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66章:沙蠻都城淪陷!靈魂震撼!   
  
第366章:沙蠻都城淪陷!靈魂震撼!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人或許疑問,這幾千里的行軍涅槃軍受得了,浪爺這細皮嫩肉的怎麼受得了?

誰說浪爺要走路了?寫這麼詳細不好的,會影響浪爺形象.

在藤椅之上,沈浪望著這座大南都城.

這也能夠成為都城?

真的還沒有玄武城那麼大.

倒是有城牆,而且這個城牆很別致.

里面是土牆,外面是粗大的木頭.

就是一整棵樹木往地上插,整整齊齊排列城牆.

倒是別小看這種城牆,也非常堅固的.

整個大南都城的城牆周長應該不會超過十里,里面的房子也充滿了沙蠻族獨有的風格.

幾乎全部都是木制的.

而且還有許多地洞.

因為有些沙蠻族人喜歡住在地下,覺得有安全感,而且涼快.

大南城中間有一座古老的廟宇,盡管經過了修繕,但還是顯得破舊不堪,充滿了歲月的滄桑.

這應該就是矜君的王宮了.

"這里感覺比我娘子的王宮還要破啊."大傻道.

喲,不容易,大傻也有審美觀點了.

不過你娘子的王宮一點都不破,反而氣勢恢宏,甚至比越國的王宮還要高一些.

畢竟當年羌王阿魯岡劫掠天下,集合全國之力建造了羌王宮,怎麼大怎麼威武就怎麼建的.

"你娘子的王宮叫丑,不叫破."沈浪道.

大傻道:"那這個王宮又丑又破."

不得了,男人果然還是要女人教,跟了媳婦一年,大傻變得這麼會說話了.

整個大南都城人口不超過三萬人,但全部都是核心人物的家眷,甚至矜君的幾個孩子都在里面.

"准備攻城!"

沈浪下令.

頓時,兩千涅槃軍開始整理裝備.

檢查身上的鎧甲,戴上頭盔.

拿出磨刀石,將手中的陌刀磨亮.

拋下所有輜重.

在叢林之中集結.

很快,一支鋼鐵長城再一次出現了.

"出發!"

這支彪悍之極的軍隊,整整齊齊走出了叢林,朝著大南都城沖了過去!

轉眼之間,就沖到了城牆之下!

但是,城池里面顯得有些安靜!

片刻之後!

"嗷嗚,嗷嗚……"

空氣中傳來了一陣腥臭的氣味.

一群鬣狗從密林中狂沖而出.

又是鬣狗?

只不過,這次沒有圍攻木蘭時候的數量多,只有一千多只而已.

只不過,它們同樣凶殘.

同樣速度如同閃電.

只不過這里可沒有木蘭,沒有上古人類氣息能夠將它們驚退.

幾乎轉眼之間,這些鬣狗就猛地沖了上來.

它們猛地朝著第一涅槃軍撲咬上來.

"一刀兩斷!"

第一涅槃軍陌刀整齊斬殺.

華麗無比.

瞬間……

這些鬣狗躍在空中,直接就被劈成兩半.

第二涅槃軍是弓箭手,所以面對這些鬣狗軍團極度危險,因為他們為了靈活,鎧甲非常薄.而且弓箭適合遠程,不適合近戰.

可是第一涅槃軍,幾乎是近戰之王.

他們身上的鎧甲雖然不像之前有一百多斤重,但也超過了五十斤,全部都是最上等的精鋼鎧甲.這些鬣狗沖上來,也完全是找死.

"刷刷刷刷……"

連著幾次一刀兩斷.

沖上來的一千多只鬣狗,被斬殺了大半,剩下一小半逃之夭夭.

它們是最狡詐,也是最欺軟怕硬的動物.

緊接著.

叢林里面又傳來一陣陣巨響.

果然又是象兵.

這麼大的大象?沈浪還是第一次看到.

超過十米長,五米高,只不過數量不多,重量超過十五噸,絕對的龐然大物.

也只有幾十只而已.

每一只大象的身上,有七八個沙蠻族武士.

但幾十只大象,一起沖鋒,氣勢也真是無比驚人.

