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51章:太子決戰矜君!顫栗崩潰!   
  
第351章:太子決戰矜君!顫栗崩潰!

g,更新快,無彈窗,!

太子率領五千騎兵一路南下,速度非常快.

完全是急行軍的標准,日行近二百里.

這是最精銳的騎兵,甚至達到了一人雙馬的級別.

看上去不牛逼,實際上冷兵器時代這個行軍速度已經很快了.

而且這支騎兵隊伍幾乎不用帶輜重,一路上到處都有人補給.

距離還有一百多里的時候,下一個驛站不要說軍糧,就連沐浴的熱水和美味佳肴都已經准備完畢了,太子甯翼只要一停下來就能享受到無上的待遇.

可還不止如此.

一路上都有精銳騎士隊伍前來投靠.

全部都是越國的豪門貴族子弟,帶著家族最精銳的武士,有些人甚至千里迢迢加入隊伍.

這當然是錦上添花.

但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如今太子完全是人心所向,這一波就是刷功勞的.

萬一在太子面前露個臉兒,那這場投資就能換來十倍回報.

所有人都知道,如今南甌國戰場上,越國軍隊超過了二十萬.

矜君的沙蠻族大軍不足四萬,而且還面臨了斷糧和瘟疫.

這是一場必勝之戰.

所以太子甯翼還沒有到天南城,身邊的騎兵就已經增加到八千人了.

整個越國大半的貴族都派人來了.

不僅如此.

太子軍隊每經過一城,必有無數讀書人和民眾前來迎接.

當然,讀書人是自發的.

因為太子的利益就是越國讀書人的利益,他的基本盤就是文官.

天下文臣為了太子之位,甚至敢和國君對抗.

至于這些老百姓是怎麼來的就不得而知的,但總之就是簞食壺漿,萬民擁護.

而且從太子離開國都的那一天起.

整個文官系統就開始了輿論造勢.

一天比一天升級.

幾乎將南甌國之戰烘托成為百年一來最偉大的戰爭.

甚至比二十幾年前吳越大戰還要重要,還要偉大.

只要打贏了這一戰,只要滅掉矜君,就能換來越國幾十年的長治久安.

這話是沒有錯.

但烘托得太過分了,幾乎要上升到聖戰的地步.

但讀書人就是這樣的,語不驚人死不休.

等太子進入天南行省的時候,整個輿論造勢已經到了巔峰.

如火如荼,鮮花著錦,烈火烹油一般.

無數民眾也被讀書人帶動,跟著一起嗨起來,如癡如醉.

很快祝氏家族覺得自己發力過猛了,想要稍稍冷卻一下.

但是來不及了.

此時就算沒有祝氏的引導,就算沒有文官勢力的引導,整個越國讀書人已經陷入了自嗨了.

文人支持太子,部分武人支持三王子,傻逼支持甯政.

這一條已經深入人心.

整個越國的文人都已經覺得,維護太子地位,人人有責.

這甚至不是為了太子,而是為了讀書人的利益而戰.

完全自發性地宣傳太子率領的這一場大決戰.

拼命寫詩,拼命寫話本,而且花錢讓說書先生在酒樓客棧講南甌國之戰.

一時之間,簡直就是鋪天蓋地,天下矚目!

就連最偏僻的山野之中老農都知道即將要爆發一場國運聖戰,太子殿下親自出戰剿滅越國最大的敵人矜君,這是一場滅國之戰,將換來越國幾十年的長治久安.

就連傻子都在街上高呼念著:太子來,矜君亡!太子來,大南倒!

在這種山呼海嘯中,太子率領的騎兵進入了天南城.

此時,甯翼迎來了最最強大的一支援軍.

天涯海閣武士!

僅僅只有二百人,但全部都是高手.

當然了,他們身上毫無標識.

率領著二百天涯海閣武士的,是左辭閣主的另外一名記名弟子,李南風!

從中可見,甯寒公主對甯翼的這一戰有何等重視.

