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71章:浪爺世界之巔!楚王都顫栗!   
  
第371章:浪爺世界之巔!楚王都顫栗!

g,更新快,無彈窗,!

在阿魯岡做羌王的時候,幾乎每一年都在打仗.

打越國,打楚國,打沙蠻族,打西域諸國.

看誰不順眼就揍誰,幾乎完全靠劫掠為生.

和羌國這種國家接壤,完全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西域諸國,年年都被劫掠.又比如之前的越國,年年都被訛詐.

當時的沙蠻族還沒有統一,而且和羌國接壤的沙蠻族部落,地勢還算平坦,還相對適合騎兵的突襲,所以也經常受到羌國騎兵的襲擊騷擾.

只不過每一次羌國和沙蠻族之間的沖突和戰斗完全是為了慪氣.

純粹就是看不順眼.

要說劫掠?

抱歉,沙蠻族的部落比羌國還要窮.

而羌國劫掠楚國的時候也有,就是次數不多,因為地勢太惡劣,北上劫掠不太劃算.

楚國和羌國有近兩千里的邊境線,看上去簡直讓人絕望.

不過天可憐見嗎,這近兩千里邊境線基本上都是大雪山,唯有兩個隘口,可以從羌國北上,長驅直入楚國.

為了應付羌國瘋狂的偷襲騷擾,楚國花了幾十年時間在這兩個隘口構建了關城.

一個是平南關,一個是平西關.

這兩個城關加起來的守軍只有三萬人左右.

但絕對是真正的易守難攻.

攻打這種城關完全就是噩夢.

兩個城關都建在崇山峻嶺之間,城牆最高的地方超過三十米,最低的地方也有十五米.

如同虎踞龍盤一般,臥在兩個隘口上.

基本上只要有幾千守軍,就可以抵禦幾倍的敵軍.

這里的地勢太過于險惡了,大軍在這里完全施展不開,更別說騎兵了.

所以這兩個城關建起來之後,羌國對楚國的大規模突襲劫掠就算是停止了.

但小股的突襲還會有發生.

經常有小支的羌國武士翻過一些相對矮小的山川,進入楚國境內劫掠一番.

但每一次的收獲都不高,遠遠比不上劫掠西域諸國.

所以羌王阿魯岡之後十幾年內,基本上只專注于劫掠西域,訛詐越國.

而且當時楚國為了支持蘇難謀反自立,大規模地讓利,所以和羌國的關系也大大緩和.

算來楚國和羌國,已經十幾年沒有爆發過大型沖突了.

而這一次!

大戰再一次爆發.

羌國女王阿魯娜娜,率領五萬大軍攻打平南關.

氣勢洶洶,殺氣騰騰.

按說這種攻打注定徒勞無功.

羌國女王的五萬大軍雖然驚人,但這畢竟只是山谷之間的一個城關,地勢狹窄險要,一次性投放一萬軍隊都做不到.

但沒有想到,戰況竟然險象環生.

首先,阿魯娜娜女王有投石機,盡管只有十幾台.

毫無疑問,這些投石機都是越國支援的,甚至操縱投石機的就是越國的士兵.

而且還有幾十具攻城強弩.

最最厲害的,便是阿魯娜娜麾下沙蠻族雇傭軍.

因為矜君的號召,大部分的沙蠻族雇傭軍都返回大南國,去投靠矜君了.但還是有一小部分概念女王的恩德留下來,包括鷹揚在內.

他們最最擔心的就是羌國和矜君開戰.結果這可怕的事情沒有發生,阿魯娜娜率軍攻打楚國.

這個……可以有.

所以,沙蠻族雇傭軍彪悍的戰斗力再一次爆發.

如此險惡的城關,他們竟然猴子一般從兩邊山脈爬上去.

好幾次都給楚國的守軍帶來了可怕的傷亡.

楚國趕緊勒緊褲腰帶,拼命增兵.

務必要守住兩個城關.

而阿魯娜娜女王的大軍,依舊不知疲倦一般,每日都在瘋狂攻打兩座城關.

………………………………

阿魯娜娜女王的開戰.

使得原本就有些翻滾的局面更加沸騰了.

越國人大喜.

楚國人大罵.

所有人都知道,阿魯娜娜女王出兵肯定是因為沈浪,而沈浪是為了幫助甯政奪嫡.

