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45章:風起云湧!木蘭寶貝蘇醒!(新盟主華雪鑒賀)   
  
第345章:風起云湧!木蘭寶貝蘇醒!(新盟主華雪鑒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賀華雪鑒土豪成為本書新盟主,感恩涕零!謝謝甩手掌櫃不當家五萬幣打賞!)

沈浪緊緊抓住手中這個玉瓶子.

它是半透明的,里面仿佛有三顆丹丸.

沈浪不由得一愕,難道這些都是洗髓精嗎?

為何是丹藥形狀的?

這玩意不是要注入到髓內的嗎?看上去到像是直接服用的.

吳荼子道:"洗髓精在丹丸里面,這樣才能封存無數年,需要用的時候開啟一個口子.它們也在長眠之中."

沈浪道:"那另外兩顆也是洗髓精嗎?"

"不知道."吳荼子道:"但是根據外形,它們應該不是洗髓精."

沈浪道:"老師,那這兩顆東西您不要嗎?"

吳荼子道:"我研究東西講究專注,你若把這兩樣東西給我,反而影響我的精力."

沈浪明白了.

這個吳荼子是個超級科學家,對神秘事物有著絕對的好奇心.

為了克制這種好奇心,她只能強制自己不分心,專注于某項研究.

所以,對于上古遺跡她毫不關心.

對于玉瓶里面的另外兩顆東西,她也毫不關心,而是直接交給沈浪.

如果她自己留下來,會發生什麼?

好奇害死貓.

她就會不斷去想,這里面是什麼東西啊?

開啟這兩顆丹丸,如果這里面的東西非常神奇,那就徹底完蛋了.

她就會想要將它們徹底研究透徹,這樣她原本的研究項目豈不是耽誤了?

沈浪就是一個例子.

原本她專心致志都在培養和研究高級原蟲,結果沈浪來了之後,他的血竟然把高級原蟲全部弄死了,而且還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太神奇了,太詭異了.

于是她必須研究沈浪了,活生生轉了一個研究方向.

如果再轉一次方向,她覺得自己研究道路就徹底完蛋了.

所以任何人都別來誘惑我!

沈浪將這個瓶子揣進懷中.

"老師,那我走了!"

他當然半刻鍾都不會停留,要用最短時間趕回家中.

"我跟你一起走."吳荼子道.

沈浪一愕.

您跟我一起走是什麼意思?是順路北上然後您回浮屠山?還是跟著我回玄武侯爵府啊?

吳荼子道:"我跟著你回玄武侯爵府."

呃!

吳荼子道:"我父親失敗了,但是你成功了,所以我要看著."

沈浪明白了.

吳荼子並非完全無情,至少她內心對母親充滿了愧疚.

某種程度上,她的母親就是因為生她而去世的,她的父親傾其所有,拼盡全力都沒有能夠救回她母親的性命.現在沈浪能夠救金木蘭,這對吳荼子來說仿佛也是一種救贖.

甚至吳荼子這輩子都在研究血脈,也可能是為了彌補內心的遺憾.

"好,歡迎老師."沈浪道.

然後,兩個人離開了黑島.

浮屠山之主正在看書,見到吳荼子要離開,不由得道:"兔子,你要走?"

沈浪這次聽清楚了.

這位至高無上的浮屠山主人確實喊的是兔子,而不是荼子.

"恩!"

浮屠山主人望了沈浪一眼,皺了皺眉,仿佛想要說什麼,但終究沒有說出口.

"去吧!"

………………

沈浪和吳荼子來到了海邊,

然後看到了一艘小船,上面坐著劍王李千秋.

之前送吳荼子和沈浪來的大船消失了.

劍王李千秋道:"那海船是南海劍派的,被征用了."

沈浪明白了.

南海劍派不願意用海船送沈浪回家.

或者說得更惡毒一些.

沈浪就算得到了洗髓精,但南海劍派不給船,沈浪趕不回去,金木蘭依舊要死.

而且這種死法更加絕望.

明明已經得到洗髓精了,卻因為時間耽誤而功敗垂成.

燕難飛雖然沒有見過沈浪,但是充滿了絕對的惡意.

他想要間接弄死金木蘭.

