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81章:浪爺又要逆天!王者之謀!   
  
第381章:浪爺又要逆天!王者之謀!

g,更新快,無彈窗,!

新楚王在亭子內坐了下來,並沒有說話.

為了楚國的利益,他可以來和沈浪見面密談,但是想要讓他對沈浪和顏悅色,那就太強人所難了.

畢竟眼前這個人,攻陷了他的王都,焚燒了楚國的王宮.

"我的時間不多,天亮之前要回去."新楚王道.

沈浪道:"楚王陛下,這個世界已經要變了."

新楚王默然,這個世界已經變了.

"皇帝陛下已經要施展霸權了,一統天下的腳步已經開始了."沈浪道:"我們所有人都以為,他會把皇權過渡擺在首位,沒有想到竟然是如此雄心勃勃.在位四十幾年,不但滅掉姜離陛下,還完成了新政,現在他竟然是要一統天下,然後把一個完整的大炎王朝交給帝國太子."

新楚王道:"第一,你不用和我說,謀殺我父王的罪魁禍首是皇帝陛下."

沈浪點頭,這點當然不用說,任何高層都知道,皇帝陛下也並不避諱別人知道.

"第二,我知道甯政上位更加符合我楚國的利益."

甯岐狡詐多變,想要和他聯手,無異于與虎謀皮.

如今甯岐的路線已經清清楚楚,緊緊抱住皇帝陛下的大腿,繼承王位之後,恐怕會成為第二個被冊封大炎帝國親王之人.

不僅如此,他還會興致勃勃以大炎帝國的名義南下開疆拓土.

總之,甯岐可能會反大炎帝國.但絕對會等到晉國,新乾王國一起反了,他才會動手.

出頭鳥讓別人做,他只打算坐收漁翁之利.

反而甯政上位之後,一定會全心全力抵禦大炎帝國的侵吞.

對于新楚王來說,當然是一個抵抗帝國皇帝的越王最符合楚國的利益.

新楚王繼續道:"但我不是甯政,我不會對抗皇帝陛下,我走的路線和甯岐相似."

呵呵呵!

沈浪道:"所以這天下聰明人還是太多了,皇帝陛下的霸權已經開始侵吞天下.但是每一個人都想要坐收漁翁之力,每一個人都想要讓別人去做出頭鳥."

新楚王默認.

"然而這樣的結果就是被各個擊破."沈浪道:"最後一家一家被大炎帝國吞並."

新楚王依舊默然.

道理誰不懂?可又有什麼用?

沈浪也再明白不過了.

當時秦國一統天下的時候,六國難道不知道應該團結一致,共同對抗攻打秦國嗎?

結果呢?

蘇洵的《六國論》中,說得清清楚楚: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

如今整個大炎王朝,同樣有六個大國.

越,楚,乾,晉,吳,大戎.

這六個大國面積最小的吳國,大約四十三萬平方公里左右.

面積最大的大戎汗國,超過三百多萬平方公里,不過這是北方游牧王國,地廣人稀.

國力最強的是晉王國,面積也超過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三千五百萬.

就單單是被肢解之後的新乾王國,依舊有一百多萬平方公里,人口超過兩千多萬.

六國加起來的面積還要超過大炎帝國一些.

不過六國總人口加起來,卻不如大炎帝國,國力也不如.

所以六國面臨的局面,比起戰國時候的六國更加惡劣絕望.

新政完成之後的大炎帝國,強大到幾乎讓人無法湧起抵抗的心思.

所以,一個個諸侯王心中抵抗,但行動卻妥協.

"梁國是大炎帝國的忠犬,所以會最先馴服."沈浪道:"但梁國畢竟只是一個公國,而不是王國.六大王國中除了甯岐之外,還有誰會先跪下,將自己的諸侯國變成藩屬國呢?"

新楚王沒有開口.

如今這六大王國,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年輕的吳王雖然上一戰輸了,而且這一戰又臨時退兵,看上去仿佛沒有什麼建樹.然而實際上這個吳王是不簡單的,也算得上是一個雄姿英發之主.

新乾王國之贏廣,此人最是卑鄙.

他本是一個棄嬰,被大乾先王撿到撫養收為義子,作為姜離陛下最信任的義弟,大乾王國的最高統帥,竟然在關鍵時刻背叛了姜氏王族,投降了大炎帝國,並且自立為王.