矜君退兵了,吳王按兵不動,那和楚王的戰場就成為了兩個王子爭先表現的焦點.

"沈浪這個小白臉就那麼牛逼嗎?把阿魯娜娜女王日得這麼爽嗎?竟然讓她出動五萬大軍攻打楚國?"

"沈浪小白臉又有什麼本事,銀樣镴槍頭,可能是長得帥,會跪舔吧."

"瞧著架勢,完全是羌國女王在跪舔沈浪啊,長得帥就是了不起啊."

這等謠言根本連洗都洗不清楚了.

沒有人相信阿魯娜娜女王會真心愛上大傻,都覺得他是一個擋箭牌.

所有人都覺得阿魯娜娜和沈浪絕對有一腿.

天大的冤枉.

阿魯娜娜女王和大傻是真心相愛的.

而阿魯娜娜女王和沈浪之間?什麼關系!

阿魯娜娜無比相信沈浪,毫無保留地和他站在同一個立場上.

但是……

兩個人一旦見面的話,不超過半個時辰,阿魯娜娜就有種想揍死他的沖動.

還跟他有一腿?

拜托,我阿魯娜娜一百個看他不順眼好嗎?

…………………………

楚軍大營內.

"叛徒,全部都是叛徒!"

楚王暴怒.

混蛋矜君,混蛋吳啟.

說好了三家滅越.

結果呢?你們兩個人全部都跑了,就剩下我一人在打.

無恥之尤.

還有阿魯娜娜這個表子,之前不是答應得好好嗎?絕對不會對我楚國動武.

怎麼矜君一退兵,你就迫不及待攻打我平南關?

你這個女人為了討好沈浪這個奸/夫,還真舍得下血本啊.

楚王每天都能收到戰報.

阿魯娜娜攻打平南關根本就不是佯攻,而是拼了命的攻打.

每天戰況都無比激烈.

逼迫楚王一次又一次增兵.

"這個蠢女人,他難道不知道攻打平南關反而是在幫甯岐嗎?"

不過楚王雖然憤怒,但依舊雄心滿滿,慷慨激昂.

就算矜君退兵了那又如何?

就算吳王大軍止步不前又如何?

我楚國戰局依舊是一路高歌.

這話倒是半點不假.

這一個多月來,楚王戰局可以稱得上是從勝利走向勝利.

天西行省北部,已經被他拿下了四個郡,邊境直接向前推了三百里.

在半個多月前,楚國三十萬大軍更是對鎮西城進行了包圍.

鎮西城不但是種氏家族的老巢,更是天西行省真正的首府.

一旦拿下!

整個天西行省淪陷.

楚王大軍可以直接攻打到越國都城之下.

如今這個局面,想要徹底滅亡越國或許有困難.

但是割讓整個天西行省,確實十拿九穩.

鎮西城,可以說是越國第三大城,也可以說是第四大城.

論城市的堅固高大,它超過了天南行省首府.加上種氏家族上百年的經營,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天下堅城之一了.

不過論人口和富饒程度,它又不如天南城.

用了整整半個多月,楚王才完成對鎮西城的全面包圍.

這種包圍不僅僅是軍隊的包圍,還有防線,溝壑,臨時堡壘等等.

鎮西城的城牆周長超過四十里.

所以楚王構建的包圍戰場,面積超過上百平方公里.

從天上望下去.

真正的無邊無際,接天徹地.

密密麻麻到處都是軍營,到處都是堡壘,到處都是防線.

南甌國到處都是密林高山,很難找到大片的平地,幾十萬大軍根本就施展不開.

而天西行省,出了夾在中間的這座大山之外,其余幾乎是一馬平川,最適合打超大規模戰爭.

為了打這一仗,楚王幾乎傾盡所有.

這才是真正的傾國之戰.

那麼楚王向隱元會借貸了嗎?

沒有!

楚王貪婪而又吝嗇,根本不像甯元憲那麼敗家,國庫可比越國充裕多了.

"父王,經過近一個月的激戰,越國大軍傷亡超過四萬,我軍傷亡超過六萬."

楚王頷首,對這個數字表示滿意.

作為主攻的一方,傷亡比對方多出兩萬,這很正常,是一個非常健康的數字.

