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63章:直搗黃龍!矜君聞噩耗!   
  
第363章:直搗黃龍!矜君聞噩耗!

g,更新快,無彈窗,!

"鳴金收兵,鳴金收兵!"

鉦聲響起.

沙蠻族主力大軍令行禁止,潮水一般後退.

而且他們的後撤也非常牛逼.

直接從城牆上往下跳.

五米高的城牆,直接跳到地面上,一點事沒有,真的如同猴子一般靈活.

短短片刻功夫.

城頭上的沙蠻族主力大軍消失得干乾淨淨.

留下了滿地的尸體.

所有的尸體都沒有完整的,整個城頭幾乎被鮮血淹沒了.

沈浪麾下的城衛軍沒有追擊.

因為,他們殺過癮了.

憋了好幾天,總算是過癮了.

此刻渾身的暢快.

"爽,爽……"

"嗷嗚……"

…………………………

沙蠻族大營內.

經過粗略的清點之後,傷亡數據出來了.

將近一萬三!

其中三分之二死在城牆之下.

整個過程大概維持了一個多時辰.

從城頭上砸下來幾萬顆石頭,幾萬根木頭,無數的滾油,無數的金汁.

還有三分之二大約五千人,是沖上城頭之後被殺的.

先後有一萬多人沖上城牆,其中一般被殺了.

沈浪這支城衛軍的戰斗力,真是爆表.

蘇難這第一波攻城一共動用了兩萬人,退回來的只有七千,剩下都死絕了.

上一次在南甌國戰場,三萬多人打越國主力二十萬,傷亡也只不過一萬多.

這次兩萬人打沈浪一萬人,傷亡一萬三.

這個數字,讓人絕望!

蘇難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

那種頭皮發麻,毛骨悚然的氣息.

時隔兩年,沈浪公子你還是強大到讓人窒息啊.

和你這樣的人為敵,真是噩夢!

不過,他內心深處仿佛不太震驚.

因為兩年前更震驚.

尤其是羌王阿魯台全軍覆滅,蘇氏大軍在白夜城下全軍覆滅的消息傳來後,他這輩子的震驚都差不多用完了.

在開戰之前,他的本能就覺得沈浪肯定很難搞.

沒有想到!

真的那麼難搞.

這個人簡直……變態了!

我知道你很強,是常態,但你能不能意外一次?

能不能輸一次?

沈公子,越國風光你一人莫非要獨占八成?

蘇難震驚還在接受范圍之內.

而沙蠻族的大將,則有些懷疑人生了.

大營之內,靜寂無聲.

為什麼啊?

都是越國的軍隊,做人的差距咋就那麼大呢?

一個弱得如同一坨屎.

一個強得如同瘋狗.

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軍隊,我以為我們沙蠻族的軍隊已經是最瘋狂的,羌國瘋子排第二.

沒有想到,沈浪這支軍隊才是瘋王之王.

那何止是不怕死?簡直就是……

沙蠻族大將知識太匱乏了,找不到一個詞語來形容.

"不是說越國的城衛軍,是最垃圾的軍隊嗎?"有一個沙蠻族大將道.

當然是垃圾軍隊.

蘇難最清楚不過了,但經沈浪之手後,這支垃圾軍隊竟然變得這麼強.

"他們傷亡多少?"

"不知道,但應該也不少.不過他們的盔甲太好了,挨了好幾刀都不死.我們的軍隊挨一刀就死了,所以他們受傷很多,陣亡的不多."

"我們沙蠻族大軍為啥不裝備大量藤甲?"

"怕火攻,沈浪詭計多端,用火用得出神入化."

"這個小白臉真強."

"是啊,我們陛下也是小白臉,也很強!"

"那你覺得沈浪和陛下,誰更強?"

"那還用說,當然是矜君陛下."

"那你覺得陛下和沈浪,誰更小白臉一些?"

"應該是沈浪吧?"

"你憑什麼覺得是沈浪?你又沒有見過?"

