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53章:恥辱絕境!太子吐血!   
  
第353章:恥辱絕境!太子吐血!

g,更新快,無彈窗,!

祝霖和南宮傲此時才感覺到了矜君的魅力.

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冒險精神,還有肚量.

哪怕作為敵人,也不由得震撼.

這個世界上其實沒有什麼奇謀的.

沈浪幾次滅敵,確實算得上奇謀,這也是因為利用文明代差.

不管是當時滅徐家,還是後來炸開隧道引海水入坑滅掉海盜王大軍,又或者用火藥引發雪崩等等.

確實讓人意想不到,因為這個世界的人壓根沒有接觸過這些知識,完全是文明盲點,所以才會有出其不意的奇效.

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真正的奇謀了.

不管什麼陰謀詭計,都有人會想到.

關鍵在于有沒有這個膽魄,有沒有這個魅力去執行.

當年甯元憲以越國太子之尊,只身入卞逍大營說服他背叛吳國,這也算是一種魄力.

而這次矜君敢用這麼大的代價演戲,敢把主力大軍交給蘇難,作為君主敢以身犯險,智取南甌國都城.

真的讓人折服,並歎為觀止.

這不僅僅需要想象力和膽魄,還有巨大的人格魅力.

反觀祝霖和南宮傲?

這二人確實算得上一代大將,打戰的時候正統無比,玩政治的時候嫻熟無比.

他們不是不聰明,而是想象力已經被磨滅了.

任何事情,他們都以自身的世界觀和人身觀去思考.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以政治因素為第一考量.

"矜君了不起啊,這樣的君主,難怪能夠統一整個沙蠻族!"祝霖忽然歎息道.

南宮傲道:"正常的人,正常的思維,也走不到他今天這一步."

有很多時候,我們看曆史上的人物也會驚歎不已.

太誇張了,小說中都不敢這麼寫.

漢高祖劉邦,47歲還是一個老流氓,56歲就做皇帝了.

光武帝劉秀就更加誇張了,27歲還在務農,30歲就成為東漢皇帝了,上哪說理去?

而這位矜君!

兩年之前如同喪家之犬,整個南甌國被占領,幾乎孤身一人逃亡沙蠻族.

兩年後人家統一了整個沙蠻族,率領著十萬大軍殺回來了,成為了大南國主,地盤比越國還要大.

之前祝霖和南宮傲心中還總是在想,沙蠻族這些部落酋長都是傻逼嗎?

竟然被矜君這個不到三十歲的小白臉給統一了?

現在他們也終于感受到這種強烈的人格魅力了.

哪怕作為敵人,也會被驚豔到,難怪這些蠻族首領會紛紛膜拜.

這樣的敵人,真是讓人恐懼.

因為他就是一個瘋子,你壓根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關鍵還是一個聰明絕頂的瘋子.

現在想來,當時沈浪的那些敵人也是這般痛苦的吧.

………………

徹底的震驚,甚至恐懼之後.

接下來該怎麼辦?

太子,祝霖,南宮傲三人相對無語.

祝霖道:"接下來,有三種方案."

"第一種,大軍明日出發,趁著矜君立足未穩,殺回南甌國都城,不計任何代價,奪回這座城池.但這樣一來,蘇難率領的兩萬多沙蠻族武士很可能再一次從背後殺上來,和矜君里應外合,消滅我們這十六萬大軍."

這話說出來真是有些恥辱,就算蘇難和矜君軍隊加起來,也只有三四萬而已.

祝霖等人的大軍加起來,依舊有十六萬之巨,卻擔心被人全滅.

"第二種,放棄南甌都城,直接退守沙城."

南甌國境內有三城,都城,沙城,落葉城.沙城是最北邊的城市,再往北就是越國的領土了,而且距離主力大軍也更近一些.

"第三種,徹底退出南甌國境內,直接退守天南城防線,那里才是我們的主場."

祝霖給出這三種方案,已經是完全受到矜君的刺激,變得非常大膽了.

否則正常情形下,這第三種方案壓根不敢給出.

祝霖說完之後,三個人都靜靜無聲.

沒有人敢做出這個決斷.

後果太嚴重了.

選擇第一種,可能面臨著全軍覆滅.

選擇第三種,政治後果太嚴重了,這等于丟失了整個南甌國,意味著徹底的失敗.

祝霖做不了這個決斷,南宮傲更不能.

于是,兩個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太子甯翼.

必須立刻做決定了,戰場瞬息萬變的.

