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60章:激戰!第二涅槃軍一面倒屠殺!   
  
第360章:激戰!第二涅槃軍一面倒屠殺!

g,更新快,無彈窗,!

"黃金龍血"這坑人的玩意能不能行?

當然行!

比起現代地球的超級興奮劑牛逼多了.

要不然沈浪也不能騙到五百萬金幣.

那些紈绔子弟服用沈浪這"黃金龍血"之後,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又或者是精力,都有爆炸性增長.

原本單臂力量不超過一百斤的弱雞,直接暴漲到三百多斤.

只不過現在沈浪稀釋得太狠了.

剩下一千多管,稀釋成一萬管,平均每個人就剩下了七分之一管不到了.

"帶進來!"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兩個女壯士押著一個城衛軍走了進來.

此人長得倒是雄壯,但此時臉色蒼白,渾身發抖,直接跪在地上磕頭.

"沈公子饒命,沈公子饒命啊!"

此人是逃兵.

隨著蘇難大軍逼近,而且開始對陽戈郡城進行包圍,城內絕望的氣息越來越濃.

這一萬城衛軍終于出現逃兵了.

幾乎每天都有人嘗試著逃走,今天竟然有一百多人嘗試著逃跑.

按照軍法逃兵是要斬首的.

但眼下這個情形,你要是敢斬首,保證整個士氣徹底崩潰,剩下的兵跑得干乾淨淨.

苦頭歡很震怒.

過去這一年內,他幾乎瘋狂地練這支城衛軍.

戰斗力上去了,力量上去了,紀律性也上去了.

但膽氣,卻難以改變.

說一句難聽話,城衛軍里面大多是都是兵痞,性格早已經定型了.

他們平時的作用就是維持國都治安,就是欺壓一下平民,消滅一下流氓地痞,他們最大的敵人就是那些為非作歹的幫派.

城衛軍本就不是用來打仗的.

而現在竟然拉他們出來和戰斗力最可怕的沙蠻族主力作戰?

到現在沒有全部逃跑已經算是苦頭歡非常治兵有方了.

"公子,小人上有父母,下有妻兒,三代單傳,實在是不能死啊."

"公子,不是小人沒用,實在是這戰沒法打啊.天南城兩萬民軍,連一個時辰都沒有堅持住就全軍覆滅了,我們才一萬人了,一刻鍾都撐不住的."

"沈公子,要不然您帶著我們跑吧,帶著我們出海去怒潮城吧."

這逃兵牛逼了,不但自己要逃,還慫恿著沈浪一起逃.

沈浪無奈地揮了揮手.

苦頭歡上前,猛地掰開他的下巴.

那逃兵以為是要割掉他舌頭,頓時發出了殺豬一樣的慘叫,拼命地掙紮.

但苦頭歡何等牛逼,他哪里掙脫得了?

二話不說,直接將稀釋過後的"黃金龍血"倒入他的嘴里.

"我要死了,沈公子您竟然下毒殺我?"

"死了也好,這樣死還能有一個全尸."

"我甯可被毒死,也不願意去和沙蠻族野獸作戰,會死無全尸的,會被活活吃掉的."

然後,這個逃兵就躺在地上等死.

"死了好,死了好,也不用去和沙蠻族作戰了."

簡直慫到了極點,還沒有開打,斗志就已經不如狗了.

這樣的軍隊去和沙蠻族主力開戰,一刻鍾都堅持不到直接崩潰,全軍覆滅.

然而……

半刻鍾後!

"黃金龍血"的藥效發作了.

這個逃兵猛地站了起來.

雙眼冒出精光,氣喘籲籲,邁著龍行虎步朝著外面走去.

苦頭歡寒聲道:"你干嘛?"

"我去弄死他們,我去弄死他們……"那個逃兵大吼道:"老子去和沙蠻族干仗,不把他們弄死,老子就是表子養的."

"沙蠻族在哪里?"

"蘇難在哪里?老子要去干他!"

這個逃兵大吼著沖入軍營之內,直接抄起一把刀,就要朝城外走去,一個人就要去找沙蠻族主力干仗.