表面上看,贏廣和大炎帝國走得最近.

但此人奸詐厲害,幾乎是最難馴服的一個王.

沈浪道:"六大王國中,不會有一個輕而易舉妥協跪下,除了甯岐!"

接著,沈浪將六個牌擺放在桌面上.

推倒第一塊,後面的五塊就全部倒了.

多諾骨牌效應.

沈浪道:"正是因為甯岐的妥協,可能會引發雪崩效應,接著第二個,第三個,最後六大王國全部妥協,被大炎帝國吞並.越國的新政,楚王陛下應該看得清清楚楚.蘇難作為老牌貴族之首,面對越王新政,無條件投降,致使所有的老牌貴族群龍無首,幾乎被越王各個擊破."

當然這話說來就更長了,蘇難野心太大,壓根目光就不在對抗新政上.

"甯岐對皇帝陛下的妥協,後果比想象中嚴重得多."沈浪道:"原本六國還算是一個完整的木桶,甯岐妥協之後,就等于木桶被抽掉了一塊,那木桶里面的水全部傾瀉而出了.這就如同一個堅固的堤壩,掘了一個口子後,很可能就是徹底的崩塌.也正是因為如此,皇帝陛下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拯救甯岐的命運,並且把汙濁不堪的髒水潑在先楚王頭上,死了之後還被天下恥笑."

說到這里,新楚王額頭一陣陣抽搐.

這是他內心最大的痛處.

皇帝陛下的表態對楚國的打擊,甚至超過王宮被燒.

先楚王被謀殺了,非但得不到一個真相,還要栽上一個子謀殺父的丑聞,還要給先楚王一頂綠帽子.

沈浪道:"六國團結一心,對抗大炎帝國,這樣的美夢我從來都不敢做.但是……起碼可以讓天下六王遵守本心,不要第一個跪下,不要引發雪崩效應."

"楚王陛下,如果甯岐繼位,成為了大炎帝國的越親王,並且由皇帝派遣宰相進入越國尚書台.那接下來會輪到哪個國家?"

新楚王想了一會兒道:"吳國,或者楚國."

柿子挑軟的捏.

如今這個局面,楚國甚至比吳國還要弱.

這一場大戰,楚國人流盡了鮮血,國都加上天西行省戰場,傷亡的軍隊達到近二十萬.

而且王宮都被燒了,不知道休養生息多久才能恢複國力.

沈浪道:"所以下一個目標,輪到您的頭上,您將何去何從?是抵抗?還是跪下?"

新楚王閉上眼睛.

這一跪下去,就再也沒有站起來的機會了.

他將從楚王,變成帝國的楚親王,接下來楚國的宰相也將由大炎帝國派遣.

新楚王道:"但若甯政上位,那皇帝陛下豈不是會第一個找到我的頭上?"

沈浪道:"不會!有一句話說得好,始作俑者,其無後乎.這種事情是要天下諸王主動請求陛下改諸侯國為藩屬國,皇帝陛下自己是不能主動開這個口的.甯岐不開這個頭,皇帝就算用強力手段逼迫諸王跪下妥協,也只能是接壤之國."

新楚王點頭,承認沈浪說得有道理.

大炎帝國准備吞並天下的時候,一旦用政治手段無法完成,那就會選擇用軍事手段.

而一旦選擇用軍事手段,那就落入下乘,代價就比較大了.

而且,所想要用武力打擊的話,當然會選擇和大炎帝國接壤的國家.

六大王國中,唯獨楚國和越國沒有和大炎帝國全面接壤.

沈浪道:"楚王陛下,想想看吧,一旦您變成了帝國的楚親王,那可是連陛下都不能喊,而是變成了殿下了."

新楚王又猛地一陣抽搐.

"楚王陛下,所以讓甯政殿下上位,對您來說可不僅僅只是有利而已,甚至關乎到楚國之命運."沈浪道:"或者再直接一些,甯政殿下堅毅剛硬,甯折不屈.可能一不小心他就會成為抵抗大炎帝國吞並的先鋒,這不就是您夢寐以求的嗎?"

新楚王道:"抵抗大炎帝國?那越國用不了兩個月,就直接滅了."

