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35章:對祝氏開火!太子顫栗!浪爺大事   
  
第335章:對祝氏開火!太子顫栗!浪爺大事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家除夕快樂,萬事如意)

沈浪走的時候,五王子甯政沒有去相送.

國都臣民紛紛罵他忘恩負義,要不是沈浪你甯政現在還是一個廢物,哪可能晉升侯爵,更沒有可能做這個天越提督了.

雖然陛下旨意說任何人不能相送,但別人不送你也不送,真是寡情涼薄.

沈浪走的時候,甯政就站在天越提督府的最高處,長長地作揖.

維持這個姿勢,整整兩刻鍾.

一直到沈浪從門洞離開國都,他才起身.

"沈浪,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一切."

………………………………

而武烈則雙眼通紅,仿佛重新回到了之前的那個斗奴.

就是想要殺人.

公子走了,再也沒有人帶著她們去恣意張揚了.

已經減肥到一百三十八斤的咸奴,已經成為一個美人了.

她完全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在她眼中,沈浪才是謫仙,如同玉一般的人.

她覺得自己如果有能力的話,絕對不會讓沈浪受一點點委屈.

可惜,她沒有這個能力.

旁邊的蘭瘋子不斷地安慰她.

他對沈浪心中也充滿了無限的感激.

當然,這感激並不是因為沈浪發掘了他們,也不是讓他高中恩科考試頭名解元.

而是因為沈浪的絕對尊重.

沈浪是長平侯爵府長史,甚至是甯政殿下的支柱.

所以蘭瘋子覺得自己在甯政身邊頂多就是干苦力的,根本不會有實權,只能是沈浪的應聲蟲.

然而……

在長平侯爵府和天越提督府上,沈浪竟然是徹底放權.

所有的政務,全部交給蘭瘋子,半點都不插手.

甯政和蘭瘋子兩個都是新人,一開始真的是跌跌撞撞,焦頭爛額.

但是經過幾個月的蹂躪,現在已經進展很多了.

蘭瘋子也終于從一個無賴流浪漢,漸漸蛻變成為一個官員了.

這麼一個不貪權的人,蘭瘋子還真的從未見過.

沈浪在國都的時候,就只做一件事情,為甯政殿下和所有人擋風遮雨.

可以這麼說,這幾個月時間甯政無事,蘭瘋子等人無事,苦頭歡無事都是因為沈浪的庇護.

有他在的時候,就仿佛一個超級max的仇恨體,敵人所有的攻擊都朝沈浪一個人而去.

而現在他走了!

卻也是為了保護甯政.

士為知己者死!

沈公子,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不會讓甯政殿下失望的.

而此時咸奴哭得終于能夠說出話來了.

"我暗戀了沈公子一年多了,結果好不容易我變得美麗了,他卻走了."

頓時蘭瘋子的手僵硬在空中.

"咸奴,咱們不是說好了嘛!"

咸奴道:"是說好了啊,我仰慕沈公子,然後嫁給你,不可以嗎?"

蘭瘋子一愕,苦澀道:"可以,可以!"

很快他告訴自己.

咸奴對沈公子其實是精神崇拜,就如同當年無數女子崇拜姜離陛下一樣.

這是一種虛無縹緲的信仰,根本不是男女之愛.

我蘭瘋子現在還崇拜沈公子呢.

所以,這根本就不算是綠帽子.

絕對不是!

我的咸奴是純潔無瑕的!

我蘭瘋子沒有綠!

………………………

沈浪走了!

太子,三王子,隱元會幸災樂禍,彈冠相慶.

但是也暗暗松了一口氣.

講真的,沈浪這人太邪門了.

戰斗力爆棚.

他在國都的時候,真的給人巨大的壓力.

現在他走了.

甚至有一種天空晴朗的感覺.

沒有了沈浪,甯政就徹底廢了.

能不能自保都是大問題,更何況是奪嫡?

完全不是威脅了!

