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52章:逆天矜君!大淪陷!太子絕望!   
  
第352章:逆天矜君!大淪陷!太子絕望!

g,更新快,無彈窗,!

蘇難沒有死?

對!

那當時在羌國和楚國邊境死的人是誰?

馬賊頭子三眼邪!

當時蘇難全族逃往西域,因為貪婪羌王宮的黃金,結果耽誤了很多時間,而且軍隊集體腹瀉瘧疾,被沈浪帶著羌國騎兵圍追堵截.

為了保護蘇難.

忠仆蘇庸假扮成為蘇難的模樣,帶領蘇氏家族大多數人一路往西送死,試圖聲東擊西吸引沈浪追逐大軍.

而蘇難帶著蘇氏家族最嫡系的子弟北上,先入楚國,再繞路去西域諸國.

結果!

沈浪帶著劍王李千秋,還有最精銳羌國騎兵堵在了楚國的入口之處.

蘇難和李千秋最後一戰,結果肚子被切開了一大半.

臨死之前.

他殺光了蘇氏家族所有人,包括蘇難的幾個兒子,侄子,妻子,兄弟等等.

並且告訴沈浪,蘇氏家族和他的恩怨已經徹底了結了.

最後,他猛地一掌把自己的腦袋擊碎,無比慘烈而死.

留給沈浪和李千秋無法磨滅的印象.

甚至他的形象一下子就拔高了,成為了一個充滿悲壯色彩的梟雄.

但……

死的那個人是馬賊頭子三眼邪.

這里有一個細節.

蘇難在國都朝堂上長期扮老,沈浪幾乎從來都沒有見過他的真面目.

而三眼邪一直以來,都是戴著面具,永遠都沒有露出真面目.

蘇難兩個替身,一個年邁者.

兩個人無法一模一樣,所以蘇難扮老的時候就假扮得和那個老替身一樣.

三眼邪作為年輕的替身,他和蘇難像嗎?

這兩人不是兄弟,也沒有任何血脈關系.

所以想要完全相像是不可能的.

體型幾乎可以訓練得一模一樣,兩人的面骨輪廓也比較相似.

那兩個人的面孔是如何相像的呢?

大劫寺!

之前說過,大劫寺一直被認為是邪門歪道,因為他們精通許多邪術.

或許是因為他曾經挖掘出來的上古遺跡也比較邪異.

它會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比如,大劫宮里面的浮雕很多都是關于男女的,而且非常露骨,甚至有不男不女者,甚至有兩性特征共存的人.

而大劫寺還有一樣本事.

不知道該叫易容,還是叫整容.

但不是手術,不需要開刀,而是用一種非常詭異的手法調整人的面孔.

不過,絕大多數人都承受不了這樣的邪惡手法,十個里面有一個成功都算了不起了,剩下的會死.

但又有一個細節.

姜離血脈余孽,他們擁有非常特殊的血脈.

成年之後,他們的血脈力量得不到釋放,面孔和身體都會扭曲.

苦頭歡,蘭氏十兄弟,都是如此.

而這個時候是重塑面孔的最好時機.

而這個馬賊頭子三眼邪就是姜離余孽,特殊血脈者.

某種程度上,他和苦頭歡還真是兄弟.

當年很多家族領養了戰爭孤兒,蘇難也不例外,三眼邪從中脫引而出.

大約從十七歲開始,他就開始了馬賊生涯,也開始了蘇難的替身生涯.

但就算大劫寺有神鬼莫測的本事,也無法他變得和蘇難面孔一模一樣,所以還需要大量的易容術,才使得兩個人九成的相似度.

那天就只有一個人見過蘇難的真面目.

劍王李千秋.

但劍王有一個特點,他看人不看臉,看內力真氣,看武功氣勢.

這一點,蘇難和三眼邪反而是一樣的.

因為他們兩人修煉一模一樣的秘籍,使用一模一樣的武器.

只不過當時劍王李千秋交手的時候稍稍有些好奇,為何蘇難的氣勢弱了一些?不像在琅郡驛站的時候那麼霸氣沖天了.

