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28章:浪爺國都大開殺戒!顫栗吧!   
  
第328章:浪爺國都大開殺戒!顫栗吧!

g,更新快,無彈窗,!

祭天大典結束了.

前所未有之完美,甚至可以說空前絕後了.

結束之後,國君再一次安步當車走回王宮.

來的時候,國君步履沉重,內心陰沉,群臣步履輕盈,內心快意.

回去的時候,國君龍行虎步,得意洋洋.群臣步履艱澀,表情凝重,甚至內心的震撼開始發酵.

諸多臣子,完全稱得上是心亂如麻.

而內心最最複雜的,無過于太子甯翼了.

今天他受到的打擊是最大的.

甯政大放異彩,可以說完全是踩在他的頭頂上位.

他的太子之位,就在今天有了一點點松動.

雖然他的權勢依舊穩固,但是名望卻受到了巨大損失.

太子最最需要的是什麼?

就是名望了!

天意最可怖.

今天這一幕很快會傳遍天下,接下來就會傳出天意在甯政,而不在甯翼.

返回國都之後.

甯政甚至都沒有跟著國君進入王宮,而是直接去了天越提督府,壓根都沒有時間慶祝勝利.

他真不是裝腔作勢.

為了這祭天大典,他已經荒廢了三天公務了,不知道耽擱了多少事情.

接下來幾天時間,他大概是不用睡覺了,時時刻刻都要拼命了!

…………………………

太子甯翼進入了宰相祝弘主的書房.

氣氛有些沉悶.

兩個人仿佛在無聲地交流.

甯翼心中有無限地抱怨.

憑什麼?

父王他憑什麼這樣對我?

當年姜離覆滅的時候,他如喪家之犬,惶惶不可終日,為了討好祝氏家族,休掉了自己的原配妻子,把祝氏扶正為王後.

為了求祝氏在炎京救他,低聲下氣地哀求祝弘主.

當年你這些不堪之事難道都忘了嗎?

現在你又神氣什麼?

當然,這些話太子都沒有說出口,只是從表情上宣泄出來.

祝弘主只是溫和地望著太子甯翼.

他知道太子的來意,想要通過炎京方面向甯元憲施壓.

太子甯翼登基為王,可不僅僅是祝氏的意志,甚至也是大炎帝國的意志.

皇帝希望下面的諸侯王國繼位者都是文人之君,而不是武人之君.

說一句更加現實的話,皇帝希望下一任越王是可控的.

甚至某種程度上,祝弘主更像是大炎帝國的代言人,正是姜離的覆滅,才導致祝氏成為越國文臣之絕對領袖.

姜離覆滅,對整個天下的影響都無比巨大.

"還不到時候!"宰相祝弘主道:"就算是陛下,現在也沒有易儲之意,天下之人都是善忘的.今天這一幕確實非常震撼,這個時候你要做的是淡化這種影響,最多兩個月所有人就會將它淡忘了."

太子甯翼道:"可是甯政卻聲名鵲起,以後所有人提到他的時候,都會認為是天命所歸."

祝弘主道:"名譽這種東西,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但你作為太子,千萬不要在甯政風頭真勁的時候而在名譽上去打壓他,這樣會降低格調.接下來你要做兩件事情,第一件是就是南甌國之戰!所謂祭天大典都是虛的,如果演砸了,用來作為攻擊的權柄當然好用,因為這本來就是務虛的.但演得再完美那也是虛的,只有南甌國之戰才是實的.這一戰,越國只能贏不能輸.如果贏了,你要奪走最大的勝利國實.因為這是傾國之戰,帶來的名譽遠超過祭天大典的十倍."

太子很聰明,立刻明白了祝弘主言外之意.

"祖父您的意思是,讓我在必要的時候,趕赴南甌國坐鎮!"

甯翼和祝弘主沒有任何血緣關系,他只是過繼到王後祝氏膝下的.

就算他是王後所生,那也應該喊的是外祖父.

祝弘主道:"對,當確保大戰即將勝利的時候,你去坐鎮,收獲勝利果實."

太子甯翼道:"可是,他對我已經充滿成見,南甌國戰場即將勝利的時候,他大概不會讓我去坐享這個成果."

