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48章:女王之痛!戰場噩耗!   
  
第348章:女王之痛!戰場噩耗!

g,更新快,無彈窗,!

表現得妖孽的不僅僅是沈野小寶寶,還有阿魯壯寶寶.

如今還不到一周歲的他,已經壯得如同小牛犢一般,足足有一米高了.

如今已經是十月下旬,羌國已經下了兩回雪了,非常冷.

但阿魯壯穿得非常單薄,光著屁股在雪地上爬,玩得熱氣騰騰.

不是阿魯娜娜虐待孩子,而是他根本就穿不住衣衫,只要多穿一件他就哇哇大叫然後自己扯下來.

雪地里.

大傻正在練武.

拿著一根五百多斤中的玄鐵大棒狂舞!

方圓幾米之內,完全無法近身.

狂舞鐵棒的罡氣,直接讓人睜不開眼睛.

甚至他周圍十幾米處就仿佛被直升機刮過一般,沒有任何積雪.

劍王李千秋離開了羌國之後,大傻留了下來.

這里畢竟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不過沒有劍王在,就沒有人偷襲他了.

他的格擋技能訓練就暫時落(la)下來了.

不過劍王臨走之前,教給了他一套棍法.

名字就叫破風棍.

根本不是上古秘籍,就是一套最普通的棍法.

從頭到尾就只有九招.

大傻每天都要練習一千多遍.

如今,他已經練了二十幾萬遍了.

沒有人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麼厲害,但是羌國的老太監說,大壯王夫的威勢已經超過老羌王阿魯岡了.

至少現在羌國女王阿魯娜娜已經完全不是大傻的對手了.

甚至整個羌國所有的酋長,大將都來挑戰過大傻.

結果讓人比較絕望.

他能夠打到你哭.

就算一開始占了上風,但你的內力終究是會耗盡的.

而大傻的力量源源不斷,如同驚濤駭浪一般,不需要半個時辰,所有的對手都要跪了.

此刻,羌國女王阿魯娜娜正在處理公務.

大傻在練武.

阿魯壯在雪地里光著屁股打滾,也沒有人管他.

這就是羌國的孩子,哪怕是王子,也是放養式的.

一屁股坐在雪地上,雪頓時淹沒了蛋蛋和小雞,冰冷的感覺讓阿魯壯小寶寶頓時覺得蛋蛋一縮,有點想尿.

于是,他直接站了起來,然後蹲了下去,小雞放水.

熱騰騰的童子尿把雪都融化了.

"呀……嘎嘎嘎嘎"

阿魯壯仿佛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繼續用力尿.

結果尿完了.

他還想要沖掉積雪,但沒尿了,他就憋著用勁.

"噗……"他放了一個屁.

"嘎嘎嘎嘎……"頓時,他又高興得在雪地里面打滾.

大傻和阿魯壯這對父子沒心沒肺傻高興.

羌王宮里面的阿魯娜娜有些心煩.

因為這已經是第三起了.

羌越之間的邊境沖突.

原本羌國和越國關系非常親密,甚至邊境都形同虛設.

越國的騎兵有些時候會進入羌國內練兵,而羌國的騎兵有些時候也會進入越國境內.

但自從天西行省中都督張子旭上任之後,一切都變了.

他首先增兵原鎮遠侯爵府堡壘.

然後拆掉了越國境內所有的羌國行營,最後在兩國邊境上大建防線.

這副提防的樣子,頓時讓阿魯娜娜很不爽.

但是她沒有發作,畢竟越王甯元憲對羌國的態度非常友善.

之後,沈浪辭官回家.

阿魯娜娜也沒有翻臉,因為她已經收到了沈浪的密信.

甚至這個時候,越國還有大批使官待在羌國王城內.

既然張子旭表現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架勢,阿魯娜娜就下令,以後羌國騎兵不再越境.

羌國武士盡管盡管不爽,但也謹遵王令.

但是楚國往羌國派遣了大量的間諜.

他們要麼扮演羌國武士,偷襲越國邊境堡壘.

要麼扮演越國武士,偷獵羌國牧民的牛羊,甚至殺人放火.

如果羌越兩國充滿互信,楚國間諜這種挑撥離間的伎倆當然不會成功.

