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29章:帝王之相!浪爺一怒殺全族!   
  
第329章:帝王之相!浪爺一怒殺全族!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葉月神五萬幣打賞,拜求保底月票呀!)

"啊……啊……啊……"

殘暴的箭雨猛地灑落.

箭矢輕而易舉撕開皮肉,刺入身體之中.

無數地痞流氓紛紛倒地.

頓時間鬼哭狼嚎,鮮血滿地.

而這些地痞流氓渣戰斗力也顯露無疑,平常欺行霸市的時候厲害,遇到軍隊的時候就如同一坨屎.

兩波箭雨之後,倒在血泊中幾百人.

沒有想到啊,竟然真殺啊.

之前大家鬧事也不是一兩次了.

阻止蘭瘋子和蘭氏十乞丐參加科考的時候大家就鬧事了,文武舉放榜無數地痞流氓還鬧事了,後來落榜考試哭聖廟的時候大家也鬧事.

但從來都沒有大開殺戒過啊.

都是法不責眾啊.

這次我們明明是有理的一方,明明是沈浪騙錢,我們來討回公道的,竟然真的殺人了?

"跪下,跪下!"

苦頭歡下令.

一萬城衛軍大吼:"跪下,跪下!"

頓時,還沒有死的地痞流氓紛紛跪在地上.

苦頭歡一之指後面的那些權貴紈绔,寒聲道:"跪下,全部跪下!"

紈绔子弟們頓時不滿了.

我們什麼身份?我們在場中人超過一般家里都是勳貴,你區區千戶而已,平時和我們一起吃飯都沒有資格的,現在竟然還想要我們跪下.

一名伯爵之子走了出來,淡淡道:"這位將軍,家父是恩遠伯爵.沈浪騙錢,我們只是來討回公道這難道也有錯?長平侯的城衛軍也未免太跋扈了吧,讓我們這些貴族子弟下跪?恐怕你還受不住吧……"

苦頭歡拿出名單,看了一眼那人道:"恩遠伯爵的第三子,程前?"

那名貴族子弟倨傲道:"正是!"

苦頭歡冷喝道:"跪下!"

程前一驚,他可是堂堂恩遠伯爵府的公子,區區一個城衛軍的千戶竟然敢讓他跪下?

"你好大的膽子,我就算在太子府里面,也不用下跪的."程前寒聲道.

苦頭歡一揮手.

涅槃軍兩名武士上前,猛地王程前膝蓋一踢.

"砰!"

他猛地跪在了地上.

此刻,沈浪終于出現了.

所有人望向他的目光咬牙切齒,恨不得扒皮拆骨.

沈浪直接走到程前的面前.

"你壓根就沒有買過黃金龍血,你是一個書生,國子監的學生,為何也要來我家里鬧事?"沈浪問道.

程前冷笑道:"你敢做,不敢讓人說嘛?"

沈浪道:"我做什麼了?"

程前道:"你騙了我們大家的血汗錢,我們難道就不能討回公道嗎?沈浪你為了逃脫罪責,竟然出動城衛軍大開殺戒,此舉簡直天怒人怨?今日你能夠那城衛軍為你消除罪惡,明日你是不是可以指使城衛軍造反了?"

真不愧是貴族書生啊.

潑髒水玩得很溜啊.

沈浪目光看了他一眼,歎息道:"可憐,可憐……"

程前大怒道:"我有什麼可憐的?我是堂堂恩遠伯爵府嫡子,身份不比你這個小贅婿更高?"

沈浪道:"恩遠侯爵府的爵位輪不到你,想要走科舉之路,但是你才華太一般了走不通.想要去投靠太子卻又不受重視,于是就選擇了投機,主動來到我家里鬧事,希望太子能夠看到你的表現,提拔你一把."

這話說中了程前的痛處.

"你沈浪又能好多少?你還不是投機?你還不是投靠了甯政作為晉升之階?"程前怒道:"你還不是為了榮華富貴?你又能比我好得了多少?"

沈浪沒有理會這些話.

