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65章:逆天木蘭!浪爺巔峰術!   
  
第365章:逆天木蘭!浪爺巔峰術!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時候,沙曼王後想要避免巨大的傷亡怎麼辦?

蹲在城垛之後?

這樣只能減少傷亡,卻不能避免.

因為弓箭不是弩,弩射出去的軌跡比較直線.

但是弓箭卻可以拋射,而且一個神射手,拋射也極准.

想要徹底避免傷亡,只能徹底躲到城牆後面去貓起來.

這對于別的軍隊來說可以,但對于沙蠻族武士來說絕不可能.

老子死也要和你站著對射.

我蹲下來都丟人,更何況是跑下城牆躲起來?

而且就距離一百多米,你要是敢跑下城牆,第二涅槃軍就敢爬上城牆.

這就是沙蠻族的武士.

絕對不肯輸了氣勢,甯可站著死也不蹲著生.

…………………

太子甯翼和祝戎被軟禁在南甌國主府之內,聽到外面的戰斗聲後,甯翼不由得驚喜交加道:"有人攻打南甌都城,是誰?是不是有人來救咱們了?"

祝戎看了甯翼一眼.

他隨時都是可以離開的,因為他不是俘虜,而是使者.

只不過為了營救甯翼,他一直到現在都沒有離開.

"會不會是天涯海閣?會不會是甯寒?"甯翼問道.

"不可能的."祝戎道.

為了維護自己逼格,天涯海閣幾乎是不會親自出手的,除非是遇到整個東方世界級的問題,天涯海閣才會出動強大的武道軍團.

"那會是誰?"甯翼道.

祝戎道:"很可能是沈浪."

這話一出,甯翼臉色劇變.

千萬不要是沈浪,千萬不要是他.

他落在矜君手中還有命在,甚至還有尊嚴,被斬斷了一臂之後,基本上不會再受到折磨了.

因為矜君還是非常寬宏大量的.

但是沈浪……這個孽畜.

心眼小得跟針眼一樣,如果落在他的手中,死恐怕是不會的.

但是一定會被閹割,而且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沈浪不能贏,沈浪一定不能贏!"

……………………

"王後,不能這樣繼續下去呢?我們會死光的,金木蘭這支弓箭手部隊太厲害了."南宮協大聲道.

沙曼道:"那你說應該怎麼辦?所有人全部蹲下來,等著他們攻上城來而不反擊?那樣傷亡是小了,但是我沙蠻族武士的勇氣也被閹割了,今天可以蹲下來,明日就可以跪下去."

南宮協無語.

至于這樣嗎?

軍隊蹲下來躲避弓箭不是再正常不過嗎?

怎麼就涉及到勇氣被閹割的原則上去?

"可是,這樣對射的話,他們的盔甲太好了,我們根本就射不透啊."南宮協道.

沙曼王後道:"那總好過于完全被動挨打,而不能還擊!"

于是,詭異的戰場就這麼維持下去.

兩支軍隊,就這麼硬生生站著,一動不動對射.

誰都不躲.

"砰砰砰……"

又有一個投石機,直接砸中了第二涅槃軍.

這一次砸得太狠了,四個涅槃軍砸扁了,直接斃命.

但是軍隊陣型絲毫不亂,周圍的人依舊沒有躲避,站在原地瘋狂射殺.

南甌都城上的守軍,越來越少.

被射殺的人越來越多.

很快就剩下了不到一半.

沙曼王後心中顫抖道:"夫君,你還不來嗎?再不來真的要死絕了."

然後,她猛地拉開自己的超級巨弓,瞄准木蘭就要射出.

但……稍稍猶豫後,她又放下了.

就仿佛是一種默契.

木蘭沒有射她,她也沒有射木蘭.

………………

眼看戰局無比順利.

忽然,木蘭本能嗅到了一股巨大的危險.

"嗷嗚……"

忽然,從樹林里面傳來了一聲驚天的巨吼.

