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84章:萬民敬仰!我的太陽!巔峰戰   
  
第384章:萬民敬仰!我的太陽!巔峰戰

g,更新快,無彈窗,!

越國基本上不會因言獲罪.

禦史差不多算是比較安全的一種官職,但是近年來已經漸漸變了.

甯元憲一次又一次突破了底線.

這一次更是在朝堂之上打殺了一名禦史.

鮮血甚至濺在了旁邊大臣的臉上.

甯岐,祝弘主,種鄂等人靜靜地望著這一幕.

國君打死的雖然是一名禦史,但是每一個板子都仿佛打在他們的臉上.

朝堂之上所有的文武大臣面孔蒼白.

"啪啪啪啪……"

隨著板子落下的聲音,許多大臣的臉上也一陣陣抽搐.

這個時候,許多人心中湧起了一句話.

君視臣如土芥,臣視君為寇仇.

但捫心自問,這句話合適嗎?

也不是太合適.

這一次是非黑白不分的是臣子,而並非君王.

所以哪怕是聖人的話,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甯元憲望著地上的尸體,雙手依舊震顫著,此時他已經不再掩飾.

這兩年來,他真的明顯老了.

之前的他,五十幾歲的人像是三十幾歲.

而現在的他,五十幾歲的人像是六七十歲.

不僅如此,他覺得自己行動也越來越不便了.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甚至要很努力,才能自己爬起來.

沈浪說的那個帕金森綜合征,已經越來越嚴重了.

他的時間不多了.

"退朝!"

甯元憲一聲令下,在黎隼的攙扶下,離開了朝堂.

全場甚至沒有人喊恭送陛下.

………………

如果是太子甯翼,遭受這麼大的打擊,肯定已經開始砸東西了,甚至開始虐待女人了.

但是甯岐沒有,他依舊非常冷靜,直接回到自己的府邸,甚至沒有去祝弘主家中.

他在等消息.

楚王都內究竟發生了什麼?

就算楚王想要和沈浪甯政談和,他底下的軍隊也不會同意啊.

楚王難道會違逆天下萬民,幾十萬將士的意志?

沒有過多久.

正式的消息傳來了.

那個蘭一說的話是真的.

沈浪和甯政的軍隊雖然只有區區九千人,但是前兩天確實擊退了楚王大軍的攻擊.

楚王軍隊也確實傷亡達到驚人的四五萬.

但之後楚王都就發生瘟疫,楚王下令關閉王都所有城門,並且停戰.

之後楚王感染瘟疫,垂死奄奄一息.

是沈浪救回了楚王.

又是沈浪,幫助楚國控制了王都的瘟疫,拯救了無數人.

所以,楚越兩支軍隊的仇恨就抵消了.

看完之後,甯岐閉上了眼睛,回憶他和新楚王交往的每一幕.

這位楚王真強.

太厲害了.

盡管在天西行省,兩個人都在演戲.

但真的很逼真啊,真的讓人相信,楚王是真心要和他甯岐結盟的.

結果轉身就賣了他甯岐.

而且,為了讓甯政安然無恙回到越國,為了讓兩軍停戰,竟然不惜讓自己"感染"瘟疫,奄奄一息.

這位楚王陛下對自己真狠.

厲害,厲害.

難怪帝國廉親王說了一句話,天下如此多嬌.

天下將亂的時候,一下子湧出來那麼多的驚豔之才.

"楚王此舉,會觸怒皇帝陛下吧."種鄂忽然道.

祝弘主道:"演得足夠好,沒有破綻便夠了,難不成再殺一個楚王嗎?"

是啊,楚王此舉肯定會讓帝國不快.

但總不能殺了一個楚王,再又把新的楚王謀殺?

甯岐道:"甯政就要回來了."

在場幾個人點頭.

甯政回來之後,國君會興高采烈帶著他去祭天大典,甯政再一次念祭天疏.

然後,國君直接冊封甯政為越國公.

接著廢掉太子甯翼.

最後,直接冊封甯政為越國太子.

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的.

有沒有可能群臣徹底反對甯元憲,阻止他冊封甯政為太子呢?

大概是不可能了.

國君和臣子已經徹底撕破臉皮了.

