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87章:天塌!浪爺入國都!天殺之甯寒   
  
第387章:天塌!浪爺入國都!天殺之甯寒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我是曉龍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你)

甯元憲嘴里再一次喊出了相父二字,但聽上去已經充滿了諷刺.

老態龍鍾的祝弘主仿佛要睡著了一般,竟然沒有反應.

甯元憲目光一寒道:"祝弘主,寡人在問你話呢?"

祝弘主猛地一顫,好像這才清醒過來,直接豎起耳朵道:"哦,陛下有什麼要問老臣的?"

甯元憲道:"我要冊封甯政為越國公,你是同意,還是反對啊?"

祝弘主道:"老臣保留意見."

什麼是保留意見?

贊成就贊成,反對就反對.

甯元憲心中不屑一笑,然後繼續道:"黎隼擬旨,正式冊封甯政為越國公."

"遵旨!"

黎隼當眾擬定了旨意,甯元憲簽字,並且用了大印.

如此,甯政這個越國公就已經徹底落定了.

甯元憲繼續道:"今天還有一件事,如今已經確定太子甯翼投降矜君了?"

果然來了.

"是的,陛下!"

"矜君還發來公文,問是否要贖回太子殿下."

甯元憲勃然大怒道:"一將無能,累死全軍.堂堂一國太子,不但拋下軍隊獨自逃生,而且投降異國,甚至還幫助矜君奪取落葉城,簡直是莫大的恥辱,寡人怎麼生了這麼一個兒子?"

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了,為何到現在才發怒啊?

甯元憲道:"這樣無德無能之輩,如何再做我越國太子?前段時間我祭祀先祖的時候,已經告知了此事,先王托夢給我,這樣的子侄不但不配做我越國的太子,甚至不配成為我甯氏王族的一員.下旨,正是廢掉甯翼的太子之位,昭告天下!"

頓時,群臣拜下.

"臣等遵旨!"

大宦官再一次擬詔書,正式廢掉甯翼的太子之位.

早就應該廢掉了,但是國君處心積慮一直拖著不辦.

因為之前甯岐的聲勢遠遠超過了甯政,如果廢掉了太子,那甯岐上位的呼聲會更高.

而如今,甯政連著兩三場大勝,在越國萬民的聲勢中已經超過了甯岐.

所以,是時候廢掉太子甯翼了.

不過國君還是急了,完全是兩步並作一步來走.

別說一年半載,連十天半個月時間都等不及了.

接著,國君甯元憲歎息道:"諸位愛卿,寡人的身體也不太好了.國不可一日無太子啊,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將太子之位定奪下來如何?"

群臣呼吸一窒.

這就要正式開始了嗎?

空氣中,仿佛湧現出了一股殺氣.

甯元憲問道:"甯綱王叔,你資曆深,眼界寬,你來說說看,誰為太子比較合適啊?"

國君當然巴不得直接說,寡人定了,甯政為太子.

但戲還是要稍稍演一下的.

甯綱心中一聲歎息.

他真的很看好甯岐,但可惜啊,這個關鍵時刻他還是不能違逆國君的意志.

關鍵甯政也很不錯,非常符合甯綱的胃口.

頓時,甯綱出列道:"臣推舉甯政殿下為太子."

國君又問道:"甯啟王叔,你覺得誰比較合適呢?"

甯啟王叔沉默了片刻,更深的歎息,他是真的偏向甯岐的.

"臣推舉甯政殿下."

刺客,宰相祝弘主出列道:"臣推舉甯岐殿下."

"臣推舉甯岐殿下."種鄂出列.

"臣推舉甯岐殿下."

"臣推舉甯岐殿下."

朝堂上的群臣紛紛出列.

"臣推舉甯政殿下."

這一幕,在天下諸國的朝堂也是少見了.

一般來說,立太子是家事,也是國事,不大可能在朝堂之上公然商議.

都是君王和重臣們私下商議妥當了之後,再在朝堂上直接通過.

一定要表現出整個朝堂眾志成城,團結一心的氣勢.