"不是傳聞說沈浪是越國第一美男子嗎?"

"那我們陛下在越國的時候,還被稱為第一美男子呢,要不然甯蘿公主也不會主動睡了我們陛下."

"你聽錯了,陛下在越國曾經是第一君子,不是第一美男子."

"難道你覺得我們陛下長得不俊嗎?"

聽到這里,蘇難忍不住了.

夠了啊,你們這話題偏到無邊無際了.

事實上,帶領沙蠻族大軍痛快得很,也頭疼得很.

痛快是因為這支軍隊很厲害,而且勇猛無比.

頭疼是因為毫無紀律性,基本上不服管教.

為了管住麾下這十幾個沙蠻族大將,蘇難打了上百次架的.將一個個大將打到半死,才算是聽話了.

這群人也真是沒心沒肺的.

敗得這麼慘,你們也不悲痛,還在這里討論矜君和沈浪誰更帥?

"咳……"

蘇難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下面十幾個沙蠻族大將置若罔聞.

蘇難拳頭一握,全身筋脈爆響.

頓時,全場靜寂!

再不安靜,蘇難樞密使就要打死人了.

蘇難超級無奈.

在越國朝堂,他壓根就沒有動武的機會,全部用的是心術和手段.

而在沙蠻族?

政/治/手段是沒用的,只能靠拳頭.

真是幸虧我蘇難晉升宗師了.

"諸位,今日慘敗,接下來該怎麼辦?"蘇難問道.

"能怎麼辦?明天再戰,兩萬人不夠,明天就五萬人沖上去!"一名沙蠻族大將道.

事實上,對于今天的慘敗他們很震驚,幾乎不敢置信.但是……卻不見得有多麼悲傷.

沙蠻族生存環境惡劣,很多人都活不過三十歲.

所謂的死亡,完全司空見慣,根本沒有傷風悲秋的傳統.

今天打輸了,死了很多人?不要緊啊,明天再打,一直打到死光為止.

蘇難放棄和他們進行交流.

這群人是猛將,但絕對不是好統帥.

所有的決定,還是要由他來做.

他扔下大營內十幾個沙蠻族大將,朝著外面走去.

眺望著這座陽戈城.

小城市一座啊.

沒有想到今日竟然能夠決定整個越國的命運.

原本應該輕而易舉拿下的,結果卻撞得頭破血流.

蘇難考慮得很深遠.

既然陽戈城都敗了,那玄武侯爵府更不必說了.

沈浪是先家後國的人,肯定把最精銳的部隊用來防守玄武侯爵府.

南宮傲那邊的五萬多大軍,大半都是降軍,戰斗力更加堪憂,只會敗得更慘.

現在最可怕的局面就是南宮傲那邊全軍覆滅,然後玄武侯爵府內的那支精銳殺過來,和陽戈城守軍里應外合,那局面就可怕了.

不過,蘇難對南宮傲還是有信心的.

此人就算打不贏,但至少知道進退,應該能夠保住一部分軍隊,牽制玄武侯爵府內的金氏精銳還是能夠做到的.

關鍵是接下來他應該怎麼辦?

按照沙蠻族大將說的那樣,明天近五萬大軍押上去?准確說是四萬七!

蘇難大概看出來了,如果全軍押上應該是能贏的,能夠拿下陽戈城.

但那要付出多大的傷亡?

沙蠻族武士太寶貴了.

死一個少一個.

這支軍隊是陛下本錢,千萬不可揮霍.

為了拿下陽戈城,而折損個兩三萬?

那得不償失了.

最關鍵的是,一旦你弱了.

未來如何面對楚國,吳國這兩個虎狼之國?

"夫君……"

一個女子走了過來,按住了蘇難的太陽穴.

這個女子很高,超過一米八,

身材非常健美火辣,皮膚黝黑,長相……還好.

他是沙延酋長的另外一個女兒,矜君妻子的姐姐,今年才二十五歲,是一個寡婦.

蘇難之所以娶她,是因為她血脈天賦高,武功極強.