祝弘主道:"如果局面發展到非你去不可呢?你要是不去,甚至會影響戰局勝負呢?"

太子甯翼道:"祖父您的意思是南宮傲?"

祝弘主點了點頭.

如今南甌國戰場有兩個人坐鎮,大將軍祝霖,公主甯蘿,而一旦鎮北侯南宮傲去了,聲勢也完全不亞于祝霖的.

祝霖不用說,當然是太子的鐵杆.

可是南宮傲誰也不靠,他算是國君的人,此人也是靠清洗甯元武嫡系的時候上位的.

祝弘主道:"陛下雖然任性,但還是能夠以大局為重的.一旦到了關鍵時刻,祝霖和南宮傲同時發聲,為了戰局他一定會妥協的."

甯翼道:"對南宮傲,我也多番暗示,但他絲毫不為所動."

這是當然了,因為南宮傲已經爬到頭了.

樞密院頭把交椅永遠是卞逍的,南宮傲沒有指望,晉升公爵也沒有指望.

從某種程度上,南宮傲也已經位極人臣了,頂多是把太子少保變成太子太保,又有什麼意義?

所以他當然不願意站隊.

不管是太子拉攏,還是三王子拉攏,他都只當做沒有看見一般.

當然了,甯政就更不放在他眼里了.

祝弘主道:"南宮傲關鍵時刻,會開口的."

這話一出,太子不由得一顫,心中充滿了莫大的驚喜.

祝弘主這樣說,就是代表著他有絕對的把握.

這證明了什麼?證明了祝氏已經掌握了南宮傲?!

"第二件事,不能讓甯政再強大下去了,准確說不能讓沈浪再繼續強大下去了."

太子甯翼道:"祖父,可不可以動用天涯海閣直接抓捕沈浪?"

祝弘主搖了搖頭:"不可以."

任何組織都有價錢.

只不過有些組織的價錢實在太高了,就如同你花一百萬可以買到一個普通學校的研究生學位,但是劍橋,牛津絕對不會屌你的一百萬,一千萬美元可以考慮一下.

區區一個沈浪,還不值當天涯海閣動手,丟不起這人.

太子甯翼道:"那浮屠山呢?最近沈浪做的事情,已經有些挑釁他們的底線了."

祝弘主道:"浮屠山的勢力范圍不在越國,沈浪做的事情只是挑釁他們的底線,卻還沒有越過他們的底線."

那難道就任由沈浪這麼為所欲為下去嗎?

祝弘主一笑,喝了一杯茶.

"打擊沈浪的事情,你們不是已經做了嗎?"

太子甯翼點了點頭.

"但我們只是斷絕他涅槃軍的根而已,這還不夠."

祝弘主道:"軍方是甯岐的地盤,有些事情上你可以去找甯岐談,至少在打擊沈浪和甯政一事上,你們是有共同目標的."

…………………………

太子甯翼當然不會主動去和三王子甯岐見面.

但是卓昭顏和薛雪見面了.

卓昭顏表面上是太子的外室,實際上背後是隱元會,甚至算是甯寒公主的人.

當然了,甯寒從來都沒有承認過這一點.

卓昭顏肯定代表不了天涯海閣,頂多只是甯寒公主的一個掮客而已.

而薛雪,不但是燕難飛的嫡弟子,薛徹的女兒,還是三王子甯岐的二夫人.

而且,她的背後還若隱若現站著浮屠山.

否則當時陷害劍王妻子的蠱毒燕難飛無處弄到手.

這兩個女人的見面,可謂是誰也瞧不起誰,卻又互相恭維對方.

"太子府,卓昭顏見過薛妹妹."

"天越都督府薛雪,見過卓姐姐."

然後,兩個人陷入了寂靜.

足足好一會兒後,卓昭顏道:"太子殿下的意思是,這三千多低能兒,一人一半."

她們口中的低能兒當然是空白零血脈者,也就是沈浪的第二批涅槃軍.

沈浪稱之為零血脈者,這是一種中性的稱呼.而她們口口聲聲低能兒,充滿了鄙夷和貶低之意.

薛雪道:"這不公平,因為搶到這批低能兒之後,如何改變他們的血脈變成王牌軍團,依舊要靠我們和浮屠山的關系.所以應該三王子得三分之一,太子殿下得三分之一."

