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88章:嘔心瀝血救君王!選王會!   
  
第388章:嘔心瀝血救君王!選王會!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盟主三戰三國五萬幣打賞)

場源發出的電磁能量中一部分脫離場源向遠處傳播,而後不再返回場源的現象,被稱之為輻射.

它主要以電磁波和粒子形式往外擴散.

只要不是絕對零度,萬物皆有輻射,包括手機信號,微波爐等等,區別只是輻射量大小.

所以看到輻射,未必要一下子聯想到核彈.

當沈浪准備開啟這個寶石的時候,立刻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輻射力.

他立刻停止了這個舉動.

然後再一次檢查甯元憲胸前這個傷口.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這個寶石扣子在關鍵時刻給甯元憲致命一擊.

如今的甯元憲,像是植物人,但比植物人情形更差.植物人的呼吸和心跳還是正常的,而且還有條件反射,甚至還會打哈欠和下意識咀嚼動作.但甯元憲真的就是一動不動,真的仿佛死去了一般.

很顯然是這個寶石在短時間內給甯元憲的大腦和神經都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使得他幾乎連條件反射都沒有.

接下來,沈浪嘗試著檢查了甯元憲身體的神經反射弧.

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這東西絕對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絕對來自于上古遺跡.

見微知著,可見這些超脫勢力在上古遺跡中挖掘了多少東西.

"這個扣子,是哪里來的?"沈浪問道.

卞妃道:"這一開始是陛下和原配妻子的定情信物,它原先是發簪上的寶石.姜離帝主覆滅後,陛下休了原配妻子,她就拿走了陛下的這支發簪,不久之後她過世了.一直到好幾年前,這只發簪才重新出現."

沈浪道:"是誰給陛下的?"

卞妃道:"是太子殿下,他說是在家中無意中發現的."

沈浪道:"卞妃您接著說."

卞妃道:"當時這只發簪蒙塵已久,而且這是一支銀發簪,長年累月下來已經發黑了,還有一定的變形.陛下就讓人制成扣子,縫制在貼身衣物上."

這樣一來,距離心髒的位置更近,這也代表著甯元憲原配妻子的愧疚和思念.

沈浪對著太陽仔細觀察這顆寶石,真的沒有絲毫破綻.

歎為觀止啊.

這些超脫勢力害人的手段,完全是讓人防不勝防.

沈浪聽到這里幾乎敢肯定,這顆寶石其實已經被人調換了.

原配妻子送給甯元憲的定情信物是普通的寶石,但之後太子再給甯元憲的應該就是天涯海閣特制的寶石了.

這件事經手的人應該是祝氏家族.

牛逼啊,在十年前就想著要謀殺國君甯元憲了.

一直忍到現在才動手,也真是不簡單.

不過,真正決定按下開關的人不是祝氏,而是天涯海閣.

之前沈浪一直都在好奇,浮屠山有蠱蟲,那天涯海閣有什麼呢?它憑什麼這麼牛逼?

現在總算看出來了.

真的是極度牛逼.

這顆特殊的寶石,算是讓沈浪看到了天涯海閣的冰山一角.

不過沈浪依舊不相信這寶石是天涯海閣制造出來的,或許是直接從上古遺跡里面挖掘到的也說不定.

"能救嗎?"甯政問道.

沈浪道:"這是上古文明的手段,靠醫學手段是絕對救不了的."

"給我六個時辰,我做幾個實驗."沈浪接著道:"但是不要抱有希望,這六個時辰,我只是在試錯."

……………………

接下來十二個小時內,沈浪不斷地做實驗.

用小白鼠做實驗.

他先嘗試著要用暴力手段破壞這可寶石,它就會釋放出攻擊力.

這種攻擊力不是電,卻有些類似.

瞬間,小白鼠直接進入了瀕死的狀態.

先是全身神經的癱瘓,然後是整個大腦的靜寂.

看上去和甯元憲很像.

接下來,沈浪嘗試各種救治手段.

用了各種藥劑.

全部失敗!

甚至上古遺跡帶出來的那另外兩顆藥物,也完全無效.

上次沈浪幫助浮屠山開啟了黑石島的上古遺跡入口,得到了這瓶上古藥劑.

其中一顆是洗髓精給木蘭用掉了,還剩下兩顆未知的丹藥.