只是拿過了名單,淡淡道:"程前,你在國都有生意,有一個當鋪,但卻是奪來的.而且你還做放貸生意,為了追債曾經打斷了七個人的腿,還打死了兩個."

這話一出,程前心中一顫.

沈浪拿過紅筆,在程前這個名字前面畫了一個叉.

程前一驚,這畫叉是什麼意思?

苦頭歡二話不說,直接拿出了國君的詔書.

這詔示不是聖旨,而是寫給整個國都的老百姓看的,到處都要粘貼.

上面寫得清清楚楚,最近國都不甯,匪徒作亂,手段猖獗,觸目驚心.為了讓萬民安居樂業,為了還國都朗朗乾坤,正式開啟春雷行動,掃蕩一切罪惡.

這份詔示寫得很白,確保讓所有老百姓都能看懂.

但是上面的大印卻非常驚人,國君之印!

這代表著所謂的春雷行動,根本就不是天越提督府的行為,而是來自國君的最高意志.

"傻逼,你死了!"沈浪淡淡道.

頓時,兩名城衛軍二話不說,直接上前為程前戴上鐐銬.

這位恩遠伯爵府的公子渾身如同篩糠一般,足足好一會兒才嚎叫出聲.

"沈公子饒命,沈公子饒命啊……"

"我願意戴罪立功,我願意檢舉揭發,我願意投靠五殿下啊……"

沈浪不屑,真當長平侯爵府潦倒至此嗎?什麼阿貓阿狗都收?

接著來,沈浪目光望著眾人.

然後,他的手指開始點人.

"那個……還有那個,臉上有疤的那個,眉毛只有一半的那個……"

隨著他的指指點點,涅槃軍二話不說,直接進去拿人.

短短片刻,一下子就抓出了二十幾人,全部都站在沈浪面前瑟瑟發抖.

沈浪早已經記住這群人了.

這些人就是他們罵得最狠最難聽.

讓沈浪去賣腚,讓沈浪妻子去接客,這些話都是他們罵出來的.

潑糞也是他們做的.

沈浪搜尋記憶,然後驚駭地發現,這里面有一半竟然都是當時和他打賭吃十斤屎的地痞流氓.

打賭輸了之後,沈浪將近千名地痞趕到城外最大的一個漚肥池里面,溺死了一大半,幸存下來幾百人.

而眼前有十幾個人,都是當時的幸存者.

真是奇怪了.

被糞池淹沒盡一刻鍾,應該是終身難忘的教訓吧?

應該會害怕到靈魂深處吧?

按說幸存下來,應該充滿了劫後余生的慶幸,應該愛惜生活,愛惜生命,不敢再來招惹沈浪的啊?

那事情才過去多久?

半年吧!

這些人就都忘了,又來招惹沈浪?

人真的就那麼健忘的嗎?

對,人就是那麼健忘.

有些人剛剛坐牢出來,不到三天又犯罪了.

有賭徒剛剛斷指立誓說絕對不再賭了,結果三天之後又去了,當時手上斷指的紗布還沒摘呢.

沈浪拿過名冊.

然後有些驚呆了,甯政的工作竟然做得這麼細致?

為了這次春雷行動,簡直拼命了啊.

眼前這二十五人,整整有二十四人在名單之上,只有一個人不在名單.

沈浪問那個人道:"你叫什麼名字?說嘛!"

那個人渾身顫抖,我,我,我……

"我不是流氓啊,我之前沒有犯過錯!"

沈浪道:"那你之前是做什麼呢?"

那人道:"我是跑堂的."

沈浪道:"那為何出現在這里,讓我去賣腚,讓我娘子接客還錢,都是你罵出來的.我沒有招你惹你,為何要罵我呢?"

那個人嚇得褲襠直接濕了.

"因為我相親失敗了,姑娘家看不上我."那人道.

沈浪道:"就因為這個,你就要詛咒我,詛咒我還沒有出生的孩子?詛咒我的妻子?"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心中很憤怒,我就是想要去弄一個女人,我就是要發泄."

這個人一邊嚇得屎尿氣齊出,一邊表情凶殘.

