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42章:沈浪驚人之血!洗髓精!   
  
第342章:沈浪驚人之血!洗髓精!

g,更新快,無彈窗,!

那麼眼前這一幕是不是在沈浪的計劃之內呢?

說真的,確實在.

沈浪來到浮屠山之前設想過各種方案.

那個千年級的數學難題,是否是開啟上古遺跡的關鍵線索.

如果是的話,那對于浮屠山來說完全有巨大的吸引力.

但他覺得自己對吳荼子吸引力最大的,因為還是自己的身體.

當然這並不是說把自己洗白白,然後送到吳荼子的床上去.

而是他非常特殊的體質.

之前說過,沈浪答應過木蘭要把她改造成為天下第一高手.

從那之後,他就不斷地做實驗.

不斷地失敗!

那麼,他又沒有嘗試過用自己的血液做實驗呢?

當然嘗試過!

而且還不止一次.

當然了,他是非常惜命之人,絕對不敢直接把蠱蟲注入自己體內的.

萬一死了怎麼辦?

或者就算是不死,但出現了什麼副作用,比如不孕不育的話那就不妙了.

所以沈浪一直用自己的鮮血來做實驗.

結果非常詭異!

浮屠山的蠱蟲何等牛逼?

但是注入沈浪的血脈樣本後,所有的蠱蟲都死了.

當時沈浪就驚呆了.

我的血有這麼毒嗎?

嘗試了N遍.

結果是一樣樣的.

甭管是原始蠱蟲,還是第一代黃金血脈蠱蟲,或者是第二代,還是最低級的黃金血脈蠱蟲.

統統都是一個結果.

進入沈浪血液之內,全部死翹翹.

甚至連折騰都沒有,直接就無聲無息死了.

當時沈浪真的是驚呆了.

甚至把自己的血清分離出來,想要查出到底是為何.

完全找不到答案.

他甚至把自己的血液注入了許多小動物的體內.

結果,一點事情都沒有啊.

這些動物依舊活蹦亂跳的.

這是見鬼了嗎?

所以,沈浪對自己的血液做的實驗不下一百次.

最終放棄了.

因為永遠都是一個結果.

他的血液仿佛對浮屠山的蠱蟲來說是一種可怕的劇毒.

那麼根據他對吳荼子的理解,這個瘋女人會把他抓了殺掉作為花肥嗎?

不,她舍不得浪費這麼一個活人實驗體的.就算是廢物利用,也要用來做一次實驗.

而浮屠山的實驗,基本上是和蠱蟲有關的.

而沈浪的血液仿佛能夠殺死一切浮屠山蠱蟲.

所以,沈浪來了!

盡管發生的一幕非常驚悚,但還是要說一句,一切還在計劃之內!

只不過……

確實好驚悚.

而且沈浪之前都是對自己的血液做實驗,從來都沒有試過把蠱蟲注入體內.

現在達成了這個新成就了!

………………

剛才注入沈浪體內的蠱蟲有多少只?

幾十億,幾百億?

總之,就是不計其數.

"這是我培育的全新原蟲,他們已經吞噬了超過幾百個生命,正在不斷地升級蛻變,相信用不了幾年,我就能培育出超級原蟲了,遠遠超過現在浮屠山所擁有的原蟲."

原蟲?

在浮屠山的官方稱呼中,這不是蠱蟲,而是叫原蟲?

而且這些原蟲已經吞噬了幾百個生命了?

"最多半刻鍾,它們是一種無比迷人的生物!進入你的體內之後,它們先會釋放出各種各樣的特殊能量,先將你的身體徹底溶解為液體,然後完全吞噬得干乾淨淨."

這是先消化後吃飯?

"這高級原蟲擁有強大的複制本能,當它吞噬一個生命後,會挑選這個生命最最強大的能量進行複制和釋放!當它們吞噬的生命越多,它們擁有的特殊能量也越多,就越強大."

"你叫沈浪是嗎?你身上最最出色的能量是什麼呢?你的犧牲又能給我的超級原蟲帶來什麼呢?"

吳荼子這個女鬼科學家聲音是瘋狂的.

她仔仔細細地看著沈浪.

這個人最優秀的地方在哪里呢?

帥?!

當然,除此之外可能比較聰明狡猾.

或許對于超級原蟲來說,他是不值一提的,僅僅只是吃一頓飽餐而已.

……………………

這無數的高級原蟲湧入了全身血脈之內.

刹那間,沈浪的血液真的沸騰了.