完全不亞于一支精銳騎兵.

甚至更加可怕.

任何軍隊只要被這些大象踩上一腳,絕對扁了,屎都爆出來.

只要讓這幾十只大象沖上來,那不管什麼軍陣都徹底毀了,就算是敗了.

"砰砰砰……"

幾十只大象,朝著沈浪的涅槃軍狂沖.

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預備!"

沈浪一聲令下.

頓時,幾百個涅槃軍舉起大弩.

這大弩里面的箭,全部是特制的.

每一支長一米左右.

分門別類十幾種,有的箭頭里面是劇毒,氰化物劇毒.

有的箭頭里面是白磷和氧化劑.

有的箭頭里面是神經藥劑.

面對大規模的軍隊,這種特制的箭不管用,因為太稀少了,因為每一支都很珍貴.

但是面對大象這種龐然大物,這些特殊巨箭就尤其好用,而且性價比特別高.

"射!"

隨著沈浪一聲令下.

第一波強弩射出.

"噗呲,噗呲……"

幾乎毫無例外.

輕而易舉命中了幾十頭大象.

這麼大的目標,要是還射不中的話,那是何等愚蠢?

這第一波箭,是白磷箭.

射入大象體內之後,火焰開始熊熊燃燒.

頓時這些大象承受不住痛苦,發出了驚天的慘叫.

身上的象兵再也控制不住了.

它們有的身體後仰,有的躺在地上打滾,想要滅掉體內的火焰.

身上的象兵紛紛墜落.

大部分的大象朝著樹林逃竄.

還有少部分大象完全慌不擇路,反而朝著沈浪這邊沖了過來.

那沒有辦法.

只能再射第二波,氰化物毒箭.

"嗖嗖嗖嗖……"

第二波強弩而出.

沒有任何意外.

中箭之後,這些大象紛紛倒地.

還有嗎?

還有什麼手段嗎?

難道矜君在這大南國都,就放了一波鬣狗和大象進行防守?這可是沙蠻族的總部啊.

沈浪站在城外等.

結果,再也沒有任何動靜了.

然後,他下令第二涅槃軍轉身,准備攻城.

而就在這個時候.

大南國都城的大門打開了.

出現了一個老者.

穿著亞麻袍子,幾乎看不出任何歲數的老者.

"閣下便是沈浪公子?"

沈浪道:"拜見老者."

老者道:"我是大南國師,沙飲!"

"拜見國師!"

老者道:"沈公子來我大南國都,意圖如何?"

沈浪道:"逼迫矜君退兵."

老者道:"沈浪公子想要用我大南都城的所有人作為人質,逼迫矜君認輸?"

沈浪道:"對!"

老者道:"沈公子請進,不必攻城了!"

沈浪不由得一愕.

大南國師緩緩道:"我本來還有很多手段,但大概也只能是徒增傷亡."

老者一揮手.

頓時,整個地面出現了無數的洞孔,幾千,幾萬條毒蛇紛紛鑽了出來.

密密麻麻,不計其數,讓人毛骨悚然.

這沙蠻族真是詭異,出其不意的手段讓人防不勝防.

正常軍隊來,只怕真的死無葬身之地.

緊接著,森林里面一陣陣樹木斷裂倒塌的聲音.

然後幾十條巨蟒沖了出來.

這些巨蟒蛇,每一條都超過了二十米,比水桶還要粗.

但這些都不是罪可怕的.

畢竟第一涅槃軍全身都包括在盔甲里面,尋常毒蛇也咬不動.

就算是水桶粗的巨蟒,也是直接一刀兩斷,當做軍糧.

最可怕的是接下來的這種毒蛇.

大約兩尺長,卻非常細,比小拇指還要細一半.

而且游動的速度非常快,還會彈射.

這種細小的毒蛇才是致命的,可以輕而易舉鑽入鎧甲的縫隙里面,然後咬上一口,涅槃軍武士距離死亡就不遠了.

這些細小的毒蛇,不斷地從地面湧現.

足足幾千條之多.

真是一直可怕的毒蛇軍團,簡直讓人無從防守.