沈浪研究過很多次了,都不知道這兩顆丹藥是干嘛用的.

用銀針抽取這兩顆丹藥里面的液體,嘗試著對這只小白鼠進行施救.

完全沒有作用.

十二個小時,沈浪做了幾十遍實驗.

全部失敗!

……………………

"我的實驗,全部失敗了."

"這顆寶石來自上古遺跡,對我來說是未知的,想要救活陛下,必須先了解這是什麼東西."

"用上古文明的手段才能拯救陛下."

"我要去一趟大南國見矜君,給我一個月時間."

沈浪快速地吩咐.

"我跟你去."李千秋和鍾楚客同時道.

"李千秋跟著我去就行了."沈浪道:"幾個月之內,沒有人會刺殺我,也沒有敢刺殺我了."

這是沈浪第二次說出這樣的話,眾人依舊不解.

"一個月,給我一個月!"

然後沈浪沒有停留,帶著李千秋飛快離開了王宮.

隱藏蹤跡,借著夜色離開了國都,再次進入天西行省.

………………

穿過天西行省南部,進入羌國.

從羌國南下,穿過不計其數的叢林,再一次進入了沙蠻族的國都.

這幾千里路,李千秋和沈浪用了不到七天就走完了.一開始沈浪乘坐馬車,而且還是三匹馬拉的馬車,速度極快.進入沙蠻族的領域後,沈浪再一次坐在藤椅上,由李千秋背著前行.

但就算如此,也把他累得幾乎抽搐了.

當他再一次出現在沙飲國師面前的時候,對方稍稍有些驚愕.

"大師,您認識這個東西嗎?"沈浪將手中的寶石遞過去,內心充滿了希望.

沙飲國師仔仔細細檢查了幾遍,然後搖頭道:"不認識."

這他/媽的麻煩了.

沙飲國師也不認識.

沈浪道:"矜君在嗎?"

他離開國都的時候,甯政也立刻派遣使者南下進入南毆國都面見矜君,把事情告知.

"陛下不在."沙飲國師道:"他在南毆國境內辦另外一件大事,挽回從越國退兵的影響.不過他的飛鴉傳書已經來了,要我無條件配合你."

沈浪道:"越王甯元憲要立甯政為太子,天涯海閣用這個東西在關鍵時刻謀殺國君.它能夠釋放出詭異的攻擊,徹底擊倒越王的腦子和神經.此時越王如同死人一般,沒有直覺,全身神經都沒有條件反射."

沙飲國師再一次仔仔細細檢查這件東西.

但他還是沒有看出任何端倪.

"現在就兩個法子."沙飲國師道:"第一個法子,閱讀上古文明典籍.第二個法子,尋求超脫勢力的幫助."

第二個法子不可能了.

浮屠山不會救甯元憲,白玉京也不會.

這里沒有雪,不在白玉京的勢力范圍之內.

沈浪道:"在萬蛇窟下面的上古典籍,姜離陛下是不是已經破解了很大部分?"

沙飲國師道:"對."

沈浪道:"那他的破解內容中,有沒有類似的闡述?"

沙飲國師想了一會兒搖頭道:"沒有!"

沈浪道:"姜離陛下破解的上古典籍,占了多少比例?在那個上古遺跡所有的典籍中."

"不足百分之五."沙飲國師道.

沈浪道:"那剩下的上古典籍,還在嗎?"

"在!"沙飲國師道.

沈浪道:"在遺跡之內,還是遺跡之外?"

沙飲國師沉默片刻道:"在上古遺跡之外,因為典籍比較容易帶走,所以陛下全部帶出來了.當然還有許多重要的東西還在遺跡之內,因為那個遺跡還有大部分沒有探索."

沈浪道:"那些上古典籍,能夠讓我借閱嗎?"

之前說過,上古典籍是用一種非常特殊的方式銘刻在玉石之內,層層疊疊.

一盒撲克牌大小的上古典籍中,里面可能就包含有幾十萬字,幾百張圖片.

一般人需要用幾十年的時間,才能破解出一個上古典籍.

六大超脫勢力用了千年時間,破解了無數上古典籍,這才是他們強大的根源.

沙飲國師道:"沈浪公子,你有多少時間?"

沈浪道:"最多半個月時間進行解讀."

