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38章:第二涅槃軍崛起!木蘭分娩!   
  
第338章:第二涅槃軍崛起!木蘭分娩!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寶貝蓉蓉傻豬崽六萬多幣打賞,謝謝延武五萬幣打賞)

五天之後,蘭道大宗師依舊半躺在輪椅上,在校場上看著這三千九百人.

他甚至感覺到一陣陣顫栗.

真是讓人不敢置信.

沈浪竟然真的成功了,竟然真的改變了這群人的血脈.

在幾天之前,這三千九百人是何等的羸弱?

而現在……

每一個人可以輕而易舉地舉起五百多斤的石鎖.

拉開一石半的強弓.

可以不到十息的時間內,跑完一百五十步.

天下沒有任何一支軍隊可以做到這一點吧.

真正的涅槃軍啊!

涅槃重生!

…………

蘭道大宗師雖然還沒有好起來,但第二涅槃軍還是有教官的.

現在他們可以學習基礎箭術.

當然更加重要的是依舊是力量,速度,敏捷.

因為一旦進入南甌國,甚至沙蠻族作戰,地理環境就完全不一樣的.

沙蠻族的武士,簡直如同野獸一般凶猛,猴子一般靈活,毫不畏死,而且瘦小結實的身體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

所以對于第二涅槃軍來說.

每天進行兩項訓練.

極度惡劣環境下的超負重行軍.

不斷地彎弓搭箭,不斷地射箭,沒有具體目標,就是尋找感覺.

這出涅槃島大概幾百平方公里,到處都是原始樹林,絕大部分區域都沒有道路,到處都是懸崖峭壁,地理環境惡劣之極,和南甌國,沙蠻族有得一拼.

而且這里已經非常炎熱,森林里面有很多毒蛇毒蟲.

"第一次行軍訓練,負重二百斤,來回三百五十里,完成時間兩天兩夜!"

"兩天後的此刻,我在這里等著你們,太陽升起的時候,如果你們還沒有趕回軍營.立刻被開除出涅槃軍!"

"出發!"

隨著一聲令下.

三千九百人負重二百斤,朝著北邊而去.

他們一直要徒步到這個島嶼的最北端,然後在折返回來.

來回三百五十里,四十八小時.

看起來仿佛也不是非常艱難.

但是……

沒有路的.

一路上要經過河流,樹林,懸崖等等.

總之,一條路都沒有.

每個人身上都有弓弩.

但是,他們其實還沒有開始弓箭的設計.

這對于新兵來說,完全是死亡式的訓練.

然而,這三千九百人沒有任何異議!

……………………

兩天之後,沈浪,李千秋,尤其是蘭道大宗師.

早早就在校場等候了!

按照正常人思維,這三千九百人肯定是陸陸續續回來的.

因為個體差異是難免的.

就算是馬拉松賽跑,成績最好和最差的都能相差幾個小時.

更何況是這三百五十里的急行軍.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

太陽還沒有升起.

但天越來越亮.

沈浪內心充滿了無限的不安.

為何這三千九百人還沒有回來?

按說應該有人回來的啊.

按照許多次計算,至少能夠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能夠准時趕回.

甚至有幾個特別出色的,能夠在四十個小時內就回來.

結果現在一個人都沒有回來.

這下應該怎麼辦?

如果他們沒有及時趕回來,難道真的要如同命令的那樣,把所有人都趕出涅槃軍嗎?

那樣的話,第二涅槃軍就不複存在了.

可是不執行的話,第一道命令就作廢,這支軍隊的靈魂也就沒有了.

天越來越亮!

越來越亮.

太陽馬上就要升起了.

哪怕充滿信心的沈浪,內心也在不斷下沉.

不會這麼慘吧,不會被打臉吧!

竟然一個人都沒有按時趕回?難道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然而也就在這個時候.

地面傳來一陣陣震動聲.

不遠處的無數鳥兒紛紛沖出了樹林.

然後,一支整齊的軍隊出現了.

三千九百人,去的時候整整齊齊,

回來的時候,也依舊是整整齊齊,沒有散亂,沒有零零落落.

哪怕他們體力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也依舊保持絕對的秩序.

此事,距離太陽升起還有半個小時.

三千九百個涅槃軍,全部准時趕回營地.

47.5小時,三百五十里路程.

沈浪終于知道為何現在才回營了.

因為三千九百人,完好無損的人只有一半,剩下一半都受傷了.

甚至有幾百人傷痕累累,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完全是抬回來的.

