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79章:甯岐命運裁決!浪爺神術!   
  
第379章:甯岐命運裁決!浪爺神術!

g,更新快,無彈窗,!

新楚王大營內!

另外一個皇帝的欽差也來了,他算是一個老熟人了,帝國廉親王,甯元憲曾經的親家,而且也算得上是老友.

但是在上一場邊境會獵中,甯元憲裝病裝虛弱,徹底惹惱了這位廉親王,兩個人的關系急轉而下.

廉親王代表大炎帝國皇帝,親自拜祭先楚王,對于他的過世表示沉痛的哀悼,並且對新楚王進行了親切的慰問.

新楚王表示感激,並且宣稱楚國會繼續無條件效忠于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

帝國廉親王表示非常欣慰,然後公開表示,一定要將先楚王被謀殺一案調查得水落石出.

然後,帝國廉親王開始進行審訊.

同樣是無比正規,詳盡的詢問.

每一項證據都清清楚楚,確保任何時刻都可以站得住腳跟.

每一句審問都記載下來,甚至連口氣,形態都非常詳盡.

重點審問的對象有三個人.

楚國七王子楚衽,大太監顏良,越國三王子甯岐.

整整詢問了五天五夜.

光各項證物,就有幾百件之多.

各項文字記載,超過二十萬字.

對于楚衽給先楚王的那兩封密信,就檢查了超過一百遍.

負責驗毒的煉金師,就有超過三十人.

第六天.

帝國廉親王秘密召見了甯岐,開始對他的命運判決.

……………………

"甯岐,各項證據都對你非常不利."

"事實證明,顏妃確實和顏良准備謀殺先楚王."

"而且太監顏良也招認了,以你射的箭為信號,引爆楚王體內的蠱蟲."

"所以這次謀殺楚王,你算是罪魁禍首."

"現在你可有什麼自辯的嗎?"

三王子甯岐跪下叩首道:"沒有,臣服從欽差大臣的一切判決."

帝國廉親王道:"還有一事,這件事情明明是你做的.為何要傳播流言,把謀殺楚王的罪名在栽贓到沈浪和新楚王的頭上?"

甯岐叩首道:"啟稟欽差大臣,這件事我沒有做.先楚王暴斃之後次日,我立刻就進入了楚軍大營內,等待帝國的調查.而且我有過專門的命令,不得有任何舉動,尤其不能將罪名栽贓到沈浪頭上."

帝國廉親王道:"有誰為證?"

甯岐道:"鎮西侯種堯,天越大都督薛徹,皆可作證."

帝國廉親王又道:"你父王召你返回天越,你為何不回去?"

甯岐道:"天地君親師,皇帝陛下是天,是地,是君.我首先是要效忠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然後才是效忠和孝敬我的父親甯元憲."

帝國廉親王點了點頭道:"你跟我說真話,你覺得這次直接謀殺楚王的凶手是誰?"

甯岐想了一會兒道:"應該是沈浪."

帝國廉親王猛地一拍桌子,厲聲道:"還說你沒有栽贓,此事明明便是你做的,到如今這個地步,竟然還要攀咬沈浪?"

甯岐叩首道:"請欽差大臣恕罪,臣只是實話實說."

帝國廉親王道:"甯岐,先楚王臨死之前喊的那句話,無數人都聽到了,他說你甯岐勾結浮屠山謀殺他.這句話怎麼都洗不清的,你可知道."

甯岐額頭貼地一言不發.

帝國廉親王的聲音變得更加威嚴起來,冷冷道:"而且你可知道,你們這次謀殺先楚王帶來了何等惡劣之影響,天下諸王,人人自危,並且王宮之內進行了大清洗,短短時間內,血流成河."

甯岐叩首道:"臣有罪."

廉親王厲聲道:"現在天下諸王都在盯著陛下,盯著眼睛.他們甚至擔心,帝國的戰略是不是變了,帝國是不是要對諸侯國動手了,是不是要由王道轉為霸權了?這一切都是你干的好事,你們謀殺了楚王,給帝國帶來多大的風波和被動?"

甯岐叩首道:"臣惶恐."

