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32章:毀滅!隱元會總部夷為平地!   
  
第332章:毀滅!隱元會總部夷為平地!

g,更新快,無彈窗,!

長生堡,距離國都一百五十里.

這個區域既不算是天北行省,也不屬于國都轄區內.

這個堡壘原本是拱衛國都的,規模可是不小.

從中可見當年吳越大戰有多麼慘烈,前線都逼近長生堡了.

但是豔州事變之後,吳國大敗,割讓了九郡之地,使得越國在北部的邊境上推了好幾百里.

于是這個長生堡便荒廢了.

所以甯元憲只要不輸掉接下來的這一場傾國之戰,在越國曆史上也算是一個有作為的君主.

畢竟吳越大戰的勝利和他有決定性的關系.

甚至可以說當年還是太子的甯元憲是這場傾國之戰最大功臣.

就是憑借這個功勞,他擊敗了甯元武登基為王.

如今太子甯翼當然想要複制甯元憲的軌跡.

這次越國和矜君的戰爭也可以稱之為傾國之戰,甚至談得上是決定國運的一戰.

如果打敗了矜君,那楚國很可能就不開戰.

但如果戰局焦灼,甚至戰敗的話,那楚國一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會在西邊發動傾國之戰.

這還不是最壞的局面.

更慘的是南邊和西邊的戰局同時崩潰,北邊的吳王會撕毀盟約,大軍南下攻越.

而到那個時候,越國就算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同時打贏三場戰爭.

屆時就會出現三家分越的慘劇了.

當然了,就算如此越國也不會滅亡.

因為到一定程度,大炎帝國一定會出面壓制調解.

而到了那個時候!

整個天西行省北部淪陷,被楚國割走.

天北行省六郡,加上豔州三郡被吳國割走.

天南行省大半的國都被矜君的南甌國割走.

整個越國會失去一半的領地,而且就算剩下來的那部分越國,也會淪為大炎帝國絕對附屬國,完全失去自主權.

局面一旦發展到這個地步,越國雖然談不上亡國,但也相差不遠了.

所以在這一場戰爭的初期,大炎帝國是絕對不會支持越國的,甚至會坐視它的大敗.

所以說,從一地便可看興亡.

言歸正傳.

沈浪派出了幾百個人,用了幾個月時間,幾萬金幣,終于在越國全境內找到了三千七百名空白零血脈者.

又動用了大量的軍力,武力,將他們運回國都.

這些人都是王牌軍團的種子啊.

每一個都寶貴無比.

經過了長途跋涉,這三千七百人終于聚集在一起了.

苦頭歡麾下的二百名馬匪,天道會出動了八百武士,護送著三千七百個人.

明日就會有一千涅槃軍,三千城衛軍北上,一起迎接護送這批空白零血脈者進入北苑獵場.

但是動用一千多武士護送,已經非常奢侈了.

苦頭歡站在城頭之上,看著一個個神情萎靡的人從馬車上下來.

真像是低能兒啊.

每一個人都低著頭走路,不說一句話,身體還微微發抖.

每一個人都很瘦弱,身上還有各式各樣的傷痕.

完全無法想象,幾個月後他們會從一個廢物變成一個強大無比的涅槃軍.

進入長生堡之後,開始生火做飯.

盡管是荒廢的城堡,但他們還是非常小心,從井里打出來的水,檢查了一遍又一遍.

然後還燒開了再用來做飯.

根據沈浪的理論,大部分的劇毒燒開之後就會失去毒性.

有些劇毒就算燒開後依舊有毒,但是也可以用各種手段檢測出來.

沈浪制造了幾十種試紙,專門用來驗毒的.

確認無毒之後.

一千多武士才開始吃飯.

然而……

吃完飯後兩刻鍾,出事了!

苦頭歡和天道會的武士,開始出現了眩暈,狂躁等症狀.

視野模糊.

整個人站都站不穩,不敢看什麼都是重影的.

"不好,水中有毒!"

苦頭歡驚呼!