這樣兩人繁衍的後代,也會很強.

如今不到兩年時間,她就已經為蘇難生下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了.

就是這麼牛,生下孩子之後三個月又懷孕了.

蘇難很滿意這個妻子,也不在乎她嫁過人.

這個女人也很滿意蘇難,盡管已經六十出頭了,但依舊是最強的男人.

"你在想什麼?"妻子問道.

蘇難道:"我在想是應該選擇贏,還是選擇保存實力."

妻子道:"夫君,那你想要聽聽我的意見嗎?"

"當然!"蘇難道:"你的意見對我非常重要."

妻子道:"我想要贏."

蘇難道:"那我懂了."

他選擇保存實力.

他很喜歡這個妻子,但……基本上你跟她反著想才是正確的.

如果蘇難沒有猜錯的話,這一萬城衛軍變得這麼強,應該和所謂的黃金龍血有關.

關于沈浪的情報,矜君做得很詳細.

當然了,南宮傲和太子甯翼也出賣得很詳細.

所以沈浪賣黃金龍血騙了五百萬金幣一事,矜君和蘇難都知道.

只不過太子信誓旦旦說這黃金龍血已經賣完了,否則沈浪不可能有錢不賺.

事實證明,沈浪還沒有賣完.

如果是黃金龍血的話,那只有一個月的有效期.

甚至不需要一個月,這陽戈城內的城衛軍又會變成菜雞,甚至比以前更菜.

所以正確的選擇就是等一個月.

圍而不攻.

可是……現在有一個關鍵問題.

沈浪他還有黃金龍血嗎?

這次真的徹底用完了嗎?

另外他大概知道,這黃金龍血對同一個人的作用基本上只有一次.

第二次就算再服用,雖然有用,但用途已經不太大了.

但關鍵是,萬一沈浪還有剩下的黃金龍血,用在國都的那一萬城衛軍身上呢?

還有,這一個月時間內,玄武侯爵府內的那支軍隊會不會沖過來?

蘇難想得頭痛!

但最終還是做了決定!

圍而不攻,保存實力.

另外派出斥候偵測玄武侯爵府方向,和南宮傲軍隊時時保持聯動.

不得不說,蘇難還是一個非常老練的主帥.

在很多未知的局面下,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

陽戈城戰局暫時沉靜了下來!

蘇難謹慎地選擇圍而不攻.

那第一戰,沈浪麾下城衛軍傷亡多少?

非常非常高!

受傷超過六千人.

但是陣亡,卻不到一千三!

這群城衛軍太勇敢了,壓根就不防守的.

沙蠻族武士的戰斗水准實在是高.

城衛軍武士的力量,敏捷,精神都經過了強化,但論刀法,論戰斗素質還是不如沙蠻族.

所以只要短兵相接的,幾乎人人帶傷.

不過,沈浪裝備的鎧甲太好了,所以大部分人只是輕傷.

陣亡的一千三百人,都是被擊中了要害.

而且大部分都是頸部大動脈,沙蠻族武士的刀太刁鑽.

剩下八千多城衛軍,正在接受最好的治療.

但是想要主動出擊,已經不可能了.

………………

苦頭歡道:"公子,這樣發展下去,局勢不妙.蘇難圍而不打,只要等個十幾天,城衛軍身上黃金龍血的效果就褪去了,這樣他們就變得不堪一擊了."

苦頭歡說得對.

只要等十幾天,蘇難開始試探性攻擊,就會發現城內守軍戰斗力大減.

到那個時候,他甚至只要派出五千沙蠻族武士,就可以輕而易舉將陽戈城攻下.

陽戈城一淪陷.

那什麼都不用說了,沈浪逃之夭夭.

蘇難大軍北上,直接攻打越國都城.

然後……就是越國滅亡.

甯政道:"我們這八千人,有沒有主動出擊的可能性?"

苦頭歡搖頭道:"沒有,經過這一戰,這八千人的力量消耗很大,而且幾乎人人帶傷."

