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76章:地獄掙紮的甯岐!大戰結束(新盟主輕煙五侯賀)   
  
第376章:地獄掙紮的甯岐!大戰結束(新盟主輕煙五侯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輕煙五侯成為本書新盟主)

我日!

看到楚王倒下的瞬間,甯岐只感覺到頭皮一麻.

我……我這才拉弓啊.

你怎麼就倒下了?

然後!

他的手一松,直接射了出去.

"嗖……"

這支箭足足有兩尺半.

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朝著楚王的跟中軍高台落下.

"砰!"

然後,在楚王的頭頂上方猛地炸開.

整整三百米的距離,甯岐的箭竟然射到了,而且還射得這麼准.

這等神射術,完全可以震驚天下.

一切都如此的完美.

包括甯岐射箭的姿勢,帥到了極點.

可惜……

就是晚了一會兒.

他還沒有射,楚王就死了.

如果沈浪在場的話一定會高呼,朱時茂大神附體.

而且這一刻,是真正的萬眾矚目.

超過十萬人看到了這一幕.

這……這是咋回事?

越國的三王子甯岐,竟然這麼厲害嗎?

又或者,另有陰謀?

我們的大王被謀殺了?

但是……

甯岐對天發誓,剛才那一箭他真的是手滑了.

見到楚王倒下的一刹那,他的腦子幾乎一片空白.

心中還沒有決定這一箭射還是不射,結果就射出去了.

差一點點,他就成功了.

這,這又是沈浪的陰謀?

這厮竟然如此厲害嗎?

前功盡棄,功虧一簣不說.

關鍵是接下來的局面?應該怎麼辦?

而且楚王臨死的時候還高呼了一句什麼?

浮屠山謀殺他?

甯岐勾結浮屠山謀殺他?

暗殺君王行不行?

也行,也不行!

你要說不行,大乾帝主姜離就是忽然暴斃的,而且死得不明不白.

大炎帝國的官方解釋是姜離為了提升自己的血脈,瘋狂地利用了上古邪術,所以才暴斃而亡.

但是誰都知道,姜離之死完全和大炎帝國皇帝脫不了干系.

某種程度上,姜離也應該是死于謀殺.

但你要說行?那其實也是不行的.

因為大家上頭還有一個大炎帝國,是要講規矩的.

越國和楚國都是大炎帝國下面的諸侯國,從某種程度上大家都是兄弟國家.

楚王和越王是兄弟,就算互相再看對方不順眼,遇到大喜事的時候,都要派人去參加的.

越王太後壽誕,楚王派太子來了.

楚王太後壽誕,甯元憲派甯岐去了.

矛盾歸矛盾,打仗歸打仗.

你這樣搞暗殺怎麼行?

今天你能暗殺楚王,那明日是不是就要暗殺吳王,後天是不是就要暗殺晉王了?

這就如同現代地球,在聯合國的框架下,俄luo斯和烏ke蘭干仗可以,但如果俄luo斯派人去暗殺烏ke蘭總統,那一定會受到制裁.

總之,規矩和話語權都在大炎帝國.

戰國的時候,無數刺客刺殺秦王嬴政,有楚國的,有燕國的.

看上去暗殺又仿佛很正常,而且還被視之為英雄.

但是再往前幾百年.

周天子還算比較強勢的時候,若有人暗殺其他諸侯國的君主,又是一件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事情.

在大炎帝國的絕對強權之下,下面諸侯國謀殺君王之事是絕對不行的.

………………

中軍高台之上.

楚國七王子楚衽也完全驚呆了.

他,他完全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啊.

他以為僅僅只是揭露陰謀而已,沒有想到父王竟然真的倒下了.

而楚王身邊的宗師也驚呆了.

他不是太監,而是楚國王族的武道教師,李玄奇.

被冊封為太子太師.

他第一時間抓住大太監顏良,然後直接拆掉了顏良的下巴骨,又將對方雙臂骨頭拆下,直接脫臼,免得他自殺.

所有的楚軍也呆了.

楚國太子更是驚駭欲絕.

說句良心話,他對這個父王感覺很複雜的.