這個模樣看得沈浪都有些頭皮發麻.

現代地球也有不少這樣的人,平時看著老老實實,但是對世界充滿了無限的仇恨,忽然有一天就會做出駭人聽聞之事.

"叫什麼名字,說嘛."沈浪道.

那個人拼命搖頭.

我不說,我死也不說.

忽然人群中有人喊道:"他叫張稟!"

沈浪名單上添加上一個張稟的名字,然後畫了一個叉!

苦頭歡拿過名單.

城衛軍將這二十幾人拉倒牆角之下!

"跪下!"

"刷!"

手起刀落!

人頭落地!

空氣中,傳來了無比騷臭的味道.

很多人嚇尿了.

苦頭歡再一次大吼道:"陛下有旨,這次春雷行動一定要徹底,絕對不會留下任何死角,不管你們家族爵位有多高,功勞有多大,統統沒用.跪下……"

一聲雷霆大吼.

在場權貴家的紈绔子弟,紛紛跪在地上.

沈浪拿過了名單.

目光朝著這些權貴紈绔掃視而去.

被他目光掃中的人,直接渾身戰栗,幾乎都要昏厥過去.

這幾乎是死亡直視啊.

太可怕了.

在場紈绔子弟,哪一個人手下沒有養著幾個地痞流氓,哪一個沒有欺男霸女?哪一個沒有做過壞事?

國都治安的惡化,有一大半都是因為他們而起的.

大多數地痞流氓出來禍害,倒是有一半是為了他們干髒活的.

只要上了這個名單,然後畫一個叉.

一條性命就算是交代了啊.

沈浪還真的在一個個名字上畫叉.

國君的意思也很明顯,這次春雷行動不能只僅僅針對地痞流氓,幫派的巨頭們也要殺一批,還有他們背後的權貴也要殺一批.

要殺得他們膽寒.

馬上就要傾國之戰了,國都已經要徹底清洗得干乾淨淨.

否則當戰局出現變故的時候,更容易出現亂子.

沈浪畫一個叉,就代表一條人命沒了.

冤枉嗎?

不冤枉!

甯政的工作太細致了,又或者是這些紈绔子弟的活太糙了,殺人放火之事都沒有多少掩飾.當然不是他們親自動手,但卻是幕後指使者.

你說小流氓可能還有被錯殺的.

但是這些權貴紈绔,絕對沒有半個冤枉.

整整花了幾十個大紅叉.

然後沈浪問道:"諸位仁兄,聽說我騙過你們錢?"

全場死寂.

不說話?

沈浪又拿起紅筆,來到一個紈绔的面前蹲下問道:"你叫什麼名字?說嘛……"

"沒,沒,沒!沈公子怎麼可能騙我們錢?沒有的事,沒有的事!"

沈浪道:"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那個紈绔子弟道:"那些錢是我們主動捐獻的,馬上就要爆發大戰了,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更何況我們享受國恩呢?所以我們主動來送錢,主動來捐餉了."

沈浪道:"哦?真的嗎?"

"真的,真的."那個紈绔子弟拼命點頭.

沈浪道:"我果真沒有騙過你們錢?"

"沒有,沒有!"那個紈绔子弟拍著胸口道:"誰敢這麼汙蔑沈公子?我第一個不答應,我王陵跟他拼了."

哦,你就是那個王陵啊.

看不出來,挺機靈啊!

沈浪道:"那所謂的黃金龍血是什麼意思呢?"

那個紈绔王陵道:"沈公子見我們體虛,所以專門配制了補藥給我們.我喝完之後,身體果然好很多,謝謝沈公子,謝謝沈公子."

沈浪道:"那六千金幣,果然和黃金龍血完全無關?"

王陵拼命搖頭道:"完全無關,六千金幣是我們主動捐的.那個金燦燦的補藥,是沈公子無償送給我們的."

沈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王陵,你很好,你不錯."

接著,沈浪拿出了一份自願捐餉光榮書,道:"王陵,你主動捐獻六千金幣軍餉,這很好,國君也會高興.但不能做好事不留名,來來來,簽下你的名字,我要做一張大大的光榮榜,凡是捐餉之人的名字,都要寫上去,光宗耀祖啊!"

