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83章:狂打臉甯岐!太爽了!血濺朝堂   
  
第383章:狂打臉甯岐!太爽了!血濺朝堂

g,更新快,無彈窗,!

(謝see.yo,隨風而去一安好的六萬幣打賞.月票危急,大家助我!)

事實上,越國對三王子甯岐的吹捧已經開始了.

說來真是可笑.

天西行省這一戰,甯岐確實立下了大功,關鍵時刻絕對算得上是力挽狂瀾,擊退了幾十萬楚軍.

但是當他贏的時候,朝中文武百官不敢有任何聲音,更不敢贊頌甯岐的勝利.

因為謀殺楚王之事還沒有塵埃落定.

那個時候最應該吹捧甯岐的時候,朝內靜寂無聲,就仿佛天西行省的勝利沒有發生一般.

但是當皇帝陛下旨意下來,宣布謀殺楚王之事和甯岐徹底無關之後,越國朝內對甯岐的吹捧如同山呼海嘯一般.

奏表如同潮水一般朝著宮內洶湧而去.

全部是在歌頌天西行省的偉大勝利.

越國君臣之對立,已經看得清清楚楚了.

上一次甯政突襲楚王都獲得奇跡般勝利的時候,國君甯元憲拼命烘托這一場勝利,又是與民同樂,又是大赦,又是祭祀先祖.

但文武百官的反應好友一比,妓兒的叫喚.

而且還是那種非常敷衍的叫喚,一聽就特別假,一邊看手機一邊叫喚的那種.

尚書台,樞密院發布的公文,也顯得非常格式化,仿佛沒有任何激情.

民眾是很激動,很嗨的,因為突襲楚王都的勝利實在太驚人了.

朝堂之內只有國君甯元憲和少數幾個大臣在嗨,剩下的文武百官都在冷眼旁觀.

而這一次,歌頌三王子甯岐勝利的時候.

局面直接反了過來.

文武大臣們在狂嗨,幾乎嘶聲力竭,完全堪比動作片里面的那些女人,亞/美/嗲和Fu/ck 等叫聲幾乎都要喊破喉嚨.

而國君甯元憲則是在冷眼旁觀.

當時甯岐只身入楚王大營,任由打殺,自證清白的時候,甯元憲下旨給甯岐,讓他返回國都.

這是甯元憲給他的最後一次機會.

但甯岐放棄了,他依舊選擇站在了皇帝陛下這邊,對父王甯元憲的好意置之不理.

甯元憲再一次感覺到心寒.

他這個父親被兒子藐視了,人家壓根就不在乎你的關心.

人家甯岐忙著跪舔皇帝陛下都來不及,你越王甯元憲算是老幾啊?

然後甯元憲徹底明白,這個兒子已經無法挽回了.

但是當群臣歌頌甯岐勝利的時候,他也不反對,不贊同.

這確實是一場勝利.

但是群臣故意隱瞞了一點,甯岐和楚王簽訂的契約上寫的有一條,兩國邊境恢複到二十五年前,這就是割讓二百里國土給楚國.

越國的民眾也不是徹底的傻子.

有些老學究也是有過研究的,然後發出了疑問,恢複到二十五年前?那不是被割走了二百里,差不多一兩個郡的土地嗎?

但是這些聲音剛剛發出來,就被徹底淹沒了.

裝什麼清醒黨?

跟著嗨就可以了!

國君甯元憲倒是沒有揪出這一點.

事實上,他的內心中也認為這是一場巨大的勝利.

割讓二百里國土雖然丟人,但這一次越國本是有亡國之危的,能夠保住大部分國土已經是上天保佑.

這份停戰協定,最終還是需要越王甯元憲簽字,用大印的.

但他就先扣了下來,沒有簽字.

不是對這個條件不滿意,而是等待甯政大軍的平安歸來.

結果這段時間內.

群臣愈演愈烈.

每一日朝會不干別的,就是歌頌甯岐的不世之功.