絕對有仰慕,也有崇拜.

但是他擔任太子已經二十年了,當然想要做一做國君的癮.

楚王多疑而又貪權,所以這二十年來楚太子絕對的乖巧,甚至在父王面前屢屢隱藏鋒芒,甚至有些時候故意犯錯,讓楚王有教訓他的機會,其實很多事情他心中清楚得很.

所以,這個太子也算做的憋屈.

在內心深處他也曾經幻想過,有朝一日楚王不在了,他登基為王.

但那只是一瞬間的念頭.

而且絕對不是在這里.

這可是大決戰的戰場啊,父王一旦倒下,誰還能管住這些大將?

楚太子雖然執掌了樞密院五六年了,但也只是楚王的傳聲筒而已.

在楚王的壓制下,太子威嚴不足.

但電光石火之間,楚太子一聲高呼.

"父王,父王……"

他猛地朝著中軍高台沖了過來.

然後抱住了楚王的尸體,嚎啕大哭.

接著他暗力,猛地扯裂了眼眶.

兩道血淚流下.

"父王,父王,我的父王啊……"

"嘔,嘔……"

片刻之後,楚太子又連著嘔出了幾口鮮血.

然後,他抱著楚王的尸體猛地站起,用盡所有的力量嘶聲吼道:"越國卑鄙,甯岐卑鄙,竟然謀殺我父王.戰場上打不過,就來暗殺嗎?"

"諸位楚國的將士,我們的大王被越國人謀殺了.我們應該怎麼做?"

"為大王報仇雪恨,將越軍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楚國太子大吼.

他的武功也很強,聲音幾乎穿出了幾里之外.

但是……

這里的戰場延綿十幾里都不止.

無數楚國大軍,根本聽不見他在說什麼.

但可以猜出,可以看出.

"報仇雪恨,報仇雪恨……"

"將越國人,斬盡殺絕!"

周圍幾十名大將,振臂高呼.

這就是哀兵必勝嗎?

然後,楚國太子直接沖下高台,就要率軍朝著甯岐殺去.

為父王報仇雪恨,不能光說不做.

這個時候,就是他樹立威望的最好時刻.

只要他擊殺了甯岐,便可收獲全場人心.

"殺,殺,殺……"

楚國太子帶著三千多騎兵,帶著屠大,屠二,朝著三王子甯岐殺了過去.

面對這楚太子殺來.

頓時甯岐陷入了艱難的抉擇.

他應該怎麼辦?

轉身而逃?

不行,那便是威嚴掃地了.

迎面而戰?

可是,楚太子足足有三千多騎兵啊.

他剛才沖得太猛了,他的騎兵還在身後上千米處,正在和楚國的騎兵厮殺呢.

但是留給他思考的時間,不多了!

要麼戰,要麼跑.

甯岐也真是牛逼,幾乎瞬間就有了決定!

他在戰場上,找到了一匹駿馬,直接翻身而上.

然後,再一次拿起了威嚴之弓,猛地朝楚太子射去.

"嗖!"

箭如閃電.

但是……

沒能命中楚國太子.

因為,無數的盾牌為他擋住了.

但甯岐的箭真是厲害.

射中一面盾牌後,直接將盾牌和持盾的武士射飛了出去.

甯岐連珠箭爆射.

每一支箭都有驚人的威力.

甚至直接貫穿了幾人.

但依舊沒能射中楚太子.

最後一箭射出的時候.

"砰……"

弓弦直接崩斷了,直接在甯岐臉上撕開了一個傷口,鮮血如柱.

甯岐望著瘋狂沖來的楚國太子.

他大口地喘氣.

接下來,又如何?

轉身而逃?名聲掃地!

迎面而戰?九死一生!

猛地一咬牙,甯岐再一次拔出大劍,朝著楚國太子的兩三千騎兵沖殺而去.

至少這一幕,是非常震撼的.

甯岐僅僅一人一騎,沖殺向楚太子的兩三千騎兵.

藍暴一愕.

然後,他猛地舉起巨型狼牙棒,跟著沖了上去.

