.

這位太子殿下性格和甯元憲相似,但是更加傲慢.

對于自己的這個父王,他內心深處其實也頗有幾分看不慣.

他從小被養在王後膝下,受祝氏影響很大,養成了跟王後一樣的性格.

目空一切.

有了祝氏,隱元會,天下文官的支持,雖然三王子甯岐對他有一定的威脅,單也很難動搖他的少君之位.

這些年他和甯元憲之前,算得上是父慈子孝.

但作為太子,他知道的真相更多.

他覺得自己已經窺探到父王的真面目,尤其是姜離覆滅之後,父王休妻,立祝氏為後,最後在祝氏家族的幫助下才擺脫了那一場危機,何等丟人?

不僅如此,父王還迫不及待地把甯寒公主送去了天涯海閣.

總之在太子眼中,甯元憲這個君王頗有一些色厲內荏,本事沒有多高,卻尤其喜歡裝腔作勢.

不過之前國君對他還算好,就算扶持了三王子甯岐,但從來都沒有動搖過他這個太子的權威.

太子當然也樂意表現得恭順乖巧.

但自從上次國君病倒之後,一切都變了.

太子和三王子斗露出了獠牙,直接觸怒了國君.

而國君罷免了張召,讓甯政這個廢物做了天越提督,也直接觸怒了太子.

所以才有隱元會打臉國君一事.

這件事情上,太子看似表現得非常無辜,但他是知情的,甚至也是點頭同意過的.

國君借不來軍費,卻要我太子甯翼出面,從中可見太子之傲慢.

盡管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太子和國君已經處于半對峙狀態.

太子和君王的矛盾,這在中國曆史上也真是不勝枚舉.

很多情況下皇帝是勝利者,比如劉徹,又比如李世民.

但有些時候,君王也會成為失敗者.

萬曆皇帝算是牛逼的了,結果還是失敗了,根本換不了太子.

明成祖朱棣更是牛叉沖天的君王,心中也不喜太子朱高熾,但最終也沒換太子.

李淵更慘,直接被李世民趕下台,軟禁在宮中做了憋屈的太上皇.

這一次國君祭天,卻讓甯政念祭天疏.

這對太子何止是敲打?

簡直就是在太子的臉上抽耳光.

所以天下群臣才有這麼大的反應.

不管是文臣武將,紛紛上奏折討伐.

此時天色陰沉,雷公陣陣,顯然是上天不滿國君.

這是要下罪己詔的.

眼看著父王如此狼狽,太子如何心中不痛快?

眼看著時間差不多就要到了,應該要出發了.

但天上烏云反而更加陰沉了,雷聲更加密集了.

眾臣心中歡喜,但臉上卻悲戚惶恐.

"這可怎麼是好啊?"

"祝相,要不然您去和陛下說說,換個日期祭天吧?"

祝弘主就仿佛沒有聽到一般.

"大宗正,要不然您去和陛下說說,換日子祭天?"

一旦換日子,那就要收回旨意,不能由甯政念祭天疏了.

就等于國君唾面自干.

大宗正甯裕也仿佛沒有聽見一般.

忽然,六王子甯景道:"這樣等著也不是法子啊,五哥此事完全因你而起,要不然你去勸勸父王?"

這話就是誅心了.

什麼叫因為甯政而起?

就好像今天烏云壓頂,雷聲滾滾完全是因為甯政招來的一般.

而三王子甯岐,就仿佛一切都和他無關,一身戎裝,如同寒冰矗立.

今天的祭天大典,他是最高軍事統帥,維持整個祭天秩序.

六王子甯景話音一出.

所有人紛紛稱是.

"對對對,五王子您去和陛下說說啊."

"最近五殿下受到陛下器重,您的話陛下能夠聽得進去."

甯政還是第一次穿著蟒袍出現在朝堂之上.

在眾臣眼中,他的出現是如此的紮眼多余.

之前你一直在犄角旮旯,為何不依舊躲在角落?為何一定要跑到眾人眼中礙事呢?

所有臣子紛紛圍攻甯政,逼迫他去見國君,請求改期祭天.

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過錯.

甯政一開始面色脹紅,不知所措,但後來又漸漸平靜了下去.

"好了!"

忽然,甯啟王叔一陣怒喝.

他德高望重,內心也看不上甯政,更不喜歡沈浪.

但是他也看不慣群臣這麼幸災樂禍,逼迫國君,逼迫甯政.

"謹記你們作為臣子的本分."甯啟王叔淡淡道:"祝相,種樞密使,管好你們下面的人."

