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37章:國運之戰!3900人大涅槃!   
  
第337章:國運之戰!3900人大涅槃!

g,更新快,無彈窗,!

祝弘主進宮覲見了國君之後.

次日國君下旨,原來天北行省大都督府長史張子旭所謂貪腐完全是子虛烏有,但就算如此,張子旭也需要謹記教訓,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張子旭叩首謝恩,上了一道請罪奏折,洋洋灑灑幾千言.

之後國君下旨,冊封張子旭為天西行省中都督.

至此,這位天之驕子終于如願以償.

不過他心中大概也頗有不爽,原本三十九歲就能做上行省封疆大吏,活生生折騰了半年,如今他都已經四十了.

國君和太子一系的矛盾,暫時得到了緩和.

朝局進入了新的平衡期.

四月初三,一位大人物返回國都.

武安伯薛徹.

沈浪的這個大仇人,終于現身了.

此人真的是國君的絕對心腹.

在當年的奪嫡之戰中,他為甯元憲立下了汗馬功勞.

甯元憲登基為王後,他執掌黑水台十幾年.

之後去炎京呆了近十年.

越國駐炎京大臣,這個位置可不好做.

不僅僅要搞外交,還要搞情報,尤其要大量結交大炎帝國權貴.

而且國君讓他去炎京一是因為信任,而是為了曆練,讓他高升一步.

黑水台雖然權勢驚人,但畢竟是鷹犬.

想要進樞密院,或者尚書台,終究還是要跳出黑水台的.

如今,這位大人物終于返回越國的權力中心了.

………………………………

"臣參見陛下!"

薛徹叩首.

此人也是一臉好相貌,頭發胡須修得精致無比.

他今年五十三歲,但是看著依舊顯得很年輕.

身體修長,皮膚白皙,尤其一雙手簡直比女子之手還要精致一些.

從某些程度上,他竟然和沈浪有些類似,都是精致人.

當然了,他的書卷氣要弄得多,也顯得更加優雅.

沈浪還是太浪了.

這也證明了,國君對精致的人都有所偏愛.

這薛徹和國君之間的交情已經超過四十年了,當他還是武安伯爵府世子的時候就在國子監讀書,之後因為太優秀,所以被召入宮內,陪同還是太子的甯元憲讀書.

他不但是國君的心腹,也是至交好友.

如今黑水台都督閻厄,也是國君伴讀出身,順便還是國君曾經的保鏢.

閻厄,燕難飛,薛徹三人如同兄弟一般,都是甯元憲的潛邸之人.

"你和隱元會走得很近?"國君直截了當問道.

薛徹道:"是,曾經走得很近!當時黑水台和隱元會合作頗多,在謀害金氏家族上,我們有非常密切的合作."

聽到國君的問話後,薛徹內心安定了許多.

因為不虛偽,不拐彎抹角,這代表著國君還是信任他的.

甯元憲又道:"種堯要和帝國武親王聯姻一事,你怎麼看?"

薛徹道:"臣不同意,曾經給種兄寫過密信,但是種兄置之不理.不過現在這場婚事已經半途而廢了,沈浪倒是做了一件好事."

甯元憲道:"關于沈浪和你的恩怨,你怎麼說?"

薛徹當然聽說過,沈浪口口聲聲說要滅薛氏全族.

聽到國君的問話,薛徹道:"不管他想怎麼樣,臣都接著."

這就是薛徹在國君面前的風格,說真話,不掩飾.

甯元憲又問道:"甯政,你覺得如何?"

薛徹一愕,然後搖頭道:"臣不知."

甯元憲道:"若你擔任天越中都督,和甯政這個天越提督該如何相處?"

薛徹道:"公事公辦,井水不犯河水."

甯元憲點了點頭,道:"行了,你回家吧,家人應該等著急了."

薛徹叩首.

然後安靜地將一個箱子留下.

這是他從炎京給國君帶的禮物.

甯元憲不是什麼人的禮物都會收的,能夠給他帶禮物的人都是絕對心腹.

離開國君的書房後.

迎面黎隼走了過來,見到薛徹之後趕緊避讓.

結果薛徹也避讓,兩個人都讓在路邊.

終究薛徹一拱手,彎腰行禮,然後離去.

