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69章:浪爺驚天行動!捷報傳國君(新盟主柏拉圖賀)   
  
第369章:浪爺驚天行動!捷報傳國君(新盟主柏拉圖賀)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昵稱什麼的最煩了的五萬幣打賞)

這麼干脆果斷?沈浪不由得一愕.

"矜兄可還有什麼別的條件沒有?"沈浪問道.

矜君搖頭.

"賢弟,這是我擬定停戰協定,你過目一看."

沈浪接過來一看.

沒有什麼駢四儷六,內容非常之簡單.

大南國願意無條件停戰,所有軍隊在三月十五日之前,徹底退出越國領土.

後面就是矜君的簽名和大印.

沒有任何條件,沒有任何賠款.

左邊是空白.

沈浪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但還不夠,他的官職太低,接下來還要甯政簽字.

最後交給國君甯元憲簽字蓋印.

這一簽完之後,越國南部的戰事就算是徹底結束了.

之後,矜君依舊沒有提出任何條件.

沈浪道:"矜兄,有一件事我必須告訴你."

矜君道:"賢弟請講."

沈浪道:"你知道祝檸嗎?"

矜君道:"聽說過,不過我離開天越城的時候,她年紀還小."

沈浪道:"這個女孩是一個宅女,但也是一個天才,每天都泡在上古書籍之中,懂得非常之多.而且此人有一個特點,誰火就研究誰,而且通常能研究透徹."

矜君聽懂了.

最近整個東方世界,就屬他矜君最火了.

"賢弟的意思是,祝檸也可能研究出了我的發掘軌跡,並且告知了天涯海閣?"矜君道:"而天涯海閣對每一個上古遺跡都渴望迫切,所以我的上古遺跡,有些風險."

沈浪點頭道:"這點,不可不防."

矜君點了點頭道:"謝謝賢弟告知,為兄知道應該怎麼做."

沈浪道:"矜兄,你這次大軍攻打越國,卻毫無所獲,沙蠻族的人不會怪你嗎?"

矜君搖頭道:"沙蠻族武士對土地沒有多大的貪婪,只喜歡劫掠.原本是我需要越國的土地,因為想要發展大南國,需要大量的人口,需要耕種,需要城池化.所以我需要二百萬左右的越國人口,他們擁有很高的生產能力,不過現在就用南甌國的人吧!"

南甌國也有二百萬人口,除了部分是沙蠻族人,還有一大半是越國人,當年越國占領南甌國之後遷移過去的.

沈浪道:"我看沙蠻族出產水果很多,釀酒很多?缺乏米麥等主糧,也缺乏肉類?"

沙蠻族缺乏肉類?

也缺,也不缺.

因為沙蠻族境內有無數的野味,每一次狩獵都能夠活得大量的食物.

但是能夠大量吃肉的,畢竟只是少數人.

絕大多數人靠采集和地瓜為生.

地瓜的出現,才讓沙蠻族徹底度過了饑荒.

"肉類也還好,我們開始馴化野豬,並且圈養了."矜君道.

沈浪道:"沙蠻族境內有很多我們需要的特產,我們有你們需要的米面等等,我可以讓天道會進入大南國內,開啟越國和大南國之間的貿易."

矜君道:"鐵能賣嗎?"

沈浪道:"可以賣生鐵,但鋼不會賣."

矜君道:"行,但是絲綢,鏡子等奢靡之物,不能進入大南國."

因為大南國現在民風彪悍淳樸,對奢侈品認識還是為零.

這些東西對戰斗意志的腐化太嚴重了.

接下來,矜君會漸漸開放大南國,但一定會非常緩慢.

這畢竟是半蠻荒的國度,一旦徹底放開,讓東方文明沖擊進來,後果不堪設想.

矜君道:"這樣,我在落葉城劃定一個區域,專門負責貿易,你我每年的交易都在那里完成.此地距離海邊也近,距離怒潮城也近."

沈浪道:"行,你家的酒質量很好,一定會大賣."

矜君道:"對了,接下來有些私事,可能會讓賢弟幫忙."