"三王子,等等我!"藍暴高呼.

鎮西城上的種堯眼眶有些發熱.

甯岐果然沒有讓他失望,他雖然也注重陰謀,但關鍵時刻不缺血氣和武勇.

這個關鍵時刻,若甯岐表現出一點點怯戰和退縮.

那戰局就完了!

兵敗如山倒.

至少這一兩個時辰內,楚國哀兵士氣高漲.

而且楚太子表現完美,暫時性穩住了所有的局面,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而甯岐的這悲壯一幕.

也給了鎮西城上的守軍巨大士氣.

刹那間.

戰場上的氣勢,仿佛再一次有了轉移.

楚王死了之後,現在仿佛變成了甯岐和楚國太子之間的巔峰對決.

"殺!"

"殺!"

甯岐和藍暴二人,猛地沖入了楚太子的騎兵大軍之中.

瞬間,這兩人被淹沒了!

甯岐揮動大劍,瘋狂斬殺.

很快,他的戰馬就被刺死了.

甯岐下馬步戰,和藍暴二人背對背,對戰千人.

他的武功實在是驚人.

短短片刻.

他的周圍就堆了無數的尸體.

被他殺的人,還有全尸.

被藍暴殺的人,全部粉身碎骨.

但,論戰果.

竟然是甯岐更多.

楚國太子麾下的騎兵,前仆後繼地朝著甯岐沖殺而去.

短短片刻之後.

甯岐渾身浴血,完全看不出了原本的顏色.

整個人,仿佛一個殺神一般.

楚國太子完全驚呆了.

這甯岐,竟然如此之厲害嗎?

無數人正盯著他呢.

他身邊足足有兩千多人,而甯岐身邊只有藍暴一人.

若他還不敢殺上去,那還有什麼資格繼承楚國王位?

"殺了甯岐,為父王報仇!"

楚國太子帶著屠大,屠二兩人,瘋狂地朝著甯岐殺去.

他的父王死于敵人卑鄙的暗殺,作為太子他要親手為父王報仇.

這樣繼承王位才名正言順.

這一刻.

周圍的楚國騎兵頓覺得熱血沸騰.

太子殿下威武.

大王雖然倒下了,但我楚國絕對不會後繼無人.

轉眼之間,楚王太子直接沖到了甯岐面前.

五個人的決戰.

屠大,屠二對戰藍暴.

楚國太子對戰甯岐.

他雖然勇猛,但武功和甯岐相比,還是有差距.

漸漸落入了下風.

身邊的高手見之,趕緊上前保護太子.

楚太子表現出自己毫不畏死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和甯岐單打獨斗.

甯岐再一次陷入了苦戰.

一個人,被十幾個高手包圍.

"殺,殺,殺!"

他整個人完全殺紅了眼睛.

"噗刺!"

後背中了一劍.

"啊……"

甯岐沒有轉身,朝著後背猛地斬去.

頓時,那個楚國高手連人帶馬,活生生被劈成了兩半.

此時的甯岐!

心中別無他物.

就是戰斗和死亡!

還有無限的不甘.

太子瞧不起甯元憲,甯岐心中也不大瞧得起.

但……甯岐對甯元憲的感情更加複雜.

他對甯元憲這種浮華奢靡非常看不慣,但是又對他關鍵時刻的冒險精神頗有敬佩.

而且,甯元憲雖然對很多人無情,刻薄寡恩,但對甯翼,對他甯岐的疼愛是真的.

拋開這一切.

甯岐覺得,自己遠比父親甯元憲更合適做一個君王.

父王為何不選擇自己?

之前是甯翼,他有太子名位,有祝氏的支持.

但是甯翼完蛋了之後,父王為何選中甯政,而不是他甯岐?

我做錯了嗎?

我和隱元會有密約,我和祝氏有密約,我和大炎帝國有密約.

但這一切,我都是為了拯救越國.

你覺得我賣國?

但若不妥協,越國就亡了.

甯岐不怕死.

只要保住了越國,今日失去的土地,明日我都能拿回來.

我錯了嗎?

難道一定要向甯政那樣,徹底慷慨赴死才算得上是勇敢?