無數的飛鳥猛地沖天飛出.

緊接著……

一只龐然大物,猛地從樹林里面鑽了出來.

大象!

而且還是非常巨大的大象.

比地球上最大的大象還要打,身長超過十米,身高超過五米,足足有兩層樓那麼高.

沙蠻族最南邊有一個部落,專門圈養大象作為坐騎.

這個傳聞木蘭也是聽說過的,但這一場大戰中,從來都沒有見過象兵的身影.

所以本以為矜君手中並沒有象軍,沒有想到還真的有.

一只又一只大象猛地沖了出來.

雖然看起來笨拙,但是移動的速度其實很快.

每一只大象眼睛和腦袋部位,都披著藤甲,厚厚的藤甲.

每一只大象的背上,都有一座小房子,里面有四五個沙蠻族的武士,有的投擲標槍.

整整二百多只大象沖了出來,從西邊的樹林沖了出來.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南邊.

無數的鬣狗潮水一般沖了上來.

足足有幾千只之多.

鬣狗,一種極其凶殘的生物.

它們的咬合力達到可怕的450公斤以上,比獅子還要高.

它們的奔跑速度達到45公里每小時,完全秒殺了人類.

而且非常擅長于群體作戰,而且敢獵殺幾乎一切動物,包括獅子和獵豹,他們幾乎是所有動物的噩夢.

在地球上的很多動畫片中,它們往往都是最凶殘的反派.

而現在幾千只鬣狗從樹林中沖出,撲向木蘭的第二涅槃軍.

緊接著……

又一陣陣戰鼓聲音響起.

從東邊!

一支沙蠻族武士軍隊沖了出來.

矜君的那八千大軍,包括五千神射手軍隊.

三支軍隊,從東南西北將木蘭的第二涅槃軍,全部包圍.

城頭之上,沙曼王後長長松了一口氣.

死鬼!

你終于來了!

……………………

矜君不是率軍北上去支援蘇難和南宮傲了嗎?

不!

並沒有!

一切只是他偽裝出來的假象而已.

這一戰從開始,他最大的假想敵不是甯翼,不是祝霖和南宮傲,而是沈浪.

他對沈浪太欣賞,也太了解.

所以,但玄武侯爵府戰場失敗,蘇難在陽戈城戰場失敗的消息傳來之後.

矜君盡管震驚,但是……並不意外.

這才是沈浪?不是嗎!

沈浪可是有涅槃軍的人.

為了對付沈浪,矜君憋了幾個大招都沒有使用出來.

象兵部落,鬣狗部落,都沒有出動.

甚至他麾下最精銳的五千神射手,也都沒有出手過.

在和祝霖大軍戰局最焦灼的時候,他都沒有出動這些軍隊.

因為他知道不需要.

祝霖大軍人數再多,也只是一個臃腫笨拙的巨人而已.

沈浪麾下軍隊才是最嚇人的.

當陽戈城和玄武侯爵府戰場失敗消息傳來之後,矜君就在想,沈浪下一步會怎麼做?

這個時候,就要用最大膽的想象力了.

攻打南甌都城,一擊致命!

如果他是沈浪,也會選擇這樣做!

為此,矜君派遣了海上艦船,監控整片海域.

但……毫無所獲.

海洋實在太大了.

若不是走固定的航線,想要發現對方幾艘船簡直是千難萬難.

木蘭的第二涅槃軍進入南甌國土後,行軍飛速,行動隱秘,矜君派出了幾百個斥候,也沒有發現.

但……沒有發現就是最大的發現.

他派去的所有斥候,全部被射殺了.

沒有回報!

這個時候,矜君就知道,沈浪的軍隊果然來了.

而且比想象中的更加強大.

甚至,矜君還能夠推斷出這第二涅槃軍的動向.

他派去的斥候都有編號的,負責哪一個區域,都清清楚楚.