那這個局面,就非常不利,甚至非常危險了!

"無妨,這和我想象中的局面一模一樣."沈浪道:"我要爭取的就是這十幾天時間."

苦頭歡道:"玄武侯爵府的第二涅槃軍能不能擊敗南宮傲大軍,然後殺向陽戈城和我們里應外合,打敗蘇難主力?"

沈浪搖頭道:"不行,不要想這種可能性!"

然後,他來到地圖面前道:"殿下,這一場大戰的前半部分,已經結束了!"

對于沈浪而言,上半場確實結束了.

"下半場,就要我和矜君親自交手了,我若贏,越國大勝.我若輸,越國滅亡!"

接著,沈浪朝甯政和苦頭歡道:"我要走了,這里的戰場就交給你們二人了."

這話一出,苦頭歡大驚.

沈浪要走?

去哪里?

"我去和矜君交手,去決定越國命運,你就祈禱我能贏吧!"沈浪道.

苦頭歡道:"如果,蘇難進攻,怎麼辦?"

沈浪道:"半個月之內,蘇難絕對不會主動大規模進攻.半個月後,他會進行試探性小規模進攻,測試我們的軍隊是否失去了戰斗力,到那個時候就可以讓三百名第一涅槃軍上了."

這次沈浪除了一萬城衛軍還還帶了三百涅槃軍,本來是作為他的衛隊,現在也要派上用場了.

"蘇難多疑,在大規模進攻之前,一定會多次試探,這三百名第一涅槃軍足夠打消他前幾次試探."沈浪道:"二十幾天之後,他可能會看破端倪,進行大規模的進攻."

二十幾天後,一旦蘇難再次發動大規模進攻,那神仙也救不了陽戈城,一定會淪陷了.

"在二十幾天內,局面一定要發生巨大變化."沈浪道:"所以這一戰,關鍵不在陽戈城,也不在玄武侯爵府,而在我和矜君之間!我和陛下說過,只有六七成把握.如果蘇難發動大規模進攻之前,局面還沒有發生逆轉,就證明我輸了,你帶著甯政殿下立刻離開,直接渡海去怒潮城!"

苦頭歡道:"那,那陛下呢?"

沈浪道:"陛下應該會自殺吧,希望這個局面不會發生."

然後他朝著甯政和苦頭歡拱手道:"告辭,保重!"

半夜時分!

沈浪和劍王李千秋兩個人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了陽戈城.

有人說陽戈城不是被包圍了嗎?怎麼還能離開?

這座城市再小,也有近十幾里周長的城牆,蘇難手中現在僅僅只有四萬七軍隊,包圍圈怎麼可能密不透風.

……………………

玄武侯爵府!

這邊的局面就更慘一些了.

南宮傲和沙延五萬多大軍如今就剩下三萬.而且沙蠻族武士,就剩下一千多人了.

這三萬大軍,已經完全失去了進攻玄武侯爵府的能力.

所以,南宮傲和沙延的聯軍甚至撤退了幾百米,然後原地構建堡壘和溝壑.

這架勢已經很清楚了,徹底圍而不攻,等待矜君的全新旨意.如果要繼續作戰,就一定要出動矜君最精銳的神射手軍隊.

矜君麾下有一支神秘王牌,至今都沒有出手過.

南宮傲聽說,那支軍隊數量不多,但都是超強的神射手.

木蘭和金卓,蘭道大師正在進行商議.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有一個難題,第二涅槃軍要不要殺出去,殲滅南宮傲和沙延的聯軍,去救援陽戈城市."金卓問道:"蘭道大師,第二涅槃軍如果全力出擊,能不能消滅南宮傲和沙延的三萬聯軍?"

蘭道大師想了一會兒道:"或許能!但……不值得,傷亡太大!"

三千八百人打三萬人,如果有在城堡內防守的話還有巨大的優勢.但如果進行陣地戰的話?風險太大了.