這並不是一種抽象形容,而是事實現象的沸騰.

刹那間,沈浪的身體仿佛要徹底炸裂了一般.

兩只眼睛爆出的精光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最後,仿佛兩個眼球都要爆出了一般.

這些高級原蟲果然和之前的原蟲不一樣.

之前那些原蟲進入沈浪的血液後,直接無聲無息就死翹翹了.

而現在竟然引起了這麼大的震蕩.

吳荼子瞪大眼睛無比癡迷望著這一切.

太美了,這一幕太美了!

幾乎每一次的實驗效果都有這一幕.

這是高級原蟲的能量釋放,要將這個生命體徹底溶解,然後吞噬.

接下來.

眼前這個小白臉的身體應該就會化為一灘膿液了.

最後,便是高級原蟲大快朵頤的時候.

它們不會吃乾淨的,它們只會挑選最最精華的部分吞噬.

剩下一對殘渣膿液它們會徹底放棄的,然後進入短暫的休眠.

下一次蘇醒的時候,它們又可能會升級蛻變.

當然很大的概率是依舊不變.

這些原蟲一開始升級得很快,到後來升級蛻變難度越來越高了.

甚至吞噬十幾種生命,也不會有什麼蛻變.

但是……

就在吳荼子等著沈浪化為一灘膿液的時候.

一切偃旗息鼓了.

沈浪雙眼的精光消失了.

血液沸騰的景象消失了.

而沈浪本人則安然無恙.

一切都沒有變化!

吳荼子驚呆了.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的高級原蟲呢?

她上前扒開沈浪胸口的傷口.

用耳朵貼在沈浪胸口心髒位置,聽著他的心跳.

一切如常.

沈浪就仿佛什麼都沒有經曆過一般.

吳荼子拿出刀子,在沈浪血管處劃開一個口子,將鮮血流入一個管子之內.

然後,無比熟練地進行血液分離.

分離出來之後.

注入特殊的溶液之內.

然後用特殊的光芒照射.

結果她驚恐地發現!

這些高級蠱蟲不見了!

全部都死了?

接下來,吳荼子切開了沈浪全身十幾道血管,取出了十幾個不同地方的血液.

結果都是一樣的.

這些高級原蟲都不見了!

血液中沒有這些高級原蟲?

那其他液體呢?

結果,依舊沒有!

讓沈浪白顫抖了.

接下來,吳荼子繼續對沈浪身體各種抽取樣本.

各種檢查,依舊毫無所獲.

………………

然後,吳荼子陷入了徹底的發呆!

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她培養了五年的高級原蟲啊.

經曆過無數次失敗才培養出來的.

現在全部消失了.

好像全部死光了?

生不見蟲,死不見尸啊.

吳荼子找遍了沈浪的全身,每一種液體都檢查過了,全部不見高級原蟲的影子.

這個小白臉是誰啊?

他的血竟然這麼毒?

連高級原蟲都能毒死?

那她接下來應該咋辦?

把這個小白臉殺了?為高級原蟲報仇?

還是養著他?

"恩師……"

足足好一會兒後,沈浪醒了過來!

剛才仿佛做了一個夢.

就仿佛整個人跌入岩漿內,整個人都被融化了.

甚至血液都在沸騰.

結果睜開眼睛醒來後,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

盡管過程有點不一樣.

但結果還是一樣的.

沈浪的血液還是這麼……毒.

把這幾百億超級蠱蟲都毒死了?

……………………

吳荼子進入了思考.

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是繼續之前高級蠱蟲的研究,還是轉入新研究?

當然,她的高級原蟲還要有一些備份的.

但是眼前這個人仿佛是一個更有意思的課題?

他的血液竟然把高級原蟲都毒死了.

這是不是代表著新的方向啊?

"恩師……"沈浪道.

吳荼子猛地驚醒.

沈浪道:"恩師,你對我做過什麼啊?"

吳荼子道:"取血,取液,取其他等等各種樣本啊."

呃!

沈浪轉頭一看,發現旁邊有十幾個瓶子,里面有各式各樣的液體樣本.

這……這都是從我體內取出來的?

不是吧,前列腺的液都有?

……………………

"你叫沈浪對嗎?"吳荼子望向他的目光有些狂熱.

沈浪點頭.

吳荼子道:"你想要拜我為師對嗎?"

沈浪道:"恩師,您解開我,並且把衣服還給我,我也好拜見恩師啊."

吳荼子點了點頭,解開了各種繩索.