但他稍稍想了之後,也覺得正常.

因為蘇難接連受到幾次打擊,心境有了巨大的變化,氣勢弱化也是理所應當的.

但不管如何,三眼邪假扮蘇難是有破綻的.

那麼,讓所有人都相信那個人就是蘇難是什麼原因呢?

心理戰術!

人們特別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

所有人都會想著,蘇難肯定會和家人在一起.

最最關鍵是!

那個"蘇難"臨死之前殺死了自己所有的家人.

包括他的妻子,最鍾愛的兒子.

這些事情都是真的.

這件事情太過于震撼了.

足夠掩蓋所有的破綻.

就如同一部電影,如果劇情震撼到讓人毛骨悚然的話,那麼人們本能就會忽略它的瑕疵.

沈浪每一刻想起那一幕,都會一陣陣汗毛豎起.

蘇難一個一個親手將蘇氏家族嫡系成員殺得干乾淨淨.

所有人都會想,這種事情只有蘇難做得出來,也只有他有資格做.

那麼,當時蘇氏家族嫡系人認出這個蘇難是替身了嗎?

蘇難的兒子,妻子等人肯定是認出來了.

但是她們都沒有開口,任由蘇難替身把自己殺掉.

他們用自己的死,拯救蘇難.

整個蘇氏家族幾千人用自己的性命,換蘇難一命.

蘇氏家族嫡系,一百多人全部死在沈浪的面前.

了解這段恩怨.

這個時候,你會去懷疑蘇難是替身?

誰會想到?

沒有人會想到的.

那……沈浪想到了嗎?

他有X光,看人先看血脈的.

除非血脈一模一樣,否則任何人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所以……

但是他什麼都沒有說.

因為,他也被震撼到了.

而且,蘇難替身三眼邪殺光蘇氏全族之後,問了沈浪一句.

現在蘇金兩家的恩怨,是不是了結了?

沈浪忍不住在心中說了一句.

算是了結了.

事實上那個時候,沈浪已經不可能抓得到蘇難了.

就算他動用羌國所有的騎兵也抓不到了.

蘇難犧牲了整個家族,拋棄了所有,孤身一人,可以輕而易舉變成任何人.

如同大海撈針,怎麼抓?

但蘇難南下,投靠矜君,卻是可以預料的!

關于蘇難的秘密,沈浪只告訴了四個人.

…………………………

蘇難被滅了族,失去了幾百年的基業.

但這反而成全了他.

此人是絕對的梟雄,不管智慧還是手段,又或者是心性,都是絕頂之選.

但他唯獨有一個缺點.

容易貪心.

一旦進入順境,就想要一箭雙雕,一箭三雕.

正是因為這個性格缺陷,是的他敗給了沈浪,遭遇了滅族之災.

現在,他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

那麼,他又變得無比強大了.

在短短一年多時間內,他武功再上一層樓,終于突破了那一層瓶頸,達到了宗師境界.

當然,這宗師還需要六大超脫勢力冊封.

但他的實力,已經到了!'’

而且他何等才華?

矜君何等心胸?

蘇難南下投靠矜君之後,兩個人幾乎如魚得水.

短短一年多時間內,他就成為了矜君的左膀右臂.

在六十歲的時候,他反而獲得了新生.

……………………

此時蘇難騎在大馬之上,藐視越國的十幾萬大軍.

藐視南宮傲和祝霖.

藐視太子甯翼.

"甯翼,你還追不追啊?"蘇難大笑道.

沙蠻族武士已經逃入大山叢林之中了,追不追?

甯翼來的時候,國君口口聲聲說過,窮寇莫追.

祝戎總督也一再勸誡,若矜君大軍逃入深山叢林,萬萬不可追趕.

當時甯翼心中不爽,覺得我為何不能追?我有十幾萬大軍,完全可以將矜君斬盡殺絕.

而現在……

壓根不需要甯元憲和祝戎勸了.

太子甯翼不會追,也不敢追.

只有身臨其境才會懂得一切.