敵人數量太多,一旦這支弓箭手部隊被包圍,那後果就嚇人了.而且南宮傲麾下,還有兩千騎兵.

金木蘭道閉上眼眸,她身上仿佛在醞釀著一股危險的氣息.

睜開眼睛後,木蘭道:"還有一個選擇,我率領三千名涅槃軍秘密離開玄武侯爵府,乘船南下,翻山越嶺,攻打南甌都城,攻打矜君大本營,直搗黃龍!"

這話一出,蘭道和金卓頓時呆了!

這……這太瘋狂了.

木蘭道:"南宮傲戰敗,一定會第一時間稟報矜君.而且陽戈城那邊,蘇難也會戰敗.這兩個戰場失敗的消息傳到矜君之後,他要麼退兵,要麼增援.按照眼下的局面,一定會增援.因為這場仗對于矜君來說,也只能贏不能輸.所以南甌國境內,反而會極度的空虛."

"天下任何一支軍隊,都不可能翻過大山和叢林直搗黃龍攻打南甌國都城,但我們第二涅槃軍可以,因為我們才是整整的叢林王者."

蘭道大宗師陷入了沉默.

第二涅槃軍確實可以!

涅槃島的環境比沙蠻族還要惡劣,這半年時間內,他們進行了無數次最險惡的野外行軍.

攀爬懸崖,穿越深林,走的都是沒有路的地方.

天下人誰也想不到,第二涅槃軍竟然離開玄武侯爵府,更想不到會直接攻打南甌國都城.

因為,沒有一支軍隊有這個能力.

任何軍隊進入南甌國內的叢林後都會迷路.

但木蘭不會!

因為,她血脈蛻變之後,擁有強大的感知力.

對方向有著絕對精准的把握,但這是絕密,無人知曉.

所以這一招,雖然很險,但確實出其不意.

就算瘋子也不敢想到沈浪麾下的軍隊會去攻打矜君大本營.

金卓道:"沈浪有何你提過這個方案嗎?"

木蘭搖頭道:"他沒有,他不舍得.但……我能夠感知道他的想法."

蘭道大師道:"木蘭,你可要想好了.渡海去南甌國容易,登錄南甌國後,距離南甌都城還有二三百里距離,這個時間你們帶的糧食有限.帶的箭支有限,每個人最多帶四五百支箭."

四五百支箭已經很驚人了,因為光重量就有近三百斤了,加上其他負重,輕而易舉達到近四百斤.

不過,這只是第二涅槃軍的正常訓練量!

木蘭猛地咬牙道:"就這麼定了!"

金卓欲言又止.

木蘭道:"眼下這個局面,只能出奇制勝!夫君說過,這一戰他只有六七成把握,我要在他勝利的天平上,增加一個砝碼."

金卓道:"那需要為你安排一個替身."

木蘭道:"就林裳老師好了,她長得足夠高,能夠穿得下我的鎧甲."

金卓道:"只怕她不樂意!"

………………

"老師!"

林裳睜開眼睛道:"別這樣喊,我可沒有福氣做你的老師."

"老師!"木蘭又喊了一句,聲音甜絲絲的.

林裳面孔顫動了一下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木蘭道:"老師,我要帶兵去攻打南甌國都城."

林裳驚了,道:"丫頭,你瘋了?你知道這里距離南甌國都城有多遠嗎?你知道那個地方有多危險嗎?到處都是毒蟲猛獸,到處都是瘴氣,任何軍隊進入南甌國的叢林之內,都會……"

說到這里,林裳道:"算了,差點忘記你有狗鼻子了."

接著,雪山老妖林裳道:"不過,這一計確實可以,天下任何人都想不到你會這麼瘋,帶著幾千人去打矜君的大本營,完全隔著千山萬水.而且,南甌國境內此時正空虛."

木蘭道:"但是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已經離開了玄武侯爵府,所以需要有一個人扮成我的樣子.可是整個侯爵府內,就您氣質最好,身材最好,個子最高,所以……"

林裳這一聽就不干了.