苦頭歡驚了.

不敢置信望著沈浪.

公子啊,你,你在這黃金龍血里面加了什麼啊?

沈浪確實加了點東西,但沒有想到效果會這麼猛?剛才這個慫貨竟然變得這麼勇敢,直接要去干蘇難?

簡直讓老鼠直接變成了老虎.

怎麼形容這個逃兵服用了黃金龍血之後的感覺?

老子要無敵了.

老子太牛逼了.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我要這天遮不住我眼,我要這地埋不住我心,我要這外面的沙蠻族蠻夷煙消云散.

力量暴漲,速度暴漲這些都不算什麼.

關鍵是膽氣暴漲,完全無所畏懼.

我這牛逼得都恨不得給自己一刀,我給自己放放血.

這熱血沸騰得太過了.

看著那個逃兵抄著刀子,真的朝城門走去了.

苦頭歡趕緊沖上去,拉住他道:"兄弟別急,兄弟別急,你這股力氣留著慢慢使!敵人很快就要攻城了,我們馬上就能干他們了."

那逃兵猛地用刀拍自己的胸口大吼道:"敵人在哪?在哪?趕緊過來讓老子砍死!"

幾個士兵過來,真的好不容易才把這個逃兵壓住了.

苦頭歡朝著沈浪道:"公子啊,這……這效果太好了,要不然在減一點藥量?"

沈浪點了點頭道:"減一點,必須減一點!"

這其他藥劑加得有點猛,至少要減半.

這都失去理智了!

于是,"黃金龍血"劑量保持不變,但是其他特殊藥劑減半.

再找一個逃兵服用.

結果!

這個逃兵也猛地沖了出去!

"啊……"

"殺!"

"殺!"

他感覺到自己身體仿佛要炸開,有著用不完的力氣.

猛地抄起了一支大刀,一百多斤的大刀開始狂舞.

可是這大刀是苦頭歡的啊.

"精忠報國!"

"斬盡蠻夷!"

"封候拜將!"

"殺,殺,殺!"

這個逃兵一邊狂吼,一邊瘋狂地練武.

苦頭歡點頭道:"就這樣,就這樣,再稍稍弱一點點!"

這藥效還是太猛了.

……………………

五個時辰後!

陽戈城變了!

依舊是那一萬人了.

但是每一個人熱血沸騰,殺氣沖天.

逃兵?

不存在的.

怯戰?

也不存在的!

每一個人的力量都得到了成倍的提升.

速度也暴漲.

最關鍵是士氣和勇敢直接爆棚.

每一個都覺得體內蘊含著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但就是釋放不出來.

整個人都要炸了一般.

趕緊開戰,趕緊開戰!

我們忍不住了.

敵人在哪里?

沙蠻族大軍在哪里?

怎麼還不打過來?

我們受不了了.

再不打戰,我們可要自己給自己開刀放血了啊.

因為精力實在太驚人了.

而且城內也沒有什麼女人,不能發泄在那上面.

于是,苦頭歡就帶著他們拼命訓練.

而且是平常訓練量的幾倍以上.

拿弓來,拿弓來!

全部都是一石強弓.

放在以前,這些城衛軍根本就拉不開這種強弓.

而現在,輕而易舉就拉開了.

只不過瞄准……就算了.

此時訓練瞄准也來不及了.

一直到深夜.

這一萬城衛軍訓練得熱火朝天.

根本就不睡覺!

事實上,喝下這黃金龍血後,確實可以維持幾天幾夜都不睡覺依舊精力十足.

但這不睡覺不行啊.

黃金龍血的功效不能白白消耗了啊.

沒有辦法!

沈浪又熬煮了無數的安眠湯.

每個人喝下一碗後,這才安靜了下來,躺倒床上去睡覺.

他的心在滴血.

他的麻醉散啊,一下子把幾年的量都用完了.

在睡夢之中,這些城衛軍依舊高呼.

"殺,殺,殺!"

這戰斗欲望,簡直逆天了!