大南國師沙飲道:"沈浪公子,我的這支毒蛇軍團足夠消滅任何一支入侵的軍隊.但是卻消滅不了你的軍隊,是嗎?我已經嗅到了毒蛇的天敵!"

沈浪點了點頭.

大傻把一只箱子放了下來.

打開箱子,里面是一棵巨大的盆栽.

盆栽之上,幾千片葉子,幾百花瓣.

輕輕一吹.

這顆盆栽的葉子和花瓣全部飛了起來.

全部都是蝴蝶,妖豔美麗的蝴蝶.

這幾千只蝴蝶猛地散開.

頓時間,這無數的毒蛇紛紛退散.

巨蟒返回到叢林之中.

細小的毒蛇重新鑽回到地里去.

沈浪早就計劃來攻打大南國都,當然是有備無患.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是浮屠山吳荼子的作品吧."大南國師沙飲問道.

沈浪道:"吳荼子正是我的恩師,這是她送給我的禮物."

而就在此時,空中傳來了一陣雷鳴怒吼.

"沈浪,你想要攻破大南城,只怕沒有那麼容易,你我真是冤家路窄啊!"

果然是老熟人,大劫寺的苦難頭陀.

接著,從城牆上出現了幾千個大劫寺的高手.

這不是僧兵,而是武者軍團.

苦難頭陀道:"矜君太小心了,為了不願意刺激大炎帝國的神經,所以沒有讓我大劫寺參加進攻越國之戰.本以為這一戰我大劫寺要無聊了,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你沈浪,今日你我就真正決戰一戰,看是你的涅槃軍強大,還是我的大劫寺武道軍團更強."

武道軍團和僧兵不一樣.

他們修煉的是個人武道,每一個人都有很高的修為.

可以這麼說,這些大劫寺的武士,單論武功每一個都超過涅槃軍.

但是,集體作戰.

卻未必是涅槃軍的對手.

涅槃軍的一刀兩斷,實在太驚人了.

只不過一旦開戰,涅槃軍一定會有傷亡,而且是很大的傷亡.

大劫寺苦難頭陀大吼道:"沈浪,想要攻打大南國都城,可以啊?沖上來吧,你我決一死戰!"

"預備!"

大劫寺的武士,紛紛抽搐了自己的戰刀.

大南國師沙飲緩緩道:"苦難,放下刀!"

苦難頭陀一愕道:"師叔,我們不會輸的.我不信我們大劫寺兩千名高手,還打不過他的兩千涅槃軍."

國師沙飲道:"我已經不是你的師叔了,我已經脫離大劫寺,你我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現在僅僅只是矜君的私人顧問,順便做他孩子的老師."

"這里是我大南國都城,不是大劫寺,所以我這個國師說了算,所有大劫寺武士,放下戰刀,否則我就要趕人了!"

苦難頭陀怒吼道:"師叔,你為何要如此軟弱?拼死一戰,又能如何?"

"放下刀!"國師沙飲道.

他聲音依舊不大.

但空氣中仿佛一股強大的力量震蕩.

這位沙飲國師,武功極其高強.

頓時,大劫寺的兩千名武道軍團,放下了手中的戰刀.

"沈公子,請入城!"沙飲國師道.

沈浪閉上眼睛片刻,然後點頭.

……………………………………

接下來,沒有任何戰斗,沈浪帶著兩千涅槃軍進入大南城內!

"沈公子,請坐!"

然後,沈浪和這位沙飲國師就當街坐在席子上.

"沈公子,請用茶."

沙飲國師到了一杯茶.

沈浪用X光檢查,用智腦分析.

然後,一飲而盡.

"這是竹葉,味道尚可."沙飲國師道:"我來自大劫宮,幾十年那一戰我也參加了,就是雪山上的那一個大劫宮."

沈浪不由得一愕.

這位沙飲國師在大劫寺的輩分很高啊.

"我勉強算是大劫寺長老吧,我曾經寫信問過姜離陛下,為何一定要滅我大劫寺?"沙飲道:"我當時是這麼說的,姜離陛下你一直痛恨幾大超脫勢力封鎖壟斷上古文明,愚弄天下.我大劫寺是願意分享上古文明的啊,為何要滅我們?"