帝國廉親王的表情稍稍緩和了一些,接下來他沒有再說話,而是靜靜地煮茶.

"你可知道,帝國尚書台已經裁撤了?"帝國廉親王道:"內閣已經成立,元成必為內閣首相,祝弘圖為內閣副相."

這話一出,甯岐內心微微一顫.

這次帝國內閣改組,炎京祝氏家族終究收獲巨大.

元成必,已經七十五了,他這個內閣首相做不了多久了.

而祝弘圖,今年才五十幾歲,也就是說未來帝國的最高權力機構,依舊將有炎京祝氏統領二十年之久?

真的不愧是千年的世家.

祝弘圖執掌帝國內閣已經成為定局,如此一來天下諸國的很大一部分命運都要執掌于他之手了.

根據皇帝陛下的意志.

接下來會大肆冊封天下諸王,賜予帝國親王銜.

漸漸將諸侯國轉變成為藩屬國,然後由諸國親王上奏,請求帝國內閣的在政事上進行指導.

接下來,帝國內閣就會派遣大量的官員進入天下諸國,擔任尚書台宰相一職.

這樣十幾二十年後,天下諸國的宰相就都由帝國內閣委派了.

如此一來,諸國的政事大半都控制在帝國內閣手中.

祝弘圖即將入主帝國內閣,那越國的祝氏當然也水漲船高.

接著,帝國廉親王道:"在這個關鍵時刻,楚王之死會引發天下諸王何等的忌憚?你說這個政/治/影響應該如何消除?"

甯岐叩首:"臣有罪,臣惶恐."

帝國廉親王一字一句道:"甯岐涉嫌謀殺先楚王,自知罪大惡極,服毒自盡,如何?"

甯岐身體劇烈顫抖,然後很快安靜了下來:"臣遵旨."

帝國廉親王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瓶子.

茶煮好了.

廉親王給甯岐倒了一小杯,然後將小瓶子里面的毒藥倒入茶水之內.

"這是浮屠山的劇毒,服用之後就好像睡著過去,沒有任何痛苦."帝國廉親王道:"你可以現在喝下去,保一個全尸.你也可以不喝,那樣等到公開宣判的時候,明正典刑,斬首示眾."

甯岐起身,來到帝國廉親王面前坐下.

"臣願伏誅."

然後,甯岐端起面前的這杯茶,就要一飲而盡.

帝國廉親王道:"甯岐你可想好了嗎?可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

甯岐道:"臣服從欽差大臣的任何裁決."

然後,他將這杯茶喝了下去.

片刻之後.

黑色的血緩緩地從鼻子,嘴角流了出來.

他坐著一動不動.

心跳停止,呼吸停止.

然後,整個人歪倒在地上.

……………………………

看著地上七竅流血,遍體冰涼的甯岐.

新楚王身體微微顫抖.

帝國廉親王道:"楚王,這件事情你想要帝國給你什麼交代?"

新楚王跪下叩首道:"小王服從帝國的任何裁決."

帝國廉親王道:"你是一個聰明人,遠比你父王要更加聰明,這些年你已經在隱藏鋒芒,難為你了."

"小王不敢."新楚王道:"小王才能不及父王之萬一,但對于帝國的忠誠,對于皇帝陛下的忠誠,卻是天地可鑒."

帝國廉親王歎息道:"天下如此多嬌……"

廉親王站了起來,來到地圖面前,緩緩道:"天下太平的時候還看不大出來,但稍稍一動蕩,就有無數的驚豔之才湧現出來.南方的矜君,越國的沈浪,甯政.甯岐,楚國有你,我東方王朝真是人傑地靈啊."

這話一出,新楚王不敢回答,依舊靜靜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確實很聰明,知道這一次帝國欽差的到來,不僅僅決定的是甯岐的命運,還有他新楚王的命運.

老楚王就是因為不聽話,過于貪婪而被謀殺.

所以帝國欽差就要來看清楚,這位新楚王是不是足夠乖巧?

如果不夠乖巧?

那楚衽還帶來了一封密信,上面寫著太子和顏妃有奸情,而且奸情已經暴露,所以先下手為強謀殺了楚王.

當然了,這個解釋就太過于勉強了,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這樣向天下交代的.