他下旨冊封甯政為太子,群臣如何做?

抗旨不尊.

堅決不承認?

最後徹底罷朝?

整個越國朝政停擺?

"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走到這一步."甯岐道:"朝政停擺,後患無窮."

忽然,薛徹道:"讓甯政回不來便是了."

這話一出,全場眾人沒有絲毫驚愕的表情.

一般來說斗爭都是斗而不破.

而現在!

已經徹底撕破臉皮了,國君都在朝堂上打死人了.

那還有什麼事情不能做的?

薛徹來到大地圖面前道:"沈浪的軍隊行軍速度已經足夠快了,但還是不夠.甯政和沈浪一定會在第一時間趕回來,所以他們很可能會脫離軍隊."

薛雪道:"沈浪麾下有一個情報組織,黑鏡司.所以天越城發生的事情,他會第一時間知道祭天大典的事情,所以一定會讓甯政用最快速度趕回天悅城."

薛徹道:"目前看來,甯政和沈浪可能走三條路線."

"第一條,正常路線,穿越大半個楚國,穿過天西行省返回國都."

"第二條,穿越大半個楚國,然後從平南關南下,借道羌國,從天西行省南部進入國都.這樣就能繞開種氏家族的地盤."

"第三條路線,也是絕對不正常的路線.這幾個人再一次選擇翻越大雪山離開楚國進入羌國,然後從天西行省南部返回國都."

"如果要劫殺沈浪和甯政,最好提前預知他的行動路線."

這個時候,祝弘主忽然道:"是劫殺甯政."

眾人一愕,這是什麼意思?

沈浪不能殺了嗎?

祝弘主沒有接著說話.

甯岐問道:"浮屠山和楚國接壤,能不能偵測到甯政的行走路線?"

薛徹沒有說話,表現得和浮屠山毫無關系.

薛雪忽然道:"可以!"

甯岐道:"那就准備吧,傾盡全力,劫殺甯政,不要讓他返回國都."

一旦殺死甯政.

太子之位,基本上就塵埃落定了,再也無人和甯岐爭奪.

就算是甯元憲,他會怒氣沖天,但最終還只能選擇甯岐,總不能把越國江山交給甯禛或者甯景吧?那越國就徹底毫無希望了.

甯岐接著道:"甯政和沈浪身邊有一個李千秋,宗師級強者.李千秋妻子,近宗師級強者.大傻武功未知,但也會非常之強.還有一個金木蘭,武功未知."

金木蘭的武功,確實是徹底未知的.

甯岐道:"我們這邊能夠出動多少個大宗師?"

"我和燕難飛."薛徹道.

甯岐道:"黑水台都督閻厄呢?"

薛徹想了一會兒道:"他還是不方便."

薛雪道:"浮屠山可以出動兩個大宗師."

祝弘主道:"我這邊,也可以申請三個."

他說的是申請.

"七個大宗師?"

竟然出動七個大宗師劫殺甯政?

甯政身邊,真正有大宗師之名的,僅僅只有一個而已.

"料敵從寬!"甯岐道:"能多,還是要多!可以去拜訪隱元會,拜訪天涯海閣."

"好!"

"我們還有八天的時間,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一定要斬殺甯政!"

"是!"

……………………

沈浪和甯政,是六月二十八撤離楚王都的.

離開了楚王都之後二百里.

沈浪忽然道:"甯政殿下,我們要分開走."

甯政一愕.

沈浪道:"如今國都之內正鬧得沸沸揚揚,無數臣民請陛下進行祭天大典,感謝上天之保佑,才使得這一場國運之戰大獲全勝.陛下一直拖,但是前不久天南行省南部發生了地震,這被視為上天的預警,所以陛下也拖不下去了.祭天大典一定要進行了,陛下肯定是想要讓你念祭天疏,緊接著冊封你為越國公."

甯政點頭.

沈浪道:"蘭一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到了國都了,我們和楚王簽訂新的停戰協定,甯岐的那份停戰協定徹底廢棄,這件事應該爆開了,如此一來在民間您的聲望一定會超過甯岐.一旦等陛下冊封你為越國公,進而冊封為太子,那敵人就只有一條路,徹底抗旨,朝政停擺.但不管是祝弘主和甯岐,都不願意走到這一步.所以他會想盡辦法劫殺您."