然後奏請國君,這次傾國之戰越國大獲全勝,擊退了三路敵人保住了疆域.

請國君祭天還願,並且讓三王子甯岐念祭天疏.

上一次祭天,就是由甯政念祭天疏,開啟了他的奪嫡之戰.

也就是上一次祭天太子甯翼之位動搖,逼迫他不得不去南毆國戰場建功立業,穩固太子之位,結果遭遇滅頂之災.

這一次群臣奏請甯岐念祭天文,那接下來就是要奏請冊封甯岐為越國公了.

如今甯翼的太子之位還沒有徹底廢掉.

一旦甯岐成為了越國公,那祝弘主等人就會奏請國君,廢掉甯翼太子之位.

然後甯岐接任太子之位,名正言順.

文武群臣的算盤打得響,但甯元憲哪里肯讓他們如願?

就一直拖著.

群臣開始危言聳聽.

上一次祭天,先是烏云壓頂,雷霆陣陣,之後忽然晴空萬里.

這完全是預兆了這一場國運之戰,先輸後贏.

這是上天之保佑.

如今一年多時間過去了,越國戰局已經大獲全勝.

難道不應該再一次祭天,感謝上天之庇護嗎?

這話還真是有道理了.

哪怕甯元憲也覺得這一次國運之戰,真是有種天意的感覺.和上一次祭天的天氣情形何等相似?

本以為要亡國了,結果卻獲得輝煌大勝.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天南行省急報,發生地震,上千間房屋倒塌,幾百人傷亡.

如此一來!

越國文武群臣再一次高呼,請陛下祭天還願.

這一次國運之戰,正是因為上天之保佑,才能獲勝,才能保住越國幾百年江山.

若不祭天?豈不是忘恩負義?

豈不是要觸怒上天?

這一次地震,便是示警啊.

這個說法不僅僅在朝堂上很流行,就算在民間也盛傳開來

甚至國君都有些相信.

所以不僅群臣上表,請國君祭天.

天下萬民也渴望國君祭天,尤其是天南行省那些遭受地震的災民們.

希望國君能夠祭天平息天怒,還天南行省太平.

天下萬民哪里懂得朝堂眾臣的居心叵測啊.

這個時候祭天?

甯政擺明著趕不回來的,但總要有一個王子念祭天疏吧?

其他王子都不夠格,就剩下甯岐了.

而念祭天疏,一般都是國之少君的權力.

若是甯元憲答應祭天,又讓甯岐念了祭天疏.

那群臣下一步奏請冊封甯岐為越國公,豈不是理所應當?

但這一次祭天還願,確實理所應當,萬民所向,甯元憲拒絕不了.

于是甯元憲下旨:七月初九,祭天還願!

這道旨意一下,群臣歡呼,萬民歡呼.

陛下英明!

然後甯岐離開天西行省,快速往國都趕.

而此時,甯政還在楚國境內.

…………………………

七月初一.

三王子甯岐率領三千騎兵,返回越國都城.

整個國都再一次沸騰.

文武群臣,傾巢而出,迎接甯岐凱旋.

國君甯元憲身體有些不適,所以沒有來.

但是滿朝文武大臣,祝弘主,種鄂,甯啟,甯綱等所有人,全部到場.

一起來迎接甯岐的還有國都的幾萬民眾.

他們算是被組織來的,但心中還是比較自願.

因為這一戰,甯岐確實表現得漂亮.擊退了楚國的幾十萬大軍,奪回了幾百里失地,拯救越國之危亡.

"萬歲,萬歲,萬歲!"

"越國萬歲,國君萬歲!"

聽到民眾的歡呼,甯岐心中一跳.

萬歲這個詞之前可以亂喊,但是現在不可以了,這已經成為皇帝陛下的專屬用詞了.

不過,他又能怎麼樣,總不能當眾呵斥百姓吧.