吳荼子臉色一變,踩著一大塊木板直接沖入到海中.

然後朝著一艘海船上游去,來到了一艘艦船面前,吳荼子寒聲道:"我是浮屠山長老吳荼子,現在要征用你的船只."

"對不住,宗主有令,所以海船都必須參與周圍海域的監控,不得離開."這艘艦船上的首領直接拒絕了吳荼子.

吳荼子寒聲道:"我是浮屠山長老."

此刻,浮屠山憲堂孔長老走了出來,淡淡道:"吳師妹,南海劍派已經幫忙良多,我們為何要為難他們?你既然來了,就多待幾天,幫忙主人好好研究這上古遺跡."

吳荼子寒聲道:"沈浪幫助我們開啟了上古遺跡入口,立下了大功勞,連征用一艘海船都不能嗎?"

孔長老道:"沈浪確實立下了大功,但是我們已經獎賞他了啊,你的洗髓精不是給他了嗎?而且主人已經赦免了他偽造令牌之罪,你還想要怎麼樣呢?"

不管怎麼樣,燕難飛和孔長老就是不借船.

吳荼子氣得渾身發抖,又跳入海中,游回到島上.

"我去找山長."吳荼子朝沈浪道.

沈浪搖頭道:"不必了,老師,我們劃小船吧!"

吳荼子不敢置信望著沈浪.

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

這里距離陸地好幾千里呢?靠這艘小船?

而且此時洋流南下,靠船槳劃的話要猴年馬月才能回家?那個時候金木蘭早就撐不住了.

而且這種小船根本不能遠航,隨便一個大浪就傾覆了.

沈浪道:"老師,您相信我!"

吳荼子又看了沈浪一眼,然後上船.

這艘小船確實很小,三個人坐上去就已經顯得非常擁擠了.

劍王李千秋拿起船槳用力劃.

小船抵抗著南下的洋流,艱難地北上.

劍王前輩的武功很高,但是不能把內力輸入到小船上啊,船槳提供的力量始終是有限的.

不過劍王李千秋始終是相信沈浪的.

就這樣,三人乘著一艘小舟,慢吞吞地北上.

"哈哈哈……"

南海劍派的弟子見之哈哈大笑.

"沈浪想要靠著一艘小船劃回家?他這是在做夢嗎?"

"隨便一個小浪花,就把這艘小船拍碎了,到時候他們靠手劃回去嗎?"

"等到沈浪游回家,金木蘭早就死了,說不定身體都爛了."

現在所有南海劍派的弟子都知道沈浪趕著回家救金木蘭了,所有人都幸災樂禍地看著他,希望他在海上寸步難行.

吳荼子沉默不言.

但是她表達的意思很清楚,對不住了沈浪,我這個長老沒有權威,命令不了南海劍派.

吳荼子不會做人,身居高位卻是光杆司令一個,但以她的身份完全可以命令南海劍派的弟子.

不過,浮屠山憲堂孔長老和燕難飛發出完全相反的命令.

不許借船,讓金木蘭等死.

所以,吳荼子的命令就不管用了.

劍王李千秋道:"沈浪,所以你不練武是對的,沒前途的."

這已經不是李千秋第一次說這樣的話了.

他的武功很高,超級高.

整個越國內能夠超過他的人寥寥無幾,甚至不見得有.

但那又如何?

無權無勢.

他和南海劍派有仇,但那又如何?

孤身一人,帶著唐炎沖到南海劍派去大開殺戒?

他能殺幾人?

他倒是不怕死,但他死了之後,妻子應該怎麼辦?

"我們這些人,武功就算再高,也只是一把劍,關鍵在于握劍之人."李千秋道:"沈浪,你就是握劍之人,我這支劍就歸你了."

"劍王前輩,快了!"沈浪道:"不用等太久了,我就能滅掉整個薛氏,滅掉整個南海劍派,為我們複仇.依舊和上次滅蘇氏一樣,將他們殺得干乾淨淨,不留一人一草一木."

劍王李千秋靜靜地劃船,又重複了一遍道:"我這支劍,歸你了!"

就這樣,李千秋不斷劃船.

費盡千辛萬苦,整整幾個時辰後,劃出了近百里.

一路上,遇到了南海劍派的艦隊.

