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89章:浪爺奇跡!大戲!國君蘇醒(新盟主罪傲賀)   
  
第389章:浪爺奇跡!大戲!國君蘇醒(新盟主罪傲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罪傲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此時,本已經疲倦不堪的沈浪忽然變得無比精神起來.

他一邊飛快地掃描,一邊快速地解讀.

這顆寶石果然是上古之物,而且非常離奇的是,它竟然是……有益之物.

上古文明的很多部族都會佩戴此物,有的作為胸針,有的作為發簪.

那它的用途是什麼?

強化神經,強化大腦.

這種寶石里面能夠釋放出一種非常特殊的能量波,能夠對人的神經有強烈刺激.

久而久之的刺激之後,上古人類的神經反應會變得更快,精神思維會變得更加敏銳.

這就有些詭異了.

現代地球倒是也有電擊療法,但那大多數是針對精神病的啊.

這倒是和鍛煉肌肉有些相似.

去健身房進行高強度的訓練,就是先將舊的肌肉組織撕裂,然後進行重組,使其變得更加強壯.

天涯海閣通過太子甯翼把這個特殊的寶石給甯元憲,當然不是為了讓他的神經和思維變強的.

上古人類的體質遠比這個世界人更加強大,看看木蘭寶貝就知道了.

所以這玩意對上古人類的大腦和神經能夠起到強化作用,但對于甯元憲來說,基本上就是毀滅性打擊了,使得他整個神經瞬間全部癱瘓.

就像是電流過載,電腦直接宕機了.

當然,電腦可能直接燒掉了.

而甯元憲的大腦,沈浪仔仔細細檢查過,沒有明顯的外傷.

可能這個寶石釋放出來的能量,只有一瞬間,如果再久一些的話,甯元憲整個大腦基本上就徹底毀掉了.

而在這個上古典籍中,這枚寶石的名字叫作噩夢石.

因為很多上古人類用它來刺激神經和大腦,其中一個後遺症就是容易引發噩夢.

所以久而久之,它原本的名字大家都不用了,取名為噩夢石.

關于這個噩夢石,這個上古典籍整整用了四五萬字記載,光圖片就有幾百張之多.

但是沈浪想要找的是解救之法啊,

又閱讀幾萬字的材料.

最終沈浪得出了兩種方案.

第一種方案,強化甯元憲本身,這樣他就能憑借自身的力量蘇醒過來.

比如這個噩夢石如果給木蘭的話,非但不是壞事,反而能夠讓她變得更強.

但是沈浪無法讓甯元憲變強.

首先,他找不到第二份洗髓精了.

其次,就算他能夠找到,甯元憲也不是血脈蛻變者.

什麼是血脈蛻變者?

差不多就是一種返祖,就是這個世界的人類身上某些血脈特征顯示出了上古人類的某些特征.

吳荼子是,木蘭也是.

但甯元憲絕對不是.

所以洗髓精對甯元憲完全無效.

第二種方案.

依舊在這顆噩夢石身上做文章.

首先,它是一件好東西.在上古世界它被制造出來是為了強化思維和神經用的.

而且,它還被演變成為了很多東西.

比如,記憶切割.

又比如腦部治療.

很多人受到了強烈的外傷,又或者是腦部缺氧,導致腦部失去了意識,也就是植物人.

這在現代醫學中是絕對的難題.

盡管電視和報紙上對很多植物人蘇醒的例子經常有相關的報道,並稱之為奇跡.

但奇跡之所以被稱之為奇跡,就是太稀罕了.

事實上絕大部分的植物人都無法蘇醒,而且現代醫學在植物人的治療上幾乎是空白的.

完全無計可施.

但是上古人類,卻用這個噩夢石治療植物人.

通常都有奇效.

也就是說,這個噩夢石是可以改造調節的裝置.

他可以釋放出強大刺激的能量波,瞬間讓人的神經和大腦陷入癱瘓.

也可以釋放出另外一種能量波,強化人的神經.

甚至可以釋放出非常尖銳而又小范圍的能量波,在某個腦部區域進行記憶切割.

還可以改造成為刺激植物人蘇醒的能量波.

總之在這個上古典籍中,記載了超過十五種不同的屬性.

這看上去像不像是一種電子裝置?

然而完全不是,這里面沒有任何科幻的味道.

構成這個噩夢石裝置的,全部都是各式各樣的寶石,還有幾百根特殊金屬片.

這是一個充滿玄幻味道的東西.

也就是說,沈浪想要救甯元憲,必須先對這顆噩夢石進行改造.

沈浪曾經嘗試過暴力打開.

結果,每一次幾乎都觸發它的自毀機制.

不過,這上古典籍中寫得清清楚楚.

首先,這個噩夢石的開啟需要在一個特殊的環境進行.

什麼是特殊環境?

