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59章:天崩!浪爺之龍抬頭!   
  
第359章:天崩!浪爺之龍抬頭!

g,更新快,無彈窗,!

上一次,太子南征,人山人海.

上上次南宮傲大軍南征,依舊是人山人海.

而這一次甯政南征,冷冷,淒淒慘慘切切.

無人相送.

國君沒有來送,因為沒有必要,他將自己和國家的存亡都押在上面了,根本就不需要玩這些虛頭了.

群臣沒有來相送,因為這是甯政和沈浪.

國都百姓沒有來相送,因為覺得不詳.

所以這一萬城衛軍沿著玄武大道南下的時候,無數雙眼睛默默地望著他們.

當然,這些眼睛未必充滿惡意.

再怎麼說,在這萬馬齊喑的時候,還有一支軍隊願意去送死,已經很了不起了.

祝福已經無用.

所以這些目光充滿了哀色,看著一萬城衛軍就仿佛看到了死人一般.

之前國都萬民對甯政和沈浪是唾棄的,把他們釘在了投降派的恥辱柱上.

而現在這兩個人倒是成為了主戰派,之前的主戰派卻成為了真正的投降派.

這真是一個荒誕絕倫的笑話啊.

所以……

國都萬民望向沈浪和甯政的目光也變得複雜起來.

有責怪!

所有人都聽說原本國君打算和禁軍停戰,割讓南部五郡.

不僅僅是文武百官,就連國都的百姓都覺得這很值,這個條件一點都不過分.

當然了,如果真的割讓之後,再過兩三年之後,民眾還是要罵娘的,還是要罵國君甯元憲昏君喪權辱國.但至少現在國都的民眾心中也贊同割讓,至少不要讓戰火燒到自己的頭上.

然而因為沈浪的反對,國君孤注一擲拒絕了矜君的停戰協定,開啟了絕望之戰.

亡國!

這個詞幾乎籠罩在所有人的頭頂.

但是民眾畢竟還是要臉的,有人願意用生命去維護越國的尊嚴,有人願意去送死,你還想怎麼樣?

去唾棄勇敢赴死的人?

許多睿智的讀書人或許會,但普通老百姓真做不到.

所以,就出現了這種目光送行.

盡管看上去像死送葬.

沈浪望向這些民眾的目光頗有些無奈.

這要是配上哀樂,就更像是一場葬禮了.

不過算了,今日我和國都的百姓算是和解了.

你們雖然愚蠢了一些,但還算是有良心的.

這一萬城衛軍走得很快,僅僅一個時辰後,就消失在國都萬民的眼中.

這是真正的壯士一去兮不複還吧.

無數國都百姓紛紛關上了房門.

…………………………

"國之將亡,必出妖孽啊!"

幾個進士正在飲酒.

如今青/樓反而開門了,而且有很多客人.

因為很多人覺得馬上就要亡國了,大難臨頭了,何妨一醉?

妓兒依舊在唱曲.

明明是很歡快的曲子,卻充滿了悲戚.

去年春天,越國進行了恩科會試,分別錄取了一百名新文進士,八十名武進士.

不過大戰在即,這兩場會試都顯得默默無聞.

八十名武進士,已經死了一大半了.

因為當日他們全部都跟著太子南征了.

文進士也因為南甌國之戰徹底耽擱了下來,只有一部分人當了官.

原本尚書台和吏部准備等到南甌國之戰大勝之後,太子歸來,再大肆封官,算是喜上加喜.

所以幾十名進士整整在國都內等了半年多,也沒有侯到一個實缺.

這些人算是天之驕子啊,中了進士之後高人一等,卻又還沒有做官,每天就在清談.

當日鼓吹太子的就是這些人,無數歌頌甯翼的詩詞歌賦都是出自他們之手.

沒有辦法,要獻媚啊,這樣才能讓祝弘主看到,讓太子看到,未來封官的時候也有好缺.

大肆攻訐沈浪和甯政也是這群人,把兩人釘在恥辱柱上還是這些人.

南方大敗,太子被俘投降消息傳來之後,對這些人完全是雷霆一擊,然後鴉雀無聲.

原本他們打算靜靜蟄伏下來的.

矜君使者覲見越王,提出割讓五郡的條件後.

這些新科進士嘴上不說,心中卻高呼,趕緊答應趕緊答應.

只要越國江山能夠保住,他們就還能做官.

而且說句良心話,這里面也並非都是狼心狗肺之徒,也是有忠君愛國的.

