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56章:天大捷報噩耗!祝弘主抽搐倒下!   
  
第356章:天大捷報噩耗!祝弘主抽搐倒下!

g,更新快,無彈窗,!

"捷報,天大捷報!"

"太子決戰矜君,大獲全勝!"

"斬首八萬,傷亡五萬,矜君主力近全軍覆滅!"

"天大捷報!"

呃?!這發生了什麼鬼?

黑水寨之戰結束之後,太子就迫不及待派出信使發出捷報.

整整幾個時辰之後,矜君智取南甌都城的消息才傳來,祝霖等人才趕緊派遣精銳騎兵去追報捷信使,想要將他們攔截下來.

但是……

當時派出去的報捷信使太多了,整整有上百人,而且是分散北上.

所以,僅僅只攔截了大半,還有一小半的機靈鬼,從各個縫隙里面鑽了過去,成功地進入了越國境內!

然後,享受八百里加急待遇.

一路高呼,一路北上.

雖然只是一個報捷信使,但他們完全享受的是超級英雄一般的待遇.

剛剛進入越國境內不就之後,第一時間享受到五十里一換馬.

每隔一百里,都准備了蜂蜜水,還有豐盛的點心.

甚至更過分的,還准備了女人.

當然了,來一次的時間是不夠了,但是趁著換馬的時候,可以享受美人溫柔服飾,還不是美滋滋.

越到後面,待遇越誇張了.

一開始這個報捷信使心中還有些惴惴不安.

畢竟南甌國大戰真實情形他內心是清楚的,越國二十萬打別人四萬,傷亡三四萬,只滅掉了敵人一萬多人,而且還讓人輕而易舉突圍了.

這樣的捷報,實在有些心虛啊.

但隨著他受到待遇的升級,漸漸就心安理得了.

反正我們就是贏了啊,矜君主力確實敗退逃走了.

原本十萬大軍,只有兩萬多逃走,說近乎全軍覆滅一點沒錯了啊.

自古以來誇大軍功的多了,我們這還算是誠實的了.

再說就算以後揭破了,也不會追究到我的頭上,我只是一個報信的而已.

想開了之後,他就更加理直氣壯享受英雄待遇了.

等到了天南城.

嚯!

更不得了了!

總督府長史言無忌親自率領幾百名貴族賢達來到城門之外迎接捷報.

距離城門還有幾百米的時候,奏樂響起.

那場面真是,鑼鼓喧天,彩旗飄飄,人山人海.

報信騎士剛剛到了城門口.

言無忌一揮手.

所有人動作停了下來.

總督府長史言無忌道:"壯士,前方戰況如何?"

報信使者大吼道:"大軍幸不辱命,大獲全勝!太子殿下身先士卒,指揮全局,用兵如神,斬首敵軍八萬,矜君近乎全軍覆滅!"

這當然騙不過言無忌,他內心很快推斷出了真實的戰報.

不過,虛報軍功,再正常沒有了.

說斬首八萬,就是斬首八萬,不夠的就殺南甌國百姓湊數,反正都是沙蠻族的人.

假的真得了.

不過言無忌需要醞釀一下情緒,畢竟飆演技的時刻到了.

"壯哉!"

"我越國將士壯哉!"

"上天護佑我王,上天保佑我大越太子."

"祖宗在天之靈保佑,終于讓我越國獲此輝煌大勝!從今以後,我越國得有幾十年之安甯."

"我等何幸?有此君王?有此太子!"

然後,言無忌端著一杯溫酒,遞給了這個報信的騎士道:"壯士,請滿飲此酒,再繼續北上,將佳報傳遍四方."

"多謝大人!"這個報信使者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諸位大人,小人這就繼續北上,還要將這封捷報告知陛下!"報信武士道.

言無忌躬身道:"恭送壯士!"

"奏樂!"

然後,華美樂聲再一次響起.

報信武士騎馬,沿著中軸線穿城而過.

整條道路上視野所到之處,毫無阻礙,一馬平川.

因為他所到的地方,全部清場封路了.

這就相當于在高速公路上開車,前面一輛車都沒有,爽歪歪.

這個報信使者離去之後.