"對,對,光宗耀祖!"王陵接過筆,在自願捐餉光榮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還按上了手印.

"王公子不錯,不錯……"沈浪道:"這份捐餉光榮證拿回家去."

然後,真的有一個紅本子遞到了王陵手中.

"回家吧,回家吧!"沈浪道.

王陵叩首道:"謝謝沈公子,謝謝沈公子,我一定會珍惜這份榮譽的."

然後,他捧著這份捐餉光榮證飛快跑了.

城衛軍的包圍陣果然讓出來一個缺口,讓他跑了出去.

王陵一口氣跑出了好幾里地,然後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太不容易了,我終于活下來了.

嚇死我了,爹啊娘啊,嚇死我了!

長平侯爵府之外.

有人搬來了一張桌子,沈浪索性現場辦公.

"你們當中還有誰是主動捐餉的啊,都上來簽名按手印,然後領著光榮證書回家吧!"

頓時,這些紈绔子弟紛紛上前簽字.

錢是很重要,但是命更重要啊.

這次被騙了六千金幣,就……就這麼算了吧.

沈浪這個畜生太可怕了,惹不起啊.

不但騙你的錢,還要你的命.

眼前這架勢已經很清楚了,不簽字按手印的,你就走不了了,就會成為春雷行動的打擊對象.

什麼?你是清白的?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呸!

頓時,這群紈绔紛紛排隊簽字,表示自己是自願捐贈六千金幣,完全是為國分憂,沈浪根本就沒有騙過他們錢.

簽字歸簽字,但這些人心中卻破口大罵.

沈浪你這個小畜生太毒了.

卑鄙無恥,生孩子沒有py啊.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們內心也不敢罵了.

又一個紈绔子弟上前要簽名,表示自願捐餉的.

結果沈浪揮了揮手道:"不,你不用簽了,來人拿六千金幣來."

很快,一箱子金幣擺在面前.

"你的錢我們不收的,我們會送到你家去,如數歸還."

這個紈绔一聽,頓時魂飛魄散.

這是什麼意思?

我,我連錢都送不出去了?

"張安世是嗎?你犯了滔天大罪,還試圖用錢買平安,你把國法當成什麼了?肮髒的交易嗎?"沈浪一聲大怒道:"春雷行動的名單上有你,讓你家准備後事吧!"

這話一出,這個紈绔拼命跪地磕頭.

"沈公子,沈恩公,沈爺爺,饒命啊……"

"我是自願捐餉的啊,我也要愛國啊,沈爺爺饒命啊!"

沈浪一揮手:"拿下!"

城衛軍上前,直接將這個紈绔戴上鐐銬,塞入囚車之內.

在場眾多紈绔子弟再一次嚇尿了.

原來……願意收我們的錢,願意騙我們的錢,還是看得起我們啊.

有些人連錢都送不出去啊.

于是這些人心中哪里敢再罵沈浪,拼命地祈禱.

沈浪千萬不要還我錢,千萬不要啊.

就讓我順利簽名,順利把錢捐了吧.

但是總有倒黴鬼,每個三十個人中,就有一個揪出來還錢,戴上鐐銬塞入囚車.

整整兩個時辰後.

上千名紈绔子弟全部簽字按完手印,拿著自願捐餉的光榮證書,嚎啕大哭回家了.

從今以後,沈浪騙錢一事就休要提起了.

你們都是自願捐錢的,甚至還哭著跪著求捐錢.

三十個倒黴鬼成功要回了錢,但是卻要丟了命.

殺雞儆猴!

至此,上千紈绔圍攻沈浪一事正式結束.

所謂沈浪騙錢一事,也徹底終結.

留下了幾百具尸體也很快被清理乾淨.

但至少在很長時間內,都無人敢靠近長平侯爵府了.

因為這里死了太多人.

………………

沈浪這邊發生的一切,僅僅只是春雷行動的一部分.

他這邊顯得有些荒誕.