沈浪換上衣衫.

吳荼子伸手摸沈浪的臉,胸口,骨架,甚至全身都捏過了一遍.

這種感覺太怪異了.

"沈浪,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弟子了."吳荼子道:"我唯一的弟子,我的關門弟子."

成功了!

就這麼成功了?

不過依靠的還是身體,而不是知識.

沈浪明明已經准備了好多知識,好多智慧,結果統統都沒有用上.

躺在床上就成功了,真是造化弄人.

沈浪道:"學生拜見恩師!那麼請問恩師可有見面禮給我啊?"

呃?

這麼直接的嗎?

吳荼子道:"那你想要什麼?"

沈浪道:"血經有嗎?"

"有!"吳荼子道.

沈浪道:"能借我嗎?"

吳荼子道:"不能."

沈浪道:"為何?"

吳荼子道:"因為《血經》是非常重要的上古典籍,保存在浮屠山的最核心藏經閣內,不許外借,只允許長老級前去閱讀."

接著,吳荼子扶著沈浪的肩膀道:"你坐下!睜大眼睛!"

沈浪睜大眼睛.

吳荼子移動鏡子,將外面的光芒反射進來,照入沈浪的瞳孔.

完全沒有變化.

除了非常漂亮之外,依舊和之前一樣啊.

接著,吳荼子又為沈浪把脈.

甚至測量心跳,測量血壓.

她竟然還會測血壓?這個世界也有血壓一說嗎?

接下來,吳荼子幾乎為沈浪做了全身檢查.

依舊毫無所獲.

沈浪道:"老師,你是不是奇怪那些高級蠱蟲去了哪里?"

吳荼子點了點頭.

沈浪道:"它們應該是徹底死了."

吳荼子道:"沒有發現尸體!"

沈浪道:"您還有高級蠱蟲嗎?"

吳荼子點頭,進入地下室內,拿出了一丁點高級蠱蟲.

這次就少很多了,只有0.1毫升左右,而且儲存在一種非常特殊的營養液之內,仿佛是一種血清?

沈浪拿出工具,在自己血管里面抽搐了十毫升左右的鮮血.

"老師,您將這高級蠱蟲注入我的血液之中."

吳荼子猶豫了片刻,將這0.1毫升的高級原蟲注入沈浪血液之內.

瞬間!

激烈的沸騰.

短短幾秒鍾後.

這些高級原蟲全部死了.

吳荼子再一次驚呆了.

然後,她對沈浪這些血液進行徹底的檢查.

這些高級原蟲確實全部死了,用特殊的手段甚至可以看到尸體.

吳荼子不敢置信望著沈浪.

這是什麼血啊,竟然這麼毒?

沈浪道:"我用自己的血做過超過一百次實驗,結果全部都是一樣的,這些都是我的實驗報告."

沈浪將厚厚的一本實驗報告放在吳荼子面前.

吳荼子迫不及待地翻開閱讀.

然後,就這麼一直讀了下去.

中途她忍不住抬頭看了沈浪一樣.

沒有想到啊,這竟然是一個同道中人?

而且對血脈研究,竟然也如此深入了?

沈浪道:"老師,您的實驗報告呢?我能看嗎?"

吳荼子一揮手.

不遠處的櫃子門凌空被開啟了.

然後沈浪呆了.

原來這不是牆壁啊,全部都是實驗報告.

這……這起碼有幾千本吧.

而且全部分門別類,植物篇,動物篇,原蟲篇,血脈篇.

沈浪從血脈篇抽出一本實驗報告.

結果……

太詳盡了,太細節了.

這對于一個科學家來說非常了不起,幾乎完全還原了整個實驗過程.

但對于沈浪來說,內容實在是太細致了.

他需要的是一本教材.

而不是一個超級學霸的課堂筆記.

他沒有時間了.

稍稍猶豫後,沈浪道:"老師,有一個問題我想要請教您."

吳荼子飛快翻閱沈浪的實驗報告道:"你說."

沈浪道:"我的妻子金木蘭之前很難懷孕,我的身體沒有問題,但她就是懷不上.我本身也是一個不錯的大夫,我檢查過她的身體完全沒有問題的,不管是輸卵管,還是宮內環境都非常健康."

"紫色血脈?"吳荼子問道,.

頓時沈浪驚呆了.

這,這真是超級專家啊,一開口就知有沒有.

吳荼子道:"紫色血脈是一種沖突性血脈,萬中無一.雖然不是非常強大,但卻極其稀有.這種血脈者適合修煉個人武道,也適合戰場武道."

