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36章:祝弘主辭官!沈浪歸家!   
  
第336章:祝弘主辭官!沈浪歸家!

g,更新快,無彈窗,!

(昨晚高估自己酒量丟人了,大家春節快樂,弱弱問聲有月票嗎?)

蘭道大宗師可以稱之為桃李滿天下.

他這一生總共收了上百名弟子,有的學幾個月,有的學幾年.

不過弟子收多了肯定就要出事.

他最終還是栽在了弟子身上.

大約五年之前,他收到其中一個弟子的密信,說發現了一個上古遺跡.

這些大宗師對上古遺跡完全沒有任何抵抗之力的,蘭道立刻就去了.

結果回來之後,他四肢的筋脈都被人弄斷了,成為了廢人.

從此之後,他仿佛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劍王李千秋是他的老友,所以才知道他隱居在爛靴山上.

沈浪再一次道:"蘭道大師,沈浪前來拜見."

片刻後,茅草屋內傳來一陣沙啞的聲音.

"不見,不見!"

"李千秋,你是想要和我絕交嗎?竟然把我的隱居之地泄露出去,你這是逼我搬家?還是逼我死?"

這聲音充滿了偏激怪戾.

和傳說中的蘭道大師簡直判若兩人.

蘭道本是非常好爽熱情之人,否則也不會收這麼多弟子.

李千秋一絲不苟地行禮,正要說話.

結果他妻子丘氏直接道:"和他那麼多廢話做什麼?"

然後,她直接就沖了進去,片刻後就推出來一個男人.

這就是蘭道大師?

身體枯瘦,頭發如同雜草一般.

坐在一個木頭輪椅上,仿佛已經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兩只手詭異地扭曲著,還不斷地顫抖.

他雙手雙腿的筋脈被斷得非常徹底啊?

這是誰割的啊?

事實上,蘭道大師是怎麼殘廢的到現在都是一個秘密.

究竟是落入陷阱了?還是被人陷害了?是誰出手弄斷他筋脈的?

一切都是謎團.

蘭道自己也不說.

沈浪道:"蘭道大師,我想要請你出山,教我的軍隊練習箭術,讓您這天下第一箭術發揚光大."

"不去."蘭道大師道:"你難道沒有看到,我現在已經是一個廢人了嗎?我連碗筷都拿不起來,更別說射箭了."

沈浪上前仔細檢查他受損的筋脈.

真是傷得非常徹底啊,不知道斷了多少根,而且沒有經過正常的治療,這些筋脈已經亂長亂攀在一起了.

如果動手術的話,工作量會非常巨大.

甚至需要把許多筋脈全部切斷,再一根根配對連接縫合起來.

"蘭道大師,您這傷我能夠治!想要恢複武功估計不大可能,但是正常行走,正常動作卻是可以的."沈浪道:"當然,也有可能在治療的過程中感染發炎而死."

蘭道大師一愕,然後不屑道:"胡吹大氣,我已經看遍了天下名醫,壓根沒有一個人能夠治我這傷."

確實如此.

蘭道大師畢竟桃李滿天下,受傷之後他的幾個弟子招來了無數名醫給他療傷.

張翀雖然只跟著他學習了幾個月,卻也找了四五個名醫.

結果,沒有一個名醫有法子.

每一個名醫看過之後,都只有一個說法:沒得治.

所以一開始蘭道自己還抱有希望,到後來直接絕望,徹底放棄了.

隱居在這爛靴山上,不願意自己悲慘的樣子被人看到.

"走,走,走……"蘭道大師開始趕人.

"李千秋你也走!"

劍王妻子丘氏直接站在蘭道的面前道:"老鬼,你看看我是誰?"

蘭道大師一愕:"你,你是丘妹子?"

"不是我又是誰?"

蘭道大驚,劍王妻子丘氏的慘狀他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中了可怕的劇毒,神志不清,渾身皮膚如同蟾蜍,軀體佝僂如同野獸.