還有十幾人,已經死了!

但他們也回來了,也是被抬回來的.

本來有人完全可以提前趕回來,但因為不願意放棄每一個同伴,甚至已經死去的同伴,所以到現在才回來.

甚至,連這些人的負重也一起背回來了.

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都被震撼了.

甚至有些熱淚盈眶,渾身顫抖.

包括沈浪!

他知道這群涅槃軍會很優秀.

但沒有想到會優秀到這個地步.

這次的訓練更加殘酷,所以他們也表現出了更加驚心動魄的生命力和凝聚力.

蘭道大宗師震撼得忘我,然後雙腿顫顫巍巍,猛地從輪椅上站了起來.

三千多名第二涅槃軍整整齊齊站在校場上.

沒有抱怨,沒有慘嚎,依舊站得筆直,只是渾身的肌肉都在顫抖.

每個人身上的負重,依舊沒有卸掉.

"卸掉負重!"

"返回軍營,泡藥浴!"

"死亡者,送入停尸房!"

"重傷者,送入重傷房!"

"輕傷者,送入輕傷房!"

隨著一聲令下.

三千多人,整齊卸下負重,整理歸隊.

然後根本不需要具體命令,直接有人按照命令行事.

死者進停尸房,重傷者和輕傷者,分別送入不同房子中.

幾十名醫者飛快跑步前進,為這些人療傷!

安再世帶領徒弟們趕去重傷房!

里面有些人傷得很重,有的斷了骨頭,有的被毒蛇咬了,有的血肉模糊.

很多手術甚至要沈浪自己親自進行.

足足好一會兒後!

劍王妻子丘氏驚呼到:"蘭道宗師,您站起來了,站起來了……"

蘭道一驚.

他自己才發現自己站起來了.

什麼時候的事啊?

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啊?

他做完手術已經差不多七八天,開始幾天躺在床上,之後依舊坐在輪椅上,仿佛和沒有做手術也沒有什麼區別.

剛才被第二涅槃軍震撼之後,體內仿佛湧起一股熱力.

然後本能地站起來.

緊接著,他內心震撼狂喜.

他竟然能夠站起來了.

之前完全做不到的.

四肢筋脈斷了之後,雙手徹底無力,但顫顫巍巍,還勉強能夠舉起一點.

但之前雙腿完全站不起來的.

因為筋脈斷裂後,又一團亂長,忽然攀咬糾纏在一起.

猛地站起的時候,整個筋脈都要抽搐虯結起來,劇痛還是小事,感覺所有的筋脈又要全部斷裂一般,不要說站不起來,甚至完全伸不直的,也彎曲不了.

結果現在竟然真的成功站起來了.

當然,有一點痛.

但是沒有要斷裂的感覺,也沒有要摔倒的感覺.

因為沈浪的手術,已經將他的主要筋脈完全准確接好了.

"哈哈哈,我站起來了,站起來了……"

蘭道大宗師狂喜,熱淚盈眶.

"不要激動,克制,克制……"沈浪道:"要無喜無悲,否則會影響恢複."

"好了,現在可以坐下了,不要站那麼長時間,慢慢來,慢慢來……"

沈浪不是開玩笑.

任何激動情緒,都會對恢複有很大影響.

蘭道大宗師,閉上眼睛,第一時間用了靜心訣.

瞬間,整個人進入了古井無波的狀態.

平靜下來後,蘭道大宗師睜開眼睛道:"沈公子,抓進時間為我的雙手動手術,我要教這支軍隊,他們是最好的孩子,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好孩子,他們會成為我一生的榮耀.我之前不管教過多少出色的弟子,都絕對無法和他們相提並論!你說得對,我要和他們一起涅槃."

沈浪道:"好,等您雙腿恢複到一定程度後,我就為您的雙手做手術!"

……………………

次日!

第二涅槃軍全軍,為十五個死亡者舉辦了短暫而又莊嚴的贊禮.

尸體直接焚燒成灰.

然後,將一半骨灰撒在大海,一半埋入土里.

樹立墓碑!

三千多人無聲地哭泣.

幾乎每一個人都要咬牙,都在內心發誓.

我們一定要變得更強,下一次我們絕對絕對不能有死人!

絕對不讓任何一個兄弟在訓練中永久離開.

……………………

接下來時間!

這三千多人進行了瘋狂的力量訓練.

一天二十四小時,訓練十八個小時.

簡直瘋魔一般.

一石半的強弓訓練完畢後,直接上2石弓.