這一群犬,變成了一萬只猛虎.

……………………

天北行省防線!

三王子甯岐無比焦灼.

因為吳國還在集結兵力,它不像是楚國,背後還有敵人.

它的背後就是大炎帝國了,根本就不可能攻擊吳國.

楚國還需要集結兵力防禦梁國,新乾國,但吳國不需要,他可以把全國兵力集中,專心致志對越國.

守不住的,一定守不住的!

甯岐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地圖.

吳王在天北行省防線集結的大軍就超過二十萬了,而且還在源源不斷增加.

而他和張翀加起來的守軍,僅僅只有六萬而已.

這不是防守某一座城池,而是需要防守整個邊境.

一旦吳王大軍南下,局勢保證崩潰得比天西行省還要可怕.

整個天北行省,可能連半個月都守不住.

而一旦這里失守,那就是他甯岐的罪過,他幾乎要遭受到和甯翼相似的命運了.

怎麼辦?怎麼辦?

站在地圖面前的甯岐猛地一咬牙,做了一個決定.

他親自去了豔州下都督張翀的大營.

"張都督,我把手中這三萬大軍也給你,天北行省交給你防守了."

張翀一愕道:"殿下,想要去吳國?"

甯岐道:"對!我去覲見吳王,親自和他談判."

張翀內心湧起一陣敬佩.

這甯岐的膽氣,可比太子甯翼大多了.

可是,眼下這個局面,談判已經沒有意義的.

而且三王子甯岐北邊的主帥,輕入敵國,很可能會遭遇不測.

甯岐道:"我知道現在談判已經沒有意義,但……至少可以拖延時間."

張翀點頭道:"我懂了!"

三王子甯岐道:"那天北行省就拜托張公了."

然後,甯岐將他手中三萬大軍的兵權虎符交給了張翀.

盡管沒有得到國君甯元憲的旨意,但甯岐還是孤身一人北上,進入吳國和吳王談判.

……………………

玄武侯爵府內!

沈宓小寶寶有點不安.

上一次在國都,幾千上圍攻長平侯爵府發出來的聲音就讓她有些受到驚嚇了.

而現在玄武侯爵府之外,整整有五萬多敵軍,發出了一陣陣又一陣恫嚇高呼.

這聲音驚天動地.

所以沈宓小寶寶害怕了.

反而沈野小寶寶,整個人無比的亢奮.

現在他已經半歲多了,牙齒長了八顆,不但會走路,還會跑了.

簡直比姐姐沈宓還要厲害.

聽到外面大軍的高呼後,他興奮地原地打轉.

"打,打,打……"

沈浪母親抱著沈宓小寶寶溫柔地安撫她.

冰兒照看著沈野小寶寶.

"娘打,爹爹打……嘎嘎嘎"

小家伙拳頭揮舞,差點把冰兒都打中了.

幾個大人無奈.

這小家伙長大之後,恐怕要成為混世魔王.

……………………

玄武侯爵府建在山上,易守難攻.

不過,論城堡的堅固它不如怒潮城.

論地勢的險峻,它不如鎮遠侯爵府.

因為這里的山勢還算平坦.

而且城堡之下,就是莊園.

經過無數年的開墾和種植,部分稱為了牧場,部分稱為了農田.

所以雖然有些斜坡,但南宮傲的五萬多大軍,還是能夠陳列得下.

輕而易舉將整個玄武侯爵府包圍得水泄不通!

他這五萬多大軍!

只有五千沙蠻族武士,還有兩萬是南甌軍,另外三萬都是越國投降的軍隊.

論戰斗力,肯定是不如蘇難那六萬大軍.

但戰斗力也絕對不弱.

首先南甌國的軍隊,他們本身也是沙蠻族人,之前效忠于甯蘿公主,戰斗力不顯,那是因為心中缺了一股氣,因為被視為仆從軍.

而效忠了矜君之後,他們心中的那股氣頓時迸發了出來,變得勇不可當.

雖然戰斗力不如沙蠻族主力,但依舊不可小覷.