"三王子,陛下身體微恙,請我代替迎接你入城."甯啟王叔道:"請滿飲此酒."

甯岐接過之後,一飲而盡.

他心中有些失望.

父王真的不是一個合格的君主,這個時候是負氣的時候嗎?

這場國運之戰出兵的時候,君主送出城.那麼凱旋的時候,國君也應該迎接勝利之師入城.

這就叫作有始有終,父王你因為對我有意見,就要寒了將士之心?

心中雖然不痛快,但甯岐臉上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入城!"

朱雀大門開啟.

甯岐率領三千騎兵,沿著朱雀大道,浩浩蕩蕩,前往王宮.

大道兩邊,幾萬民眾夾道歡迎.

"萬勝,萬勝,萬勝……"

"三王子威武!"

"越國威武!"

這倒不完全是托,此刻國都萬民對甯岐確實是法子內心的愛戴.

當然,他們對甯政也非常仰慕驚歎.

但如果有一個天平的話,他們的內心還是傾向于甯岐.

畢竟甯岐可是擊退了楚國的幾十萬大軍,而且還擊殺了楚王.

盡管大炎帝國調查的真相,楚王之死和甯岐無關.但是在越國萬民心中,卻堅決相信楚王是甯岐殺的.

所以這一刻,甯岐的分量壓過了甯政.

至于甯政殿下.

已經好久沒有消息傳來了.

楚王二十幾萬殺回楚王都,而甯政和沈浪只有區區九千軍隊,應該已經放棄楚王都逃跑了吧.

當然,越國萬民完全理解這種行為.因為甯政殿下已經達到目標了,正是因為他突襲成功,打下了楚王都,所以楚國大軍才會停止在天西行省的大戰.

但是……逃跑終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大家嘴上不說,心中確實難免有點失望的.

相較之下,甯岐殿下這一場大勝就毫無瑕疵了.所以在天下萬民心中,甯岐殿下未來繼承王位也不錯.

甯啟王叔和甯岐並騎.

"甯岐,甯政那邊呢?"

甯岐道:"五弟堅決不退兵,而且退往楚王都內城,斷絕了自己的突圍之路,已經被楚王二十萬大軍包圍."

甯啟內心一聲歎息,如此一來,只怕要全軍覆滅?

甯政此人還是太耿直了,為了區區名聲,竟然拿九千大軍賭命.

為何不趁著楚王大軍還沒有趕回國都而逃跑呢?是名聲重要?還是命重要?還是九千大軍重要?

懂得進,而不懂得退.

如此看來,甯岐確實不錯,比起甯翼好得太多了.如果由他來繼承王位,也是不錯的結果.

………………

甯岐進入王宮,拜見國君甯元憲.

"兒臣拜見父王,父王萬壽金安."

甯元憲道:"你確定萬壽金安這個詞可以用在我的頭上,不會有什麼僭越嗎?"

這話是莫大的諷刺了.

你甯岐這般孝敬皇帝陛下,可萬萬不要犯了忌諱啊.

甯岐也不解釋,叩首道:"兒臣惶恐."

甯元憲看著這個兒子,瘦了整整一圈,身上傷痕累累,但是卻如同一支鋒利的劍.

真是很出色的兒子啊.

頓時甯元憲忍不住道:"甯岐,你堅信自己是對的?"

甯岐道:"是!"

甯元憲道:"對于越國新政,沈浪曾經用了易經的一句話,無往不複,天地際也!當時他的意思是說,我越國的新政如火如荼,但別忘記了,越國也只是大炎王朝的一個諸侯國.他日大炎帝國若用同樣的手段對付你越國,又該怎麼辦?"

甯岐不語.

甯元憲繼續道:"當然了,如果我越國新政完全成功的話,就比現在強大得多,未來抵禦帝國侵吞,也更加有力了.那麼我現在問你,皇帝陛下冊封你為越親王,你答應了.皇帝陛下指定,甚至派遣一名高官擔任我越國宰相,你也答應了.那未來皇帝要我越國裁撤軍隊,讓越國軍隊不得超過十萬人,你也答應嗎?未來皇帝陛下派人來執掌越國樞密院,你也答應嗎?"