卓昭顏笑道:"沈浪此人,戰術非常厲害,但毫無戰略目光!完全為了自己痛快,根本不管以後,也可以稱之為鼠目寸光."

太子再一次拿起了一個熟悉的美人玉雕像把玩.

沈浪走了之後,太子整個人的氣質都得到提升.

"我們將沈浪的三千七百名零血脈者搶走了,沈浪瘋狂報複隱元會,將恩濟樓夷為平地,痛快是痛快了,而且手段驚豔震撼之極.可是有意義嗎?完全不顧後果!"卓昭顏冷笑道:"他也不想想,炎京隱元會何等震怒?甚至大炎帝國會何等震怒?怎麼可能饒得了他?他以為國君能夠保住他,殊不知國君這人最是刻薄寡恩,關鍵時刻他連自己的原配妻子都可以犧牲,更何況區區一個弄臣?所以沈浪此賊看似聰明,其實只是一個目光短淺,心胸狹隘的小人!他這一流放,就毫無指望了!"

太子府主簿道:"不顧自己弱小的事實而去觸怒隱元會,簡直是愚蠢之極."

卓昭顏道:"殿下,沈浪走了,接下來要對甯政動手嗎?"

"要,當然要!"太子甯翼道.

言無忌道:"打蛇就要徹底打死,甯政享受了不該有的榮耀,就該付出代價了."

祭天大典一事,太子甯翼到現在都耿耿于懷.

憑什麼啊?

誦唱祭天疏的人只能是我.

為何是甯政,而且還光芒四射?

就單單這一件事,甯政就該死!

當然,太子現在不會殺死甯政,可等到他繼位之後,就絕對不會讓甯政活著了.

現在,就要將他從天越提督的位置趕下來.

然後在想辦法剝奪他的爵位,讓他重新變回那個結巴口吃的廢物.

太子道:"通知舒亭玉,動手吧!"

……………………

'

隱元會的一處基地內.

"只有甯政倒下,太子殿下的威嚴才能挽回,這是他的逆鱗,而且天越提督府的位置必須奪回來!"卓昭顏道.

舒亭玉不由得皺眉.

卓昭顏道:"苦一塵假冒馬匪,殺光憐花公子連錦全家,並且動私刑殺死連錦和卞沁,這個罪名還不夠讓甯政倒台嗎?如果你需要人證和物證的話,我們可以提供."

舒亭玉道:"可是這樣一來,很容易將憐花閣丑聞爆出,就會把卞妃也拖下水,太子殿下確定要在這個時候得罪卞妃和卞逍公爵嗎?"

卓昭顏道:"只滅甯政,只殺苦頭歡!不爆丑聞,引而不發,逼迫國君就范."

舒亭玉眉頭舒展,這件事倒是可以做.

卓昭顏道:"陛下問罪沈浪,將他流放,表面上威風凜凜,實際上是扛不住隱元會和大炎帝國的壓力妥協求饒了.趁他病,要他命,得寸進尺本就是理所應當的.陛下既然妥協了一步,那就有第二步,第三步!我們爆出甯政城衛軍假冒馬匪殺光憐花公子一家之事,卻對憐花閣丑聞引而不發,卞妃的名聲就岌岌可危,為了保護卞妃,國君只能就范,況且他又一點都不喜歡甯政."

舒亭玉道:"可是卞妃喜歡甯政."

卓昭顏冷笑道:"那只是假惺惺的姿態而已,畢竟甯政對他有救命之恩,如果不裝著喜歡甯政,豈不是狼心狗肺?但是關系到自身利益的時候,卞妃一定會拋棄甯政的.她要麼拋棄甯政,要麼身敗名裂.憐花公子販賣無辜孩子,罪惡滔天,卞妃竟然還給她題字,卞沁也涉及其中,難道卞妃不是他們的保護傘?屆時卞妃就算跳進怒江也洗不清了."

"為了保護自己,保護卞氏,卞妃一定要犧牲甯政!"

卓昭顏斬釘截鐵道.