拿出兩個人,然後雙方對噴,最終投票抉擇,選出其中一個人?

抱歉,這個游戲東方王朝不喜歡玩.

然而,此時越國朝堂上卻上演了這一幕.

在場幾百個文武大臣,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敢出來說話.這種場合,不是巨頭千萬別開口.

而站出來說話之人,八成支持甯岐,兩成支持甯政.

這個結果倒是讓人有些驚訝,竟然還擁有兩成的人支持甯政?

國君甯元憲卻滿不在乎.

你們有發表意見的權力,但是立太子終究還是寡人的事情.

如今東方王朝,一旦立了太子,若沒有大錯,想要廢掉是很難的,哪怕君王也不容易做到.

曆代王朝有多少君王想要換太子,都被群臣阻擋而失敗.

但這一次甯翼自己作死,他的被廢完全是人心所向.

甯翼完蛋之後,立嫡是不可能了,甯岐和甯政都不是王後嫡子.

立長也不可能了.

甯元憲的第二子,已經出家好多年了,上哪去立他?

單純身份上,甯政和甯岐半斤八兩,一個種妃所生,一個蘇妃所生.

甯元憲抬起手.

群臣靜寂.

剛才已經給過你們開口的時間了.

接下來寡人一旦乾綱獨斷,你們就要給我閉嘴,否則就是抗旨,就休要怪寡人的刀劍太過于鋒利.

剛才算是走完過場了,接下來寡人就要獨斷了.

國君甯元憲站了起來.

"擬旨,正式冊……"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靜靜地等待甯元憲口中說出甯政的名字.

然而……

甯元憲久久沒有說出口.

他張開嘴巴,卻發不出聲音.

他……他的身體仿佛徹底僵硬住了一般.

"呃……"

甯元憲猛地眼睛睜到了最大,拼命地張嘴想要說話.

但是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整個腦子,整個精神,仿佛瞬間要在內部炸開,徹底一片空白.

"好,好狠的心啊."

"果然做出了弑父之事……"

甯元憲嘴里說不出來,心中卻在哀泣.

他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意志,將手指向了甯綱和甯啟.

用完這最後的力氣之後.

"砰……"

國君甯元憲的身體,直挺挺倒了下來.

"父王……"

"父王……"

甯政和甯岐一陣嘶吼,猛地沖了上去,將甯元憲扶住.

"陛下……"

"陛下……"

黎穆大公公,黎隼大公公飛快地沖了上來.

………………

全場所有的臣子完全驚呆了.

這……這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到緊要關頭,陛下竟然倒下了?

難道又中風了嗎?

聽說上一次陛下中風,就是忽然之間,一動不動.

但這未免也太巧了啊.

剛剛要宣布太子之位就中風了?

群臣內心戰栗.

遍體冰涼!

而且剛才陛下手指向甯綱和甯啟,是什麼意思?

此時,尚書台副相甯綱頭皮發麻,整個人仿佛也要炸開.

他徹底怒了.

膽大包天.

有些人瘋了,徹底瘋了.

竟敢做出弑君之事?

原本他是非常看重甯岐的,但現在只有無比的失望和震怒.

皇帝陛下太過分了.

大炎帝國太過分了.

下面的諸侯王,想殺就殺了嗎?

我是甯氏王族的長輩,我是陛下的叔叔.

這個時候,我一定要穩定局面.

越國不能亂.

這群亂臣賊子,不能得逞.

頓時間,甯綱一陣爆吼道:"誰也不要動."

"禁衛軍大統領聽令,封閉宮門,任何人膽敢出宮,格殺勿論!"

王叔甯綱指著群臣,大吼道:"誰都不要動,全部跪下,跪下!誰動殺誰!"

"禁衛軍拔刀,上前十步."

頓時,禁衛軍大統領下令,禁衛軍拔刀,上前十步.

"鏘!"

三千禁衛軍拔出戰刀.

"進,進,進!"

高呼著上前了十步,直接擋住了大殿門口.

"全部跪下,誰都不許動."甯綱大吼.