就是特殊的磁場,眾多周知不管是地球,還是這個世界都有磁場.

但都不是打開這個噩夢石的環境.

按照上古典籍的記載,只有一個地方能夠開啟它.

那就是上古遺跡,那里面的磁場和外面世界是不一樣的.

而且也不能強行打開,否則一定會觸發自毀機制.

需要用特殊方式打開.

比如特殊的電流刺激,在它某個部位,它就會自動開啟.

但這個世界沈浪上哪里去找電流呢?

摩擦起電?

這種靜電是不夠的.

引雷電?

這電流太大了.

不過這對沈浪來說完全不是問題,甚至輕而易舉.

用銅片,鐵片,銅線,煮熟的土豆,就可以制造出土豆電池.

當然沒有土豆的話,地瓜也行.

………………

矜君再一次見到沈浪的時候,不由得有些呆了.

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沈浪,胡子拉碴,披頭散發,眼睛烏青.

之前的沈浪時時刻刻都是無比精致的.

還記得他去南毆國和矜君談判的時候,不但一塵不染,而且還打著遮陽傘,抹著自制的防曬霜.

現在的沈浪,大概是個人形象最不堪的時刻了.

"我要幾個煮熟的地瓜."沈浪道:"另外,去萬蛇窟下的上古遺跡."

矜君道:"我去拿鑰匙."

"不必."沈浪道:"在大門外就行,不必進到里面,我需要的上古遺跡特殊的磁場環境."

"好."矜君道:"你確定不進去嗎?我很想你進去看看."

沈浪道:"下次吧,這次實在沒有時間了."

………………

一個時辰後!

沈浪和矜君再一次出現了萬蛇窟下的上古遺跡大門之前.

之前沈浪沒有刻意體會,現在能夠感覺到,這里的空氣和磁場都非常特殊,有一種讓人心靜如水的感覺.

"我在橋的那一頭等你."矜君道.

沈浪道:"不用,這個過程矜兄或許可以觀摩.這樣對上古文明的了解,會有更深一層的了解."

"好!"

接下來,沈浪開始表面魔術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地瓜電池.

然後用金屬探針刺激這噩夢石的幾個點.

這幾個點的刺激順序一定不能錯,否則不但打不開,而且還會引發自毀裝置.

這就相當于噩夢石的開啟密碼.

在上古典籍中介紹了上百種噩夢石,每一種的開啟密碼都是不一樣的.

在這里沈浪就要祈禱,眼前這個噩夢石的開啟密碼不要被私自改變過,最好使用的是公版密碼,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沈浪的祈禱應驗了.

一陣輕微的響動.

這顆噩夢石自動開啟了,終于露出了里面的構造.

密密麻麻,美麗而又複雜.

矜君見到這一幕,也不由得有些驚呆了.

這顆寶石直徑不足一寸,里面竟然如此精致複雜?

沈浪也歎為觀止啊.

因為他之前用X光眼完全無法掃描到這噩夢石的內部,就如同一顆普通的紅寶石一樣.

否則沈浪早就發現這個東西有鬼了.

這噩夢石內,密密麻麻有超過一百多顆各式各樣的寶石,然後用各種金屬片相連.

最多的是黃金和鉑金的金屬片.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打開箱子,從里面拿出了一只自制的顯微鏡.

倍數雖然不如現代地球顯微鏡,但是眼下是足夠用了.

戴上手套,用特殊的木頭鑷子,開始對這顆噩夢石進行改造.

這顆噩夢石是上古人類用來強化神經和思維的.

沈浪要把他改造成為救醒植物人,刺激喚醒大腦的治療型噩夢石.

整個過程不難.

大概要進行七百八十九項操作.

每一步都不能出錯.

這里面的很多金屬片,寶石只有毫米級大小.

也幸虧沈浪是一個高明的醫生,他做過的很多手術都比這個更加細致.

改造這個噩夢石至少比縫合神經簡單多了.

矜君屏住呼吸看著沈浪的整個過程.

真是歎為觀止.

這簡直就是在螺螄里面做法場啊.

幾天幾夜不睡覺的沈浪,手竟然沒有發抖.

整整三個小時後!

沈浪對這顆噩夢石的改造完畢.

"矜兄,你那些上古典籍應該都沒有解讀出來吧?"沈浪道.

矜君道:"姜離陛下解讀了上百冊,剩下大部分都沒有解讀出來.對于我的大南國來說,現在只要消化姜離陛下解讀出來的那些上古典籍就可以了."

沈浪道:"我已經解讀出來了許多,接下來有空的時候,我會把他形成于文字和圖案,然後給你送來."

"多謝了."

改造完畢後,沈浪將這顆治療型的噩夢石重新組裝起來.

它再一次又恢複成為了完整的寶石.

矜君拿在手中仔細觀察,硬是沒有發現一點點裂縫.