沒錯,就是這樣.

吳荼子道:"而且生出紫色血脈者之後,母體會受到重創,就算可以再繁衍出第二個孩子,也會非常凶險,而且生出來的第二個孩子有很大概率不太正常."

呃?!

沈浪驚豔了.

太准了!

岳母蘇佩佩生了木蘭之後,再生金木聰就非常凶險,幾乎喪命.

所以岳父斬釘截鐵,以後絕不再生了,絕對不讓妻子蘇佩佩冒險.

而且木蘭如此優秀,但生出來金木聰,雖然也談不上不正常,但……確實平庸,完全不像是岳父和岳母的孩子.

終于找到根了.

吳荼子繼續道:"紫色血脈者算是第一代血脈突變者,但擁有這種血脈的女子不容易懷孕,因為血脈內的能量沖突無法形成一個穩定的宮內環境.需要進行非常深層次的調養,這近乎是改造血脈源頭,對身體是一種非常大的震動.但紫色血脈者一旦懷孕,容易繁衍出第二代血脈突變者."

"第二代血脈突變者?是黃金血脈嗎?"沈浪道.

吳荼子搖頭道:"不,黃金血脈太難了!所謂的第二代血脈突變者並非黃金血脈,而是接近于黃金血脈,但也是一種非常強大的血脈.黃金血脈的孕育在幾十年前確實成功過,但早已經失傳.浮屠山和天涯海閣千方百計想要制造出新的黃金血脈,全部失敗了."

沈浪道:"您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黃金血脈嗎?"

吳荼子道:"大傻是嗎?"

沈浪道:"不管是天涯海閣,還是浮屠山,仿佛都沒有去動他."

吳荼子道:"他太珍貴了,我們為他這個人專門召開過會議,自由成長,不得干涉."

沈浪將信將疑.

吳荼子道:"你是說我們會垂涎他體內的黃金血脈能量,用來做各種實驗?那你多慮了,不管是天涯海閣,還是浮屠山,雖然孕育不出活的黃金血脈者,但是黃金血脈能量標本卻是不缺的.姜離跌倒,所有人吃飽!"

明白了!姜離覆滅後,大炎帝國和幾個超脫勢力完全奪取了姜離所有的遺產,包括文明研究.

吳荼子道:"而且很多人希望從大傻身上引出更加重要的人物,所以很長時間內都不會動他的."

沈浪道:"我繼續說我娘子的事情."

"恩."

沈浪道:"我娘子非常心急,就是想要一個孩子.天涯海閣就吸引她去進行調養身體,整整調養了幾個月,調養好了之後找我親熱,果然懷孕了.生這個孩子的非常非常艱難,最後我用針刺這個寶寶,才讓他生了出來.但之後我娘子就陷入了長眠,仿佛植物人一般."

吳荼子一愕,停止了看沈浪的實驗報告.

"你兒子什麼血脈天賦?"

沈浪道:"什麼天賦都沒有."

吳荼子道:"那,那奇了!按照你說的這種情形,他應該是第二代血脈突變者,這是一種非常珍稀的血脈天賦,非常強大,僅次于黃金血脈.為何會毫無血脈天賦?"

沈浪內心更加驚詫.

但也更加憤怒.

天涯海閣果然別有所圖.

沈浪道:"天涯海閣在利用我的娘子,利用她的紫色血脈,想要繁衍出第二代血脈突變者?"

吳荼子望著沈浪良久道:"不,她們的目標是你,而不是你妻子."

沈浪一驚.

吳荼子道:"紫色血脈者作為第一代血脈突變者,雖然非常稀有,萬中無一.但是天涯海閣不缺,我們浮屠山也不缺."

確實如此!

越國有近兩千萬人口,就算是萬中無一,也起碼有上千人.

這個數量對于天涯海閣來說,確實不缺了.

"沈浪,你應該對我部分撒謊了,但是我無所謂."吳荼子道:"但天涯海閣設計你的妻子,目標確實是你,不過他們顯然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們應該派人去檢查過你的兒子了?"

沈浪道:"對!"

吳荼子道:"你的血脈真的很特殊,簡直是百萬中無一了."

沈浪道:"您可以說完的."

吳荼子道:"百萬中無一的廢,空白零血脈者還可以進行改變,灰色血脈還有一點點力量.而你……絕對零力量,還不可改造,不可提升!"

這些當然是吳荼子經過沈浪的實驗報告得出來的結論.