此時,祝弘主上前了一步.

"祝弘主,你不要動,再動殺你!"甯綱猛地一指祝弘主吼道.

祝弘主一顫道:"甯相,我精通醫術,想要上去看看陛下而已."

"不需要!不需要!"甯綱道:"全部跪下!"

頓時,全場臣子整整齊齊跪下,一動不動.

尚書台副相甯綱朝著甯啟望去一眼,走上了台階,面對群臣.

"論職位,我和甯啟不如祝弘主,也不如種鄂."甯綱道:"但是陛下曾經秘密召見我們,說他身體萬一有變,便冊封我,甯啟,卞逍,金卓為四大顧命大臣.如今卞逍公爵,金卓侯爵不在國都,就我們兩個人在場."

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陛下竟然預料到會有今日之事了嗎?

甯綱道:"剛才陛下倒下的時候,用手指了我和甯啟.因為陛下有密旨,一旦他倒下,便由我們兩人打開密旨,這密旨就在這座大殿的牌匾之上."

"拿梯子,取出大殿牌匾之後的密旨."

隨便一個武功高的人,就可以躍上去把密旨取下來.

但這個時候,要名正言順.

梯子取了過來,甯綱親自爬上梯子,從牌匾的後面拿出了一個盒子,然後沿著梯子回到地面.

"大家看到這個禦盒,外面的封口完整."

"蠟印完整,沒有絲毫損毀."

"甯潔長公主,黎隼,黎穆,你們見證,這份密旨當時是不是陛下親自書寫,親自密封,貼上封條,蓋上蠟印,再由甯潔長公主親自放到牌匾之後的?"

"是,我見證."

"我見證."

"我見證!"

黎隼,黎恩,甯潔長公主三人出列.

此刻的甯潔長公主,渾身甲胄.

關鍵時刻,甯元憲還是相信自己人.

這位甯潔長公主是他同父同母的親妹妹,從小就跟著他長大.

她因為仰慕姜離而終生不嫁.

之後為了甯元憲,進入黑水台擔任要職,平衡薛徹的力量.

她這半輩子,可謂是忠心耿耿.

所以蘇難謀逆的時候,甯元憲也是派甯潔跟著張翀一起去了白夜郡城.

她對甯潔的信任,完全不在黎穆之下.

而且,甯潔長公主完全無欲無求,就算有人想要收買她都不可能.

所有人都見證,這個禦盒封條完整,蠟印完整.

甯綱深深吸一口氣,拆掉了封條,扯掉了蠟印,開啟盒子.

當時國君秘密召見他的時候,說要准備密旨,甯綱還覺得沒有必要.

沒有想到竟然有人真的這麼喪心病狂,竟然真的對國君下手.

禽獸不如,禽獸不如!

幸虧陛下有後招,否則只怕應了敵人的詭計.

沒有想到,這個冊封太子的密旨,竟然真的發揮作用了.

全場靜寂無聲,盯著甯綱的雙手.

陛下忽然倒下,就已經足夠驚悚的了,沒有想到他也猜想到這一點,竟然還准備了密旨?

甯綱深深吸一口氣,打開箱子拿出里面的密旨,緩緩打開.

本能就要念出.

因為這份密旨他是見過的,就是冊封甯政為太子.

但是……

打開密旨之後,他整個人徹底驚呆了.

因為密旨上的名字變了.

原本是冊封五王子甯政為太子,竟然變成了冊封三王子甯岐為太子?

甯綱如同雷擊一般.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何會這樣?

他親眼看著陛下寫的這份密旨,親眼看著甯潔長公主放在牌匾之後.

之後黎隼和黎恩就守在這座宮殿內.

幾百名高手守在大殿之外,不許任何進出的.

而現在密旨上名字竟然變了?

這……這密旨竟然被人調換了?

是誰?

誰這麼神通廣大?

不可能,不可能!

甯綱渾身的冷汗爆出,整個人幾乎都要癱倒.

陛下,這該怎麼辦?

這該怎麼辦?