"只要殺了您,一了百了.你跟著軍隊一起走,目標太明顯了,所以你必須脫離軍隊."

苦頭歡道:"殿下,公子,我可以把軍隊帶回國都."

沈浪道:"不,我帶軍隊返回國都,苦頭歡跟著殿下從另外一個地方走."

甯政一驚道:"你一個人帶著軍隊?"

沈浪道:"還有木蘭."

甯政道:"大傻跟著你."

沈浪道:"不,大傻跟著殿下一起走."

甯政道:"不行,那樣你太危險了,你身邊只有木蘭一個人.若敵人喪心病狂對你進行刺殺,根本就擋不住."

沈浪歎息道:"我不會被刺殺了,至少幾個月時間內,天下沒有人會刺殺我了."

所有人一愕?

這是為什麼啊?

沈浪沒有解釋.

苦頭歡道:"公子,那我們帶著殿下從哪個方向走?"

沈浪道:"翻越大山,翻越大雪山,走我們來時的路線."

這話一出,李千秋道:"這是為何?走這條路絕對隱秘,不會被敵人發現嗎?"

沈浪道:"不,任何一條路都會被發現.只是大雪山之巔,更適合有些人的戰斗."

李千秋道:"你是說,劫殺一定會發生?"

沈浪道:"對,劫殺一定會發生."

李千秋道:"那公子為何不跟著甯政殿下一起走,您帶著軍隊就起不到疑兵的作用了啊."

沈浪道:"我想穿過天西行省的時候,看看有沒有機會給種氏家族致命一擊."

這話一出,所有人驚愕.

"我很希望種氏家族的軍隊會來劫殺我們涅槃軍,這樣我也能給種氏家族致命一擊."

甯政看了沈浪一眼道:"你確定,沒有人會刺殺你了?"

沈浪點頭道:"沒有."

甯政道:"好,那一切按照你的意志."

半個時辰後.

甯政,李千秋,李千秋妻子,大傻,苦頭歡,武癡唐炎六個人脫離了軍隊直接南下,秘密翻越大山.

………………

紙包不住火的!

盡管有人在拼命壓制輿論,但朝堂上的事情還是爆發了出來.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老百姓有些時候很愚鈍,仿佛所有的情緒都被操控著.

所以這就給很多文官一種錯覺,不管我們宣傳什麼,我們說什麼,民眾就會相信什麼.

比如之前,文官勢力,讀書人勢力,拼命利用輿論打擊沈浪和甯政.

簡直讓這兩人被千夫所指,活生生釘在恥辱柱上.

但事實確實這樣的,你引導的輿論要和民眾們想象得一樣.

你說出來的話,是他們想要聽到的.這樣你就能操縱/輿論,就能煽動無數民眾的情緒.

當時太子准備進入南毆國和矜君決戰的時候,沈浪之前之所以被千夫所指,被萬人唾棄,根本原因並非他是所謂的投降派,而是因為國都萬民討厭沈浪.沈浪無數次將他們的面孔打得噼里啪啦亂響,而且殺起人來絕不手軟.

但是,當你操縱的輿論不是民眾想要知道的時候.

那你就壓制不了,也操縱不了.

楚王二十幾萬大軍進攻楚王都,甯政殿下率領九千人死守不退,擊退了楚王的大軍,逼迫楚王簽訂了新的停戰協定.

聽說了嗎?之前甯岐殿下和楚王簽訂的停戰協定中有鬼的.上面寫著恢複二十五年前的邊境線,其實是要割讓給楚國二百里國土.

現在甯政殿下簽訂的新停戰協定中,我們越國寸土不割.

所以甯岐殿下簽訂的那個停戰協定,其實算是喪權辱國的,已經被廢棄了.

這些傳言如同長著翅膀一般,到處亂飛.

很快人盡皆知.

萬民倒是沒有唾罵甯岐.

事實上,他們對甯岐還是充滿了好感,甚至仰慕.

因為在他們心中,甯岐殺了先楚王,擊退了楚國的幾十萬大軍.

而且之前的停戰協定雖然割讓了二百里國土,但也談不上喪權辱國.