這幾天他們心中暗暗松一口氣,越國江山總算是保住了.

接下來,他們打算變換門庭,去投靠三王子甯岐.

太子甯翼完蛋了,那王位肯定是要落在甯岐頭上了.

這些進士行動能力強的,直接去天北行省巴結甯岐去了,行動能力弱的就去拜訪天越大都督薛徹.

所以這幾天,薛氏家族完全是門庭若市.

武安伯世子薛磐,完全是炙手可熱.

局面本來還算不錯的,沒有想到沈浪竟然又跳了出來,把這大好局面給毀掉了.

國君也真是昏聵,還真的答應了沈浪.

這下徹底完了,沒有指望了.

"國之將亡,必出妖孽!"

"沈浪和甯政死不足惜,只是可惜了越國這幾千里大好江山."

"聽說矜君寬宏大量,有明君風范,是不是……"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他.

你這是什麼意思?

竟然是想要去投靠矜君?

不過……

這也不是不可以啊.

矜君的大南國初立,手下肯定缺讀書人做官.

況且他本就是飽讀詩書之人,當年在國都他和讀書人走得很近的.

"許兄,聽說當年在國都,你就和矜君打過交道,關系莫逆."

這位許兄三十幾歲了,蹉跎了十幾年才中了進士,卻也算得上青年俊傑.

他確實見過矜君,也在一起喝過酒.

但是當時的矜君毫無架子,哪怕你是一個秀才找上門去,他都和你聊半天.

而且當時很多舉人,進士辦酒去邀請矜君,有空的時候,他也會欣然而至.

所以這位許進士確實認識矜君,但要說關系莫逆,那完全是朝臉上貼金了.

"沒有的事,沒有的事."這個許進士目有得色,但卻連連擺手.

這架勢是既想要讓人知道他確實和矜君關系不錯,但又不想受人權柄.

不過他內心倒是沸騰起來了.

矜君禮賢下士,去投靠他也不失為一條好路子.

我是新科進士,在越國這邊頂多是一個七品官,去了矜君的大南國,起碼能夠做一郡太守吧.

一想到這里,他心中不由得熱切起來.

如果投靠矜君,那去哪個郡做官好呢?

怒江郡就不錯,沈浪的家就在那里.

我若成為了怒江郡太守,定能將金氏家族揉搓得死去活來.

這位許進士和沈浪有仇嗎?

還真有!

這位許進士二十歲就中了舉人,所謂少年得志.

但之後整整十幾年都沒有中進士,就一直厮混在國都,想要得到一個晉升之階.

而當時甯焱公主胡鬧,扮做男人一樣在青樓里面喝花酒,還找妹子相陪.

這許進士看到了,覺得是一個機會,想著甯焱這等行徑,或許是一個放蕩形骸之女,他覺得自己長得比較英俊,而且頗有才華,所以就想要巴結甯焱,最好能夠成為她的面/首從此一步登天.

于是,有一天他就舔著臉送上了一份自己的詩文.

他哪里知道甯焱只是表面上放肆,實則冰清玉潔.

見到有人送詩文上來,甯焱看了一眼就勃然大怒,

你算什麼東西,狗一樣的東西,還敢來勾引我?給我打!

于是,他被甯焱麾下的女武士打得半死,肋骨斷了三根,之後再也不敢招惹甯焱了.

然而,接下來甯焱公主竟然為了沈浪和大炎帝國的廉親王世子和離,而且還不明不白地成為沈浪的妾侍.

頓時這位許進士就怒了.

他覺得自己被綠了.

沈浪這個小白臉哪里比我強了?

甯焱公主,我這麼跪舔你,結果你理都不理,還將我打得半死?

轉身你就去跪舔沈浪,堂堂公主之尊,竟然恬不知恥地成為他的小妾?

從此之後,他就把沈浪列為他的第一仇人!

"國之將亡,必出妖孽,我越國亡就亡在沈浪手上,他就是罪魁禍首!"許進士咬牙切齒道,然後離開了青樓.

一個時辰後,他喬裝打扮離開國都南下.

我要去投靠矜君!

他日我高高在上,你沈浪卻成為階下之囚,到那個時候讓你生死兩難!

…………………………

老百姓最擅長的就是用腳投票.

越王和甯元憲談判失敗之後,整個天南行省爆發了難民潮.

無數人紛紛奔逃北上,躲避戰火.

整個天南行省六百萬人,條件好的人逃到國都,逃到天北行省.

條件不好的人,逃亡鄉下.