甯翼閉上了眼睛,拼命讓自己冷靜下來.

如果我是矜君那樣的人,應該怎麼辦?

作為越國太子,我應該做出哪一種選擇?

甯翼本能選擇了第三種.

徹底放棄南甌國,退守到越國境內.

天南城作為行省首府,城高池深,堅固無比,是越國第三大城,遠勝南甌國都城.

而且天南城還有祝戎,是祝氏家族的絕對主場,里面有無數的物資和兵源.

但這樣一來他這個太子就徹底失敗了,臭名昭著.

之前你沒來的時候,越國還占據上風呢.

結果你甯翼一到南甌國戰場,竟然一敗塗地,整個南甌國都淪陷了,這肯定是你甯翼的無能.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為了越國的利益,應該保留這十六萬大軍,退守天南城.

但為了他甯翼的利益和名聲,就需要搏一搏.

那麼選擇第一種?

率領十六萬大軍去攻打南甌國都城?

真的沒有勇氣了.

不管是甯翼,還是祝霖,南宮傲,甚至越國大軍都被打怕了,心中產生了畏懼.

哪怕此時城內,矜君的軍隊只有一萬多人.

但這個人太可怕了.

而且,背後蘇難大軍很可能襲殺上來.

思來想去.

竟然只有這第二種方案可取.

不敢拿著十六萬大軍去冒險,但也承擔不起徹底丟失南甌國的政治後果.

所以大軍進駐沙城!

"太子殿下,請您決斷."祝霖道.

太子甯翼心中冷笑,這個時候又要我決斷了?

我剛來的時候,你們怕我瞎指揮,明里暗里都讓我閉嘴,當一座菩薩雕像鎮在這里便是.

現在承擔不起政治後果的時候,又聽我的了?

僅僅腹誹了片刻,太子甯翼道:"大軍全速退守沙城,八萬入沙城,八萬直接後撤到天南城,,立刻在天南行省境內部署第二戰場."

果然是這個方案.

祝霖和南宮傲松了一口氣,卻也覺得失望.

中庸啊!

內心深處本來渴望太子會做出更加勇敢而又冒險的決斷,結果依舊沒有,保守無比.

當更可笑的是,他們心中也是這樣想的.

甚至,如果太子甯翼做出冒險的決斷,他們兩人還會給掰正回來.

"殿下英明!"

"殿下英明!"

太子甯翼心中冷笑,英明嗎?對,確實英明.因為只有這樣的太子才最符合你們的想法.

決策已經定了.

接下來,立刻召集千戶以上軍官,宣布這一項決定.

頓時眾將嘩然震驚.

所有人都被驚呆了,矜君這麼瘋狂?

他是君王啊,竟然以身犯險,智奪南甌國都城?

但是聽到太子甯翼的決定之後,他們也松了一口氣.

因為這個方案也符合他們的想法.

果然……都是謹慎之輩啊!

然後,太子甯翼忽然道:"快,快派人去截住那些傳捷報的騎士,務必將他們攔住."

如果前頭報捷,後頭就大敗,那真是丟死人了.

………………

唯獨張召有另外的想法,他是一個非常偏激的人.

當下,他立刻找到了太子.

"殿下,聽說我們要直接退守沙城?"

太子甯翼點頭.

張召道:"殿下萬萬不可,矜君在南甌國都城僅僅只有一萬人啊,為何不敢打?只要打下來,也就等于滅掉矜君了."

太子道:"那蘇難率領兩萬多沙蠻族大軍殺上來?怎麼辦?"

張召咬牙道:"殿下,臣願意率領五萬大軍殿後,阻攔蘇難率領的沙蠻族主力."

太子道:"你擋得住嗎?打得贏嗎?"

張召搖頭:"打不贏,但是……末將能夠支撐足夠的時間."

太子道:"你說的足夠多時間是多久?"

張召道:"兩天!"

太子道:"首先,你未必堅持得到兩天時間.其次就算你堅持了兩天時間,我們也未必能夠攻下南甌國都城."

張召顫聲道:"殿下,十一萬大軍攻城,矜君最多只有一萬多人?就這還攻不下來?"

太子道:"你可有想過,萬一失敗了會怎麼樣?十六萬大軍可能會全軍覆滅!"

張召不敢置信.

十六萬大軍啊,竟然就被矜君的三四萬人嚇破了膽子,連試試看都不敢了嗎?

太子甯翼特別厭惡張召的目光,你這是什麼意思?嘲笑我窩囊嗎?