而投降矜君的越國主力精銳?

能夠活到最後,都算是比較牛的.

常人一聽到投降的軍隊,就仿佛戰斗力很差.

其實……比較可悲的事實是,有些軍隊投降之後,反而更加凶猛.

就比如滿清王朝入關之後,消滅南明大部分的戰斗都是投降過去的漢軍打的.

這些軍隊在明朝的時候,仿佛很窩囊無能.但投降了滿清之後,南下橫掃中原打自己人,卻勇不可當.

現在矜君如日中天,氣勢恢宏.這些越國精銳被矜君蹂躪得求生不得,求死不活,心中反而崇拜他.

眼看著矜君就要橫掃整個越國,甚至要打入國都了.這些投降過去的越國軍隊當然士氣高漲.

最好矜君占領整個越國並且取而代之,那他們這些投降的軍隊,也就成為了王師.

在這種複雜的心理下,投降矜君的這幾萬原越國精銳,求戰心切.

總之!

南宮傲這五萬大軍,士氣高漲,殺氣騰騰.

區區玄武侯爵府?

在他們眼中完全不堪一擊.

蘇難大軍滅天南城只用了一個時辰,那可是有兩萬守軍的.

眼前玄武侯爵府,沒有天南城那麼大,也沒有那麼堅固高深,守軍更是只有區區五六千而已.

最多也是一個時辰就能攻陷.

超過這個時間,就是恥辱!

……………………

這支大軍的主帥是沙蠻族酋長,矜君的岳父之一,沙延.

只不過他為人傲慢,瞧不上越國的人.而且雖然他勇猛無敵,但是統領大軍上肯定是不如南宮傲的.

所以這一路上,他幾乎一聲不發,一切軍務都交給了南宮傲.

南宮傲出列.

"金卓侯爵可在?"

片刻後,金卓出現在城頭之上.

換成其他人,只怕怒聲大罵南宮傲賣國求榮了.

但金卓沒有,只是淡淡道:"南宮兄有何指教?"

南宮傲道:"我主矜君,金兄認為如何?"

金卓道:"雄才偉略,英明之主."

這是沈浪和金卓的共識,說句真話,矜君真是比甯元憲英明多了.

南宮傲道:"我主矜君包容天下,器宇軒昂,而且他對令婿沈浪也頗為欣賞,金兄為何不降之?建功立業這樣的話就不說了,起碼能保家族周全."

他這話也算是掏心掏肺了.

到了金卓這個級別,差不多已經是一個貴族的巔峰.

就算投降矜君,也無法再升一步.

保住家族,保住富貴,已經是最大的要求.

不過如果金卓投降了,那對南宮傲絕對是一個好消息,他受到的輿論壓力就小很多.

畢竟不止我南宮傲投降了,先正直無私的金卓侯爵也降了啊.

金卓搖了搖頭道:"可惜,不行."

南宮傲道:"既如此,金卓兄讓出玄武侯爵府,帶著家人乘船去怒潮城如何?"

對于南宮傲來說,拿下玄武侯爵府這個釘子便可以的.

金卓歎息道:"金卓有守土職責,這幾百年來,我玄武侯爵府從未淪陷過,若在我手中丟了,無顏去見列祖列宗."

南宮傲道:"金卓兄,兵者大凶也.戰刀出鞘,不見血不歸.一旦開戰,就是血流成河.到那個時候,想要投降也晚了,沙蠻族武士的傳統,就是將敵人斬盡殺絕.所以一旦開戰,那可能就意味著金氏亡族滅種,意味著整個玄武侯爵府內徹底死絕!金卓兄可思慮周全了嗎?"

金卓道:"周全了."

南宮傲道:"那成,接下來就需要怪我無情了."

然後,他猛地拔劍大吼道:"大軍攻城,斬盡殺絕!"

隨著他一聲令下.

戰鼓聲響起.

兩萬多大軍,潮水一般朝著玄武侯爵府城堡湧去.

"殺,殺,殺!"

沖鋒的這近三萬人,幾乎都是投降矜君的原越國主力.