而國都大部分地方的春雷行動,就顯得肅殺凝重.

全副武裝的城衛軍進入國都的瞬間,就引起了徹底的震動.

然後!

所有城門關閉.

城衛軍按照名單,挨家挨戶破門抓人.

膽敢有反抗者,全部格殺勿論.

一時間,國都風聲鶴唳.

過去幾個月橫行跋扈的地痞流氓,幫派勢力,幾乎被連根拔起.

而且這春雷行動不僅僅在國都范圍內,漸漸輻射到周圍的城郡.

短短幾日之內,就抓捕了上萬人!

幾乎所有的大牢都被擠滿了.

大理寺,平安縣,萬年縣,提督府,甚至天越中都督府,都要派出大量的官員進行公開審案.

根據國君的意志,一切從嚴.

所以,刑場上每天都在殺頭.

一開始還有圍觀者,後來已經沒有人敢圍觀,看得頭皮發麻,連做噩夢.

每天都有大量的囚車離開國都,罪責稍稍輕一些的罪犯,全部被送去各個礦場服勞役.

所有百姓看到,之前橫行霸道,厲害無比的大俠豪傑們,紛紛如同死狗一般,要麼被砍頭,要麼被流放.

你這個強人有武功?

那就更慘了,直接手腳筋全部挑斷,再送去礦場.

國都內的許多幫派巨頭,平時完全稱得上是呼風喚雨,下面徒子徒孫無數,稍稍一句話,就可以決定一個人的命運.

市場上的規矩,青/樓里面的規矩,人市上的規矩,車行的規矩,通通他們說了算.

不聽話,說封殺你就封殺你,說將你沉河就沉河.

這些強人,有些甚至有官身,民軍千戶是起碼的,甚至有人還有黑水台的編外身份.

這些人一個個家財萬貫.

他們經常說的一句話便是,這國都地界上沒有我們辦不成的事,地面上的事情官家說了算.地面下的事情,我們說了算.

就是這麼囂張.

張召被罷免甯政擔任天越提督府之後,國都的治安極具惡化.

罪魁禍首便是這些幫派巨頭.

目的很簡單,就是為張召張目,就是為了顯示甯政的無能.

讓天下人看看清楚,之前張召提督在的時候,國都的秩序是多麼好?百姓安居樂業.

現在甯政上台之後,國都大亂,民不聊生.

可見甯政是多麼的無能,甚至他根本就是一個壞官,贓官.

事實上,他們的策略還真成功了.

國都的百姓紛紛對甯政破口大罵,他們不會去尋找國都大亂的根源,就只會被輿論所引導.

也幸虧是國君意志堅定,看問題深刻,換成一個昏庸一點的君王,甯政的前途也基本上就算是完了.

這群幫派分子一邊攪亂國都,一邊向太子和三王子獻媚.

祭天大典,甯政的表現前所未有的完美.

那麼這些幫派巨頭可有收斂嗎?

他們震驚了半天,然後……愈演愈烈.

祭天大典後三天,國都治安惡化到了極點,劫掠和殺人案,綁架案出現了幾百起之多.

市面上更是大亂,讓甯政這個提督府焦頭爛額.

不過,這些幫派巨頭這樣做,倒是另有目的.

他們想要和甯政談判,就如同之前和每一任的提督談判一樣.

為了爭取更有力的條件,當然要給甯政巨大的壓力.

所以那幾天國都的惡/性/案/件才會此起彼伏.

然後,他們就等著甯政派人上門和他們談判.

這些幫派巨頭們覺得國都沒有他們不行,地下的秩序一定要他們來維持.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甯政的反應竟然如此激烈.

如此大開殺戒?

幾十年前所未有的大掃蕩.

而且國君親自下旨,甚至繞開了黑水台.

事前真是一點風聲都沒有傳出來,等大軍入城,風暴開始的時候,他們再想要應對已經晚了.

一個又一個幫派被連根拔起.

每天都在殺頭.

這些幫派巨頭紛紛去拜見自己的靠山.

結果……全部吃了閉門羹.

