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61章:絕望大敗!蘇難決戰沈浪!   
  
第361章:絕望大敗!蘇難決戰沈浪!

g,更新快,無彈窗,!

任何言語都難以形容南宮傲麾下軍隊的痛苦.

簡直懷疑人生.

為啥啊?憑什麼啊?

我們之前在越國的時候去打矜君,結果被打成了一坨屎.

現在我們投降了矜君來打越國,結果又被越國打成了一坨屎.

金氏家族你們的軍隊那麼牛逼,之前干嘛去了?

在南甌國戰場,要是有你們在的話,我們也不至于輸得這麼慘.

不過眼下這場大戰傷亡巨大,但卻不慘烈.

因為不是短兵相接,流血甚少,也沒有出現殘肢斷臂的情形.

一箭射來,可能到死為止都沒有流多少血.

而且周圍比較狹窄,所以烏泱泱都是自己人,也沒有覺得傷亡多麼慘重.

等退出戰場的時候,才發現地面的尸體都已經堆成山了.

而且,當他們逃跑的時候,更可怕的噩夢發生了.

他們把後背留給了第二涅槃軍.

"嗖嗖嗖嗖……"

城頭上的第二涅槃軍,仿佛完全不知道疲倦一般.

依舊在狂射,依舊在收割生命.

這一場撤退,又活生生被射死射傷了幾千人之多.

……………………

付出了巨大的傷亡之後,所有潰軍回到軍陣,讓人憤怒的一幕出現了.

玄武侯爵府內竟然出來了幾百人.

開啟城門,這幾百人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

靠,我們正在大軍圍城呢,你竟然還出來?

能不能尊重一下你們的敵人?

這幾百名金氏家族武士出來干嘛?

回收箭支啊.

剛才那一戰雖然只持續了不到兩個時辰,但是卻射出了大幾十萬支箭.

消耗太大了.

此時,整個戰場上密密麻麻都是箭支,如同刺猬一般.

這些人一邊回收箭支,還一邊痛罵.

"狗娘養的,你們逃跑的時候,不會挑空地跑嗎?把我們的箭都踩斷了."

日你娘.

你家人逃跑的時候,還專門看准路啊?

慌不擇路,沒學過嗎?

南宮傲大軍就在三百多米之外.

這幾百人優哉游哉回收了一捆又一捆的箭,然後放到馬車上,運回城堡之內.

南宮傲軍隊無比恥辱地望著這一幕.

沖上去,將這幾百個撿垃圾的砍死?

不行的,這些狗娘養的射箭太准了.

就這樣,幾萬人眼睜睜看著幾百人在戰場上撿垃圾而無動于衷.

………………

南宮傲大營之內.

主帥沙延道:"這就是沈浪的兵?"

南宮傲點了點頭.

沙延道:"這麼厲害的兵,為何不去陽戈城?"

南宮傲道:"沈浪是一個很看重家庭的人,所以用最精銳的不對守玄武侯爵府."

"沈浪這個人為何沒有出現?"

南宮傲不知道,因為今天確實沒有看到沈浪.

"你們越國人也有英雄."

南宮傲本能想要反駁.沈浪算什麼狗屁英雄?

但想想算了,沙蠻族的人就是以成敗論英雄的.

對于今天的戰局,老實講南宮傲有過一定的心理准備,因為沈浪之前創造的奇跡太多了,這里就是他家,肯定拼命死保的.

但戰局打成這樣,真是完全沒有想到.

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殺.

今天這一戰,金氏家族傷亡多少?

恐怕會低到一個完全不敢想象的地步吧?

整個過程,他的軍隊完全是被動挨打,一點點反擊的余地都沒有.

弓箭部隊竟然可以這麼厲害?竟然可以發揮到如此極致?

南宮傲和沙延陷入了沉默,接下來該怎麼辦?

"不能退兵!"沙延忽然道.

南宮傲明白他話里的意思,一旦他們退兵的話,金氏家族的這支軍隊就會去支援陽戈城.

不退兵?

那接下來怎麼打?

動用沙蠻族武士,南甌國武士?

他們當然要厲害一些,至少動作要敏捷很多,而且弓箭射術更高.

可惜沒有攻城器械.

什麼投石機啊,攻城弩統統都沒有.

戰事太急了,根本還來不及造.蘇難大軍那邊倒是有,只不過運過來已經來不及了.

南宮傲道:"接下來有兩個方案,第一個,圍而不打.第二個,全軍押上."

他是副帥,做不了主的.