沙飲國師道:"半個月,那連半卷上古遺跡都難以破解.上古典籍珍貴無比,但是也種類繁多,浩瀚如海,想要在半個月時間內就找到這顆寶石記載,只怕比大海撈針還難."

確實如此,但是沈浪有X光掃描,有智腦.

他不需要解讀,只需要不斷掃描,一旦發現到相關知識點,立刻記錄下來.

"還有一點."沙飲國師道:"這些上古典籍只有陛下知道在哪里,我並不知道它們藏在何處."

呃!

這也是很正常的,這些上古遺跡無比珍貴,矜君肯定要自己掌握.

對別人就算再信任,也是有限度的.

"我可以立刻飛鴉傳書給陛下,讓他過來."沙飲國師道:"但是一來一回,至少需要十天時間."

沈浪內心不由得一抖.

十天時間?他哪有十天時間浪費啊.

"我立刻給陛下寫信."

…………

僅僅兩個時辰後.

沙飲國師的飛鴉密信剛剛飛過去沒有多久,矜君就出現了.

有那麼快嗎?

"幾天之前我見到甯政的使者後,一邊給國師飛鴉傳書,一邊自己就趕過來了.我想賢弟可能需要我的幫助,而國師有些事情依舊不能做主."矜君道:"需要我做什麼?"

沈浪道:"我需要閱讀大量的上古典籍."

"行!"矜君道!

……………………

兩個時辰後!

上千塊上古典籍出現在沈浪的面前.

是塊,而不是卷.

每一個上古典籍,真的都如同板磚一樣的玉塊.

上面層層疊疊,密密麻麻銘刻了無數的信息.

矜君退了出去.

把整個空間都給了沈浪.

接下來,沈浪進入了瘋狂的閱讀時間.

用X光眼,一層一層掃描這些上古典籍,也不需要閱讀,直接將掃描後的內容存入到智腦之內.

一旦觸發到關鍵字,智腦會立刻提醒沈浪.

這簡直是一項巨大的工作量.

這里有一千九百塊上古典籍,每一塊都有近千頁的內容.

所以加起來,整整有近二百萬頁.

沈浪就算一秒鍾掃描一頁,也整整需要555個小時,整整二十三天時間.

僅僅幾個小時後.

沈浪就覺得眼睛要炸開,腦子要炸開了一般.

但沒有辦法,只能繼續.

………………

沈浪在瘋狂掃描上古典籍的時候,國都的環境一日比一日惡劣.

天越城內.

掌握在甯政手中的軍隊,有兩萬多人.

掌握在甯岐手中的軍隊,大約一萬多人.

種氏家族在天西行省北部的六萬大軍,依舊沒有任何動作.

張子旭在天西行省南部的一萬多人,也沒有動作.

張翀已經正式走馬上任,入主天北行省總督,在最短時間內主導了天北行省的大權.

卞逍的七萬大軍整裝待發.

國君甯元憲,依舊如同死人一般,一動不動.

而就在他徹底昏厥之後的十三天,另外一個噩耗傳來了.

王太後崩了.

這應該沒有什麼陰謀,太後本就時日不多.

她已經近八十歲了,原本身體還算可以,但自從太子甯翼被俘之後,她的身體就每況愈下.

甯翼是他最疼愛的孫子,他出事之後,王太後昏厥了過去.再一次醒來,身體就出現大毛病了,神智越來越模糊,幾乎一天到晚躺在床上,沒有多少清醒的時刻.

國君出事之後,甯政和黎隼第一時間就派人保護太後.

如果有一天,甯政要稱王,那一定需要一個大人物的冊封.

國君醒不過來,那就由太後出馬.

結果現在太後也崩了.

黎恩公公說,太後臨死之前也沒有清醒過,嘴里不斷念著阿武,小翼,小寒.

也就是說太後心中最最喜愛的兒子不是甯元憲,而是甯元武.

她最疼愛的孫子輩是甯翼和甯寒.

太後崩了之後,局面變得更加險惡.

………………

下面人不斷勸誡甯政,趕緊動手.

趁著現在手中有兵力優勢,就算不能滅掉甯岐,至少也將他們徹底逐出國都,然後自立為王.

然而甯政始終沒有答應.

他知道現在若開戰,他就成為亂臣賊子了,帝國大軍一定會進駐越國.

其實此時國都萬民,甚至很多官員的心都在他這邊.