哪些斥候沒有回來?就證明沈浪的王牌軍隊在哪個方位.

只不過矜君還是漏算了一點.

他知道第二涅槃軍擁有神奇的射術,但不知道他們再叢林行軍也如此飛速.

他低估了第二涅槃軍的速度.

所以才導致于南甌都城守軍受到了這麼大的傷亡.

但終究還是在城內守軍覆滅之前徹底合圍了.

前面是南甌都城,後面是鬣狗軍團,西邊是象兵,東邊是矜君的八千大軍.

四個方向,完全被包圍了!

木蘭和三千第二涅槃軍就要被包餃子了.

……………………

木蘭見到這一幕,整個嬌軀冰冷.

他知道夫君為何始終沒有說直搗黃龍攻打南甌都城了.

因為他知道矜君也會想到這一點,會在這里設下陷阱.

本來她是能夠更早感知到這些危險的.

但是,在戰場上她的感知就全部專注于城頭上的敵軍,對旁邊的危險忽略了.

我……還是不如夫君.

也不如矜君……,不,是沙矜.

夫君中也有君,矜君中也有君.

任何人不能和夫君的稱呼混為一談.

木蘭寶貝到現在都還在想這種細節.

接下來該怎麼辦?

夫君的第二涅槃軍,絕對不能在我手中全軍覆滅.

矜君猛地一揮手!

頓時,三方大軍停止前進,原地將木蘭的第二涅槃軍包圍.

這幾千只鬣狗非常凶殘野性,幾乎很難被控制.

但還是被幾十上百個沙蠻族薩滿控制住了.

這些薩滿通過控制鬣狗王,間接控制幾千只鬣狗.

但是它們凶殘的目光望著第二涅槃軍,充滿了殺戮的欲望.

這群鬣狗,已經餓了很久了,拼命地想要吃肉.

反而大象很乖巧.

輕而易舉被象兵控制住了!

矜君騎馬出列,望向木蘭的目光也充滿了驚訝和愕然.

竟然……不是沈浪?

而是沈浪的妻子?

按照他的推斷,這次直搗黃龍的人應該是沈浪.

只有沈浪這種頂級聰明的人,才能時時刻刻掌握戰局變化.

"金木蘭……弟妹?"

他本來是想要直呼姓名的,但想想不妥,就加了一個弟妹.

他和沈浪雖然從未見過,但也算神交已久了.

金木蘭道:"見過大南國主."

矜君望著這第二涅槃軍,目光有些熱切.

這支軍隊實在是太強了,真是讓人豔羨啊.

矜君道:"本以為是沈浪率軍前來攻打我南甌都城,沒有想到竟然是弟妹,真是讓我震驚."

木蘭苦澀道:"還是沙國主棋高一著,木蘭落入你的陷阱了."

矜君搖了搖頭,表示這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弟妹,你這支軍隊天下罕有,損失一個都可惜,要不然投降如何?"矜君道:"放心,我絕對不會搶奪,我知道這應該就是第二涅槃軍,別人根本就奪不走.他日沈浪和我談判的時候,我會完整歸還,但是現在你們要放下武器,停止所有抵抗.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傷害你,也不會傷害這支軍隊."

矜君說的是真的.

他和沈浪根本就沒有直接矛盾.

他只想要打贏沈浪,逼迫他退出這個游戲.

而一旦木蘭被俘,第二涅槃軍被俘,這個游戲就算是提前結束了.

沈浪和矜君之間的巔峰對決,也就徹底輸了.

矜君又道:"弟妹不必覺得有什麼感傷,為了對付你這支軍隊,我幾乎是絞盡腦汁,動用的軍隊和精力甚至超過了對祝霖的二十萬大軍.勝敗乃是兵家常事,你若覺得像我投降難堪的話,你可以像我家夫人投降,你們都是女子."