比起亡國之危,這個結果已經很不錯了.

但人心總是得隴望蜀的.

現在新的停戰協定出來了,竟然寸土不割.

有人說,甯政殿下簽的停戰協定雖然沒有割讓國土,但是卻賠款兩百萬金幣.

這些金幣,都要從越國萬民身上訛詐.

這就是有些人亂帶節奏了.

但是國君甯元憲很快打破了這個謠言.

他直接把楚越兩國的新停戰協定,直接貼滿了國都.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是天道會支援二百萬金幣幫助楚國修建王宮.作為交換,楚國會為天道看開啟市場.

這個輿論太符合民眾的期待了.

奇跡一般的勝利.

幾千里之外,揚我國威啊.

甯政殿下牛逼,太牛逼了!

這才是真正大勝.

之前率領著不到一萬人你幾千里突襲遠征,攻占了楚王都,俘虜了楚王後,焚燒了楚王宮.

這個戰績已經讓人戰栗了.

現在竟然又用九千人打敗了楚王的二十幾萬大軍,逼迫著楚王妥協.

太厲害了.

這才是不世之功.

頓時間,越國萬民心中的天平再一次偏移.

甯政的分量再一次超過了甯岐.

或許這樣的君王帶領著越國,才能走向強大.

至于沈浪?

國都萬民當然知道這里面有很大是他的功勞,但實在是不想提這個人.

沒辦法,沈浪把國都的民眾虐得太狠了.動輒打臉,甚至殺了好多人.

盡管殺的都是地痞流氓,但地痞也是民眾啊.

………………

沈浪帶著不到七千軍隊一直往東,穿越大半個楚國,班師回朝.

這段時間,他和木蘭平均大概一天兩次吧.

但是後來變得三四天都沒有一次了.

木蘭可以忍住不叫喚,但是沈浪鬼叫鬼叫的,結果被沙曼王後聽到了.

這位矜君的妻子實在忍不住了,直接找到了木蘭道:"妹妹,我知道這種事情非常有意思.但是至于每天都做嗎?稍稍有點節制啊,你那個人渣夫君都快要成人干了,你自己本事你不知道嗎?"

然後,木蘭就不許沈浪碰了.

回家再說,回家再說.

沈浪覺得沙曼王後肯定是在妒忌.

他每天能夠和木蘭寶貝雙宿雙飛,而沙曼和矜君卻天各一方.

奶奶的,你自己沒水喝,還不許別人喝嗎?

………………

而甯政那邊,六個人再一次開啟了艱難的翻越雪山之旅.

因為只有六個人,而且幾乎都是武功高手,所以速度非常快.

幾乎不眠不休,僅僅四天之後,就走完了幾百里的崇山峻嶺,千里大雪山也走完了大半.

七月四日!

甯政,李千秋六人,翻越最後的雪山.

同時也是最高的一座雪山,海拔達到了七千米.當然這個世界海拔一詞也是沈浪第一個提出的.

只要翻過了這座雪山,就能進入羌國.

"休息三個時辰,明日一早下大雪山,進入羌國!"李千秋道.

然後,六個人就在這座最高的雪山上紮營.

休息了三個時辰!

次日!

太陽從東邊升起.

六個人看了一場無比壯觀的日出.

這還是第一次在大雪山上看到日出.

因為大雪山常年都是大雪紛飛,想要看到日出是很難的.

真好看啊!

太陽升起的勢頭,簡直勢不可擋.

"你們說,這個世界上誰最像是太陽?"劍王妻子道.

甯政想了一會兒,道:"應該是姜離陛下吧."

眾人紛紛點頭.

沒錯,就是姜離陛下.

之前東方王朝還有大量的奴隸,就是在姜離手上,徹底摧毀奴隸買賣.

他做的更偉大的事情就是要徹底打碎大炎帝國和超脫勢力對文明的封鎖和壟斷.

他要讓上古文明的光芒照耀整個東方世界.

結果他失敗了,暴斃而亡.

但是他的死,依舊釋放出了強大的光芒.

這短短幾十年時間,泄露出來的上古典籍,超過之前幾百年.

至少他讓天下無數人都知道了還有上古遺跡這回事,至少還有上古文明這回事.