整個天南城陷入了歡樂的海洋!

此時距離過年還有幾天!

但就仿佛提前過年了一般.

無數的爆竹響起.

青樓楚館終于再一次開門了.

姐兒們趁機打折.

為了歡慶這一場國運之戰大勝,為了慶祝太子殿下的功績.

百花樓,嫖資打八折.

杏花院,打六折.

于是,每一家青樓都爆滿.

無數的書生,貴族子弟湧入了青樓里面.

喝酒,喝酒!

唱曲.

寫詩!

今兒太高興了.

刹那間,整個天南城爆出上千詩詞歌賦.

全部都在歌頌南甌國戰場的勝利.

全部都在吹噓太子的功績.

在這些詩賦之中,太子甯翼哪里還是人啊?簡直就成為神了.

天下沒我這般人.

百年不遇之賢君啊.

天下不出甯翼,越國如長夜.

這群文人就是這麼誇張.

冇辦法啊,你不誇張你就出不了頭.

文化人就是講究一個,語不驚人死不休!

要不然咋有那麼多標題黨呢?

當然了,這些文章早就准備好了,每一篇都有價錢的.

只要捷報一傳來,這些文章詩詞就會瞬間爆出.

傳遍天下.

嘿嘿嘿,你們以為就文章吹噓一下?

還有祥瑞呢?

不知道有多少大招都沒有放出來.

太子代表了天下讀書人的利益,他就算有三分功績,我們也把他吹到十二分.

不把他吹到越國三百年來最偉大的君王,算我們輸.

………………

接著,陸陸續續又有一些捷報信使進入了越國境內!

然後,這個天大捷報真是傳遍了越國四方.

所過之處,都萬眾沸騰.

這些這些報捷信使也夠聰明,知道前面這條路線有人走了,已經享受過各種待遇了.

那我就走另外一條路線.

我也要享受英雄一般的待遇.

所以,隨著這些信使所到之處.

無數讀書人紛紛高潮.

真的有一種引爆的感覺.

最後,這些信使回歸到同一條路線.

進入國都!

依舊是第一個報捷信使率先趕到國都.

八百里加急啊,速度飛快!

他趕到國都的時候,當時太子的二十萬主力剛剛接到沙城也已經淪陷的噩耗呢.

這個報捷信使真的要累死了,一路上都是在戰馬上睡覺的,但他又極度的亢奮.

而且他已經發財了.

我要撐著,我要第一個去見陛下,我天大的捷報告訴他.

再過幾天就要過年了.

我一定要過一個好年.

沒錯,是他要過個好年.

在過年之前傳捷報,肯定有很大的賞賜,那不就過了一個肥年了嗎?

距離國都還有幾百米的時候.

他努力咳了一下喉嚨.

然後高呼道:"捷報,天大捷報!太子殿下決戰矜君,大獲全勝,斬首八萬,矜君近全軍覆滅."

本來是近乎全軍覆滅.

但他自作主張,把乎去掉了.

這樣聽起來就好像是矜君全軍覆滅,因為近和君口音相似.

真是做一行,愛一行.

"天大捷報,大獲全勝,斬首八萬,矜君近全軍覆滅!"

報信使者不斷高呼.

這次守國都玄武城門的,還是蘭二千戶.

聽到這個捷報,他不由得一愕.

這……這麼快?

還不到一個月吧,大戰就結束了?

果然是兵貴神速.

不過太子殿下大獲全勝,那……那甯政殿下豈不是毫無指望了?

"開城門,開城門!"

報信使者繼續高呼,揚長而去,沿著玄武大道中央,朝著王宮沖去.

"天大捷報,太子大勝,斬首八萬,矜君近全軍覆滅!"

頓時!

整個國都再一次被徹底引爆了.

近兩個月前,已經引爆了一次小的.

上一次是大獲全勝,擊退矜君.

而這一次是斬首八萬,矜君近全軍覆滅.

完全是爆炸性的大勝.

所以,引爆的民眾情緒完全是巨大的.

國都萬民,再一次洶湧而出.

跟著報信使者狂奔.

"太子威武,太子威武!"

"越國萬勝,越國萬勝!"