沈浪道:"請說."

矜君道:"你才華絕頂,隨著我對萬蛇窟那個上古遺跡的研究越來越深入,內容也越來越艱森,若有需要的話,我向賢弟請教."

沈浪道:"我在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接著沈浪道:"矜兄,你這樣直接下令沙蠻族大軍退兵,真的沒有問題嗎?下面的軍隊真的不會生怨嗎?"

矜君道:"需要養一場大戲!"

沈浪道:"神靈大戲?"

矜君道:"若不出意外的話,沙飲老師已經開始准備了."

沈浪躬身道:"既如此,多謝矜兄招待,我這便告辭了?"

矜君道:"有一件消息可能需要告訴賢弟."

沈浪心中一喜,就等著你開口了.

沈浪道:"請講."

矜君道:"浮屠山也加入了這場游戲."

沈浪目光一縮.

矜君道:"所以在關鍵的時刻,天西行省戰場可能會出事."

浮屠山最擅長什麼?

當然是神不知鬼不覺地殺人.

但是根據大炎帝國的規矩,沒有皇帝的意志,任何超過勢力都不可以干涉諸國的內政,更加不可以殘害君王.

對一國之王下手?

太匪夷所思.

哪怕浮屠山,也不敢做出這等事情,除非有皇帝陛下的旨意.

但是皇帝陛下,不會下這個旨意的.

"這件事的背後,還有一個人物,新乾王國的太子,就是姜離陛下那個叛徒弟子."矜君道:"此人在浮屠山的地位很高,而楚國和新乾國,梁國都有巨大的領土爭端."

姜離陛下暴斃之後,巨大的大乾帝國分崩離析,最大的一塊被大炎帝國奪走,又被晉國奪走了幾個行省,如今的新乾國不足原來幾分之一,但依舊是天下大國,比越國大了兩倍.

楚王奸詐貪婪,姜離帝主還在的時候,他搖尾乞憐.

姜離帝主一暴斃,他立刻大軍北上,奪走了大乾王國十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當然,後來皇帝陛下也看不下去了,逼著楚國吐出了一大半,但剩下的一半算是被楚王吞下去了.

"賢弟,皇帝陛下不喜歡甯元憲,但並不意味著他不喜歡甯岐和甯翼."矜君道:"一旦甯岐和大炎帝國有更深層次的密約,那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皇帝陛下願意看到一個被削弱的越國,更加願意看到越國和楚國同時被削弱!"

"所以,天西行省戰場上,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矜君道:"賢弟莫要小看甯岐,此人手腕很高,冷酷統帥只是他扮演出來的面孔,此人政治手段黑,膽子大,無所不用其極."

沈浪道:"已經看出端倪了,薛氏家族的艦隊正在集結,動向不明,只怕目標便是我家怒潮城了."

薛氏出動海軍攻打怒潮城,奪下之後自己不要,交給吳王和隱元會.

好大的手筆啊.

矜君道:"還有一件事,祝檸要嫁給甯岐為正妻,祝紅屏要迎娶種師師."

沈浪一愕.

他一路奔波,這個秘聞他確實是第一次聽到.

這一天終于發生了.

祝弘主終于放棄了甯翼,徹底轉變立場支持甯岐.

這下子不得了了,祝氏,種氏,薛氏三家都支持甯岐.

文武歸一.

這甯岐的勢力,瞬間膨脹到遠超之前的太子甯翼.

矜君道:"我若沒有猜錯,隱元會和祝氏家族在炎京游說皇帝陛下.甯岐去了吳國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賢弟覺得他會去哪里?"

"炎京!"沈浪道.

"對,炎京!"矜君道:"一旦甯岐拿出關鍵性的籌碼,簽訂了關鍵性的密約,那炎京的皇帝陛下就會對他進行實質性的支持."

"在大炎帝國和隱元會的壓力下,吳王妥協,不再出兵南下."

"甯岐割讓天北行省六郡,並且讓薛氏家族艦隊攻下怒潮城,交給吳王,如此吳王也不算毫無所獲."