沈浪道:"姜離陛下是怎麼說的?"

沙飲道:"姜離回複說,其他幾大超脫勢力封鎖上古文明,算是一種愚民.而大劫寺利用上古文明操弄權貴,侵吞民脂民膏,專注于上古文明中的歪門邪道,更加是大惡,所以他先出手滅了大劫寺."

沈浪沉默,這件事情他沒有經曆過,了解也不多,不好評判.

沙飲道:"我當時認為他說得有理,但還是跟著大劫寺撤退道西域諸國.沒有想到大劫寺在西域諸國手段更加邪異激烈,更加殘害萬民,所以我脫離了大劫寺."

沈浪道:"既如此,矜君為何還和大劫寺合作?"

沙飲道:"矜君是與我合作,不算和大劫寺合作.沙蠻族和其他地方不一樣,這里尤其需要信仰的力量,沈公子這麼聰明的人,應該能夠明白."

沈浪點頭.

沙飲道:"所以,矜君和我想要創立一個更加純粹的學說,用來凝聚沙蠻族的精神和信仰.這太難了,以至于我現在都有些無處著手.當然大劫寺不願意放過這次機會,所以一直想要借助矜君重新回到東方世界.不過,矜君拒絕了大劫寺僧兵的支援."

沈浪繼續沉默.

沙飲道:"主公率軍東征的時候,把大南都城交給了我.沒有想到沈公子竟然真的來了."

沈浪道:"我遠征幾千里攻打大南國都,雖然看上去驚悚,但也並沒有完全出乎矜君之預料對嗎?"

沙飲國師道:"鬣狗軍團被你滅了,象兵也不行,毒蛇軍團也不行.現在我們還剩下兩千大劫寺武士軍團,但……我們不想欠大劫寺的人情,不知道沈公子可懂?"

"懂!"

所以,剛才沙飲國師讓大劫寺武道軍團放下了兵器.

"根據老朽的計算,如果沈公子的涅槃軍和大劫寺武道軍團開戰,應該還是會贏,但沈公子的涅槃軍應該只能剩下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左右,傷亡會非常慘重."

沈浪沒有說話,旁邊劍王李千秋點了點頭.

沙飲國師道:"所以,索性也不用打了,也免得徒增傷亡.沈公子想要入城,那入城便是."

這點確實讓沈浪沒有想到,他的軍隊竟然這麼輕而易舉就入了大南都城.

這算不戰而降嗎?

不是的!

但是城內也沒有任何陷阱.

沙飲國師道:"沈公子是為了拯救越國,所以幾千里遠征,這是大義所在.而我家主公,為了大南國基業北伐,也是大義所在.這一戰,沒有對錯."

沈浪又端起一杯茶水喝下.

沙飲國師道:"沈公子為了逼迫我主公退兵,想要用大南國都的所有人當成人質,這里面應該包括了矜君的孩子,蘇難樞密使的孩子,整個大南國重要成員的家眷都在這里了."

沈浪默認.

沙飲國師道:"不知道沈公子可否了解沙蠻族人?他們不願意投降,也不願意成為人質.如果有人把刀子橫在女人脖子上,逼迫她的丈夫投降,沙蠻族的女人會自殺,也不願意看到丈夫妥協投降!"

沈浪身體一抖.

沙飲國師一揮手.

大南國王宮大門緩緩打開.

里面密密麻麻都是人,有無數的女人和小孩.

這里面有矜君的其他妻子,有他的幾個孩子,還有蘇難的孩子.

整個大南國最重要成員的家眷都在這里了.

而這個王宮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干柴.

而且澆滿了桐油.

沙飲國師笑道:"沈公子,老朽先走一步."

然後,他緩緩步入王宮之內,走到柴薪的最頂端.

澆吧.

有人往他身上澆了桐油.

緊接著,一個女人出現了.

一個美麗的女人,柔弱蒼白.

她就是矜君的另外一個妻子,沙糯.

她手中舉著一個火把.

站在一堆柴薪和桐油之中.

沙飲國師道:"沈浪公子,我們不願意投降,也不願意成為你的人質,更不願意主公為了我們而妥協認輸.所以……我們選擇死亡."