但是現在張子旭這個態度,讓兩國的互信下降.

久而久之,楚國的陰謀漸漸得逞.

兩國邊境的氣氛變得凝重起來,甚至起了三次強烈的沖突.

幾天之前!

羌國又有一個小部落受到了襲擊.

所有的牛羊全部被搶走,幾十個牧民被殺光,十幾個羌國女子被玷汙.

幸存者說他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越國武士干的.

那個邊境部落酋長當然不干了,直接率領的上千騎兵殺向邊境,請越國交出殺人凶手,否則便要動武.

張子旭麾下的軍隊盡管對羌國充滿了敵意,但還算是謹慎的.

不管羌國騎兵再如何挑釁,都始終閉門不出.

那個部落酋長把狀告到了阿魯娜娜這邊來,女王也非常頭疼.

她當然不能斥責自己麾下的酋長.

因為他是羌國的女王,必須站在自己子民這一方.

但這件事情明顯又是楚國間諜的陰謀.

張子旭雖然對羌國充滿了戒備,但他不可能違背越王甯元憲的旨意,表面上他也大贊越羌友誼的,甚至他還主動訪問過羌國王城.

阿魯娜娜就算想要責怪他,也仿佛找不到理由.

但越羌兩國關系之所以陷入冰點,這張子旭確實要負最大責任.

此人表面越羌友好,暗地里不斷增兵兩國邊境,首先破壞了兩國互信.

當然,張子旭也有自己的理由.

首先,羌國女王阿魯娜娜和沈浪關系密切.

而沈浪是太子的敵人,張子旭作為太子嫡系,當然要提防羌國.

並且羌國之內有一股很大的勢力是親矜君的.

就是以鷹揚為首的原雇傭軍.

這批雇傭軍很多都是沙蠻族武士,他們都把矜君當成了沙蠻族的英雄和救星.

一直想要推動大南和羌國的結盟.

矜君已經派遣幾波使臣過來,邀請阿魯娜娜女王共享越國領土,邀請羌國加入圍越聯盟.

甚至只要阿魯娜娜答應,未來天西行省南部就全部割讓給羌國.

……………………

原鎮遠侯爵府內!

天西行省中都督張子旭大部分時間都在這里辦公,而不是在天西都督府.

這鎮遠侯爵府何等華麗,何等高高在上?

他此時手中有近三萬大軍,其中大半都是原鄭陀的軍隊.

張子旭是十幾年的狀元郎,真正的瀟灑倜儻,翩翩美男.

這個人怎麼說呢?

文才很好,政才也不錯.

但極其自負.

屬于自恃才華,藐視天下的那種.

在他眼中,越國群臣只有兩個人被他放在眼里.

一個是祝弘主,半個卞逍,半個種堯.

剩下諸人在他眼中,皆是無才之輩.

張翀在他眼中,有干才而無政治眼光.

沈浪在他眼中有詭才,而無干才,更無政治眼光.

他一直都堅信,祝弘主老去之後,祝戎成為越國文臣之領袖.

而祝戎下位之後,就該他張子旭上位了.

"放心吧,阿魯娜娜女王直爽性情,是不會真正翻臉的,也不會真正派兵進攻越國邊境的."張子旭道:"此女憨直近乎愚蠢,既不能進攻越國,又不能責怪手下酋長,只會自己焦頭爛額."

天西行省中都督府長史道:"大人英明,那為何我們還要集結三萬大軍在這邊境線上,表示出一副戒備羌國的樣子?"

張子旭道:"有備無患,軍隊是需要敵人的,他們的腦子里面時時刻刻都需要一根弦緊繃著,否則就會成為一片散沙.說來也真是可笑,正是因為阿魯娜娜內心憨直,對越國親近,我才表示出咄咄逼人,若她跟上兩代羌王那樣陰毒跋扈的話,我們巴結都來不及,哪里敢這般冷傲."

長史道:"此消彼長,人善被人欺."

"這就是政治."張子旭笑道:"只要有人退讓,就會有人步步緊逼.況且我這樣做錯了嗎?國戰當前,難道我就不該守住邊境線嗎?"

"當然應該,天下人都指不出大人的錯兒."長史笑道.