"堅守城牆,准備迎敵,准備迎敵,用最快速度去國都報信求救……"

一千多人中,只有二百人沒有吃飯,因為他們要負責防禦,等過一會兒再吃.

沒有想到水中竟然被下毒了.

苦頭歡,李千秋大宗師率領二百人,前往城堡大門處堅守.

迎接敵人來犯.

……………………

"浮屠山的毒,果然厲害!"卓昭顏道:"不過為何不挑選更可怕的劇毒?直接將他們全部毒死?"

薛雪道:"沈浪狡詐,絕大部分的劇毒都會被他的東西檢測出來.只有這種離魂散,才能蔓延所有的井水,而且不被檢查出來,因為它甚至不是一種劇毒.最關鍵的是,一起吃飯的還有那三千七百名低能兒,那可是王牌軍團的種子,難道一並毒死嗎?"

沒錯,它確實不算是劇毒,更像是一種精神藥劑.

服用了之後,整個人會進入癲狂的幻覺.但是一兩個時辰後,藥效又會全部退去,不會有性命之危.

可見三王子和太子對這三千七百個空白零血脈者,都非常看重.

"舒少主,看你的了!"

"嗖……"

此時,長生堡方向猛地一支火箭射上了天空.

這是進攻信號.

"動手!"

舒亭玉一聲令下.

頓時,兩千名隱元會武士飛快從密林中沖出.

時時刻刻在卓昭顏身邊的四名絕頂高手,也如同鬼魅一般沖了出去.

四個高手,對戰苦頭歡一人.

隱元會從吳國,楚國各調來一名宗師級強者,對戰劍王李千秋!

………………

"守住,守住!"

兩千名隱元會武士,如同壁虎一般,飛快沿著長生堡的牆壁往上爬.

"射箭,射箭……"

苦頭歡下令兩百正常守軍反擊.

這二百人非常精銳,射箭也算是非常准.

給隱元會武士帶來了傷亡.

但是,數量畢竟相差過于懸殊了.

他們根本就擋不住兩千隱元會武士.

劍王李千秋本來一劍一個正大開殺戒.

忽然,他感覺到一股致命的危險.

然後兩個黑影閃電而至,輕飄飄如同無物一般.

兩名宗師級強者.

李千秋只看了一眼,甚至就嗅出了他們身上的味道,知道他們是誰.

"吳國的李羚羊,楚國的楊飄零,兩位堂堂宗師,為何也甘願做了別人的鷹犬?"李千秋冷笑道.

"你李千秋還不是一樣?"

瞬間,兩個宗師一前一後,夾擊劍王李千秋.

劍王前輩算是極度牛逼了.

以一敵二,竟然還沒有喪命.

但是瞬間落入了絕對的下風.

而跟隨在卓昭顏身後的四名黑袍高手,如同鬼魅一般朝著苦頭歡沖去.

這四人既是保護卓昭顏,也是監督.

苦頭歡拔劍,以一敵四,也瞬間落入了下風!

很快,另外一個身影閃現殺出.

武癡唐炎.

他和苦頭歡並肩作戰,勉強維持了局面.

兩百名武士苦苦堅守城門.

但根本就守不住!

"撤退,撤退……"

苦頭歡一聲令下,然後和李千秋二人帶著二百名武士不斷後撤.

撤退到第一道防線.

第二道防線.

第三道防線.

傷亡出現了,而且不斷加劇.

最後扯到了長生堡的最後一層內堡!

敵人不斷湧入,在庭院處將整個內堡團團包圍.

苦頭歡三人守住門,一看身後,八百名武士陷入了癲狂,走路跌跌撞撞.

而那三千七百個低能兒,完全躺在地上抽搐打滾.

這戰沒法打了.

要走!

但是要做一個選擇.

就剩下一百多個正常的武士,.

八百個癲狂的武士,勉強還能走路.而三千七百名低能兒,完全無法動彈.

一百多人,想要把三千多人全部背走?

這完全不可能的!

苦頭歡忽然大吼道:"卓昭顏,你出來!"