因為誰都聽說沙蠻族軍隊是非常野蠻的,壞事做絕,甚至連人都吃.

沈浪和甯政率領一萬城衛軍南下的時候.

遇到的戰爭難民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最後幾乎都堵住了道路.

無數人拖家帶口,大人絕望,孩子哭泣,活生生一副末世景象.

"公子,我們要幫幫他們嗎?"咸奴問道.

她現在只剩下一百三十斤了,顯得非常美麗.

而且她和蘭瘋子已經成婚半年多,但依舊和武烈一起做沈浪的親衛.

想必蘭瘋子是很揪心的,他每天都要告訴自己十遍,咸奴很愛他,不會給他戴綠帽的.

咸奴望向沈浪的目光依舊充滿了仰慕,就像是粉絲對偶像的那種.

而且成婚之後,生活幸福,她的心也變得軟了,見到這些難民慘狀,心中不忍.

沈浪搖頭道:"幫不了的."

就這樣,無數難民北上,沈浪,甯政率領一萬大軍南下.

雙方交錯而過.

忽然有一天,一個老者攔住了沈浪的去路.

"你便是沈浪嗎?!"

這是一個七十幾歲的老人,須發全白了,穿得還算考究,應該是一個秀才,靠教書為生的那種.

這個時候沈浪本應該表現出尊老愛幼的樣子.

但是他沒有,依舊騎在馬上淡淡道:"我就是!"

那個老者道:"沈公子,我今年七十五了,我有孫子,還有曾孫子,一家十五口,本來日子過得安甯,現在因為你的緣故,卻要舉家逃難,前天老伴已經死在半路上了.我們不知道該去哪里,我們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我們究竟何怨何仇啊?你竟然要害得我家破人亡?"

咸奴一聽頓時道:"老人家,我們這就是去抵抗矜君的,這就是去保家衛國啊."

"誰要你保家衛國?"老者怒道:"我們家在安平郡,根本不在割讓的五郡范圍之內.原本陛下和矜君簽訂停戰協定,割讓五郡,沈公子你為何要阻止?本來可以不打仗的,都是你的緣故,害得我們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沈浪默默地看著他.

國都的老百姓不明著責怪他,反而心緒複雜,因為戰火還沒有燒到他們頭上.

而天南行省的民眾,尤其是那五郡之外的民眾,卻恨沈浪入骨.

割讓五郡就割讓好了?又沒有割讓我們的家?

現在好了,你沈浪作孽,卻要我們遭殃.

"哇哇哇……"然後,一個八九歲的孩子哇哇大哭,應該是這個老者的孫子.

那老者悲從心來,指著沈浪道:"你去向矜君認輸,你去向他投降,不要打仗,你答應割讓五郡,沈公子算老朽求求你了,不要為了一己私欲,而葬送我們幾百萬人性命,求求你救救我們全家!"

這老者跪在地上,朝著沈浪叩拜,嚎啕大哭.

然後,周圍無數難民聽之,也紛紛下跪.

"沈公子開恩啊,求求你答應矜君,割讓五郡,救救我們吧!"

"我們想要回家."

"沈公子你認輸吧,答應矜君割讓五郡吧!"

見到這一幕,咸奴和武烈眼圈都紅了.

這個世道,竟然是如此是非不分嗎?

不願意投降,冒著生命危險去保家衛國,難道還錯了嗎?

沈浪望著這群難民.

責怪他們嗎?

沒有意義的.

而且指責沈浪不投降的只是一部分人,還有一大部分年輕人站在地上一動不動,目光望向沈浪的軍隊反而充滿了熱切,甚至蠢蠢欲動想要跟著沈浪一起去打仗,他們還有血性.

這個世界總是這樣的.

一部分失去了熱血,但還有一部分人血性猶存.

"沈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們吧,向矜君認輸割讓五郡吧!"

那個老者抱著沈浪的馬腿,拼命大哭.

"滾,再不讓開,殺你全家!"沈浪喊聲道.

然後,他手一抬起.

頓時身後幾十名武士彎弓搭箭,瞄准這老者全家.

"有本事,你從我尸體上踏過去吧,反正老朽已經被你害得家破人亡了,你從我尸體上踩過去吧!"

然後,沈浪的戰馬就真的踩了過去.

一名武士上前,一把提著這個老者的脖子,朝著路邊一扔.

道德綁架不了沈浪.

"拔劍,拔刀!"

沈浪一聲令下,一萬城衛軍拔出刀劍,殺氣騰騰.