這二百名高手,只有一個目的,保護甯翼.

這才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啊.

萬眾寵愛于一身.

太子進入大都督府,見祝戎總督!

……………………

祝戎總督的病是真的,這幾個月嘔心瀝血,確實透支得厲害.

但病得這麼嚴重確實假的,是專門服下了特殊的藥物之後,才顯得生命垂危.

"太子殿下,臣不能給您行禮了."

甯翼道:"舅舅不必多禮,你為我做的事情,我都在記在心里."

祝戎總督道:"我越國二十萬大軍包圍矜君三萬多殘軍已經快要一個月了,但太子您不來這一戰不敢打."

當然不敢打.

萬一太子沒來,大戰就徹底贏了,就滅掉矜君了,那就尷尬了.

我還沒有開槍你就倒下,顯得我槍法特別准嗎?

祝戎總督道:"殿下啊,如今整個南甌國戰場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而這個東風就是您."

太子道:"一切物資都准備齊全了嗎?"

祝戎總督道:"全部妥當,只有多,沒有少."

這就奇怪了.

之前開戰的時候,祝氏家族竭盡全力,物資還顯得比較緊張.

如今二十萬大軍包圍矜君,物資反而充裕了起來.

其實一點都不奇怪.

之前大家不知道輸贏,害怕自己的投資打水漂啊.

而現在眼看著就要贏了,天下商家,貴族,包括隱元會當然就放心地賒欠了.

每一日都有堆積如山的物資運入南甌國戰場,錦上添花的事情誰都願意做.

祝戎道:"為了這一戰,我祝氏家族幾乎把幾十年的家底都掏出來了."

太子甯翼道:"祖父和舅父的恩情,甯翼永不敢忘."

祝戎道:"殿下,我說這句話不是為了示恩,而是想要告訴您,謹慎,謹慎,再謹慎!"

太子甯翼道:"我明白,舅父."

祝戎總督道:"去了南甌國之後,戰事上要相信祝霖,相信南宮傲,他們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將."

這話一出,太子甯翼心中稍稍有些不快.

祝戎你這話什麼意思,就是不相信我了?

說白了就是讓去做一個菩薩雕像,讓人供著?

祝戎還真就是這個意思.

太子您只要人來就可以了,至于您的智慧和才能還是留著以後用吧.

這一次就坐享其成.

把我甯翼當成三歲小兒了嗎?

但祝戎不敢不謹慎,整整二十萬大軍,一旦折損,祝氏家族在越國幾十年的經營都付之流水了.

太子之位,也幾乎就要不保了.

甯翼道:"舅父放心,這一次我去南甌國,只帶眼睛和耳朵,不帶嘴巴.

祝戎知道太子心中不快了,趕緊緩和口氣道:"殿下言重了,言重了!"

太子忽然道:"沈浪說,矜君可能有陰謀,舅父覺得呢?"

祝戎總督沉默片刻道:"為帥者,萬事都要考慮周全.沈浪說矜君有陰謀,是為了引蛇出洞,但當然荒謬,畢竟他折損了三分之二的大軍.但依舊不可不防,所以臣對太子只有一言,窮寇莫追,一旦矜君逃入了大南國境內,我們大軍千萬不要追趕,不要進入叢林,不要進入大山."

太子甯翼點頭道:"我明白."

祝戎總督再一次重重強調:"大南國境內,到處都是密林高山,我們大軍根本施展不開,會被活活拖死的.一旦矜君突圍逃走,萬萬不可追趕."

太子甯翼道:"我明白!"

………………………………

次日!

太子甯翼率軍一萬,進入南甌國境內!

至此整個戰場上的越國軍隊,達到了驚人的二十一萬.

五天後!

太子甯翼趕到戰場!

"臣祝霖,參見太子殿下."

"臣南宮傲,參見太子殿下."

這幾個大將還算是矜持的,而剩下的高官將領跪舔得就非常直接了.