這話的語氣,已經非常嚴重了.

這大概還是有人第一次對宰相祝弘主這般不客氣地說話.

然後,甯啟王叔離開大殿,前往後宮.

……………………

"陛下,要不然改日子吧."甯啟王叔道:"這天是晴不了了,雷聲越來越猛,烏云越來越壓抑."

國君甯元憲冷道:"王叔,你也來責怪寡人嗎?"

王叔甯啟跪了下來,道:"老臣不敢!"

甯元憲道:"王叔,最近朝堂發生的事情你也看得清清楚楚.太子甯翼可有半分孝順之意嗎?隱元會借貸一事,還有群臣圍攻寡人一事,他可有半點為寡人解圍之意嗎?寡人不但是他的君王,也是他的父親.我就算敲打他了又怎麼樣?尋常家的兒子還知道維護父親威嚴呢?而他呢?"

甯啟王叔道:"陛下是君,太子少君也是君,他也要維護自己的權威,他也要為身後的群臣做表率.若是他服軟了,那豈不是辜負了群臣的忠心?"

"哈哈哈……"甯元憲怒笑道:"這就是了,這就是了,在他的心中群臣比寡人更加重要.太子在寡人面前是臣,在臣子面前是君.那你說說,他是應該先盡臣子本分,還是盡君主本分呢?"

頓時甯啟王叔啞口無言.

法理上,太子當然是應該先盡臣子本分.

甯元憲道:"太子是一群文臣支持的,從小飽讀聖賢書,口口聲聲天地君親師,口口聲聲忠孝仁義.結果呢?他做到忠孝二字了嗎?他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嗎?可見這群讀書人啊,對他們有利的就口口聲聲聖人教誨,忠孝仁義,對他們不利的就裝著什麼都不知道.'’

頓時甯啟王叔再一次啞口無言,他是一個老好人,品行也比較正直,但才華也只能算是一般.

足足好一會兒,甯啟道:"陛下,太子是國本,不可輕易動搖."

甯元憲道:"王叔,您對這句話理解是有誤的.太子是國本這句話不假,但說的是太子這個位置是國本,一定要維持這個位置的權威,但並非指這個人.正因為太子之位乃是國本,所以才有德有才有賢者居之,德行排在最前面."

甯啟內心想說陛下您的德行,大概也就是那回事啊,為何對太子苛求這麼多.

但是細細想來,國君甯元憲是刻薄寡恩,但你要說他德行差,也不至于.

想了好大一會兒,甯啟王叔道:"如今乃多事之秋,朝局不宜動蕩,所以太子權威還是多多維護的好."

甯元憲歎息一聲.

王叔甯啟這一句話說對了.

傾國之戰就在眼前,朝局確實應該穩定為主.

所以他也只是想要稍稍敲打一下太子,壓根沒有易儲之意.

然而沒有想到太子一系的反應如此激烈,幾乎是如同潮水一般朝著甯元憲席卷而來.

真正萬夫所指.

這個太子寡人就碰不得了嗎?

那他還是寡人的兒子嗎?

當年萬曆皇帝就是因為這樣,和他的臣子對抗了幾十年,結果失敗而告終.

甯啟王叔道:"言歸正傳,今日祭天還是改期吧.我知道群臣的意思,是想要讓陛下服軟認輸,收回之前的旨意.但這些陛下可以不要理會,您只要下旨改期祭天便可.剩下的事情,老臣去和祝相商議."

這又像是一把刀戳中了甯元憲的心.

他給金木聰做媒,就是釋放出一個信號,祝氏家族權位永固.

別管是不是太子甯翼上位,祝氏家族都屹立不倒.

因為金木聰顯然是甯政的嫡系,祝氏家族根本不需要答應婚約,只要表示出善意便可.

那一場相親,根本就不是兩個人的姻緣,而是一次政治試探.

結果祝氏家族完全不領情,金木聰明明已經通過了祝檸所謂的相親三問,但還是被一口拒絕,便是嘗試性交往都沒有.

之前每一次遭遇攻擊的時候,祝弘主都會出來為甯元憲擋風遮雨.

而這一次,他就站在邊上旁觀,任由國君甯元憲被風吹雨打.

宰相是做什麼的?

宰相是君王的助手,而且是君王和臣子的緩沖.

宰相不出面,這是讓君王親自下場和臣子博弈嗎?