主帥沙延是一個酋長,武功非常高強,麾下也有上萬武士.

但是沙蠻族之間的戰斗,基本上屬于叢林斗毆.

單兵戰斗力超高,血腥而又慘烈.可是論指揮水平,確實不高.

若全軍押上的話,就算攻下了玄武侯爵府,傷亡恐怕會到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

南宮傲道:"金氏家族厲害的是弓箭手部隊,一旦被近身,恐怕是不堪一擊的."

"是嗎?"沙延疑惑.

沙蠻族武士的射術很高,但是近戰也非常厲害.

南宮傲道:"沈浪此人有鬼才,他的重甲涅槃軍近戰無敵,但只適合陣地戰,兩軍對壘.若不出意外的話,這支弓箭手應該就是他的第二涅槃軍,訓練成軍的時間不超過半年.我有過研究,他的涅槃軍非常專注,但也只能專注于一樣.所以射術高超,近戰水准可能就堪憂."

沙延點了點頭.

南宮傲道:"我們東方王朝的軍隊,很少夜戰,因為看不清楚.沙蠻族武士,擅長夜戰嗎?"

沙延道:"我們是最擅長夜戰的種族,因為大部分狩獵都在晚上."

這是真的.

白天的話,叢林里的猛獸都很精神,目光也很銳利,去狩獵的話比較吃虧.

而到了晚上,這些猛獸的實力和感知都下降得很厲害,獵殺起來就容易得多.

所以,沙蠻族武士都擅長夜戰,長年累月下,練就了在黑暗中視物的本事.

而且他們非常喜歡吃動物的肝髒,尤其明目.

南宮傲道:"弓箭手到了晚上,瞄准精度肯定大大降低,戰斗力也會急劇下降."

這幾乎是一定的.

就算是神射手也需要光線,也需要看清楚目標.

"所以我的想法是夜戰."南宮傲道.

沙延沉默了片刻.

一旦夜戰,那他的五千沙蠻族武士就會成為絕對武力了.

南甌國武士稍好一些,南宮傲剩下的那一兩萬軍隊也不適合夜戰的.

但沙延是絕對殺伐果斷的.

"好,那就夜戰!"

……………………'’

夜幕降臨.

這是月初,晚上幾乎連月亮都沒有,真的可以稱得上是伸手不見五指.

大南國的軍隊再一次集結,准備攻打玄武侯爵府.

南宮傲剩下一萬多大軍,算是徹底作壁上觀了.

唯一的指望,就是沙蠻族的五千武士.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天空仿佛一下子亮了起來.

幾百個,幾千個燈籠飛上了天空.

這一幕,真是美不勝收.

南宮傲和沙延見到這一幕,幾乎驚呆了.

准備攻城的兩萬多大軍一下子也忘記了使命,抬頭看著這絕美的景象.

這才是真正的華燈初上?如果文人雅士見到這一幕,恐怕會寫出無數詩篇出來.

玄武侯爵府放的當然是孔明燈.

而且,像是放風箏一樣,把孔明燈放到空中.

一個或許不夠亮,但是幾百個,幾千個,就有些亮度了.

"這沈浪真是奇思妙想,竟然能夠把燈籠飛到天上去,他是怎麼做到的?"沙延驚歎道:"南宮將軍,在這種光線下,你們的軍隊看得清楚嗎?"

南宮傲去問麾下的軍隊.

回答是看不清楚.

因為這些漂浮在空中的燈籠太高了.

對地面的照射程度,仿佛比較有限.

沙延問沙蠻族武士,這個光線看得清楚嗎?

沙蠻族武士卻說非常亮,看得清楚.

那還要不要夜戰?

思考了半分鍾.

沙延決定戰!

"沙蠻族武士,混在南甌國武士中一起沖鋒,務必記住這一點."

因為這一次攻城的主力是沙蠻族武士,南甌國武士只是作為掩護用的,說得更加難聽一些,就是炮灰.

成敗在此一舉了.

"攻城!"

隨著沙延一聲令下.

兩萬五千軍隊,再一次潮水一般湧向了玄武侯爵府.

作為真正主力的沙蠻族武士,隱藏在南甌國武士之中,而且陣型盡量散開.

從城牆上望去,確實是黑壓壓的一片.

哪怕有天空漂浮的孔明燈,也完全看不清楚.

幾百米距離,更加無法瞄准射擊.

"咚咚咚咚……"

驚天的戰鼓再一次敲響.

兩萬五千敵軍,飛快地靠近,來到了城牆的二百五十米處.