沈浪道:"就算越國滅了,以甯政殿下的性格,很有可能退入沙蠻族建立流亡政權,繼續抗爭.這次我率軍突襲楚王都,其中一半兵力來源于矜君.楚王陛下,甯岐狡詐多變.若您想要結盟的話,還是選擇甯政殿下,又或者是矜君這樣的人,才比較合適."

新楚王道:"沈浪,你和甯政占領了我的王都,焚燒了我的王宮.若不能甯政殺了,我如何向楚國萬民交代."

沈浪沉默片刻,道:"陛下,世間沒有兩全法,有得必有失.這一戰您如果將我們擊敗,甚至斬殺了甯政,當然您在楚國的聲望就會高漲.但這個利益,能夠抵消甯岐上位帶來的損失嗎?若是甯政上位,您損失的眼前的名聲,但得到了是以後的利益.是選擇現在爽一下,還是選擇未來楚國的安危?"

新楚王道:"未來的利益,過于虛無縹緲,眼前的利益才是實在的."

沈浪道:"楚王陛下,我必須糾正您一個看法.我來和您談判,也是為了以後,而不是為了現在,更不是想要讓你饒過我和甯政.說實在話,我們不需要你饒過.你那二十萬大軍,我們沒有什麼可以畏懼的."

楚王目光一縮道:"沈浪,你有些大言不讒了吧."

沈浪道:"楚王陛下,我知道以眼下的局面,這一戰你是一定要打的.就算你自己不打,你手下的大將和軍隊也要打,一雪國恥,將我們斬盡殺絕,是你麾下二十萬大軍的想法.所以我來談的,只是戰後的事情.這第一戰,我壓根沒有想要過避免.但是這第一戰之後,你們若撞得頭破血流,那麼請楚王不妨考慮一下我的建議."

"什麼建議?"楚王道.

沈浪道:"您和甯政殿下簽訂停戰協定."

新楚王道:"我已經和甯岐簽過了."

沈浪道:"那個停戰協議,有些喪權辱國,竟然讓我越國割讓二百里領土,而且還要欺瞞越國萬民.所以我想要讓您和甯政殿下重新簽訂一份停戰協定,和甯岐簽訂的那一份徹底作廢,而這一次重新簽訂的契約,我們越國寸土不割."

新楚王厲聲道:"欺人太甚,這不可能."

沈浪道:"但是作為交換,我們願意付出一筆錢,讓您重建王宮."

新楚王道:"多少錢?"

沈浪道:"二百萬金幣,當然不是現錢,而是等同價值的貨物."

這個余地就大了.

二百萬金幣的等值貨物,在楚國這邊或許真的能夠換二百萬金幣.

但是在沈浪那邊,成本可能兩二十萬金幣都不需要.

沈浪道:"保證是硬通貨,幾乎能夠直接兌換金幣的那種.這二百萬金幣,我們打算用五年的時間支付."

接著沈浪繼續道:"我們不僅會無償支援您價值二百萬金幣的貨物,我們還將以天道會的名義在楚國進行投資,五年內投資額會超過五百萬金幣."

新楚王繼續沉默.

沈浪道:"楚王陛下,您的王宮需要重建對嗎?您看看我這玉磚."

沈浪拿出了一塊這個世界不存在的瓷磚.

新楚王拿過一看,果然光滑如玉,關鍵上面還有華麗的圖案.

沈浪道:"這比漢白玉華麗漂亮吧,也比大理石富貴.您重建王宮的一些宮殿外牆就由它砌成如何?而這種玉磚我們可以無條件供應,讓您重建王宮,用漢白玉一半的價格,列入二百萬金幣無償支援的名單之中.但是作為交換條件,我們希望這種玉磚能夠在楚國公開售賣."

接著沈浪又道:"我們能夠提供的不僅僅有玉磚,還有一種非常神奇的建築材料,可以讓您徹底屏棄木頭,這樣不但節省成本,還能夠抵禦大火.不僅如此,而且能夠將您建造王宮的效率提升幾倍以上,甚至可以在一兩年內,就建成一個全新的王宮."

然後,沈浪又拿出了一面晶瑩剔透的玻璃道:"您的王宮,可以徹底拋棄窗紙了,全部換上我們的玻璃,這樣高貴大方,敞亮保暖,而且永遠不需要更換.您王宮所需要的玻璃,也全部都在我們的支援名單中.當然作為交換,我們也希望能夠在楚國公開發售這種透明之玉."