但是,新楚王也一定要表現出絕對的服從.

"聰明,聰明……"帝國廉親王道.

新楚王依舊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春江水暖鴨先知,見微知著.

單單看廉親王的態度,就知道帝國戰略態度變了.

之前的廉親王,何等之和藹可親?完全沒有絲毫架子的,和越王甯元憲稱兄道弟,甚至在楚王面前還表現得比較謙卑.

但是現在……

他的態度已經變了,變得高高在上.

他是帝國親王,而楚王是諸侯國之王.

某種程度上,楚王權勢更大,地位更高一點.

但是現在,廉親王已經是以上位者自居了.

這當然不是他自己在擺架子,而是為了表現出帝國的態度.

帝國皇族成員,高于藩王.

皇族是主,天下諸王是臣.

新楚王和甯岐猜測得都沒有錯,帝國新政完成之後,已經改王道為霸權了.

要變天了.

………………

不知道過了多久.

甯岐感覺到自己在黑暗中沉淪,真正墜入了十八層地獄.

他真正品嘗到了死亡的味道.

那種徹底的冰冷,生機的消失.

用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

無邊無際的恐懼,無邊無盡的孤寂.

然後……

又一陣亮光出現在他的精神世界內.

所有的感知漸漸恢複了,生機再一次湧現.

本已經死去的甯岐,再一次睜開了眼睛.

再一次見到了高高在上的帝國廉親王.

盡管渾身酸軟麻痹,但他還是用盡所有力量,直接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說你聰明也好,狡詐也罷."帝國廉親王道:"但是,你終究通過了陛下的考驗."

甯岐叩首:"臣惶恐,臣之命永遠都在至高無上皇帝陛下手中,帝國隨時都可以取走."

帝國廉親王道:"起來吧,喝茶."

廉親王再給甯岐倒了一杯茶,依舊是剛才的那只杯子,他喝下之後七竅流血的杯子.

甯岐恭敬端起,一飲而盡.

廉親王道:"甯政如何?"

甯岐道:"很好,堅毅果敢,鋼鐵意志."

廉親王又道:"沈浪如何?"

甯岐道:"聰明絕頂,但精致放浪,只要自己快活,不管洪水滔天."

廉親王點了點頭,站了起來道:"陛下口諭."

甯岐再一次跪伏在地.

廉親王道:"越王三子甯岐,不錯!"

甯岐叩首:"臣感恩涕零,謝主隆恩,萬歲,萬歲,萬萬歲!"

廉親王點了點頭,這甯岐確實聰明絕頂.

帝國內閣已經向天下放風了.

之前萬歲這個詞用得比較隨意,很多民眾士兵激動的時候,都喜歡高呼什麼越國萬歲,大王萬歲.

以後這個詞不能用了,只有皇帝陛下一人能用.

不僅如此,以後天下諸王的旨意,不能稱之為聖旨,而要改為鈞旨.

還有天下諸王的鈞旨中,再也不能含有欽此二字,這也要成為皇帝一人的專用詞.

還有名字的避諱也要正式開始.

之前不管是民眾,還是天下諸王,取名都算比較隨意.

比如吳王叫吳啟,甯元憲的叔叔叫甯啟.

有很多人的名字,甚至和帝國皇族一樣.

但是接下來皇帝的名字,太子的名字,皇後的名字,皇太後的名字都要避諱.

甚至已經取好的名字,一旦和帝國皇族有相同之字,都要改名.

這個萬歲,萬歲,萬萬歲,其實在帝國內閣也僅僅只是剛剛開始,沒有想到甯岐就已經掌握了.

"甯岐,你不錯!"帝國廉親王道:"我很看好你,希望越國在你的帶領下,能夠為天下諸王做表率."

這話一出,甯岐重重磕頭.

"臣惶恐,敢不為帝國粉身碎骨之?"

然後,他徹底五體投地.

渾身顫抖,內心燥熱.

他賭贏了.

幾乎付出生命的代價,換取了帝國對他的支持.

廉親王的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帝國支持甯岐成為越國太子.

這一刻終于來了,甯岐近乎喜極而泣.

