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64章:曆史性聯姻!決戰南甌都城!   
  
第364章:曆史性聯姻!決戰南甌都城!

g,更新快,無彈窗,!

(元宵節快樂)

越國都城,一間密室之內.

"拜見祝相!"

"種樞密好."

這個密室內只有三個人,但全部都是呼風喚雨的巨頭.

越國尚書台宰相祝弘主,越國樞密院副使種鄂,隱元會長老舒伯燾.

"種樞密,你我一直一來都是老死不相往來的,為何今日要組這個局呢?"祝弘主笑道:"國事繁忙,我們這般缺席不太好."

種鄂道:"下官每三天回家沐浴一次,祝相也是如此,甯綱,甯啟等人皆是如此.現在正好是你我二人回家沐浴的時刻,不會引起任何懷疑."

祝弘主道:"種樞密還真是處心積慮,時間緊迫,有話直接說吧."

種鄂道:"祝相,難道您還對甯翼抱有期望嗎?此人已經廢了,不如退而求其次."

祝弘主道:"三王子殿下雄才大略,我祝氏家族是不大敢巴結的."

種鄂道:"眼下就兩個局面,越國滅亡,或者不亡,祝相您希望見到越國亡國嗎?"

祝弘主道:"越國是我心血所系,我怎麼會願意它滅亡?"

種鄂道:"這就是了,祝氏家族根深蒂固,權勢熏天.但那是炎京一系,祝相這一系恐怕還是和越國共榮辱的吧.未來大炎皇帝陛下要統一天下的時候,祝相還想著能夠立下汗馬功勞,進而晉升入炎京,一舉成為整個東方世界的權臣."

祝弘主皺眉,他不喜歡這麼說話,太庸俗露骨了.

什麼晉升?什麼權臣?

讀書人講究的是含蓄,不屑于談權勢.

種鄂繼續道:"但眼下越國看上去仿佛是一定要滅亡了,因為我們攤上了一個瘋狂而又好賭的君王."

祝弘主道:"臣不言君過."

種鄂心中冷笑,你祝弘主對付陛下也不是一兩次了,現在又在裝什麼忠君?

種鄂道:"我這里有一個思路,請種相參考一下."

祝弘主道:"請講."

種鄂道:"如今整個越國,剩下兩股力量.三殿下集團,祝氏集團,如果我們繼續分歧,那獨木難支,越國必亡.若我們兩家團結一致,那越國局面還有得救."

祝弘主閉著眼睛都知道種鄂想要說什麼.

但,有些話還是要說出來.

種鄂道:"我們現在一要和矜君重新談判,舍棄整個天南行省換取他的停戰.二要和吳王談判,阻止他大軍南下,割讓天北行省六郡給他,割讓怒潮城和雷洲群島給他.如此一來,我們越國剩下所有的力量和楚王決戰,想要徹底打贏他三十萬大軍或許很難,但想要守住天西行省,讓楚國無功而返還是能夠做到的."

祝弘主道:"好主意,那你們就這麼辦吧."

種鄂道:"但這個計劃缺了祝氏家族不行,需要祝氏和隱元會共同游說帝國內閣和皇帝陛下,然後由大炎帝國向吳國施壓,如此計劃可成."

舒伯燾也算是權勢熏天了,他可以利用怒潮城打動隱元會總部.但想要游說帝國內閣和皇帝,那靠著他的力量就不夠了嗎,需要祝氏家族出力.

種鄂繼續道:"至于矜君那邊,就算他維持和楚國,吳國的盟約,最大的成果就是割讓整個天南行省.所以我們索性徹底割讓給他,如此一來他應該就會滿足了,沒有理由再大軍北伐."

祝弘主道:"陛下,只怕不會答應吧."

種鄂道:"國家生死存亡之際,我覺得應該社稷為重,君為輕."

這話說得大義凜然,但內里的意思卻非常可怕.