"我們望太子如同嬰兒望之父母,殿下來了,大局就定了."

"對對對,太子殿下來了,我們的心也就安了!"

太子甯翼一絲不苟地還禮,然後道:"大姐,祝霖將軍,南宮將軍,你們都是一代名將,這一戰該怎麼打,孤完全仰仗諸位了,我是來學習的,只帶眼睛和耳朵,不帶嘴巴!"

這話一出,所有人松了一口氣.

為將者最怕的就是上位者瞎指揮.

太子能有這樣的態度,再好不過了.

但是口頭上,大家當然要馬屁紛飛.

太子殿下英明,我等馬首是瞻.

只要太子殿下一聲令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太子甯翼道:"在國都就傳聞,矜君缺糧了,這是真是假?"

甯蘿公主道:"是真的,因為……他們已經開始吃同類了."

這話一出,眾人忍不住作嘔.

祝霖大將軍道:"沙蠻族所有的傷兵,都被殺了,制成了肉干."

甯翼道:"那矜君大軍中爆發了瘟疫,是真是假?"

"是真的."南宮傲道:"我們在高處看得清清楚楚,尸體排列得整整齊齊,然後全部被燒掉了,不計其數,若非瘟疫,不會如此!"

……………………

那麼矜君軍中,開始食人了是真是假?

假的!

說實話,之前的沙蠻族確實干過這事.

但是矜君統一了沙蠻族後,第一件事就定下了律法,食人者死!

那麼越國斥候看到所謂的食人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是用面團做的假人.

一刀刀切下來,放進鍋里面煮,然後分食之.

因為距離太遠了,而且這件事情太過于驚悚,所以沒有人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尤其之前的沙蠻族,是有過前科的.

那麼瘟疫一事是真是假?

軍中發生瘟疫,是比較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沙蠻族這種軍隊,衛生狀況比較差.

但是矜君繼位之後,只要他所在的軍隊,所有水都要燒開了再喝,這還是跟沈浪學的.

當然了,沙蠻族的武士長期在這險惡的環境中生存,早已經練就了銅肚鐵胃,就算喝再髒的誰也不會有什麼事.

所以很多人覺得喝燒開的水,完全是多此一舉.

為此!

矜君甚至動用了特殊的手段.

比如在生水中下毒,讓喝生水的沙蠻族武士發生大規模的病變.

這群當然是治好了,但是卻留下了可怕的印跡,那情景慘不忍睹.

從此之後,沙蠻族大軍也開始喝燒開的水了.

不僅如此,矜君還引進了幾百名大劫寺的醫僧.

所以基本上不會爆發大規模的瘟疫了.

那麼怎麼會有瘟疫的傳言呢?

很簡單!

讓一群人包裹全身,去燒大量的尸體便是了.

這次開戰,沙蠻族大軍有無數的死亡者.

之前沙蠻族都流行土葬,沒有燒尸體這一說法.

現在矜君下令,大規模火化尸體.

每天都燒,而且一天比一天多.

而且抬尸體的人,焚燒的人,全部從頭包裹到腳.

從一天燒幾十具到一天燒幾百具.

越國的斥候看到了,當然判斷這肯定是有瘟疫了.

人是很奇怪的物種,他們特別願意相信自己看到的事情,更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情.

比如沙蠻族食人,那肯定是真的,肯定是缺糧了.

如果不是有瘟疫,為什麼要燒尸體,而且還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所以矜君牛逼.

完全將心理戰術發揮到了極致.

就算是演戲,也演到了極致.

……………………

太子甯翼聽之大喜.

天時地利人和,都在我這一方.

這下子想要不贏都難啊.

"幾位將軍,那何時可以開戰啊?"他的態度依舊非常謙恭.

南宮傲不好開口,目光望向了祝霖.

"我們早已經准備完畢,隨時都可以開戰."祝霖大將軍道:"三日之後是十二月初九,黃道吉時,可以開戰!"

南宮傲點了點頭.

甯蘿公主點了點頭.