"而在南邊,祝戎表示,願意代表越國新朝堂勢力和我談判,割讓整個天南行省."

"若甯岐成功,北邊穩住了吳王,南邊穩住了我,那西邊會發生什麼?"

西邊戰場,危如累卵.

楚王有三十幾萬大軍,而種氏家族只有十二萬大軍.

楚王禦駕親征,士氣高漲.

所以這一戰,越國岌岌可危.

想要打贏這一戰,除非局面發生巨變.

比如……楚王暴斃!

矜君道:"此戰最大的受益者是誰?"

沈浪道:"皇帝陛下!"

矜君道:"賢弟英明,甯岐上位,越國失去了三分之一的領土,大大被削弱了.而且甯岐或許已經和大炎帝國簽訂了實質性的密約.所以這個時候,若楚國吞並了天西行省,那一下子就會成為南方霸主,這不符合皇帝陛下的利益."

"經過這一戰,滅掉南方兩個霸主,皇帝陛下真是好手段啊."沈浪道.

矜君道:"這麼大的利益下,很多規矩就可以打破了.比如當年我的父親,越王覺得收獲南甌國時機已經成熟,在如此巨大利益下,我父南歐國主就自然而然戰死沙場了."

沈浪道:"所以,楚王的暴斃,也成為了大概率事件!"

矜君點頭.

一旦楚王暴斃,局面崩潰,那自然是兵敗如山倒.

矜君道:"所以,接下來賢弟的一切動作都要快,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沈浪點頭.

甯岐大手筆棋局,已經開始運轉了.

吳王已經妥協.

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接下來三王子甯岐就會進入天西行省和楚王決戰.

楚王暴斃.

越國大獲全勝.

與此同時,甯岐還要和矜君達成協議,用割讓天南行省的代價,換取矜君停戰,並且借沙蠻族軍隊之手,徹底滅掉玄武侯爵府.

然後,薛氏家族的艦隊攻打怒潮城,徹底滅掉金氏家族和天道會總部.

果然是天大手筆啊.

從北邊吳國,到南邊矜君,到東邊的怒潮城,到西邊的楚王.

全部都有布局.

牛逼!

沒有看出來,你甯岐這般了不起啊.

不過最了不起的還是大炎帝國皇帝陛下,甯岐的布局完全符合了他的利益,這才得到他全面支持.

矜君道:"甯岐若登基之後,不會去打吳國,也不會去打楚國,因為這些國家的強弱皇帝陛下都有安排.他唯獨會來攻打我大南國,因為我是蠻夷之地,甯岐若打下大南國,算是大炎王朝的擴張."

"甯政是勵精圖治之主,但並非擴張之主,若他上位,我們兩國還可以互通有無."矜君道:"所以要進,就進得徹底.,要退也退得徹底,天南行省一個郡我都不要."

矜君真是把話說得又開又透.

"如今,賢弟破壞了甯岐的第一步棋."矜君道:"但是第二步你打不破,而且也沒有必要打破.但卻要提前中斷他的第三步棋."

"賢弟,如今在你我眼中,未來的局面已經非常清晰了."

"甯政殿下作為平南大將軍,擊退了大南國主力,立下了不世之功.但是三王子甯岐只身入吳國,說服吳王停戰,這是第一功.接下來他前往天西行省和楚王決戰,若這一戰獲勝,那便是第二功."

"在天下人眼中,是擊退大南國主力的功勞大?還是擊敗楚王三十幾萬大軍的功勞大?"矜君道:"當然是後者,甯岐手握兩個不世之功,若任由局勢發展,奪嫡之戰,甯政會輸."

沈浪道:"所以,我們有必要提前截胡?把擊敗楚國的功勞奪過來,至少奪過來一大半!"

矜君道:"賢弟,接下來甯岐會擊敗楚王三十幾萬大軍,甚至楚王戰死沙場.那麼還有什麼功勞能夠和殺楚王相提並論的呢?"

沈浪來到地圖面前,猛地一點楚國王都道:"攻打楚國王都."