"太子殿下萬歲……"

靠,你這有點過分.

"天誅國賊,天誅國賊沈浪!"

這他麼屬于帶節奏的.

總之,國都萬民徹底沸騰!

……………………

真是巧了!

這一次報捷信使進入宮內,依舊是在大朝會.

信使飛快沖了進去,一頭磕在地上.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天大捷報,南甌國戰場大獲全勝!斬首八萬,矜君近乎全軍覆滅!"

到了國君面前,他又把這個乎字加上了.

然後,他高高舉起了這封奏報.

南宮傲和祝霖聯名寫的報捷奏章.

國君甯元憲看了之後.

心中微微一道冷笑!

斬首八萬?

吹什麼牛皮?

充其量兩萬.

越國自身傷亡五萬,可能倒是真的.

還有矜君近乎全軍覆滅?也沒有提矜君是被抓了,還是被殺了.

很顯然是跑了.

這一戰單純從戰術上,是打得比較難看的.

祝霖和南宮傲這份奏章上,先吹捧了一下國君甯元憲.

接下來吹捧太子.

甯元憲知道,吹捧他只是順便的,關鍵是吹太子.

什麼愛兵如子,身先士卒,嘔心瀝血,指揮若定,用兵如神,定海神針等等.

恨不得把所有好的成語全部用上.

總之這一戰之所以大獲全勝,完全都是太子的功勞.

這一戰全部是太子指揮的.

太子殿下立下了不世之功,打贏了這場傾國之戰,為越國帶來了幾十年的和平.

甯元憲看得一陣陣皺眉.

文官氣息太重,太臭,太不要臉.

但……終究是勝利了,終究是將矜君趕出去了.

太子甯翼表現還是不錯的,至少去了之後,沒有指手畫腳,喧賓奪主,沒有干擾戰局.

從戰術上看,這一戰是丑陋的.

但從戰略上,這一戰是輝煌的.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大殿之內,群臣紛紛拜下.

"我越國有陛下,有太子殿下,真是臣等之幸,萬民之幸."

"每逢佳節倍思親,如今快要過年了,一想到太子殿下竟然還在南甌國這等險境嘔心瀝血,奮力拼殺,臣這心真是痛如刀絞!"

"我等能夠安穩,多虧了太子殿下,多虧了前方將士."

頓時,太子一系的官員朝著南邊方向躬身拜下道:"太子殿下辛苦了."

"越國萬幸啊!"

"這一場國運之戰,我們終于贏了,我越國大安了!"

"太子殿下恩德無量!"

幾百名官員激動興奮,捶胸頓足.

甯元憲深深歎息一聲.

沈浪,你這次可是算錯了.

甯翼沒有冒失,這一戰雖然打得不好看,但終究是贏了.

如此一來,你再也沒有起複的機會了.

甯政也徹底失去奪嫡的機會了.

可歎,可惜!

但……終究是好消息.

太子一系官員,還有天下讀書人拼命吹噓,抬高這一場勝利.

祝霖和南宮傲甚至不惜偽造戰功.

但甯元憲作為國君能夠拆穿打臉嗎?

不能!

因為他是越國之王,他無比需要這一場勝利.

可惜了,沈浪再也回不來了.

可惜了,甯政或許再也沒有指望了.

而且,他內心開始警惕.

之前他借三王子打壓太子一系,此時太子獲勝,只怕這群人要借勢反撲了吧.

國君甯元憲收拾心情,豪邁大笑道:"好,好,好!甯翼做的不錯,祝霖做得不錯,南宮傲也做得不錯!"

這一場大勝雖然是夾生飯,但甯元憲必須吃下去啊,而且還要昭告天下,也要一起吹噓成為一場輝煌大勝.

一來鼓舞人心.

二來震懾楚國和吳國.

而就在此時,禮部侍郎上前躬身道:"陛下,臣請加封太子殿下為越國公."

大宗正甯裕上前道:"陛下,也請加封太子殿下為越國公."

甯元憲心髒一跳.

眾所周知,之前越國還沒有冊封為王國的時候,國君就是越國公.

甯元憲當時做太子的時候,也被加封過越國公的.