卓昭顏道:"浮屠山可有改造這批人血脈之法嗎?就算有,他們願意交出來給你嗎?"

薛雪道:"這就不勞費心了."

卓昭顏道:"再說,就算你們得到了改造這些低能兒血脈的法子,又會給我們嗎?你們有浮屠山,我們有天涯海閣,這件事情上倒是不必求你們的."

薛雪道:"沈浪麾下的黑鏡司和天道會派出大量精銳護送著三千低能兒,而且路線極其隱秘,想要偵測他們的行蹤,依靠是我薛氏和黑水台."

卓昭顏冷笑道:"涅槃軍說是沈浪和甯政的,但歸根結底是陛下的.偵查到他們的下落又如何?黑水台能夠把消息透露給你們,難道還能出動高手搶人嗎?屆時是南海劍派的人動手,還是黑水台的人動手?"

薛雪沉默.

不管黑水台還是南海劍派,都是國君的嫡系.

有些底線他們至少現在是不敢逾越的.

卓昭顏道:"敢動手劫走沈浪第二批涅槃軍種子的只有隱元會."

隱元會勢力大,而且和國君已經開始翻臉,他們確實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就這樣,三千多個低能兒,劫到手之後,我們一人一半!"

薛雪沉默片刻,點頭道:"可以,一人一半!"

果然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這算是太子和三王子的第一次聯手吧.

…………………………

時間飛快而過,又是十來天時間過去了.

沈浪賣出去的黃金龍血功效已經漸漸褪去了.

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自己上當了.

當然了,一開始好些人還以為是自己碰女人導致的.

因為那玩意藥力太強了,就算甯政喝下去之後,還找妻子好幾次.

更何況這些紈绔子弟?

根本就忍不住好吧.

但是總有一些人真的忍住了,沒有碰女人,但黃金龍血的功效還是不斷下降.

互相秘密交流之後,所有人完全確定上當了.

一時間,這群人徹底憤怒了.

好你個沈浪,不但侮辱我們的尊嚴,還羞辱我們的智商,還欺騙我們的金錢?

豈有此理?

可是這群人一開始只敢在心中痛罵,不敢打上門去.

因為一旦公開豈不是自投羅網?

太子和三王子可是說過的,任何給沈浪送錢的人都要遭到封殺.

所以只能吃啞巴虧,在心中詛咒沈浪.

不過就在昨日.

太子府和三王子府都放出風聲來.

對于給沈浪送錢之人,都既往不咎.今後如何,看各自表現.

這下所有人都聽懂了.

這是慫恿所有上當者是沈浪家里鬧事啊.

于是這上千名紈绔子弟呼朋喚友,集結了幾千人真的打上門去了.

"還錢,還錢,還錢!"

幾千人將甯政的長平侯爵府包圍得水泄不通.

當然了,所有人都知道這筆錢沈浪沒有拿半個金幣,全部上交給國君做軍費了,甚至還倒貼了一筆錢.

但這些人是紈绔子弟,哪里管得了這麼許多?

而且,整個越國大半權貴家族都在這里了.

難道國君還能將他們全部抓起來不成?

法不責眾啊!

這群人也不敢沖入長平侯爵府,只敢在外面高呼.

並且把狀告到平安和萬年縣衙,又告到了天越中都督府.

這個糊塗官司當然是打不清楚的.

這群紈绔子弟有的是時間,每天都圍堵在長平侯爵府之外.

而且罵得越來越難聽.

"沈浪你生兒子沒PY啊."

"沈浪你騙我們的錢,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沈浪你缺錢的話,為啥不讓你家女人去賣呢?卻要來騙我們的錢?"

面對這些謾罵和圍攻,沈浪還沒有生氣,結果國君先發怒了,直接就要下令禁軍驅逐.

因為這筆錢他才是最終的受益者,沈浪只不過是代君受過.

不過牽涉得實在太廣了,騙了這麼多家族的錢,國君內心也稍稍有些愧疚,最多也只能是驅逐而已,總不能抓人.

結果沈浪拒絕了國君的好意.

這件事情他要自己解決.

………………………………

"哇哇哇……"

沈浪的寶貝女兒在大哭.

她超級超級乖的,幾乎從來不哭的.