"經過三次增兵,如今我們在鎮西城戰場上的大軍依舊維持在三十二萬左右,而種堯守軍不足八萬,僅僅只有我們四分之一."

"我們依舊擁有大量的攻城器械,糧草充裕."

"只要卞逍大軍不南下,這一戰我們依舊有巨大勝算."

"哪怕雙方士氣上,我軍也依舊遠勝越軍!"

楚王提起一支大戰刀,來到地圖的面前.

這支戰刀足足有大幾十斤中,楚王每次都喜歡把玩,表示自己的武勇.

"聽說越王身體震顫更加明顯了,每天手中都拿著兩個核桃在把玩?"楚王笑道.

"是!甯元憲的身體每況愈下,甯岐咄咄逼人,或許用不了多久,這位奢靡無度的越王就要被架空了."

楚王冷笑道:"他是個精致人,每天把玩的不是玉石,就是文玩.哪里像是寡人,每日刀不離身."

"大王威武!"

"有大王在,此戰我楚國必勝!"

楚王目光落在地圖中間的鎮西城上.

原本他的時間很充裕的,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圍城,等到種堯大軍士氣最低落的時候再攻城,便可事半功倍.

但現在局面突變.

矜君退兵了,吳王止步不前.

那他楚王就有必要加速推進戰局.

在最短時間內滅掉鎮西城,大軍一直推到越國都城之下.

然後,再和甯岐開啟談判.

雖然不能畢其功于一役.

但依舊是恢弘大勝,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楚國成為南方霸主.

甯元憲和寡人比起來,還是相差得太遠了,此人完全是徒有虛表.

但是楚王心中又有一絲陰霾.

那個至高無上的大炎皇帝陛下,究竟想要做什麼?

竟然出面向吳王施加壓力,甯岐究竟向皇帝陛下承諾了什麼?

我楚王難道對皇帝陛下你還不夠尊敬嗎?

二十幾年前滅姜離,也有我一份功勞啊.關鍵時刻,我可是直接倒戈的.

當然這話楚王也是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此人太狡詐多變,所以姜離陛下很不喜歡他,和他非常疏遠,根本就沒有拉他進入陣營之內.

而楚王一邊暗中向大炎皇帝獻媚,一邊又拼命寫信向姜離表示自己的敬仰之心.意圖左右逢源,投機取巧.

而等到姜離陛下暴斃,大乾主帥叛變之後,楚王立刻翻臉,出兵幾十萬攻打大乾王國領土.

所以他一直認為,自己在滅姜離一事上是有功的.

但是在皇帝陛下心中,此人只是投機成功,硬生生奪走了十幾萬平方公里土地.

可是有點虎口奪食的味道.

"父王,我們何時攻城?恐遲則生變."楚國太子道:"最近炎京的風聲不太對!"

楚王冷笑道:"皇帝陛下不願意見到一個強大的越國,也不願意見到一個強大的楚國.但是我楚國和大炎帝國也不接壤,對皇帝陛下的威嚴我敬畏無比,但大炎帝國總不能派出大軍強行干涉吧."

楚國太子道:"眼前之被動局面,罪魁禍首都在于沈浪."

"這個孽畜!"楚王對沈浪幾乎恨之入骨.

上一次的邊境會獵,正是因為沈浪,楚王才蒙受奇恥大辱.

而這一次,矜君退兵停戰和沈浪也有直接關系.

阿魯娜娜攻打楚國平南關,更是沈浪在背後推波助瀾.

所以楚王真的恨不得將沈浪這個小白臉扒皮抽筋.

"這個孽畜真是損人不利己啊,他以為這等行徑是在幫甯政嗎?完全是在幫甯岐!若甯岐成功上位,他沈浪死無葬身之地,金氏家族也要亡族滅種."

旁邊的楚國禮部侍郎咬牙切齒道:"這等挑梁小丑,空有高明的手段,卻毫無戰略目光,若是他被甯岐弄死,臣願意一醉方休."

上一次邊境會獵,直接被打臉最狠的便是這位楚國的禮部侍郎了,當然還有更慘的鴻臚寺卿,關鍵部位受傷太重,直接被割了.

"暫時不理這個小孽畜,疥癩之患而已!攻打鎮西城,滅種堯,才是重中之重!"

楚王揮舞著幾十斤的戰刀,猛地斬在桌子上,喝道:"三日之後,正式攻打鎮西城,務必一戰定乾坤!"