此時,所有人都抬頭盯著甯綱,等待他宣讀旨意.

怎麼辦?怎麼辦?

甯綱大口地喘氣.

我甯綱身為甯氏王族子弟,絕對不能讓越國的江山落入敵寇之手.

忽然……

甯綱猛地將這封聖旨撕得粉碎.

然後將三王子甯岐幾個字徹底撕成碎片,塞進嘴里吞下.

刹那間!

全場所有人都被這個變故驚呆了.

"阻止他,阻止他!"

宰相祝弘主嘶吼大吼.

甯岐猛地撲上去,一把將甯綱撲倒在地.

猛地拆掉他的下巴,就要扣掉他嘴里的絲綢布條.

"亂臣賊子,亂臣賊子……"

甯綱狂聲高呼.

"陛下有旨冊封甯政殿下為太子."

"你們這幫亂臣賊子,不得好死!"

片刻後,甯綱被敲掉幾顆牙齒,卸掉了下巴,從嘴里摳出來絲綢布條.

但是已經徹底毀掉了.

剛才傾盡全力之下,甯綱不但徹底撕碎,而且活生生將這團絲綢嚼成了爛泥.

甚至用力過度,滿口都是鮮血.

"亂臣賊子,亂臣賊子……"

甯綱雖然被拆掉了下巴,然後喉嚨里面還是發出一陣陣咆哮.

"大膽甯綱,竟敢私自毀掉陛下的聖旨,這完全是謀反,立刻拿下,關入黑水台大獄,嚴加拷問,他還有什麼同黨,有人要謀反了!"這個時候宰相祝弘主走了出來高聲呼喊道.

禁衛軍統領驚慌失措.

眼下這個局面應該怎麼辦?

陛下倒下了,他們應該聽誰的?

甯綱大人剛才確實是毀掉了陛下的密旨,這確實形同謀反.

"砰砰砰……"

宮門打開.

幾十名黑水台武士沖了進來,就要抓捕甯綱.

"慢著……"

忽然,甯政發出了聲音.

"我不是太子,但我總是越國公吧."甯政道:"在場爵位我最高."

"黑水台的人不要動!"

黑水台武士首領躬身道:"甯政殿下,這甯綱毀壞陛下密旨,形容謀反,證據確鑿,按照國法,確實要交給我們黑水台來處置."

"閻厄呢?"甯政問道.

黑水台武士首領道:"沒有陛下的旨意,閻厄都督不能進宮."

甯政道:"黎隼,把甯綱大人關押到王宮地下監牢,不許任何人接觸."

黑水台武士上前一步道:"殿下,這確實是我黑水台分內之事,您作為越國公也無權僭越."

甯政目光望向了甯潔長公主,緩緩問道:"長公主,你是黑水台的首領之一,你說呢?"

甯潔長公主睜開了眼睛,緩緩道:"甯綱毀壞密旨,卻是應該交給黑水台查處."

這話一出,甯綱,黎隼,黎恩等人目光閃電一般望向了甯潔.

是你!

替換密旨的人是你.

陛下如此相信你,完全將你當成絕對的心腹.

你為何要背叛?

甯潔長公主面無表情,淡淡道:"黑水台,辦事吧!"

幾十名黑水台武士上前,要抓捕甯綱.

"別動."甯政道:"我知道你們想要做什麼,但是現在一動,就是內戰."

"祝弘主,種鄂,甯岐!"甯政渾身顫抖,但聲音卻很冷靜道:"你們不管想要做什麼,都停下來.否則我立刻下令開戰,我立刻讓城衛軍開門,立刻讓羌王的一萬大軍殺進城來!"

"不要逼我!"

甯政抱著國君甯元憲道:"祝弘主,甯啟,種鄂,甯岐還有諸位大臣,我有一個意見."

"父王倒下,生死未卜,太子之爭先放在一邊,先救父王,如何?"

"甯岐,如何?"

三王子甯岐道:"就依五弟的."

甯政道:"祝弘主,種鄂,甯啟,如何?"