這二石弓,可是超過了250磅,已經全部是鐵弓了.

每個人每天都在拉弓.

每次拉開之後,堅持一分鍾才放下.

一個小時訓練三十次.

每天訓練三百次!

這種驚人強度的訓練,簡直是對身體的超級摧殘.

幸虧這些人已經被改造了血脈能夠支撐下來.

換成普通人,早就筋脈斷裂,骨架錯位了.

但就算如此!

每個人每天都需要大量的藥材,吃著進補,泡藥湯進補.

否則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扛不住.

哪怕是對于這些血脈涅槃者來說,這種可怕訓練,也完全將他們的血脈力量壓榨到了極致!

而另外一個苦苦訓練的便是蘭道大宗師.

現在他還不能訓練走路,只能訓練抬腿,而且還不能訓練得太多.

他現在每天還要用大量的時間去構思,如何訓練這支涅槃軍.

……………………

半個月後!

第二涅槃軍再一次開始了急行軍訓練.

這次依舊是三百五十里,但負重超過了二百八十斤.

依舊是在四十八小時內趕回!

而這一次!

幾乎每一個涅槃軍恨不得吧路線都徹底記在腦子里面,如何避免傷亡.

尤其是從懸崖的墜亡.

還有,就算被毒蛇咬了,如何第一時間救治.

等等等等!

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每一個人心中都在發誓.

這次要零死亡.

受傷不要緊,甚至傷殘了也不要緊.

因為就算已經傷殘的人,也依舊是涅槃軍,還可以做文書,做軍醫等等.

這群人敏感專注,學習什麼都全力以赴.

而這一次,沈浪對他們抱有巨大的信心.

果然!

僅僅四十五小時後!

三千八百多人,整整齊齊歸來.

軍容整齊,絲毫不亂.

雖然依舊有重傷,但是數量大大降低,

死亡者更是為零.

…………………………

一個月後!

沈浪為蘭道大宗師進行了雙臂的手術.

依舊非常成功.

用了七個小時,沈浪將他手臂斷掉的筋脈切開後,重新接合.

但是沈浪一再告訴大宗師,不要妄想恢複武功,能夠正常行走,正常使用雙手已經是萬幸.

但這一次,蘭道大宗師卻表現得比沈浪更有信心.

他口口聲聲自己有感覺,有信念.

第二涅槃軍,已經開始了兩石半弓的拉弓訓練.

這種訓練,幾乎算是喪心病狂級了.

任何一支軍隊,都不可能用這麼強的弓進行訓練.

甚至用木頭都不可能大規模制造這種超級強弓.

沈浪用低碳鋼能夠造出來,但是卻幾乎找不到合適的弓弦了.

幸好是訓練用弓.

弓弦多粗都沒有問題,所以用最上好的蠶絲編造的弓弦越來越粗,越來越粗.

而這些涅槃軍的訓練,也變成了快速拉弓.

一分鍾拉弓二十次,一小時一千次.

每天上萬次拉弓!

這種訓練,正常兵完全會瘋狂的.

因為到現在為止,一箭都還沒有射過.

就是拉弓.

而且訓練強度超過其他精銳的十倍,二十倍.

但是這些血脈涅槃者,卻能夠無比專注,一次又一次訓練.

沒有怨言.

甚至完全沉醉于其中.

每一次拉弓,都仿佛和弓箭進行深切的交流.

感受到弓弦的力量,弓身的力量.

力量在那里.

力量核心在哪里.

那些部分在哀鳴,哪些部分在暢吼.

………………

又過了一個月!

蘭道大宗師能夠下地了.

他的雙腿已經能夠艱難地走路了.

他正式接管了第二涅槃軍,成為了這支軍隊的總教習.

根本不需要任何勸說,也不需要任何煽動鼓舞.

這兩個多月時間,他幾乎和這支涅槃軍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他帶著三千多個涅槃軍來到海邊.

"正常的精銳,射箭靠瞄准,靠眼力."

"頂級的射手,靠精神,靠感覺!"

"這不是玄而又玄,而不是虛無縹緲的東西."

"你們很好,不管做什麼,都能極度專注,做到極致.一百個人,甚至一千個人里面,都出不了一個頂級射手,因為他們不夠專注."

"專注你們是夠了,你們也足夠的敏感,敏銳!但是這還不夠,遠遠不夠."

"一個頂級的射手,不但要能射中敵人,還要發現敵人,更要感知危險!"