甯政在朝中沒有靠山,這是劣勢,但也是優勢,因為沒有利益牽扯.

有尚方寶劍在手,他想殺誰就殺誰,誰來求情都沒有用.

當然,一開始肯定是有人求情的.

朝中文武大臣,第一次屈尊降貴去求見了甯政.

第一次和顏悅色,口口聲聲說留個方便,日後定當回報.

這些官員的級別都很高,資格也很老,本以為甯政肯定會照顧他們的情面.

畢竟我們都是大佬啊,你是一個沒有根基的王子,我們給機會欠你一個人情,你還不趕緊接著?

結果,甯政鐵面無私.

誰的面子也不給.

秉公辦理,該抓的抓,該殺的殺.

這下子一來,觸怒了許多大佬,但也讓人心中震驚.

沒有看出來啊,甯政這麼有種?

他不是要奪嫡嗎?竟然這麼絲毫不顧眾臣的情面?

沒有我們的支持,你還怎麼奪嫡啊?

那麼甯政是怎麼想的?

他是真正心底無私天地寬!

他只做事,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剩下的人情世故,他不管.

甚至奪嫡是否成功,他暫時也不管.

想要做事,就不能瞻前顧後,怕得罪這個,怕得罪那個?

那樣還做什麼君王?

但是大火這麼燒下去,會沒有邊界的.

甚至可能會燒到自己頭上來!

………………

折梅幫!

聽上去名字很文藝,他們做的是人買賣.

當然不是販賣奴隸,這是犯法的.

但是許多豪門貴族買小厮,買奴仆,青樓里面買女人等等生意是可以做的.

而且這還是一個暴利生意.

折梅幫做的就是人市生意,從西域運來女人,從大山深處運來的原始民族的女人等等等.

每年涉及到的金錢非常巨大.

這些生意本也不算違法.

但是……做這種生意之人,也基本上是沒有天性的.

為了利益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這群人和叫花子幫合作,叫花子滿天下去拐騙孩子,然後賣給折梅幫.

折梅幫培養個好幾年後,將這些孩子在十六七歲之前,高價賣給豪門.

這次春雷行動,甯政就在折梅幫的各個秘密基地中,拯救了幾百個孩子.

喪盡天良啊!

一怒之下,甯政下令斬殺了幾百名拐騙孩子的乞丐.

然後,通過這些叫花子幫的賬本,查到了折梅幫.

而這個折梅幫的靠山竟不是別人,卞逍公爵的三兒子卞擎.

這可是卞逍公爵的親兒子,曾經在國都念書三年,去年考中了武進士,去北軍擔任千戶了.

他在國都的時候,卞妃可是視為己出的.

這下子所有人都幸災樂禍看著甯政.

你不是鐵證無私嗎?

現在牽扯到卞妃的人,牽扯到卞逍公爵的兒子,你怎麼辦?

你還能秉公執法嗎?

結果!

甯政甚至沒有請示國君,直接下令抓捕折梅幫眾.

整個折梅幫都被連根拔起!

然而,折梅幫主只是表面上的主人,它真正的主人是一個大才子憐花公子連錦!

連錦!

此人名聲僅次于帝國大使云夢澤.

寫下了無數優美詩篇,被國都青樓視為偶像.

就是屬于那種睡花魁不要錢,對方反而要倒貼的那種大才子.

他不僅僅是文舉人,還是武舉人.

真正的文武全才,今年二十三歲.

沒有任何要出仕之意,也不參加會試,每天就是寫寫詩,醉在花叢之中.

簡直是偶像級人物.

而且他還有一個身份,卞逍的侄女婿,卞擎的至交好友,同學同窗.

當甯政查到他竟然是折梅幫幕後主人的時候,完全驚呆了.

這個人名聲很好的,翩翩佳公子啊.

甚至在甯政心中,此人是自己人,未來等到他的地位再穩固一些,他會親自去招攬這位憐花公子的,甚至覺得未來尚書台上都有可能會有他的位置.

沒有想到,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竟然是這位憐花公子所為.

他寫下了多少優美詩篇啊?