………………………………

沈浪和帝國欽差飛馳北上.

一路上,沒有任何停留,日夜兼程.

穿過了楚國,穿過了梁國,又進入了新乾王國的領地.

梁國.

也是天下諸國之一,後來被姜離滅之吞並.

姜離暴斃之後,大乾王國被肢解,梁國有重新獨立了出來.

三天四夜.

整整趕路三千多里,依舊沒有進入大炎帝國境內,距離炎京還有好幾千里.

此刻,沈浪終于感覺到了大炎王朝之巨大了.

真正的縱橫萬里,一千多萬平方公里.

如今看來,大炎皇帝陛下想要正式一統東方世界.

但是以現在的交通和通訊條件,如何統治這無比巨大的疆域啊?

距離大炎帝國境內,已經很近了,大概明日就可以進入帝國.

這還是沈浪第一次進入大炎帝國.

然而……

皇帝的欽差卻下令停止前進,原地駐守.

接著,欽差帶著沈浪進入了一座行宮,足足千畝之大的行宮.

這里依舊算是新乾王國的領土,距離大炎帝國還有十幾里而已.

沈浪不由得一愕,為何不進入帝國境內呢?這是專門針對他沈浪嗎?

進入行宮之後,沈浪獨居.

然後,他看到了天大的排場.

一支又一支軍隊,進駐了行宮之內.

帝國騎兵,帝國禁衛軍.

超過三萬大軍,將整個行宮包圍得水泄不通.

接下來,無數的太監,宮女進駐,超過上百名的禦醫進駐.

行宮方圓二百里內的官道,全部封閉.

周圍所有的城鎮,全部宵禁.

這個排場和架勢,簡直超過了想象.

哪怕現代地球的國家元首,也沒有這般架勢.

這就是帝國皇族的威風嗎?

整整等了兩天時間!

那個貴人終于來了.

幾百人抬著一座移動的宮殿,面積超過一百平米,進入了行宮之內.

整個過程,這座移動的宮殿沒有任何搖晃,勻速前進,沒有任何上下顛簸.

………………

晚上時分!

帝國欽差道:"沈公子,跟我來!"

沈浪背著箱子,跟著帝國欽差身後,經過了一重又一重的宮殿,一重又一重的守衛.

這等森嚴,完全超乎想象.

終于來到了一座湖邊的宮殿.

"請進!"

沈浪走了進去.

然後,不由得眼睛一縮.

他大概見到了十名宗師級強者.

我……我日!

整個越國,加起來只有六名宗師而已.

沈浪身邊有一個宗師強者保鏢,已經狂拽酷炫吊炸天.

而此時,這個房間內就有十名宗師強者.

他看到了浮屠山的長老,看到了天涯海閣的長老,看到了誅天閣的長老.

至于這麼華麗的陣容嗎?

幾大超脫勢力,派來的團隊,超過了百人之巨.

外面准備的各種藥物,超過千種.

這些巨頭正在攀談,成為了一個絕對封閉的圈子,任何人都難以融入.

片刻後.

他們忽然安靜了下來.

然後,兩個女人走了出來.

一個是甯寒公主,天涯海閣未來的繼承人,越國第一美人,她稍稍落後半步.

她前面一個女人,穿著男人的袍服.

此女便是炎帝國皇帝的女兒,姬璿公主.

她今年二十八歲,沒有嫁人.

因為她身上也有婚約,本要嫁給姜離之子做正妻,成為大乾王國的王後.

姜離當時就戲稱,他的兒子要迎娶天下所有的公主.

這位姬璿便是天下第一公主.

比起甯寒越國第一美人的名聲,姬璿就更加神秘低調了.

但她一出現,浮屠山,天涯海閣,誅天閣所有巨頭全部靜寂無聲,躬身拜下.

"拜見公主殿下!"

這位姬璿公主,全權代表皇帝陛下和天下超脫勢力進行接洽,真正手握乾坤.

然後……

沈浪還發現,這個女人雖不是黃金血脈,但卻非常接近.

而且沈浪剛剛用X光眼透視她的血脈,立刻就被她感知了.

這還是第一次,此女竟然如此厲害嗎?

沈浪立刻收回了目光.