但是,他之前答應過沈浪,要冊封甯政為越國公的.

現在肯定是冊封不了甯政了.

但是,他也不想徹底食言,所以也不想冊封太子為越國公,就將這個爵位束之高閣好了.

沒有想到,還是有人提出來了.

關鍵大宗正甯裕也來湊這個熱鬧.

國君甯元憲真的很不好拒絕.

太子甯翼在南甌國這場戰功,你承認不承認?

你要是承認,那就要獎賞.

這是太子一系讓甯元憲表態,徹底穩固太子之位.

一旦加封了越國公之後,就等于告訴天下,甯翼這個太子之位,誰也動搖不了了.

甯元憲左右為難,不想冊封,但又無法明確拒絕.

而就在此時,王叔甯啟出列道:"太子殿下還沒有回來,等到他凱旋再加封,豈不是更好?"

這話一出,便是給甯元憲一個台階下了.

緊接著,兵部侍郎忽然道:"長平侯,如今太子殿下大獲全勝,矜君近乎全軍覆滅,你還抱著之前的觀點嗎?你還說太子不能去南甌國,你還說不能擅自出戰,要堅守城池,大建堡壘,防衛邊境嗎?"

果然,對方立刻迫不及待反撲,直接咬向甯政了.

甯政一語不發.

緊接著,兵部侍郎躬身道:"陛下,大戰之前,甯政和沈浪危言聳聽,大肆發表投降言論,不但損害了士氣,而且延誤了戰機.若太子殿下能夠早日南下,大戰早就結束了,矜君或許也逃不掉.就是因為這二人,延誤了十幾天時間,浪費了多少民脂民膏?損失了多少將士性命?請陛下治罪!"

這就要清算了!

太子這一系政治斗爭的手段果然犀利.

根本等不到過年,就要清算甯政和沈浪了.

"請陛下治罪!"

"請陛下治罪!"

頓時全場大半的官員,紛紛跪了下來.

一名禦史道:"陛下,沈浪和甯政當日阻攔太子南下,完全是為了一己私利而置越國利益于不顧.如今太子殿下大獲全勝,更加證明了這二人是妒忌賢能.如此禍國殃民,如此心胸狹隘,如此卑鄙無恥,天理難容!請陛下治二人之罪,否則天理難容,十幾萬將士寒心."

艹!

甯元憲目光一縮.

最討厭的就是這些禦史,天天高呼口號.

天天代表正義,代表天下,代表萬民.

但是……

要治甯政之罪嗎?

不管怎麼樣,太子這一戰終究是贏了.

他本來就有天下文官的支持,現在又有十幾萬大軍的支持.

回來之後,肯定氣焰熏天.

但在這個時候,他這個國君和太子不能再對立了.

危險還沒有結束.

楚國那邊還沒有退兵.

讓甯政避一避鋒芒,也算是保護他了.

頓時甯元憲下旨:"暫停甯政天越提督之職,閉門思過!"

甯政出列,叩首道:"臣遵旨!"

朝會結束!

甯政歸家!

整個國都沸騰.

再一次燈紅酒綠,再一次火樹銀花.

這一次,爆出了更多的詩詞歌賦,而且水准更高.

太子一系官員彈冠相慶.

贏了!

徹底贏了!

甯政剛剛開始崛起,就如同蒼蠅一樣被碾死了.

三王子甯岐還不能動,因為接下來對楚國和吳國,還需要三王子的派系.

但是……

既然南甌國大獲全勝,那楚國這邊也多半打不起來了,吳王更加不敢造次了.

從今以後,太子之位,穩固如山.

爽啊!

這不僅僅是對矜君的勝利.

更是群臣對抗國君的勝利.

你甯元憲之前不是想要換太子嗎?不是想要打壓太子嗎?

現在如何?

太子之位,國君你動不了了.

接下來太子殿下雖然沒有繼位,但勢頭大起,有了我們群臣的擁護,你這位刻薄寡恩的君王話語權只會越來越弱.

當然了,太子也刻薄寡恩,但是祝氏不會啊.而且新王上位,終究好糊弄一些.

甯政是被趕回家閉門思過了,那沈浪呢?