因為在南宮傲眼中,打下玄武侯爵府輕而易舉,不需要動用沙蠻族武士.

還是讓投降過來的軍團多多立功為好.

沙蠻族主帥沙延,瞥了一眼城牆上的金卓,再也沒有興趣看第二眼了.

不堪一擊.

這等城堡,這等守軍,南宮傲兩萬多人若是在一個時辰拿不下來,那也不配做我大南國的副樞密了.

………………

金木蘭出現了!

穿著一身藍色的鎧甲.

這是沈浪親自設計,親自督造的鎧甲.

甚至用的不是鋼,而是合金.

這鎧甲包裹全身,但是修長靈動,曼妙之極.

她的出現,讓城外敵軍一愕.

當然,她的臉都在盔甲之內,看不見的.

只不過她這身鎧甲實在是太豔麗精巧了,而且這身材也太……奪目了.

就算看不見臉,也足夠奪人心魄.

"預備!"

金木蘭拔劍.

三千八百名第二涅槃軍,出現在城牆之上.

整齊彎弓搭箭!

見到這支軍隊,南宮傲不由得一顫.

沙蠻族主帥沙延,也不由得一抖.

這支軍隊的鎧甲不算華麗,為了追求靈活性,甚至大量采用了鎖甲.

但是這整齊如一的動作,讓人嚇了一跳!

見微知著.

一直軍隊能夠訓練到這個地步,戰斗力可見一般.

不過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再強,又能強得過沙蠻族武士?

再強,你也只有小幾千人而已?

敵得過我五萬多大軍?

"沖,沖,沖!"

"將城堡之內的所有人斬盡殺絕!"

見到第二涅槃軍出現.

南宮傲下令,戰鼓聲升級.

頓時,聲音更加急促激昂.

跟隨著戰鼓的節奏,兩萬幾千大軍不由得加快了腳步,更加瘋狂地沖鋒.

如同無數潮水一般,湧向黑色城堡.

然而!

城頭上的三千八百名涅槃軍,一動不動.

保持著彎弓搭箭的姿態,靜靜而又默契地瞄准.

南宮傲見到這奇怪的弓箭,不由得再一愕.

拉弓這麼久而不射,顯然不是強弓.

眾所周知,強弓瞄准的時間很短,因為拉倒最後需要用最大的力量,對體力消耗太大了.

而金氏家族這支軍隊,維持拉弓狀態,已經十幾息時間了.

所以不可能是強弓,不會超過六七斗.

金木蘭望著城下之下的敵人,密密麻麻,不斷靠近.

四百米.

三百米.

二百五十米.

可以了!

"放!"

金木蘭一聲令下.

"嗖嗖嗖嗖嗖!"

箭如雨下.

城堡之下的敵軍更加覺得驚訝可笑.

這個距離超過三百步了吧,金氏家族的弓箭手竟然就開始射箭了?

這是何等的業余啊?

天下最精銳弓箭手軍隊,射殺距離也不會超過一百五十步.

三百步之外就開始放箭?

你壓根就是瘋了吧!

然而……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正在狂奔中敵軍忽然聽到頭頂傳來了一陣陣呼嘯聲.

不由得抬頭一看.

頓時見到無數的黑點猛地落下.

我……我艹!

這箭竟然射得這麼遠?

瘋了,簡直瘋了!

而南宮傲和沙延也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

這……這超過三百步了吧?

甚至有三百五十步左右了.

這麼遠的距離,出了巨型攻城弩,哪有什麼弓射得到?

這……這都超過二石弓了吧?

一般軍隊中,能夠長期使用二石弓的神射手千里挑一.

而現在!

這三千多人竟然都能拉開二石弓?

瘋了,徹底瘋了!

沙蠻族主帥沙延心中的傲慢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算是沙蠻族的武士,用的也是一石弓啊,最最精銳的弓箭手軍隊,才用一石五的超級強弓.

而這支軍隊,矜君到現在都沒有出動過.而僅是家族的軍隊,竟然用2石弓?

這個世界也未免太瘋狂了吧?