之前李千秋找了無數法子,找了無數名醫,也壓根沒法治,甚至連病因都找不到.

現在竟然被治好了?

這怎麼可能?

不過丘氏是中毒,只要找到解藥就能好.

而我蘭道不一樣,四肢筋脈全斷,根本就不可能治得好的.

而且蘭道現在已經不敢抱有希望了,只想著了此殘生.

"走,走,走,你們都走,我馬上搬家!"

蘭道大師又開始趕人了.

"婆婆媽媽,不是男人."劍王妻子丘氏道:"唐炎,把蘭道老頭綁走!"

武癡唐炎聽到師娘的命令,二話不說直接上前把蘭道背到身上,強行帶走.

蘭道大怒:"放肆,放肆,你們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綁人,放下我,放下我!"

不過,就算他喊破喉嚨也沒有人理他的.

堂堂一代大宗師,就這麼被強行帶走了.

……………………

國都,祝弘主家.

太子勃然大怒,在祝弘主的面前他也不需要掩飾了.

"他憑什麼這樣對我?"

"明明是他自己無能,為何把氣撒到我的頭上?"

"那一千多萬債務,是我欠的嗎?他敗家還不出錢來,才被逼債打臉,與我何干?"

"當年他如同狗一樣來求祖父您,忘記了嗎?要不是祝氏,他這個王位早就不保了."

祝弘主沒有說話,就聽著太子發泄.

足足好一會後,他才問道:"發泄完了嗎?"

太子連喝了幾杯茶,仿佛想要澆滅內心的怒火.

祝弘主道:"現在陛下就是借甯岐之手打壓你了,你能怎麼樣?謀反嗎?"

怎麼可能謀反.

謀反是需要兵的!

而且還遠遠沒有到要謀反的那一步.

太子道:"祖父,他這樣無限拔高甯岐,難道就怕尾大不掉嗎?"

祝弘主道:"陛下不是要拔高甯岐,他也只是在利用甯岐而已.他現在已經看重甯政了,打壓你只是為了讓甯岐和你斗起來,這樣甯政就能安穩地成長."

果然老奸巨猾,一眼就看穿了國君和沈浪的秘密算盤.

這話一出,太子不敢置信.

父王看重甯政?

這怎麼可能?

這是一個結巴都沒有徹底治好的廢物啊,沒有了沈浪,他連狗屁都不是.

祝弘主道:"不敢置信吧?但這是事實!"

太子道:"為何啊?就算是甯岐也比甯政好得太多了."

祝弘主道:"種堯打算把種師師嫁給帝國武親王之子,這讓國君起了警覺之心.他發現三王子背後也和炎京有著不可告人的關聯.你和甯岐都開始背靠帝國了,這引起了陛下巨大的不安,然而甯政卻和帝國沒有任何關系.一旦他繼承王位,陛下覺得越國能夠保持絕對的獨立性."

太子道:"大炎帝國再怎麼說也是我們的宗主,我們背靠炎京又有什麼不對?"

祝弘主內心一陣冷笑,甯翼你也就是表面說得那麼好聽.

現在你奪嫡需要炎京的勢力,所以才口口聲聲效忠皇帝,一旦你真的坐上了越王,只怕又是另外一番打算了.

不過,祝弘主並不會道破甯翼的這心思.

"不止如此,如今陛下內心已經非常偏向甯政了."祝弘主道:"而且甯政也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樣,他雖然不是聰明絕頂,但是卻堅毅果敢,擁有常人不能及的意志和肚量,未必不是一個好的君王."

這話一出,太子更加驚愕.

竟然連祝弘主都這麼評價甯政?

看來這個結巴真的不簡單?

祝弘主道:"之前陛下唯恐你和甯岐出現黨爭,所以始終壓制著你們,讓你們斗而不破.而現在反而挑撥你們二人相斗,就是為了保護甯政,想要徹底看清楚甯政是否合適繼承王位.而且陛下只怕無時無刻不想著沈浪歸來!"