足足好一會兒張召道:"既然如此,那索性全部退出南甌國,所有大軍全部集結在天南城,那才是我們的主場.反正矜君一定會北上的,就選擇在那里決戰."

太子幽幽道:"若那樣的話,等于整個南甌國淪陷,而且是拱手讓出,誰負得起這個責任?"

張召內心痛苦.

為何在戰場上就不能單純一點呢?

矜君已經是君王了,他都敢冒險?

太子殿下您還不是王呢,為何就不敢冒險呢?

要戰就徹底戰.

要退就徹底退.

這戰不戰,退又不退,算是怎回事?

這樣的中庸會害死人的!

頓時張召一頭磕下來,大聲道:"殿下,您給我六萬大軍,我去攻打南甌國都城,我去和矜君決戰,輸了大不了這條命不要了,也算報了殿下的知遇之恩."

他實在受不了這樣,太窩囊了.

太子甯翼冷道:"說得輕巧,這六萬大軍何等寶貴,豈能就這樣輕而易舉葬送了?"

張召痛苦道:"那就徹底退,退回越國內."

"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甯翼道:"南甌國徹底淪陷的責任,你承擔得起嗎?只會由我來承擔!好了,孤的心意已決,你不必多言,執行命令便是."

張召磕頭出血,近乎哭道:"殿下,萬萬不可如此啊.要麼戰,要麼退,萬萬不可中庸!"

他不斷地磕頭,片刻之後額頭就鮮血淋漓.

太子甯翼被他弄得心煩意燥,直接揮手道:"將他拉出去!"

頓時,兩個天涯海閣武士上前直接將張召拖了出去.

"太子殿下,萬萬不可如此,要麼徹底退,要麼徹底戰啊……"

張召拖出去之後,太子甯翼又忍不住想要嘔吐,趕緊喝了一口茶.

"李南風,你說我錯了嗎?"

天涯海閣武士首領道:"不知."

他是習武之人,對軍國大事不關注的.

此刻,太子甯翼才感覺到為君之不易,任何一個決定,都如同千鈞一般艱難.

然後他望著茶杯發呆.

世人都說他和甯元憲很像.

某些方面確實像,長得像,性格也像,都是刻薄寡恩,甚至太子甯翼更加陰沉一些.

甯元憲還充滿了一些浪漫的色彩.

如今看得更加清楚了.

甯元憲膽子大,關鍵時刻敢于冒險,敢于決斷,甚至如同眼睛通紅的賭徒一樣,有四成把握就敢推出所有的賭注.

而甯翼其實是保守的!

這當然和他性格有關,但另外一方面,他受到祝氏的影響太大了.

凡事喜歡周全,喜歡用政治思維思考並且解決問題.

"罷了,罷了,不管有什麼後果,我擔了便是……"

甯翼猛地一咬牙,將手中的茶杯摔碎!

……………………

次日,隨著太子甯翼一聲令下.

越國剩下的十六萬大軍浩浩蕩蕩開拔.

張召率領三萬軍隊斷後,隨時准備抵禦蘇難的襲擊.

大軍非但沒有去攻打南甌國都城,反而遠遠繞開,堅決不給矜君偷襲的機會.

既然保守,那就保守到底.

十六萬大軍,如同烏龜殼一般,小心翼翼.

原本兩天就能走完的路程,現在卻要走三四天.

經過南甌國都城的時候,雖然間隔得很遠,但依舊遠遠能夠眺望到這座城池.

太子甯翼心中無比痛恨,又無比羞愧.

矜君你這個瘋子,竟然敢如此冒險,現在你肯定站在城牆之上看著我的大軍譏笑不已吧.

你肯定在譏笑我膽小如鼠,空有十六萬大軍都不敢攻打南甌都城吧.

笑吧,笑吧.

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你是瘋子,我不是.

我會讓你如同老鼠拉龜,找不到絲毫破綻.

身後張召一次次派斥候前來稟報,蘇難率領的沙蠻族主力並沒有追上來.

但越是這樣,太子甯翼越發覺得里面有鬼,肯定以後陰謀.

按照正常情形,蘇難那麼賤,肯定會率領大軍在後面不斷襲擾啊.

他竟然沒有出現,可見是想要我放心去攻打南甌都城,然後在里應外合將我大軍一鍋端了.

我絕對不會上當!

所以,經過南甌國都城的時候,盡管張召一次又一次懇求攻打南甌都城.

但是太子甯翼全部拒絕.

祝霖和南宮傲也非常惱怒,這張召竟然如何不識趣?