黎隼還禮更恭.

薛徹此人干的雖然是情報的活,但是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卻如同士大夫.

……………………

返回家中之後.

三王子甯岐已經等在這里了.

女兒薛雪,兒子薛磐都在.

薛磐和三王子臉上都頗有喜色.

因為這一次他們確實收獲頗大,天下五都督占其三.

進入家中之後,薛徹招了招手,然後在院子里面脫下的衣衫.

他身上的肉也緊湊白皙,完全不是五十幾歲的人,沒有半點老態臃腫.

"澆!"

一聲令下.

薛磐親自動手,一桶一桶的冰水往薛徹身上澆.

真正的冰水,里面有一半都是地窖里面拿出來的冰.

整整澆了好幾痛冰水後.

"來!"

薛徹一聲令下.

幾個家族高手上前,猛地揮舞鐵棍,望著他身上砸.

真的是上百斤的鐵棍.

真是奇怪.

薛徹身上看著壓根沒有多少肌肉,也不像是鋼筋鐵骨,就如同白面書生一般.

但是這些鐵棍砸在他的身上,卻幾乎連印記都沒有留下.

砸完之後.

他來到一個堅硬的石碑面前,整個身體猛地望石碑上撞.

整整撞擊幾十下.

活生生將石碑撞出了裂縫.

"去!"

最後猛地一掌,

石碑從中斷裂.

此人之武功,真是驚人!

"水來!"

又一大桶冰水抬了上來.

薛徹整個人都埋入這個大桶之內,竟然將口鼻都淹沒了.

三分鍾.

五分鍾.

十分鍾!

一刻鍾.

這麼強的閉氣功?

在冰水之中,薛徹的身體越來越紅,越來越紅.

然後原本冰冷刺骨的水,竟然開始冒熱氣,就仿佛底下在燒火一般.

從冰水中出來之後.

僅僅幾秒鍾,薛徹身上就徹底干了,沒有半點水滯.

而這一桶冰水,竟然變得燙了.

換上寬松透氣的布衣,披頭散發,薛徹顯得灑脫,不像是一個權臣,反而像是一個閑人.

這等武功,簡直深不可測.

………………

"薛伯爺!"

"三殿下!"

薛磐道:"父親這次歸來,執掌國都,幾年便能進樞密院了,甯啟王叔年紀大了,是為您占位置的."

薛徹看了一眼甯岐,見他神情傲然間,卻又難掩得色.

"殿下又何必如此高興?"薛徹道:"如今奪嫡之勢,你已經落于下風了."

這話一出,薛磐頓時一愕道:"父親這是哪里話,最近我們大獲全勝,天下五都督我們占其三啊."

薛徹道:"這恰恰證明了局面危急,陛下為何忽然拔高三殿下?是為了讓我們和太子斗,是為了保護甯政殿下."

這話一出,三王子不由得一驚.

薛磐道:"這怎麼可能?沒有了沈浪,甯政就是一個廢物."

"說出這樣話的人才是廢物!"薛徹道:"陛下瀟灑不羈,越國這二十年積攢了很多問題.所以這個時候尤其需要一個勤政專注的人繼承王位,徹底解決國內積患,甯政殿下堅忍不拔,意志堅定,最近天越提督就做得很好,解決問題很徹底."

"還有,種堯兄太急了,竟公然要和大炎帝國王族聯姻,這讓陛下如何看三殿下?我早就說過了,大炎帝國那邊有我便可,為何還要做一些表面功夫?我們讓大炎帝國不反對三殿下上位即可,論和大炎帝國皇族的親密程度,我們比得過祝氏嗎?"

"接下來奪嫡的關鍵便在南甌國之戰,南宮傲表面上誰也不靠,但在關鍵時刻,他會選擇太子,不久之後太子就會南下,親自坐鎮南甌國戰場.若這一戰贏了,天下無人可以動搖他的太子之位,陛下也不能!"

"但南甌國戰場若輸了,越國最危險的地方不是南方,反而是北方和西邊."

"所以接下來我們所有的重心,都要放在軍隊上,有兵才是王!"

"不要和太子斗,更不要掀起什麼黨爭,一心一意抓兵權."

"盯住沈浪,他隨時可能複出,關注他一舉一動!"