太子甯翼道:"那行,就十二月初九!全軍開戰,消滅矜君!"

甯蘿公主道:"如今戰場上猛將如云,就不缺我一個女流之輩了,我這便返回南甌國都城了."

眾人點頭同意!

次日,甯蘿公主率領一萬大軍,返回南甌國都城!

……………………

如果俯瞰整個戰場,任何人都會被震撼.

縱橫幾十里的地面上,密密麻麻到處都是軍營,到處都是溝壑,到處都是木頭搭建的臨時堡壘.

真的是無邊無際,遮天蔽日.

越國二十一萬大軍,真的是將整個黑水寨包圍得嚴嚴實實.

整個黑水寨,只建了五分之一,經曆了二十幾年倒塌了很多,如今剩下的不足三千畝而已.

這寨牆全部都是木頭建的,大約兩丈左右.

高度是足夠了.

但是經過二十幾年風吹雨打,都已經開始腐爛了,風一吹甚至開始搖晃.

想要依靠這個寨牆進行防守?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

這三天時間內!

黑水寨的矜君大營內顯得非常安靜.

而且也沒有食人,也沒有焚燒尸體了.

但這更加讓越國軍隊相信,沙蠻族缺糧,而且爆發了瘟疫.

之所以不再食人,是因為知道決戰要來了,所以把剩下的糧食全部放出來了.

至于不再燒人了.

也是因為知道決戰馬上爆發,瘟疫就算再蔓延也無所謂了.

瞧瞧,矜君都不需要演戲,越國這邊都能夠進行腦補了.

那麼矜君這邊為何知道大決戰馬上就要來呢?

傻子都知道,因為太子甯翼的旗幟已經矗立在越國軍營的每一個角落,高高在上.

……………………

三天的時間,飛快而過!

十二月初九,越國二十一萬大軍隊正式對黑水寨發動了總攻.

太子甯翼和矜君之間的大決戰,就要正式爆發!

按照甯翼想象,他和矜君之間應該王見王的.

應該如同史書中一樣,開戰之間兩國的君主惺惺相惜,對話一番,飲酒幾斟.

如果這樣的話,甯翼一定奉陪.

結果矜君壓根沒有露面,這讓太子甯翼好生失望,這讓他錯失了一次表現王者之風的機會.

朝陽快要升起了!

越國將領整齊注視著太子甯翼.

等待他的一聲令下!

太子甯翼,一步一步登上帥台!

這帥台非常高,整整有十幾丈,幾乎能夠俯瞰整個戰場.

也能夠看到黑水寨里面的沙蠻族軍隊.

甯翼每走一級台階,內心都無比豪邁,就仿佛提前走上了王座一般.

這一戰之後!

誰能阻擋我問鼎越國?

誰也不能!

父王甯元憲都不能,更何況是沈浪這樣的土雞瓦狗,跳梁小丑?

等我繼位,甯政要死,沈浪要死,金卓要死!

金木蘭,哪怕五年,十年之後,你也依舊是我的,

放心,我等得及!

此時,太子甯翼甚至在內心感激矜君.

謝謝你如此強大,如此神奇,這才鑄就了我的不世功業.

沙矜,你注定是我的踏腳石.

你之前表現得越輝煌,就越發襯托得我甯翼天命所歸.

等太子登頂帥台的時候!

太陽猛地一躍而起.

巧合嗎?

當然不是,甯翼計算著時間爬台階的.

而且,第一縷陽光直接照射在這帥台上,照射在太子甯翼的身上.

刹那間,他渾身金黃,貴氣絕倫.

幾十名將領,無數越國將士,昂首行注目禮.

十幾萬大軍,仰頭望著甯翼.

真正萬眾矚目啊.

在所有人眼中,太子甯翼真就如同這冉冉升起的朝陽,讓人不可阻擋.

甯翼稍稍壓制內心的澎湃.

"矜君呢?為何還不出現,還不讓孤看看你?"

深深吸一口氣.