這種勇敢我也有!

我甯岐也有!

頓時間,甯岐背後又中了一劍.

"嗷……"

他猛地一聲怒吼,如同猛獸一般,朝著那個偷襲之人撲去.

那名楚國高手,連人帶馬直接被甯岐撲倒在地.

"噗刺!"

甯岐一劍刺下,將那人和戰馬一起刺死.

頓時間,包圍他的十幾名楚國高手,被他殺了一大半.

"死,死,死!"

狀似瘋狂的甯岐,再一次凶猛地朝著楚太子沖殺而去.

楚國太子身邊的百名騎士,竟然有點被甯岐的殺氣駭到了.

楚國太子見之,再一次勇猛地沖上來,和甯岐厮殺在一起.

關鍵時刻,他絕對不能表現出一點點怯戰.

果然,太子的武勇,再一次激得周圍人血脈沸騰.

然後,周圍武士再一次沖殺上來,包圍甯岐.

"三殿下,我要不行了,我打不過這兩人,我要被殺了……"旁邊的藍暴大吼.

屠大,屠二也是姜離的血脈余孽,而且是孿生兄弟,雖然有些傻,但是在戰場上的配合完全是毫無破綻,當時大傻一開始都打不過他們,落入了下風.

藍暴自然也打不過.

很快就被兩兄弟的錘子砸中了好幾下.

鮮血狂噴.

"三殿下,我要被殺了,不能保護你了!"藍暴高呼.

甯岐大吼:"一起死,一起死!"

"那你就死吧……"一道冷峻的聲音響起.

楚國大宗師,太子的老師李玄奇猛地沖殺了過來.

一人一劍,直接殺向了甯岐,助攻楚太子!

他准備先廢掉甯岐,然後讓太子親自斬下甯岐的頭顱.

這樣一來,這一戰就算是贏了.

楚太子也就算是徹底立威了.

三王子甯岐目光一晃.

大宗師級強者,我能退嗎?

不,都到這個時候了.

退不退都無所謂了.

父王,我若戰死在這里,你心中是否會有些後悔?

然後甯岐再一次高呼,舉劍朝著楚國大宗師李玄奇殺去.

這一次,是真正的自殺性沖鋒了.

然而……

他沒有死!

忽然,一道身影快如奔馬,沖到他的面前,擋住了李玄奇致命的一劍.

"李玄奇宗師,幸會幸會!"

此人便是越國武安伯薛徹,沈浪仇人名單上最後一個大人物.

此時他的身後,帶著幾百名南海劍派高手殺至.

這薛徹的武功果然深不可測.

如同書生的他,武功竟然走的是剛猛路線,直接和楚國大宗師李玄奇厮殺在一起,不相上下!

"三王子,我來助你!"

一聲高呼!

越國另外一名猛將張召殺了過來.

此人也真是勇猛.

當時在南毆國戰場,越國二十萬對戰沙蠻族四萬,眼看就要戰局奔潰了,就是張召在關鍵時刻帶領騎兵殺出,扭轉了戰場的局勢.

此人不會做人,一直升不上去,但是在戰場上卻是勇冠三軍.

剛才甯岐只顧著表演驚天大戲,要射殺楚王,帶著藍暴直接殺了出來.

後面的騎兵大戰,就全部交給張召.

一萬騎兵,對戰楚國的一萬三,張召竟是贏了.

此時帶著最後的兩三千騎兵,猛地殺了過來!

戰場上的局面,陷入了焦灼之中!

楚國中軍原本是為了守衛楚王的,現在楚王已死,他們也就不用守護中軍高台了.

剩下一萬多人,又勇猛地殺了過來.

這不過這一萬多人都是步兵.

整個大戰並沒有因為楚王的死而結束,反而更加猛烈.

因為楚太子和甯岐兩位少君都表現得太優秀了,使得雙方的軍隊都沒有崩潰.

那邊,攻城戰依舊如火如荼.

種堯率領種氏家族的軍隊,繼續瘋狂厮殺.

這邊甯岐和楚太子的戰斗,更加凶殘激烈.