這是要直接架空甯元憲,近乎是政變.

祝弘主往後一躺,進入了思索,沒有說話.

種鄂道:"只要我們雙方聯手,整個越國應該沒有可以抵禦我們的力量."

祝弘主依舊沒有開口.

種鄂道:"祝相,時間緊迫!只要您一點頭,我們的大軍就可以准備了."

他口中的大軍,當然是薛徹的海上艦隊,由隱元會出面雇傭,然後掛上吳國的旗幟去攻打怒潮城.

"怒潮城此時空虛無比,天道會雖然瘋狂增兵,但他們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種鄂道:"但每一天的時間都非常寶貴,萬萬不可拖延."

祝弘主依舊沒有開口.

種鄂道:"甯岐殿下登基為王之後,我種氏依舊專注于軍事,薛徹依舊專注于情報,尚書台和文官依舊屬于您祝相的,我們絕不染指,您家依舊是越國文人之領袖."

祝弘主依舊沒有開口.

種鄂猶豫良久,猛地一咬牙道:"三王子甯岐可以娶祝氏之女,登基之後,我種氏之女和薛氏之女甘願為妃,祝家之女為王後!"

祝弘主忽然道:"我家祝紅屏還算出息,這次恩科會試高中魁首,你家種師師至今未嫁,不如就嫁給我孫子祝紅屏如何?"

愕?

種鄂驚詫.

祝紅屏?

國都第一天才,確實是優秀無比.

但他娶種師師,不怕被打死嗎?

而且,種氏一直想要把種師師嫁給大炎帝國王族的.

上一次千方百計還想要和帝國武親王聯姻.

種氏家族早就看到皇帝統一天下的決心,所以冒著觸怒甯元憲的危險,也要未雨綢繆,攀上帝國的關系.

而現在祝弘主讓種師師嫁給祝紅屏,這是要斷絕種氏攀附帝國王族之路嗎?

種氏家族已經拿不出第二個絕色嬌娃了啊.

頓時種鄂陷入了艱難的抉擇之中.

祝弘主這個老賊,真是會踩著人的底線啊.

祝弘主起身道:"看來這件事種樞密還是不能做主,那就作罷了."

他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就當老朽今日沒有來過."

隱元會舒伯燾朝著種鄂狠狠瞪去一眼.

都什麼時候了?還計較這些?

"行!"種鄂道:"祝相,此事就這麼定了."

祝弘主重新走了回來,坐下道:"我們今天只是談了兩對孩子的婚事,剩下的什麼都沒有談."

種鄂道:"對,我們只是談婚事,不談政事."

祝弘主道:"那不如就把婚約定下來."

種鄂道:"行,就按照祝相的意思辦."

接下來,在隱元會舒伯燾的見證下,祝弘主和種鄂簽了兩份婚書.

三王子甯岐迎娶祝檸為正妻.(原正妻種氏之女,因為無子,下降一級.)

祝紅屏迎娶種師師為妻.

這兩份婚約的簽訂,代表著越國兩個最大的政治集團正式聯手.

一文一武,毫無敵手.

這個時候,或許應該配上一句旁白.

曆史的車輪往前滾了一步.

這也代表著祝氏家族正式轉變立場,支持三王子甯岐.

……………………

祝弘主剛剛回到家中不久.

十幾名祝氏武士飛奔而出,有的北上,有的南下.

北上是進入炎京,讓祝氏家族總部全力游說帝國內閣,讓大炎帝國向吳王施壓.

南下是游說天涯海閣,並且通知祝戎,准備和矜君開啟新的談判.

上一次的相親給肥宅金木聰留下了終身難以忘記的傷痕.

但對于祝檸來說,僅僅只是一次好玩的經曆而已,幾乎沒有掀起任何漣漪.

她每天依舊宅在家里,研究各式各樣的書籍.

陶醉在知識的海洋中,不可自拔.