"當你們三千多人在一起的時候,可以戰斗.當你們三百人在一起的時候,也可以戰斗!但你們三個人在一起,也依舊要能夠戰斗."

"接下來很長時間,我都會教你們一道上古心法,這套秘籍,能夠大大提升你們的精神力,感知力!練習完這套心法之後,你們會覺得時間減慢,你們仿佛能夠把視覺距離拉近,你們能夠把感知范圍擴大."

"在學習這套心法之前,你們需要感受窒息,感受死亡,你們需要進入特殊的精神狀態!"

"所有人,全部進入水中,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能離開水中!"

"感受窒息,感受死亡!"

"入水!"

隨著蘭道一聲令下.

三千八百多人,全部把自己埋入到海水之中.

開始窒息.

當窒息到一定程度,卻還沒有缺氧昏迷的時候,人仿佛進入一種非常特殊的狀態.

整個世界就只有自己,徹底的安靜.

再深層次的時候,甚至自己的心跳,自己的血流聲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就這樣!

蘭道大師幾乎瘋狂地壓榨著涅槃軍的窒息極限.

每次淹沒在水中的時間越來越長,越來越長.

窒息訓練整整半個月後!

開始訓練上古心法.

整個過程中沈浪真是膽戰心驚,唯恐真的有哪個涅槃軍在海中溺死了.

……………………

又過了半個月!

蘭道大宗師已經能夠無礙地行走,而且雙手功能也差不多恢複了百分之七十左右.

第二涅槃軍終于開始學習射箭了!

真是不容易了,在改造血脈之前,他們學習弓箭理論兩個多月,幾乎滾瓜爛熟.

血脈蛻變之後,又瘋狂訓練了三個多月.

每個人拉弓都超過幾十萬次了,但是卻沒有射出一箭.

第二涅槃軍的每一個人,幾乎每天晚上在睡夢中都射了無數箭.

今天終于可以射箭了!

直接上的就是二石弓!

二百三十米距離!

射,射,射,射!

成績當然很不好!

奧運會才七十米距離.

二百三十米這個距離,簡直是讓人絕望的距離.

這個距離,甚至已經超過人力所能夠控制的范圍了.

稍稍一點風力,甚至射出角度哪怕有一點點偏差,又或者是重力因素,都足夠讓射出去的箭偏離無數了.

而且哪怕是二石弓這個級別的超級強攻,230米距離已經超過了有效殺傷距離.

蘭道大師之所以定得這麼遠.

算是一種倒吃甘蔗的訓練方式.

先進行最難的,然後逐漸遞減.

而且也沒有訓練目標.

一直射就是了.

這個距離,只要能夠命中靶子就是勝利.

對于普通人來說,這種極度枯燥又虛無縹緲的訓練會讓人瘋狂的.

但對于涅槃軍來說不會.

他們抬頭看云,都能夠一動不動看十幾個小時.

這種極度的專注,讓他們能夠樂此不疲.

再這個驚人的距離中,他們依舊能夠感受到哪虛無縹緲的感覺.

經過幾百次,幾千次,幾萬次的試射之後.

理論知識和實踐終于聯系了起來.

他們明白了風力,也明白了重力,甚至箭羽對射箭軌跡的影響.

再這種情形下,他們甚至自己能夠制造出最最標准的箭支,磨箭頭,修剪箭羽.

李千秋親自見證過第一涅槃軍的奇跡,但是他沒有觀看訓練過程.

所以在他心中,那就是不可思議奇跡.僅僅四個月時間,這群人就從廢物變成了王牌軍團.

而如今親眼見證這一切後.

李千秋覺得這是奇跡,但又不是奇跡.

雖然他們的訓練時間是短,僅僅只有三四個月.

但是訓練強度強到了極致.

就單純這訓練量,四個月超過別的軍隊三年了.

再加上他們的血脈天賦和絕對專注.

如何能夠不強?

這是奇跡,但也更是血汗成果.

他們的強大完全是理所應當的.

不知道經過了幾十萬次的試射之後.

第二涅槃軍終于能夠完成在二百米左右距離,射中標靶了.

然而,這遠遠不夠.

蘭道大宗師再一次把他們帶到大海之中.

趁著潮汐的時候,讓潮水瘋狂沖撞他們的身體.

在距離之下,三千多人瞄准射箭.

在驚人的浪潮之下,根本連站都站不穩,更何況是瞄准射箭!

就這樣,每天都在潮汐中射箭!

當暴風來臨的時候.