太子道:"沈浪歸來?這不可能吧!"

祝弘主道:"南甌國戰事,只要你敗了,沈浪就能歸來."

太子道:"他是喪心病狂了嗎?他才是越國之王,難道為了讓沈浪歸來,他要讓我們輸掉南甌國戰事嗎?"

祝弘主道:"那倒不是,陛下沒有那麼昏聵,他內心當然是希望南甌國戰場大勝,而且也會竭盡全力打這一戰,這點你不用擔心.而且相信我們陛下此時心事複雜得很,他渴望打敗矜君,可是一旦我們打敗了矜君,那沈浪就徹底回不來了,甯政也徹底沒有了指望.所以甯翼啊,其他什麼都是虛的,打贏南甌國這一戰才是根本.只要這一戰贏了,你就立下不世功勳,到那個時候任何人都無法動搖你的太子之位,包括陛下在內.所以在南甌國戰場,我們要孤注一擲,傾其所有."

太子道:"可是也不能任由他這麼抬高甯岐,否則到時候我們就算打贏了矜君,甯岐勢力太大對我們會產生巨大的威脅."

祝弘主道:"有兩件事情已經無法改變,甯岐一定會去天北行省擔任大都督,若這個甜頭不給他吃,甯岐不會和你斗,甚至薛徹擔任天越中都督也成為事實.我們唯一能夠爭取的,就是天西行省中都督,當然了這個位置也一定是我們的,哪怕在陛下心中也已經決定了讓張子旭擔任這個職位,只不過他需要我這個宰相去求情,去向他服個軟."

太子道:"祖父,您不必去!"

祝弘主道:"去,當然要去,臣子向君王服個軟,又算得了什麼?"

……………………

次日!

宰相祝弘主顫顫巍巍進入王宮!

"相父,您怎麼來了?您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告訴寡人一聲,寡人去一趟不就行了嗎?"甯元憲跑了出來,攙扶著祝弘主往里面走.

"相父啊,您不是病了嗎?有什麼事情差遣人說一聲也就行了啊!"甯元憲聲音無比親熱.

進入書房後,祝弘主就要雙膝跪下.

"相父萬萬不可,萬萬不可!"甯元憲幾乎是抱著祝弘主的雙臂不讓他跪下去.

兩個人又是一陣客氣.

祝弘主這才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表面上看兩個人的態度比以前都更加親熱了.

但實際上雙方心中都已經知道,那道裂痕已經彌補不了.

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之前甯元憲在祝弘主面前是很隨意的,如今也變得虛偽客氣了,就像是正常的君王面對老臣一樣.

"老朽輔佐陛下,已經有三十多年了,在這個相位上也坐了二十二年了."祝弘主道:"說來慚愧,這二十幾年來我這個宰相也當得碌碌無為."

甯元憲道:"相父說哪里話啊,您就是越國的擎天玉柱,蒼天大樹啊!"

祝弘主道:"近年來,老臣尤其多病,而且年老昏花,再呆在尚書台這個位置上只怕會壞事了,所以老臣想要辭去這尚書台宰相一職."

這話一出,甯元憲一愕.

祝弘主這話是什麼意思?

脅迫寡人?

還是以退為進?

很快甯元憲明白,祝弘主這是在變相服軟.

這個時候祝弘主是絕對不可能真的要辭去相位的.

因為他一旦辭去了宰相之位,祝戎一定會頂替上來,那樣天南行省總督的位置就空出來了,而太子一系還沒有足夠分量的官員去擔任這個要職.

況且,如今這朝堂根本就離不開祝弘主,甚至現在的甯元憲也離不開祝弘主.

而且,祝弘主也是一個試探.

看甯元憲是不是有徹底換太子之心?

如果有的話,他會對這個提議非常心動的.

真是老成精了.