因為外面實在太吵了,讓小寶寶都沒法睡覺了.

一開始這群紈绔子弟還小心翼翼地罵,後來發現國君沒有反應,沈浪也沒有反應,頓時覺得沈浪肯定是心虛了.

他騙了我們那麼多錢,肯定心虛啊.

我們這些人已經代表了大半的越國權貴,沈浪就算有三頭六臂也不敢和我們所有人為敵.

所以這群人越罵越難聽,越罵越大聲.

靠自己罵還不行,畢竟人數太少,而且一個個嬌貴得很,加上黃金龍血的功效已經褪去了,他們又重新變成廢渣了,沒有力氣罵了.

于是,就雇地痞流氓來罵.

這群地痞流氓本來不大敢的,但是紈绔子弟們給錢太大方了,而且這是和這群權貴攀交情的好機會.

甚至,這次有太子和三王子撐腰.

所以有些大膽的流氓收錢後,帶著面罩來為這些紈绔子弟罵人.

見到沈浪依舊沒有反應,這群人膽子漸漸大了起來,越來越多的地痞流氓加入.

最後,整個長平侯爵府外整整圍了三五千人.

日夜不停地叫罵,怎麼難聽怎麼來.

這才吵得沈宓小寶寶無法入睡,受到了驚嚇.

到後面,這群人膽大包天到朝長平侯爵府內潑糞.

一時間,整個侯爵府臭氣沖天!

沈浪抱著沈宓小寶寶輕輕地哄著.

"寶寶不要怕,不要怕!"

寶寶哭得太凶了,以至于有些抽搐.

冰兒接了過去,讓寶寶吃著才漸漸安靜下來.

"姑爺,去調兵吧!"冰兒憤怒道.

沈浪道:"快了,快了."

甯政殿下那邊的事情快要辦完了.

城衛軍大集訓快要結束了.

所有事情的順序一定要弄清楚.

對于甯政來說,徹底將兩萬城衛軍掌握在手中才是重中之重.

只有掌握了城衛軍,才可以對國都的地痞流氓動手.

春雷行動!

這是這次國都治安大掃蕩的行動代號.

力度會前所未有之大.

亂世用重典.

這幾天大軍就要南下去南甌國戰場了.

傾國之戰很快就要爆發.

這個時候,尤其需要一個安定的大環境,.

所以這次掃蕩會非常驚人.

會把這段時間禍害國都的所有流氓地痞,惡性份子,全部一網打盡.

所有的魑魅魍魎全部消滅.

國君直接給了甯政密旨,整個密旨只有一個數字.

三千!

這是什麼意思?

可以殺三千人!

而且可以明正典刑.

其實原本國君和甯政的意思是不殺,將這些人流放去做終身苦役.

但是因為祭天大典前所未有的成功,加上這些流氓地痞作死,這群權貴紈绔鬧事,徹底激怒了國君.

我不能對你們這些權貴動手.

卻可以對你們雇傭來的地痞流氓動手.

而且這些權貴的紈绔子弟自己也不乾淨,和國都的這些幫派巨頭都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接著這次春雷行動,可以將火焰直接掃到他們頭上.

借春雷行動的名譽,狠狠抓一批,殺一批.

殺雞儆猴!

而且這次春雷行動,絕對保密.

甚至黑水台都沒有參與,直接由黎隼負責和甯政交流.

祭天大典前所未有的成功,最直接的收獲就是城衛軍的加速效忠.

甯政的集訓之法很管用,讓涅槃軍融合城衛軍.

但是速度不快,而隨著祭天大典效果發酵之後,甯政天選之人的名聲傳播開來.

這對于中高層權貴影響有限.

但對于甯政麾下的城衛軍卻震撼很大.

因為當天參加祭天大典的,就有兩千城衛軍,他們是親眼見證這一切的,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然後快速蔓延到整個城衛軍.

苦頭歡和蘭氏十兄弟,尤其是蘭瘋子,借機不斷洗腦.

使得原本需要幾個月時間才能完成的集訓,僅僅一個月內就完成了!

甯政初步完成了對城衛軍的掌握!

至少現在,這支軍隊已經服從他的命令.

……………………

此時,一千多權貴紈绔和幾千名地痞流氓死到臨頭還不知道.