舒亭玉道:"卓姑娘,不知道你可發現了沒有?當太子,隱元會,三王子一系聯手的時候,無往而不利.我們成功劫持了零血脈者,斷了沈浪涅槃軍的命根.而且還逼迫國君步步退讓妥協!"

卓昭顏冷笑道:"當然,就算是國君也不可能以一人對抗天下,更何況上面還有一個大炎帝國."

舒亭玉道:"所以這件事,也要我們三家一起辦!三家一起向國君施壓,再一次逼迫他就范!"

卓昭顏皺眉.

舒亭玉道:"這一次,隱元會難道還要爭奪蘭氏十天才和涅槃軍嗎?"

在卓昭顏眼中,失去了沈浪的甯政就只是一個廢物,沒有任何抵抗之力的,覆滅完全是輕而易舉的.

而甯政麾下的兩千三百名王牌涅槃軍,甚至蘭氏十一兄弟都讓人垂涎不已.

甯政這個廢物又有什麼資格擁有這麼強大的軍隊?

太子幾乎是想要獨吞這支涅槃軍的,那樣的話,幾乎就是如虎添翼了.

這可是已經練好的王牌軍團,可以直接上戰場大殺四方的.

可是按照隱元會的說法,這次依舊三家勢力一起逼迫國君.

那好處豈不是又要三家分?

舒亭玉道:"你放心,這一次的涅槃軍我隱元會不分贓,全部給太子和三王子."

在他們眼中,這支王牌涅槃軍已經是口中之肉,盤中之餐.

卓昭顏道:"可笑的沈浪,天天做這種為別人做嫁衣之事,蠢不可及!"

…………………………

卓昭顏再一次和薛雪見面.

"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沈浪這個孽畜被趕走了,當然值得慶祝.

卓昭顏道:"我們三家聯手,無往而不利,這次再玩一次如何?"

薛雪道:"願聞其詳."

卓昭顏道:"滅甯政."

薛雪一愕:"有必要嗎?"

沒有沈浪的甯政就是廢物,沒有半分威脅的,就算要打死狗,有必要三家一起聯手嗎?

卓昭顏道:"蘭氏十兄弟,那可是姜離余孽血脈者,還有兩千三百多名王牌涅槃軍,他們跟著甯政,豈不是暴殄天物?"

薛雪心動點頭.

卓昭顏道:"太子一系出面彈劾甯政麾下城衛軍,假冒馬匪,斬殺憐花公子全族,大逆不道,駭人聽聞.三王子一系出面迎合,我們三家一起施壓陛下!甯政必滅,涅槃軍唾手可得!"

薛雪道:"那苦頭歡呢?"

卓昭顏冷笑道:"廢物到哪里都是廢物,武功再高也沒有用,他早就應該死了!"

薛雪點頭道:"可!"

卓昭顏道:"屆時,蘭氏十兄弟歸三王子,兩千名涅槃軍歸太子殿下,三百八十名涅槃軍歸三王子殿下."

薛雪皺眉,但還是點了點頭道:"行!"

這次出頭的,畢竟只是太子一系,三王子一系在邊上附和而已.

緊接著,薛雪笑道:"君王做到這份上,真是沒有意思啊."

卓昭顏道:"甯元憲的腰杆被打斷過,這次又被打斷了,一個直不起來腰的君王是沒有尊嚴的!"

……………………

三方已經談妥完畢!

接下來,太子一系開始挑選出頭者.

國君妥協,沈浪被流放,太子再一次風頭無兩.

輕而易舉就挑選出了幾個始作俑者.

禦史台,大理寺,天越提督府總共九個官員,都已經准備好了彈劾奏折.,

甯政執掌天越提督府的時候,許多官員陽奉陰違,甯政直接就提拔下面不得志的官吏取而代之,架空這些官員,維持提督府的正常運轉,效果非常好.

但這些被架空的官員肯定心中充滿了怨懟.

太子一聲招呼,甯政麾下的這些提督府官員紛紛出頭.