好吧,這個結論沈浪之前就得出來了.

他也想要改造自己的血脈啊.

做了一百多次實驗後,徹底放棄了.

"但是你的血液竟然可以殺死我的高級原蟲,這太神秘了,我需要長時間的研究!或許通過你的血脈,我可以得到一個劃時代的研究成果,能夠制造一場血脈革命!"

沈浪此時不關心自己的血脈是否百萬中無一,千萬中無一.

他只在乎能不能拯救木蘭.

"那我的娘子,還能不能救活?"沈浪直截了當道.

吳荼子沉默了片刻.

"沈浪,你來浮屠山是為了救活你的娘子,你想要靠《血經》拯救你的娘子呢?"吳荼子問道.

沈浪點頭.

"真是讓人感動的愛情."吳荼子道:"那你為何還要勾引我,甚至迫不及待要把自己賣給我的樣子?"

呃!

"男人,男人……"吳荼子不屑了扁了扁嘴:"內心專注,身體泛濫嗎?不過你好歹還證明了你的情感,甚至願意付出生命的代價拯救你的妻子,你還算是一個深情的人渣."

沈浪道:"恩師,我娘子能救活嗎?時間真的不多了,最多只有十八天了,我就算用最快速度趕回去,也需要十一天."

吳荼子沉默了好一會兒道:"我的母親就是第一代血脈突變者,我是第二代."

沈浪驚愕.

吳荼子的血脈天賦這麼高?

"你看我身體古怪嗎?"

沈浪道:"不古怪,美極了."

吳荼子道:"說實話."

"古怪."沈浪道:"皮膚特別白,白得不像是人類,好像要透明一樣.而且溫度很低,您的體溫比正常人低了兩度左右."

吳荼子道:"我其它身體部位不方便給你看,但總之我幾乎不是正常的女人,我沒有月事的,傳說中我的外號是真的……"

石魔女?竟然是真的.

吳荼子道:"我的血脈天賦很高,但是我不太喜歡練武,我喜歡進行各方面的研究.結果就算不怎麼練武,武功也依舊很高."

日!又來這一套.

人比人,氣死人.

吳荼子道:"我的父親是浮屠山長老,所以某些方面的條件比你好很多.我母親生完我之後也陷入了長眠,我父親想盡了一切辦法,維持了她三年的生命,植物人一樣的生命.然後她依舊離去了……"

這個信息幾乎讓人絕望.

完全沒有想到,吳荼子的母親竟然和木蘭的遭遇一樣.

哪怕以浮屠山的能力,也沒能救活她.

沈浪道:"我的兒子一切都正常,他不像您這樣."

吳荼子道:"所以很奇怪,但是你妻子的狀況和我母親一模一樣,我父親作為浮屠山長老都無能為力."

那意思非常清楚,當年吳荼子的父親救不了他的妻子,現在沈浪也絕對不可能救得活金木蘭.

沈浪感覺到有些無法呼吸,深深吸了幾口氣,他沙啞道:"老師,我想要借閱《血經》."

他絕對不會放棄.

他有智腦,還有現代地球幾千年的科學文明.

當年浮屠山長老做不到的事情,他未必做不到.

吳荼子望著沈浪道:"你想要研究《血經》找到拯救你妻子之法?"

沈浪點頭.

吳荼子道:"你不用去閱讀《血經》,我可以直接告訴你,這種情形在《血經》的第一冊325頁里面有記載,稱之為第二代血脈突變者之繁衍後果!"

沈浪道:"那里面無解嗎?"

吳荼子道:"有解,你是一個了不起的醫者,所以我的話你應該能夠聽懂."

沈浪道:"您說."

吳荼子道:"你妻子現在的血脈能量完全陷入沉寂,處于絕對的生機虧空."

沈浪點頭道:"對,我檢查過她的血液,通過特殊的光發現她血脈能量處于極其的黯淡,就仿佛臨死之前的螢火蟲,已經放不出光芒了."

吳荼子道:"這根源在于髓,而不在于血,髓才是血脈之源!"

這點沈浪當然能夠理解.

人體血液中所有不同的血細胞,都是來自于肝髒,骨髓和胸腺里的始祖細胞--多能干細胞及由此移行的定向干細胞,這就是人體血液產生的基本道理.

吳荼子道:"金木蘭的髓已經失去了制造血脈能量的能力了!所以她的血脈能量不斷在消耗,卻不再產生."

這下子沈浪徹底明白了,知道了問題的根源所在.