他何等溫柔啊,對女子憐惜,對貧民憐惜.

他的名聲簡直比沈浪好了十倍都不止.

這些孩子都在三四歲,就這麼被從父母身邊拐走,簡直喪心病狂.

知人知面不知心,這位翩翩公子竟然是如此之禽獸豺狼.

……………………

沈浪家中迎來了兩個客人.

卞逍公爵的侄女,還有卞逍三公子的至交好友憐花公子連錦.

沈浪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位憐花公子.

白衣勝雪,果然是濁世一佳公子啊.

憐花公子很矜持瀟灑.

"沈公子,三日之後,我要舉辦一個詩會,屆時你和云夢澤一起去?湊個趣兒……"

"不去!"沈浪冷聲道.

憐花公子一愕,沈浪這是狗臉嗎?完全不知道做人的?

頓時間,他和妻子臉上的笑容也就冷了下來.

憐花公子道:"沈公子,你去勸勸甯政殿下如何?"

"不行!"沈浪道.

憐花公子冷道:"沈公子,人這輩子指不定哪一天就會倒黴的,所以尤其需要朋友的幫助."

此時,卞逍的侄女卞沁直接道:"沈浪,折梅幫的生意,卞擎也有份子的.他是我叔父卞逍公爵的驕傲,卞妃對他視如己出.你莫非是要將火燒到卞擎身上,燒到卞妃身上嗎?到那個時候,後果你承受得了嗎?甯政要奪嫡,最大的靠山就是我們卞氏,他頭腦不清醒,你作為謀士大腦也不清醒嗎?"

沈浪端起茶杯道:"送客!"

憐花公子臉色一變,冷冷道:"沈浪公子,這次春雷行動很好,讓整個國都干乾淨淨,夜不閉戶,百姓人人稱頌,已經非常成功了.但水至清則無魚,火最後會燒到你頭上的.折梅幫的事情我不乾淨,不但會牽連到卞氏,還會牽連到你的,在這個案件上你……也不乾淨!"

這話一出,沈浪不由得一愕.

"這是折梅幫的秘密賬本,沈公子看清楚,金山閣是不是你家的產業,掌櫃是不是每個月都給你送錢?折梅幫的生意金山閣也有份,你沈浪也不乾淨,你每個月也從折梅幫收錢的."

沈浪拿過賬本一看.

果然記錄得清清楚楚,這幾個月時間內,折梅幫所在的憐花閣都在向金山閣撥款.

有人真是處心積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啊.

把滅絕人性的生意往他身上推.

此人的背後,不止是卞擎啊,複雜得很.隱元會舒伯燾?他大概是想要害沈浪最迫切之人了.

這次春雷行動掃到折梅幫,所以把這個雷提前引爆了.

憐花公子連錦望著沈浪道:"如果我出事,那這個賬本也大白于天下了,你也逃脫不了.所以沈浪,我不能出事啊!你去找甯政說說吧,我相信你的本事一定會讓他回心轉意的!"

說罷,憐花公子連錦拍了拍沈浪的肩膀,大笑著朝外面走去.

"沈浪,一條線上的螞蚱,千萬不要引火燒身哦!"

沈浪頓時一笑道:"行,放心,我一定會說服甯政殿下的."

"沈公子真是識時務,告辭了."憐花公子連錦帶著妻子離去.

沈浪揮了揮手.

幾個人影走了進來!

"准備一下,殺光這連錦全族,包括卞沁在內!"

"是!"

"十三!"

沈十三走了進來.

"隱元會勢力在三天後會全體出動,會對我做出一個大動作."

"那一天我要將隱元會總部,夷為平地!"

……………………

注:第一更,今天定超過一萬五!月票榜超緊張,諸位大人有票請千萬出手相助,糕點膜拜!

謝隨往L三萬幣打賞,謝貝噠噠,罪傲,洗菊只為有緣人,皮皮蝦我們跑,無極日代,khronous,看寫書不容易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28章:浪爺國都大開殺戒!顫栗吧!    下篇:第330章:凌遲處死!國君感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