頓時間,王後沙曼被驚呆了.

這兩個男人是瘋子嗎?

沈浪更加是瘋子中的瘋子.

之前你遠征幾千里攻打我南甌國都,之後又攻打大南國都,現在你又要打楚國王都?

楚國王都,那可是比越國天越城還要恢弘巨大.

不僅如此,它距離得太遠了.

不管是從天西行省過去,還是從羌國北上,至少需要幾千里才能到達楚國王都.

而這一路上,城池無數.

你軍隊還沒有到楚國王都,只怕已經陷入楚國軍民的汪洋大海了.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楚國王都此時也無比空虛,甚至比越國好不了多少.

畢竟楚王可是集結了三十幾萬大軍攻打天西行省,還有十幾萬大軍在北邊防禦梁國和新乾國.

楚國國都遠離羌國,越國,梁國,新乾國,可謂是高枕無憂,根本沒有必要駐守太多的軍隊.

但是想要完成遠征楚國王都,必須完成一個壯舉.

翻閱無人大雪山.

這又是幾千里的遠征,而且沒有路.

這座雪山橫在羌國和楚國之間,海拔超過六七千米.

全部都是無人區.

沒有生命的蹤跡.

千百年來,沒有一支軍隊能夠橫跨過這座雪山.

而且翻過了這座大雪山之後,又是幾十座延綿險惡的高山,再深入五百里,就能夠到達楚國王都.

所以,這一趟遠征幾乎像是在作死,簡直是在挑戰生命的極限.

可以這麼說,遠征楚國王都這一路征程,比遠征大南國都艱難了十倍.

若甯政能夠率領大軍奇襲楚國王都,這也足夠震驚天下.

這個功勞和斬殺楚王,也不相上下了.

這一場奪嫡之戰,也就算占了上風.

但是楚國王都再怎麼說也有幾萬守軍,沈浪手中能夠越過六七千米大雪山,能夠越過千里大山的,出其不意殺入楚國王都的軍隊,最多只有六千人.

就是第一涅槃軍和第二涅槃軍.

除了這兩支軍隊之外,沒有任何軍隊能夠完成這一遠征壯舉.

但是憑借著六千人的軍隊,想要攻打下楚國王都,數量還是有點太少了.

忽然沈浪道:"矜兄,你手中是不是有一支五千人的神射手?他們是沙蠻族武士的巔峰,不但擅長神射,而且擅長攀爬城牆,在高山之上,如履平地?"

沙曼王後一聽,不由得驚呆了.

沈浪,你得寸進尺啊.

我們不久之前還是敵人,你現在竟然打我大南國神射手的主意?

沈浪道:"聽說,矜兄的這支軍隊近戰也非常厲害?"

當然厲害,矜君手中這支王牌軍隊,神射強大,近戰也無敵,翻閱高山,攀爬城牆,無所不能,他們是矜君利用上古遺跡知識培養出來的第一支王牌,每一個人的體質都被改造過.

當然不是像沈浪那種改造血脈,而是用上古配方的秘制藥物,淬煉過筋骨.

一直到現在為止,矜君都沒有動用過這支軍隊.

沈浪道:"哥,"我想要雇傭他們."

矜君咧開嘴,久久不能說話.

賢弟,你……你這是不是太自來熟了?

你剛才喊我矜兄,現在有求于我,就喊我哥?

是不是太現實了點?

沈浪道:"矜兄,你缺錢嗎?"

矜君苦澀了點了點頭.

大南國太窮了.

之前在沙蠻族的時候可以不用錢,但是打下了南甌國之後,想要建設和發展,都需要大量的金錢.

現在大南國,連貨幣體系都建立不起來.矜君本來想要打下天越城後大肆劫掠一番,並且向甯岐訛詐一筆天文數字的金幣.

結果這一步被沈浪破壞了,劫掠不了了.

所以大南國的貨幣體系的建立,又要遙遙無期.

沈浪道:"我願意用五十萬金幣雇傭矜兄的這支神射手軍隊.另外,我還願意借一百五十萬金幣給你,當你建立起大南國的貨幣體系.你知道的,沒有貨幣體系,國家的建設就無從開始."