但他心中清楚地知道,中都督張子旭只是借機攬兵權而已.

就如同他所說,任何軍隊心中都需要一個敵人的,否則心就散了.

就算沒有敵人,也要創造一個敵人出來.

這樣,天西行省的軍隊才會凝聚在一個人的麾下.

張子旭這一手非常成功.

天西行省南部的軍隊原本沒有任何敵人,不管是楚國大軍,還是矜君大軍,距離他們都很遠.

張子旭新官初到,這些軍頭都有些桀驁不馴,不願意聽話,張子旭兵權很難掌握在手.

于是他就制造了一個假想敵,哪怕這個假想敵是盟友羌國.

在這種假想敵效應下,兩國的關系果然越來越緊張.

而越國的軍隊因為畏懼和茫然,也漸漸凝聚道張子旭的麾下.

半年時間來,他基本上掌握了這三萬軍隊.

張子旭知道自己在冒險,算是一種戰略訛詐,甚至是欺負阿魯娜娜老實人.

但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當時的沈浪可比他瘋狂多了,冒險多了.

況且,他張子旭完全沒有違背國君的旨意啊,任何公文,任何奏折都是大談越羌友好的,甚至自己都主動去訪問過羌國王城兩次,還給阿魯娜娜送去了禮物.

張子旭對自己這一手是非常得意的.

這個天西行省中都督之職,他也越做越有滋味了.

……………………

"居心叵測,居心叵測……"

甯元憲收到黑水台的密報後,勃然大怒.

好你個張子旭.

寡人拼命地維護和羌國女王的友誼,你卻在拼命拆牆角.

你真是欺負人家女王憨直啊.

發怒之後,甯元憲變得冷靜下來.

他能怎麼辦呢?

下旨,讓張子旭把邊境的防線撤掉?

又或者是直接罷免張子旭?

都不可能的.

天西行省中都督一職,只能由太子一系的人擔任.

換成任何一個人上位都是一樣的,因為羌國女王是沈浪的絕對盟友,那就是太子一系的敵人.

而且張子旭踩著鋼絲跳舞,卻始終沒有去突破阿魯娜娜的底線,不會真的把她逼向敵人一方.

比如這次羌國騎兵沖擊邊境,他始終下令軍隊避守不出,沒有進一步升級沖突,甚至表現的非常忍辱負重的樣子.

此人就是太聰明了.

欺負老實人啊!

但是大敵當前,國戰當前,你張子旭就不怕玩火自焚嗎?

甯元憲在心中給張子旭此人畫了一個大大的叉.

上一次他牽涉到軍糧貪沒案,甯元憲覺得此人還是可用的.

而這一次,張子旭的舉動讓他非常失望.

不過很快甯元憲又歎息了一聲.

若這次國運之戰勝了,太子之位穩如大山,這張子旭也不需要他甯元憲提拔.

若太子敗了,張子旭所謂太子嫡系,前途也就完了,甯元憲是否對他打叉也不重要了.

都是聰明人,都是聰明人!

就是太聰明了!

"下旨,斥責張子旭,不要有具體罪名,直接斥責便是!"

"收回張子旭家族的牌匾,就是先王賜予的牌匾."

…………………………

羌國女王阿魯娜娜望著前面這群沙蠻族武士!

心痛如同刀絞.

整整兩千名武士,跪在她的面前.

"女王陛下,您就如同天上的月亮,能夠為您效忠,是我們畢生的榮幸.但現在我們沙蠻族有了自己的太陽,我們的太陽,我們的矜君需要我們."

"我們沙蠻族也有了自己的國家,大南國需要我們,祖國需要我們."

"所以,請您原諒,我們不能再效忠您了."

這些人全部都是沙蠻族武士,曾經效忠阿魯娜娜的雇傭軍.

她登上王位之後,陸陸續續有八千雇傭軍前來效忠她,里面大部分都是沙蠻族武士.

"您如果感到憤怒,可以殺了我們,也可以下令我們自殺.只要您一聲令下,我們絕對不會苟活!"

其中一個沙蠻族武士將彎刀橫在脖子上,只要阿魯娜娜一聲令下,他就會毫不猶豫割開自己的喉嚨.