否則,之前那些讀書人哪有資格看到上古的碑文啊?哪有資格接觸到上古典籍啊.

僅有的武道秘籍,還都是從幾大超脫勢力那里泄露出來的,只有極少數秘籍是武道強者無意中挖掘到的.

最直接的一點,姜離陛下的出現,使得整個東方王朝的武道水准上升了一個台階.

可惜啊.

隨著姜離陛下的暴斃,這種文明冉冉升起的勢頭再一次被扼殺了.

苦頭歡眯起眼睛.

他真正是姜離陛下的人.

不僅他,還有藍暴,還有屠大,屠二等等人全部都是.

甯政忽然道:"真是痛恨為何沒有早生三十年."

他這句感慨,也打動了李千秋等人.

是啊,為何不早生三十年?

那樣就可以投身于姜離麾下,和他一起進行轟轟烈烈的事業.

甯政道:"沈浪和談過,他說如果對整個世界有利,對整個文明有利的話,天下一統是好事.但是大炎帝國統一天下,一定會再一次進行文明的徹底封鎖,那就是一種倒退.所以大炎帝國統一天下,是天下之禍."

李千秋道:"可惜,這個世界再無姜離陛下,無人能夠和大炎帝國抗衡了."

甯政道:"唯有竭盡全力而已,走吧!"

然後,六個人就要下大雪山,進入羌國境內.

此時,李千秋忽然道:"我們走不了了."

確實走不了了.

雪山下面,十幾道身影,滾滾而來.

速度無比之快.

所過之處,積雪飛濺.

短短片刻後.

這十幾個人沖到了山頂,將甯政等人包圍了,間隔幾十米.

十幾個人,全部帶著面罩.

十個宗師級強者,五個頂級強者.

李千秋目光漸漸掃過.

薛徹,燕難飛.

隱元會兩名宗師,浮屠山三名宗師.

天涯海閣一名宗師.

還有兩個宗師,李千秋只認識一個,祝煙行.

真是超豪華陣容啊.

為了劫殺甯政,竟然出動了十個大宗師.

天大的手筆.

了不起,了不起.

說什麼規矩?

說什麼超脫?

真是可笑.你浮屠山不是不出動殺手嗎?你天涯海閣不是高高在上,如同神仙之人嗎?

怎麼如今也玩起了劫殺了?

當然了,這里荒無人煙,只要將甯政等所有人全部殺光,那就可以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天涯海閣依舊是超脫世俗的.

一切規矩都是可以被打破的,只要利益足夠大.

而這次刺殺甯政的利益就足夠大,繼承整個越國.

當然光靠甯岐一人,恐怕還不能出動這麼多的宗師級強者.

這背後還有更大的意志.

甯政道:"薛伯爵,都到這個時候了,為何還要藏頭露尾,何不摘下面罩?"

薛徹變聲道:"甯政殿下認錯人了,我並不認識什麼薛伯爵,而且我們戴著面罩,只是因為太過于寒冷的,戴著暖和一些."

燕難飛道:"甯政殿下,您真會為自己挑選墳墓.無限風光在險峰,能夠死在這個地方,也算是您的幸事."

薛徹道:"甯政殿下,沒有想到你真的翻越雪山返回越國,敬佩敬佩.但還是沒有超過我們的預料,今日便死在此處如何?當然您畢竟是越王之子,我們允許你自我了斷."

燕難飛道:"甯政殿下,這一戰你們根本沒有一戰之力.我們也不想亂殺無辜,只要你自盡,我們就放過你身邊的五個人如何?"

李千秋道:"殿下,不要相信.就算您自殺,他們也依舊會殺光我們的.反而您只要一死,我們就徹底失去了斗志."

燕難飛道:"李千秋,在劍島上呆著不好嗎?"

李千秋道:"呆在劍島,看似隱世,實則是逃避,何不出來殺一個痛快?"

燕難飛道:"李千秋,今日你大概是殺不痛快了."

看上去確實是這樣.

完全是絕望的戰局.

對方十五個絕頂高手,其中十個宗師.

而甯政這邊,充其量只有李千秋一個宗師.