不計其數.

看來沈浪隔海為王的戰略,薛氏家族幾十年前就已經完成了.

如今薛氏家族在越國朝堂上,也很超然啊,它的小號南海劍派已經超乎尋常的強大了.

而此時,海面上的浪潮漸漸大了起來.

小船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靠著船槳的力量,已經完全沒用了,浪花輕而易舉將整艘小船拍得原地打轉.

李千秋道:"沈浪,接下來怎麼辦?時間已經不多了,木蘭最多只能支撐五六天而已了."

沈浪道:"放心吧,有大船來接我們了."

沈浪確實沒有猜錯,僅僅一刻鍾後,一艘大船出現在他的面前.

懸空寺的大海船!

"三位施主,鄙寺可有榮幸送你們一程?"一個老和尚道.

哪怕隔著很遠,哪怕在驚濤駭浪之中,這個老和尚的聲音依舊清晰傳入了沈浪的耳朵之內.

甚至這聲音就仿佛在沈浪耳朵里面響起的一般.

是誰說懸空寺的和尚武功不強的,是誰說他們不練武的?

片刻後,沈浪三人登上了懸空寺的大船.

"老衲懸空寺寂滅,拜見三位施主."

老和尚朝著沈浪三人拜下.

沈浪三人恭敬還禮:"拜見大師."

眼前這個寂滅和尚,是懸空寺的長老.

這次挖掘上古遺跡,就是他帶隊的,懸空寺的方丈寂空沒有來.

沈浪道:"多謝寂滅長老."

寂滅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請三位跟著我來,用一下齋飯."

……………………

艙房之內,點燃了佛香.

果然是很素的齋飯,而且是分餐制.

吃飯的時候,幾個人靜寂無聲.

吃完之後,懸空寺奉上了茶.

"沈施主的算術造詣,老衲歎為觀止."

沈浪道:"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手上."

寂滅長老道:"沈施主,其實鄙寺欠你一個人情."

沈浪道:"您客氣了,大劫寺歪門邪道,人人得而誅之."

懸空寺確實欠了沈浪不小的人情.

曾經在很長時間內,大劫寺將通天寺和懸空寺打壓得抬不起頭來.

大劫寺滅了之後,懸空寺和通天寺才恢複了元氣.

沈浪滅蘇難,斷絕了大劫寺東進之路.

沈浪在大劫宮上演的那驚天雪崩,更是摧毀了大劫寺的神話.

寂滅大師道:"沈公子對于今日之事如何看?"

沈浪道:"太聰明不是好事,尤其是一個世俗土著,愛出風頭的人要倒黴!今日我解開了千年難題,開啟了上古遺跡的入口,讓所有人都不爽了,包括浮屠山在內.但我這個人就是愛出風頭,完全忍不住的."

寂滅大師道:"人性之惡,無法超脫,佛法無邊也未必能夠超度.."

這個和尚倒是有意思,說話完全不像是得道高僧,嘴里的話也沒有任何禪意.

寂滅道:"不過老衲對沈公子的算術才華確實驚豔不已,若方便的時候,還請沈公子去鄙寺做客."

沈浪道:"一定一定."

寂滅道:"那不打擾三位施主休息了."

懸空寺為沈浪准備了艙房!

沈浪好好地睡了一覺!

…………………………

次日醒來!

卻發現懸空寺的船停了.

走出甲板一看.

卻發現前面是誅天閣和天涯海閣的大船,攔住了前面的.

"寂滅大師,可願意去我天涯海閣做客?"一位天涯海閣長老道.

寂滅長老道:"下次,下次吧."

誅天閣的一個中年道:"在下誅天閣令狐末,沈公子可在?"

躲在後面的沈浪低聲道:"麻煩大師跟他說我不在."

寂滅大師道:"令狐師弟,沈公子說他不在."

我……我日.

大師,我算是看出你真面目了啊.

寂滅大師朝著沈浪雙手合十,一臉無辜道:"抱歉沈公子,出家人不打誑語."

沈浪忍俊不禁.

這個大和尚有意思了.

誅天閣的令狐末也不由得一愕,這麼打臉的嗎?

"本來想要邀請沈公子上船一敘,不過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告辭!"

誅天閣的大船離去.