她剛剛研究完沈浪的四色定理,然後歎為觀止,卻又非常錯愕.

因為發現所謂的四色定理,考驗的不是天才智慧,而是海量的計算.

這幾乎算是一種苦力工作.

有一定的捷徑,但不可能一蹴而就.

這需要幾百個算術大師,同時進行無數次運算.

為何沈浪在短時間內就完成了呢?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她是喜新厭舊的,研究了一個月之後,他就把這個四色定理拋在一邊,開始研究矜君.

這個宅女,真是誰火就研究誰啊.

最近整個東方王朝,最火的人莫過于矜君.

她就開始仔細研究矜君的崛起軌跡.

先大膽假設,然後細致論證.

矜君如同喪家之犬,只身進入沙蠻族,為何能夠在短短兩年之內統一整個沙蠻族呢?

有奇遇,有奇跡!

那什麼是最大的奇遇?

上古遺跡?

接著,祝檸就開始研究整個沙蠻族的曆史,地理.

大量地借閱相關的上古典籍.

結果發現見鬼了,關于沙蠻族地理的典籍,大多都是另外一種文字.

有點像是梵文.

沒辦法,祝檸又開始學習梵文.

最近她每天都在研究上古典籍,研究沙蠻族的曆史,一千年,兩千年前,甚至上古曆史.

真正的廢寢忘食.

"丫頭,可研究出來了什麼東西沒有?"祝弘主問道.

祝檸道:"這沙蠻族的土地在上古世界曾經有一個非常繁榮強大的國度.他們的人種修長,雙臂和雙腿非常強壯有力,他們的城市建在大樹之上,擁有天下最神奇的射手,這個國都的名字叫大蚩帝國."

祝弘主一愕,沒有想到竟然真的被這丫頭研究出來了不少東西.

祝檸繼續道:"大蚩帝國的疆域曾經非常巨大,相當于十個多越國."

十個多越國大小?

那就是七百萬平方公里左右了,確實是一個大國.

祝弘主道:"那越國的疆土,在上古豈不是也是大蚩帝國的呢?"

祝檸道:"不,大蚩帝國的疆域都在南邊,現在都已經沉入海里了.上古劫難,世界劇變,無數的陸地沉入海中.這件事情在很多上古典籍都有記載,很多海底發現的上古遺跡,也能夠證明這一點."

祝弘主暫時放下正事,坐下來給孫女倒茶,正式交流起來.

祝檸道:"爺爺,不久之前,天涯海閣和浮屠山不是在南部海域發現了一個上古遺跡嗎?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應該就是大蚩帝國的."

這種推斷非常非常有理有據.

祝檸繼續道:"爺爺您知道什麼是上古遺跡嗎?"

祝弘主道:"上古文明涅滅,所有的國度都淪為了廢墟.但是有一些區域因為特殊緣故,又或者是幸運,相對完整地保存了下來."

祝檸道:"按照我的推斷,當年的大蚩帝國如此強大,絕對不僅僅只留下一個上古遺跡,所以我懷疑沙蠻族境內還有一個,這或許就是矜君崛起的真相."

她興致勃勃抬起頭,想要和祝弘主繼續聊,結果發現爺爺面色凝重.

"怎麼了?爺爺!"

祝弘主道:"檸兒,上次和金木聰相親,你有何感想?"

祝檸道:"沒什麼感想啊,您不說我都要徹底忘記了."

祝弘主道:"我想要讓你嫁給甯岐."

祝檸一愕,沉默了好一會兒,眼圈內有些濕潤.

"一定要這樣嗎?"

祝弘主點頭.

祝檸道:"好,我答應!"

祝弘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當家族強盛的時候,可以讓你自由飛翔.但家族危難的時候,所有人都要朝著一個方向飛."

"我懂,爺爺!"祝檸道.

祝弘主摸了摸孫女的頭頂道:"難為你了,孩子!"

然後他離去,讓祝檸獨處.