沈浪才是最大的投降派?難道就高枕無憂?

不過,他已經被流放了,還能如何處置他?

降爵?:

將金氏家族降爵.

從侯爵之位,再一次降到伯爵之位.

這個可以有.

之前還擔心金氏家族投靠吳國,現在也基本上不用擔心.

因為金氏家族和吳國也算是有血海深仇了,一年多前剛剛打過一場,傷亡無數.

當然!

真正降爵,甚至裁剪金氏家族私軍等懲罰,需要等楚國徹底退兵後再開始.

但可是事先煽風的!

……………………

次日朝堂!

無數文官紛紛彈劾沈浪之前的投降言論居心叵測,延誤戰機.

又彈劾玄武侯金卓在關鍵時刻,竟然一兵不發.

這一次太子南下,整個越國南方所有的貴族,紛紛派出了家族子弟和精銳武士.

唯獨玄武侯爵府置若罔聞.

作為頂級貴族,金卓侯爵此等行徑完全是目無君上,甚至謀反之意,昭然若揭.

食越國俸祿幾百年,國家危難之季,竟然袖手旁觀,幸災樂禍.

這等小人,還有何面目忝居侯爵之位?

請陛下懲罰!

剝奪金卓侯爵之位,裁撤金氏家族私軍.

當然了,這些彈劾國君統統留而不發.

接下來!

祝霖和南宮傲的密奏還是到了國都.

一個驚天的消息爆發了.

蘇難未死.

沈浪私放蘇難,鐵證如山.

沈浪勾結矜君,鐵證如山.

此人,罪該萬死!

這下子,太子一系的文官內心憤怒噴薄而出.

動用所有力量,要將沈浪釘死在這恥辱柱上,要讓他永世不得翻身.

"請陛下降罪!"

"證據確鑿,請陛下派遣黑水台,抓捕沈浪!"

"請陛下誅殺沈浪,以安民心!"

"沈浪不殺,天理不容!"

這次不僅僅是太子一系官員,三王子一系官員也紛紛出聲.

在殺沈浪的態度上,不管是太子,還是三王子,雙方立場都是一致的.

"陛下,請殺沈浪!"

甯元憲心中震怒.

關于蘇難一事,沈浪確實和他密奏過.

當時他也不敢置信,歎為觀止.

如今看來,竟然是真的.

聽到群臣磨刀霍霍要殺沈浪.

甯元憲冷道:"請問諸卿,當日沈浪可有說過他殺了蘇難?他可有宣告天下?"

呃?

還真沒有!

所謂蘇氏覆滅的捷報,還是黑水台和甯潔長公主傳來的.

甯元憲怒道:"當時沈浪滅了蘇氏家族之後,可有出面請功,可有要什麼獎賞?"

眾臣無聲.

所有人心知肚明.

上一次滅蘇氏叛亂,沈浪是最大的功臣.

但是,他壓根就沒有提過自己的功勞,越國上下也當做不知道.

這個功勞可是能夠封爵的.

但沈浪得到封賞了嗎?

完全沒有.

他之前是鎮遠城主,回來之後不但沒有升官,反而成為了長平侯爵府長史,依舊是區區六品而已.

國君甯元憲冷笑:"人,都喜歡揣著明白當糊塗.做官嘛,就要臉厚心黑!但是諸位既然站在這朝堂之上,還是要點臉!"

甯元憲伸手拍自己的臉,聲音猛地拔高道:"你們都要點臉!"

群臣震動!

陛下竟然如此撕破臉皮?

當著朝堂之上,如此打群臣的臉?

這麼瘋狂嗎?

甯元憲笑道:"誰要去抓沈浪,去殺沈浪?你們自己去啊,自己去黑水台找人啊?反正黑水台也跟你們家的一樣!"

這話一出,薛徹面孔一顫.

甯元憲站起,手中把玩的金振紙在桌上一敲.

"戲,可以演!但,適可而止,不要過火!"

"把萬民當成傻子,不要緊!把寡人當成傻子,也不要緊!但不要把你們自己也當成傻子!"

甯元憲朝著祝弘主淡淡瞥去一眼.

"退朝!"

群臣靜寂無聲!