天涯海閣長老道:"寂滅大師,請您在方便的時候訪問一下鄙閣.我謹代表左閣主,向貴寺的寂空方丈發出真誠邀請,鄙閣一定會掃榻相侯."

寂滅長老道:"我會轉達,多謝邀請."

天涯海閣的海船離去.

沈浪躬身道:"多謝大師."

剛才這一出,仿佛沒有任何煙火氣息,甚至還表現得非常恭敬有愛.

但其實不是這樣.

天涯海閣和誅天閣攔住了懸空寺的海船.

誅天閣行事霸道,想要強留沈浪.天涯海閣為了維持自己的架子,當然不會主動強留沈浪,但是他們卻願意配合誅天閣.

但是懸空寺寂滅大師卻拒絕了.

表示他不會交出沈浪.

正是因為懸空寺的強硬態度,所以誅天閣才退走.

寂滅大師道:"不謝,不謝!"

就這樣懸空寺的大船送沈浪到了天南行省的碼頭.

這里已經是越國境內,是越王的地盤.

按照規則,不管是天涯海閣,還是誅天閣,都不可以對沈浪有什麼舉動了.

當然了,他們也可以打破規則.但為了區區一個沈浪,打破這個規則大概不劃算.

經過了這些天的接觸後,沈浪已經隱隱感覺到了大炎帝國皇帝制定的規則,比如世俗王權和超脫武道勢力的權限范圍,雙方界限等等.

"沈公子,那我們便告辭了,請你在方便的時候,訪問鄙寺!"寂滅長老道.

沈浪道:"一定一定,多謝大師邀請."

然後,懸空寺大船離去.

三人往北走了十幾里.

這里有一輛馬車,劍王李千秋駕輕就熟趕車.

"沈公子,你為何不幫助懸空寺開啟上古遺跡?而要幫助浮屠山?"李千秋忍不住道.

沈浪道:"第一,我也是剛剛感受到懸空寺的友誼.第二,這次上古遺跡的挖掘,懸空寺只是旁觀者!第一時間發現這個上古遺跡的是天涯海閣,然後是浮屠山,最後是誅天閣.懸空寺是被邀請而來的,所以不管怎麼樣,這次上古遺跡的開發權只能在天涯海閣,誅天閣,浮屠山這三家之中產生,懸空寺沒有指望的."

這話一出,吳荼子不由得一愕.

這件事情我身為浮屠山長老都不知道,你沈浪竟然知道得這麼清楚?

沈浪當然知道得清楚.

他長著一雙超級八卦的耳朵,在黑石島上聽著眾人的交談,把里面的關系弄得清清楚楚.

"懸空寺原本已經沒落了幾百年,但是在十幾年前,他們推舉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人作為方丈,就是寂空大師."李千秋道:"當時天下人都不知道這位寂空大師是誰,但就是他把懸空寺重新帶回到六大超脫勢力的位置."

沈浪道:"那這位寂空大師很了不起了,老師您見過他嗎?"

吳荼子道:"沒有,這是我第一次離開浮屠山."

呃!

你牛逼.

宇宙級宅女.

沈浪道:"劍王前輩,您認識寂空大師嗎?"

李千秋道:"沒!事實一直到現在,天下人都幾乎沒有見過這個寂空大師.所以天涯海閣才會一而再地邀請他來訪問,就是想要摸透這位絕世高人."

沈浪忽然道:"劍王前輩,您和我老師誰的武功高?"

吳荼子道:"他."

沈浪一愕,竟然還是劍王更厲害?

不過這也正常,吳荼子完全是靠逆天的血脈天賦才這麼強大的,她也壓根不怎麼練武的,每天都在做實驗,哪有時間練武.

沈浪道:"劍王前輩,您武功那麼高,而且還有劍王這麼霸氣的外號,怎麼那麼慫啊."

李千秋也不惱,道:"我這個大宗師的名頭,包括我這個外號,都是別人冊封的."

呃!

還真是這樣的.

六大超脫勢力組建一個委員會,擬定天下大宗師的名額.

越國分六個,楚國分六個,吳國分五個.

沒有經過他們冊封的,就算你武功達到了,也永遠不能被稱為宗師.