薛磐道:"父親,要不要動用浮屠山的關系,弄死他?"

薛徹道:"能夠弄死,當然好!此人才是我家心腹大患!"

…………………………

次日!

國君下旨召天北行省大都督甯綱進國都,入尚書台.

三王子甯岐,接任天北行省大都督.

接著,國君再下旨,將天越中都督府升格為大都督府.

冊封薛徹太子少保,接任天越大都督.

這旨意一出,群臣再一次震驚.

太子一系更是色變.

薛徹就這麼受寵嗎?

國君為了他,竟然將天越都督府升格了,而且還冊封太子少保.

這局面已經非常清楚了,未來此人要進樞密院?甯啟王叔還真是為他卡位的?

其實,天越都督府升格完全是理所應當的,畢竟是國都,理應和行省平級.

楚國,吳國那邊都對國都所在的都督府升格了.

甯元憲之所以久久沒有升格是因為對這個位置有芥蒂,因為他曾經最大敵人甯元武就是在天越中都督府上崛起的.

而且國君提拔薛徹,確實是想要收買人心,但也是一種鞭策.

他需要在關鍵的時刻,薛徹能夠站在他那邊!

甚至要讓他牢記,你薛徹效忠的人是我,而不是甯岐!

至于沈浪和薛徹的恩恩怨怨應該怎麼辦?

國君真的不願意想.

他對沈浪無比信任寵愛,但和薛徹也有幾十年的交情了.

對于薛徹和大炎帝國皇族走得太近,甯元憲是有些不快,但也無法苛責,因為這畢竟是薛徹的本職工作,他覺得還是可以將他拉回來的.

薛徹畢竟和種堯不一樣.

種堯和他的關系一直一來都很冷淡.而薛徹是他心腹中的心腹,嫡系中的嫡系.

年輕的時候,甚至如同兄弟手足.

……………………

四月初九!

國君甯元憲沙場點兵.

大軍要南征了.

這一天終于到來了!

為了這一天!

沈浪坑蒙拐騙,搜刮了越國大半權貴,弄到五百萬金幣.

為了這一天,國君和隱元會翻臉.

甚至為了這一天,沈浪被流放出了國都,換取朝局的安定.

只有朝局平穩,才能集中全力打傾國之戰.

那些金幣變成了無數的糧食,無數的民夫,無數的布匹,藥材等等.

大軍未出,糧草先行.

整整近兩個月時間,用了無數的人力物力將第一批物資運往南甌國戰場.

如今大軍終于可以開拔了.

八萬大軍,威武雄壯.

甯元憲率領群臣,甚至包括已經致仕的老臣,前來為大軍壯行.

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國君對這一戰的重視.

甚至他自己都恨不得長出三頭六臂,代之作戰.

八萬大軍鋪開之後,簡直無邊無際.

見到這豪邁軍陣,國君甯元憲內心慷慨激昂,一陣陣血熱.

"他日凱旋,寡人依舊在這里迎接你們回家!"

甯元憲高高舉起酒碗,猛地一飲而盡.

這還是他第一次這樣凶猛喝酒,幾乎被嗆得滿臉通紅,卻要強行忍住.

"砰!"

猛地將大碗砸碎.

八萬大軍齊聲高呼,聲音震天.

"越國必勝!"

"越國必勝!"

"陛下萬歲,萬歲!"

"吉時已到,大軍出發!"

隨著一聲令下.

八萬大軍,浩浩蕩蕩南下,前往南甌國戰場.

此時矜君還沒有徹底統一整個沙蠻族.

南宮傲率領著八萬大軍和祝霖大軍彙合之後,將足足有十三萬之巨.

十三萬大軍,出動的民夫更是超過二十萬.

真正國運之戰,傾國之戰.

上一次這樣規模的戰爭還是吳越大戰.

上一戰因為卞逍發動的豔州事變,使得越國大勝,贏來了近二十年的和平時光,也讓越國幾乎成為了南方第一強國.

甯元憲堅信,天命在他.

此戰,也必勝!

此刻,他忍不住朝著太子望去一眼.

結果,太子也望向了他.

感受到了你甯元憲的目光,太子恭謹拜下.

甯元憲點了點頭.