沙曼王後道:"木蘭妹子,你剛才把我們一頓好揍,殺了我幾千人.但我們沙蠻族最敬重英雄,我在家里溫酒招待你如何?放心肯定不會放毒,夫君順便告訴你一聲,我給甯蘿公主下毒了,她已經毀容了,正生不如死呢."

呃!

矜君面孔一顫,目光有些不忍.

他之前就讓甯蘿走,結果對方硬是不走.

他離開南甌都城的時候就有些擔心,妻子會不會對甯蘿動手,果然……這就動手了.

對于甯蘿公主,矜君感覺很複雜.愛慕?有一些,但他最愛的還是沙曼.

對甯蘿他甚至有些愧疚.不,也不算是愧疚,應該是對之前的自己不堪回首.當他弱小的時候,可以不擇手段,甚至用鉛毒害妻子甯蘿,盡管那個時候夫妻二人確實已經離心離德了.

不過當矜君強大起來的時候,他逼迫自己要成為一個偉大的君王.而想要成為偉大君王,必先成為一個胸懷寬廣的人.就像是姜離陛下那樣,胸懷天下,胸懷整個世界.

不過妻子既然已經下手毒害了甯蘿公主,應該是毀容吧.

那……那也無可奈何.矜君心胸寬廣,但絕不迂腐拘泥.他和甯蘿之間的仇恨矛盾太大了,想要徹底化敵為妻已經不可能了,破鏡難圓.

目光重新望向了金木蘭道:"弟妹,這便投降,放下武器,在南甌都城小住幾日如何?"

他表現得很有耐心,也沒有什麼倒數五個數,否則就斬盡殺絕之類的話.

木蘭陷入了艱難的抉擇.

她現在應該怎麼辦?

夫君,我還是闖禍了.

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這第二涅槃軍太珍貴了,不能葬送在我手中.

如果夫君在,他應該會讓我怎麼辦?

不用說,沈浪肯定會讓她投降沙曼王後.

在陽戈城他自己就說得清清楚楚,如果戰敗他就逃之夭夭,而且是趁著局面還沒有徹底潰敗的時候逃跑.

所以投降的話,夫君是絕對不會怪他的.

但是……她自己怎麼想呢?

我不願意投降!

這是木蘭本能的想法,也是唯一的想法.

她覺得如果自己投降了,那就不珍貴了.

尊嚴和人格就被玷汙了.

就不完美了.

我在夫君心目中一定要是最完美的女人.

不能有一點點瑕疵.

上天讓我潔白無瑕,讓夫君愛不釋口,那我的人格也要無暇.

我不投降!

很快,木蘭做了決定!

"抱歉,大南國主,我棋差一招,落入你的陷阱,但我不投降!"

矜君表情有些痛苦道:"你不投降,那是不是也不接受俘虜?"

"是."木蘭道.

矜君更加痛苦道:"如果我傷了你,沈浪會和我不死不休的!"

木蘭道:"我不投降,也不被俘虜."

矜君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那我明白了,我尊重你的選擇!我不願意和沈浪結下死仇,但若上天真的要這樣,我也無能為力."

他不願意結仇,但也不怕結仇.

"弟妹,我會給你最體面的結局."矜君道.

然後,他猛地下令道:"出擊!"

隨著矜君一聲令下,三支大軍繼續瘋狂沖鋒.

矜君麾下的八千軍隊最慢,幾千鬣狗軍團最快,簡直稱得上是快如閃電.

木蘭猛地下令道:"第二涅槃軍,向後轉,向南全速突圍!"

這話一出.

矜君和沙曼王後頓時有些驚愕不解.

為何要向南突圍?

那方向可是有幾千鬣狗,最凶殘的,戰斗力最強的.

它們的速度快,體型不大,就算是第二涅槃軍也很難全部射殺.

而一旦被它們撲上來,就算是脖子上有鎖甲,只要被鬣狗咬中也必死無疑.

因為它們咬合力太強了,可以直接將這些士兵的頸椎咬斷.