不知不覺就要刺探國君的心思.

于是,甯元憲躬身道:"萬萬不可,萬萬不可!相父啊,是寡人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竟然讓您有了辭官之意?我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相父盡管斥責便是了,但萬萬不可棄寡人而去啊!"

說吧,甯元憲對著祝弘主深深彎腰鞠首.

祝弘主趕緊站起來道:"陛下萬萬不可折煞了老臣,君臣有別,君臣有別!"

他拼命地想要將甯元憲扶起,但怎麼都扶不起來.

于是,祝弘主就要下跪,表示自己更謙卑的姿態.

但是甯元憲又牢牢抓住他的臂膀,不讓他跪下去.

"陛下快起身,萬萬不要折煞老臣……"

甯元憲道:"相父您答應我不辭官,我就起來."

"這,這……"

甯元憲道:"相父若不收回成命,寡人就鞠躬一輩子了."

祝弘主裝著無奈道:"好,好,好,陛下既然不嫌棄老臣昏庸無能,臣就再添居相位幾日."

甯元憲道:"相父不辭官了?"

"不辭了,不辭了,陛下趕緊起來."

甯元憲這才站直了身體,還揮了揮臉上的汗水道:"相父您看,您一說要辭官,把我一身汗都要驚出來了."

祝弘主躬身道:"老臣慚愧."

他的內心再一次歎息.

此刻的甯元憲在他面前卻是像是一個君王了,而不是之前的晚輩.

二人再寒暄了幾句.

然後祝弘主告訴離去,半句都沒有談張子旭的事情.

因為根本不必要談.

只要他祝弘主服軟,張子旭上任天西行省中都督之事就算是完成了.

祝弘主走了之後,國君內心還在感歎.

沈浪厲害啊,一切發展局面和他說的一模一樣.

接下來,就是大軍南下,大戰矜君了.

真希望這件事情不要被沈浪說中啊.

……………………

玄武侯爵府.

沈宓小寶寶成為了大明星.

一家人都在圍著她轉.

只要她一醒來,就有無數人爭著抱.

她也不認生,不管誰在抱在手里都安安靜靜的.

也不喜歡嘰嘰喳喳叫,就是兩只大眼睛骨碌碌地到處看.

所有人都說這個丫頭簡直是一個公主,可把冰兒喜歡壞了.

天天都在宣揚,這個女兒只是從她肚子經過,所有地方都像她爹爹,不像她小冰的.

"這是爸爸寫字的地方!"

"這是爸爸吃飯的地方."

"這是爸爸做壞事的地方."

木蘭抱著她探索每一個角落.

然後,木蘭來到仇人牆壁面前.

"這是爹爹的仇人牆."木蘭指著牆壁上的字.

這牆壁上的仇人名單已經被消滅得差不多了,真正的死敵就剩下薛徹和舒伯燾,舒亭玉了.

當然還有太子甯翼,只不過這個名字不適合寫在牆壁上.

至少以前不適合.

"寶寶,你爹爹可小氣了,這點你以後要學他,這樣才不會吃虧呀."

木蘭正抱著寶寶說話間,忽然嬌軀微微一僵,但很快又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只是心跳不斷在加速,甚至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人還沒有挨到,她感覺內心就酥了半邊.

有一個鬼在背後漸漸靠近.

然後,木蘭的腰下滿月被人抓了一把.

"討厭……,寶寶在也不教點好的!"木蘭嬌軀慵懶地依偎了上去.

她朝思暮想的夫君回來了.

她最愛的男人回來了.

她幾乎每天都要夢到的人回來了.

沈浪將木蘭擁在懷里,先親了一口大寶貝,再親了一口小寶貝.

然後,三個人就這樣靜靜擁著.

享受著甜蜜而又靜謐的時光.

時隔一年多時間,終于回家了.

沈浪頓時覺得渾身的每一個毛孔都無比舒適暢快.