經過一天時間尋找人證,制造物證.

然後把彈劾奏折寫得詳盡無比,簡直天花亂墜.

至少看上去,完全是鐵證如山.

甯政竟然讓麾下軍官假冒匪徒殺人全族,太驚悚了.

簡直冒天下之大不韙啊.

一旦被爆出,就是天大罪名.

別說這個官職保不住,甚至爵位也保不住.

至于親自出手的苦頭歡,則必死無疑.

當然,所謂的人證和物證都是偽造的.

沈浪和苦頭歡做事何等小心,怎麼可能會留下蛛絲馬跡.

但這是政/治/斗爭,根本就不是審案.

脅迫國君才是重中之重,至于這些證據,能夠向天下交代便可以了.

而天下萬民愚蠢無比又知道什麼,還不是別人引導什麼,他們就相信什麼?

而且太子堅信,大炎帝國和隱元會壓力依舊在.

三家聯手之下,國君一定會妥協,就算是為了保護卞妃的名聲,他也會妥協犧牲甯政.

……………………

所以說,這個世界上一旦妥協,就絕對不要怪敵人得寸進尺.

以斗爭求和平,則和平存;以妥協求和平;則和平亡!

沈浪剛剛被流放幾天,太子,三王子和隱元會嘗到了甜頭,准備再一次席卷重來.

真是屠刀霍霍向甯政,向國君.

今日之朝會,還沒有開始,天下群臣就已經知道要發生什麼了.

再一次充滿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宰相祝弘主依舊沒有來,稱病在家.

朝堂之上,三王子和太子一系的官員互相對視一眼,紛紛默契點頭.

他們都知道今天要做什麼呢.

太子滅甯政,三王子附和之.

原本蘇難在的時候,朝內的中立派系強大.

蘇難倒了,南宮傲態度曖昧,中立派系遭到重創.

國君病倒之後!

整個中立派系鳥獸散,紛紛依附到太子和三王子麾下.

當然此時依舊有中立派系.

比如禮部尚書,比如禦史大夫,比如尚書台排名第三的吏部尚書.

官職都很大.

但是最近他們也沉默了.

他們能夠做到不依附太子已經很好了,想要他們出面和太子對決,那真是難為他了.

唯一能夠仗義執言的,大概也只有資格最老,眼睛容不得沙子的甯啟王叔了,但是他位高而無權.

所以一旦太子一系官員出面彈劾甯政,朝臣中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為甯政辯護.

太子和三王子聯手,絕對是排山倒海.

甯啟王叔站在朝堂之上,誰也不理,板著一張臉,大宗正甯裕王叔前來搭話,他也不理.

他看不慣甯裕.

作為王叔,你那麼趨炎附勢做什麼?

你堂堂大宗正去巴結太子,也不怕丟臉?

原本甯啟極其看不慣沈浪,而現在更看不慣太子和甯岐.

不似人臣.

作為太子,連自己的親弟弟都容不得嗎?

都已經把沈浪流放了,你們還想怎樣?還要把甯政也趕盡殺絕?

所以接下來甯啟肯定要仗義執言的.

可惜啊,他知道自己獨木難支,挽救不了甯政的命運.

"陛下駕到!"

隨著大宦官黎隼一聲高呼.

甯元憲威風凜凜駕臨,坐在王座之上,臉上頗有興高采烈之意.

忠臣心道,陛下你只怕也是強顏歡笑吧.

你剛剛妥協投降,流放了沈浪.

現在我們又要再一次動手圍攻了.

臣子還可以妥協,因為臣子妥協是本分.

但君王一旦妥協投降,那就是巨大的災難.

所有官員目光望向了甯政,依舊如此紮眼.沈浪都已經被流放了,你為何不辭官奪回你的商人小妻子身邊呢?

這朝堂之上,哪有你甯政的容身之處呢?

這電閃雷鳴,會輕而易舉將你碾壓成為齏粉的.

"有本奏來,無本退朝!"

隨著黎隼這話一喊.