隨著木蘭一聲令下!

第二涅槃軍,每個人背著兩壺箭,朝著南邊狂奔.

這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氣.

因為前面就是幾千只凶殘的鬣狗.

這就要迎面撞上,完全和找死也沒有什麼區別.

但這就是第二涅槃軍,服從任何命令,沒有任何畏懼.

只要一聲令下,哪怕刀山火海也會沖上去.

"嗚嗚……"

第二涅槃軍的近三千人和幾千只鬣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這些鬣狗的目光越來越血腥凶殘.

口水橫流,刀鋸一般的牙齒露了出來.

它們要吃肉了,它們要屠殺了.

越來越近!

一百米.

五十米.

三十米!

矜君眼睛一眯,就等著無比血腥的一幕.

可惜了.

沈浪這第二涅槃軍如此精銳,竟然要死在這群鬣狗獠牙之下.

很快!

近三千涅槃軍和幾千只鬣狗,猛地沖撞在了一起.

而就在這個時候!

金木蘭忽然猛地一聲脆喝!

一個神秘的音節.

仿佛是上古音符.

然後,美眸爆出了無比亮碩的光芒.

整個嬌軀內,迸射出無比詭異的氣息.

"砰!"

仿佛是一種氣場.

屬于上古人類的氣場,從她的嬌軀內猛地爆出,然後席卷全場.

刹那間!

這幾千只鬣狗,仿佛感受到了上古某種熟悉的氣息.

無比的敬畏,甚至恐懼!

喚起了他們基因之中最深層次的記憶.

頓時,它們飛快地朝著兩邊狂奔,拼命地避開木蘭的氣息.

避開了她身後的所有涅槃軍.

竟然是……瘋狂逃竄.

上百個沙蠻族薩滿拼命下令,拼命控制.

甚至抽打各自的鬣狗王.

"嗷嗚……"

一只鬣狗王猛地發作,直接掙脫了繩索,張開鋒利的獠牙猛地咬下.

頓時,這個沙蠻族的薩滿脖子直接被咬斷了.

鬣狗王弑主了.

這個部落幾百年來,都是靠馴養鬣狗而立足于沙蠻族.

他們會去挑選最強壯的奶狗抱回來養.給它們最好的肉,最好的藥材,最好的一切.讓它們不斷戰斗,不斷殺戮.十只里面只有一只能夠活下來.

然後這些薩滿懲罰它們,毆打它們,用藥物控制它們.等到它們最強大的時候,讓它們去野外統治鬣狗群.

當然,這只是簡略的說法,真正的訓練過程更加神秘細致.

但是這些鬣狗王幾乎從來不會弑主的,在它們不高的智商中,主人是可怕而又不可侵犯的.

因為從小到大,它們被主人懲罰和獎勵,留下了刻骨的記憶.

而現在為了避開木蘭可怕的氣息,它們竟然一口將主人咬死.

可見它們對木蘭的恐懼,遠超于對主人的恐懼.

就這樣!

幾千只鬣狗群,紛紛逃避.

如同潮水沖擊在礁石之上.

"停!"

矜君一聲令下.

東邊的八千大軍停下腳步,西邊的幾百只象軍停下了腳步.

因為再不停下來不行.

這些鬣狗仿佛已經要瘋了,如果這兩只軍隊再沖上去的話,只怕會和這群鬣狗沖撞上,到時候就會自相殘殺了.

轉眼之間!

木蘭率領著近三千第二涅槃軍,沖入南邊的叢林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速度飛快,毫不停留.

矜君驚呆了.

沙曼王後也驚呆了!

竟然發生了這等事情?

這金木蘭竟然如此厲害?

竟然能夠逼退幾千只鬣狗?

明明深陷重圍,結果轉眼之間,逃出生天.

……………………………………

南甌都城,國主府內.

"為何如此?"矜君問道.