沒有人出現.

但是敵人的攻勢卻停歇了下來.

苦頭歡道:"現在我們在內堡,我們只需守住這扇門便可."

"你守不住的!"舒亭玉變聲道.

"我知道守不住."苦頭歡道:"但是我,劍王前輩,唐炎師弟三個人,守住一刻鍾沒有問題吧?在這一刻鍾內,我將這三千七百個零血脈者全部殺光,沒有問題吧,你們不就是想要得到他們嗎?"

舒亭玉沙啞道:"你殺啊,你殺啊……"

苦頭歡二話不說,直接殺掉了幾人.

"慢,慢……"舒亭玉還沒有出聲,後面的卓昭顏出聲了.

盡管她戴著面罩,渾身都穿著黑色斗篷,而且還用男人一般的聲音說話.

"唐炎師弟,你帶著兄弟們走,走……"

"卓昭顏,你們不能對我的人任何攔截,也不能殺他們,否則我就將這三千七百個零血脈者殺得干乾淨淨.沈公子雖然重視他們,但更重視我們自己的兄弟,這些人一直跟著我,我不能看著他們死在這里!"

"唐炎兄弟,帶著弟兄們走……"

武癡唐炎一愕?

我帶著他們走?我自己都不知道路啊.

但是很快一個首領站了出來,帶著一百多名幸存的武士,還有八百名癲狂的武士,跌跌撞撞從後門離開了內堡.

苦頭歡大吼道:"卓昭顏,你們必須放我的兄弟們離開,否則劍王前輩堵門,我殺人!在半刻鍾之內,我和十幾名弟兄就能將這三千七百個零血脈者全部殺死.!"

卓昭顏,舒亭玉,薛雪三人對視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任由苦頭歡麾下武士和天道會武士離開.

反正,他們的目標就是這三千七百名低能兒.

哦不,是零血脈者.

整整兩刻鍾後,唐炎又跑了回來道:"弟兄們都跑了!"

劍王李千秋道:"苦一塵,你帶著剩下的人走,沿著密道走!"

"現在我還有什麼面目去見公子啊?"苦頭歡泣聲道.

李千秋大吼道:"走,走,難不成死在這里嗎?滾!"

"啊,啊,啊……"苦頭歡發出一陣陣怒吼.

拳頭狠狠砸在堅硬的牆壁上,整只手都鮮血淋漓.

"走,走,走!"苦頭歡大吼道:"我會永遠記住今天的恥辱,卓昭顏給我等著,等著!"

苦頭歡帶著唐炎,還有十幾名馬匪先開地下密道,從內堡離去.

此時,只有劍王李千秋一個人守住內堡之內.

身後,三千七百名零血脈者躺在地上掙紮抽搐.

劍王李千秋無比複雜地望了他們一眼.

"按理說,我應該殺了你們,也不該讓你們落入敵人手中,但是……我真的下不了手."

猶豫了很久,終究沒有動手.

"我要走,誰要攔我?"李千秋道:"而且,我不願意從密道走,我要從正門出去."

"請!"舒亭玉道.

李千秋道:"吳國,楚國的兩位宗師,你們確定不攔殺我?"

"請!"

此時,他們想要將李千秋留下殺之,當然可以做到.

但是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兩個宗師,至少要死一個.

一旦李千秋拼死的話,一定能拉一個陪葬.

就這樣,隱元會兩千名武士讓開了一條通道,讓李千秋離開!

李千秋離開的時候,轉過頭看了一眼,雙目喊著淚花.

"我李千秋,永遠不會忘記今日之恥!"

然後,他無比悲憤離去.

舒亭玉一聲令下.

十幾個煉金師飛快湧入了進去.

直接割開一個低能兒的血管,抽出血來.

然後進行血紅和血清分離.

"沒錯,這就是所謂的零血脈者,和沈浪記載的資料一樣,和浮屠山的實驗記錄也一樣."

"十九名抽查對象,全部都是零血脈者,這些人就是沈浪的命根子,就是他的新涅槃軍."