軍令如山,哪有朝令夕改的道理?

難怪此人之前如此不得志,被人閑置這麼久.

因為繞路避開南甌都城的緣故,整整花了三天半的時間,距離北邊沙城關還有幾十里.

蘇難率領的沙蠻族主力始終沒有追上來,甯翼等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氣.

只要大軍進入沙城就安全了.

然後八萬大軍後撤進入天南行省境內,有天南城這座大城庇護定能高枕無憂的.

這樣既保證了安全,又沒有徹底退出南甌國.

反正大戰還沒有結束,一邊勝利,一邊轉進,也是再正常不過的嘛.

接下來就要讓文官勢力開啟輿論戰了,大肆烘托鋪墊在天南城進行決戰的必要性.

不是我甯翼無能丟掉了南甌國,而是在天南國境內決戰更加符合利益,更加有利于徹底殲滅矜君.

至于戰報,春秋筆法便是了.

雖然尷尬了一點,但……不是沒有操作的余地.

相信以讀書人的無恥手段,一定能夠將這場轉進洗白的.

接著太子甯翼決定!

一旦大軍部署第二戰場,打算在天南城決戰,就一定要讓金卓出兵了.

務必不能便宜了金氏家族.

戰火都燒到天南行省了,你金氏家族作為天南行省最大的老牌貴族,哪有不出兵的道理.

一旦出兵,那就不要怪我割肉放血了.一定趁著這場大戰,將你金氏家族的血放乾淨.

緊接著太子甯翼捫心自問,都到這個時刻了,難道還要抱著政治思維,還要想盡一切辦法打擊政敵嗎?

很快他得到了確定的答案,

沒錯就是要這樣,這就是政治,充滿了冰冷和狡詐,容不得半點天真浪漫.

沈浪是敵人.

在順境中固然要打擊,在逆境中更要打擊,否則他會借機反咬的.

"沈浪私放蘇難,勾結矜君的奏折送出去了沒有?"甯翼問道.

"送出去了!"

甯翼道:"很好,再寫一份奏折!把南甌國都城失守的責任,也栽到沈浪頭上.若非他和矜君勾結,如何會失了此城?"

呃?這就需要很大的想象力,需要的不止千字才能將因果關系拉上了.

祝霖道:"這哪里是栽贓?本就是事實!我軍本已經大獲全勝,就是因為沈浪勾結矜君,在南甌都城中潛伏了大量的探子,告知城內虛實,並且下毒謀害我越國大軍,才讓矜君奪了南甌國都城,逼迫我軍主力不得不轉進沙城.此次南甌都城失守,沈浪本就是罪魁禍首之一."

呃!

南宮傲歎為觀止.

祝霖大將軍你不愧是文官出身的武將,推卸責任,栽贓陷害,簡直毫無底線,如火純青.

甯翼道:"不僅如此,王姐甯蘿之所以會被俘,也和沈浪有關,王姐曾經很長時間服用沈浪配的藥是嗎?"

祝霖道:"確實如此."

甯翼道:"那藥中有毒,王姐甯蘿公主關鍵時刻毒發,才被矜君擊敗,慘遭俘虜.南甌國都失守,沈浪是最大的罪人."

李南風也歎為觀止.

甯翼太子果然是文官培養出來的,所有的技能都在政治手段上了.

這推脫罪責的本事,簡直發揮到了極致.

他們當然知道這完全騙不了國君甯元憲,但是……卻能夠渾水摸魚,能夠騙得了很大一批平民,而且天下讀書人一定願意相信的.

至于國君?

只要這十幾萬大軍在手,國君也只能裝糊塗.

因為南方戰局完全仰仗祝系的這十幾萬軍隊呢.

沈浪你不要怪我.

誰讓你是我的敵人,誰讓你被天下人唾棄,被萬夫所指呢.

這個鍋你不背,誰背?

而就在這個時候!

前面又有一隊騎士飛奔而來,神情狼藉,驚惶不已,為首的便是守沙城的主將.

太子甯翼內心再一次顫抖.

千萬不要再有壞消息了,千萬不要!

我真的承受不了了.

那個武士直接沖到甯翼的面前跪了下來.

"殿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矜君已經奪了沙城關了!"

這話一出!

如同雷擊一般!

太子甯翼,祝霖,南宮傲完全呆立,無法動彈.

刹那間的聲音,仿佛從九天云外傳來一般.

整個頭皮都要炸起.

仿佛陷入了無邊無際的冰冷和黑暗.

沙城,已經是南甌國最北邊的城市了,再往北就是越國境內了.