訓練鬣狗王的沙蠻族薩滿道:"剛才那一瞬間,金木蘭身上仿佛散發出了一股非常神秘的氣息,類似上古人類的氣息."

矜君道:"我聽說浮屠山的吳荼子,有一種非常神奇的能力,可以控制無數的毒蛇和蝴蝶,金木蘭是不是屬于這種能力?"

"不是!"薩滿道:"金木蘭身上的這股氣息,完全是血脈能量自帶的.陛下您讀過上古典籍,知道在上古時代這片土地上曾經生活著一群非常強大的人,他們的城市建在大樹之上,四肢修長,在叢林和山野中奔跑如履平地,而且是天生的神射手,是絕對的叢林之王,叢林中的任何毒蛇猛獸見到他們都退避三舍."

矜君點了點頭.

薩滿道:"這群鬣狗仿佛依舊保留著上古的記憶,所以被金木蘭嚇退了."

沙曼道:"沈浪曾經幫助浮屠山打開了海上的一個上古遺跡,得到了一個洗髓精,用在她妻子的身上."

這個世界,還真是沒有秘密.

"這就對了,那個黑石島上的上古遺跡,應該就是屬于大蚩帝國的."矜君道:"真是天大的奇遇,這個金木蘭太了不起……"

他的話沒有說完,就直接閉上了嘴巴.

因為,妻子的目光已經非常不友善了.

在我的面前誇獎別的女人,沙矜你覺得我是這麼心胸寬廣的女人嗎?

矜君皺起眉頭.

金木蘭帶著第二涅槃軍突圍,他的計劃就算是失敗了.

否則只要抓住金木蘭和第二涅槃軍,沈浪二話不說直接認輸的.

這個人沒節操得很,在越國和妻子面前,他會毫不猶豫選擇妻子.

現在麻煩了!

廢了那麼大心思,那麼大力量,都沒能抓住第二涅槃軍.

而且,現在還有一個更危險的信息.

帶領第二涅槃軍攻打南甌都城的竟然是金木蘭,而不是沈浪自己.

這代表了什麼?

沈浪去了別的地方.

他絕對不會困守陽戈城.

擊敗蘇難那一戰,只是為了爭取時間而已.

那沈浪去了哪里?

矜君來到地圖面前!

飛快地搜尋沈浪可能攻擊的目標.

出了南甌國都城之外,還有什麼目標具有倔對的戰略價值?

甚至,有更高的戰略價值?

很快,他目光落在一個地方.

然後幾乎屏住了呼吸.

大南國都城!

也就是矜君登基的地方,他的老家,命根子所在.

此時這南甌都城只是臨時行都而已.

真正大南都城,依舊在沙蠻族境內.

不會吧?

沈浪沒有這麼瘋狂吧.

矜君頭皮一陣陣發麻.

這大南國都何止是千山萬水?

距離好幾千里啊.

而且完全在深山老林之中.

中途不知道要穿過多少山川和叢林.

直搗黃龍攻打南甌都城已經是很驚人的手筆.

進攻大南國都,這……這太瘋狂了啊!

但……

矜君幾乎一下子就肯定,沈浪的目標肯定是大南國都.

矜君的其他幾個妻子,孩子,蘇難的孩子,大南國所有重要人物家眷,可都在大南國都.

而這座大南國都聽上去威風八面.

實際上呢?

就只是一個很小的城池而已.

防禦能力遠不如南甌都城.

一旦大南國都被攻陷,所有的重要成員落入沈浪手中.

那矜君能夠冷酷到底,任由他們死光嗎?

不可能的!

一個越國,不值得他這麼做.

又不是生死存亡之際.

沈浪的目的也根本不是為了滅大南國,而是為了挽救越國而已.

一旦沈浪攻陷了大南國都,那矜君只有一條路,停戰,退兵!

"這個沈浪,真是瘋子,徹底的瘋子,他去打我們真正的老家去了."