阿魯娜娜長長呼了一口氣.

"去吧,去吧……"

"多謝女王陛下!"

這兩千沙蠻族武士起身,解下身上所有的鎧甲,彎刀,弓箭.

然後,他們就這樣赤條條離去.

沒有帶走任何一件東西,就這樣光溜溜地返回沙蠻族,去效忠矜君.

他們甯可放棄一切,一無所有也要去投靠矜君.

從中可見矜君在沙蠻族武士心目中是何等地位.

大將鷹揚道:"對不起女王,我阻擋不了他們,我也不能阻擋他們."

女王搖了搖頭道:"有些事情,終究是要發生的!"

………………………

涅槃島!

沈浪看著前面這支三千八百人的涅槃軍,心中激動不已.

在阿金庫爾一戰中,五千英國長弓兵,擊敗了三萬法國大軍,射殺了一萬多敵人,自身傷亡不過二百.

但英國長弓兵和眼前這支涅槃軍比起來,又要差得很遠了.

不管是意志力,還是戰斗力,甚至裝備的弓箭,都遠遠不如.

這支涅槃軍上戰場,會是何等驚豔?

沈浪完全無法想象.

不過,眼前這第二涅槃軍的裝備還是不夠.

首先,防護太差!

"換裝!"

沈浪一聲令下.

一車又一車的新裝備推了出來.

打開之後.

新式鎧甲!

這些鎧甲當然不能和第一涅槃軍相比,僅僅只有四十斤重而已.

但卻采用最好的鋼材鍛造而成.

雖然輕薄,但堅固程度也遠超一般的鐵甲.

想要防禦敵人的戰刀和槍刺或許有困難,但抵禦敵人弓箭射擊應該還是可以的.

而且這身鎧甲的制造工藝是非常艱難的.

因為這是一支山地軍隊,需要攀爬懸崖,高山,穿梭叢林.

所以鎧甲一定要靈活,輕便.

設計就一定要符合人體工學.

為此,整個鎧甲不得不大量使用鎖甲,甚至皮甲.

而且南甌國那邊天氣悶熱,所以在頭盔上有大量的開孔.

穿上全新的鎧甲之後!

第二涅槃軍軍容大變.

顯得尤為英武矯健.

"換弓箭!"

第二涅槃軍雖然有足夠的力量和耐力,但正常的二石弓還是太強了.

哪怕是第二涅槃軍,一口氣也只能連射五十幾箭而已.

如果需要瞄准的話,那對體力消耗更加巨大.

隨著一聲令下.

第二涅槃軍換上了全新的複合弓,用現代工藝打造的複合弓.

這完全是弓箭的革命性突破.現在奧運會的射箭比賽,就全部用複合弓.

所有人不由得微微一愕.

這弓看上去很複雜精巧,但是不威武啊.

確實如此.

反曲弓看上去才是真正的霸氣十足.

但是猛地一拉弓弦.

第二涅槃軍的兄弟們立刻感受到不一樣.

竟然……這麼省力?

尤其是拉滿弓之後,所需要的力氣完全減小到最低程度.

這樣更有利于瞄准,有利于穩定弓身.

"開始試射!"

第二涅槃軍開始上手試射.

妙,妙,妙!

這新式弓簡直太好了.

威力非但沒有減弱,反而變得更強了.

因為省力了,所以射速反而更快,精准度更高.

有了這新式的弓箭.

在戰場上,一定能夠將敵人殺得鬼哭狼嚎.

蘭道大宗師一聲令下.

"遠距離覆蓋!"

三千八百名第二涅槃軍,彎弓搭箭,斜指天空.

朝著兩百五十米外的樹林瞄准!

"放,放,放……"

隨著一聲令下!

箭如雨下.

再一次暴風雨一般的覆蓋式射擊!

這一瘋狂爆射,又是三分鍾.

又射出去了十幾萬支箭!

頓時,二百多米外的那片小樹林被射殘了.

仿佛被野獸蹂躪過一般.

沈浪,木蘭和蘭道大師進入那片小樹林檢查!

這弓箭威力果然強悍.

在這麼遠的距離,竟然依舊有殺傷力.

密密麻麻的箭支釘在樹干上,地上.