"有勞沈公子了."姬璿公主道:"請跟我進來."

沈浪跟著姬璿公主進入了房間之內.

然後,他徹底驚愕.

這里面竟然是一個無塵間.

空氣絕對的潔淨,幾乎沒有任何灰塵.

這是怎麼做到的啊?

一張白玉床上,躺著一個瘦弱,而又晶瑩剔透的女孩.

她就是病人,大炎帝國的小公主,姬甯!

她真的好瘦,但是這張精致絕倫的面孔,幾乎難以用任何言語來形容.

真的不像是長出來的,而像是上天用玉石雕琢出來的.

真像是一個集天地靈氣而孕育出來的人兒.

真的是一個天地精靈.

此時的她,徹底昏迷不醒,生機已經微弱到了極致.

沈浪上前檢查她的身體,戴上手套,為她把脈.

然後,他的心髒竟然一陣陣顫抖戰栗.

這是身體的本能.

就……就仿佛他和這個女孩有血脈共鳴一般.

這……這見鬼了嗎?

沈浪不敢表現出任何異樣,而是繼續為這個女孩檢查身體.

接下來,更加讓他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第一,這個女孩本應該早就死了,不應該活到現在的.

她身上的病症很多,一型糖尿病,僅僅只是一種而已,剩下還有幾十種各式各樣的病症.

只不過天涯海閣和浮屠山太牛逼了,其他所有的病症都要麼被他們治好,要麼被控制住了.

一型糖尿病,只是她身上一個比較微不足道的病,但這個病已經涉及到了這個世界的知識盲區.

老實講,這個小公主身上其他病症,沈浪不要說治愈,就連什麼病都不知道.

然而卻被浮屠山和天涯海閣治好,至少維持住了生命.

從中可見,這兩個組織確實很強大神奇.

許多沈浪沒有見過的病症,他們都能治好.

按照正常情形,這個小公主很難活過一歲,但她竟然活到了現在.

如果不是因為一型糖尿病,她還將繼續維持下去.

而且就單單一型糖尿病,她也應該無法活到現在的,早就香消玉殞.

但浮屠山和天涯海閣,仿佛有一種非常神奇的能力,讓她陷入了長眠,維持生命.

這幾乎是現代醫學都做不到的事情.

這兩個組織確實牛逼.

無法想象皇帝陛下為了這個小公主的性命,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緊接著,沈浪用X光掃視小公主的血脈.

驚駭地發現,她的血脈也是空白為零的.

可是,聽說這個小公主很聰明啊,而且非常活潑,簡直就是天上墜落的精靈.

空白零血脈者,都有精神障礙和抑郁症的.

這幾乎讓沈浪想起了沈野小寶寶,他剛剛生下來的時候,就是逆天的黃金血脈.

但是不久之後,黃金血脈就從他體內消失了,成為了一片空白,仿佛一點點血脈能量都沒有了.

但是沈野小寶寶很健康啊.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沈浪的腦子幾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轟擊.

他感覺到自己仿佛捉摸到了許多巨大的秘密.

但是這些秘密全部隱藏于黑暗之中,隱隱只能看到只鱗片爪.

沈浪感覺到,這一次他來救治小公主,仿佛一腳踏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一個徹底未知的世界,甚至是危險的世界.

與此同時,超過十個大宗師的目光,凝聚在他的身上.

沈浪不由得望向小公主的臉.

真的精致到了極點.

大約也只有沈浪和木蘭生下來的寶寶,能夠相提並論了.

"沈公子?如何!"姬璿公主問道.

沈浪道:"小公主身上,仿佛還有許多其他病症."

"對!"姬璿道:"她身上各式各樣的病症,超過三十幾種,但是都控制住了.唯獨這個新病症幾個月前發作,束手無策."

一型糖尿病,已經涉及到基因突變了,確實是這個世界的醫學盲區.

"能治嗎?"姬璿公主問道.

沈浪點頭道:"對于小公主身上其他三十幾種病症,我束手無策,但唯獨這個一型糖尿病,我能治."

姬璿公主道:"那就請你費心了,小甯是太後,父王,母後,甚至是我們整個大炎帝國皇族的掌上明珠."