不管父子之間有什麼不快,至少在這一場大戰上是同一條心的.

兩個人都竭盡全力,想要打贏這場國運之戰.

過去所有的矛盾,都先暫時擱置下來!

越國利益為重.

…………………………

涅槃島!

這群空白零血脈者的目光,很能夠打動蘭道大宗師.

那麼的膽怯,敏感,純良.

但是,他們太弱了!

蘭道避世久也,對涅槃軍之事完全不知情.

對于改造血脈之事,完全嗤之以鼻,覺得沈浪完全是異想天開.

李千秋說他親眼見證,蘭道直接回罵了一句騙子.

你李千秋還對我發誓不將我隱居之地告訴任何人,結果呢?直接帶著人上門來把我綁走了,簡直讓我蘭道毫無尊嚴.

沈浪也不在意,老小孩老小孩,蘭道大宗師輩分大,已經七十歲了,殘疾之後更是偏激.

但此人絕對正義,是一位真正的大俠.

否則當年也不會收這麼多弟子,也不會做出這麼多行俠仗義之事了.

他目光落在這三千九百個空白零血脈者身上.

這群人,他已經收集來好幾個月了.

其實,他在國都搜集了那兩千三百多人之後,立刻派人著手在整個越國范圍內進行搜查.

根本不是先登記,然後大規模征召.

而是用非常隱秘的手段,化整為零進入各家之中,找到一個就立刻帶走.

非要等到涅槃軍一鳴驚人之後再大規模尋找同樣的空白零血脈者?

沈浪才沒有那麼傻,擺明等著讓人截胡嗎?

派遣幾百人去全國搜集零血脈者,而且讓隱元會和黑水台的間諜安插進來.

最後,三千七百人被全部劫走.

一切都只是在演戲而已.

只不過這一場戲太逼真了,逼真到黑鏡司和天道會武士都覺得是真的.

真的根據名單,挨家挨戶去找人,花大額的金幣將他們征召.

甚至那三千七百個假的空白零血脈者,沈浪都往每個人體內注射了某些物質,確保讓他們的血清顏色表現得和零血脈者一樣.

而且從表面上看,他們的外貌也真的和零血脈者一樣.

但真正了解之人會發現截然不同.

空白零血脈者只是社交障礙,自閉,但是內心敏感專注,甚至稱得上是聰明.

而那些假的零血脈者,就真的是智商有問題的低能兒了.

那麼這一場戲有必要演嗎?

非常非常有必要!

上一次涅槃軍讓天下震驚,已經是眾矢之的.

潛龍在淵,才能一鳴驚人.

必須讓所有人都不知道這第二支涅槃軍的存在,才能在戰場上有奇效,出奇制勝.

……………………

這三千九百零血脈者已經被最好的伙食養了兩個月了.

但依舊體弱無力.

但這兩個月時間他們也沒有白費,每天都在訓練隊形陣勢.

每天都在學習弓箭的理論知識.

拋物線,重力加速度,風力等等知識,他們已經完全背得滾瓜爛熟了.

因為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他們學習的認真程度.

簡直在睡夢中都在學習.

現在就只缺實踐了.

因為他們太體弱了,根本拉不開任何一張弓,哪怕是最輕的.

沈浪為何不早早為他們改變血脈?

沒辦法!

哪怕是最低級的黃金血脈能量蠱蟲也是有限的,需要很長時間制造.

沈浪一揮手!

一只又一只的箱子被抬了上來.

"第二涅槃軍,回營!全部躺倒自己的床上!"

這三千九百人,以各營為單位,分散成為三十九個方陣,各自回到自己的木頭軍營之中.

沒有絲毫混亂.

軍容,軍姿,簡直超一流.

三千九百人,依舊整日如一.

蘭道大師歎息道:"可惜可惜,身體太弱了,否則真的能夠成為天下精銳!"

……………………

三千九百人回營之後!

沈浪開始為他們進行血脈改造.

這次就不再是沈浪一個人動手了,整整上百個人,同時注射.

現在而言,零血脈改造已經算是非常成熟了.

和上一次一模一樣.

這些零血脈者,沒有任何反抗.

雖然惶恐不安.

但服從任何命令.