這六大勢力,完全壟斷了整個天下武道的話語權.

沈浪又道:"這次挖掘上古遺跡,為何沒有白玉京的人?"

吳荼子道:"你不知道那句話嗎?"

沈浪道:"什麼話?"

吳荼子道:"整個東方世界無雪的地方,和白玉京無關!有雪的地方,就是白玉京的勢力范圍."

哇,這句話牛逼了.

沈浪道:"六大勢力,白玉京最強嗎?"

吳荼子道:"又沒有打過,誰知道誰最強?但白玉京最神秘."

沈浪道:"比浮屠山還神秘嗎?"

吳荼子道:"浮屠山不神秘啊."

好吧!

恩師你這麼覺得我也沒有辦法.

在天下人眼中,浮屠山完全是神秘和恐怖的代名詞了.

不過從中可以看出,白玉京比浮屠山還要神秘.

………………

次日!

沈浪經過了天南行省的首府,天南城!

這是越國第三大城,有三十幾萬人口,城牆的周長超過三十里.

而此時的天南城,同樣是戰云密布.

城門已經幾乎關閉,只開啟一個口子.

城牆上密密麻麻都是士兵,城牆之外一隊又一隊的士兵巡邏.

隔著很遠,沈浪甚至看到了天南行省大都督祝戎,他已經親自上城牆檢查城防了.

而且西南方向的官道,源源不斷都是糧車.

全部是送去南甌國的.

按照時間計算,矜君的十萬大軍應該已經進入南甌國境內了.

大戰已經快要爆發,甚至已經爆發了.

一旦大戰爆發,天南行省就是南甌國的大後方,天南城就是後方第一大堡壘.

此時南甌國內的十五萬大軍,幾乎全部都是太子派系.

太子一系完全志在必得,祝氏家族也傾其所有.

沈浪沒有絲毫停留,依舊往東.

南甌國距離天南城超過三百里,距離玄武城更是超過千里.

那邊的戰火一時之間也蔓延不到沈浪家里來.

三人飛快趕路.

到達了下一個驛站後!

三人換馬,不再乘坐馬車,而是直接騎馬馳騁.

二百里一換馬.

三個人晝夜不停,不眠不休.

一千里的距離,僅僅兩天時間就趕到了.

終于到達玄武城了!

"駕,駕,駕……"

玄武城門內,湧出了一支軍隊,大約有上千人,邁著整齊的步伐,朝著西南方向而去.

領兵者,便是老熟人柳無言城主.

他還在呢?

沈浪都快要忘記這個人了.

柳無言見到沈浪之後也不由得微微一愕,然後移開目光,繼續率領軍隊前進.

真真是傾國之戰啊.

連玄武城都要出兵一千,而且由城主親自率領.

這一場大戰,越國直接出兵十五萬,間接出兵恐怕超過二十五萬了.

祝氏家族真是恨不得將整個天南行省的兵壓榨到極點,全部送到南甌國戰場.

沈浪微微皺眉.

這架勢不妙嗎?

祝氏家族這樣瘋狂從整個天南行省調兵的話,整個後方都空虛了.

萬一南甌國戰敗淪陷,那所有的戰爭壓力都天南城了.

而一旦天南城淪陷?

那整個天南行省幾乎沒有一處可以防守的城池了.

到那個時候會發生什麼?

想想都覺得可怕.

太子一系真是孤注一擲啊.

劍王李千秋也覺得有些不妙,他不由得開口道:"就算南甌國失守,天南行省防線也不會失守吧?"

沈浪沒有說話!

南甌國的戰局雖然重要,但那也等到救活了木蘭寶貝之後再說吧.

………………

"駕,駕,駕……"

沈浪三人快馬加鞭趕到玄武侯爵府.

終于回家了!

"姑爺回來了,姑爺回來了!"

沈浪不喜歡最後一分鍾營救.

按照計算,此刻距離木蘭的最後期限還有三天時間.

而且應該沒有壞事發生.

整個玄武侯爵府的氣氛雖然凝重,但至少沒有天崩地裂的情形.

距離城堡大門還有好幾百米的時候,大門就打開到最大.

沈浪三人沖入侯爵府後,直接躍下馬.

片刻後,一群人擁了上來.