楚王子身邊的三千騎兵,如今剩下一千左右.

但是後面又有一萬多步軍支援上來.

反而甯岐身邊,僅僅只有三千多人.

三千多人,對戰楚國一萬六千人.

而且在這種複雜焦灼的戰場上,騎兵的沖勢已經沒有了,只有居高臨下的優勢.

短暫的焦灼之後.

甯岐的軍隊很快落入下風.

戰場陷入了更加複雜的局面.

藍暴和屠大,屠二,落入了絕對的下風.

薛徹和楚國大宗師李玄奇不相上下.

甯岐率領著幾百名南海劍派高手對戰楚太子親衛,又占據了上風.

但是在外面戰場,張召的三千騎兵面對楚國的一萬多大軍,又落入下風.

包圍和被包圍,上風和下風,犬牙交錯.

但是甯岐知道,若局面不突破的話,這一戰他還是要輸.

等張召率領的騎兵死完了之後,他就要輸了!

想要扭轉局面,必須利用小范圍戰局上的優勢.

或者說,只有一個法子.

抓住楚太子!

甯岐微微閉上眼睛,僅僅只有不到半秒鍾.

列祖列宗在上,請助我一臂之力.

然後,甯岐猛地睜開雙眼.

再一次化身成為戰場猛獸,朝著楚太子瘋狂沖殺而去.

他身後的南海劍派弟子,跟著他一並殺了過去.

楚太子心驚!

他雖然有一萬多大軍,占了絕對的優勢.

但是……

在眼前這個小區域,他是落入下風的.

怎麼辦?

跑?

不行,不能跑!

甯岐孤身一人陷入重圍的時候都沒有跑,他身邊還有一千多騎兵,為什麼要跑?

一旦跑了,引發局面的潰敗,他顏面何存?威嚴何在?

于是,楚太子再一次勇猛無比,率領身後的一千親衛,朝著甯岐殺了過來.

甯岐的幾百人,和楚王子的一千多人,再一次厮殺在一起!

刹那間,戰場之上仿佛就只有這兩個人.

楚王子之前一直被楚王壓制,雖然貴為太子,但並沒有多少威嚴.

壓抑了二十年的心,只為了向整個楚國證明自己.

甯岐也是如此.

之前被甯翼壓制,現在甯政又成為了他的競爭對手,因為和大炎帝國的密約,使得他背負著賣國之名.

我也不甘!

兩個少君,再一次瘋狂厮殺在一起.

曾幾何時?

兩個人還把酒言歡過.

兩國的關系不好,但是楚國每次有大事的時候,越國還是要派人前往.

比如楚王壽誕,比如楚國太子大婚.

越國太子甯翼不去,那就只有甯岐去.

在七年前的楚國王都.

楚太子親自招待的甯岐,兩個人都愛武,就在月下比武.

沒有任何人見證.

那一戰!

楚太子贏了.

但……是甯岐故意讓的.

而且當日之甯岐,不如今日之甯岐強大.

大戰上百回合之後!

兩個人身邊的武士都越來越少.

兩個人都狀似瘋狂,披頭散發,渾身浴血.

原本甯岐早就獲勝了,但他身上受傷多處鮮血如柱,而且已經厮殺了一個多時辰了.

而楚太子戰斗力還屬于巔峰狀態.

所以,一開始兩個人幾乎不相上下.

但是漸漸地……

甯岐腳下一陣踉蹌.

當……

某一招,甯岐手中大劍忽然猛地斷裂.

"噗刺……"

楚太子猛地一劍刺入甯岐胸口.

他心中不由得大喜.

終于贏了!

他終于贏了.

然而下一秒鍾!

他胸口也一陣劇痛.

只見到甯岐的斷劍之中,猛地彈出來一支細劍.

然後,胸前傷口從劇痛變成了麻痹.

整個人,踉蹌跪地.

甯岐拔出細劍,一把抓住楚太子的頭發,橫劍在他的脖子之上.

"楚太子被俘了!"

"楚太子被俘了!"

楚國太子高呼:"楚國將士不要管我,將越軍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然後,他脖子朝著甯岐的利劍猛地撞去.