有些細一些的樹枝,甚至依舊被射斷了.

不過在這個距離內,瞄准已經完全靠天意了.

只能是遠距離覆蓋性殺傷.

想要精確點殺是不可能了.

但,這已經是顛覆性的突破提升.

天下任何一支弓箭手軍隊,有效殺傷距離一般都不超過百步.

超過這個距離射箭,都被認為是浪費.

而沈浪這支第二涅槃軍,至少可以再兩百米外對敵人進行射殺.

這是何等巨大優勢.

"收回箭支!"

隨著蘭道大師一聲令下.

三千八百名涅槃軍進入樹林之內,收回箭支.

這些箭的箭頭都是用最好的鋼材鑄造而成的.

當然了,如果完全靠鐵匠打磨的話,那就太慢了.

現在的金山島冶煉工坊,已經用上了比較原始的流水線作業.

比如這每一支箭頭,都是先把滾燙的鋼水倒入箭頭模具之中,冷卻之後拆開模具.

然後大量的原始箭頭送到打磨房去進行打磨.

而且打磨箭頭也不是靠人力了,而是水車轉動齒輪,轉動磨石.

再不濟,也是用腳踩的磨石.

提前半年多鑄箭,如今已經鑄造了天文數字的箭支.

這些箭頭應該采用上好的鋼材,所以硬度和韌度,鋒利程度遠超一般箭支,破甲完全沒有問題.

但涅槃軍回收每一根箭支後,都會仔仔細細檢查.

如果箭羽有問題,就進行修剪,甚至替換.如果箭矢有問題,他們就會自己用磨石一點點重新打磨,確保箭頭保持最鋒利狀態.

"大宗師,您覺得誰最適合作為這第二涅槃軍的首領?"沈浪問道.

蘭道大宗師一指木蘭.

"原本我覺得沒有人配成為這支涅槃軍的首領,苦頭歡也不行,他是一個厲害的統帥,但他不是神射手."蘭道大宗師道:"但是見到木蘭之後,我覺得這支軍隊仿佛是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沈浪一愕,木蘭也不是神射手啊.

當然了,之前木蘭的射術是非常不錯,但她最擅長的還是馬戰.

"弓來,最強的弓!"

片刻後,有人送來了一支超級強弓.

這是一張鐵弓,也是複合弓,竟然有一米六高.

而且弓臂極粗,弓弦也前所未有的粗.

"這弓已經超過三石了,箭支都需要特制!"

有人遞上來一壺箭.

這箭果然不一般,超過了一米二長度,重量也超過尋常箭支一倍.

此時風已經更大了.

木蘭拿起這支超級強弓.

頓時!

沈浪燃了,石了!

這姿勢太美了!

太性/感了!

簡直秒殺那些游戲的宣傳海報.

這三石多的超級強弓,木蘭輕而易舉張開.

幾乎沒有瞄准.

"嗖……"

猛地一箭射了出去.

這箭支真是快如流星,幾乎如同子彈了.

輕而易舉,直接射斷了二百六十米外的一根樹枝.

巧合?意外?

緊接著,木蘭射出了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

幾乎每一箭都能射中一根樹枝.

太,太強了.

這才是真正百發百中啊.

這麼遠的距離,堪比狙擊手了.

關鍵木蘭完全沒有瞄准的啊.

血脈蛻變後,這麼強嗎?

木蘭覺醒的能力是一種感知,對大自然的感知.

這種感知在戰斗力上,首先是危險嗅覺,其次就是弓箭射術.

她真的是不需要瞄准的.

頂級射術,就是這血脈蛻變後的賦予的天賦.

她才是真正的頂級神射手.

沈浪望著木蘭道:"寶貝,這第二涅槃軍,從今之後屬于你的了!"

次日!

沈浪率領第二涅槃軍登上幾十艘艦船,浩浩蕩蕩離開涅槃島,返回玄武城.

…………………………

距離南甌國大戰的爆發,已經過去了七天時間了!

整個越國,再一次陷入了焦灼之中.

戰局如何了?

是贏了還是輸了?

整整七天,都沒有消息傳出來!

但是謠言已經滿天飛了.

"聽說了嗎?南甌國大戰,我們輸了."