"任何人等,不得出現在大軍周圍十丈之內,否則格殺勿論!"

"揮斬!"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一萬城衛軍一邊行軍,一邊揮斬手中的戰刀.

頓時間,周圍所有的難民紛紛退散.

一萬城衛軍這才暢通無阻.

不過沈浪在這些難民心中的名聲就算是徹底壞了.

不久之後,這些人不知道會將他傳得如何凶神惡煞,無惡不作.

……………………

幾日之後,矜君大軍返回南甌國都城,稟報談判失敗.

矜君下旨!

大軍攻入越國!

十萬大軍北上,氣吞如虎!

所過之處,風卷殘云!

整個天南行省,毫無抵抗之力.

南宮傲從東邊北上,蘇難從西邊北上.

一路經過越國的所有城池,全部望風而降.

武安郡淪陷,甯水郡淪陷,陽武郡淪陷……

正月十九!

蘇難五萬大軍兵臨城下,包圍天南行省首府,天南城.

這是越國第三大城市,有幾十萬民眾!

長史言無忌竭盡全力,集結了兩萬民軍守城.

不到半天時間.

兩萬民軍近乎全軍覆滅.

准確說,只有一個時辰左右.

天南城淪陷!

兩支大軍仿佛比賽一般,勢如破竹.

正月二十.

怒江郡淪陷.

沒錯,就是沈浪家所在的怒江郡.

正月二十三,靖安郡淪陷.

正月二十五,白蘭郡淪陷.

……

二月二,龍抬頭!

天南行省全境幾乎全部淪陷.

除了最北邊的陽戈郡!

僅僅只用了半個月時間,矜君十萬大軍就攻占了整個天南行省十二郡.

越國四分之一國土丟失.

矜君十萬大軍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抵抗.

哪怕是天南城兩萬民軍的抵抗,也完全是一邊倒的屠殺.

幾百萬難民湧向天越,湧向了天北行省,天西行省.

然而……

越國的難民仿佛注定無處可去.

依舊是二月初二龍抬頭.

另外一場大戰爆發!

楚國三十萬大軍東征.

楚國太子為主帥,這一戰被視為雪恥之戰.

三十萬大軍,同樣勢如破竹.

短短三天時間.

越國西境,淪陷五十里!

種堯就算竭盡全力,靠著手頭的十二萬大軍,也受不住幾百里的邊境線.

嘗試性地防守戰後.

種堯痛苦地下令,所有前沿堡壘,全部放棄.

雙方兵力太懸殊了,他手頭就十二萬人,如果把軍隊散在邊境堡壘上,那鎮西城守軍可能就不足六萬.

怎麼打?

而且楚國大軍也仿佛發瘋了一般,士氣沖天.

雪恥之戰,滅國之戰.

巨大功勳就在眼前,誰不拼命?

放棄所有邊境堡壘,十二萬大軍全部防守鎮西城防線.

鎮西城,種氏家族的大本營,越國第四大城市,天西行省真正的首府.

若這座城池被攻占,基本上就意味著整個天西行省的淪陷.

隨著種堯大軍收攏回鎮西城防線.

楚國大軍一日幾十里.

整個西境,不斷淪陷.

一個又一個城池丟失.

一個又一個郡丟失.

二月初九!

越國西境,四個郡,二十三城徹底淪陷.

楚國三十萬大軍,氣勢恢宏,殺氣沖天.

………………

天北行省!

卞逍手中有十萬大軍鎮守豔州,天北行省大都督甯岐手中,僅僅只有三萬大軍,卻要防守近千里的邊境線.

天北行省和天南行省一樣,都是狹長地形.

吳楚兩國的邊境線,長得讓人絕望!

甯岐手中區區三萬軍隊,就算撒胡椒面,也守不住這千里邊境.

也就是這個時候!

卞逍下令,豔州下都督張翀率領三萬大軍馳援甯岐,鎮守天北行省.

頓時間,甯岐激動得赤足而出.

卞逍和張翀此舉,真算得上是雪中送炭.

但是……

依舊只能祈禱吳王能夠守約,不要率軍南下,不要加入滅越聯盟.

越王甯元憲,也在不斷地做出外交努力.

派遣了一波又一波使者前往吳國.

然而,吳王拒見!

局面,已經朝著最壞的方向狂奔.

吳王開始集結大軍!

而且……是傾國之兵.

十萬,二十萬,三十萬……

他不會放過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的.

他也要雪恥.

二十年戰敗之恥,兩年前戰敗之恥.