只要火把落下.

整個王宮都會熊熊燃燒.

里面無數的柴薪,無數的桐油.

瞬間會將里面的幾千人燒死,化為焦炭.

刹那間!

沈浪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他一點都不懷疑沙飲國師的意志和決心.

身後,大劫寺的苦難頭陀大吼道:"師叔,為何要如此?為何要如此?明明可以一戰,為何要燒死自己?燒死所有人?"

沙飲國師沒有說話,而是靜靜望著沈浪.

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沈浪,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

目光不狂熱,但很安靜.

只要沈浪一揮手,他們就把自己全部燒死.

絕對不投降,也不會成為沈浪的人質.

沈浪真的是被震撼了.

矜君,你何德何能?

竟然又這樣的子民,有這樣的國師?

越國有這樣的民眾嗎?

沒有的!

曾經大乾王國有這樣的子民,而且還很多.

接下來怎麼辦?

大南國都城沒有打,沈浪就拿下來了.

但拿下來的只是一座空城.

任由這些人全部燒死嗎?

包括幾百上千個孩子?

矜君,你了不起.

你真他娘的了不起.

這些人若全部燒死,那矜君更不可能妥協退讓了,他只能和沈浪徹底不死不休.

沙飲國師沒有任何勸說,只是靜靜等待沈浪的決定.

要麼沈浪退走.

要麼,他們全部燒死自己.

……………………

"艹,艹,艹……"

沈浪破口大罵.

然後,他猛地站起來,朝著沙飲國師和幾千人豎起中指道:"牛逼,你們牛逼,我惹不起!"

"走,退兵!"

沈浪一聲令下.

兩千涅槃軍,整整齊齊退出了大南都城.

國師沙飲叩首道:"多謝沈公子活命之恩."

沈浪捂住耳朵,不想聽這老東西說話.

這群人太牛逼,不想理會.

退出了大南國都後.

沈浪軍隊集結,正要遠離.

忽然,城里面湧出了上千個女人.

每一個人拿著一個框子,里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熏肉,水果,還有地瓜等等.

全部都是糧食.

整整上千筐.

放在沈浪軍隊的面前,然後又無聲無息地離去.

我……我艹啊,

我們正打仗呢?你們給我送糧食送肉算怎麼回事?

還打出革命友誼出來了?

我們是敵人,是敵人!

"拿走,拿走……"

沈浪一聲令下,兩千涅槃軍將這些肉和糧食帶走了.

遠離大南都城,退回到叢林之內.

然後,軍隊紮營.

………………………………………………

夜晚,沈浪望著天空發呆.

幾千里遠征,徒勞無功.

人家不用陰謀,直接用人心,擊敗了沈浪.

可以肯定的是,接下來只要沈浪的軍隊靠近大南都城,沙飲國師再也不會和他見面,也不會和他說話,直接就會放火燒王宮,把所有人都燒死.

這條路,已經絕了.

接下來怎麼辦?

就這樣回去?

徹底徒勞無功?

時間已經不多了.

陽戈城內的八千多名城衛軍身上黃金龍血的功效就要退了.

屆時蘇難可以輕而易舉擊敗他們.

攻下了陽戈城之後,前面就徹底暢通無阻.

蘇難大軍,直接攻到越國都城.

越國就亡國了!

甯元憲一定會自殺的.

所以沈浪不能就這麼回去!

他這矜君的這一場巔峰對決,不僅僅是軍事的較量,還是智慧和人心的較量.

一旦回去,就輸了!

老實講,沈浪還從來都沒有這麼被動過.

之前他和張翀,和蘇難對手的時候,沈浪幾乎是從頭到尾長盡上風的.

而現在!

他和矜君之間的對決.

至少現在落于下風了.

木蘭那邊輸了.

沈浪這邊,暫時也算輸了一半.

矜君牛逼,這個人……牛逼.

劍王李千秋道:"矜君以前不完全是這樣的,究竟什麼事情讓他發生了蛻變?現在就算作為他的敵人,非但不恨他,反而還敬佩他."

是啊,這真是日了狗.

李千秋道:"有這麼一個君王在沙蠻族,是一件好事,可以讓東方世界的文明照亮在這片蠻荒之地上."