仿佛空氣里面都是溫暖而又柔軟的.

真的很想就這樣擁著妻子和寶寶,讓時間靜靜流淌,讓幸福永.

"嗯,嗯……"

忽然,寶寶發出奶聲奶氣的聲音,小身子稍稍掙紮了一下.

"寶寶要拉臭臭了."

還沒有等到木蘭動手,小冰飛快沖了進來,把寶寶接了過去,一溜煙跑了.

"小姐,別太激烈,側著躺不會壓倒肚子,這點我有經驗."

跑出去的時候,冰兒留下了一句話.

騷冰啊!

真是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

木蘭聽了之後,臉蛋頓時完全紅了.

本來啐一句小冰不要臉,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念頭一起來,整個身子都有些軟了.

然後下一秒鍾.

人渣的手已經在她的裙內.

"夫君,這……這大白天,是不是要先去見公公婆婆啊……"

這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她身上的裙子已經離開了.

……

一個小時後!

沈浪志得意滿.

看來我在國都曆練這一年多來,戰斗力大漲啊.

金木蘭已經完全不是我的對手了.

不過有孕在身的木蘭真美,臉蛋仿佛會發光一般.

沈浪聞著她的味道,仿佛都要醉倒過去.

我家寶貝真美.

之前種師師還可以和木蘭寶貝相提並論,木蘭懷孕之後,這女神味太濃了,豔光四射,已經要超過種師師了.

……………………

晚上一家人美美地吃飯.

弟弟沈建的兒子已經三個多月了.

沈宓小寶寶很安靜,而沈城小寶寶就很調皮了,片刻都不安甯,小嘴哇哇叫.

真是難為林姑娘呢,這麼溫柔安靜的女孩子,要帶一個這麼鬧的小寶寶,會很辛苦.

這兩個小寶寶一見面,莫名地興奮起來.

"哇哇哇哇……"

"哇……"

"嘎嘎嘎嘎嘎……"

"嘎……"

兩個人交流著誰也聽不懂的火星語,竟然有來有往.

只不過沈城小寶寶聲音大,話多.

而每次沈宓寶寶只回一個音.

就這樣,兩個小娃娃竟然能交流一刻鍾.

一邊說還一邊樂.

沈浪的父母高興得眼睛幾乎沒縫了,家里一下子多了兩個小寶貝,簡直太幸福了.

"親家,走一個!"玄武侯金卓道.

"走一個!"沈浪父親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咱們家今天才算是過年了."岳母蘇佩佩欣喜道:"今年浪兒不在家,這年過得半點都沒有滋味,你兩個爹都在喝悶酒,還都喝醉了."

安再天還在怒潮城,他妻子也生了一個女兒,已經一歲了,已經開始學說話了,如果來了三個寶寶更熱鬧.

安再世舉起酒杯道:"李先生,我們也走一個."

"誒,好!"李千秋稍稍有些拘謹,端起酒杯喝下去.

不過,這桌子上也有不和諧的一個人.

蘭道大宗師!

他老人家還在絕食呢.

被強行綁來之後,每天都在負氣鬧絕食.

然後,每天都被丘氏把人參雞湯,粥之類的食物灌進去.

毫無大宗師風范,氣得恨不得自盡.

木蘭抱著沈宓小寶寶,在她小手塞了一個包子,來到蘭道大宗師面前.

"寶寶,把包包給爺爺吃."

沈宓小寶寶當然不懂,木蘭又教了一遍.

寶寶就把包子推到蘭道大宗師的嘴邊.

蘭道大宗師看了一眼胖乎乎的小手,又看了一眼粉妝玉琢的小寶寶.

蒼老的面孔抽搐了一下,然後伸手接了過來,咬在嘴里.

萌寶一出手,他的絕食失敗了.

"呀,呀……"沈宓小寶寶看到蘭道大宗師吃了包子,歡喜叫了一聲,兩只小手拍了起來.