甯政也戴上了口罩,因為接下來戰斗會大口喘息,如果吸入太多的冷空氣,對肺部傷害太大.

然後,他拔出了長劍.

李千秋,他的妻子丘氏,苦頭歡,大傻,唐炎紛紛拔出劍.

就算是絕望之戰,也要一戰到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哈哈哈哈……"

空氣中傳來了一陣豪邁大笑.

"薛徹伯爵,燕難飛賢弟,好久不見,甚似想念啊!"

蘇難!

大南國樞密使,突破了宗師境界的蘇難.

他猛地從積雪中沖出.

如同奔馬一般,沖到了山頂,抖出了一支銀槍.

上到山頂之後,蘇難忍不住和李千秋對視一眼

造化弄人啊,之前兩個人還是死敵,現在竟然並肩作戰了.

"甯政殿下."

"蘇公."

薛徹道:"蘇難大人,您不像是這麼豪邁赴死之人啊?您應該非常惜命的."

瞬間之後,一個枯瘦的老者,飄然而至.

"大南國師沙飲,拜見諸位師弟."

他確實可以喊師弟.

因為,他年紀最大.

燕難飛一愕道:"大劫寺的前輩?"

沙飲國師道:"老朽和大劫寺已經毫無關系,如今是大南國太師."

這位沙飲國師,曾經要在沈浪面前燒死自己,燒死大南國都的所有人,看上去羸弱不堪.

然而,他是一名大宗師.

薛徹微微皺眉,敵人一下子出現了兩個大宗師.

那麼這一戰,就沒有那麼輕松了.

但是,依舊可以拿下!

"該來的人,都來齊了嗎?"薛徹道:"如果來齊了,就開戰吧."

又有一個身影飄然出現.

楚國魔岩道宮之主,美麗的班若大宗師,雪山老妖林裳的師妹.

她驚訝地望著蘇難,道:"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蘇難苦笑道:"說來話長,班若大宗師別來無恙."

班若非常不好意思,因為之前蘇難收買她去對戰李千秋,曾經送了一個來自上古的禮物.

班若沒能擊敗李千秋,所以這個禮物要還回去的.後來她聽說蘇難死了,內心還有點慶幸.

不是我不還啊,實在是蘇難已經死了,蘇氏家族覆滅了,我就算想還也還不了.

現在債主竟然又出現了,真是好尷尬.

"抱歉啊,那件東西我沒有帶在身上,以後再還給蘇先生."班若道.

蘇難道:"不用了,那東西落在我手中只是明珠暗投,給班若宗師,才是最好的結果."

接著,蘇難忍不住問道:"班若宗師,您為何會來?"

班若道:"有人讓我來的,付出了讓我無法拒絕的代價."

薛徹大為皺眉?

心中感到不安.

敵人竟然來了三個大宗師.

那麼這就意味著,今日這一戰,完全在沈浪的預料之中啊.

這就有些不妙了.

沈浪這小賊,還真是智近乎妖啊.

燕難飛目光一寒道:"還有人出現嗎?"

又一個身影飄來.

肌膚太白了,幾乎透明的一般.

沈浪的老師,吳荼子大宗師.

"蒙師兄?云師兄?"吳荼子來了之後,不由得驚訝一呼,因為她認出了兩個浮屠山的宗師.

好尷尬.

薛徹頭皮發麻.

對方這就來了四個大宗師了.

"還有嗎?還有人來嗎?"薛徹大喊道:"索性一起出現?如何?"

然後,又有兩個身影出現了.

大宗師雪隱,大宗師鍾楚客.

這兩個人,終于來了嗎?

甯政一方,一下子多出了六名大宗師了.

薛徹再一次問道:"還有人嗎?"

這下子,應該是真的沒有了.

"既然沒有人了,那就開戰吧!"

"今日有緣,我們就決戰雪山之巔."

"甯政殿下,您的性命就交給天神裁決了."

隨著一聲令下.

武道巔峰之戰,正式開啟!

……………………

注:今天更一萬六千多,月票前五岌岌可危,兄弟們拉我一把!糕點竭盡全力碼字報答之.

謝謝程公668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83章:狂打臉甯岐!太爽了!血濺朝堂    下篇:第385章:偉大凱旋!萬眾擁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