沈浪道:"我知道,所以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滅什麼大南國.我就是要讓他退兵,我就是要讓他退出圍攻越國的這場游戲中,而他也想要我退出這個游戲."

李千秋道:"你們會成為知己好友的."

"滾,滾,滾……"沈浪氣急敗壞道:"誰要做他的好友?媽的,老子還從來都沒有這麼憋屈過."

劍王李千秋對越國,甚至對甯政都沒有什麼感情.

在他看來,越國滅亡,甯元憲死了也沒什麼不好.

沈浪帶著兩支涅槃軍回到怒潮城便是了,依舊無憂無慮.

但沈浪不這麼想.

他這個人輸不起的.

我絕不能輸.

矜君你就算再牛逼,也要輸在我的手中.

你先認輸,我們再來談交朋友的事情.

而且,我沈浪不能讓越國滅亡,不能讓甯元憲自殺.

我更不能輸在矜君手中.

一定還有什麼辦法逼迫矜君妥協認輸,逼迫他退出這場滅越游戲.

我沈浪一定能贏!

我已經有靈感了.

我要抓住這個靈感.

沈浪腦子里面確實有靈感了,但就如同天上密密麻麻的星辰,想要找到其中一顆,確實很難.

還有什麼是擊敗矜君的關鍵?

什麼?什麼?

只要找到這個東西,直接就贏了.

還有什麼是比南甌都城和大南國都更加重要的呢?

甚至關系到矜君這輩子的理想和基業,關系到大南國的千秋偉業.

什麼才是矜君的七寸呢?

忽然,沈浪眼睛猛地一亮.

放開思維,用最大膽的想象.

大膽幻想,小心求證!

對,是這個道理.

矜君為何在短短兩年之內就崛起了?而且發生了巨大的蛻變?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的蛻變是從萬蛇窟開始的.

矜君的父親南歐國主,被沙蠻族視為最大的內奸.

他明明是沙蠻族人,卻依附越國,建立了南甌國,成為越國的最大打手,幾百年殺死沙蠻族人無數,完全是血債累累.

所以矜君入沙蠻族求援,非但沒有得到援助,反而被處于極刑,扔下萬蛇窟.

原本他應該死無全尸的.

為何沒有死?

根據吳荼子的記載.

這個世界有部分人會有血脈蛻變.

而這種血脈蛻變,有點類似返祖的意思.

就是上古人類的基因,偶然在這個世界人身上表現了出來.

比如吳荼子就是第二代血脈突變者,木蘭現在也是.

那麼矜君會不會也是血脈蛻變者,不管是第一代,還是第二代.

沈浪的猜測是有道理的.

沙蠻族這片土地在上古時代屬于大蚩帝國,這個帝國的人類是叢林之王,無數的野獸和毒蟲都對這篇區域的人類退避三舍,視之為王.

而矜君,也算是沙蠻族混血.他的父親是沙蠻族人,母親是越國人,而且他母親生下他之後也死了.

沈浪繼續推斷.

矜君被扔下萬蛇窟,無數的毒蛇非但沒有咬死他,反而畏懼他,所以他活了下來.

但僅僅這個奇遇還不夠.

他還需要一場蛻變.

是不是上古遺跡?

那個萬蛇窟附近,是不是有上古遺跡?

矜君是不是得到了一個上古遺跡,這才徹底發生了蛻變.

尤其是精神和胸懷上的蛻變.

也正是發現了這個上古遺跡,使得他掌握了上古知識,震服了沙蠻族各個部落的酋長,成為了天選之人.

沙蠻族各個部落都有自己的本領,比如鬣狗部落,專門馴鬣狗.

還有象兵部落,還有飛鳥部落等等.

這群人憑著口口相傳,把祖先的本事一代代傳到了現在.

但,這些特殊的本領正不斷失傳.

矜君得到了上古遺跡之後,上演了一個又一個奇跡?這才徹底征服了沙蠻族部落?

很可能是這樣的,沙蠻族人崇拜英雄,崇仰神跡.

那麼這個上古遺跡應該在哪里?

萬蛇窟附近?

萬蛇窟在哪里?