這個時候,城牆上的第二涅槃軍沒有射箭.

二百米處.

依舊沒有射擊.

沙延長長松了一口氣.

差不多要成了.

白天在這個距離,沈浪的神奇弓箭部隊已經開始射殺了.

而晚上到了這個距離,他們依舊沒有開始.

一百五十米!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嗖嗖嗖嗖……"

幾十支火箭,猛地射上了天空.

飛到天空幾十米的地方,猛地爆開!

"轟……"

如同焰火一般,猛地炸開.

巨大的焰火.

瞬間,幾乎將整個黑夜照亮.

驚豔的一幕,又再一次發生了.

沙延和南宮傲完全驚呆了.

這……這他媽又是什麼?

竟然如此亮,如此之華麗?

這就是焰火,沈浪制造的焰火.

只不過里面放了鋁粉,所以就是原始版的照明彈.

這亮度完全是驚人的,至少超過了正常的焰火.

而且就在大軍上空幾十米處爆開.

刹那間!

戰場上幾乎被照得亮如白晝.

沙蠻族軍隊先是呆了一下.

幾乎忘記跑了.

這……這是神仙手段嗎?

大晚上的,竟然這麼亮?

然後……

"嗖嗖嗖嗖嗖……"

城牆上的箭雨,再一次狂暴地灑了下來!

沙蠻族武士,南甌國武士都不喜歡穿鎧甲,完全是血肉之軀.

在一百五十米距離,完全是兩石弓的超強殺傷力.

一旦中箭,直接穿透.

"嗖嗖嗖嗖……"

"砰砰砰砰……"

原始版的焰火照明彈,不斷地飛上天空爆炸.

整個戰場,始終處于高亮度之下.

這亮度依舊不如白天.

對于其他弓箭手來說,這個亮度是不大夠的.

但對于涅槃軍來說,完全夠了.

因為他們的血脈是被改造過的.

最關鍵的是,他們的老師是蘭道大宗師.

他們學習過上古精神典籍.

他們無數次在黑夜中訓練射箭.

他們的視力,遠遠超過一般人.

誠然他們弓箭的殺傷力不如白天時候,但打的折扣也不是很大.

況且!

此時城牆下的這支軍隊,沒有穿防護鎧甲,而且也沒有盾牌.

驚人的殺戮,再一次上演.

依舊是一面倒的屠殺.

敵人的攻城軍隊,紛紛中箭倒地.

整個人活生生被釘在地上.

不過這個時候,沙蠻族武士的彪悍之處完全表現出來了.

就算被射中,就算被釘在地上.

他們也凶殘地把箭拔出來,然後繼續往前沖.

這箭可是長得像倒刺的,這猛地一拔出來,帶出無數的血肉,看上去就可怕了.

但這些沙蠻族武士只是狂吼一聲,然後繼續往前沖.

當然……沖著沖著,忽然就猛地栽倒在地,徹底死了.

而有些彪悍的人,被射穿了身體繼續沖.

只要不死,就往前沖.就差被射中眼球拔出來一口吃掉了.(夏侯惇:艹,你以為我想吃啊?)

金木蘭和金卓對視一眼,露出惋惜的神情.

這沙蠻族武士果然勇猛無比,可惜就這麼白白死了.

此時,沈建一身鎧甲站在邊上,指揮手下軍隊運箭.

他已經是十人長了.

不過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血腥殘暴的軍隊,一時間不由得呆了.

"小弟,你若受不了,就回到內堡去."

沈建道:"嫂子哪里話?弟弟豈是貪生怕死之人?那不是我給哥丟臉嗎?"

其實,你哥也沒有什麼臉的.

接下來!

沙蠻族的武士也開始射箭反擊.

真是牛逼.

在這種光線環境下,他們還能瞄准.

第一涅槃軍可是居高臨下.

而這些沙蠻族武士,往上射箭本就吃虧.

可是……他們的命中率竟然不錯,竟然射中了沈浪的第二涅槃軍.

可惜啊!

他們是一石弓,在這個距離往上射,威力已經不大了.

最關鍵的是沈浪第一涅槃軍裝備太好了,身體軀干穿著輕薄而又堅固的精鋼板甲,手臂和雙腿穿著鎖甲.

沙蠻族的弓雖然強悍,但依舊射不穿.

而且他們的箭支也不像沈浪尖銳鋒利.

兩支軍隊互射.

兩支軍隊都很厲害.

但……依舊是一面倒的屠殺.

裝備差距太大了.