所以當年嘉靖皇帝受夠了和臣子們下場厮殺,就挑選了嚴嵩這條惡犬上台,讓嚴嵩去和臣子們撕咬,自己高高在上作為裁決者.

可是這樣的事情,甯元憲實在做不出來的.祖宗的留下來的江山經不起這樣折騰,而且他的時間也不多了.

但是今天這種情形怎麼辦?

天上烏云壓頂,雷聲轟鳴.

祭天還要不要繼續?

如果繼續的話,萬一天下暴雨,那真的就是一場慘劇了.

局面就會徹底惡化!

到那個時候,為了挽回士氣,只怕他這個君王真的要下罪己詔了.

不繼續?

改日期祭天?

那就表示他這個君王妥協認輸了.

那群臣一定會得寸進尺,趁你病要你命.

你以為服個軟,就一切平安無事了?

不可能的!

政治斗爭一旦服軟妥協,就是把肚子留給敵人,對方的刀子難道會不捅過來.

"去叫甯政過來,讓沈浪也過來!"

片刻後,甯政和沈浪進來.

甯政二話不說,直接跪下.

他內心充滿了負罪感,覺得父王之所以遭到如此局面完全是因為他的緣故.

其實這和甯政無關.

這場戰役是由太子和三王子引起的.

根源還是當時國君病倒,這二人不顧病榻之上的甯元憲,直接掀起了黨爭,置國君之威嚴于不顧.

甯元憲道:"沈浪,寡人相信你,你說今天的天氣,能夠放晴嗎?會不會下雨?"

旁邊的甯啟王叔寒聲道:"沈浪,你小心說話,不要再給陛下惹麻煩鬧事."

在甯啟王叔看來,國君甯元憲之所以有今日之被動,沈浪完全是罪魁禍首.

不過甯元憲不會和他計較的,甯啟此人就是一個嚴肅的老好人,這樣的人做不出真正的壞事.

沈浪沉思了一會兒道:"陛下,我不知道,我不確定."

沈浪確實不確定,他不是萬能的,不知道今天會不會下雨.

國君甯元憲閉上眼睛,陷入了猶豫和掙紮.

因為接下來他要做的決定很重要.

是宣布祭天大典繼續,那樣天降暴雨就意味著祭天大典失敗,他甯元憲觸怒上天,要下罪己詔,君王的威嚴會受到致命打擊.

宣布祭天大典改期,就意味著這一次斗爭,國君認輸.

猛地一咬牙,國君下旨到:"祭天大典繼續!"

大不了寡人下罪己詔好了.

…………………………

國君旨意一下.

群臣震蕩.

然後服從.

內心深處,卻在渴望趕緊下暴雨.

這樣祭天大典就失敗了.

國君甯元憲就威嚴掃地.

"起駕,出宮!"

隨著大宦官黎隼一聲令下.

幾千人的儀仗隊伍,浩浩蕩蕩離開王宮,沿著玄武大道南下,前往上古祭壇.

幾百名演員,穿著各式各樣的衣衫.

幾百名樂手,抬著幾百種編鍾樂器.

文武群臣,穿著特制朝服,跟隨.

南宮傲率領一萬大軍,甯岐率領一萬大軍,一前一後,拱衛君王,參加祭天.

……………………

上古祭壇,在國都的東南角,距離王宮九里左右.

這里有一座巨大的圓形祭天之壇.

里面祭祀上古諸神,三皇五帝.

整整走了一個半時辰,才走完了這九里路.

因為祭天要心誠,所以就算國君也要步行.

整個隊伍凝重肅殺.

幾乎從來都不祈禱的甯元憲,此時也忍不住在內心祈禱.

天公作美,天神保佑.

放晴吧!

但是一路走來,天色非但沒有放晴,烏云越來越低.

明明已經上午了,天應該越來越亮的,結果卻越來越暗了.

雷聲一陣比一陣驚人.

這天真是嚇人!

群臣鴉雀無聲.

但是玄武大道周圍的民眾卻在議論紛紛.

這是上天發怒了.

這絕對是不祥之兆啊.

國君內心陰霾越來越深.

最後他已經不敢奢望天空放晴,只奢求不要天降暴雨.

就這麼陰沉著天,就這樣雷聲滾滾祭天.

如此雖然談不上成功,但起碼不算徹底失敗.

一旦天降暴雨,那真的是一場災難.

………………

到了上古祭壇.

所有人按照自己的位置,整整齊齊站立.

鍾聲止.

鼓聲起.

祭天正式開始!

大宗正甯裕,兼任祭天大典司祝,主持整個大典.