甯岐本能地想要說,時機變幻莫測,用易經的話說,我們此時應該潛龍在淵,等待時機.

但這話一出,豈不是對皇帝陛下有反意?

所以這話不能說.

甯岐沉默.

"一步退,步步退!"甯元憲道:"你或許會說,你在等待時機.晉國,新乾國如此強大,他們肯定不願意束手待斃的,等著他們反抗,天下大亂,你再趁機而出對嗎?"

甯岐沉默.

甯元憲道:"那你別忘記了,當我越國施行新政的時候,金氏家族也曾經想要躲在鎮北侯南宮敖這顆大樹下遮陰,因為南宮敖才是天南行省第一大貴族,結果呢?還沒有等到寡人出手,南宮敖就已經投降新政了.靠山山倒,只能靠自己.你甯岐是很聰明,但就是太聰明了,缺乏甯政那股堅毅不拔的意志."

甯岐面孔一顫,心中忍不住要反駁.

難道一定要像甯政那樣甯折不屈,最後亡國滅族嗎?

為何自己要做出頭鳥?為何不讓別人做出頭鳥?

甯元憲道:"若給天下人論品級,姜離陛下是絕頂,矜君是上上等,甯政是上等,而你甯岐充其量只是中上等."

甯岐心髒猛地一抽,無比的不甘,把他定為中上等,這是何等之羞辱?

甯元憲自嘲一笑道:"當然了,我甯元憲是中下等."

終于,甯岐忍不住了道:"那沈浪呢?他算是幾等呢?"

甯元憲道:"那小子,下流,沒有等級."

…………………

甯岐歸來之後.

文武百官的奏折潮水一般湧上.

請陛下讓甯岐殿下念祭天疏.

這些奏章全部被甯元憲壓了下來.

于是次日朝會上,文武百官所有人,全部上奏.

請陛下讓甯岐殿下念祭天疏.

又一次出現這種情況了,整個朝堂所有的官員,都發出了一個聲音.

祝弘主,種鄂,甯裕等巨頭,全部公開上奏,讓甯岐念祭天疏.

甯元憲望向甯啟道:"甯啟王叔,你覺得如何呢?"

這意思非常明白,讓甯啟提出相反的看法.

作為國君,他是不好親自下場的.

甯啟王叔是一個耿直的老好人,忠誠無比,之前每一次都是他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甯啟知道國君的意思.

但是他猶豫了很久,他真覺得甯岐殿下不錯.

當然甯政也很好,但還是甯岐更勝一籌.

陛下為何對甯岐殿下如此偏見?

猛地一咬牙,甯啟決定服從自己的意志道:"臣也贊同,祭天大典上讓三王子甯岐殿下念祭天疏."

這話一處,甯元憲臉色劇變.

怎麼連你甯啟也改變立場了?你不是不知道寡人的意思.

甯啟知道自己讓國君失望了,但他覺得自己是為了越國的利益.

國君甯元憲一陣冷笑.

那行啊,那寡人就親自下場吧.

"上一次祭天疏,是甯政念的."甯元憲笑道:"諸卿,怎麼這個時候就不講究從一而終了?"

群臣尷尬.

這個時候,樞密院種鄂出列道:"啟稟陛下,甯政殿下這次大戰立下了大功,由他來念祭天疏本也是合適的.但無奈遠水不解近渴,他此時還在楚國境內.根據最新的情報,在關鍵時刻甯政殿下依舊不願意率領軍隊撤出楚王都,結果被楚王二十幾萬大軍包圍,已經撤入內城,杳無音信."

國君甯元憲眉頭皺了一下.

為了這件事情,他已經向楚王派去了好幾撥使者了,就是想要讓甯政全身而退.