聽說過了,尤其是皇太後,對她的寵愛簡直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

幾乎從小公主生下來,就養在太後身邊.

小公主每天都不能離開她視線超過半天,要是有一天小公主咳嗽了幾聲,那皇太後就會心驚肉跳,若是她少吃了一點,皇太後一整天都會吃不下.

這次小公主發病,八十多歲的皇太後每日以淚洗面,口口聲聲說如果甯甯有事,她絕對不活了.

大炎帝國,幾乎是用了天下之力,才維持這個小公主活到現在.

"放心……"沈浪點頭道.

然後,他打開了箱子,道:"這種藥物是胰島素,是從豬身上提取出來的,這是我提取過程的全部記錄."

換成其他人,只怕立刻呵斥沈浪,從豬身上提取出來的東西,也敢用在高貴無雙的小公主身上?

但是姬璿卻接過沈浪的記錄,仔仔細細看了起來.

很顯然,她都能看懂.

"妹妹,你看呢?"姬璿遞給了甯寒.

甯寒仔仔細細看了一遍,道:"很神奇,完全是在醫學上開啟了另外一個分支,甚至打開了另外一扇知識的大門."

沈浪道:"這就是我提取出來的豬胰島素,每日餐前注射一次,每一次注射一支.如何從豬身上提取我已經全部寫清楚,按照你們的條件可以提取純度更高的胰島素.我准備了一百支,足夠小公主用一個月.之後的胰島素,就由你們來提取."

姬璿公主看了一遍道:"沒問題."

以他們的條件,提取的胰島素確實能夠比沈浪更好.

沈浪道:"現在就注射我提取的胰島素,你們可以進行全面的檢查."

姬璿公主接過沈浪提取的胰島素,隨機抽取了一支.

然後天涯海閣,浮屠山等勢力,對它進行了全面徹底的檢查.

天下任何毒素,都不可能瞞得過這些超脫勢力,沈浪也做不到.

一個時辰後!

結果出來了.

"含有一些雜質,但沒有任何毒素."

這是幾大超脫勢力給出的判斷.

"那好,我要開始注射了."沈浪道:"注射的部位要在腹部,因為這里距離胰腺最近."

姬璿點頭.

周圍所有人褪去.

姬璿掀開了小公主的衣衫,露出了晶瑩剔透的小腹,依舊如同玉石一般.

沈浪再一次感歎,這個女孩真是奇了,身上有幾十種複雜未知的可怕病症.

但是,又仿佛集天地所有靈氣而生.

沈浪將提煉出來的豬胰島素注射進入小公主的體內.

大約一刻鍾後.

沈浪道:"藥效應該已經發作了,你們可以喚醒小公主了."

姬璿公主點頭,拿出了一根針管.

沈浪不由得一愕,這些超脫勢力也如此先進了嗎?

竟然也用針管了.

而且……這針管內的藥物,竟然和洗髓精有些相似.

當然,它不是洗髓精,但很可能是上古遺跡挖掘出來的.

上古遺跡內的藥劑啊,極度稀缺.

沈浪為了給木蘭弄到一支洗髓精,簡直耗費了無數的精力,甚至冒著生命的危險.

而在小公主這里,這上古藥劑卻是常備藥物?

果然,姬璿將上古藥劑注入小公主的頸椎之內,而不是血管內.

片刻後!

小公主臉上出現了一點點紅暈.

呼吸漸漸有力起來.

她從長眠中蘇醒了過來.

這一刻,真的像是白雪公主的感覺.

她睜開了星空一般璀璨的眼睛.

"姐姐,我好了?我被治好了,我不難受了……"

然後.

她目光朝著沈浪望去,微微一愕,帶著一點點迷茫,驚訝甜聲喊道:"哥哥!"

………………

注:餓得血糖低心發慌,我去吃飯,然後寫第二更!兄弟們幫我保住月票第三啊,狂拜求!

謝謝微笑的迪妮莎sexy,脫了褲子針對我,我是曉龍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78章:浪爺名震天下!奇跡之手!    下篇:第380章:離奇真相!慘死!塵埃落定(新盟主MIKU我的信仰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