沒能成為大宗師,讓她的自尊心比一般人強得多.

我林裳就要做我自己.

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焰火.

讓我做別人的替身?

不可能!

當時我就是不願意做般若的影子,才叛出魔岩道宮的.

"不行,想都別想!"林裳斬釘截鐵.

木蘭蹲在她的面前,嬌聲道:"老師!"

她眼睛睜大,仿若星辰.

"你再討好也不行."林裳轉過臉去.

木蘭又走到她的面前,聲音變得更甜了,眼睛瞪得更大,如同嬰兒一般純真.

"老……師"

林裳被喊得一陣陣雞皮疙瘩l

"老師……"

"好,好,好,答應你,答應你了."

"我雪山老妖的一世英名,就要毀在這里了."

講真的,林裳老師您真沒什麼英名.

您的外號是從未贏過林老妖.

………………

當天晚上,閉門不出的雪山老妖林裳,穿上了木蘭的鎧甲,灑上她的香水,學習她的走路.

木蘭身材太好了,所以走路的時候本能非常的嫵媚.

而雪山老妖林裳身材修長而又……平板.

為了學木蘭走路,她簡直毀掉了半輩子的節操,才走出了這份妖嬈.

簡直日了狗了.

她好後悔,為何抵不過這丫頭的撒嬌大法,腦子糊塗就答應了.

…………

半夜時分!

木蘭帶著三千名第二涅槃軍,從玄武侯爵府後山爬出去.

沒錯是後山,而且大部分都是懸崖.

這個地方,沒有南宮傲的守軍,他的守軍也上不來啊.

翻過了後山,這三千人依舊不走路,一直沿著山脈和叢林,朝著東邊大海走去.

四個時辰後!

來到了海邊!

又過了兩個時辰,木蘭和三千名第二涅槃軍登上了五艘大海船,秘密南下.

目標,南甌國南部沿岸!

她要率領第二涅槃軍,進行一次史詩般的遠征.

直搗黃龍!

……………………

三天後!

大南國臨時國都,南甌都城.

矜君站在地圖面前.

旁邊是獨臂的太子甯翼,還有天南行省總督祝戎.

這兩人還沒有放棄,還在拼命游說矜君.

"矜君,如今算時間,蘇難大軍應該已經席卷整個天南行省,直接朝著越國都城進軍了."祝戎總督道:"您難道真的要滅了越國嗎?這樣您就成為眾矢之的了,吳國和楚國,絕對不甘心讓您占領了越國都城的."

矜君沒有理會.

甯翼太子道:"矜君,現在一切還來得及,我妹妹甯寒已經親自傳來了書信,她答應這個交易.只要你放了我,並且讓我演一出力王狂瀾的戲碼,她就會動用所有的力量,游說大炎帝國冊封您為大南國君,成為大炎王朝的一員,不久之後您就會和楚王,吳王平起平坐,這可是您祖先都沒有完成的功業."

矜君笑道:"甯翼,我一直都沒有告訴過你,我不需要大炎帝國的冊封,更不需要乞憐.我需要什麼東西,我會自己去取,別人賜的東西,總是不牢靠的,這個經驗教訓你還不夠深刻嗎?"

甯翼面紅耳赤.

祝戎總督道:"矜君,越國滅亡對您是萬萬不利的.一個弱小而又繁榮的越國才符合您的利益,能夠源源不斷為您提供各式各樣的物資.我們背後有隱元會,擁有不計其數的金錢和物資,足夠讓您的大南國進行飛躍發展."

矜君繼續看地圖,目光落在陽戈城和玄武侯爵府兩個點上.

然後,他漫不經心道:"祝戎大人,您算是忠心的,到現在都不願意放棄甯翼.但你的家族,或許已經打算改變陣營了."

這話一出,太子甯翼臉色劇變道:"矜君,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矜君道:"這一場大戲中,你們忽略了兩個人,一個是沈浪,另外一個是甯岐."