"就依越國公的."

甯政道:"退朝,所有人等立刻離開王宮,不得停留."

"甯潔長公主,請你也出去,帶著黑水台的人全部離去."

甯潔長公主二話不說,直接離去.

"招沈浪入國都,拯救陛下!"

………………………

群臣退出了王宮!

宮門徹底緊閉.

城衛軍進入備戰狀態,城外的一萬羌國騎兵,進入備戰狀態.

黑水台所有武士,進入備戰狀態.

國都進入宵禁,晝禁!

任何民眾,不得出門.

任何店鋪,不得開門.

四條大道,除非有尚書台和樞密院的政令,任何人不得行走.

否則都視為謀反,格殺勿論.

無數大臣回家之後,關閉房門,躲進被窩里面瑟瑟發抖.

今日這一幕.

太讓人驚悚了.

哪怕是原本支持甯岐的臣子,心中也覺得發冷.

太喪心病狂了,太沒有底線了.

盡管國君忽然倒下,現在沒有任何公論.

但大家心如同明鏡一樣.

祝氏,種氏,薛氏,竟然如此沒有底線.

還有甯岐.

竟然弑君,弑父?

還有甯潔長公主,她為什麼啊?

她就是無情無欲之人,還有什麼可以收買她的?

她對陛下何等忠誠?

國君對她的信任,完全不亞于黎隼等人,為何她要背叛?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陛下真是瞎了眼睛啊,竟然信任了甯潔?

甯綱大人真是忠貞啊,性烈如火.

關鍵時刻,竟然撕碎了這份所謂的密旨.

否則,甯岐殿下已經成為太子了.

……………………

王宮之內.

幾十名禦醫,施展了一切手段,都束手無策.

甯元憲幾乎沒有心跳,沒有呼吸.

就仿佛徹底死去了一般.

但是,又沒有表現出任何病理特征.

表面上這些症狀和之前腦梗相似,但實際上卻完全不一樣.

黎穆,李千秋,鍾楚客等人全部入宮.

他們用盡了所有手段,也根本查不出甯元憲究竟怎麼了.

甚至,連他有沒有死都無法絕對判斷.

"究竟是誰?是誰?"

"陛下這幾天時間,根本沒有靠近任何有嫌疑的人,他吃的飯,喝的水都經過我們之手."

"浮屠山就算有神仙一般的手段,也無法隔空謀殺陛下吧."

究竟為什麼啊?

陛下忽然就倒下了,而且在最關鍵時刻倒下.

忽然,黎穆大公公道:"是甯寒公主,昨夜她忽然出現,面見陛下,距離三尺.她沒有任何具體舉動,但是忽然一瞬間,我感覺到整個人仿佛被蟄了一下."

"蟄了一下?"李千秋道.

黎穆道:"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那一瞬間我腦袋仿佛要炸開,全身的汗毛仿佛要瞬間被灼燒的感覺.當然這完全是一種感覺,我的身體又仿佛完全無事."

"甯寒?甯寒?"卞妃默默念著這個名字.

她的精神再一次受到了毀滅性的摧殘,已經完全哭不出來了.

"為什麼?她就這麼恨陛下嗎?那可是她的親生父親啊,為何要做出弑父之事?"卞妃顫抖道:"就算是野獸,也不會食父食母啊,她難道連禽獸都不如嗎?"

李千秋道:"天涯海閣掌握了許多上古文明,非常神秘而又強大.或許她就是用上古之力,謀殺的陛下."

"天涯海閣,超脫力量."黎隼咬牙切齒道:"就是這群賊子,挖掘了上古遺跡後,敝帚自珍也就罷了,為了維持自己超脫的地位,竟然愚昧天下,封鎖天下文明.上位為何不庇護姜離陛下,將這些禽獸不如的東西全部斬盡殺絕,斬盡殺絕……"

"如今陛下生死未卜,帝國很快就要插手了."黎隼大公公道:"甯政殿下,要不要直接開戰?斬殺甯岐,斬殺甯潔,斬殺祝弘主全族?"