祝檸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

什麼相親三問?

都是假的,都是虛的.

金木聰通過了相親三問,結果還不是被她拒絕.

三王子甯岐都沒有來見過她祝檸,兩個人的婚事就已經定下來了.

這個世界太現實,太不公平了.

祝檸望著這一書架的書.

或許這是她最後的快活時光了,接下來她就要准備成為一個王後了.

原來我祝檸,也是一個俗人!

她聽說金木聰每天都在拼命訓練,想要變瘦,想要變帥.

沒有用的金木聰,你也不用白費力氣了,這個世界還是太過于現實了.

……………………

南甌國境內!

登陸之後,木蘭帶著三千第二涅槃軍進入了叢林之內.

刹那間!

她竟然感覺到無比的暢快.

有一種魚入大海,鳥入山林的感覺.

這無邊無際的原始叢林,竟然讓她感覺到無比的自由.

她對大自然的感知能力,在這里竟然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她甚至能夠感覺到無數樹林在呼吸.

能夠感受到無數的野獸在蟄伏,在蠢蠢欲動.

內心充滿了無比的愉悅.

甚至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走!"

一聲令下.

三千軍隊,開始穿越叢林.

每一個涅槃軍的負重都達到四百斤左右,帶了五百支箭,上百斤的干糧和藥材.

但就算這樣,每個人依舊健步如飛.

南甌國的叢林非常茂密,地勢極度複雜.

但……也就那回事.

換成其他軍隊,一旦進入這叢林,差不多就算是完了,幾乎算是走不出去了,甚至寸步難行.

但是第二涅槃軍之前的行軍訓練,比這複雜,比這險惡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這個叢林中.

最危險的是毒蟲猛獸,真的不計其數,因為它們才是叢林的主人.

只有沙蠻族武士,才懂得如何避開.

還有數不勝數的瘴氣.

什麼是瘴氣?

原始叢林中有很多腐爛的樹葉,動物尸體等等,而且這里天氣又要悶熱,這些腐爛的樹葉和尸體就會發酵,釋放出有毒的氣體.

然而,木蘭隔著很遠都能嗅到瘴氣的味道,然後帶領著軍隊避開.

更神奇的是毒蟲猛獸,這些完全是防不勝防的.

沙蠻族武士也只能靠各種各樣的藥物氣味,逼退這些玩意.甚至有些時候連沙蠻族武士都會受到毒蟲猛獸襲擊而出現傷亡.

然而……

這些毒蟲猛獸發現了第二涅槃軍後,准備進行偷襲的.

但是,它們感應到木蘭身上的氣息之後,竟然選擇了蟄伏和退避.

就仿佛金木蘭才是這個叢林的主宰一般,她才是食物鏈的頂端.

呸呸呸.

木蘭女神不吃你們.

這一場叢林行軍,比想象中的更加順利.

幾乎是暢通無阻,神速飛快,每小時的行軍速度達到驚人的九里左右.

一路上,遇到了幾十波沙蠻族武士.

但是,他們根本來不及回去報信,就被木蘭一箭封喉.

因為木蘭在很遠就能發現他們,然後隔著二三百米,一箭射去,直接斃命.

這種感知能力,真是逆天了.

她登陸的沿岸,距離南甌都城大約四百里.

三千涅槃軍,不眠不休,兩天兩夜,就差不都走完了這四百里.

此時,距離南甌都城僅僅只有四十里了.

木蘭帶著三千涅槃軍,在原始叢林中駐紮下來.

沒有紮營,沒有生火.

所有經過的沙蠻族武士,全部被點殺.

沒有引起任何響動.

不過,木蘭走到了偏僻無人的地方,嗅了嗅自己的身體,尤其是最美好的地方.

沒有味道,依舊芳香怡人.

就算夫君在什麼也不會嫌棄,甚至還能下嘴親.

木蘭寶貝松了一口氣.

血脈蛻變之後,真是神了.