蘭道更是高呼妙哉妙哉.

然後,在大風之中射箭.

不需要你射中,但是讓你感受.

而在大雨中射箭,完全就是小菜一碟了.

在樹上射箭,在狂奔中射箭.

總之,極盡一切惡劣環境!

但就是沒有齊射.

因為這片區域太狹窄了,無法讓戰馬施展開來.

而且一旦進入南甌國戰場,在很多地方,騎兵發揮的余地也不大了.

這也是因為羌國經常懟沙蠻族,卻也無可奈何的原因.

因為沙蠻族的南半部分,都是高山密林,而羌國的騎兵根本施展不開.

……………………

第二涅槃軍的訓練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蘭道大宗師四肢筋脈恢複得比想象中好得多.

雖然武功沒怎麼恢複,但是已經爬得了山,下得了海,而且還能奔跑了.

然後……

他就徹底變了!

之前那個撒潑耍賴老小孩不見了.

變成了崖高冷峻的模樣.

總之,一個大宗師架子有多大,姿態有多高,他遠遠超過.

這武功沒有恢複.

大宗師的架子卻爆棚了.

反觀劍王李千秋,人家可是真正的大宗師,可是自從妻子漸漸恢複了之後.

他越來越像是一個老農了.

之前偶爾還會出現絕世高手的風范,現在完全不見了.

現在的蘭道大師已經惹不得了.

如同暴君一般,說一不二.

說出來的話,任何人都不能質疑.

丘氏悄悄嘀咕:"蘭老頭這是膨脹了,絕對膨脹了,之前他武功很強的時候,也只是豪邁而已,根本沒有這麼大架子的."

不過沈浪心中當然清楚.

之前徹底癱瘓的蘭道大宗師,已經破罐子破摔了,就是等死而已.

現在四肢恢複了.

但是武功沒有恢複,蘭道覺得自己有所欠缺啊,武功不夠,架子來湊.

總之就是要牛逼,要挽回之前的形象.

之前有多麼狼狽,現在就有多麼高冷.

一直高冷到讓你們忘記我狼狽的時光為止.

這很正常的.

當一個富翁要破產的時候,更加要注重臉面.

渾身名牌,開著勞斯萊斯招搖過市.

就是不能倒架子.

前兩天蘭道大宗師還悄悄來找沈浪,問有沒有什麼東西吃了之後能夠生頭發.

最好還能夠將頭發變黑!

現在頭發稀疏的半禿頂,已經成為蘭道大宗師裝逼的最大障礙了.

沈浪給他開了一個方子,鬼知道有沒有用.

禿頂脫發是世界性難題,現代地球科學那麼發達都沒有辦法解決,更何況是沈浪.

如果蘭道大宗師是因為營養流失而導致的急性脫發,那還能長出來.

如果是正常性禿頂,拿幾乎就……

……………………

不能裝逼的日子過得太快了!

不知不覺,四個月時間過去了!

這第二涅槃軍已經非常強了,在沈浪眼中已經完全崛起.

但蘭道大宗師口口聲聲還不行,還差得遠.

沒法子!

現在他老人家處于裝逼巔峰期,不能招惹的.

一切他說了算.

但是沈浪卻必須先離開了.

因為木蘭寶貝的預產期快要到了!

上次冰兒分娩,沈浪不在身邊就已經是遺憾.

這次,無論如何他也要陪伴在木蘭身邊,陪著她生下小寶寶!

沈浪要和劍王妻子丘氏,還有蘭道大宗師道別了.

蘭道宗師武功沒有恢複,所以這里需要一個頂級高手坐鎮.

丘氏和李千秋抽簽之後,決定丘氏留下來.

臨走之前.

丘氏忽然道:"沈浪,你停一下,跟我來一下."

沈浪一愕.

然後,跟著丘氏進入了房間.

丘氏也猶豫了良久,猛地摘下了臉上的面紗.

"小浪,你看嬸的臉,能夠見人了嗎?能夠給李二狗看了嗎?"

沈浪一愕.

嬸,你們都這樣老夫老妻了,還這樣講究儀式感嗎?

沈浪治好丘氏已經快要一年了.

這一年時間內,丘氏不知道用了多少美容護膚的產品,不知道吃了多少滋補的東西.

就是為了恢複容貌.

因為她一直都和丈夫李千秋住在一起的,沈浪以為她只是在外人面前戴面紗呢.

沒有想到,他在李千秋面前也戴啊.