沈浪的父母,弟弟,冰兒,岳父,岳母,金木聰等等.

他們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沈浪臉上,充滿了希望和忐忑.

這次救活木蘭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沈浪的頭上了.

沈浪朝著她們點了點頭,表示這一行非常順利,眾人稍稍松了一口氣.

然後,沈浪沒有做停留,直接快速朝著自己院子沖去.

岳父,岳母,小冰,沈浪母親跟了上來.

進入院子後.

雪山老妖林裳依舊守在門口.

"你可回來了,你再晚來幾天,木蘭就……"

林裳老師的話沒有說完,讓沈浪大起好感.

這個打架從來沒有贏過的絕頂高手,終于在這個家呆出感情了,不忍心對木蘭說出那殘忍的詞語.

沈浪沖入了房間之內!

一個多月了,他再一次回到了木蘭身邊.

安再世大夫在里面,他整整瘦了一大圈,整個人仿佛都要虛脫了.

木蘭出事,他完全無能為力.

沈浪走了之後,維持住木蘭性命的責任就落在他的頭上了.

木蘭不但是安再世的半個主人,而且還如同他的女兒一般,如果沈浪不在而木蘭發生了什麼意外,那安再世覺得自己真的只有自殺一途了.

"所有人都先出去,我和老師在就可以了!"沈浪道!

頓時,所有人整齊離開房間!

靜靜地等在院子外面,幾乎屏住呼吸,向漫天神佛祈禱.

……………………

"老師……"

吳荼子道:"解開木蘭的衣衫!"

沈浪上前,將木蘭的衣衫解開.

木蘭寶貝瘦了.

她長眠不醒差不多快五十天了,整整瘦了一圈.

原本因為懷孕的豐潤,現在全部消失了.

而且臉色蒼白得幾乎快要和吳荼子一樣了.

她的呼吸和心跳,已經微弱到了極致,幾乎都聽不到了.

沈浪幸好趕到了.

一路上沒有任何耽擱,一個月內輾轉一萬多里.

終于趕回來了!

沈浪拿出了玉瓶.

"針!"

吳荼子道.

沈浪拿出了針管.

吳荼子一愕,竟然是這種針管?

這是沈浪制造出來的現代針管,可以抽吸,可以注射的針管.

"很好,很奇妙."吳荼子道.

然後,她拿出了那一顆洗髓精.

竟然是紅色的那一顆丹丸.

這不是丹藥,因為表面那一層仿佛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物質.

吳荼子捏著這顆丹丸,輸入了內力.

幾乎瞬間,這丹丸猛地亮起.

里面的東西蘇醒了!

吳荼子用針管刺入丹丸之內,無師自通,將里面洗髓精抽出來.

沈浪終于看到了這洗髓精是什麼樣子的了.

果然是活的.

而且是血紅色的,看上去仿佛也像是一種蠱蟲.

"這不是蠱蟲,非常複雜,我甚至也沒有搞清楚."

這無數的洗髓精正釋放著耀眼的紅光.

木蘭此時側躺著.

吳荼子深深吸一口氣.

心中念道:"吳年,當年你就不該讓我生下來,否則母親也不會有事.當年你沒能救回你的妻子,今日我就當作是救活母親一樣,救活眼前這個可愛的姑娘."

然後,她將長陣猛地刺入木蘭的脊椎之內.

將耀眼的洗髓精注入到木蘭的髓內.

刹那間!

木蘭的整根脊椎,瞬間爆出了紅光.

她的整個嬌軀皮膚,仿佛透明了一般.

那無數的洗髓精能量,仿佛火種一般徹底在她體內爆開了.

沈浪完全可以清晰地感覺到,木蘭體內的血脈,正在一寸一寸爆炸.

然後!

木蘭的背後,出現了無比神秘詭異的紋路.

僅僅三秒鍾後!

木蘭猛地睜開了雙眸.

驚豔絕倫!

………………

注:今天一萬六千多字,拼盡全力!兄弟們還有月票嗎?我想要保住第五名啊,助我一臂之力,拜托了!

上篇:第344章:打臉甯寒!上古寶物到手!(新盟主這位書友真厲害賀)    下篇:第346章:木蘭涅槃蛻變!戰略升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