距離這里一百三十里.

一旦沈浪推斷正確.

那這個上古遺跡就是擊敗矜君的關鍵.

這個上古遺跡對矜君的重要程度,遠超南甌國都,遠超越國.

因為未來他如何振興大南國,或許完全要依靠這個上古遺跡.

如果沈浪推斷正確.

那矜君現在對這個上古遺跡的開發和研究僅僅只是進行了一小部分.

矜君不但想要維持大南國的強大戰斗力,又要讓它變得文明先進.

越國,吳國這樣的發展道路走不通.

只要引入儒學,某種程度上一定會弱化沙蠻族的野性,削弱沙蠻族的戰斗力.

所以,他和沙飲國師要建立一套神/學.

用讀書人治理大南國,發展生產力.

用特殊的神/學,武裝大南國,讓它繼續強大.

而這個所謂的神學,其實就來自于上古遺跡.

根本就不是神學,而是一種強大的文明力量.

這個可能存在的上古遺跡,才是矜君的命根子.

沈浪只要找到了這個上古遺跡,就立刻捏住了矜君的七寸.

他一定會立刻就認輸,立刻退兵!

保住這個上古遺跡,比什麼割讓整個天南行省都更加重要.

這是他的根基.

"走,去萬蛇窟!"沈浪道:"劍王前輩,大傻,你們兩人隨同前去便可,嬸嬸你留在這里守護涅槃軍."

"好."劍王妻子道.

然後,大傻二話不說直接背起沈浪,劍王李千秋在前面引路.

……………………………………………

這,就是萬蛇窟?

沈浪用X光眼一看.

頓時頭皮發麻,整個人都顫了一下.

非常直截了當的萬蛇窟.

這是一個極深的洞穴,超過幾百米深,而且地下洞穴四通八達.

里面密密麻麻都是蛇.

有小的,有大的.

何止一萬條啊?

五萬條,十萬條都不止.

簡直是蛇的海洋,任何人下去,保證都死無全尸.

那里面可是什麼毒蛇都有.

難怪下萬蛇窟是沙蠻族最大的酷刑.

我要下去嗎?

不,我才不要下去.

太可怕了.

劍王李千秋道:"要不然,我去?"

沈浪搖頭道:"您的智慧不大夠."

大傻道:"要不然我去?"

沈浪和劍王李千秋同時朝他望去.

大傻道:"我太笨是嗎?"

沈浪道:"我和劍王前輩下去,大傻你在上面拉著繩子,漸漸放我們下去!"

大傻道:"行!"

……………………………………

劍王往下探望一眼.

他也頭皮發麻.

"沈公子,這下面無數毒蛇,而且有許多根本就沒有見過,大宗師下去都死無葬身之地的."

何止是一個大宗師,下去十個大宗師也會死.

"如果我的猜測正確,或許這萬蛇窟通向一個上古遺跡,只要找到這個上古遺跡,矜君就會向我認輸!"

劍王李千秋問道:"沈公子,你有多大把握?"

沈浪道:"一切全靠猜,大約四成把握?不,還是五成吧?"

李千秋頭皮發麻,沈公子你這樣說我更沒底了,早知道剛才和妻子告別一下,也免得就這麼天人永隔.

然後,沈浪和李千秋二人綁著繩子,漸漸深入這萬蛇窟.

大傻這個憨貨.

繩子下得這麼快.

幾乎是自由落體啊.

沈浪和劍王身體不斷下墜,下墜!

然後……

幾萬雙眼睛,同時亮起.

幾萬條毒蛇盯著沈浪!

小的只有筷子粗細.

大的足足幾十米長,大樹一樣粗.

我……我艹!

沈浪第一次被幾萬條蛇圍觀.

下一秒鍾!

"嗖嗖嗖嗖嗖……"

無數的毒蛇,幾千上萬條,朝著沈浪猛地彈射而來.

…………………………

注:下一章就搞定這段劇情,今天依舊一萬六!兄弟們給我月票和支持啊,千恩萬謝,渴求無限!

上篇:第365章:逆天木蘭!浪爺巔峰術!    下篇:第367章:浪爺奇跡!矜君認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