原來深山和叢林真的是沙蠻族武士的天下,追上去真的會死路一條.

不管怎麼樣?

我起碼贏了!

大戰打得很難看,但那又如何?

誰看到了?

老百姓都是蠢貨,好糊弄得很.

到時候把捷報寫得天花亂墜便是了,讓天下無數人瘋狂吹捧這場大戰的勝利便是了.

但太子甯翼心中始終有一個陰霾.

矜君在哪里?

終于,太子甯翼忍不住問道:"蘇難,矜君呢?"

這麼遠的距離,蘇難竟然聽到了.

"那我哪里知道啊?陛下的事情,臣子怎敢多管?"蘇難笑道:"你們不追嗎?那我可走了啊!"

蘇難轉身離去.

但走了一百米後,他又轉身回來道:"你們真的不追嗎?那……那我可真的走了啊!"

太子,祝霖,南宮傲氣得渾身發抖.

怎麼蘇難也變得和沈浪一樣賤了?

偏偏那些沙蠻族武士也很賤,竟然從樹林中出來了,就這麼大刺刺站在中間.就好像青樓女子站在窗戶上招手:"大爺,過來啊,過來玩啊,快活啊!"

這一刻.

越國三巨頭真是覺得無比的恥辱.

但沒有人開口追擊.

太子來的時候還自信沖天,要一舉殲滅矜君,將他碎尸萬段,立下不世之功.

然而現在,他只想安安穩穩把這個軍功拿到走.

畢竟甯元憲也說了,只要擊退了矜君,他的太子之位就穩了.

看來這位太子殿下還是理智的,該慫的時候還是慫的.

"太子殿下,南宮樞密,祝霖將軍,我真的走了啊……"蘇難的聲音傳來.

你他媽快走吧!

然後,蘇難帶著沙蠻族武士,大搖大擺走了.

十幾萬越國大軍,就眼睜睜看著他們離去.

祝霖和南宮傲常常松了一口氣,來到太子面前躬身道:"殿下英明."

你們這是在諷刺我嗎?

天可憐見,祝霖和南宮傲真不是諷刺,而是發自內心的.

他們是真的害怕太子殿下年輕氣盛,直接下令追擊,那這十幾萬大軍可能就要面臨萬劫不複之地了.

叢林和高山,完全就是沙蠻族武士的主場.

……………………

太子甯翼回到大營之內,悶悶不樂地喝酒!

祝氏家族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把幾十年家底都用了,而且透支了未來的政治資源,就換來了這個結果?

竟不能全功!

活生生吃了一鍋夾生飯!

祝霖歎息道:"太子殿下,對于這個結果,臣已經滿意了.求其上,得其中,正常得很."

太子道:"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

祝霖道:"人生不得意十有八九,這個世界上又有幾場戰爭是大獲全勝的?都是不尷不尬收場."

這句話倒是說對了,真正像霍去病那種酣暢淋漓大勝是很少的,絕大部分的戰爭都是雙方拼得筋疲力盡而撤退,然後各自都宣稱獲得了勝利.

太子道:"如今這幅局面,我如何返回國都?天下萬民還等著我大獲全勝,立下不世之功."

"太子殿下已經立下不世之功了啊."祝霖道:"我們確實擊敗了矜君,徹底將沙蠻族主力擊退了.這次大戰,太子殿下指揮得當,使得我軍獲得全所未有大勝,是這樣嗎?南宮樞密."

南宮傲正色道:"沙蠻族大軍源源不斷從大南國而出,最終再一次集結十萬之巨.我越國十八萬對戰沙蠻族十萬,斬八萬,傷亡五萬,大獲全勝!敵將蘇難率領不足兩萬殘軍倉皇而逃!這不是大獲全勝又是什麼?當然是不世之功."

祝霖道:"南宮樞密果然是沙場老將."

祝霖這句話不是諷刺,而是真的在誇獎南宮傲.

這樣的戰報,才最符合越國萬民心理預期.

首先,沙蠻族軍隊確實是厲害的,我們十八萬對戰他們十萬才贏.