"嗖嗖嗖嗖……"

接下來,幾乎不需要命令了.

三千八百名第二涅槃軍,不斷彎弓射箭.

每分鍾射出十五支箭!

這個速度,簡直驚人了.

所以這箭雨的密集程度,超過了萬人的弓箭部隊.

金氏家族的三千多私軍本來還覺得這次肯定有滅頂之災,肯定要全軍覆滅了.

敵人五萬大軍啊,怎麼可能打得過.

只不過,他們受金氏家族恩惠太久,世世代代都是金氏的私軍.

所以沒有想過要逃脫,大不了一死而已.

在開戰之前,他們都已經把自己當成死人了.

結果現在……

戰斗好像沒他們什麼事了.

他們唯一的工作,就是不斷地搬運箭支.

這第二涅槃軍的箭支消耗太快了.

一壺箭五十支,不到半盞茶的功夫,就全部射完了.

………………

二百五十米的距離實在太遠了.

就連步槍都很難瞄准,何況是弓箭.

所以在這個距離之內,能不能射中,完全靠的是運氣.

所以,第二涅槃軍盡管射得很遠,但一開始命中率並不高.

一波箭雨三千多支,最多射殺幾十人而已.

幾十人的傷亡,在兩萬多大軍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

但是……

可怕的是,這第二涅槃軍完全不知疲倦一般,瘋狂地爆射.

速度沒有絲毫減慢.

天上的箭雨,一波接著一波下.

南宮傲麾下的兩萬多大軍,埋頭狂沖.

反正都穿著鎧甲,只要不被射中脖子都沒事.

然而……

他們想多了.

隨著距離的拉近.

二百米,一百五十米!

一百米!

在這個距離內,一切都變得致命了.

第二涅槃軍的箭,變得無比精准.

雖然說不上百發百中.

但是這命中率也高得嚇人.

要知道,他們可是在暴風中訓練,在驚濤駭浪中訓練.

他們瞄准的目標不是靶子,而是細細的樹枝.

射殺大活人,比樹枝容易.

只不過是這些大活人會跑.

"嗖嗖嗖嗖嗖……"

這箭雨,仿佛變成了驚人的殺戮暴雨.

南宮傲麾下軍隊的鎧甲也不管用了.

沈浪的箭矢是用精鋼打造的,鋒利無比,在兩石強弓的力量下.

薄薄的鎧甲,直接被射穿了.

這群人紛紛中箭!

但是,大多數人依舊往前跑.

因為箭矢雖然射穿了鎧甲,但卻被卡在那里,入肉不深.

然而距離再近一些.

那就是殺戮,那就是死亡!

就算有鎧甲,也防不住了.

這個距離下,涅槃軍的弓箭,輕松破甲,箭支射入體內三四寸深.

"嗖嗖嗖嗖嗖……"

箭雨,不知疲倦一般,瘋狂爆射.

南宮傲麾下的軍隊非常勇敢,前仆後繼的往前沖.

然而……

一切都變得沒有意義了.

一邊倒的屠殺.

射,射,射!

死,死,死!

幾乎沒有人能夠靠近城牆五十步內.

來多少,死多少.

越靠近城牆,尸體越多.

最後,這些尸體密密麻麻,堆積如山.

"盾牌兵,盾牌兵列陣……"

南宮傲麾下的將領,不斷來回馳騁指揮著,不斷增兵.

但鬼知道會遇到這種戰事啊.

這支軍隊幾經輾轉之後,已經沒有剩下多少盾牌了.

但是,這為數不多的盾牌兵還是集結列陣,形成了一個盾牆.

然後剩下的軍隊,都躲在這盾牌陣之下!

這樣一來,行動的速度就變得無比遲緩了.

但總好過于一面倒的屠殺.

但……依舊沒用的.

隨著距離的接近.

這些盾牌也不管用了.

活生生被射穿了四五寸.

雖然無法全部貫穿,但還是造成了傷亡.

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些盾牌陣是有縫隙的.

在三十米內!

第二涅槃軍連這些縫隙也能瞄准.