太子一系的幾名官員立刻准備出列,彈劾甯政,正式開火,滅甯政!

而就在此時,國君忽然笑道:"對了,我剛剛收到甯綱王叔的信,他說身體有所不適,想要回國都靜養."

這話一出,所有人偃旗息鼓.

甯元憲猛地放出來了一個大炸.

這意味著天北行省大都督的位置空出來了?

太子和三王子一系,幾乎脖子上的汗毛都豎起.

整個越國,總共就兩個大都督,兩個中都督,一個下都督.

大都督才是封疆大吏的巔峰.

"甯綱王叔勞苦功高,寡人想著不好讓他再繼續操勞了,應該讓他回國都,那應該給安排個什麼位置呢?"

尚書台!

所有人本能想到這個地方.

甯綱和祝戎都是行省大都督,一旦回國都的話,就只有安排進入尚書台了.

可是尚書台數量是有限的,一般都是四個人,撐死五個.

一定要有人退下來,才可以補進去一個.

國君甯元憲道:"相父常年身體不好,養病在家,所以寡人想著是不是在尚書台再加一個相位?吏部尚書,你說呢?"

吏部尚書出列,躬身道:"尚書台之事,超出臣的職權,請陛下乾綱獨斷."

甯元憲道:"那行,那就讓甯綱王叔回來吧,尚書台再加一個位置,他排在末位!"

眾人內心顫抖.

甯綱是王族,目前並沒有表現出自己的立場,所以依舊是偏向于國君的.

甯元憲繼續道:"還有樞密院,蘇難死了,這個位置也空了出來.樞密院本來有四個人,結果卞逍常年不在國都,蘇難又死了,南宮傲又要南征,也就是說樞密院只有種鄂一人了.種鄂,你覺得忙嗎?"

種鄂能說不忙嗎?

他當然想說,我一點都不忙,樞密院有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但這話他萬萬不能講,否則貪權的嘴臉就太難看了.

甯元憲道:"甯啟王叔,您也曾經是帶兵的,現在也是太子太保,不如辛苦一下,進樞密院幫忙頂一陣,接替蘇難的位置如何?"

甯啟出列,躬身道:"臣遵旨!"

甯啟也知道自己沒什麼本事,但君王有需要,他責無旁貸.他別的本事沒有,唯有頭硬,敢仗義執言.

"下旨吧,冊封甯啟為鎮軍大將軍,樞密院第二副使."

群臣再一次發抖.

兩個了!

國君直接把兩個王族塞入了尚書台和樞密院.

但這兩個地方,真只能國君說了算,臣子已經沒有發言權了.

就如同明朝,臣子就算再牛逼,就算你能架空皇帝,也不能自封為首輔,次輔.

嘉靖的兒子隆慶帝,大概是整個明朝最老實窩囊的兩個皇帝之一了.

但就算這麼窩囊的皇帝,也能庇護老師高拱呼風喚雨.隆慶帝一死,高拱這麼牛逼的人物也被張居正和馮保兩人聯手趕下台,慘死于家中.

接下來,國君甯元憲目光帶著諷刺望向眾臣,這是如同一群鷹犬,只要一塊肉扔下去,這群人就紛紛撲上來,也不怎麼管吃相是否好看.

甯元憲說話聲音依舊熱切不已.

"不過如此一來,天北行省大都督一職就空缺下來了,誰能承擔如此重任呢?"

這話一出!

朝堂之內仿佛沸騰了一般.

就如同誘餌丟入了池塘之內,無數的魚兒紛紛湧起.

太子一系是真的找不到人了.

張子旭?他是天北行省大大都督府的長史,晉升中都督勉強可以,直接晉升大都督,不可能的.

而且,他現在身上的貪贓罪名還沒有洗清呢.

原天越提督張召?

此人被奪職之後,滿腹牢騷,而且從提督晉升到中都督可以,直接晉升到大都督,太突兀了.