但我們也很強大啊,斬首八萬,自身傷亡五萬.

這不是恢弘大勝又是什麼?

祝霖道:"重點在敵將蘇難!"

張召道:"這次捷報的重點在蘇難!此人不是已經死了嗎?不是已經被沈浪滅了嗎?為何又活了過來,而且還出現在矜君軍中?這更加證明了一件事情,沈浪私自放過了蘇難,而且勾結矜君,鐵板釘釘!"

太子甯翼點頭道:"對,這樣足夠轉移任何人的注意力!重點就不會放在質疑戰報上,而是在蘇難未死,沈浪勾結矜君一事上!借此罪名,可以徹底將沈浪和甯政打死!"

大將軍祝霖道:"這份戰報,已經足夠震驚天下了."

太子甯翼道:"那對父王,也要用這份戰報嗎?"

大將軍祝霖沉默片刻,這樣的戰報能夠騙天下人,但肯定騙不過甯元憲.

思考了片刻之後,大將軍祝霖道:"我們又沒有撒謊,為何不能這樣上報陛下呢?你說呢,南宮樞密?"

南宮傲頭皮發麻.

但他現在已經脫身不得了.

"對,這本就是事實,我軍斬首八萬,自損五萬,幾乎將將軍打得全軍覆滅,當然要如實奏報國君."南宮傲道.

祝霖起身道:"恭喜殿下,賀喜殿下,剿滅矜君主力,為我越國帶來幾十年長治久安,立下不世之功!"

南宮傲也起身拱手道:"恭喜殿下,立下不世之功."

太子甯翼起身,將兩位大將軍攙扶起來,道:"這一戰之所以大獲成功,全靠兩位將軍指揮得當,全靠將士們拼死無畏,甯翼無寸功."

哎!

經過這一戰後,甯翼也成熟了.

至少說這段話的時候,已經毫不臉紅了,大概已經有做君王的基礎了.

太子殿下道:"接下來,孤是北上的好,還是繼續在南甌國的好呢?"

大將軍祝霖道:"殿下還是留在南甌國一段時間,鞏固一下勝利成果,安撫萬民,讓南甌國民眾也能仰慕君恩."

太子甯翼懂了,這是讓太子再刷一波功勞.

對于太子來說,軍功是功.

但治民也是功勞啊.

屆時,讓南甌國民眾上個萬民血書,發誓效忠越國之類.

甚至太子離去的時候,幾萬民眾相送.

等太子回國都之後,又讓越國再上一次萬民血書,請求南甌國徹底歸附越國,成為第二個特治州.

這樣,太子這次的功勞就算是實錘了.

當年甯元憲的功勞也是說服卞逍背吳投越.

如今我甯翼,不但徹底擊敗了矜君,而且還讓南甌國徹底歸心,成為越國的一部分.

這開疆拓土之功,難道還不夠嗎?

確實夠了!

只要天下讀書人一起開口,一起吹捧.

用不了多久,這件功勞就會從虛的,變成實的.

太子甯翼這個開疆拓土之功,就會釘在史書之上.

至于真相?

誰在乎?

雖然整個越國的輿論話語權在讀書人手中呢?

老百姓知道個屁啊.

還不是讀書人說什麼,他們聽什麼?

史書都歸我們寫!

此時,太子終于心定了下來!

不管怎樣?

這一戰終究是贏了.

只需加工一下戰報便是.

"孤決定,接下來施展全新的策略,在兩國邊境線上大肆修建堡壘,保境安民."太子甯翼道.

"殿下英明!"

"殿下英明!"

在邊境線上修建堡壘,和矜君進行持久之戰?

這……這不是沈浪和甯政早就定下來的政策嗎?

怎麼又成為太子的了?

其實,太子甯翼也在感慨,

原來甯政和沈浪是對的,沈浪那一句話說的太好了.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

沈浪和甯政提出堡壘戰,持久戰的觀點之後,幾乎被天下噴死,釘在投降派的恥辱柱上.

包括甯翼也嗤之以鼻.