甯翼顫抖道:"你的意思是祖父會支持甯岐?不可能,不可能!"

他口中的祖父是祝弘主.

矜君沒有再說話,而是揮了揮手.

幾個沙蠻族高手過來,將甯翼和祝戎帶了出去.

……………………

矜君的妻子名字叫沙曼!

她不像是沙蠻族女人,溫柔,美麗,白皙,智慧.

她是矜君的幸運星.

矜君能夠成就大業,她有很大的功勞.

此刻,矜君正在和她一起作畫.

畫的內容非常神秘,不像是這個世界的東西,像是上古畫卷.

畫完之後,兩個人擁吻在一起.

"真是懷念那個時刻,我們兩人墜入那個遺跡,然後你把我睡了."沙曼道.

"是你把我睡了."矜君道.

"是你把我睡了."

人類的本職就是複讀機.

"曼曼,這是原則性問題,我們一定要弄清楚.當時我記得清清楚楚,是你第一口主動吻的我."

沙曼道:"流氓,也請你弄清楚,是你主動把手伸進我裙子內的."

矜君道:"好,這算打平了.但是你主動騎的我,這總沒錯吧!"

沙曼道:"你若不剝光我,我會騎你嗎?"

愕……

這就是雄才大略的矜君?

這兩人的對白,好幼稚啊.

兩個人不斷爭論,誰都說服不了誰.

然後,開始睡服.

結果,還是不相上下,誰也睡服不了誰.

"夫君,你愛甯蘿嗎?"沙曼道.

"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愛的女人只有一個."

沙曼道:"再一次見到她,難道你就不想睡她嗎?我看她倒是蠢蠢欲動,迫不及待想要你睡."

矜君道:"想倒是想,但不能睡,一睡性質就變了."

"好啊,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還想睡其他女人."

矜君道:"曼曼,沈浪有一句名言說得非常好,身體出軌不算出軌."

………………

傍晚時分!

矜君收到了一份密信.

南宮傲的親筆密信.

"玄武侯爵府之戰大敗,傷亡過半.沈浪有一支非常強大的神射手軍隊,如今攻打玄武侯爵府,已經失去可能,接下來何去何從請陛下示下!"

接下來還有一份沙延的密信,寫得更加詳細一些.

次日一早!

矜君又收到了一份密信.

不是人送來的,而是信鴉送來的.

這個世界沒有飛鴿傳書,信鴉送信,幾乎算是沙蠻族的絕技.

就如同當年契丹訓海東青絕技一樣.

陽戈城距離太遠了,靠人報信太慢了.

蘇難的密信內容更加震撼.

陽戈城之戰大敗,沙蠻族主力陣亡一萬三.沈浪的一萬城衛軍仿佛被賦予某種魔力,力大無窮,彪悍不已,老臣覺得這可能和所謂黃金龍血有關.

這些密信,全部都用特殊保密文字書寫,只有矜君才能讀懂.

讀完這兩份密信後,矜君閉上眼睛.

真是讓人震驚,真是巨大的噩耗.

沈浪,你牛逼啊!

這兩個戰場都讓我撞得頭破血流.

接下來,應該是我們兩個人的對決了.

我真的期待很久了!

就讓我們以天下為棋盤,對弈一局.

決定越國的命運.

………………

次日!

矜君率領八千大軍離開南甌國都城北上,支援南甌國戰場.

這幾乎是矜君手中最後的一支強大力量.

這支軍隊里面就有矜君從未出動過最精銳的沙蠻族王牌,全部使用一石半的超級強弓.

與此同時!

金木蘭率領的三千第二涅槃軍在一個偏僻海邊靠岸.

正式登陸南甌國陸地!

深入南甌國腹心,直搗黃龍!

…………

注:今日更新一萬七!急需月票和支持,兄弟們給我力量,給我打雞血,拜求您了!

謝謝罪傲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62章:天大手筆!蘇難一敗!(新盟主隨風而去一安好賀)    下篇:第364章:曆史性聯姻!決戰南甌都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