甯翼大吼道:"今日一戰,將奠定我越國幾十年長治久安!"

"萬歲,萬歲,萬歲!"

"越國萬勝,越國萬勝!"

二十萬大軍,齊聲高呼!

聲音震天!

太子甯翼猛地拔劍,用盡所有力氣高呼道:"開戰,將沙蠻族叛逆斬盡殺絕!"

頓時!

驚天的戰鼓響起!

十幾萬越國大軍,潮水一般朝著脆弱不堪的黑水寨湧去!

大決戰爆發!

殺,殺,殺!

……………………

戰斗,一開始就進入白日化的狀態!

這黑水寨的木牆,確實不堪一擊!

僅僅不到一刻鍾,所有的寨牆就幾乎被全部推倒了.

無數越軍湧入寨內!

"嗖嗖嗖嗖……"

沙蠻族的箭雨出現了!

果然犀利無比!

但這樣的箭雨,又能施展幾波?

盡管帶來了巨大的傷亡,但比起越國大軍的數量,又算得了什麼?

兩支軍隊,很快短兵相接!

白刃戰!

越國近二十萬,沙蠻族不到四萬!

但是……

沙蠻族驚人的戰斗力凸顯了出來.

如此懸殊的軍力,竟然戰個旗鼓相當.

沒有任何計謀,就是鮮血和生命的撞擊.

整個戰場,殺得天昏地暗.

血氣沖天!

………………

太子甯翼站在高台上,常常松了一口氣.

在開戰之前,他真的擔心矜君在黑水寨里面會有什麼陰謀.

甚至他腦子里面都想出了好幾個驚悚的畫面.

比如大軍沖入之後,發現里面幾乎空無一人,沙蠻族大軍全部跑了.

又或者沖進入之後,發現到處都是陷阱.

甚至設身處地站在矜君的角度考慮,應該如何打這一戰.

比如,大量挖掘地道,幾萬人在一個多月時間內,足夠將整個黑水寨地下挖得四通八達了.

一旦進入地道之內,越國大軍的人數優勢完全消失殆盡.

在狹窄的地道之內,完全可以將沙蠻族武士靈活驍勇發揮到極致!

又比如用瘟疫戰術.

整個黑水寨內都是感染了瘟疫的尸體,

總之,甯翼腦子里面不知道為矜君構思了多少種戰斗辦法.

因為他覺得矜君是一個很厲害的人,一定會有陰謀詭計的.

結果,完全沒有!

竟然就是最野蠻,最直接,最血腥的戰斗.

這就好,這就好!

就這樣短兵相接,我幾倍兵力于你,又有何懼?

矜君,都說你厲害,也不過如此而已.

此戰,我贏定了!

隨著越國大軍殺入黑水寨內,包圍圈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但是……

甯翼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從場面上看,越國軍隊當然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就如同茫茫海水,包圍了中間的一座礁石一般.

但也如同驚濤駭浪撞擊礁石,瞬間粉身碎骨!

在兩軍交戰之處.

竟然是越國軍隊落入下風!

沙蠻族武士竟然如此強悍?

不到四萬,對戰近二十萬,竟然都不敗?

這一點都不奇怪.

當時矜君十萬大軍攻打南甌國都城,祝霖守軍也有十萬,有堅城在手,都差點被攻了下來.

而且之前幾場大戰,越國作為守城的一方,傷亡竟然比矜君還多了兩三萬,.

此時原野作戰,沙蠻族武士的驍勇善戰,完全發揮到了極致.

在越國諸將心中.

矜君大軍又是經曆缺軍糧事件,又是經曆了瘟疫,肯定大量減員,而且士氣低落.

實際上,人家根本沒有減員,士氣依舊高漲.

這群人都是瘋子,從小都在死亡中掙紮活下來的.

比這更加絕望的困境經曆得多了,這點算得上什麼?

被四五倍的敵人包圍當然可怕,但是比得上被十幾條惡狼包圍可怕嗎?