而就在此時,隱元會舒亭玉道:"這批人,我隱元會要一千人!"

這話一出,卓昭顏和薛雪一驚.

但是內心卻又並不太驚駭,這次劫持三千七百名空白零血脈者,出力最大的便是隱元會,他們怎麼可能什麼都不要.

"行!"

"行!"

于是,三家勢力現場分贓,將這三千七百名零血脈者瓜分得干乾淨淨.

隱元會一千人,太子和三王子各自分1350人.

……………………

幾個時辰後!

消息同時傳入了長平侯爵府,隱元會總部恩濟樓,太子府,三王子府內.

一百五十里的距離,幾乎跑虛脫了許多精銳戰馬.

二十里一換馬!

"公子,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所有的零血脈者都被人搶走了!"

"三千七百多名零血脈者,都被人搶走了."

頓時間,沈浪仿佛被雷擊了一般!

整個人仿佛完全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

足足好一會兒後,他猛地發出一陣陣厲吼.

"啊,啊,啊,啊……"

"李千秋是做什麼吃的?堂堂劍王啊,堂堂劍王啊……"

"苦頭歡是做什麼吃的?他的修為也接近宗師了啊."

"兩個絕頂高手,一千名武士啊,怎麼可能會丟掉?"

"我的第二支涅槃軍啊?沒有了他們,我怎麼練出第二涅槃軍,我如何擊敗太子和甯岐?"

"苦頭歡傻逼嗎?為何不將他們全部殺掉?為何要讓他們落入敵人的手中?"

沈浪前所未有的暴怒.

他發出的怒吼,隔著好遠都能聽到.

足足好一會兒後,他陷入了寂靜.

"苦頭歡是對的,就算落入敵人手中,我也不能將這些零血脈者殺掉,他們都是可憐人!"

然後,沈浪踉蹌地走回的房間之內.

背影淒涼而又落寞!

然而,進入房間之後,他臉上所有表情消失得無影無蹤.

…………………………

隱元會舒伯燾也收到了好消息.

劫持第二涅槃軍的計劃,大功告成.

"確定是所謂的零血脈者?不是沈浪的陰謀?"舒伯燾道.

舒亭玉道:"黑水台的間諜從幾個月前就開始跟蹤監視,我們在天道會種的間諜也從頭到尾參與!而且我們攻入現場之後,沈浪一方留下了一百多具尸體.煉金術師檢測過這些低能兒的血脈,彎完全符合所謂零血脈者的特征."

此時,一個隱元會武士飛奔而入.

"主人,這是沈浪給您的信!"

舒伯燾一揮手.

這名武士戴上手套,撕開信封,抽出了那封信.

果然是沈浪的親筆信.

上面張牙舞爪地寫著幾個字.

"舒伯燾,我會報複的,我一定會報複的!不擇一切手段!"

片刻之後,這些字跡又消失了.

"哈哈哈哈,沈浪氣急敗壞了."舒亭玉大笑道.

而就在此時!

"轟隆隆……"

外面想起了一陣陣巨響.

"主人,大潮要來了,開始了!"

舒伯燾身體一顫.

大潮終于要來了嗎?

今年整整晚了兩個時辰啊,此時已經快要傍晚了啊.

但是夕陽觀潮,最美不過了!

這大潮也真是湊趣啊,竟然在勝利的消息到來之後才來!

這大潮也是為今日的勝利而慶祝嗎?

哈哈哈哈!

……………………

每年一度的大潮來了.

河邊岸上,人山人海.

城衛軍不得不出動軍隊維持秩序.

自從大潮被馴服了之後,每一年的大潮都成為奇景了.

甚至有很多人專門趕赴國都來觀潮,之前在玄武伯爵府的時候,小冰就經常說要來看,因為怒江平時都很凶,潮水不潮水仿佛也沒有什麼區別.

今年人數已經算是少的了,兩河交彙處的岸邊,僅僅只有幾萬人觀潮.

因為春雷行動大掃蕩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整個國都風聲鶴唳,許多人壓根就不敢出門了.