不過這次他沒有禦駕親征.

雖然南征大軍還沒有正式宣告天下,但已經傳出風聲,樞密使吳直會是這次南征大軍主帥.

大軍可能會分為東西兩路,一路殺向豔州,一路殺向天北行省.

………………

從一個月前開始.

噩耗就一個接著一個傳來.

國都的民眾先是震驚,然後便是麻木.

因為到處都是壞消息.

一個郡接著一個郡淪陷.

一開始還有人想著要逃難.

但是他們發現,無處可逃.

整個越國,四戰之地,根本無處可去.

國都還算是最安全的.

然後,國都陷入了一種離奇的繁榮.

就好像亡國之前徹底的放縱.

每一家青/樓都爆滿.

很多人想著反正都要亡國了,一切都沒有意義了,錢還留著做什麼?

而一些聰明人紛紛開始想後路.

是該投靠楚國,還是吳國,還是矜君呢?

國君也不需要上朝了.

因為稱病在家的官員越來越多.

這個時候朝會,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所有政務由國君,尚書台,樞密院三方直接決定.

至少在這個時候,樞密院和尚書台還是眾志成城的.

不管是祝弘主還是種鄂,又或者是甯啟全部拋下了派系之爭,嘔心瀝血,苦苦支撐.

整個尚書台和樞密院所有人,都已經不能回家了.

沒日沒夜地忙碌,困了就直接歪倒睡一覺.

要說絕望,他們才是最絕望的.

因為不管尚書台還是樞密院,都有一張越國的地圖.

每當淪陷一個郡,就在上面塗上紅色.

淪陷的城郡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越國三分之一的國土已經不見了.

………………

現在老百姓已經不關心沈浪了.

因為在越國百姓眼中,沈浪那一萬軍隊完全是微不足.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西邊和北邊.

楚國三十萬大軍和種堯十二萬大軍的決戰,才是真正的焦點.

吳王大軍何時南下,何時正式向越國宣戰?才是焦點.

矜君大軍合適進攻國都,才是焦點.

這三個焦點,不管哪一個爆發.

那就是亡國!

種堯防守的鎮西城淪陷,意味著西境徹底失守,亡國.

吳王三十萬大軍若南下攻打越國,豔州或許守得住,但天北行省真的很難守住,千里邊境線啊,也意味著亡國.

矜君十萬大軍若直接攻打越國國都,守得住嗎?

受不住的.

此時國都就只有一萬城衛軍,一萬五禁軍,如何抵擋矜君十幾萬大軍?

怎麼又十幾萬了?

沒錯,矜君的大軍每一天都在增加.

所有人都在等著矜君殺入國都的消息.

到那個時候,可以正式宣布亡國了.

不過那一天到來之前,大家還是盡情地及時行樂吧.

責怪沈浪?

罵他是亡國的罪魁禍首?

一開始確實百萬人唾罵.

但後來漸漸也沒有人罵了.

憤怒才會罵,絕望了就不罵了.

…………

然而……

矜君的大軍仿佛止步了.

占領了整個天南行省之後,他的兩支大軍反而開始重新聚集.

就剩下一個陽戈郡,他反而不打.

這是為何?

在幾個月前,沈浪就預料整個天南行省的淪陷,果斷把陽戈城作為止損點.

而沈浪城衛軍還沒有進駐陽戈郡城的時候,矜君也就斷定,沈浪要守的是陽戈郡.

換成一般人肯定會想沈浪守的是怒江郡,因為那是他家所在.

但矜君一眼看出,這陽戈郡卡在天越,天南,天西行省之間.

任何一個高明的主帥,都會把止損點釘在這里.

正月二十五的時候!

甯政和沈浪率領的一萬城衛軍進駐了陽戈郡城.

平南大將軍府,正式掛牌.

………………

若把地圖放大許多倍,就會發現此時天南行省,還有一個小小的角落沒有淪陷.

玄武侯爵府!

不過它是在是太小了,在地圖上幾乎看不到,只有一個點.

玄武城都淪陷了.

只有玄武侯爵府已經附近加起來幾百平方公里的土地沒有淪陷.

徐芊芊很無奈!

她好不容易奮斗了兩年,終于東山再起了,恢複了之前徐繡的規模.

結果現在……

又幾乎徹底一無所有了.

所有的作坊,所有的桑田,全部丟了.

她帶著幾百人退入了玄武侯爵府內.

她當時只說了一句.

我艹!

她也算是女神了.

也罵出了這句話.