矜君當然深深知道這一點.

他找過西域商人,想要借貸一大筆錢.

結果對方的條件太獅子開口了.

他也找過大劫寺,對方一口答應支援一百五十萬金幣.

但條件是在大南國境內建造一百座大劫寺,這是要直接壟斷大南國的神/權.

所以,矜君又拒絕了,他願意和大劫寺進行有限的合作,但絕對不會被大劫寺所掌握.

"賢弟,你有那麼多錢嗎?"矜君問道.

看來,他對沈浪的敗家子很了解啊,知道他欠了天文數字的債務沒有換,手頭沒錢.

"我沒錢."沈浪道:"但是羌國有錢啊,阿魯娜娜女王手中有一筆天文數字的黃金,堆放在地下幾乎都要長毛了.我用甯政殿下的名義,將阿魯娜娜女王借五十萬金幣,支付向你雇傭軍隊的費用.另外我用私人擔保,讓阿魯娜娜女王借給大南國一百五十萬金幣."

兩百萬金幣.

是一筆天文數字的財富,足夠大南國建立貨幣體系了.

但矜君雄才大略,不會太把金錢放在眼里.

沈浪給出的與其說是金錢,不如說是兩個國家的友誼.

越國和羌國.

矜君道:"賢弟給我一刻鍾."

沈浪道:"行,這樣的大事,您是需要和嫂子商量一下."

沙曼王後白了沈浪一眼.

……………………

"夫君,你被沈浪帶偏了,此人完全是得寸進尺,你答應他徹底退出越國,已經是莫大的恩情了,他竟然想要索取得更多?"沙曼王後道.

矜君搖頭,並沒有做出解釋.

局面變化得太快了.

沒有想到甯岐如此厲害,布下了這般大局.

把大炎帝國和隱元會總部全部拉入了棋局之中.

矜君本想快人一步,直接滅掉越國都城,這樣三王子的大局還沒有開始就提前中止.

但是,這一步卻被沈浪阻止了.

那麼接下來,吳王退出戰局,已經注定.

若楚王再敗!

那他矜君就成為眾矢之的了.

可能會面臨整個越國的反撲.

所以,矜君索性退得干乾淨淨.

但沈浪的意思很明顯,想要將矜君也拉上新的棋局.

矜君看到的不是明天,也不是後天,而是更遙遠的未來.

若沈浪成功,甯政上位.

那矜君將徹底收獲兩個國家的友誼.

阿魯娜娜是一個直人,一旦獲得她的友誼,幾乎是一輩子的.

甯政此人,人品如金.

而且他在位幾十年,只有一個目標.

勵精圖治,解決越國隱患,大肆推行行政,抵禦大炎帝國的吞並.

可以想象,甯政若為王,絕對不會攻打大南國,這個友誼也能持久.

而矜君接下來幾十年內的目標就是發展壯大,也沒有擴張的沖動.

而甯岐若為王,一定會成為皇帝陛下的馬前卒.

而且他上位後需要威望,需要勝利.

矜君的大南國,就成為他最好的開戰對象.

為了皇帝陛下,把大炎王朝的光芒灑向蠻荒.

非常政/治/正確的一件事.

所以,甯政和甯岐之間該選擇誰?

根本不需要考慮.

當然,若甯政奪嫡失敗!

甯岐和矜君徹底敵對.

不過,矜君和沈浪私自簽訂停戰協定,本就已經和甯岐敵對了.

那現在關鍵性的問題是,這五千神射手軍隊借給沈浪,會不會有危險?

作為君主,矜君必須考慮這一點.

……………………

"賢弟,我的這支神射手軍隊雖然體質強悍,但抵禦嚴寒的能力可能不如你的涅槃軍,我擔心翻越大雪山的時候,會有大傷亡."矜君道.

沈浪伸手道:"酒."

大傻打開箱子,拿出了一瓶酒,晶瑩剔透,如同水一般.

"矜兄請喝."