但是兩河交彙大潮奇景,還是不能錯過.

人是分階層的.

有些人站在兩河岸邊觀潮.

而有些人則高高在上,站在恩濟樓的頂樓觀潮,俯瞰眾生,

河岸的幾萬人,努力仰頭,都看不清楚恩濟樓頂上人的面孔.

只能大致看到一個個身穿錦緞,華貴之極.

許多窈窕美人來往穿梭,美酒佳肴,不計其數.

幾萬人心中無比的羨慕.

什麼時候我要是能夠上恩濟樓頂層觀潮,那就好了.

不過,那大概是做夢了.

整個國都,每一次能夠收到請柬的,僅僅只有五十人左右而已.

不但要是頂級權貴,而且要和隱元會關系親密.

……………………

因為國君最近和隱元會翻臉了,所以在職的官員收到請柬之後,也不會來恩濟樓觀潮的.

但是,他們的妻子卻可以來.

送出去五十份請柬,卻來了上百人左右.

其中二十個已經退休致仕的高官,還有都是頂級權貴的家眷,大部分都是太子一系.

其實國君幾天前就已經專門暗暗警告眾多官員,國難當前,不要追求奢靡虛浮的生活,要學會拒絕金錢和待遇的腐蝕.

這其實就是在警告朝中官員,不要去參加隱元會的觀潮大會.

你若是去了,那就是把國君的話當成耳邊風.

結果,還是有上百人到場.

這二十個退休致仕的大臣是無所謂的,國君就算在發怒又能怎樣?難道還能把我們再罷免一次?

但是隱元會觀潮會邀請你不來,那豈不是斷絕了自家的財路,甚至會得罪祝氏和太子.

而剩下這些權貴的家眷,大部分都是貴婦.

國君總不能和女人計較吧!

"隱元會真是厲害,竟然建了一座這麼高的樓,有超過百尺吧!"

"別看這樓高,但比王宮還要堅固."

"可不是嗎?這幾十年來,國都發生了三次地震,有兩次王宮都倒塌了兩座宮殿,結果這恩濟樓半點事情沒有."

"聽說這恩濟樓下面有九根超級大鐵柱,足足大腿那麼粗,任由你用刀斧劈砍,火燒鋸鋸,都完全安然無恙."

"可不是嗎?這隱元會千年基業屹立不倒,這恩濟樓也屹立不倒."

上百個權貴在這恩濟樓的頂樓,真是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從這里眺望國都,一切都如此渺小,高高在上的感覺簡直妙到了極致.

此時,太陽已經西斜了.

陽光斜射而來,照耀在恩濟樓上,溫暖動人.

將整個水面染成了金色,仿佛有無數金幣.

將整個恩濟樓染成了金色,仿佛披著金光.

此情此景,在這百尺高樓之上,簡直如同神仙中人.

"潮來了,潮來了……"

"今年的潮最晚了."

眾人猛地站起.

潮水果然來了,仿佛憑空而起的一般.

天河由北而南,越河由西向東.

潮水一開始很小,漸漸變得大起.

如同萬馬奔騰一般.

"轟隆隆……"

兩支潮水開始在中間彙聚.

然後,猛地撞擊在一起!

一聲巨響!

濺起了二十幾尺的浪花.

頓時,沿河兩岸的幾萬民眾一陣歡呼.

恩濟樓上的權貴們藐視鄙夷.

這群螻蟻,就是愛咋呼.

這潮水才哪到哪啊?

剛剛開始而已!

"一旦潮起,便此起彼伏.

一浪超過一浪.

極其的浪花,一次比一次高.

看得眾人也心潮澎湃!

然而……

忽然之間,潮水消失了.

水面反而出現了幾個旋渦.

"大家不要慌,我們開啟了暗河的閘門,測試一下暗河是否通暢.因為潮水會越來越大,如果不控制的話,很可能會沖到岸上,造成災害!"

眾人不由得驚豔不已,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這隱元會太厲害了.

連潮水都可以控制啊.