正常人因為身體新陳代謝的關系,會有汙滯隨著汗液排出體外,所以只要兩三天不洗澡都會有味,尤其是某些潮濕閉悶的地方,簡直就沒法聞.

所以徐芊芊的死魚味,已經成為她這一生的汙點,她現在恨不得一天洗三次澡,那次被沈浪打擊得太狠了.

而木蘭寶貝血脈蛻變之後,新陳代謝系統仿佛有了變化.就算兩三天不沐浴,身體依舊香噴噴的,光潔如玉.

重新穿上華麗的鎧甲,木蘭回到軍中.

這三千涅槃軍休息兩個時辰,天亮之後,立刻全速沖向南甌國都城,直搗黃龍!

…………

矜君走了之後.

南甌國都城的最高首領就變成了他的妻子沙曼.

和矜君在一起的時候,她是一個小妖精.

但只要離開了矜君的身邊,她就成為了一個冷若冰霜的女首領.

整個沙蠻族人害怕她,遠遠超過矜君.

因為矜君寬宏,你就算言語有些不敬,他聽到了也不會在意.

但是……被王後沙曼聽到了你就完了!

她會活活燒死你.

整個沙蠻族被她燒死,被她扔下萬蛇窟的不下千人.

矜君統一整個沙蠻族的時候,當然不是一帆風順的,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抵抗.

而這些抵抗者,幾乎都死無全尸,葬身蛇腹.

這也幾乎都是這位王後沙曼的手筆.

"妹妹,他對你好嗎?"甯蘿公主問道.

"好."

甯蘿公主道:"他也曾經對我很好,當時我也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一直到有一天,我身上莫名其妙地毒發!原來一直一來他用鉛茶壺給我煮茶,他用鉛鍋給我做飯,甚至每一餐,每一茶,都是他親手給我做的,甚至恨不得親自喂我.當時的我被他感動得幾乎願意付出一切,結果……他卻是為了害我,為了神不知鬼不覺地毒死我."

"嗯!"

甯蘿公主道:"妹妹,矜君現在對你肯定也是一樣的好吧.相信我,有朝一日,他會如同對我一樣對付你的.因為你現在還有用,但是很快你就會成為他的絆腳石,他重用蘇難和南宮傲就是為了平衡沙蠻族,難道你還沒有看出來嗎?"

"嗯."沙曼王後道:"姐姐喝茶."

甯蘿端過茶,猶豫了片刻.

沙曼自己先喝了半口,目光露出諷刺.

你們越國人,心機真多,真是多疑.

甯蘿看著眼前這張絕美的面孔,甚至有點妒忌.

這個女子比她年輕,比她更美.

喝下茶後,甯蘿公主道:"妹妹,我說這些話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要讓你提高警惕,享受幸福的時候,也要懂得保護自己……啊……啊……"

接著,甯蘿公主一聲慘叫,痛苦地倒地.

她整個嬌軀在地上拼命地抽搐.

然後,仿佛有無數的毒蛇再她皮膚表面游動.

她原本豔麗的面孔,變得猙獰丑陋起來,幾乎都變形了.

這種痛苦,仿佛在地獄之中,根本無法承受.

王後沙曼拿過一面鏡子放在甯蘿公主的面前.

"第一,不許說我夫君壞話,我很愛他.他如果想要我死,說一句就可以了,用不著處心積慮害我."

"第二,不要勾引我夫君,臨走的時候我夫君說對你有想睡的沖動,這不行.現在你這麼丑,她應該沒有沖動了."

甯蘿公主見到鏡子里面丑陋的自己,頓時發出一陣陣尖叫.

……………………

矜君帶走了八千大軍,留在南甌國都城的沙蠻族武士不足三千人,全部是王後的嫡系.

大南國王後沙曼,如同往常一樣登上城頭,俯瞰叢林.

她其實不喜歡城市,她喜歡叢林,在那里她才能自由自在地奔騰,才能暢快地呼吸.