矜君喝下去一口.

頓時被辣得滿臉通紅,脖子仿佛被割了一般.

然後渾身發熱.

這酒竟然如此之烈?

能夠不烈嗎?六十度的蒸餾白酒.

為何為了抵禦寒冷,里面還會放上人參和鹿血.

"矜兄的神射手軍隊體質遠超一般人,有了這烈酒,翻閱大雪山沒有問題."沈浪道.

矜君又道:"這次行軍,要帶大量的藥材,箭支,那糧食怎麼辦?一旦出了羌國,翻越大雪山,翻越群山,可幾乎都沒有任何補給,也無法打獵,不能讓軍隊餓著肚子行軍."

沈浪道:"壓縮餅干."

大傻拿出了一塊壓縮餅干,僅僅只有一小片.

僅僅吃下去一塊,就有了一點飽腹的感覺.

"這是壓縮餅干,熱量是普通米飯的四五倍左右,不難吃,作為軍糧,足夠了!"沈浪道.

沙曼王後好奇,掰開一小片放進嘴里.

咦,還真是蠻香蠻好吃的.

沈浪這個小白臉還真有本事,無所不能啊.

緊接著,矜君面色古怪道:"賢弟,你為何准備得如此齊全啊?而且還都帶來了,烈酒也有,壓縮餅干也有,仿佛就等著我問你?"

沙曼王後一愕,對啊.

剛才她還得意洋洋,沈浪你這麼聰明,但是雙方的交談還是我夫君占據了主動.

好像一切談話都是矜君主導的.

甚至包括甯政突襲越國王都.

沈浪只是接受了矜君的啟發這才恍然大悟的,所以還是我夫君聰明.

但沒有想到,沈浪烈酒也准備好了,壓縮餅干也准備好了.

你……你來之前就謀劃好了一切啊.

反而等著矜君主動提出來.

你這人,太狡猾了!

沈浪擺手道:"矜兄,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然後沈浪道:"如果您答應,這件事情我們就這麼辦了.第一涅槃軍已經回到羌國待命.阿魯娜娜女王的五萬大軍已經集結完畢,隨時可以攻打楚羌邊境,為我們的突襲楚國王都計劃做掩護."

矜君無奈.

好你個沈浪,心中早就已經打定主意了.

你這才是真正天大的手筆啊.

竟然讓羌國女王五萬大軍攻打楚國做掩護.

可以想象出,一旦甯政率領大軍遠征攻破楚王都的消息傳出之後.

天下何等震撼.

對三王子甯岐,又是何等打擊.

所以沈浪來雇傭他的軍隊,固然是需要這支軍隊.

但有沒有這支軍隊,沈浪都要進行這一場震驚天下的遠征.

矜君固然看到了兩步,三步之後的棋局.

沈浪也看到了.

沈浪向矜君借兵,歸根結底是要建立三國之盟.

未來抵禦楚國,吳國,甚至大炎帝國的吞並.

而且剛才沈浪說過了,沙蠻族內的上古遺跡一事,可能已經被祝氏家族看出了端倪.

既然攻破越國都城,三國直接大越的局面已經被沈浪破解.

那麼在甯政和甯岐之間,矜君必須做一個選擇了.

"行,一言為定!"

矜君朝著沈浪伸出手.

兩人伸手相握.

矜君忽然道:"賢弟,你可誰知道你的妻子金木蘭在哪里嗎?"

"在家啊."沈浪本能道,然後臉色猛地劇變道:"不會吧?她……她率領第二涅槃軍來攻打南甌都城了?"

頓時,沈浪毛骨悚然.

這件事情他是真不知道,他發現上古遺跡之後,直接從沙蠻族領地穿過來,進入南甌都城的,沒有進入越國境內.

木蘭寶貝啊?

你,你變得這麼膽大了?

你這麼想要為我分憂嗎?

頓時,沈浪幾乎嚇得冷汗爆出.

攻打南甌都城的方案,他早就否決了,肯定會落入矜君陷阱的啊.

所以,他也從來沒有和木蘭談起過.