此時,樞密院副使種鄂出列:"臣舉薦三王子甯岐出任天北行省大都督!"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

三王子甯岐雖然表情依舊冷酷,但目中熾熱怎麼也掩飾不住,甚至呼吸出來的空氣都是灼熱的.

天越中都督雖然也不錯,但畢竟只是中都督.

而且這里是國都啊,公公婆婆太多了,就算是中都督也很難施展.

而去了天北行省就不一樣了,不但是大都督,而且是真正獨當一面.

甯元憲目光望向了三王子甯岐,露出贊賞之色:"這幾年甯岐確實在國都做得不錯.但是,如果他調任天北行省大都督,那天越中都督一職就空出來,該由誰擔任呢?"

這下,整個朝堂何止沸騰,簡直就要咆哮了.

天爺!

竟然一次性要決定兩個封疆大吏之職嗎?

此時,尚書台第三宰相出列道:"臣舉薦天越原提督張召,他晉升天越中都督,最是合適不過."

太子一系果然心急如焚.

尚書台的宰相都忍不住出來搶位置了.

可惜是太子不能親自開口,否則甯翼只怕都要親自沖出來.

但是聽到張召這個名字,國君皺了皺眉,望向三王子甯岐道:"甯岐,你擔任天越中都督府多年,最有心得,你覺得誰來接任你比較合適啊?"

聽到這話,三王子甯岐內心幾乎要歡喜得炸開了.

不是吧?

天下竟然有這樣的好事?

我得到一個天北行省大都督已經是莫大的驚喜.

難不成,天越中都督也要歸為我一系?

可是,應該舉薦誰呢?

種鄂?

樞密院副使兼任天越中都督?

不行,官位不匹配!

很快,三王子甯岐想到了一個人.

他的另外一個岳父,薛雪之父,武安伯薛徹,越國常駐炎京的使臣.

他是父王的嫡系,如今依舊在掌管越國的外交和情報.

但是……對于奪嫡而言,恐怕奪取國都控制權更加重要吧.

頓時,三王子甯岐道:"兒臣舉薦武安伯薛徹."

這話一出!

太子一系的官員幾乎要跳了出來.

甯岐你吃相太難看了啊.

得了天北行省大都督一職還不滿足,竟然還要讓自己的岳父擔任天越中都督.

這樣一來,天下五個都督,你豈不是占走了三個.

勢力甚至一下子越過了太子殿下?

頓時,太子一系的官員紛紛赤膊上陣,反對薛徹擔任天越中都督.

倒是沒有攻擊他,而是說越國駐炎京大臣這個位置太重要了,根本離不開薛徹.

太子和祝戎對視一眼.

看出了眼中的不妙.

今天本來向想要聯手三王子再一次逼迫國君妥協,徹底滅掉甯政的.

沒有想到,竟然演變成為了對太子一系的全面開火.

國君瘋了!

對太子和祝系進行了瘋狂的反撲.

果然,甯元憲淡淡道:"薛徹擔任天越中都督,仿佛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這話一出,太子一系的官員幾乎遍體冰寒.

陛下真的瘋了.

為了打擊太子,竟然不惜一切拔高三王子甯岐.

這,這可如何是好?

太子一系官員面色劇變,驚慌失措,彈劾甯政一事立刻被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頓時,太子一系官員紛紛跪下叩首,諂媚地望著國君.

"陛下三思,陛下三思啊……"

見到這一幕,國君內心無比痛快!

太過癮了!

沈浪離開前的給予的策略果然有奇效.

簡直是大為成功啊.

太子和三王子短暫的結盟瞬間支離破碎.

他甯元憲立刻恢複成為高高在上的仲裁者.

于是,甯元憲覺得還不過癮,又添了一把火.

"甯啟王叔,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職空出多時了,幾次說讓張子旭上任,但是經過幾次調查,此人恐怕難以擔當重任,那應該讓誰去好呢?"

這話一出.

太子一系幾乎要跳了起來.

簡直一陣陣毛骨悚然.

陛下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要換太子嗎?