新楚王幾乎忍不住想要將手中的這塊玉磚砸了.

你這是借著重建王宮的名義,要在我楚國開拓市場,甚至是讓天道會大肆進入楚國,壓制隱元會.

你沈浪的算盤打得也太精了,明著是給我建王宮,實際上是為了發大財.

一旦楚王和甯政簽訂了新的停戰協定.

那對甯岐是何等打臉?

你甯岐割讓了二百里國土,喪權辱國.

但是甯政殿下簽訂的停戰協定,卻寸土不讓,保持了越國的領土完整.

至于賠償給楚王二百萬金幣,那是以天道會名義的,和越國完全無關.

那麼擺在楚王面前有兩個選擇.

要二百萬金幣,還是要二百里國土.

從長遠利益上,當然是二百里國土用處更大.

盡管這次越國割讓的這二百里國土,其實都是軍事堡壘,只能帶來軍事主動權,產不了多少糧食,也沒有多少賦稅的.

但是沙皇還用720萬美元賣掉了阿拉斯加呢,整整152萬平方公里.

新楚王望著沈浪道:"你很多事情都說得有理,但是楚國萬民看著我,二十萬大軍望著我.這一戰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所以不管怎麼樣?先打完這一戰再說."

沈浪道:"行!"

新楚王道:"沈浪,還有一點.就算我能夠想得長遠,但是我麾下的將士不會管長遠的,他們現在只想要一雪國恥,將你們斬盡殺絕,所以這一戰你也休想我們手下留情.如果你們被滅了,那也休要怪我."

沈浪道:"我懂!我早就說過了,我來和您談判,是為了以後,而不是為了現在.壓根沒有讓你饒過我們的意思,你的二十萬大軍,我們無所畏懼!"

楚王有些被激怒了.

你沈浪也太囂張了.

你們手中才多少軍隊,九千而已.

楚王都的城牆周長有多少?超過五十里.

也就是說一里的城牆,不到二百人防守.

這麼稀疏你怎麼守?

這麼稀疏的防守陣型,箭雨的威力根本就發揮不出來.

更別說一旦等我大軍攻打王都後,城內幾十萬民眾都會站出來從背後偷襲你們.

到那個時候,你區區九千人被內外夾擊,必死無疑!

新楚王道:"不管是暗中結盟也好,重新簽訂停戰協定也罷.先打完這一戰再說,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沈浪道:"明白,只有強者才有資格談判,才有資格結盟!楚王陛下,那在下告辭了!我去備戰了,歡迎您的二十萬大軍前來攻打."

然後,沈浪和李千秋離去,用最快速度返回楚王都.

新楚王也返回到軍營之中,神不知鬼不覺.

"陛下,真的要和沈浪談判嗎?"李玄奇道.

楚王道:"這一戰必打,而且將士們也一定會瘋狂賣命.我若不打,就不配為王,就會被將士們唾棄.沈浪想要和我談判合作,想要讓我和甯政重新簽訂停戰協定,先活下來再說吧!"

………………

次日!

楚王二十萬大軍,浩浩蕩蕩朝著楚王都繼續進發.

行軍速度竟然更快了.

因為這二十萬將士滿腔熱血,就為了複仇,為了一雪國恥.

"報仇雪恨,一雪國恥!"

"報仇雪恨,一雪國恥!"

整個楚國,整個天下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沈浪和甯政身上.

這一對瘋子,現在竟然還不對退兵.

竟然試圖用九千大軍,抵抗楚王的二十萬大軍.

聽上去簡直是駭人聽聞啊.

………………

楚王都內!

楚王的二十萬大軍,距離楚王都只有三百里左右了.

"正常情況下,我們是一定守不住的."苦頭歡道:"楚王麾下這二十萬軍隊是絕對的一線精銳,而且士氣高漲,毫不畏死.關鍵是楚王都的城牆太長了,超過了五十里,每一里城牆上只能有一百八十名士兵.這樣我們狂暴箭雨的優勢完全喪失了.而且我們的背後有大幾十萬楚國子民,之前還算乖巧,但是楚王攻城的時候,他們一定會從背後偷襲上來.螞蟻多了還咬死大象,所以正常情形下,這一戰我們必輸,而且會被徹底淹沒,甚至全軍覆滅."

沈浪點頭,道:"所以我宣布兩個決定!"