沒有想到木蘭這麼瘋狂厲害.

"放心,她全身而退了."矜君道:"弟妹真是了得,讓人歎為觀止."

沙曼王後道:"沈浪,你配不上她."

沈浪道:"那我娘子此時在哪里?"

矜君道:"帶著第二涅槃軍朝著西邊去了,可能是想要和你彙合,也有可能是想要攻打我大南國都."

呃?!

我……我……

沈浪無聲.

寶貝,你,你還想要去打矜君的老巢?

"放心,我已經飛鴉傳書給沙飲國師了,他知道應該怎麼辦的."矜君道.

沈浪……

矜君道:"軍情如火,晚上我就讓沙曼率領五千神射手隨你一同出發."

沈浪道:"矜兄,你和楚國簽訂過秘密盟約嗎?"

矜君道:"口頭協定,三家分越,沒有紙面契約.楚王忌憚大炎帝國,不願意和我這個蠻夷公開走得太近."

沈浪道:"況且這五千神射手穿的都是我越國的裝備,就當做是第三涅槃軍的名義好了."

當天晚上!

沈浪,沙曼王後,率領五千神射手軍隊一路西去.

准備開啟更加史詩級的遠征.

…………………………

越國都城!

甯元憲真的老了,頭發也真的白了一小半.

整個人瘦了一圈,而且雙手的震顫,已經非常明顯.

亡國之危啊!

過去的這一個多月,噩耗傳來得如此密集.

簡直要讓人徹底崩潰.

天西戰場,岌岌可危.

天北戰場,危如累卵.

天南行省戰場,徹底淪陷.

蘇難大軍隨時可能兵臨城下,攻打天越都城.

所以甯元憲早就准備好了一切.

身邊時時刻刻都准備著一支劍.

只要蘇難大軍攻破了天越城,他立刻自刎.

絕對不願意看蘇難的得意嘴臉,也不願意看到沙蠻族大軍進城的那一幕.

君王死社稷.

卞妃也准備好了毒藥.

只要甯元憲一死,她也追隨而去.

甯元憲雙手抓著兩個核桃,依舊不能阻止震顫.

快了吧!

蘇難大軍已經發現陽戈城內城衛軍強大的秘密了.

黃金龍血的功效也已經消退了.

所以,陽戈城淪陷的消息很快就要傳來了吧.

他的兒子甯政,大概……也要戰死沙場了.

好兒子!

好兒子!

之前都怪我甯元憲太昏聵,有眼無珠.

有眼不識黃金.

現在就算想要彌補,也來不及了.

寡人的好兒子.

沈浪說過,六成把握.

如今大概要輸了.

不過沒什麼.

他也竭盡全力了.

第二涅槃軍直搗黃龍,偷襲南甌都城,何等驚人手筆?何等氣魄?

可惜矜君棋高一著,還是輸了.

沈浪,你這個破孩子,輸了就輸了,你出海去吧,過你精致逍遙的日子.

我甯元憲一直狂賭到今日.

就算輸了,大不了一死而已.

沒什麼的.

而就在此時!

黎恩公公飛奔而入.

甯元憲心中一顫.

噩耗終于要來了嗎?

黎恩公公進入,直接跪在甯元憲的腳下,蟬聲道:"陛下,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甯政殿下密報,蘇難大軍忽然停戰,沈浪公子應該已經大功告成,他贏了矜君!"

"天南行省戰場,要停戰了!"

"矜君應該要退兵了!"

"沈浪公子和禁軍的巔峰對決,贏了!"

這話一出.

甯元憲身體定格.

一下子徹底失聲.

上天啊?

到這個時候,你還眷顧我嗎?

沈浪這小子,竟……這麼神奇嗎?

………………

注:還在南京,今晚去堂哥家吃飯,回來寫第二更!依舊一萬五以上,兄弟們月票和支持不要停,叩首拜謝!

謝謝書友141216192128672,滕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68章:王者無敵!沈浪和矜君!    下篇:第370章:捷報天下震驚!遠征楚王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