而且當低級黃金血脈蠱蟲進入體內的時候,整個過程是無比痛苦的.

但他們依舊沒有任何慘叫,沒有任何掙紮!

半個時辰後!

三千九百人,全部注射完畢!

蘭道大師口口聲聲不相信,但他的內心深處其實無比渴望奇跡的發生.

從頭到尾都緊緊盯著.

沈浪笑道:"大宗師,接下來他們需要沉睡三天時間,現在該輪到您了!"

蘭道大宗師一驚道:"輪到我什麼?"

沈浪道:"給您動手術啊!"

"我不動手術,我不動手術……"蘭道大宗師驚呼,然後要拼命掙紮.

他已經從沈浪那里請說了,所謂的動手術,就是要將他四肢筋脈一寸寸切開,然後重新連接縫合起來.

蘭道這些年已經認命了,真的不想折騰了.

因為之前無數次打擊已經讓他痛不欲生.

而且沈浪說再一次切開他的筋脈,這會讓他想起當年的可怕記憶.

"我不要動手術,你別碰我,別碰我!"

"我這樣癱了挺好的,我一點都不想好起來."

"我有得癱,你有得癱嗎?"

蘭道大宗師幾乎是撒潑了.

劍王妻子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幕.

蘭道宗師比他大了二十來歲,年輕的時候她還非常仰慕蘭道,而且見過很多次.

當年何等英雄豪傑?

現在竟然變成這等模樣了?

生活你究竟對他做了什麼?(這話也是從沈浪這里學的.)

頓時,丘氏朝著李千秋望去一眼道:"你以後如果老了,也窩囊成這樣的話,我立刻宰了你."

劍王臉色哭喪.

他覺得自己雖然還沒有老,但已經夠窩囊的了.

面對一個撒潑的老小孩應該怎麼辦?

非常簡單!

直接用蠻力按到在床上.

然後,拿來厲害的麻醉散直接喝下.

一刻鍾後!

這位老小孩直接乖了,躺在那里一動不動.

沈浪開始動手術.

這場手術不大,但卻非常非常難.

只有最高明的醫生才能做.

若沒有智腦,沈浪也壓根不敢做這個手術.

因為沒有手術顯微鏡啊.

但是他的眼睛和智腦配合之下,可以達到相同的效果.

他有兩個助手,名醫安再世,劍王李千秋.

而且准備了幾十種藥物.

為了足夠的照明,沈浪甚至引太陽光下來,然後用鏡子進行反射.

深深吸一口氣!

開始!

……………………

整整五個小時後!

手術完成一半!

先對雙腿進行手術,看效果後,再對蘭道的雙手進行手術.

沈浪整個人累得幾乎癱瘓了.

而且做的效果肯定是不如現代世界的.

因為對最細小的神經,根本無法進行縫合.

很多手術材料都不過關.

好在有蠶繭絲,否則沈浪上哪里去找尼龍線啊?

在現代醫學中,絲制縫合線本就是用蠶絲的蛋白質纖維制成的.

……………………

蘭道醒來之後,感覺到了清晰的疼痛.

他沒有再大喊大叫.

而是顯得非常安靜.

"結果如何?"

沈浪道:"還是比較成功的,但具體效果如何,還要以後才知道."

就算一個斷指手術,之後恢複過程也很長,更何況是兩條腿的筋脈呢.

蘭道大宗師沉默了片刻,道:"沈浪,謝謝你!"

這個時候,他沒有半點撒潑的樣子了.

盡管心中不敢抱有希望,但可以看出沈浪的盡心竭力.

………………

蘭道大宗師的手術效果沒有那麼快顯現出來.

但是這三千九百個零血脈者卻立竿見影!

三日之後!

這三千九百人陸續清醒了過來!

全部完成了驚人的蛻變!

每一個人的力量,敏捷,速度達到了驚人的提升!

三千九百人的大涅槃!

………………

注:今日兩更一萬五,真的是咬緊牙關寫出來的!拜求月票,拜求支持,糕點鞠躬感謝!

謝謝刹那永,qwtwwt的萬幣打賞!大家過年好,萬事如意!

上篇:第336章:祝弘主辭官!沈浪歸家!    下篇:第338章:第二涅槃軍崛起!木蘭分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