這潮水可是天地之力啊.

真的就如同兩條怒龍一樣,竟然被隱元會馴服了.

這等于是讓兩條龍王乖乖聽話啊.

在舒亭玉一聲令下.

幾個暗河閘門同時打開.

兩條河流的水頓時朝著暗河湧去,天地之力引發的潮水也徹底被吞噬.

"暗河通常嗎?"

"非常通暢,只不過湧進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這是很正常的.

因為暗河入口都在河底下,一旦開啟閘門,就會形成幾個巨大的旋渦,產生巨大的吸力.

這個時候,兩條河底的亂七八糟雜物,都會湧入暗河之內.

不過只要暗河通暢,幾天後這些雜物都能沿著暗河水道排到其他河流去的,不會堵塞.

"轟隆隆……"

無數的河水湧入暗河水道.

而這些暗河水道,有好幾條通過隱元會總部恩濟樓的地下.

這些地下水道簡直如同迷宮一般.

當水流穿過這些暗河道的之後,整個地面都在微微地顫抖.

幾乎無窮無盡的東西湧入暗河之內,湧入了恩濟樓地下秘密水道之中.

開啟暗河之後一刻鍾.

便有人來彙報!

"主人,少主,暗河通暢,所有潮水都沿著暗河流到其他支系河流去了."

暗河測試完畢了.

那接下來就可以進行真正的觀潮了.

夕陽西下.

趁著太陽落山的最後兩刻鍾,讓大家看個過癮!

"關閉暗河入口閘門!"

"觀潮大典,真正開始!"

頓時,全場所有人一片歡呼!

舒亭玉秘密下令道:"去檢查地下水道,確保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開啟所有的竹筒,給地下水道通氣.."

"是!"

頓時,幾百名武士鑽入地下密道,檢查恩濟樓地下的巨大下水道.

倒不是舒亭玉有什麼懷疑,每年都是這樣做的.

當然,他也不覺得會有什麼危險.

因為就算有敵人趁著開啟暗河的時候鑽入恩濟樓的地下水道內,也只有最頂級的高手才可以,尋常武者根本承受不了這麼巨大的水力.

就算是大宗師進入地下秘密水道也無濟于事.

你又能做什麼破壞?

九根大腿一樣粗的鐵柱,就算是大宗師,用最鋒利的斧頭劈砍,也只要要半個時辰才能砍斷一根鐵柱.

而且不知道要毀掉多少斧頭.

大宗師內力高強,但是對于這麼粗大的鐵柱也完全無濟于事的.

……………………

隨著暗河閘門完畢.

潮水又再一次出現了.

而且越來越大,越來越激烈.

最後,真正出現了萬馬奔騰.

出現了瘋狂撞擊.

激起的大潮,越來越高.

二十尺,三十尺……

太精彩了!

眾人完全看得如癡如醉!

這樣的人間奇景,定要在這恩濟樓頂看了才不負此生啊!

太子沒有來,三王子也沒有來.

但是卓昭顏和薛雪來了,舒亭玉陪同.

甚至薛氏家族世子薛磐,也第一次出現在觀潮會上.

六王子甯景也來了.

他算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我再也沒有前途了,但又是父王的親兒子,他總不能殺了我吧.

"聽說了嗎?苦頭歡跪在長平侯爵府之外,被沈浪打了兩個耳光!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沒有人回答甯景!

"聽說沈浪第二批涅槃軍的種子,整整三千七百人被人搶光了,聽說他在家里破口大罵,直接吐血了?"

依舊沒有人回答甯景!

"哈哈哈,痛快,痛快!這下子看他怎麼囂張?"

"沒有涅槃軍,看甯政那個傻逼怎麼奪嫡,哈哈哈!"

……………………

祝氏家族的幕僚言無忌正陪著舒伯燾下棋.

不過不在恩濟樓,而是在不遠處的一座樓上.

別人喜歡在恩濟樓觀潮,但隱元會長老舒伯燾每年都要看一次,早就膩歪了.

而且他年紀大了,神經還有些衰弱,這大潮實在太吵了.