頓時,他的脖子鮮血如柱.

楚王子倒下.

那麼,他死了嗎?

沒有!

他去撞甯岐的劍是真的,但不是用大動脈去撞,而是用後頸.

他是真的這麼勇敢嗎?

是,不完全是!

這句話,他必須喊.

這樣才能表現出他的斗志.

這一撞,看上去仿佛是尋死.

但他也必須這樣做.

一個被俘的太子,是沒有希望繼承王位的.

但是……

一個甯可自殺也不願意被俘的太子,是能夠受到所有人愛戴,就算被俘了也依舊不失人心.

所以在關鍵時刻.

楚太子戰勝了內心的恐懼,當作做出了撞劍自殺之舉.

刹那間.

他的脖子鮮血狂湧而出.

觸目驚心.

甯岐將楚太子高高舉起,大吼道:"楚國的將士,你們的太子殿下生命垂危,本著道義,我應該立刻救治他,你們難道要看著你們的太子死嗎?"

"退後,退後!"甯岐高呼.

楚軍熱淚盈眶.

上天為何要如此?

大王剛剛暴斃,眾人震撼欲絕.

但是太子挺身而出,勇猛無比,穩住了戰局.

而現在,太子竟然也要死嗎?

太子若死.

我楚國還能指望誰?

不得不說,剛才楚太子的表現,確實收獲了所有楚軍的人心.

他不是投降被俘.

而是受傷被俘,而且甯可撞劍自殺,也不願意成為俘虜.

有這樣的太子,夫複何求?

甯岐再一次高呼:"我必須立刻救治楚國太子,你們退去,退去!難道要看楚太子死嗎?"

太子太師,楚國大宗師李玄奇眼眶欲裂.

他和薛徹依舊沒有分出勝負.

見到生死未卜的太子.

現在楚國進入了最危險的局面.

國都被沈浪占領,楚王暴斃,太子又生死未卜.

眼前這一戰已經不是最關鍵的了.

保住太子,才是關鍵.

"停戰,停戰!"

"後撤,後撤!"

太子太師李玄奇率領大軍後撤.

"甯岐,我太子殿下若死,我楚國就算戰死最後一個人,也要滅你越國!"李玄奇高呼.

甯岐大吼道:"楚太子若死,我甯岐陪葬!"

"停戰,停戰!"

太子太師李玄奇高呼.

楚王死了,太子生死未卜.

整個楚軍中地位最高的,便是這位李玄奇了.

他手中其實沒有多少兵權,但是資格老,爵位高.

聽到他的命令之後.

中軍將台上的幾名將領對視一眼.

然後,下令.

鳴金收兵,鳴金收兵!

鉦聲響起.

近二十萬楚國大軍,潮水一般褪去.

甯岐雙腿發軟,眼前一陣陣昏眩.

終于結束了.

這噩夢一般的大戰終于結束了.

他終于支撐到了最後.

雖然,接下來迎接他的還有煉獄一般的政治考驗.

但至少今天這一戰,他撐住了.

鎮西城沒有淪陷.

種氏家族也沒有滅亡.

甚至,他甯岐還俘虜了楚國太子.

射殺楚王這一場大戲,他演砸了,但是接下來他挽回了一些局面.

俘虜楚國太子,雖然比不上射殺楚王那麼震驚世人,但也算是其功一件.

沈浪,你厲害啊,真的幾乎一腳將我踢下萬丈深淵.

但是在絕望之時,我抓住了一片峭壁,我沒有掉下去.

楚國大軍退去之後.

薛徹動手,先救楚太子之命,至少不讓他死在這戰場之上.

然後,甯岐率領著幾千殘軍,退入到鎮西城內.

至此,鎮西城之戰,徹底結束.

………………

注:今天兩更近一萬六,本月最後三天了,月票給我吧,淚眼汪汪拜求!

謝謝浪哥的迷弟,天帝云飛,我是曉龍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75章:楚王之死!甯岐戰栗!(新盟主macuy賀)    下篇:第377章:沈浪惡毒!帝王之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