或者說,他戴面紗主要就是不讓丈夫看到自己丑陋的樣子.

沈浪看著丘氏的面孔,說真的還有一些斑痕,就如同淡淡的雀斑一般.

但是,西方好多美女臉上都有雀斑的,甚至不乏絕色美人.

經過一年的恢複,丘氏的臉至少已經不嚇人了,甚至已經有幾分姿容了.

當然了,這僅僅只是對沈浪而言.

對李千秋來說,只怕就已經是絕色美人了.

沈浪足足看了好一會兒.

丘氏顯得非常緊張,非常不自信,甚至手足無措起來.

"嘖嘖嘖嘖……"

沈浪道:"原來我嬸竟然這麼美啊,叔配不上你啊!放心吧,就您現在這個模樣,絕對讓劍王前輩神魂顛倒."

丘氏不好意思一笑道:"那你再給我半個時辰啊."

然後她重新戴上面紗走了出去.

然後,拉著劍王李千秋進入了旁邊的房間.

李千秋頓時面紅耳赤.

"娘子別這樣,別這樣……"

"這樣光天化日的,不好,不好,不好……"

"老夫老妻了,還有孩子在呢……"

結果回頭一看,沈浪和蘭道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講真的,沈浪也很尷尬.

這畢竟是長輩啊.

兩個人走遠之後,沈浪咳嗽了一聲:"大宗師,今兒天氣不錯啊."

蘭道大宗師點了點頭道:"恩,天氣不錯!"

"轟隆隆……"

仿佛是為了打臉一樣.

天上一陣悶雷.

八月份了,天氣進入了最炎熱的時候.

當然國都此時應該快有一點秋意了,而南甌國那邊應該是最熱的時刻.

不知道那邊戰局如何了.

這一場國運之戰進行得如何了.

這天說變就變.

剛才還晴空萬里,電閃雷鳴之後,竟然暴雨傾盆.

下雨了也好,也好!

至少能夠掩蓋住一些聲音.

太尷尬了!

沈浪和蘭道大宗師去最遠的營房避雨.

三千多名涅槃軍又去急行軍訓練了.

這次是四十個小時,四百里,負重三百三十斤.

簡直是駭人聽聞.

這天降暴雨,電閃雷鳴,會大大加劇訓練難度.

甚至真正的戰場上,都未必有這麼惡劣的環境.

但涅槃軍的訓練就是這樣的,壓榨到極限.

絕對地獄式訓練.

"蘭道大師,這第二涅槃軍,還要多久成軍?"沈浪問道.

"兩月吧!"蘭道大宗師道:"正好訓練半年,相當于其他軍隊四五年."

沈浪道:"兩個月,那個時候我們這邊已經快入冬了,但南甌國那邊一年到頭都是夏天!"

蘭道大宗師道:"相信我,這支軍隊一定會一鳴驚人的!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好的兵,這群孩子可以單兵作戰,也可以集體作戰,配合上第一涅槃軍,我無法想象在戰場上會有何等威力."

……………………

半個時辰後!

暴雨結束.

天空放晴!

不過地面依舊濕濕嗒嗒的.

劍王李千秋出來了,目光垂首望著地面,渾身燥紅,恨不得地上有一個裂縫好鑽進去.

反而丘氏依舊大大方方,仿佛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她覺得這再正常不過了,飲食男女,男歡女愛!

"走,走吧!"李千秋道.

然後,沈浪和他登船,離開了涅槃島,返回玄武城!

……………………

兩天兩夜後!

劍王前輩的尷尬終于釋放完畢.

終于敢再一次露面了,盡管言語間還是很不自然.

又過了一天.

船只靠岸.

沈浪騎馬,快速前往玄武城!

木蘭寶貝,你一定要等著我,一定要等著我啊.

寶寶,爭氣點啊.

等爸爸來了之後再生啊!

沈浪快馬加鞭.

飛快沖入玄武侯爵府內.

他剛剛露面.

金劍娘和冰兒就飛快沖了上來.

"姑爺快,快……"

"小姐快要生了,快要生了……"

……………………

注:第一更八千字送上,我去吃飯然後寫第二更,依舊一萬五以上!兄弟們繼續支持我,月票莫停,千恩萬謝!

謝謝浪哥迷弟兩萬多幣打賞,謝謝啊米1216,一切,看淡,荒廢的青春110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37章:國運之戰!3900人大涅槃!    下篇:第339章:南甌國戰!逆天小寶寶!(新盟主寶貝蓉蓉傻豬崽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