"第一,徹底放棄楚王都的外牆,退守內城.內城的城牆周長只不過十里而已,平均每一里城牆有八九百人防守,綽綽有余了,箭雨的優勢能夠得到徹底的發揮.最關鍵的是,內城下面都是民居,楚王二十萬大軍根本施展不開,兵力的優勢會徹底被削弱."

"第二,把內城所有人全部驅逐出來,有違抗者,格殺勿論.這樣一來,我們的背後就沒有了任何敵人."

"當然,此時楚王二十萬大軍距離我們還有三百里,這個時候撤離還來得及.只不過此地距離越國幾千里,如果不打服了楚王,我們的回國之旅恐怕會很不太平,會應付無窮無盡的襲擊."

"若這一戰打服了楚王,逼迫他和甯政殿下簽停戰協定,那甯岐的那一份就徹底作廢,因為割讓二百里也算是喪權辱國,這對甯岐的聲譽有巨大打擊,他在天西行省的奇跡勝利就會徹底化為烏有."

"甯政殿下,這一戰打不打?是否冒這個險,由您來決定."

甯政直接了當道:"打!"

………………

隨著甯政一聲令下.

楚國王都上演了悲慘的一幕.

沈浪麾下的九千多大軍放棄了外面的城牆,退守內城.

然後,開始對內城民眾進行驅逐.

內城之中總人口不超過五萬,但全部非富即貴.

這些人非常惜命,但是又不願意放棄自己的華麗宅邸,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家業.

所以,沖突爆發了.

沈浪軍隊進入楚王都之後,算是非常克制的,幾乎從來都沒有傷害過這里的百姓.

但是現在……

直接大開殺戒.

內城所有人,不管是王公貴族,還是豪商巨賈,全部給我離開.

徹底清空整個內城.

但是,糧食給我留下.

時間一到,所有沒有離開的人,全部斬盡殺絕!

然後……

沈浪下令,殺了兩個公爵,三個侯爵,全部都是楚國王族成員.

幾百上千顆人頭落地.

鮮血染紅了地面.

所有內城的人,哭哭啼啼離開了.

僅僅一天時間,內城徹底清空.

沈浪的軍隊,再也不用擔心後背受襲.

但,這也是一條絕路.

因為他們放棄了外城牆,等于被徹底包圍,斷絕了自己的撤退之路.

……………………

楚王的二十萬大軍,距離越來越近.

三百里,二百里,一百里!

五十里!

三十里!

五天之後!

楚王大軍,兵臨城下.

盡管已經收到了消息,但楚王見到空空蕩蕩的外城牆,他心中還是徹底被驚了.

這沈浪和甯政,真的是瘋子啊.

退守內城,固然有利于防禦,但也徹底斷絕了突圍後路.

甯岐此人是被逼入絕境之後,會爆發出奇跡.

而甯政和沈浪,則是再瘋狂地創造奇跡.

這麼強大的決心和意志嗎?

楚王震驚的同時,也感覺到敬佩.

如果要結盟,這樣的盟友才讓人真正放心,因為他有鋼鐵一般的意志,不會輕易轉變立場.

甯政,沈浪,我非常佩服你.

但我也別無選擇.

這一戰,我必須竭盡全力.

你們若戰敗,那一切皆休.

但如果你們真的能夠創造奇跡,讓我的軍隊頭破血流.

那……我們可以談.

敬佩歸敬佩,但也休想讓我手下留情.

"大軍入城!"

隨著楚王一聲令下,二十萬大軍,浩浩蕩蕩進入了王都外城.

用了整整三天的時間.

二十萬大軍在外城部署攻擊陣地,將內城的沈浪軍隊包圍得水泄不通.

………………

三日之後!

楚王下令:"大軍攻城!"

頓時八萬大軍,從東南西北四面城牆瘋狂地進攻內城!

這一場兵力最懸殊的戰斗,徹底爆發.

甯政和沈浪九千軍隊,對戰楚王二十萬一線精銳!

不管何等結果,都注定震驚天下!

………………

注:我去吃飯,然後寫第二更!本月最後幾小時,糕點叩首拜求月票,萬萬拜托了!

上篇:第380章:離奇真相!慘死!塵埃落定(新盟主MIKU我的信仰賀)    下篇:第382章:大戰完美結束!大獲全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