國君離去!

今日君臣再一次撕破臉皮.

當日萬曆皇帝就是因為太子之事和群臣對立,徹底離心離德,幾十年不上朝.

君臣之間,兩看相厭.

……………………

當天晚上.

眾多臣子進入宰相祝弘主家中,義憤填膺.

"陛下這是何意?"

"我們錯了嗎?我們要殺沈浪錯了嗎?"

"我們是為了自己嗎?我們是為了越國,是為了萬民."

"此子禍國殃民,蠱惑君王,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去外面問問,哪一個百姓不痛恨沈浪?"

"太子在外面嘔心瀝血,奮勇殺敵,沈浪在後面勾結敵人,拖後腿,這樣的人難道不該死嗎?"

祝弘主淡淡睜開眼睛道:"好了,好了,國難當前,相忍為國吧."

那麼此時祝弘主覺得沈浪該不該殺?

該殺!

之前他對沈浪是坐等其滅亡.

但是,現在他已經嗅到了一股莫名危險的氣息.

尤其是甯政和沈浪強力反對太子南下,說矜君有陰謀的時候.

祝弘主心中真是充滿了不安.

幸好!

有驚無險.

這一戰雖然打得不好看,但終究是贏了.

太子之位是徹底穩了.

但是他很清楚,想要借國君甯元憲之手殺沈浪是絕無可能的.

上次,三王子借浮屠山殺沈浪失敗了.

該如何殺此子?

他知道得比常人要多得多.

尤其是關于天涯海閣的.

在隱元會的游說下,天涯海閣已經有人提出殺沈浪.

因為在金木蘭孕育第二代血脈蛻變者一事上,證明了沈浪並非天涯海閣要找之人.

所以此人沒有價值,可以死了!

但是……

沈浪又成為了浮屠山吳荼子長老的關門弟子.

當然,吳荼子不值一提,若非浮屠山主人,她這樣的人緣怎麼可能坐穩長老之位?

關鍵是浮屠山之主.

他的意思非常明確,這個上古遺跡已經開啟了,但里面可能還會遇到一些難題.

沈浪在算術上擁有極高的天賦.

萬一在上古遺跡之內遇到了知名難題,還會用到他的天賦.

所以,燕難飛和浮屠山憲堂長老都停止了對沈浪的追殺.

之後,懸空寺的寂滅長老又當眾表態,非常欣賞沈浪.

當然,懸空寺在六大超脫派系之中分量小,話語權不大.

但……那位寂空方丈,天下人都不敢小覷.

如果僅僅只是寂滅長老表示欣賞沈浪沒用,但如果寂空長老也表示欣賞沈浪的話,那天涯海閣想要對沈浪做出什麼的話,就要謹慎又謹慎了.

但是金卓侯爵那邊.

等太子繼位之後,確實可以動手了.

也必須動手!

理由很簡單!

新政!

裁剪兵權,奪回封地.

對于怒潮城,隱元會更是志在必得.

要滅天道會,必先奪怒潮城.

國君為了沈浪和群臣翻臉,這也是一件好事.

他已經得了某種病症,盡管百般掩飾,但雙手震顫還是越來越明顯.

天涯海閣已經給出了具體的症狀和判斷.

幾年之內,甯元憲可能會半癱瘓.

一個半癱瘓的君王,一個如日中天,立下大功的太子.

天下群臣都知道該如何選擇.

到那個時候,太子提前繼位倒是沒有必要,但架空甯元憲卻是完全可能.

甯元憲是他從小看到他的,真是再了解不過了.

太性情化了.

而且在八個月之前,他祝弘主和甯元憲就已經決裂了.

不可挽回,那就只能對立到底,直到其中一方徹底失敗.

如今非常幸運!

太子在南甌國這一戰還算順利.

天時地利人和,都在自己一方.

此時,旁邊心腹道:"主人,他們讓我問,彈劾沈浪是不是還要繼續?"

祝弘主道:"繼續吧."

心腹一愕.

這繼續沒有用啊,國君壓根不可能會去抓沈浪,也不可能殺沈浪.

"繼續吧!"祝弘主揮了揮手.