"祝霖大將軍戰死了,南宮傲將軍投降了,甯蘿公主被俘了."

"聽說甯蘿公主不僅被俘,而且還被丟入了萬蛇窟,活生生被毒蛇咬死了."

"我們越國大軍死得慘啊,尸山血海啊,整個地面都被尸體鋪滿了."

當然了,這只是其中一種流言.

還有越國大勝的流言.

什麼矜君已經投降,矜君已經被殺了,矜君已經被俘,正押往國都.

但是,越國大敗的流言傳播得最廣,也最為逼真.

這當然有楚國間諜的功勞,但歸根結底還是越國民眾內心的恐懼和怨恨.

整個越國范圍內,都進行了宵禁.

甚至,沒有得到官府的許可,任何超過三十人的聚會都是非法的.

因為人一多,自然就成為流言的溫床.

但就算這樣強力壓制下,都沒能阻擋流言的爆發.

而且愈演愈烈.

整個越國人心惶惶.

尤其是靠近南甌國的天南行省.

甚至有些民眾都開始整理行囊,隨時准備逃命.

而那些豪強貴族,已經開始關閉家門,下令所有的武裝家丁日夜值守.

………………

而此時,最最焦灼的人絕對是天南行省總督祝戎.

九天時間過去了.

他已經收到了上百份戰報了.

但內容幾乎都是一樣的.

矜君大軍極度瘋狂,毫不畏死.

雖然缺乏大型工程器械,但極度勇敢,極度凶殘,如同野獸一般.

簡直如同飛蛾撲火一般地攻城.

每一次收到戰報,祝戎總督都心驚肉跳.

雖然幾乎每一份戰報的內容都是一樣.

但他完全能夠看得出來,局勢越來越危險,越來越驚心動魄.

因為每隔一個時辰左右,就會有一封新的戰報從南甌國戰場傳來.

所以祝戎總督幾乎不用睡覺了.

打盹都是奢侈.

"大人,您去睡覺吧,若真的有大事發生,我叫醒您."言無忌忍不住道.

"不,我不能睡."祝戎總督道:"萬一貽誤戰機,那我就是千古罪人."

言無忌道:"總督大人,您太緊繃了,這對戰局非常不利.您難道沒有發現,整個總督府的氣氛都壓抑得無法呼吸了嗎?整個天南城萬民已經人心惶惶了嗎?所有的戰報都要先經過您的手,下人會通過您的表情去判斷戰局,您的面孔太壓抑凝重了,下人就會覺得戰局肯定不利,他們出去之後難免會和家人提起,傳聞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放大之後,還不到國都就會演變成為大戰潰敗的流言."

"作為主帥,您需要坦然一些,放松一些,自信一些,這樣下面的軍隊才能士氣高昂.您難道不知,天南城很多百姓都已經收拾家當,准備逃亡了嗎?"

祝戎總督一愕,然後深深拜下道:"謝謝先生警醒,是我不對,關心則亂了."

言無忌道:"總督大人,您去睡覺,明天一定要精神奕奕出現在城牆上,出現在萬軍之中,擊碎所謂潰敗的流言."

祝戎總督點頭道:"好,就依先生的!"

然後,他深深吸一口氣,回到房間中躺下睡覺.

但……內心焦灼,又如何睡得著啊?

言無忌見之,就點燃了一炷香.

片刻之後,祝戎總督終于睡著過去了.

………………

然而……

祝戎總督僅僅只睡了一個多時辰,就立刻被叫醒了!

他幾乎是猛地坐起,驚駭道:"怎麼了?怎麼了?"

言無忌道:"祝霖將軍最新戰報,南甌國都城西城牆淪陷,矜君大軍攻上了城牆!"

祝戎猛地一顫,頭皮幾乎裂開!

戰場的量變終于引起質變了.

噩耗終于傳來!

…………………………

注:第一更送上,最近狂失眠寫完這一章雙手發軟,又要去躺一會兒才能繼續碼字.拜求兄弟們的支持和月票,我感恩涕零!

謝謝macuy,只想安靜的找本好書看,天晨濺雪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47章:木蘭超能力!大決戰爆發!    下篇:第349章:天大變局!注定萬劫不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