………………

激戰依舊在繼續!

厮殺震天,血流成河.

越國軍隊幾乎以驚人的速度消失.

矜君的沙蠻族大軍雖然也在傷亡,而且數量驚人.

但是,他們越死越瘋狂.

最後簡直就如同瘋狂的野獸一般,主動沖上來找死一般.

每一個人,都仿佛要同歸于盡的架勢.

而越國的軍隊,越打越心驚.

甚至開始左顧右盼,看後面的人還多不多,需要尋找安全感.

這種極度血腥的戰斗,真如同烈日化雪.

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無數人死去!

祝霖大將軍頭皮發麻,南宮傲心驚膽戰.

這群人為何不絕望啊?

你們被包圍了一個多月,為何不沮喪啊?

站在高處的甯翼真的震驚了,他甚至顫抖朝著祝霖道:"不會輸吧?"

這沙蠻族的武士,竟然真的強到這個地步?

祝霖大將軍道:"臣請出戰!"

太子甯翼點頭道:"准!"

頓時,祝霖大將軍率領親衛,沖殺入戰場!

他率領的是祝氏家族最精銳的武士,果然止住了頹勢.

越國的軍隊再一次占據了上風!

但是……

又過了兩刻鍾!

越國大軍再一次出現了騷亂.

因為他們沒有經曆過這麼瘋狂的戰斗.

面對的根本不是軍隊,而是一群野獸.

有一支越國軍隊受不了這麼可怕的殺戮,轉身逃跑.

整個局面,再一次搖搖欲墜.

南宮傲道:"太子殿下,臣請出戰!"

"准!"

南宮傲率領幾千親衛出戰.

再一次止住了頹勢.

太子甯翼真是遍體冰寒.

沒有想到矜君大軍沒有任何陰謀詭計,在如此懸殊的兵力之下,依舊如此彪悍,竟然逼迫兩個大將親自出戰.

又過了兩刻鍾!

越國又有一支軍隊士氣崩潰,轉身逃跑.

執法隊已經拼命殺人,依舊止不住他們的逃跑.

一支軍隊逃跑,就可能意味著整個戰局的崩潰,哪怕現在越國大軍依舊是矜君大軍的好幾倍.

"太子殿下,臣請出戰!"

此人是太子的嫡系張召,原天越提督.

他統帥的一萬騎兵,已經是越國最後的軍隊了.

這支軍隊是一半是太子從國都帶來的,另外一半是越國貴族子弟投靠來的精銳騎士.

這一萬騎兵是壓陣的,根本不會出戰的,唯一的目標就是保護太子.

但現在沒有辦法了!

戰局快要崩潰了.

張召朝著天涯海閣李南風望去!

"放心,我二百名天涯海閣武士,一定能夠保護太子殿下!"

李南風有絕對的信心,他率領的二百名頂尖武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藐視天下武道.

或許不適合上戰場,但保護太子安危,絕對沒有問題!

"准!"

太子甯翼下令.

張召率領一萬騎兵,沖入戰場!

終于,再一次止住了頹勢!

太子甯翼全身都濕透了,整個頭皮都一陣陣發麻.

事先他完全沒有想到,戰局會如此險惡,如此驚人.

三員大將,全部出戰.

甚至自己的中軍都壓了上去.

終于!

矜君沙蠻族大軍的戰斗力被壓榨到了極致.

整個戰場進入了另外一個平衡點.

越國大軍,再一次占據了上風.

太子甯翼不知道,雙方傷亡情形究竟如何.

但是身邊的李南風目測,沙蠻族大軍傷亡應該在一萬多,越國大軍傷亡在三四萬左右.

聽到這個傷亡對比,太子甯翼倒吸一口涼氣.

越國士兵竟然要三個換一個?

而且更加可氣的是,越國大軍就算傷亡了三四萬,最多也不超過四分之一的戰損,還有十六萬,竟然屢次要崩潰.