種鄂道:"這個過程中,我兄長種堯,甯岐殿下都曾經給甯政殿下寫了密信.請他務必在楚王大軍趕到王都之前撤離,因為戰略目的已經完成,不必再做無謂之犧牲,但甯政殿下拒絕了.接下來的局面,萬一甯政殿下成為了楚王的俘虜,可能我們越國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才能將他贖回,所以想要讓甯政殿下念祭天疏,大概已經不太現實了."

這話有意思了.

已經直接判定甯政要麼被殺,要麼被俘.這樣一來,會讓越國陷入了巨大被動,所以甯政堅守楚王都而不退,非但無功,反而有過了.

這話一出,所有文武大臣紛紛搖頭歎息.

感慨甯政殿下確實太過于固執了,明明已經大獲全勝,卻要節外生枝,給越國帶來巨大的麻煩.

滿場文武大臣,竟然無一人為甯政說話.

而就在此時.

一個人站了出來,冷笑道:"諸位大人,消息傳來了嗎?為何你們口口聲聲說甯政殿下被俘,或者被殺了呢?你們怎麼就知道甯政殿下趕不回來呢?"

此人,便是禦史台的張洵,張翀之子.

他此時已經晉升到五品,侍禦史.

但他在這朝堂之上,還只是一個小官而已,幾乎沒有什麼發言權的.

這話一出,眾人內心不屑.

甯政已經退守楚王都內城,被二十幾萬大軍包圍.

那可是敵國,敵城.

如今很久都沒有消息傳出來,全軍覆滅是大概率事件.

要麼被俘,要麼被殺.

若是甯政和沈浪能夠用九千人擊敗楚王二十幾萬大軍,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

張洵躬身道:"陛下,上一次祭天,甯政殿下的表現曆曆在目.為了不觸怒上天,臣覺得有必要從一而終,依舊讓甯政殿下負責這一次祭天疏."

頓時,禦史中丞站了出來,寒聲道:"那若甯政殿下回不來呢?距離祭天大典只有七天了,難不成要讓陛下親自念祭天疏不成?"

這個時候,宰相祝弘主出列,躬身道:"陛下,不如這樣如何?"

甯元憲道:"說."

這個態度已經非常冷漠了,放在之前肯定是相父請講,甯元憲此時連和祝弘主演戲都懶得了.

祝弘主道:"這次祭天大典,依舊定甯政殿下為念祭天疏之人,但是讓甯岐殿下作為候補.萬一甯政殿下趕不回來,就有甯岐殿下念這份祭天疏."

什麼叫萬一甯政趕不回來?

在所有人心中,甯政是一定趕不回來了.

被包圍已經超過一個月了,神仙難救了.

國君甯元憲想了一會兒,點頭道:"可!"

然後,甯元憲下旨:祭天大典,甯政作為念祭天疏之人,甯岐作為候補.

這也算是群臣對國君的一次退讓.

不過,他們覺得這一次退讓基本上無關大雅.

因為甯政注定是回不來的!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傳來了一陣陣高呼.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然後,一個千戶將領飛快沖進了宮殿,竟然是蘭一.

他,他不是在甯政身邊嗎?

怎麼回來了?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甯政殿下擊退楚王二十萬大軍,大獲全勝."

"這是楚王和甯政殿下簽訂的新停戰協定."

"這是楚王給陛下的國書,宣布上一次簽訂的停戰協定作廢."

這話一出.

全場死一般的靜寂.

我的天?

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甯政九千人,退守內政,擊退了楚王二十萬大軍?

這里用的是擊退,而不是殲滅.

但是楚王怎麼可能善罷甘休啊?

為了民心,為了報仇雪恨,他也應該一戰到底,徹底將甯政的九千人徹底滅掉啊.

還有,什麼叫簽訂新的停戰協定?

之前簽訂的停戰協定作廢?

也就是說,甯岐殿下簽訂的那份停戰協定作廢了?