第一步,迎帝神,國君左門進入圜丘壇,至中層平台拜位時燔柴爐,樂奏"始平之章".國君至上層皇天上帝神牌主位前跪拜,上香,然後到列祖列宗配位前上香,叩拜.回拜位,對諸神行三跪九拜禮.

第二步,奠玉帛:國君到主位,配位前奠玉帛,樂奏"景平之章",回拜位.

第三步,進俎:國君到主位,配位前進俎,樂奏"咸平之章",回拜位.

在幾萬人的目光中,甯元憲一絲不苟地根據規章祭天,表情嚴肅威嚴.

但是他的內心卻在不斷下沉.

因為悶雷已經漸漸變為響雷了.

烏云已經壓到了極致.

明明是春初,但是空氣卻非常悶濕.

他甚至都已經嗅到了暴雨的味道.

罷了,罷了.

上天你要下雨,那就下吧.

大不了寡人下罪己詔.

甯元憲心中已經幾乎放棄希望了.

而下面站立的天下群臣,面孔肅穆,心中卻無比快意.

上天下雨吧,下雨吧.

懲罰這個任性妄為的君王,讓他知道自己錯了.

而在場兩萬大軍,卻內心充滿了陰霾.

他們很多人可是要去南甌國戰場的,如果祭天失敗,豈不是不祥之兆.

那是不是意味著大戰要失敗,他們要死在戰場之上?

大宗正甯裕眉頭緊皺.

盡管他也覺得國君太任性,但畢竟他是甯氏中人,也見不得群臣如此對抗君王.

但願不要下暴雨.

祭天大典第三步結束.

甯裕大喊道:"祭天大典第四步,行初獻禮!"

這話一出,群臣振奮,睜大眼睛,耳朵豎起.

因為很快就要誦唱祭天疏了.

甯政要丟大人了.

國君也要丟大人了.

此時甯政的緊張任何人都看得出來.

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所以接下來他誦唱祭天疏,絕對是口吃結巴.

一定會出丑,出大丑.

而且這個時候,天上雷聲已經響到極致,烏云也壓抑到極致,馬上就要下大暴雨了.

甯政誦讀祭天疏口吃,天神發怒天降暴雨,簡直就是大慘劇.

從此之後,甯政的奪嫡之路徹底泡湯.

太子借著上天之威,壓倒君王妖心,從此之後國君應該能夠老實下來,不敢瞎折騰了.

祭天第四步進行中.

國君到主位前跪獻爵,回拜位,樂奏"奉平之章",舞"干戚之舞".

接下來!

甯政要出場了!

他要誦讀祭天疏了.

在袖子里面,甯政將一管特殊的藥水注入體內.

整個過程神不知鬼不覺.

瞬間!

所有的緊張不見了.

甯政整個人,再一次進入了極度的自我狀態.

整個靈魂仿佛沖破了軀殼,俯瞰整個大地.

萬眾矚目原本讓他無比緊張,而此時卻熟視無睹.

這幾萬人,就如同草木,如同螻蟻.

這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了.

甯政龍行虎步,來到祭台之上.

所有人驚詫地發現.

甯政的氣質變了.

之前所有的緊張和膽怯全部消失了.

雖然個子矮胖,但是邁步之間,竟然充滿了王霸之氣.

那個表情,那個目光,竟然睥睨天下.

站在祭台之上.

萬眾矚目甯政.

口吃吧,結巴吧,丟人吧.

打雷吧,下雨吧!

國君該下罪己詔了.

而就在此時!

"轟隆隆……"

天上一個可怕的炸雷.

無比的突然,極度之響,震耳欲聾.

頓時間!

許多大臣猛地嚇得一哆嗦.

有些演員甚至嚇得道具掉落在地上.

有些老臣,甚至直接被這驚雷嚇得坐倒在地.

太驚人了.

這聲雷霆,太響了.

然而,面對如此驚天之雷,甯政巍然不動.

他開始張口!

開始誦唱.

于昔洪荒之初兮,混澇,五行未運兮,兩曜未明,于中挺立兮,有無容聲,神皇出禦兮,始判清,立天立地人兮,群物生生.

這音一出.

所有人震驚!

這,這哪里有半分口吃啊?

分明是抑揚頓挫,字字分明,中氣十足啊.

這誦唱的效果,堪稱驚豔啊!

緊接著,編磬,編鍾,鎛鍾伴奏之聲響起.

刹那間!

天上雷聲靜止!

仿佛上天諸神都側耳傾聽.