可惜,她沒有作案工具.

正月二十六!

玄武侯爵府上多了一塊牌匾.

天南提督府!

金卓侯爵,正式成為了天南行省提督.

這算是委屈他了.

金卓可是堂堂侯爵,若是入朝的話,要麼尚書台,要麼樞密院,都要有他一個位置的.

………………

很快,矜君的行動方向清晰了.

蘇難和南宮傲的兩支大軍,又開始重新集結收攏.

蘇難六萬大軍,進攻方向是陽戈郡城.

南宮傲五萬多大軍,進攻的方向是玄武侯爵府.

天爺!

用五萬大軍進攻玄武侯爵府?

放都放不下這麼多大軍吧.

玄武侯爵府很大,有近千畝的規模.

但是……哪里需要五萬多大軍啊?

那玄武侯爵府內有多少守軍?

天下所有人都認為應該有五千左右,甚至更少.

因為金氏家族只有六千私軍,還要派出三千人守怒潮城.

而實際上,玄武侯爵內有七千守軍.

除了金氏家族的三千多私軍之外,還有三千八百人的第二涅槃軍,金木蘭是這支軍隊的最高將領.

………………

"嗚!"

隨著一陣號角聲響起.

南宮傲麾下的五萬多大軍,浩浩蕩蕩朝著玄武侯爵府行進.

眺望著山中的城堡,南宮傲不由得感慨萬千.

他有想過,有朝一日會率兵攻打這座城堡.

但也是打著越國的旗號,為了新政,奉國君的旨意討伐金氏家族.

然而沒有想到,他竟然是以大南國樞密副使的身份來滅金氏.

真是造化弄人!

金卓侯爵,抱歉了!

你為何不退去怒潮城?為何不將玄武侯爵府拱手讓出呢?

現在,逼得我借你人頭一用!

……………………

蘇難六萬大軍,浩浩蕩蕩北上,開始對陽戈郡城進行包圍!

陽戈城,規模和怒江城差不多.

城內有七萬人,整個城牆周長不超過十五里.

城牆高度在五米左右.

談不上是大城.

而且地勢平坦,一馬平川.

這座城市遠不如南甌國都城堅固高大.

而當時矜君的沙蠻族大軍,幾乎在第一天就差點攻破了南甌都城.

當時的南甌都城內,越國主力加上南甌仆從軍可是有足足十幾萬大軍守城.那十萬人可是真正的越國邊軍主力,一線精銳.

此時甯政和沈浪手中,僅僅只有一萬城衛軍.

二線軍隊!

看上去,真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戰斗!

絕望之戰.

包括一萬城衛軍,都是這樣想的!

絕望和死亡的氣息,籠罩在一萬城衛軍頭頂.

陽戈城早已經空了,所有的百姓都逃難了,就剩下這一萬守軍.

死定了.

輸定了.

每一個人心中都是這樣想的.

雖然經過了苦頭歡的操練,他們的戰斗力有了巨大的提升.

但……他們畢竟不是涅槃軍.

甚至連祝霖的平南軍都不如.

祝霖十幾萬大軍都打不過沙蠻族三四萬人.

我們一萬城衛軍去打沙蠻族六萬主力?必死無疑的!

………………'’

苦頭歡道:"沈公子,如果你有什麼神通的話,趕緊使出來吧?否則這一戰輸定了,這一萬城衛軍士氣低落到極點,幾乎要崩潰了."

沈浪點了點頭.

猛地搬出了一只箱子,打開一看.

"這是黃金龍血,從海外上古遺跡中取得,服用之後,血脈蛻變,勇猛無敵!今天是二月二,一萬城衛軍也龍抬頭!"

咦?這不就是沈浪當時詐騙用的黃金血脈蠱蟲廢劑嗎?算得上是超級興奮劑了!

對!

本來兩千管,賣掉了八百管,還剩下一千多.

然後沈浪稀釋了一下,變成一萬管.

一萬城衛軍,平均每人分一管.

苦頭歡呆了.

"公子,這……這有用嗎?"

……………………

注:今日兩更一萬六多!兄弟們頂我,支持我,給我月票!給諸位恩公叩首了!

感謝浪哥的迷弟,醋笨笨,朱悍,慕楓言,國際刑警008,巧克力甜筒,隨風而去一安好等人的幾萬幣打賞!

上篇:第358章:偉大一刻!王者榮耀!(新盟主活著丿賀)    下篇:第360章:激戰!第二涅槃軍一面倒屠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