這話一出,沙曼王後立刻驚惶.

"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還在家里."

矜君道:"這點放心吧,我和他有默契的.我不傷他妻子,他也不會傷我們孩子.而且我也有防備,只不過我也只是有備無患,沒有想到此人會瘋到這個地步,真的會去攻打我們的老家."

沙曼王後道:"那現在怎麼辦?"

矜君道:"等,然後看沈浪夠不夠狠!"

……………………………………

沈浪真的如同矜君所料,去攻打大南國都了嗎?

對!

這個瘋子真的去了!

這兩個人的博弈,幾乎在南甌國之戰開始之前,就已經差不多開始了.

按照沈浪的計劃.

南甌國戰敗,矜君大軍北上,然後被擋在玄武侯爵府和陽戈城下,他就爭取到寶貴的時間.

然後他就率領第二涅槃軍直搗黃龍,跨海遠征南甌都城.

這個計劃本來是他的第一計劃.

但後來他放棄了!

因為,他覺得矜君一定也會想到這個計劃,甚至會在這里設下天羅地網.

而且這個計劃,他從來都沒有和木蘭說過.

他怕一說出口,會被木蘭記住,會真的帶著第二涅槃軍去打南甌都城.

他想要救越國不假,但絕對不想妻子冒險.

沒有想到他不說,木蘭還是這樣做了.

幸好他現在還不知道,否則只怕會抓狂.

他現在已經低估自己的寶貝娘子了,覺得她會乖乖聽話守在家里,沒有想到木蘭會如此地想要為他分憂.

離開陽戈城後,他和劍王李千秋飛快往西.

用最快速度穿過天西行省,前往羌國!

兩千第一涅槃軍差不多在一個月前,就已經陸續進入了羌國境內等候他.

進入羌國之後.

幾乎沒有任何停留,帶著兩千涅槃軍,還有大傻,直接南下沙蠻族.

殺向了大南國都.

這就是沈浪的瘋狂計劃.

所有人都認為第一涅槃軍是超級重甲陌刀隊,只能在平原上作戰.沒有人想到他會帶著第一涅槃軍殺向大南國都.

當然,這第一涅槃軍不能再穿超級重甲了,而是一身中型鎧甲.

手中的陌刀也從一百多斤,變成了五六十斤.

他們沒有訓練過弓箭,但可以裝備強弩.

羌國女王派出向導引路.

一路南下,南下!

翻越了雪山,就是沙蠻族的領地.

一望無際的大山,一望無際的叢林.

這場行軍,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若沒有向導,任何軍隊都要迷路.

因為根本沒有路.

大山和叢林,仿佛永遠走不完.

而且有不計其數的毒蛇猛獸,還有無數不在的瘴氣.

幸虧沈浪備有足夠的藥物.

尤其是對付毒蛇的特殊藥物,能夠讓所有毒蟲退避三舍.

吳荼子老師是玩蛇的專家.

但猛獸就沒有辦法了.

只能硬剛.

結果……

猛獸們輸了,成為了軍糧.

第一涅槃軍太猛了.

猛獸來了,也是一刀兩斷.

也就是涅槃軍,換成其他軍隊,這種瘋狂的行軍一定會崩潰.

涅槃軍擁有鐵一般的意志,絕對的服從性,毫無畏懼的膽氣.

整整七天八夜!

沈浪率領兩千第一涅槃軍,行軍兩千四百里(從羌國計算)!

這才是史詩級的遠征!

終于到了目的地.

矜君真正的老家.

大南國都!

一個小破城!

矜君,這才是我們的巔峰對決!

……………………

注:今天兩更近一萬七,兄弟們還有月票嗎?頂我到底,給我支持,保證精彩!

謝謝一江春水花流去,喝魚湯不吃魚萬幣打賞.

上篇:第364章:曆史性聯姻!決戰南甌都城!    下篇:第366章:沙蠻都城淪陷!靈魂震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