謀殺君王,實在是太惡劣了.

哪怕之前支持甯岐的臣子,也會覺得恐懼和寒心.

甯岐此人,做事太不折手段了.

劫殺親弟弟也就罷了,現在竟然謀殺自己的父王.

除了祝氏,種氏,薛氏的鐵杆,大部分臣子都已經陷入了沉默.

這個時候,沉默就代表著抗爭.

如今國都完全進入了戰時狀態.

宵禁繼續,但是晝禁放開了一部分.

除了糧店,藥房等關乎到民眾生計的店鋪之外,所有店依舊關門.

就算是糧店,藥房,每日也只能開啟兩個時辰.

放在之前,國都萬民早就怒了.

但是現在他們卻靜靜忍受著.

甯元憲是一個名聲不算太好的君王,但是末代沙皇還被無數民眾稱之為小父親呢,甯元憲名聲可比末代沙皇好多了.

他對臣子苛刻,但對老百姓確實還算不錯的.

南毆國之戰的時候,也沒有強行征用民夫服勞役,依舊是給糧給錢的.

現在,他們的越王竟然在朝堂上倒下了.

當然,不管是尚書台還是樞密院,都沒有公開消息穿出,都只是說國君微微有恙.

而且很多私下的消息傳出,國君再一次中風了.畢竟之前中風過,再次中風很正常.

但是沒有人相信.

人天生喜歡陰謀論.

中風?

誰信呢?

早不中風,晚不中風,偏偏在冊封太子的時候中風?

肯定是有人謀殺了陛下.

誰謀殺的?

誰得利,誰就是謀殺者.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了楚王被謀殺一事.

在所有民眾心中,楚王是甯岐謀殺的,他們還視之為英雄.

但現在,輪到越王被謀殺.

那越國萬民的想法就完全變了.

亂臣賊子,亂臣賊子.

弑君殺父之人,不配為王.

……………………

"如今在無數人眼中,我就是弑君者了."甯岐自嘲道.

祝弘主道:"千年曆史來,弑君上位的君王不是沒有,只要之後做得足夠好,依舊是千古之王."

甯岐心中冷笑,千古之王?大炎帝國會給我這個機會嗎?

當然祝弘主說得例子倒是有.

李世民就是謀殺了親兄長,軟禁了父親李淵,最終成為了千古一帝.

宋太宗趙光義,傳說中謀殺了太祖趙匡胤,這就是所謂的斧聲燭影,但他也算是一位有位的君主.

不過絕大部分弑兄殺父的君王,都沒有多好的下場.

甯岐道:"我現在跟天下萬民說,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越國,有人相信嗎?"

祝弘主道:"老臣相信."

然而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都讀出了對方心中的諷刺.

兩個大陰謀家之間談信任,真是太可笑了.

甯岐道:"沒有想到了,你們祝氏在十年前就想著有朝一日要謀殺我的父王了."

祝弘主道:"一切和祝氏無關,我們也不是知情者."

此時,薛徹道:"現在說這一切已經毫無意義了.如今關鍵性的問題是,甯政會不會動手,會不會開戰?"

整個密室內.

坐著幾個人,清一色都是巨頭.

祝弘主,甯岐,種鄂,薛徹,舒伯燾.

邀請甯潔長公主,她沒有來.

邀請黑水台都督閻厄,他也沒有來,但是這兩個人的立場又站在甯岐這邊.

"老五不會開戰."甯岐道:"沒有父王的旨意,老五一旦和我開戰,帝國大軍就會南下,徹底掌控天越城.說一句最難聽的話,他甯願越國落在我的手中,也不願意直接落入帝國手中."

這話一出,全場幾個人的臉色稍稍有些尷尬.

因為祝弘主是帝國的人,隱元會舒伯燾也是帝國的人,甚至薛徹和大炎帝國也有著說不清的關聯.

薛徹道:"依照殿下對甯政的了解,他會怎麼做?"

"不知道."甯岐道:"我不是他."

甯岐心中其實是有一個大致的答案的,但是他不願意說出來.

接著,甯岐問道:"帝國的欽差什麼時候才會到?不用再等了,甯政不會開戰的."

甯元憲倒下之後,大炎帝國本來早就可以派遣欽差大臣南下,主持局面.

但是卻久久沒有派遣.