"嗖嗖嗖嗖……"

這箭雨變得無比刁鑽.

一支支箭矢如同毒蛇一般,沿著盾牌陣的縫隙鑽了進去.

緊接著……

更嚇人的一幕出現了.

金木蘭出手了!

她手中的弓,超過了一米七,而且也是複合弓.

這……弓的有強?

簡直無法計算.

她射出來箭,全部都是精鋼打造的.

"嗖嗖嗖嗖……"

超級連珠箭.

每一支箭都有兩斤重.

"砰,砰,砰……"

每一支箭,都可以將一面盾牌射飛出去.

力量太大了.

手持盾牌的武士根本就承受不住.

甚至有些盾牌被射中之後,直接爆裂.

但就算如此!

南宮傲的軍隊開始靠著盾牌陣沖到了城牆之下!

然後……

"砰砰砰……"

上面投下了無數的魚油壇.

澆在這這些盾牌之上.

一支火箭射來.

無數盾牌熊熊燃燒.

因為這盾牌是木頭的.

為啥不用鐵來做盾牌?

太重了,而且鐵太貴了.

幾乎所有的盾牌都是用木頭,然後用鐵鉚釘,又或者是鐵條包裹,保證盾牌的堅固程度.

不僅這個世界如此,在地球古代也是如此.

"砰砰砰砰……"

城頭之上,又砸下來無數的巨石,凶猛地砸在這些盾牌之上.

又是大火焚燒,又是巨石狂砸.

敵軍的武士再也支撐不住.

盾牌陣,不斷瓦解!

"沖,沖,沖,沖上城頭就是勝利!"

"短兵相接,他們的弓箭手就失效了."

無數的攻城梯靠上了上來.

無數的敵軍攀爬而上,密密麻麻.

然而……

失去了盾牌陣的保護.

一切都是徒勞的.

在這個距離之下.

第二涅槃軍的弓箭發揮了驚人的殺傷力.

他們可以輕而易舉將一個人直接射飛出去.

"嗖嗖嗖嗖……"

狂暴的射殺.

而且這第二涅槃軍互相的配合太默契了.

三分之一人射殺攀登城牆的敵人.

三分之二射殺城下的敵人.

各自分配,有條不紊,將殺傷力提升到極致.

屠殺!屠殺!

南宮傲麾下的士兵,沒有一個人能夠爬到城牆的中間.

城下下面的尸體,越堆越高,越堆越高!

最後,完全堆積如山.

南宮傲望著這一幕.

眼眶欲裂,遍體冰寒.

這……這才開戰了多久啊?

一個時辰?

傷亡了多少人?

先後用三萬人攻城,傷亡超過三分之一.

一個時辰,就被射殺了一萬多人.

簡直駭人聽聞.

沈浪這是哪里來的軍隊啊?

哪里來的弓箭手?

這麼逆天?這樣的軍隊,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簡直就是一個殺戮機器啊.

旁邊的副將大吼道:"大帥,大帥,鳴金收兵吧,不行了……"

戰場局面確實要崩潰了,這支攻城的軍隊就算用盡全力,也爬不上城頭了.

攻城的三萬大軍傷亡超過三分之一後,士氣已經瓦解了.

若再不鳴金收兵的話,他們就要開始逃跑了,就會沖散後面的軍陣了.

"撤,撤,撤……"

南宮傲嘶吼下令.

一陣陣急促尖銳的鉦聲響起.

戰場上南宮傲麾下的軍隊如蒙大赦一般,立刻轉身逃跑.

攻打玄武侯爵府之戰,僅僅持續了一個多時辰就暫時結束.

南宮傲軍隊,尸橫遍野,死傷無數!

………………

注:第一更送上,今晚依舊一萬六!兄弟們繼續支持我,給我月票,糕點繼續拼!

謝謝隨風而去一安好幾萬幣打賞,謝謝Ryan1990,夕木醬,|,冷指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59章:天崩!浪爺之龍抬頭!    下篇:第361章:絕望大敗!蘇難決戰沈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