太子甯翼本是要率領大軍入沙城的.

現在,沙城也淪陷了.

我……我艹你娘啊,矜君!

我艹啊……

你這個瘋子,你有完沒完了?

你,你這是純粹玩弄我的智商嗎?

瘋子,瘋子啊!

祝霖和南宮傲也覺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羞辱.

那可是南甌都城啊.

對你矜君來說,是無比重要的城池,甚至是命根子,是國都啊.

你剛剛奪了,竟然轉身就走了?

你……你就不怕我們去攻打嗎?

你走了之後,把南甌都城交給誰去守了?

"矜君帶了多少人攻打的沙城?"祝霖顫抖道.

"一千多人!"那名武士道:"城內有他的內應,大概二三百人."

又,又是內應!

沙城原本有守軍七千人左右.

七千人,被人家一千多人里應外合打下來了.

"你,你們是廢物嗎?"南宮傲顫抖道:"七千人,打不過別人一千多人?"

沙城守將道:"矜君太強了,身先士卒,勇猛無比!沙城內的民眾,也,也都擁護矜君的."

而就在此時!

太子甯翼的身體在馬上一陣陣搖晃,仿佛就要摔倒下來.

"殿下,殿下……"

祝霖和南宮傲沖了上來.

甯翼終究沒有摔下來,因為邊上有李南風扶住了他.

足足好一會兒.

甯翼才覺得自己回神了.

靜靜無語.

自己三人,真的被矜君完全玩弄于鼓掌之中了.

矜君為何敢秘密拋下都城去奪沙城.

他就是算准了甯翼的越國大軍不敢攻打南甌都城.

這是一種冒險.

但……也是知己知彼.

甯翼,祝霖,南宮傲,都被他算死了啊.

看上去冒險無比.

實際上這一步,人家很有把握的.

恥辱,天大的恥辱!

怎麼辦?

接下來又該怎麼辦?

是繼續北上奪回沙城?

還是南下,奪回南甌都城?

又或者是徹底逃之夭夭,退回到越國境內?

不!

退不出去了.

越國大軍不是沙蠻族武士,翻不了大山.

最近返回越國的路,一定要經過沙城的.

要麼就繞路四百里,一直往東,經過落葉城北上進入越國境內.

擺在甯翼面前又是三個選擇.

"北上攻打沙城是."

"南下攻打南甌都城."

"繼續轉進,繞路四百里去落葉城!"

祝霖顫抖道:"殿下,該做決斷了."

做你媽的決斷!

太子甯翼幾乎要怒吼而出.

之前順風順水的時候,為何不讓我決斷.

現在危在旦夕了,卻要讓我做決斷?

我是太子啊,我也是君啊,難道就是你們的擋箭牌嗎?

現在甯翼真是怕了決斷這個詞了.

上一次他的決斷被矜君算得死死,以至于遭到眼前的慘局.

如果聽張召的,二話不說直接攻打南甌都城.

那什麼事都沒有了.

矜君不在,城內不到一萬守軍,或許能打下來的.

結果自己前怕狼,後怕虎,竟然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殿下,我知道這很難,但必須要做決斷了."祝霖道:"大軍在野外太危險了,等天黑了更加危險."

是啊,還有兩個時辰就天黑了.

甯翼真的要崩潰了.

原來決斷這麼難.

他真的被矜君操弄得毫無自信心了.

唯恐自己的每一個決定,都會被對方算死,都會落入對方的陷阱.

"殿下,請您決斷!"

"殿下,請您決斷!"

太子甯翼終于忍不住了,厲聲道:"為何要我決斷?你們自己難道沒有主意嗎?越國養你們幾十年,難道在關鍵時刻就沒有主張了嗎?"

祝霖悲聲道:"殿下,我們已經老了,思維被局限了,您是年輕人!"

甯翼明白了,原來祝霖和南宮傲也被矜君蹂躪得毫無自信心了.

"張召,張召,你過來……"

太子想到了張召,幾天之前他的主意是正確的.

片刻後,張召出現在甯翼的面前.

甯翼道:"張召,你說接下來,我們是應該北上去打沙城,還是因為南下打南甌都,又或者是東進去落葉城!"

張召沒有得意洋洋,更沒有說什麼不聽我的話,現在知道後果了吧.

他滿臉凝重.

現在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決斷了.

按道理,矜君剛多了沙城不久,所以手頭根本就沒有多少軍隊.

此時,是攻打沙城的最佳良機.