沙蠻族武士個人射術就算再強,也強不過第一涅槃軍.

華麗的一幕再一次上演.

成片的死亡,收割生命.

天空.

"嗖嗖嗖嗖"

"轟轟轟……"

原始焰火照明彈,不斷爆開.

木蘭甚至有些迷離.

這一幕太美了.

這種焰火,木蘭是見過的,而且她是唯一見過的之人.

大約在兩年前,沈浪就帶著她去過無人的荒島上放焰火.

但那一次,只放了十幾只.

這一次,放了幾百只都不止.

流光溢彩,美不勝收!

……………………

"哇,漂亮,漂亮啊!"

"太好看了!"

"寶寶你看,這是爹爹給你放的哦!"

沈宓小寶寶瞪大眼睛看著天空.

這是什麼東西啊?這麼好看?

"爸爸……爸爸……"

沈宓寶寶看得高興,小手用力給鼓掌.

而沈野小寶寶,人來瘋一樣,怎麼抱都抱不住.

在院子里面狂奔.

太高興了,太興奮了.

他每天都仿佛又用不完的精力.

白天不睡覺,晚上也不睡覺.

沈浪應該會後悔給他取了這麼一個名字.

帶這樣的寶寶,實在累壞人.

沈宓小寶寶乖得不得了,冰兒一個人帶綽綽有余.

而沈野小寶寶,需要三四個人輪流帶.

不過這個小家伙有一點很好,從來不哭.

不,他也哭.

撒嬌的時候會假哭,拼命干嚎那種.

平常時候,摔跤了,撞到桌角了,從來不哭半聲,但是會去撿石頭砸桌角.

城外在大戰!

城堡內的人,卻被焰火吸引.

………………

城外!

殺戮依舊在繼續!

盡管承受著驚人的傷亡,但是沙蠻族武士和南甌國武士,開始瘋狂地往城牆上撲.

而且這幫瘋子不需要攻城梯.

自己拿著鐵鉤子,就往上爬.

就算肚子破了一個洞,就算腸子往外流,也依舊往上爬,但爬著爬著自己就掉下來了!

金卓和木蘭都有些看呆了.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瘋狂的軍隊?

第一涅槃軍也有這麼勇敢,但他們不是正常軍隊啊.

南宮傲也徹底驚呆了.

這麼驚人的傷亡,換成他的軍隊早就崩潰了.

他的軍隊一旦中箭,就立刻躺在地上不動的.

而沙蠻族武士,腸子出來了還往上沖.

之前南甌國輸得那麼慘,是有道理的.

沙蠻族武士太凶殘了.

除非你射中他們心髒和腦袋立刻斃命,否則他們還是瘋狂往上沖.

這麼殘暴的軍隊,一旦讓他們沖上城牆,後果不堪設想.

然而在狂暴的箭雨之下,這群人竟然真的要爬上城頭了.

雖然紛紛墜落斃命,但湧上來的人實在太多了.

距離城頭越來越近.

"換箭!"

木蘭一聲令下.

第一涅槃軍拿出了特殊的箭壺.

里面是特制的火箭,箭頭上有白磷,箭頭後抹有砒霜溶液.

換箭完畢!

"射!"

"嗖嗖嗖嗖……"

刹那間!

仿佛無數的流星雨一般砸下.

瞄准的全部是已經爬上城牆的沙蠻族武士.

畫面依舊無比華麗.

但是……

卻無比慘烈!

這火箭射入體內,依舊在燃燒.

因為箭頭上除了白磷之外,還自帶氧化劑,就算沒有空氣也能燃燒.

這算是沈浪科技含量最高的箭了.

而且,砒霜劇毒很快進入血液之內.

"啊……啊……啊……"

沙蠻族武士就算再勇敢,也無法承受這種痛苦.

火焰在體內燃燒.

最最慘烈的一幕.

這些爬在城牆上的沙蠻族武士終于紛紛墜落.

終于!

沙蠻族武士的這一波瘋狂攻勢被擋住了.

剩下的南甌國武士雖然勇敢,但還是差了一些,戰斗力也差一些.

在狂暴的箭雨之下.

他們完全被壓得抬不起頭來.

"嗖嗖嗖嗖……"

"噗噗噗噗……"

箭雨瘋狂地收割著生命.

沙蠻族主帥沙延,無比痛苦地望著這一幕.

差一點點,他的勇士就要沖上城頭了.

就差一點點.

而現在,徹底失去機會了!

"收兵,收兵!"

尖銳的鉦聲再一次響起!