頓時,蘭道大宗師目光溫暖了下來.

而不遠處的沈城小寶寶還以為姐姐跟他說話,趕緊積極回應.

"呀呀呀呀……"

然後,兩個小寶寶又開始新一輪火星語交流.

……………………

沈浪來到金晦的院子.

他主要是來看鄭紅線的.

因為她是鄭陀的女兒,而鄭陀差不多算是死在沈浪手中.

"姑爺……"金晦趕緊站起來.

"在吃飯那,咦這菜炒得這麼難看,劍娘看著很賢惠,廚藝這麼差嗎?"沈浪笑道.

金晦趕緊道:"哪有,哪有,這菜好得很,好得很……"

完了,這菜是鄭紅線做的.

"公子還沒有嘗過我的廚藝呢,擇日不如撞日."鄭紅線拿來了碗筷.

沈浪拿起筷子夾了一道看上去最正常的茄子.

果然……很難吃.

金晦不容易啊.

于是,沈浪又硬著頭皮吃了幾口.

然後,他要開口說鄭陀的事情.

"公子不用說."鄭紅線道:"一切都是他們自己咎由自取,公子可無愧于心."

沈浪點了點頭,便沒有再說,就只是和金晦喝酒.

好在這個年代酒的度數低,不吃菜光喝酒也沒有問題.

"公子您別光喝酒不吃菜啊."鄭紅線非常熱情,把菜夾到沈浪的面前,而且還好多.

沈浪無奈,鄭小姐你是這樣報殺父之仇嗎?

你是想要菜齁死我嗎?

鄭紅線沒有責怪沈浪,而且當鄭陀死訊傳來的時候,她和金晦說了一句,我和那個家早就沒有關系了,我就是你金晦的媳婦.

但是晚上,金晦假裝睡著之後,清楚地看到他的娘子流了一夜的淚水.

……………………

"岳父大人,雷洲島現在有多少子民了?"

玄武侯金卓道:"八萬多,從我們領地上遷移了五萬人,天道會陸陸續續又從各地運來了三萬多失地的農民.經過一年多的建設,總算步入正軌了,許多村落,鎮子都起來了."

沈浪道:"我們和天道會的關系,可還正常嗎?"

"正常,很好."

然後,翁婿兩人陷入無言.

哎!

還是這樣子.

兩個人除非有正事,否則基本上無話可說的.

但是兩個人感情又非常深,情同父子.

倒是甯元憲和沈浪能聊得下去.

沈浪這位岳父大人,實在太嚴肅正經了,和他聊天太放不開了.

足足好一會兒,岳父大人憋出來一句:"秘密島嶼那邊,已經完全准備好了."

"好."沈浪道:"謝謝岳父大人!"

…………………………

在岳母蘇佩佩這邊.

沈浪說得眉飛色舞的.

國君的八卦,卞妃的八卦,王後的八卦.

什麼犄角旮旯的話都拿出來說.

包括他怎麼滅蘇難的,怎麼把隱元會總部夷為平地的,簡直吹得天花亂墜.

邊上冰兒還能插幾句話.

木蘭寶貝就只能抱著寶寶,無奈地聽著夫君在那里瞎扯,真是半句話都插不進去.

"王後祝氏,我幾乎一次都沒有見過!但是我敢肯定,她皮膚不好的,這個女人自我感覺良好,又傲慢得無邊,和國君的生活非常不協調,這樣皮膚哪里能好啊?"

"而且,她對我們家有敵意,所以我們金山閣的東西,她統統都不用,活該他皮膚差,我甚至懷疑她更年期都已經到了,才四十幾歲就到更年期,真是悲哀啊."

蘇佩佩狂點頭,道:"對,對,對,我現在每天都吃你給我開的方子的,豆漿我也天天喝的,就是補充你說的那個雌性激素.對了浪兒,你幫為娘看看,我最近應該用哪一種面霜,是保濕還是去油的呢?"