運氣好的話,還能直接將矜君消滅在沙城.

但是沙城是一個小城,而且是一個山間的小城.

沒有內應的話,易守難攻.

准確說,它算是一座城關.

十幾萬大軍完全施展不開的,沙蠻族武士在這種地形才能如履平地.

此時矜君不在南甌都城,所以去打南甌都城應該是最佳時機.

張召是一個偏激的人,之前他說攻打南甌都城,現在就有些執念了.

"殿下,一不做,二不休,置于死地後生!"張召道:"我們南下攻打南甌都城,只要能夠拿下,直接反敗為勝了,任由矜君狡詐如鬼,也再難逆轉."

太子甯翼道:"可是,那樣一來距離蘇難主力大軍又近了一些.萬一他從背後殺上來怎麼辦?"

張召怒吼道:"臣率領五萬大軍斷後便是,除非臣死了,否則蘇難休想越過我的陣地一步!"

此時,太子甯翼心中又有另外一個念頭.

或許應該直接去攻打沙城的.

張召怒吼道:"殿下,如此畏首畏尾,可有半點人君姿態?"

甯翼道:"是不是可以去攻打沙城呢?"

張召怒斥道:"沙城是一個城關,在山間,沒有內應,易守難攻.十幾萬大軍,如何施展,根本發揮不了我們兵多的優勢,我們又不是沙蠻族的猴子,我們爬不了山.反而南甌都城周圍一馬平川,最適合我們大軍施展."

甯翼依舊無法決斷.

張召爆吼:"軍情如火,殿下還有猶豫到什麼時候?"

忽然,有一名將領道:"是不是可以分兵呢,一支南下攻打南甌都城,一支北上攻打沙城關?"

幾乎所有人朝他怒目而視.

分兵你麻痹!

都到這個時候還分兵,你是怕大家死得不夠快嗎?

張召大吼道:"殿下,蘇難大軍還沒有追上來,時間每一息都很寶貴,你到底還要浪費多少時間?你如此優柔寡斷,是長于婦人之手嗎?"

這話,頓時徹底激怒了太子甯翼!

他狠狠瞪了張召一眼.

這次難關若過去了,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然後,太子甯翼一聲令下.

"大軍南下,攻打南甌都城,急行軍,急行軍!"

頓時!

十幾萬大軍,浩浩蕩蕩朝著東南方向而去.

昨日才從南甌都城方向經過.

現在,又要返回去.

甯翼下令之後,隱隱覺得後悔了.

他本能覺得應該北上攻打沙城關的.

但是……之前張召是正確的.

而且,命令發布之後,再想挽回就難了.

關鍵張召說得對,沙城險峻,自己十幾萬大軍施展不開的.

南甌都城才寬闊,才能將十幾萬大軍戰斗力發揮到極致.

張召說得對,說得對!

這次,越國十幾萬大軍行軍飛快.

次日!

十幾萬大軍,兵臨城下!

終于趕到了南甌都城之下!

……………………

然後……

最最絕望的一幕出現了.

城牆上出現了一個英俊瀟灑的面孔.

竟然是……矜君?!

他,他不是在沙城嗎?

怎麼又回到南甌都城了?

矜君笑道:"人都是這樣的,容易從一個極端走向另外一個極端.一開始極度保守,發現錯了之後,就容易走向極度的冒險!甯翼你真的應該繼續北上,攻打沙城的."

甯翼顫抖,說不出話來.

矜君道:"你說我不是在沙城對嗎?對,我是在沙城,但是算死你不敢打沙城,所以我又單槍匹馬回來了!你這十幾萬大軍,奔波了四五日,疲于奔命,累壞了吧!"

"甯翼賢弟,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你和你的十幾萬大軍就留在這里,長眠于斯,也不錯!"

又,又被他算死了!

頓時,太子覺得無邊無際的黑暗,無邊無際的恐懼湧上了心頭.

而就在此時!

後方斥候來報!

蘇難率領沙蠻族大軍主力,從西邊殺來.

人數眾多,不止兩萬!

看地上煙塵,恐有三四萬之巨!

太子甯翼刹那間感覺到天旋地轉.

他再也承受不了這巨大的打擊.

一口鮮血噴出,甯翼整個人從戰馬上栽倒,徹底昏厥過去!

……………………

注:今天兩更一萬七,真的拼命到底了!狂求兄弟們支持,淚求月票!頓首膜拜!

上篇:第352章:逆天矜君!大淪陷!太子絕望!    下篇:第354章:地獄!太子被俘!慘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