這話一出,楚國朝臣大怒.

楚王這是什麼意思?

之前簽訂的停戰協定,說不算數就不算數嗎?

當我越國是什麼啊?

還有甯政殿下,你竟然和楚王簽訂了新的停戰協定?

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肯定是甯政的軍隊被楚王包圍,面臨絕境.

甯政為了活命,所以和楚王簽訂了新的協定,肯定出賣了楚國更多的利益,這份新的停戰協定,不知道何等喪權辱國呢.

頓時,在場的禦史紛紛出列狂噴.

"大王,停戰協定不能改,不能改!"

"大王,臣彈劾五王子甯政為了一己私利,為了苟全性命,竟然出賣越國利益,私自和楚王苟且,簽下了不平等契約."

"大王,我越國之利益,不可侵犯.任何新的停戰協定,我們不認."

滿朝文武,義憤填膺.

甯政這個套路,他們太熟悉了.

明明打輸了,卻說成是勝利.明明是出賣越國利益,苟全性命,卻說成是擊退了楚國大軍.

上一次太子甯翼,不就是這樣做的嗎?明明大敗說成是大獲全勝,而且還號稱幾乎將矜君主力殲滅.

這份甯政這份所謂的新協定,肯定非常苛刻恥辱.

而這個時候,蘭一打開新的停戰協定,大聲念道.

第一條,越國軍隊退出楚王都,楚國軍隊不得進行任何襲擊,並且要在回程路上,出售糧草物資給越國軍隊.

第二條,楚越兩國徹底停戰,邊境線恢複到兩年之前的狀態.

第三條,天道會在接下來五年內,支援楚國兩百萬金幣,修建新王宮.

第四條,楚國允許天道會在境內開設相關商業機構.

念完之後!

蘭一大聲吼道:"請問諸位大人,這一份新停戰協定,可有喪權辱國嗎?"

全場靜寂.

蘭一冷笑道:"上一次甯岐殿下和楚王簽訂的停戰協定,大家還記得清清楚楚吧,最關鍵的一條,楚越兩國停戰,邊境線恢複到二十五年前的狀態.也就是說我越國要割讓二百里國土,我知道諸位大人喜歡裝糊塗,但這是不是事實?"

這道耳光,狠狠扇打在所有朝臣的臉上.

尤其扇打在甯岐的臉上.

這當然是事實,只不過他們刻意向越國老百姓隱瞞了這一點,然後高呼勝利.

蘭一道:"甯政殿下聽聞了之前的那份停戰協定之後,久久不能平複,他不願意割讓一寸國土.所以他在決定九千軍隊不撤離,依舊堅守楚王都,就是為了把楚王打痛,逼迫他簽訂全新的停戰協定."

"楚王都之戰,第一天我們擊退了楚國大軍,楚軍傷亡近三萬.第二天,楚軍傷亡近兩萬!這不是輝煌勝利又是什麼?難道你們以為是想太子甯翼那種無恥的捷報嗎?"

"我們涅槃軍為了越國拼死戰斗.甯政殿下為了越國,幾乎將自己置于絕境.這怎麼變成有錯了,這怎麼變成喪權辱國了?何等之荒謬?"

"諸位大人口口聲聲說不承認新的停戰協定,難道要眼睜睜看著我越國割讓國土嗎?"

"你們這群人為了黨爭,為了自己的利益,難道可以連臉面都不要了嗎?"

"祝弘主宰相!"蘭一大吼道,他還真是虎啊.

祝弘主面孔一顫,然後道:"蘭將軍,有何指教?"

蘭一問道:"沈浪公子讓我問您,這兩份停戰協定,我越國應該選擇哪一份呢?應該廢棄哪一份呢?"

眾人齒冷.

沈浪你這個狗賊,打臉真狠啊,絲毫不給臉面,這何止是打臉,簡直是活生生要將臉皮撕下來啊.