"這一場傾國之戰,我楚國必勝!"

…………………………

這一場幾千里遠征,遠比想象中更加艱難.

尤其是針對沈浪而言.

簡直太難了.

六千多米海拔,一千多里的無人區.

哪怕現在地球,裝備齊全的情況下,也很難翻越這個級別的大雪山.

喜馬拉雅山脈平均海拔也就是六千多米而已.

整個大雪山完全沒有路.

所以這簡直是一場天上的行軍.

前無古人.

沈浪帶領的這一萬軍隊,走過的地方全部都是萬年積雪,沒有任何人走過的蹤跡.

甚至連飛鳥都沒有.

而其中最難的,就是沈浪.

海拔超過五千米後,他就開始高反了.

整個人的肌膚顯得酡紅色,腦袋仿佛要炸開了一般.

大傻背不行.

木蘭寶貝背著他,稍稍好過一些.

至少木蘭身上是香的,偶爾頭實在太疼的時候,他還可以舔一口.

只不過天氣實在太冷了,伸出舌頭要小心翼翼.

基本上都在零下二三十度左右,而且這里的紫外線尤其厲害.

但木蘭的身體確實神奇.

在這海拔六千米的大雪山上,她依舊如履平地.

可以說,若不是沈浪總是偷偷摸她,她完全可以輕盈如飛.

而且這麼冷的溫度,她的嬌軀依舊是溫熱的.

在南甌國那麼炎熱的地方,她的嬌軀冰涼涼.

在大雪山上,她的嬌軀溫暖暖.

太美妙了.

所以有一天,沈浪就算有高反,還是忍不住把木蘭吃了兩遍.

結果吃完之後,又鬼叫鬼叫的,號稱腦袋要裂開了,完全無法呼吸.

這個害人精,每一次親熱之後,木蘭都挖一個雪窩燒水洗澡.

見到木蘭這麼寵溺沈浪,沙曼王後有一天終于忍不住道:"木蘭妹子,不如把這個夫君打死,我再給你介紹一個?"

說真的,要是她的夫君跟沈浪一樣,早就被她打死一百次了.

木蘭嗔怒道:"我把你打死還差不多."

沙曼王後無奈,這個強大而又絕美的嬌娃木蘭絕對是中了迷魂術了.

這麼渣的一個夫君,竟然當成寶一樣.

……………………

這一日,大軍不得不暫停行軍.

因為下了大暴雪,寒風呼嘯.

風太大了,這個時候行軍人都會被吹走.

找到一個山坳背風之處,大軍在雪地上挖一個大窟窿,然後在里面紮營.

大傻興致勃勃站在狂風之中,莫名其妙地興奮.

這里的風景太美了.

好可惜我媳婦不在,我娃也不在.

他的體力幾乎是無限的,征求了沈浪和李千秋的同意之後,他在狂風呼嘯中攀登了周圍幾個最高的山脈.

然後開始咆哮.

沈浪真害怕他的聲音太響而引發雪崩了.

溫暖的睡袋之內,木蘭身上光溜溜.

"夫君,別鬧了,一會兒洗起來太麻煩了."

"放心,我不弄,我只是碰碰."

兩刻鍾後!

木蘭又一次無奈地穿上衣服,走到無人之處,挖一個雪窩燒水洗澡.

她回來之後,沈浪人渣躲在睡袋里面瑟瑟發抖.

木蘭走了之後,睡袋怎麼都暖和不起來.

而且嘿咻之後,缺氧更厲害了,頭更疼了.

我沈浪發誓,在大雪山上我再也不和木蘭做那種事情了.

這幾天內,我再睡木蘭一次,我就是狗.

……………………

一個時辰後.

汪汪汪汪!

睡袋里面傳來了奇怪的聲音,真是奇怪,這大雪山上還有誰會養狗啊?

次日!

大雪停了.

晴空萬里.

"太美了!"

沈浪也被這壯觀的景色迷倒了.

涅槃軍已經開始燒火做飯.

不,不算是做飯,只能算是燒水.

帶來的媒要小心翼翼地用,因為數量不多.

一天只能喝一次熱的.

燒的是辣椒雞湯.

每個人能夠分一小碗,就著壓縮餅干吃下去.