依舊時時刻刻圍攻長平侯爵府,咒罵沈浪的祖宗十八代.

反正沈浪騙錢,讓他還錢天經地義.

潑糞,砸石頭,手段越來越激烈,就差放火了!

而北苑獵場內!

最後一批城衛軍的集訓結束了.

正在進行畢業典禮.

整整兩萬城衛軍,整整齊齊站在校場之上.

他們有些驚訝和錯愕.

集訓結束也算不得什麼大事情啊,為何要將所有人都集結起來呢?

難道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嗎?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更加映證了他們的想法.

因為一車又一車的鎧甲運了過來.

一車又一車的兵器運了過來.

這次集訓,他們都沒有穿甲的.

現在竟然要全副武裝,肯定有什麼大行動了.

片刻後!

甯政殿下一身戎裝出現了.

苦頭歡依舊是千戶軍銜,但卻是這次集訓的總教官.

"著甲!"

一聲令下.

兩萬城衛軍整齊穿上鎧甲.

"持刀!"

"持弓!"

隨著一道道命令.

兩萬城衛軍武裝到了牙齒.

緊接著,國君的心腹宦官黎隼大公公出現了.

"陛下有旨,跪!"

在場所有人全部跪下.

但因為甲胄在身,單膝下跪.

"進來國都騷亂,百姓不甯,不法狂徒橫行跋扈,屢犯國法,觸目驚心!為使國家安定萬民安居樂業,寡人決定進行春雷行動,掃除國都一切枉法之徒.此次行動從嚴從重,不管牽涉到誰,絕不容情!"

"冊封長平侯甯政為春雷行動大總管,欽此!"

甯政叩首:"臣遵旨!"

所有城衛軍震撼不已,他們的感覺沒有錯,果然有大行動啊.

甯政接過旨意,騎上戰馬,大聲下令道:"大軍,進國都!"

隨著他一聲令下.

兩萬全副武裝的城衛軍,浩浩蕩蕩離開北苑獵場,前往國都!

春雷行動,正式開啟!

前所未有的大掃蕩,要開始了!

……………………

為了讓寶貝女兒安靜下來,沈浪抱著她下了地下室.

這里就聽不到外面的謾罵聲了.

在黑暗中,小寶寶正豎著耳朵,瞪大眼睛,無比快活.

因為劍王李千秋的妻子在唱歌.

她唱的兒歌太美了.

每一首都幾乎要唱到人的心里去.

因為她太愛孩子,太渴望有一個自己的孩子了.

盡管她已經痊愈了,但是覺得自己皮膚還沒有恢複,害怕有什麼不乾淨的地方,盡管無比渴望抱小寶寶,但是又不敢抱.

于是,她就在唱歌.

唱了一首又一首.

寶寶非常喜歡聽.

"咯咯咯……"

聽到高興處,沈宓小寶寶還咯咯笑.

還拍著肉呼呼的小手.

冰兒驚喜道:"嬸嬸太厲害了,我們小寶寶一直都很嚴肅的,一點都不喜歡笑的."

確實如此,沈宓小寶寶可矜持了,笑點很高的.

沈浪經常做鬼臉想要逗笑她,結果小寶寶只是瞪大眼睛好奇地望著他,始終不笑的.

甚至還會露出疑惑的目光.

這只爸爸在干嘛啊?

結果現在聽著劍王妻子丘氏的有趣的兒歌,竟然笑了.

聽著寶寶的笑聲,劍王妻子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

又接著源源不斷唱下去,都不知道她哪里來這麼多有趣好玩的兒歌.

而寶寶一邊笑,一邊張嘴要跟著學.

不過她還不會說話,只會咿咿呀呀地叫.

……………………

而長平侯爵府之外.

上千紈绔子弟依舊帶著幾千刁奴,地痞在外面圍攻謾罵.

因為沈浪的不理會,使得他們的罵聲更加不堪入耳.

"沈浪,還錢,還錢."

"你還不出這筆錢是吧?沒有關系,讓你的妻子出來接客就可以了,我們給天價,一次一百金幣,接客五萬次就算是還清債務了."

"沈浪你騙我們的錢,不怕遭到天打五雷轟嗎?聽說你妻子金木蘭懷孕了,生下來的兒子肯定沒有pi yan!"