這架勢也算是清楚了,就是想要等待甯政和甯岐開戰.

然後,帝國有名義派遣大軍進入越國調解.

要和平,不要戰爭.

但是調解調解者,忽然國家就沒了.

這種事情在現代地球,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應該快了!"

………………

果然來了!

甯元憲倒下十九天後,大炎帝國的欽差大臣,終于南下進入了越國都城.

依舊是老熟人,帝國廉親王.

他先代表皇帝陛下探望了生死未卜的甯元憲,表示了遺憾.

然後,派遣帝國禦醫進行診治.

當然這種診治是毫無意義的.

接下來,帝國廉親王親自去哀悼了越國王太後,並且千萬般囑咐.

抓緊時間給越王太後辦葬禮,進入王陵,下土為安.

靈柩總是擺在堂上,算是怎麼回事?

如今甯元憲倒下了,少君之位又沒有定奪,誰都沒有資格給太後舉辦大型葬禮.

帝國廉親王這是在催促越國,趕緊把少君之事定下來.

"王後,節哀!"

帝國廉親王又向越王甯元憲的妻子,也就是王後祝氏表示了慰問.

至此!

一直被軟禁的王後祝氏,終于恢複了自由.

這是一個不妙的信號.

甯元憲倒下,王太後駕崩,整個王族地位最高的就是王後祝氏了.

在定太子一事上,他可是有足夠話語權的.

帝國廉親王道:"國不可一日無君,難不成這天越城一直都要關閉到年底嗎?越國朝政要徹底停擺嗎?我臨南下的時候,皇帝陛下說了,越國的太子之位趕緊定下來.然後給王太後發喪,不能再耽擱了,百善孝為先."

"是."祝氏恭謹道.

帝國廉親王道:"甯政,甯岐你們都在,越國尚書台,樞密院的人也基本上在.那我在這里提一個說法,你們看著辦."

"謹遵親王殿下鈞旨."

帝國廉親王道:"明日朝會,越王後垂簾主持,我也坐在邊上,但是你們放心,我只帶眼睛和耳朵,不帶嘴巴,如何?"

甯岐道:"可."

甯政道:"可!"

…………………………

次日,越國終于再一次恢複了朝會.

王後祝氏垂簾,帝國廉親王坐在邊上監督.

"陛下中風,至今人事不省,但國不可一日無君."祝弘主道:"立太子一事本就是陛下乾綱獨斷,我等臣子只能建議,不能決定.如今太後娘娘也崩了,王族就剩下王後娘娘了."

祝弘主朝著越王後道:"王後娘娘,你有什麼意見?究竟是立那個王子為好呢?"

王後祝氏是祝弘主的女兒,但他依舊一絲不苟地行禮.

越王後祝氏道:"我心亂如麻,不知該作何抉擇.而且後宮不得干政,一直以來我也少有主見,一切聽諸位臣工的."

祝弘主不由得道:"尚書台的諸位同僚,樞密院的諸位,你們如何看?"

幾人紛紛搖頭,表示立太子之事,他們無法開口.

真是太虛偽了.

之前國君甯元憲問你們的時候,口口聲聲支持甯岐.

現在又變成不好開口了.

結果議論了大半個時辰,都沒有個規章出來.

帝國廉親王怒了,道:"要這樣議下去,明年也沒有一個結果."

祝弘主道:"請欽差大人指示."

帝國廉親王道:"千年曆史以來,這種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君王不在了,無法立太子.群臣又沒有資格立,那麼就選王!按照三百七十五年前乾國的章程如何?"

選王制?

這個世界竟然也有這種事情?

地球上倒是有過,1572年波/蘭國王奧古斯特死了,王位出現了空缺.國內貴族爭得頭破血流,然後就出現了貴族選王制.

最終推選出來的第一個國王,竟然是法/國國王的弟弟亨利.這群奇葩貴族,為了更好掌握國王,竟然甯願選一個外國人來擔任自己的國王.

這和當年光緒皇帝試圖邀請伊/藤/博文來擔任滿清王朝的宰相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只有越王的親兒子,才有資格參加這個選王會."

"越王的都有幾個兒子在朝會上啊?"

"甯岐,甯禛,甯政,甯景,如今在天越城的成年王子就你們四個人."帝國廉親王道:"你們說說看,誰願意來參加選王?"

甯岐出列道:"臣願意."