而矜君的沙蠻族大軍傷亡超過三分之一,依舊士氣恢弘.

雙方軍隊的戰斗力相差太大了.

幸好准備充分,幸好准備了二十萬大軍.

否則這一戰,真是生死未卜.

此時,基本上勝局已定了.

這是一種勢!

一旦戰爭的天平開始傾斜,在沒有外力的影響下,就很難挽回局勢了.

之前越國戰局幾次要崩潰,都有新的軍隊馳援上去,止住頹勢.

可是矜君可沒有援軍!

所以,這一戰要贏了.

"不好,矜君要突圍!"李南風忽然道.

果然!

剩下兩萬多沙蠻族大軍要准備突圍了.

而且是主帥和大將殺在最前面,形成了一個尖刀陣型進行突圍!

為首那人,帶著銀色面具,手持一支銀槍,驍勇無敵,騎在戰馬之上,幾乎沒有一合之敵.

那便是矜君嗎?

身影仿佛有些熟悉啊!

但太子甯翼管不了這麼多了.

大聲下令:"堵住他,堵住他,務必不讓敵人突圍!"

但是……

沒有用的!

雙方士兵戰斗力相差太過于懸殊了.

祝霖大將軍,南宮傲大將軍親自沖鋒,阻擋敵人主帥.

依舊沒有攔住!

越國軍隊內心已經怕了.

見到沙蠻族大軍突圍,反而松了一口氣.

剛才戰斗的慘烈,實在讓人畏懼,他們不是聖人,也不是野獸,他們懂得害怕.

就這樣!

沙蠻族主帥率領兩萬多大軍,輕而易舉在越國包圍圈撕開了一個口子,直接突圍,殺了出去!

祝霖和南宮傲率領騎兵追擊!

但是黑水寨內,還算是平整的.

而出了黑水寨的范圍,到處都是叢林和大山.

根本不利于騎兵追擊.

這些沙蠻族武士,化整為零,鑽入大山,鑽入樹林之內,速度飛快,如履平地.

根本追不上!

這種地形,面對這種軍隊,真是讓人絕望.

明明有騎兵,明明有十幾萬大軍,依舊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突圍,逃脫得無影無蹤!

然而……

太子甯翼心中並沒有多少沮喪.

贏了就行,贏了就行!

他是務實的.

被剛才那幾個時辰的激戰徹底驚到了.

已經不想著要消滅矜君了.

能夠將他趕出南甌國,能夠將他擊退,就是巨大的勝利.

反正捷報隨便他寫.

贏了就是贏了!

雖未全功,但依舊是偉大勝利.

而就在此時!

那位沙蠻族主帥反而折身回來.

騎在高頭大馬之上,遠遠眺望著太子甯翼.

太子甯翼一愕.

此人就是矜君?為何戴著銀色面具?

他之前不和甯翼見面,現在是什麼意思?

雖然沙蠻族大軍強大無比,但你矜君畢竟是敗了啊!

而就在此時!

沙蠻族大軍主帥摘掉了臉上的銀色面具.

露出了他英武勃發的面孔.

太子渾身戰栗,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竟然,竟然是他?

"哈哈哈哈,甯翼你沒有想到是我吧?你沒有想到我竟然沒有死吧!"

此人!

原越國鎮遠侯蘇難!

難怪銀槍無敵.

難怪剛才太子甯翼看著覺得非常眼熟.

竟然是蘇難?

他……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現在不但未死,而且武功仿佛晉升了.

太子甯翼渾身冰涼顫栗!

敵人主帥竟然不是矜君?

那,那矜君在哪里?想到某種可能性,太子甯翼的內心近乎要崩潰了.

(蘇難未死不會給主角添堵,大有用處的!)

…………………

注:今天兩更一萬六千多,月票榜危險焦灼,兄弟們助我頂我,糕點叩首拜求了!

上篇:第350章:國賊!太子南下!吾鳳凰涅槃!    下篇:第352章:逆天矜君!大淪陷!太子絕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