祝弘主的雙手微微顫抖道:"如果,沒有其他條件,當然是選擇後一種."

蘭一又望向了甯岐道:"三王子殿下,上一份停戰協定是您簽的.上面說恢複到二十五年前的邊境線,是不是要讓我越國割讓二百里國土?"

我草你大爺的沈浪,你這打臉還沒完沒了了.

甯岐冷聲道:"是."

這件事情隱瞞老百姓是可以的,但是在朝堂上公開質問,就沒有回避的余地.

蘭一道:"甯岐殿下,那您覺得我越國應該選擇哪一種停戰協定呢?是不是要廢棄您簽的那一份呢?"

甯岐面孔猛地一抽道:"當然是五弟和楚王簽訂的那份停戰協定更好."

蘭一又朝樞密院的種鄂望去道:"種鄂大人,請問您覺得是那一份停戰協定更好呢?"

我日!

蘭一,你可以了啊?

打臉也要有個盡頭啊.

你這挨個問下去,是要把每一個人的臉都打過一遍怎麼了?

種鄂本能地望向國君甯元憲.

陛下,您就任由這個小小的千戶這般一直對著大臣們打臉嗎?

然而,甯元憲竟然朝著後面一躺,頗有看好戲的意思.

君臣離心至此了嗎?

樞密院種鄂硬著頭皮道:"若無其他條件,當然是後面一份停戰協定更好."

蘭一又拿出一份東西道:"陛下,這是楚王陛下給您的國書,向您解釋為何要簽訂新的停戰協定,為何要作廢之前的那一份."

我艹!

現在不但沈浪來打臉,楚王也要跟著一起來打臉甯岐了?

沒有看出來啊,楚懷心?

之前在天西行省的時候,你口口聲聲甯岐賢弟,和我掏心掏肺.

口口聲聲要和我守望相助.

結果一回王都,直接就將我甯岐出賣了?

狠狠一道耳光,就扇在我的臉上?

沈浪究竟給你吃了什麼迷魂藥啊?

你竟然這樣放過沈浪和甯政,他們可是燒了你的王宮,你如何想將士們交代?如何想楚國萬民交代?

不僅僅甯岐覺得非常疑惑.

滿朝大臣也覺得非常不解.

為什麼啊?

楚王為何要這樣做啊?

明明上一份停戰協定更加符合楚國利益.

忽然有一名禦史跳出來道:"陛下,這不合情理.甯政殿下和沈浪只有區區不到九千大軍,楚王有二十幾萬大軍,而且這還是在楚王都.楚王憑什麼和甯政殿下簽訂新的停戰協定,而且還是不利于楚國的停戰協定.這里面肯定有密約,沈浪,甯政殿下肯定和楚王簽訂了密約,這密約內容一定出賣了我越國巨大的利益,請陛下徹查到底!"

媽蛋,這才叫血口噴人.

這才叫莫須有啊.

這名禦史猛地叩首道:"陛下,這里面一定有陰謀啊,甯政殿下和楚王肯定有賣國密約啊,萬萬不可同意.為了我越國的百年基業,萬萬不可輕率同意啊."

甯元憲眼睛一眯,笑道:"有意思,有意思.黨同伐異,為了利益,可以不要臉面,不管是非黑白,可以將國之利益徹底拋在一邊."

"來人,將這個禦史打殺了!"

這話一出,黎隼公公一揮手,頓時兩名武士要將這名禦史拖出去.

甯元憲道:"不必拖出去,就在這朝堂上,當場打殺了!"

"是!"

然後,幾個武士將這個禦史按在地上.

活生生當著滿朝文武的面,活生生打死!

血濺朝堂!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沖一萬六!月票榜十萬火急,十萬火急,急需兄弟們出手相助,拜托!

謝謝啊米1216萬幣打賞.

上篇:第382章:大戰完美結束!大獲全勝!    下篇:第384章:萬民敬仰!我的太陽!巔峰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