同樣她也不喜歡和禁軍在房子里面親熱,喜歡在野外叢林,湖邊,樹上.

她不喜歡權勢,也沒有什麼雄心壯志.

但是她丈夫卻有高遠之志向,她只能犧牲自己的一點點自由.

忽然……

她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然後……

南方的叢林里面,有人沖了出來.

速度非常快!

敵襲,敵襲!

沙曼王後一聲高呼,備戰!

然後,南甌國都城的戰鼓響起.

直屬于她的三千沙蠻族武士飛快沖出.

四千南甌國仆從軍,速度就要慢許多了.

這座巨大的城池,大南國的臨時都城,僅僅只有七千守軍.

這七千人,很快進入了防守位置.

只不過真的很稀疏.

沙曼王後等了好一會兒,發現來襲的敵人竟然就沒有了.

就這麼點人?

兩千人?三千人?

瘋子嗎?

這麼點軍隊,就敢來攻打南甌都城?

當時越國十幾萬大軍都不敢打.

沙曼王後道:"我的寶貝夫君,不需要你了,我就可以收拾掉這支軍隊,看來你的算計也有出錯的時候啊!"

"預備!"

沙曼王後玉手舉起.

木蘭率領三千第二涅槃軍不斷逼近.

距離南甌國城牆兩千米,一千米,五百米,三百米,二百米!

"定!"

頓時,三千第二涅槃軍猛地止住沖勢,原地列陣.

動作整齊如一.

"卸!"

三千人整整齊齊將箭壺擺在身前,而且是豎立擺放.

前面放著九壺箭,背後背著一壺,每一壺五十支.

拿下大弓,檢查弓弦,檢查滑輪.

沒有問題!

"起!"

三千涅槃軍,彎弓搭箭,瞄准南甌城牆之上的敵軍.

木蘭望著城牆上的那個女人.

她就是矜君的妻子?

竟然長得這麼美?小心別讓人渣夫君看到,否則只怕又要出軌.

不過應該不會吧,他很欣賞矜君.

城頭上的沙曼看到了木蘭,不由得一愕?

竟然是一個女人來?

這個女人是誰?

沈浪那個人渣的妻子金木蘭嗎?

竟然長得這麼美?

身材這麼好?

為何這個世界上人渣的妻子都這麼美?

不過她是瘋了嗎?竟然帶著三千人來攻打南甌國都城?

不過這支軍隊也真是了不起.

南甌國境內到處都是叢林,都是毒蟲猛獸,出了沙蠻族武士之外應該無人能夠穿過.

而金木蘭這支軍隊竟然可以?

緊接著,她見到木蘭身後的軍隊竟然開始彎弓搭箭了.

在這里距離射箭?

而且從低往高射?

不過,沙曼王後依舊不敢掉以輕心.

因為她也是看過南宮傲的密信,知道金木蘭麾下這支神射手軍隊尤其厲害.

隔著三百步都能射到.

"舉盾!"

隨著一聲令下.

南甌都城上的守軍舉起了盾牌.

"放!"

一聲令下!

三千涅槃軍的第一波箭雨,猛地射出!

"嗖……"

三千支箭,隔著二百米,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猛地砸落在城頭上.

"噗噗噗……"

血花飆射.

沙蠻族幾十名守軍倒下斃命.

剩下大多數箭支,要麼射空,要麼被盾牌擋住.

沙蠻族的盾牌也是滕做的,但完全不亞于木頭盾牌的堅固.

二百米的距離,根本射不穿.

木蘭血脈蛻變之後,眼力也增強了許多,哪怕隔得這麼遠,也看得清清楚楚.

頓時,她皺了皺眉頭.

對這個戰果不滿意.

第一隊,前進五十步!

一千人,邁著整齊的步伐,前進了五十步.

後面兩千人,抱起所有的箭壺,也跟著前進了五十步.