天下五個都督,竟然要把太子的羽翼拔得干乾淨淨嗎?

甯啟王叔倒沒有火上澆油,而是躬身道:"陛下,此事事關重大,當從長計議!"

甯元憲道:"那行,那就再議!今天就先退朝?"

正式退朝.

三王子一系官員興致勃勃,得意非凡.

太子一系官員滿臉土色,垂頭喪氣,大感不妙.

剛剛進入大殿的時候,兩派官員還默契一笑.

而此時,仿佛生死大敵一般,橫眉冷對.

所有人都知道,陛下這是拉三王子打壓太子.

但那又如何?

三王子一系甘之若飴啊.

退朝之後.

太子臉色蒼白,飛奔朝著祝弘主府邸而去.

危機來了.

陛下對他開火了,對祝氏開火了!

……………………

玄武城!

懷孕近六個月的木蘭寶貝,幾乎歡喜得都要炸開了.

她的人渣夫君要回來了!

兩個人又要過一段時間連體嬰般的生活了.

兩個人又要過上沒羞沒躁的生活了.

她已經查得非常清楚了,懷孕三個月後,八個月前都是可以親熱的.

她幾乎提前三天去接沈浪.

結果越接越遠,越接越遠,最後幾乎接出了三百里.

終于,看到夫君的車隊了.

木蘭決定要撒嬌,要耍嗔.

因為我懷孕了,我有功勞.

不過肚子有點大了,兩個人不能緊緊擁抱.

但是,我卻可以把夫君橫著抱起來.

對,就這麼定了!

距離車隊還有幾百米的時候,木蘭寶貝飛奔而去.

"小姐慢一點,小心孩子,小心孩子……"

結果沖到車隊之前!

木蘭只見到了冰兒和金木聰,還有那個漂亮得驚人的沈宓小寶寶.

完全不見沈浪的身影.

"冰兒,夫君呢?"

冰兒道:"夫君去了一個地方,去見一個人."

木蘭寶貝無比失落,幾乎要哭了出來,道:"夫君去哪里了?去見誰?"

"我不知道啊,這樣秘密的事情夫君不會告訴我的."冰兒抱著小寶寶道:"寶寶,喊娘,喊娘……"

這冰兒一見面,就讓沈宓小寶寶喊木蘭娘.

沈宓小寶寶瞪大烏溜溜的眼睛,看著木蘭的面孔,又望著她的大肚子.

充滿了好奇.

木蘭心中一融,伸手道:"寶寶,讓娘抱抱!"

………………

沈浪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爛靴山.

他去見一個人,一個傳奇性人物,一個悲劇性人物.

大宗師蘭道!

曾經整個東方世界的風云人物.

張翀曾經拜在他的門下學習幾個月武功.

甯岐也曾經是他的學生,還有甯岐麾下的無敵猛將藍爆,都是蘭道的學生.

他不僅僅是武道大宗師,而且是越國第一弓箭大師.

他的射術,獨步天下.

但是現在……

他雙手雙腿的筋脈都斷了.

大宗師之名也被剝奪了.

秘密隱居在爛靴山上,徹底成為了廢人.

而此人,就是沈浪訓練第二支王牌涅槃軍的關鍵人物.

甚至是靈魂人物.

若能得到此人,絕對如虎添翼.第二支王牌涅槃軍,就成功了大半!

偏僻山中.

沈浪來到一個茅草屋面前.

躬身道:"沈浪拜見蘭道大宗師,懇請大宗師出山!"

……………………

注:第一更八千多字送上!今天除夕,我作晚輩要請親戚們吃飯,會喝點酒.今天第二更或許會很晚了,但兄弟們一定要將月票給我,別讓除夕夜月票榜被趕下去,萬萬拜托了!

謝謝靈魂之信安,木零舞,一江春水花流去等人萬幣打賞!

上篇:第334章:君王掏心!塵埃落定!卞逍支持    下篇:第336章:祝弘主辭官!沈浪歸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