所以每一次大潮起的時候,他都要離開恩濟樓幾天.

"年紀大了,受不得這麼大聲刺激!"舒伯燾淡淡道.

言無忌道:"舒公,你和沈浪可謂仇深似海啊.二十年前,你和薛氏家族聯手坑害了金宇伯爵,幾乎讓金氏家族遭遇滅頂之災.上一次你把密信之事透露給蘇難,使得蘇劍亭率領西域高手進攻玄武伯爵府,傷了蘇佩佩.這一次你又奪了沈浪的命根子,整整三千多個零血脈者."

舒伯燾道:"言先生有話直說."

言無忌道:"沈浪睚眦必報,他一定會瘋狂報複的,舒公想想看,確實沒有什麼疏漏嗎?比如某個秘密金庫……"

舒伯燾微微一笑.

言無忌道:"哦,懂了!某個秘密金庫是您故意泄露出來的陷阱?讓沈浪怒極失智之下,派人前去送死的陷阱?"

舒伯燾沒有說話.

那個秘密金庫確實是真的,但是那里的金子被運走了大部分,剩下的一部分也根本拿不走.

全部被溶在地上了.

言無忌道:"沈浪已經派人去劫這個秘密金庫了,到時候會發生什麼呢?"

舒伯燾道:"大概是驚天的火海吧,在這里恰恰可以看到."

言無忌道:"那我們就等著看好戲,看著沈浪的麾下葬身火海,自投羅網!今日連輸兩場,沈浪真的只怕是要吐血了."

……………………

隱元會的幾百名武士進入到恩濟樓下的秘密水道中.

這里的下水道非常大,差不多有三四米寬,兩米多高.

盡管上面通了空氣.

但還是非常悶,而且惡臭無比.

這里依舊由不少的積水,漂浮著無數的雜物.

沒辦法,剛才暗河閘門開啟的時候,湧進來太多東西了.

"什麼味道啊,這麼臭?"

"這麼多雜物堆積在下水道,怎麼辦啊?"

"連開幾天暗河閘門,這些東西就都沖出去了."

"走,去檢查大鐵柱,其他地方不用關注!"

幾百名武士,分成幾隊,去檢查恩濟樓的命根子.

九根大鐵柱.

這是整個恩濟樓的支撐,整個隱元會總部的支撐.

萬萬不能有事!

不知道為何,越靠近,越感覺到灼熱.

現在還是春初,應該很冷的啊,為何這麼熱?

很快,他們就到了幾根地下大鐵柱之處.

然後,他們徹底驚呆了!

因為!

這大腿粗的鐵柱,正在燃燒!

冒出了白色的火花.

這……這是見鬼了嗎?

鐵也會燃燒?

大腿粗的鐵柱,竟然已經快要被燒斷了.

這……這究竟是什麼啊?

這……當然是鋁熱劑!原本這個世界不存在的物質!

能夠釋放出兩千五百度的高溫,可以輕而易舉燒斷任何鋼鐵.

空氣中的溫度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終于!

下水道上的某一個木桶之內,一縷白磷受不了這樣的高溫.

猛地燃燒!

"砰!"

木桶被燒開了.

里面的魚油傾斜而出.

緊接著.

"砰砰砰砰……"

下水道內,幾百上千只木桶猛地爆裂.

幾萬斤魚油,傾瀉而出.

然後!

火星點燃了魚油!

"轟轟轟……"

驚天的火焰燃起.

可怕的能量根本無法釋放.

頓時,引起驚人的爆炸.

那一刻,仿佛末日降臨!

轟轟轟!

一陣驚天巨響之後!

隱元會的總部恩濟樓,猛地倒塌!

……………………

注:今天又更近一萬七!糕點真的拼了,兄弟們還有月票的千萬要給我啊,拜托拜托了!

謝謝DEKIA,車夶炮,逼牛很看著倒等人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31章:浪出天際!隱元會驚潮!    下篇:第333章:隱元會吐血!國君顫栗!炎京震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