然而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才是正確的.

不過……那又如何?

你們的恥辱柱是翻不了身了,而且加上蘇難未死,沈浪勾結矜君已經成為事實.

接下來,就等著遺臭萬年,被萬民唾棄,永世不得翻身吧!

你們這個正確的持久戰,堡壘戰策略,就歸我甯翼了!

不謝,不謝!

我會把你們打入萬丈深淵進行感激的.

但是,矜君在哪里呢?

三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陰霾.

"矜君在哪里?"太子甯翼還是問了出來.

祝霖大將軍道:"現在想來,矜君已經消失一個多月不在軍中了."

南宮傲道:"蘇難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外人,他竟然把兵權交給一個外人?"

祝霖道:"對啊,作為一個君主,誰會把兵權交給外人?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他把兵權交給外人?"

"除非是大南國內生變,矜君王位不穩!"太子甯翼道:"黑水台仿佛是有類似奏報,大南國內有部落謀反."

"對,只有這個解釋!"祝霖道:"只有王位受到威脅的時候,矜君才會拋下軍隊,返回國內."

南宮傲道:"矜君率領十萬大軍進攻南甌國,雖然驍勇無比,但徒勞無功,沒有占領一寸土地,沒有占據一座城池,白白傷亡了幾萬大軍,他的神話破滅了,所以注定王位不穩."

祝霖道:"大南國雖然說是一個國家,但其實有很多的野蠻部落,這些酋長桀驁不馴,哪里會服從矜君?他之前那一戰徒勞無功,威信肯定受到了巨大的損失!"

南宮傲道:"而且他是吧軍隊交給蘇難,而不是其他沙蠻族大將,證明他對沙蠻族將領本身帶著不信任,他正在剪除異己,所以蘇難才能上位!"

不錯,不錯!

這個理論天衣無縫.

以己度人,再正確沒有了.

一定是這樣的!

若非發生了可怕變局,誰會交出兵權?

天下哪有這樣的君主?

蘇難之前反了越國,完全是個亂臣賊子.

頓時,祝霖躬身道:"恭喜殿下,賀喜殿下,這次徹底擊敗了沙蠻族主力,矜君王位更加不穩了,大南國內只怕會有一場大動蕩,甚至內戰!從此之後,南甌國高枕無憂,這一切都是殿下之功!"

南宮傲道:"這次,真的算得上是不世之功了!"

然後,祝霖道:"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寫捷報如何?"

"善!越國萬民肯定翹首以待,陛下也翹首以待,馬上就要過年了,這份天大的捷報,剛好可以讓越國萬民過一個好年!"

何止是好年,只要吹噓得當,完全可以陷入歡樂的海洋.

然後,祝霖大將軍洋洋灑灑,寫了一封捷報.

整整千言!

將整個大戰寫得驚心動魄,精彩萬分.

百分之八十的文筆,都用在了太子甯翼身上,把他塑造得神乎其神.

翻成現代的話說差不多就是甯翼有呂布之勇,諸葛亮之智,愛兵如子,神機妙算,用兵如神,身先士卒,銳不可當.(當然這世界沒有呂布,也沒有諸葛亮)

總之,太子甯翼是完美的!

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太拼命了!

每天都盡心竭力,嘔心瀝血,到了戰場上不顧自己安危,往往沖在最前面.

短短半個月,太子便形銷骨立.

話里話外,若沒有太子甯翼,就沒有這一場大勝.就不可能斬首八萬,就不可能將矜君主力打得幾乎全軍覆滅.

有這樣的一個太子,是國君之幸,萬民之幸啊.

並且警告楚國.

太子殿下如此英明神武,現在矜君都已經敗了.

你楚國膽敢侵犯我越國邊境?

甯翼看完捷報之後,連連擺手道:"太過了,太過了."

祝霖道:"半點不過,臣都是肺腑之言."

然後,祝霖蓋上大印,簽上名字.

南宮傲蓋上大印,簽上名字.

所有千戶以上將領,全部簽上名字,咬破手指,按上了血手印.