天道會從西邊弄來的超級辣椒,沈浪大規模種植後,這次帶來了上千斤干辣椒.

這辣椒雞湯一喝下去,整個人都仿佛要燒起來.

吃完干糧,喝完辣椒雞湯後,每個人再灌滿一壺.

走在路上的時候,覺得冷了,抿上一口.

美滋滋!

當然,這次行軍還帶了很多的烈酒.

但是沙蠻族人喝了這些烈酒之後,身體倒是熱了,但是步伐也亂了,還要耍酒瘋.

而且喝多了之後,身體會陷入麻木,感覺不到冷,但實際上很冷,甚至會被凍死.

但在辣椒雞湯內加入烈酒,效果就更顯著.

換成其他任何軍隊.

在路上早已經死光了.

但是這兩支涅槃軍和沙蠻族神射手軍隊,硬是靠著辣椒水,烈酒,高熱量的軍糧,每天行軍超過一百五十里.

有傷亡嗎?

有!

幾十個沙蠻族的武士,太過于大意了,腳上的靴子磨破了也沒有在意.

結果兩只腳都被凍壞了.

等沈浪發現的時候,已經徹底烏黑壞死,必須截斷.

截肢後,他們就……都死了.

之後,大軍每天都要檢查靴子幾遍.

而造成最大傷亡便是暴雪狂風.

曾經一夜之間,失蹤了三百多人.

等到再一次發現他們的時候,已經徹底凍死了.

但這支軍隊的勇敢和士氣,天下罕有.

哪怕面對這樣的傷亡和危險,依舊沒有人退縮.

涅槃軍甚至比地面上更加開朗了一些,非常沉迷這里的景色.這種致命的危險對于他們來說,更像是一種上天的考驗.

行軍在這世界之巔,好像讓他們常年壓抑的性情變得開朗了.

有種天高云闊的感覺.

而沙蠻族的神射手軍隊,每天都在高呼,都在狂吼.

因為他們內心充滿了原始部落男人的浪漫.

要征服整個世界.

每一次攀登上一座高峰的時候,他們就會跪下來向神靈祈禱.

然後在這片雪山的峰頂上畫下圖騰.

當然僅僅半個時辰後,這個圖騰就會消失,要麼被風刮掉,要麼被雪覆蓋掉.

蘭一嘴賤問他們,明知道這個印記會消散,為何還要畫呢?

結果那個沙蠻族神射手反問道,你睡了一個女人,在她體內留了什麼東西,她洗掉之後,難道體內就沒有你的印記了嗎?

說得好有道理,讓人無言以對.

可惜蘭一是個處/男.

他忍不住問了一下,你睡過女人嗎?

那個沙蠻族神射手豎起一根手指.

"一個?"

"一百!"

頓時,蘭一妒忌得幾乎要吐血,有種想要更換國/籍的沖動.

早知道如此,當時蘭瘋子大哥應該帶著我們去沙蠻族的.

那樣,我蘭一或許都已經娶了十幾個女人,小孩子都滿地跑了.

……………………

大軍不怕遠征難.

千山萬水只等閑.

整整八天後!

沈浪率領的一萬大軍,終于走完了千里大雪山.

原本一萬零七百軍隊,此刻還剩下九千五.

一千二百人,長眠在雪山中.

有些尸體能夠找到,有些則找不到.

當走完最後一座大雪山.

視野之內,不再是皚皚白色.

終于離開大雪山了.

這段天堂和地獄一般的雪山之旅,終于結束了.

每一個人都喜極而泣.

太不容易了.

很多人的眼球都在紅腫出血.

白雪皚皚,反光刺眼,幾天幾夜一直看著這雪山,眼睛都有一種要被刺瞎的感覺.

沈浪已經給每一個人都准備了墨鏡.

但是在行軍之中,很多人的裝備行李甚至墨鏡都大風吹掉了.

一不小心摔個跤,身上的東西也都不見了.

所以,到後面墨鏡缺了一千多只,不得不輪流佩戴,使得部分士兵的眼睛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

離開大雪山後!

沈浪和九千多大軍,朝著巍峨的雪山鞠躬行禮.

大自然太讓人敬畏了.

大雪山,我們不敢說我們征服了你.

我們只是看到了你,經過了你!

甚至沈浪都有一種劫後余生的感覺.

不敢置信,我們竟然真的創造了奇跡.