祝弘主讓群臣繼續彈劾,對沈浪喊打喊殺.

壓根不是針對沈浪.

而是,進一步撕裂群臣和國君.

太子已經贏了,接下來會如日中天.

群臣和國君進一步對立,那就會更加擁護太子身邊.

太子的勢力會越來越大,最後甚至蓋過半癱瘓的君王甯元憲.

最好的局面就是.

國君和群臣徹底翻臉,不再上朝!

……………………

果然!

在祝弘主的意志下.

盡管昨日國君翻臉呵斥.

但群臣對沈浪的彈劾非但沒有停,反而愈演愈烈.

彈劾奏章堆積如山.

太子一系的文官,一邊在國都內組織歡慶大典.

引導萬民慶祝太子的偉大功績,慶祝這場大戰之輝煌勝利.

一邊瘋狂宣揚沈浪之罪.

引導萬民一邊倒討伐沈浪和甯政.

甯政都已經閉門思過了,卻還要打死老虎.

而且朝會一開始,就有無數禦史出來彈劾沈浪,彈劾金卓.

國君下令鞭笞,杖責.

反而讓這些禦史成為了英雄.

國君震怒,打死了十三人!

國都臣民震怒.

暗地中稱甯元憲為昏君,為了區區一個沈浪,不辨是非,誅殺忠臣,是為桀紂之君.

昏君!

暴君!

于是,文武群臣,無數讀書人更加期待一個英明君主取而代之.

那當然就是太子!

太子殿下啊,你何時凱旋啊?

越國朝堂,黑暗不堪,等著您的光芒來拯救啊.

這一日!

國君終于宣布,暫停早朝.

禦史們又紛紛在宮門之外叩闕.

甯元憲下旨薛徹和閻厄,大肆抓捕犯上禦史.

……………………

祝弘主第一步計劃成功了.

群臣和國君徹底對立,甯元憲暫停早朝.

當然,就算早朝停了.

尚書台和樞密院,還有整個越國的關鍵衙門依舊正常運轉.

南甌國那邊贏了,關鍵就是和越國之戰.

祝弘主的尚書台對三王子派系表示出了巨大的善意.

要錢給錢,要糧給糧.

尚書台和樞密院團結一心,抵禦楚國.

看上去倒是負氣的甯元憲,不像是稱職一國之主.

這祝弘主軟刀子殺人,非常了得.

這架勢倒是讓人覺得,就算國君不上朝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有樞密院和尚書台,一切政務,照常運轉.

他娘的事實還真是這樣.

萬曆幾十年不上朝,朝政都沒有亂.

國君就算和文官對立,但在抵禦楚國之事,還是要相忍為國,眾志成城.

其實,在應對楚國的關鍵政務,軍務,都是國君甯元憲批的,只是沒有上朝而已.

但是在無數人眼中,你不上朝,這事就仿佛是尚書台和樞密院做的.

你國君在惰政,臣子在拼命.

祝弘主政治手段之老辣,真是讓人歎為觀止!

……………………

"接下來,是不是可以嘗試著擴散陛下的病情了."心腹問道.

祝弘主搖頭道:"再過一段時間,等太子凱旋,楚國退兵之後,便可公開陛下的病情."

"到那個時候,天下群臣紛紛仰仗太子殿下,國君算是被束之高閣……"

而就在此時!

"相爺,張召將軍求見!"

祝弘主一顫.

張召,前天越提督,他不是跟在太子身邊嗎?

出什麼事了?

竟然要他親自來?

出事?

出事了!

千萬不要是大事.

千萬不要!

片刻後!

形銷骨立,渾身惡臭的張召跪在了祝弘主面前,嘶聲哭道.

"相爺,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我軍徹底大敗了,整個南甌國徹底淪陷,我軍主力全軍覆滅!"

"祝霖大將軍,恐怕已經死了!"

頓時!

宰相祝弘主如同雷擊!

整個人猛地抽了一下,然後身體歪倒頹下.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又要超一萬六了!諸位大爺,給我支持,給我月票,糕點叩首謝恩!

上篇:第355章:斬斷太子!大戰結束全軍覆滅!    下篇:第357章:至暗時刻!沈浪挺身而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