甯政搖頭道:"沒有機會了,整個黑水台徹底叛變,對方還有隱元會和帝國的支持,有非常多的絕頂高手,他們殺不了我,我們也殺不了甯岐.而且一旦我們在國都開戰,就會給大炎帝國干涉的借口,屆時皇帝陛下下旨大軍長驅直入進越國."

這是一定的.

如果要開戰,也要甯元憲醒來,下旨將種氏,薛氏定為謀逆.

然後,沈浪和甯岐奉旨討伐叛逆,這樣大炎帝國就無權干涉.

現在甯元憲生死未卜,一旦甯岐和甯政在國都內開戰,大炎帝國就有絕對的借口,派遣大軍前來調解,幫助諸侯國穩定局面.

甯政道:"現在的關鍵,就是拯救父王."

"只怕難."黎穆大公公道:"沈浪醫術無雙,但是陛下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病症,牽涉到了上古文明,他對這方面並不擅長."

上古文明,完全是幾大超脫勢力的領域.

現在幾個大宗師,幾十名禦醫,就連甯元憲的病因都找不到.

更別談救治了.

甚至,甯元憲這壓根就不是病.

忽然,黎隼道:"如果沈浪救不醒陛下,大炎帝國又派遣來主持局面,又該怎麼辦?"

如今國君倒下,生死未卜.

太子之位懸而未決,那作為天下共主,皇帝陛下是有絕對的全力來幫助下屬諸侯國主持局面的.

接下來的局面顯而易見.

皇帝陛下會派遣欽差進入國都,然後由群臣推舉一名太子.

最後群臣推舉甯岐,皇帝順應民心,直接冊立甯岐.

還不僅僅如此.

甯元憲眼下生死未卜,國不可一日無君.

所以,甯岐擔任太子之後,只怕會很快繼承王位.

甯元憲死了也就罷了,若依舊這麼生死未卜下去,那就直接變成太上王.

一旦到了那個時候!

甯政再想要逆轉局面就難了.

王位一旦落定,就幾乎奪不回來了.

黎隼大公公道:"所以殿下,要早做打算,有必要的話,強行入主王宮,自立為王!"

黎隼,黎穆等人對甯元憲的身體都非常悲觀.

天涯海閣用上古文明謀殺甯元憲,沈浪想要拯救太難了.

所以現在不動,以後就來不及了,錯失良機.

黎隼道:"甯政殿下,城衛軍至少還是聽您的,我們還有一萬羌國騎兵,雖然滅不了薛氏,種氏,祝氏,但是控制國都還是可以的,至少先把王位給定下來."

甯政道:"靠誰定?甯綱王叔為了保我,撕毀了假聖旨而入獄.如今整個王宮,最有權力主持局面的是太後,是王後.但是太後的神智已經很不清醒了,主持不了大局.我若這個時候強行登基為王,那也是興兵作亂."

"那怎麼辦?"黎隼吼道:"若沈浪救不醒陛下,我們就眼睜睜看著皇帝陛下把甯岐扶上王位嗎?"

甯政道:"做兩層准備,等沈浪返回國都,先救父王.若能救醒,一切大吉.若不能救醒,讓他全力幫助太後清醒片刻,我若上位,需要她老人家的半刻清醒."

"是!"

"控制王後,不要讓她離開宮門半步,不要讓她有說話的機會."

"是!"

除非萬不得已,否則千萬不要自立為王!

不管理由何等充分,自立為王者,都會被視為謀逆.

"李千秋,鍾楚客,你們兩人立刻去接沈浪入國都."

"是!"

兩個大宗師,狂奔而出.

沒有絲毫停留,朝著天西行省狂奔而去.

………………

僅僅十個小時後.

李千秋和鍾楚客就已經趕到了沈浪的軍營.

"陛下被謀害,生死未卜,你立刻進入國都拯救."

說完之後,兩個人帶著沈浪直接離開,沒有做絲毫停留.

"夫君,我要去嗎?"木蘭追了上來.