兩個人從八卦聊到美容,又聊到養生,又聊回八卦.

終于木蘭實在忍不了了,道:"夫君,寶寶都瞌睡了."

沈浪和岳母才意猶未盡.

哎,還有好幾個話題還沒有得到充分交流呢.

不過,和木蘭寶貝睡覺也美滋滋啊.

回到房間之後,木蘭光著躺在沈浪懷中.

她最迷戀這個時刻了.

"夫君,說好了啊,今天晚上只香香地睡覺,不做別的."木蘭嬌聲道.

"好!"

片刻後!

"可以親嘴,但不可以做別的."木蘭道.

"好!"

又片刻後.

"可以親別的地方,但不可以做別的."木蘭道.

"好!"

又過了片刻後.

木蘭道:"夫君,我們做別的吧!"

……………………

不能裝逼的日子飛快而過,幸福的日子也飛快而過.

這幾天沈浪幾乎都泡進了蜜里面一樣,幸福得仿佛每個毛孔都是甜絲絲的.

當然就是腰有點酸.

木蘭寶貝太纏人了,雖然不如之前那麼凶猛.

但是溫柔才蝕/骨啊.

最後岳母心疼沈浪,對木蘭旁敲側擊了幾句.

"姑爺身子骨不強,木蘭你收著點啊……"

就這句話,讓木蘭面紅耳赤超過三個時辰.

然後,兩天之內不敢和她母親見面.

肥宅發誓要做第二個咸奴.

每天都在吃沈浪開的減肥套餐,每天都在跑兩萬米,每天都在練武.

上次他實在被祝檸傷透心了.

所以這段日子,一家人美美地吃著美味佳肴,肥宅在吃草.

一家人美美地吃著燒烤,肥宅在吃白水煮雞肉.

他非常拼命,而且已經堅持了一個多月了.

當時咸奴第一個月這樣拼命的時候,減掉了三十幾斤.

而肥宅金木聰,才減下去五斤.

這個結果真是讓人絕望.

沈浪和安再世一致斷定,金木聰體質特殊,所以很難減下去.

肥宅雖然有些絕望,但是發誓堅持到底,要成為一個又瘦又強的美男子.

……………………

五天!

沈浪在家里僅僅只能呆五天時間!

五天後,他和劍王李千秋夫妻,蘭道大師,武癡唐炎等人乘坐船只,前往海上的某個秘密島嶼!

這篇海域有數不清的大小島嶼.

一般遠離航線之外的島嶼,根本不會有船會靠近,絕對的保密.

而這個島嶼,沈浪命名為涅槃島!

登上了這座秘密島嶼,到處都是原始森林,走進樹林深處!

這森林中間竟然有一片大空地,整整齊齊,如同校場.

沈浪提前很久,就讓人把這個秘密島嶼開辟了出來.

"立正!"

"向後轉!"

隨著一聲令下.

三千九百人整齊轉身,面對沈浪.

動作整齊如一.

每一個都很蒼白,瘦弱!

每一個人都很敏感,純良!

他們才是真正的空白零血脈者,沈浪用來擊敗矜君,擊敗太子,擊敗三王子甯岐的命根子.

第二涅槃軍!

他們還沒有完成蛻變!

但是快了!

而被隱元會,太子,三王子聯合劫走的那三千七百人,是真正的低能兒!

沈浪朝著蘭道激動說道:"大宗師,這就是我要讓您訓練的軍隊!他們一定會把您的無敵箭術發揚到極致,他們一定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的軍隊!"

……………………

注:第一更八千字送上,宿醉頭痛這章寫了N小時.我去躺會然後寫第二更!今天一定一萬五以上,拜求月票和支持,諸位大大恩賜之!

謝謝時命,無極日代,小高小核桃,北方二小姐,石竹花開,傲視鐵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35章:對祝氏開火!太子顫栗!浪爺大事    下篇:第337章:國運之戰!3900人大涅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