甯政出列:"臣願意."

甯禛一言不發,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子.

他曾經追隨太子甯翼,也算是非常活躍的,和祝氏也走得很近.

但是現在,他真的唯恐一個石頭砸下來將他變成肉泥.

六王子甯景蠢蠢欲動,內心興奮得戰栗.

我,我也有資格參加嗎?

他心中有一萬個想要參加,但還是沒有膽子.

"我,我……"

帝國廉親王目光一寒道:"甯景,你也要參加對嗎?"

這話一出,甯景趕緊縮了回去.

"沒有,我何德何能啊."甯景訕笑道.

你知道就好,今日你敢出來選,幾天之內就完蛋.

帝國廉親王道:"那就由甯岐和甯政二人進行選王."

甯政出列道:"如果父王醒來,選王的結果和他不一致,又當如何?"

帝國廉親王皺眉道:"你想如何?"

甯政道:"當然要以父王的意志為准."

帝國廉親王道:"難道越王一日不醒來,這個太子之位就不能定奪嗎?"

甯政道:"先選出來一個人主持朝政,緩沖期為一個月.如果這個時間內父王醒來,那當然遵照父王的旨意,若父王醒不過來,那就另當別論."

帝國廉親王想了一會兒道:"諸位覺得如何?祝弘主,種鄂,甯岐,甯啟,你們覺得如何?"

"可!"

"可!"

在祝弘主和甯岐等人心中,國君甯元憲已經是不可能醒來了.

帝國廉親王道:"如此,那就這麼定了.先在選王會上推選出一個王子,主持朝政.一個月內越王若能夠醒來,當然依舊由他定太子之位,但如果越王醒不過來,那這個主持朝政的王子自動成為越國太子."

"王後,還有諸位越國的臣子,你們可有異議嗎?"

"沒有!"

帝國廉親王道:"那好,今日朝堂之上的所有官員都有資格投/票.推舉出您們覺得合適的太子,每個人一票,不記名."

片刻後.

在場每一個官員手中都分了一支筆,一張特殊的紙.

這種紙有獨特的花紋,短時間內不可偽造.

"諸位越國的臣子,你們將要推舉出來的人,未來很可能會繼承王位,希望你們以大局為重,慎重,慎重,再慎重!"

"開始填寫,只要在紙上寫下名字便可,要麼甯政,要麼甯岐.當然如果不寫,就意味著棄權."

隨著一聲令下.

在場幾百名越國臣子,開始在紙上寫下名字.

他們覺得誰適合為太子,就寫下誰的名字.

寫完之後折疊起來,不讓人看到.

半刻鍾後,所有人都書寫完畢.

幾個宦官端著金盆去收票.

一刻鍾後,所有的票全部收集完畢.

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始唱票計數.

帝國廉親王,祝弘主,種鄂等人心中頗為輕松.

因為結果已經注定了.

滿朝的文武,超過八成都會支持甯岐.

甯政從來都是勢單力薄.

這種選王制看似公平,其實最不公平.

甯岐贏定了!

然而,隨著唱票的進行.

所有人臉色變了!

"甯政,甯政,甯岐,甯政……"

一開始十五票中,甯政竟然占了十票,甯岐才五票.

竟然有壓倒性的優勢?

這……這是怎麼回事?

見鬼了嗎?

……………………

而在大南國都,七天七夜過去了,沈浪真的不眠不休,不斷地掃描,掃描.

整個人簡直形同枯槁,搖搖欲墜.

他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罪過,但真的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擱.

哪怕晚了一點點,恐怕都會有巨大的危機.

整整掃描了幾十萬頁的上古秘籍,都沒有找到任何關于那個特殊寶石的記載.

真的如同大海撈針一樣.

這就像是在一個沒有檢索目錄的圖書館中,在幾萬本書找到某一頁材料.

但是……

忽然某一個瞬間.

沈浪猛地一激靈.

找到了,他找到了.

國君有救了.

………………

注:今天更一萬七,再一次累癱!諸位大大,口袋還有月票嗎?糕點絕不讓你們失望!

謝謝可無肉不可無書兩萬幣,騎豬虎爺萬幣打賞.

上篇:第387章:天塌!浪爺入國都!天殺之甯寒    下篇:第389章:浪爺奇跡!大戲!國君蘇醒(新盟主罪傲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