竟然真的翻越了這世界之巔大雪山.

"我太了不起了,這段偉大的曆史,一定要給我們的孩子講下去,他們的父親翻閱了千里大雪山,走過世界之巔."沈浪激動顫抖道.

旁邊的沙曼王後道:"沈浪,你能要點臉嗎?你走過一天路嗎?"

沈浪抱著木蘭的玉頸,在她絕美的臉蛋上輕咬了一口.

"我娘子背著我走過大雪山,和我自己走過,又有什麼區別呢?"沈浪滿不在乎道:"在說我創造的奇跡又何止這一項,難道還要一樣一樣說給你聽嗎?"

比如,浪爺曾經在海拔七千米高的時候和木蘭嘿咻.

這麼偉大的事情,我驕傲了嗎?

當然事後木蘭幾乎要給他做人工呼吸來著,但……那也是深吻啊.

還有,我在七千米海拔雪山上扮狗叫,我驕傲了嗎?

…………………………

翻越過千里大雪山之後,又是上千里的崇山峻嶺,依舊是無人區.

但是比起大雪山的艱難,這崇山峻嶺如履平地一般.

大軍的傷亡也微乎其微,每日行軍的速度超過了一百八十里.

五天之後!

大軍走出了大山!

從山上回到了地面.

終于看到了郁郁蔥蔥的植被.

終于看到了城鎮和村落.

此地,距離楚王都僅僅只有三百多百里了.

沈浪率領的這九千五百大軍,繞開了城池,繞開了村落.

直接朝著楚王都進發.

這里是楚國的腹心之地,背靠著茫茫大山,完全稱得上是高枕無憂.

而且此地距離天西行省戰場超過了三千里,完全沒有戰場緊張氣氛.

反而是充滿了亢奮.

每一個村落和城池都貼滿了楚王詔書.

每一天都有人再宣讀前方戰場勝利的消息.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這一戰他們必勝無疑.

很快楚王陛下就能打下整個天西行省.

楚國很快就會成為南方霸主.

屆時,整個楚國將普天同慶.

不過,有歡樂,就有血淚.

楚王發動如此巨大規模的傾國之戰,需要天文數字的物資和軍費.

所以楚國民眾的稅負也一定會提高.

幾乎每一個城鎮,都有官吏差役在收稅.

每一個城鎮都在征集壯丁做勞役.

每一條官道上,都有源源不斷的糧草隊伍,送往前線.

這些民夫身上又鞭痕,目中有淚水,伴隨著押送官兵的喝罵和斥責,手中的鞭子不斷抽落.

這算是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嗎?

相較而言,甯元憲雖然敗家,但對百姓卻沒有那麼苛待,之前發動了幾十萬民夫運送糧草,也都是發放了俸祿和糧食,盡管也非常微薄,但至少沒有讓這些民夫白干.

……………………

半日之後!

沈浪的大軍被楚國斥候發現.

于是,索性再也沒有掩飾行蹤,大軍全速朝著楚國王都行進.

頓時間!

整個楚國王都周圍城郡官員徹底震撼.

什麼?

竟然發現了一支越國的軍隊?

足足萬人?

而且還是從南邊來的?

這……這怎麼可能?

那可是隔著千里大雪山,又隔著幾百里崇山峻嶺.,

他們是飛過來的嗎?

一定是看花眼了.

一定是出錯了.

說不定是什麼盜匪,假扮成為越國軍隊的樣子.

又或者是民夫造反了?

接下來,楚國不斷派來小股的斥候刺探.

所有的消息彙總.

楚國王都留守的官員不得不相信一個事實.

越國軍隊竟然真的打過來了.

楚國王後震驚,留守的樞密使震驚,尚書台顫栗.

然後,立刻派人用最快速度去稟報楚王.

並且下令周圍所有的城郡,集結所有大軍,保衛楚王都!

兵貴神速!

被發現了行蹤之後,沈浪麾下的九千五百大軍,日夜兼程,不眠不休.

僅僅一日一夜.

行軍二百多里.

到達了楚國王都之下.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依舊一萬五以上!月底了兄弟們還有月票嗎?拜求支持,給您拜了!

謝謝花兒陶醉,冷指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70章:捷報天下震驚!遠征楚王都!    下篇:第372章:楚王都淪陷!大獲全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