沈浪道:"不,寶貝你留在這里,隨時准備戰斗,若所料不差,半個月內種氏大軍就會向你們發動進攻.第一,第二涅槃軍,就交給你了,借機滅掉種氏全族!"

說罷,沈浪翻身上馬,朝著國都狂奔.

"好!"金木蘭顫抖道.

她感覺到了千鈞重擔.

之前她率領第二涅槃軍遠征南毆國都,結果失敗了,幾乎遭遇了滅頂之災.

之後,她又突襲大南國都,結果哭笑不得.

現在的木蘭都有些懷疑自我了,沒有夫君在身邊,她真覺得自己不知道該如何打戰,她覺得自己很難獨當一面.

"木蘭,夫君說交給你,那他就是胸有成竹."

"他說行,你就一定行的."

"一定行,我絕對不會讓夫君失望!"

木蘭幾乎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起來,帶著這四千多人,守住這個小城堡,等待著種氏大軍可能的進攻.

………………

僅僅十七個小時後.

沈浪就進入了國都,沖入王宮之內.

不眠不休,日夜兼程.

"沈浪來了."

"公子來了."

"沈公子來了."

所有人紛紛退開,為沈浪讓開了路.

沈浪風塵仆仆,直接來到了甯元憲的面前.

"沈公子,無論如何也檢查不出陛下的病因."

"三天前的朝會上,他忽然就倒下了,人事不省,看上去像是中風,但細節又不是."

"幾乎沒有心跳,呼吸也細不可聞,看上去就和死了一模一樣,用盡一切手段不要說救醒陛下,就連一點點反應都沒有."

沈浪上前,看著枯瘦的甯元憲.

這段時間不見,他竟然老邁至此了,他之前是何等精致年輕?

用X光眼掃射甯元憲全身.

沒有中毒.

沒有中風.

沒有腦梗.

腦子里面也有任何血腫,沒有任何異物.

這……就怪了.

接下來沈浪把脈,驗血等等.

一切檢查手段都進行了.

結果依舊毫無所獲.

盡管有思想准備,但沈浪還是驚了.

這已經超過了醫學范疇了.

竟然找不到任何病因.

那他是為何忽然倒下,人事不省的.

而且,就仿佛有人掐著秒表一般.

就在甯元憲要宣布甯政為太子的時候就倒下了,就仿佛有人控制著一樣.

天下,沒有這麼巧的事情.

我一定錯過了什麼細節,天馬行空,展開一切想象.

大膽假設,小心論證.

沈浪再一次檢查甯元憲全身.

發現在他心髒部位,竟然有一個淡淡的印痕.

看上去很普通,就好像是普通壓出來的痕跡,但是沈浪用X光眼仔細檢查,在智腦中不斷放大這個印記,發現竟然有一種被灼燒的痕跡.

這是為何?

接著,沈浪目光落在甯元憲內衣上的一個扣子.

這扣子一寸直徑,是黃金的,上面還鑲嵌著一顆寶石.

就算是以甯元憲的敗家,這個扣子也顯得奢侈了.

而且,它和周圍的扣子完全不一樣,正好對應著心髒部位.

這個扣子不簡單,有些詭異離奇.

沈浪拿過這個扣子,靠近眼睛端詳,看上去就像是一顆普通的紅寶石,純度非常高,簡直嫣紅如血.

接著,用X光眼進行掃描.

見鬼了!

X光竟然掃描不到這個扣子寶石的內部構造.

這絕對不正常.

然後,沈浪拿過特殊工具,嘗試著要開啟這個寶石.

一邊開啟,一邊用X光繼續掃描.

忽然!

沈浪腦子忽然一陣劇痛.

他的智腦發出一陣陣警告.

危險,危險.

檢測到致命能量輻射!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依舊一萬六!諸位恩公,月票榜真拜托大家了,幫幫我!

謝謝隨風而去一安好,殤殤殤殤殤殤灬萬幣打賞.

上篇:第386章:越國內戰!大冊封!君王意志    下篇:第388章:嘔心瀝血救君王!選王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