名字越多越權威不是嗎?

這可是代表著十幾萬大軍的意志.

誰敢否認?

就是和我十幾萬將士為敵!

"八百里加急,發出去!"

"派遣一百騎士,把這份捷報傳向四方."

"讓整個越國萬民,都過一個好年."

"遵命!"

半個時辰後!

幾百名騎士騎著戰馬,飛馳而出.

"捷報,天大捷報!"

"我軍大獲全勝,斬首沙蠻族主力八萬!"

"天大捷報,矜君主力,近乎全軍覆滅!"

這些傳令騎士在這里就開始高呼了,當然是為了拍太子馬屁.

但……聽著讓人有些尷尬.

尤其是在場十幾萬大軍,簡直羞愧欲死.

明明打得跟屎一樣,結果吹噓成大獲全勝了.

明明被人斬殺四萬,明明只消滅了敵人一萬多,結果吹噓成八萬.

沙蠻族大軍加起來只有三萬多,就算把他們殺兩遍也湊不成八萬這個數啊.

不過,無所謂了!

反正南甌國內,沙蠻族平民多得是,悄悄殺個六七萬,不就湊成八萬人頭了?

功勞吹噓得越大,大家的賞賜就越多.

戰場的尷尬和恥辱,就留在戰場上,就莫要帶回家了.

回家之後,我還是一個英雄!

……………………

"我們還要再寫一份奏折!"祝霖道:"彈劾沈浪,彈劾甯政,私放蘇難,勾結矜君!"

"對!"

"彈劾沈浪,彈劾甯政!"

"要趁著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將兩人徹底拍死,永世不得翻身!"

然後,祝霖動手寫了一份奏折.

又是洋洋灑灑上千言.

幾乎是要將沈浪和甯政蓋棺定論一般.

國賊!

差點害得越國遭遇滅頂之災的國賊.

甚至沈浪和矜君早在一年之前,就有勾結,有預謀分割天南行省.

金氏家族要謀反!

陛下不得不防!

越國臣民,不得不防.

祝霖相信,這一份奏報,一旦公布.

天下會再一次震撼.

原本萬民就對沈浪和甯政這兩個投降派恨之入骨,現在肯定是恨不得扒皮抽筋,挫骨揚灰了.

"這份奏折一出,甯政就完了,沈浪跳進大海也洗不清,徹底遺臭萬年了!"

"哈哈哈……"

"當浮一大白."

"當浮一大白!"

太子,南宮傲,祝霖三人又喝了一杯.

看上去仿佛喝得淋漓大醉,但其實內心卻越喝越清醒,越喝越振奮.

軍事上的戰爭結束了,接下來就是政治上的戰爭了.

但,這才是他們最擅長的,不是嗎?

半個時辰後!

一個熟悉的人,出現在大營中,狼狽之極,嚎哭不已!

此人,便是南甌國相余柱.

他算是最大的南甌國內奸了,甯蘿公主的走狗.

他的兩支耳朵都被割掉了,然後被縫上了兩支野狗的耳朵.

兩只手也被砍掉了,被縫上了兩支野狗的爪子.

跌跌撞撞,沖入跪在太子甯翼面前.

"太子殿下,祝霖大將軍,南宮樞密,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這位南甌國相狗當慣了,見到三位大人物,本能就要五體投地,跪伏在地.

但是兩只手被砍掉,換上鬣狗爪子,一下子直接趴在地上,一陣陣劇痛,鬼哭狼嚎!

太子甯翼內心一顫.

千萬不要是最壞的消息,千萬不要.

祝霖厲聲喝道:"什麼事情?說!"

南甌國相余柱顫抖道:"南甌國都城淪陷了,被矜君奪走了,甯蘿公主也被抓了!"

"什麼?!"祝霖大將軍不敢置信道.

南宮傲依舊坐在椅子上,但是……

"砰!"

一聲巨響.

他身下的椅子,瞬間四分五裂.

而太子甯翼,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

遍體冰涼.

他內心原本就有不祥之預感,但覺得這個預感不會成真.