幸存的南甌國武士,紛紛轉身後撤,瘋狂地逃離這個地獄修羅場.

而幸存的沙蠻族武士,完全殺紅了眼睛,依舊要瘋狂地往城牆上沖,完全不畏懼死亡.

主帥沙延大吼道:"沙蠻族的武士,退回來,退回來!"

聽到主帥的聲音後!

這些沙蠻族武士發出一陣陣狂吼,無比不甘地後撤.

恥辱!

莫大的恥辱.

他們成軍一來,還沒有打過這樣的仗.大南國成立一來,他們一直都是戰無不勝的.

而這一次,敗得如此之慘.

"啊……啊……啊……"

一個沙蠻族武士竟然站在城牆之下,對著金木蘭狂吼.

"嗖!"

一支箭直接貫穿了他的腦袋.

………………

白天攻城失敗!

傷亡一萬二.

晚上攻城,再一次失敗!

"傷亡多少,統計出來了嗎?"主帥沙延問道.

統計尸體和傷員是不可能了,只能統計有多少人回來.

"五千沙蠻族武士,剩下不到一千五.兩萬南甌國武士,剩下不到一萬."

主帥沙延痛苦地閉上眼睛.

晚上這一戰,傷亡竟然比白天更大,達到了驚人的一萬四.

沙蠻族武士,南甌國武士明明更強大,更勇敢,但傷亡卻更大.

看來,南宮傲軍隊的鎧甲和盾牌,不是沒有用處的.

經過白天和夜晚的戰斗,沙延和南宮傲的聯軍,傷亡超過兩萬六.

剩下軍隊不足三萬!

金氏家族傷亡有多少?

不知道,但肯定是微乎其微.

這一戰,果然打出了比英國長弓兵在阿金庫爾戰役中更加輝煌的戰績.

主帥沙延道:"南宮傲,我們已經徹底失去了攻陷玄武侯爵府的能力了."

南宮傲苦澀點頭.

白天作戰不行,夜晚作戰也不行.

雖然還剩下三萬軍隊.

但是已經沒有勇氣攻城了.

太慘烈了.

沈浪這支神奇的弓箭部隊用來守城,太逆天了.

"繼續包圍,用最快速度去稟報陛下!"沙延下令道.

"是!"

片刻後,一支騎兵出發,朝著南方沖去,把這里的戰局彙報給矜君.

"可惜沒有投石機啊!"南宮傲道.

如果有投石機,就不會這麼被動挨打了.

沈浪的神奇弓箭手射得遠,但投石機更遠,而且威力更驚人.

當然,投石機的精准完全是玄學.

有一句話說得好,任何一架投石機都不可能把兩顆石彈砸在同一個坑上.

但是,起碼能夠對城牆上進行火力壓制.

至此,大南王國對玄武侯爵府的進攻基本上算是失敗了.

……………………

二月初四!

苦頭歡要瘋了,沈浪也要瘋了.

藥效還是太猛了!

幾乎壓不住.

這一萬城衛軍,陷入了狂熱和癲狂.

如果是一個人還好,關鍵是一萬人,還互相影響!

此刻苦頭歡心中只有一個想法.

蘇難你快攻城,求你快攻城吧?

你再不攻城,我們就扛不住了.

仿佛是聽到了苦頭歡的祈禱,蘇難終于要攻城了!

……………………

這座陽戈城,就是最後一個絆腳石了.

一旦拿下了這座城,通往越國都城的路就暢通無阻.

矜君對于打下越國國都並不是很心切.

但是蘇難很心切啊.

他曾經做夢都想要造反成功,做夢都想要返回天越城.

幻想一下.

他蘇難率領大軍殺入天越城,滅掉越國,斬殺國君甯元憲.

這種感覺是何等暢快?

滅國之功,天下能有幾人?

盡管他也知道,這陽戈城中只有一萬城衛軍.

城衛軍是什麼軍隊?

二線軍隊,鎮壓地痞流氓用的.

但他絲毫沒有掉以輕心.

因為沈浪在城內!

對于沈浪,怎麼重視都不為過.

甚至無數次從夢中醒來,蘇難都會淚流滿面.

他的宏圖霸業,他的蘇氏家族,就是覆滅在沈浪手中.

當然,他又娶妻生子了.

矜君也無數次開導他,不要有私恨.

矜君說你如果想要像沈浪那樣無法無天的快活,那就盡情地恨吧.

但如果你想要建功立業,想要重建蘇氏家族的輝煌,那就徹底把私恨放在一邊.