此時距離城牆只有一百六十米左右.

這也已經進入了沙蠻族武士的射程了.

沙曼王後道:"預備,射!"

幾千沙蠻族武士,朝著空中拋射.

"嗖嗖嗖……"

幾千支箭雨,朝著第二涅槃軍砸了過來.

果然射得很准,這箭雨竟然有一半砸入了軍陣之中,有將近二十分之一射中了具體目標.

但沙蠻族武士的弓基本上都是一石弓,在一百六十米距離內殺傷力已經非常弱.

第二涅槃軍全身都被鎧甲包裹,毫發無損.

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火星四濺.

"放!"

隨著木蘭一聲令下.

第二涅槃軍再一次拋射.

"嗖嗖嗖嗖……"

這一次,依舊幾十人倒下,傷亡數字比第一波箭雨多了三成.

沙曼王後大驚.

沈浪這支神射手軍隊也太厲害了.

這麼遠的距離,而且在城牆之上,竟然也如此之准?

木蘭還是不滿意!

"再前進五十步!"

她在尋找一個平衡點距離.

在這個距離內,第二涅槃軍能夠給敵軍造成最大傷亡,但是靠著自身的盔甲能夠擋住沙蠻族的箭雨.

三千涅槃軍,再前進五十步.

此時距離南甌都城,僅僅只有一百二十米左右了.

"放,放,放……"

城頭守軍,箭雨狂射.

"散開!"

隨著木蘭一聲令下,三千涅槃軍猛地散開,成為了一個扇形.

"投石機預備!"沙曼王後下令.

南甌國都城本來有幾十具投石機,但在上一場大戰中都被毀掉了,幸存的只有一些可移動的小型投石機.

這些投石機,殺傷力只有一百多米左右,還剩下八台.

"放!"

"嗖嗖嗖嗖……"

八台投石機拋射.

幾十斤的石彈劃過天際,狠狠砸了過來.

不過,精准度依舊是玄學.

但氣勢太驚人了,能夠給敵軍強大的心理震懾,摧毀士氣.

然而,三千涅槃軍一動不動.

甚至對飛來的石彈看都不看一眼.

"砰!"

一個石彈,直接落在旁邊不足一尺的地方.

這個涅槃軍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但身體沒有動彈一下,稍稍吸了一口氣.

繼續瞄准,射擊!

"嗖嗖嗖嗖嗖……"

一百二十米這個距離,對于第二涅槃軍來說幾乎是完美的.

成為一個扇形的第二涅槃軍,不斷狂射.

箭雨一波接著一波,朝著城頭上灑去.

"唰,唰,唰!"

兩石弓,竟然的殺傷力,驚人的精准度.

沙蠻族和南甌守軍就算舉著盾牌,也只是減少了傷亡.

成片成片地倒下.

于是整個戰場,陷入了詭異的畫面.

八台投石機狂轟.

但,第二涅槃軍一動不動.

偶爾被石彈砸中了,直接倒地斃命,旁邊的人也依舊不動.

陣型絲毫不亂.

而南甌都城上的守軍陣勢,竟然也幾乎不亂.

兩支軍隊,隔著一百二十米距離,瘋狂對射.

然而結果依舊是一邊倒的屠殺!

南甌都城的守軍如同暴雨下的麥子,成片成片倒下.

而第二涅槃軍,幾乎依舊沒有什麼傷亡.

鮮血飆射.

靜寂無聲的殺戮,也同樣慘烈,甚至驚豔!

沙曼王後內心顫抖,她最多支撐一個時辰了,這樣下去她的軍隊很快就要死絕了.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幾個湯圓回來繼續拼,依舊一萬六!兄弟們月票支持不要停,萬萬拜托!

紫色相思淚,一江春水花流去萬幣打賞.

上篇:第363章:直搗黃龍!矜君聞噩耗!    下篇:第365章:逆天木蘭!浪爺巔峰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