沒有想到,真的成真了!

南甌國都城啊,第一大城池,幾乎是大軍在整個南甌國最大的據點.

現在竟然淪陷了?

這怎麼可能?

出現幻聽了嗎?這種荒謬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

祝霖嘶聲吼道:"怎麼會這樣?矜君他哪里來的兵?南甌國都城足足有一萬五守軍,甯蘿公主回守的時候,又帶去了一萬大軍,矜君哪里來的軍隊奪城?"

南甌國相余柱道:'矜君只有不到兩千人!但這兩千人很早就埋伏在南甌國都城周圍村落山野之間,扮成了普通平民的樣子,而且南甌都城內也有幾百名矜君的內應.里應外合,我們一萬五守軍堅持不到一個時辰就崩潰了.而且這一萬五千守軍中,有五千是南甌國仆從軍,他們是被馴化的沙蠻族人,已經全部投降矜君了."

祝霖道:"那一萬越國守軍呢?"

余柱道:"先投降了,但還是被矜君殺得干乾淨淨.國都內所有越國的官員,士兵,商人,全部被殺絕了."

矜君夠狠!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發揮到極致.

祝霖道:"甯蘿公主有一萬人,她為何一點消息都沒有傳過來?"

余柱道:"矜君奪城之後,依舊讓人打著越國的旗幟守城牆.最關鍵的是……矜君逼著我和甯夢演戲,詐甯蘿公主入城,中了矜君的埋伏,幾乎全軍覆滅,甯蘿公主被俘了."

祝霖顫抖道:"甯夢背叛了?不可能?她是從小跟著甯蘿公主長大的,情同姐妹一般,她是甯蘿公主最信任的副將,怎麼會背叛?"

余柱顫抖道:"她和矜君早有私情,而且她也是沙蠻族女子啊,只不過她一開始不知道!"

祝霖眼前一陣陣昏眩.

幾乎要站立不住.

太子甯翼已經站不住了,坐在椅子上,顫抖道:"現在,南甌國都城內,矜君有多少軍隊?"

"一萬人!"余柱顫抖道:"而且還在不斷變多,諸位大人是沒有見到,矜君攻下都城之後.好多下賤的南甌國百姓瘋了一般,許多年輕人紛紛加入他的軍隊."

太子甯翼道:"矜君既然在南甌國都城內有內應,為何之前一戰不用?"

祝霖道:"內應太少,之前我們在城內守軍太多,幾百內應起不了大作用."

南宮傲大口喘息道:"這……這是個瘋子啊!一個多月前,他在沙城那一戰是故意敗的,當時他就把軍隊交給蘇難的,自己孤身一人潛回到南甌國都城附近了."

"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啊,竟然把聲東擊西玩到了這個地步."

"竟然孤身一人去奪南甌國都城,竟然把主力大軍交給蘇難這個外人."

"這是一個比沈浪更加瘋的瘋子,誰敢這麼玩?誰敢這麼玩啊?"

"這是一個天馬行空,完全抓不到痕跡的瘋子,太厲害了,太厲害了……"

太子甯翼顫抖道:"那,那他現在想要做什麼?"

祝霖寒聲道:"他,他想要將我們這二十萬大軍全部吃掉,想要奪回整個南甌國,想要打下整個天南行省,想要引爆四國大戰,想要聯合楚國,吳國徹底肢解我們越國,以報殺父之仇!"

這話一出.

太子甯翼再也忍不住腹中的翻湧.

今晚喝了那麼多酒,剛才還不覺得,現在覺得翻江倒海,頭昏目眩.

"噗……"

甯翼嘴巴一張,猛地吐出.

胃里所有的東西,全部噴湧了出來.

最壞的局面發生了!

幾乎讓人絕望!

……………………

注:第一更送上,在家中等老婆給我帶飯節省時間碼字,今天依舊一萬五以上.兄弟們還有月票嗎?給我吧!感恩無限!

上篇:第351章:太子決戰矜君!顫栗崩潰!    下篇:第353章:恥辱絕境!太子吐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