甯政繼續誦唱.

聲音猛地拔高.

這個時候,當然就是黎穆大宗師的天魔音訣了.

大宗師將聲音注入到甯政聲音之中,渾然一體.

刹那間!

甯政的聲音並沒有變響多少.

但是卻充滿了強大的沖擊力,穿透力,震撼力.

眾人聽得一陣陣毛骨悚然.

隨著甯政的誦唱越來越激昂.

全場將士聽得一陣陣熱血沸騰.

無數人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

這,這是誰寫的祭天疏啊?

竟然如此恢弘,如此華美?

這是誰編的曲啊?

竟然優美,如此悠遠?

這明明是念祭天疏.

但是卻仿佛現代人在現場感受大師級的演奏會一般.

金色大廳,世界級的男高音歌唱家高歌,不管是否能夠聽懂,都足夠引起靈魂的顫栗,都足夠讓你感覺到頭蓋骨要掀起的.

而此時,在場無數人就是這種感覺.

黎穆大宗師的天魔音訣太強大了.

聲音就算隔著二里距離,也依舊震撼.

真正的振聾發聵!

真正的驚豔四射.

全場徹底震驚!

也就是在此時!

忽然,一陣大風吹過.

大風起兮云飛揚!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遇風云變化龍.

就算在大風之中.

甯政身姿堅定,誦唱之聲竟然完全不受影響.

竟然活生生把這大風呼嘯之音都壓了下去.

就算在大風中,哪怕站得最遠的士兵們,也聽得清清楚楚.

甯政的聲音越來越高昂.

黎隼大宗師的天魔音越來越驚人.

在大風之中.

引發眾人一陣陣戰栗.

刹那間!

天上的烏云,被狂風卷起,散去!

一縷金色陽光,猛地穿透云層.

直接照耀在甯政的身上.

刹那間!

他的身上仿佛被金光籠罩.

全場驚呆!

包括沈浪,也徹底呆了.

這一幕?

他完全沒有想到啊.

天公竟然是如此作美?

這一切真的是天意啊?

一刻鍾,甯政祭天疏誦唱完畢!

震撼絕倫.

華麗之極的表演.

而恰恰此時,天上烏云散盡.

陽光普照大地.

天空晴朗!

仿佛天公開顏!

太,太他媽的震驚了.

全場所有人,被震撼得鴉雀無聲.

甯政第一次在天下人面前的亮相,極度完美.

感動天公開顏色.

而在場兩萬名士兵受到了強烈的震撼之後,卻再也忍不住了.

這是上天的預兆啊.

先是陰沉雷鳴,之後烏云散開,陽光普照.

這表示這場大戰我們要大獲全勝啊.

頓時,兩萬士兵振臂高呼.

"萬歲,萬歲,萬歲!"

"越國萬歲,越國威武!"

"陛下萬歲,萬歲!"

兩萬人的聲音如同雷鳴,響徹天際.

震耳欲聾.

甯政表演結束,退下祭台.

接下來,舞台交還給國君甯元憲.

此時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甯元憲內心的狂喜.

太好了!

太完美了!

這次不是寡人動手,而是上天狠狠將耳光扇打在群臣的臉上.

望著下面諸多臣子面如土色,國君甯元憲心中無比暢快.

哈哈哈哈!

上天都站在寡人一邊.

天意,天意啊!

接下來祭天繼續!

國君甯元憲無比暢快地表演,整個人得意得仿佛要飄飛起來.

祭天第五步,行亞獻禮;

第六步,行終獻禮;

第七步,撤饌;

第八步,送帝神.

第九步,望燎.

祭天大典結束!

而在場臣子幾乎渾渾噩噩.

剛才那一幕,確實給他們帶來無以倫比的震撼.

甚至他們的內心都充滿了懷疑.

難道真的是天意?

五王子甯政真的受到上天諸神的庇護?

難道他真的是越國的天命之主?

否則剛才為何有如此異象?

太驚人了!

何止是天下群臣?

就連國君甯元憲也被徹底震了.

心中也在驚詫,莫非真的是上天預兆?

提醒寡人立甯政為少君?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點飯,然後接著寫第二更!兄弟們支持不要停,糕點叩謝頓首.

謝謝書城的讀者,海角,leon,牛一羊,李加豪,郝文浩,踏雪無痕,昵稱什麼最煩了,譚磊,Qwertyuiop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26章:浪爺再創奇跡!太驚豔了    下篇:第328章:浪爺國都大開殺戒!顫栗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