外面的牆壁上不但潑滿了大糞,而且張牙舞爪寫滿了字.

沈浪還錢,沈浪還錢!

騙子沈浪,不得好死!

"沈浪,如果你妻子出來接客還不夠的話,你自己也可以出來賣啊.五個金幣一次,相信有很多爺們會光顧的."

緊接著,一個火把,猛地從人群中扔了出來,直接扔進了圍牆之內.

所有人頓時一驚.

這膽子未免太大了吧!

謾罵圍攻還不要緊,畢竟沈浪騙錢在先,大家來要錢天經地義.

可是你放火燒長平侯爵府,那性質就變了啊.

這是誰放的火?

當然是沈浪的人,他們潛伏在這群鬧事圍攻的紈绔人群中.

接到信號之後,他們立刻將事情鬧大.

火燒長平侯爵府.

但是,里面的沈浪依舊沒有反應!

潛伏在人群之中的幾十上百人,紛紛點燃火把,朝著長平侯爵府內扔去.

見到這一幕.

這群鬧事的紈绔子弟有些害怕了?

這……這是誰的人啊?

那麼虎?

鬧得這麼大,會不會闖禍啊?

結果,里面沈浪依舊沒有反應,也沒有發怒反擊.

沈浪這麼慫了嗎?

不會吧!

這上百個人,仿佛發瘋了一般,源源不斷地朝侯爵府內扔火把.

片刻之後!

長平侯爵府內,大火熊熊燃燒.

濃煙直沖天際!

這群來鬧事的紈绔子弟終于感覺到不妙了,一股非常危險的氣息在蔓延.

而這些地痞流氓唯恐天下不亂,反而大聲叫好.

"燒得好,燒得好!"

"燒死沈浪那個狗娘養的,燒死沈浪的女人!"

"沈浪,出來啊,出來啊!"

此時,侯爵府內的大火越來越驚人!

能不驚人嗎?

在一片大空地上,武烈和咸奴等女壯士非常不滅火,反而拼命往上添柴,讓大火越燒越旺!

"火燒沈浪,火燒小白臉啊!"

"快來看啊,快來看啊!"

但這群紈绔子弟臉色發白,想要漸漸退走,逃到家中去.

這群人雖然是廢渣,但是這方面的敏感度還是有的.

這里面有陰謀!

然而!

他們走不了了!

因為長平侯爵府周圍的街道,已經全部被包圍了!

一萬城衛軍全副武裝,浩浩蕩蕩地開進!

見到這支大軍.

所有的紈绔子弟幾乎要昏厥過去.

果然有陰謀,有大陰謀!

這,這是要出大事了!

"砰砰砰砰!"

一萬大軍如同移動山丘一般,一步一步緊閉.

一步一步收攏包圍圈!

甯政坐鎮天越提督府,率領大軍的是苦頭歡!

"你們這些不法狂徒,竟敢火燒長平侯爵府,膽大包天!"

"沖!"

"將所有不法之徒,全部逮捕."

"膽敢違抗者,膽敢逃跑者,格殺勿論,格殺勿論!"

隨著苦頭歡的一聲令下.

一萬城衛軍開始沖鋒!

頓時間!

這群權貴的紈绔子弟徹底顫栗了.

短暫的恐懼之後,他們高呼.

"快跑,所有人沖出去,法不責眾,他們不敢殺人,不敢殺人!"

這群人當然是想要利用這些地痞流氓沖出包圍圈,趁機讓他們逃脫.

而這些鬧事的地痞流氓聽到喊聲之後,也趁機狂沖.

"沖出去,沖出去,法不責眾,他們不敢殺我們."

"沈浪狗賊,天打雷劈!"

"沖出去!"

幾千地痞流氓瘋狂沖出,想要逃竄.

苦頭歡目光一寒.

正愁春雷行動的指標不夠呢.

"殺,殺,殺!"

隨著他一聲令下.

城衛軍箭如雨下!

大開殺戒!

鮮血飛濺.

………………

注:第二更,今天兩更一萬五多!新的二月來臨了,狂求保底月票,糕點繼續拼命到底!

上篇:第327章:祭天結束震全場!風云化成龍!    下篇:第329章:帝王之相!浪爺一怒殺全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