吳荼子道:"在上古典籍中,當時很多人類為了挽救他們的妻子,付出了無比巨大的努力,用了整整幾百年時間,終于克服了這個難題,制造出了一種叫做洗髓精的東西!"

"洗髓精?"沈浪道.

吳荼子道:"對,洗髓精!將它注入到骨髓之後,能夠引發這個長眠之人第二次自我血脈突變,重新得到全新的血脈力量.如此一來,她不但能夠醒來,而且血脈能量還能夠得到巨大的蛻變和提升,讓她變成第二代血脈蛻變者."

沈浪道:"那這洗髓精,如何制造?"

吳荼子道:"沈浪,我們挖掘道的上古文明典籍是殘缺的!關于如何制造洗髓精的典籍,我們浮屠山沒有.唯一的希望就是挖掘道現成的洗髓精,所以當年我父親瘋狂地區探索世界各地,就是想要找到上古遺跡,奢望著能夠從里面得到一管洗髓精,結果……他失敗了!"

沈浪驚道:"上古遺跡中會有洗髓精?"

吳荼子道:"我無法告訴你具體的數字,但是根據過去幾百年的事實,大概平均每七個上古遺跡中,就會有一個洗髓精.因為上古遺跡中,通常都會有煉金室.而洗髓精算是上古煉金師一種非常高級的作品,而且關鍵是間隔了無數的歲月,它依舊有效."

沈浪頓時變得激動起來.

這或許是時也?命也?

沈浪道:"最近天涯海閣是不是發現了一處上古遺跡的蹤跡?"

吳荼子道:"對,天涯海閣最先發現!然後浮屠山,懸空寺,誅天閣等勢力也陸續發現."

沈浪道:"現在這個上古遺跡,被開啟了嗎?"

吳荼子道:"沒有."

沈浪道:"找不到入口嗎?"

吳荼子道:"找到了入口,但是開啟不了."

沈浪道:"那天涯海閣發布的那個千年難題?是不是和上古遺跡的入口有關?"

吳荼子道:"可能,我不太關心這個.但是山長親自帶領浮屠山弟子在那個上古遺跡處,尤其重視."

沈浪道:"老師,這個上古遺跡是不是對浮屠山非常重要?"

吳荼子道:"當然,因為每一次上古遺跡的開發,都可能意味著一場革命!每一個超脫勢力,一旦錯過兩三次上古遺跡,那也意味著距離沒落不遠了."

沈浪道:"那浮屠山?"

吳荼子猶豫片刻後道:"錯過兩次了!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了."

沒錯,浮屠山已經錯過了兩次上古遺跡.

但是姜離陛下倒下後,浮屠山獲利巨大,所以還能支撐柱.

算來大劫寺算是百年來第一個沒落的超脫勢力.

沈浪道:"那這個上古遺跡在哪里?"

吳荼子道:"南部海域!"

沈浪道:"距離天涯海閣很近?"

"不算遠!"

沈浪激動道:"老師,或許我知道開啟這個上古遺跡之法.天涯海閣發布的這個千年難題,我能解!"

那確實是一個千年難題,就算在現代地球,也被譽為是三大數學難題.

全球數學家,科學家用了幾百年時間才解開.

"老師,我能夠代表浮屠山解開這個難題,開啟這個上古遺跡的入口."沈浪顫抖道:"到那個時候,我們浮屠山就得到了這個上古遺跡,這完全是百年不遇的機遇,是我們浮屠山擊敗天涯海閣的機會."

浮屠山已經錯過兩次上古遺跡了,如果錯過這第三次那境遇就比較危險了.距離下一次上古遺跡的發現不知道要猴年馬月.如果這次依舊是天涯海閣開啟了這個上古遺跡,那浮屠山沒落的危險就大大提升.這個上古遺跡對浮屠山的重要程度完全是戰略級的.

"老師,我只要洗髓精!"沈浪道:"你立刻帶著我去見浮屠山的主人,我們立刻去開啟這個上古遺跡的入口,狠狠在天涯海閣的臉上扇一個耳光."

"老師,時間必須快!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吳荼子望著沈浪,點頭道:"好!我帶你去!"

………………………………

注:第一更送上,我吃點飯然後寫第二更!諸位大爺淚求月票,給大家鞠躬叩首了,感恩!

謝謝不賤不賤的慌,落花斷水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41章:生米熟飯!血脈沸騰!    下篇:第343章:驚豔之戰!上古遺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