如果是別人說出這話,完全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但矜君說出來,卻非常有說服力.

他和甯元憲之間仇恨還不大嗎?

殺父之仇,滅國之恨.

但是之前,矜君還是主動和越王講和,開出了割讓五郡的條件.

他不想讓越國滅亡,因為不符合大南國的利益.

蘇難遙望著城牆,心中默道:"沈浪,我沒有想要來報仇,我只想要拿下這座城池,我只想要帶領大軍殺入越國都城."

他這是真心話.

因為在出發之前,矜君就讓他做選擇,是統率西路軍,還是東路軍?

如果率領東路軍,就可以去攻打金氏家族,就可以報仇雪恨.

蘇難選擇了西路軍.

沒有想到,還是和沈浪撞上了.

然後,他前所未有的重視.

原本幾天之前就可以開戰的,但他還是等到大軍徹底包圍陽戈城,等到攻城器械全部到位.

怎麼蘇難又有攻城器械了?

從天南城拆下來的,整個天南城方向,不知道有多少投石機和巨弩.

蘇難這一重視謹慎,可把沈浪坑死了.

媽蛋,按照計算你兩天前就應該攻城的,兵貴神速.

害得我提前兩天就給一萬城衛軍服用了黃金龍血.

現在好了!

我每天都要管一萬個瘋子.

真的是心力憔悴.

沈浪和苦頭歡等軍官,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氣,才將這一萬人壓住.

不然,他們要沖出來和蘇難決戰.

終于在二月初五.

包圍圈徹底完成了,所有的投石機,攻城巨弩,都已經准備完畢.

"沈浪公子何在?大南國樞密使蘇難求見!"

他的聲音就算隔著一里多,也聽得清清楚楚.

沈浪在城頭上露面.

"蘇侯,別來無恙!"沈浪仔仔細細看蘇難,連X光都用上了.

他不像之前那麼年輕了,頭發也白了一小半.

但這次不是染白,而是真的白了.

但是……

他的腰杆更直了,

整個人氣勢更加驚人.

"他突破宗師了."旁邊的李千秋道.

厲害,牛逼!

蘇難道:"真是羨慕沈公子,近兩年不見,竟然依舊風姿卓絕,蘇某倒是老了."

沈浪道:"蘇侯,你難道沒有看出來,我也有些憔悴了嗎?"

呃!

我們之間關系還沒有到這麼寒暄的地步嗎?

你這話,我不知道該怎麼接啊.

足足好一會兒,蘇難道:"沈公子,像你這樣的神仙中人,就不該摻和進俗世王權之中.不如你就此離去,和木蘭遠赴海外,做一對神仙眷侶如何?這座微不足道的陽戈城,就給我蘇難.這個越國滅了也就滅了,金氏家族還有怒潮城,正好可以了斷這些是是非非."

沈浪道:"謝謝蘇侯好意,可惜不成啊!我的仇還沒有報完."

蘇難道:"沈公子,你我的仇還沒有結束嗎?"

沈浪道:"你我的仇是結束了,可是還有薛徹啊,等我滅了薛徹全族,我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蘇難並沒有問薛徹和陽戈城有什麼關系.

因為他也再清楚不過.

想要滅薛徹,必先打敗三王子甯岐.

想要打敗甯岐,就要扶甯政上位.

而且,這也是沈浪對甯政的承諾,對甯元憲的承諾.

事實上到現在,沈浪已經無法坐視越國的滅亡了.

甯元憲也畢竟是他的另外一個便宜岳父.

蘇難道:"沈公子,既然如此,那刀兵無眼,等下若傷了你,就莫要責怪."

沈浪道:"蘇侯放心,若真的要輸的時候,我會逃之夭夭的."

沈浪也就在這個時候說說了.

因為,現在一萬城衛軍已經壓不住了,戰斗欲望爆棚.

蘇難點了點頭.

然後,退回到中軍之中!

"攻城!"

隨著蘇難一聲令下!

幾十具投石機,開始瘋狂地咆哮.

幾十具攻城強弩,瘋狂地發射!

"嗖嗖嗖嗖"

"轟轟轟……"

陽戈城之戰,正式爆發!

………………

注:今天依舊一萬六多,糕點每天都拼盡全力,兄弟們給我月票,給我支持!實在太需要了,拜托!

謝謝小雙大雙,土鱉二蛋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60章:激戰!第二涅槃軍一面倒屠殺!    下篇:第362章:天大手筆!蘇難一敗!(新盟主隨風而去一安好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