"姜離陛下的理想就是解放天下人的智慧,解放天下人的生產力,大肆開發上古文明,使得天下萬民都過上更好的生活."矜君道:"但是有些人卻牢牢封鎖,愚昧萬民,恨不得整個世界的人都依舊是茹毛飲血的原始人."

………………

回到了大南國都.

沈浪道:"矜兄,你們這里有沒有這種病人?他依舊活著,有心跳有呼吸,但始終醒不過來,日複一日地沉睡."

矜君點頭道:"有!"

片刻後,一個人出現在沈浪的面前.

沈浪不由得一愕,這麼雄壯?

當然,他此時已經非常枯瘦了,幾乎皮包骨頭.

因為沉睡得太久,所以肌肉畏縮了.

但是他的骨架驚人的大,身高幾乎不下于大傻了.

又是一個超級巨漢.

"他叫沙沌,曾經的西域第一勇士,是斗奴中的王者,在決斗場上他殺死了無數的虎豹豺狼.原本他可以繼續榮耀下去,但是忽然有一天他身體發生了劇變和坍塌,肌肉和筋脈都扭曲起來,根本無法戰斗,丑陋如鬼一般."

這一幕是不是有些熟悉?

沒錯,像是苦頭歡.

"然後他就被驅逐了,淪落為乞丐,極盡悲慘,但怎麼都死不去.之後他被沙飲國師發現了並且治好了他身上的怪病,並且成為我麾下的第一猛將."矜君道:"他雖然不如你兄弟大壯,但在戰場上也相差不遠.然而在兩年多前,他為了阻止敵人的滲透,被幾十名高手圍攻,身受重傷.沙飲國師再一次將他救活了,但再也沒有醒來."

"植物人."沈浪道.

矜君道:"這個詞很精確."

沈浪道:"那滲透偷襲的人是誰?"

矜君道:"黑水台和南海劍派的人."

呃……

這就尷尬了.

兩年多前,甯元憲正在想盡一切辦法刺殺矜君了.

又一次出動了幾十名高手,結果近乎全軍覆滅.

所以這個沙沌成為植物人,某種程度上是甯元憲的鍋.

沈浪道:"此人,也是姜離陛下的特殊血脈者,和藍暴,苦頭歡,屠大,屠二一樣."

矜君點了點頭道:"姜離陛下雖然不在了,但他仿佛一顆星辰,隕落破碎之後,散落在這個世界的碎片都是珍寶."

沈浪道:"接下來,我要用這顆改造過後的噩夢石救醒沙沌."

如果成功,那就代表著應該也能夠救醒甯元憲.

如果失敗……

沈浪道:"矜君,麻煩你把這幾根銀針刺入到他的後腦之內."

矜君武功也很高,輕而易舉直接刺入.

沈浪不由得朝他望去.

你這武功這麼厲害?完全沒有看出來啊.

"血脈蛻變者."矜君道.

果然如此.

將幾根銀針刺入植物人沙沌的後腦之後.

沈浪將改造過後噩夢石放在銀針之上,然後用電流刺激.

頓時……

噩夢石亮了一下.

矜君本能地眼睛一縮.

因為他的感知非常敏銳,距離這麼近,仿佛毛孔受到了灼燒一般.

改造後的噩夢石釋放出特殊的能量波,鑽入植物人沙沌的大腦之內.

這個植物人巨漢眼皮猛地一顫.

然後,再也沒有任何反應了.

失敗了?

無效?

然而僅僅半分鍾後.

這個植物人巨漢猛地坐了起來.

"啥,啥情況!"

沈浪和矜君無比驚喜.

這麼有奇效嗎?

一點點緩沖都沒有?

就這麼救醒了?就這麼創造了奇跡?

這上古噩夢石,真是牛逼啊.

"劍王前輩,走了,走了!"

救醒了這個巨漢植物人之後,沈浪完全沒有時間和沙飲國師分享喜悅,趕緊離開.

時間非常緊迫了.

沈浪已經離開半個月了,越國都城那邊隨時都可能發生劇變.

沈浪坐上了藤椅,劍王李千秋就要背起沈浪狂奔.

結果從旁邊沖過來一個沙蠻族壯漢,二話不說背起沈浪的藤椅狂奔北上.

沈浪直接在藤椅上呼呼大睡.

這個沙蠻族壯漢狂奔了三十里後停了下來.

這里又有一個沙蠻族壯漢等待這里了,接力地背起沈浪的藤椅北上.

就這樣毫不停歇,僅僅兩天時間就離開了大南國境內進入了羌國.

整個過程沈浪甚至沒有醒來.

等到他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一輛大馬車上了.

身上已經沐浴完畢,胡子刮乾淨了,頭發也梳好了.

旁邊的武烈道:"公子,飯已經好了,趕緊吃吧."

外面上千羌國鐵騎將沈浪的馬車保護在中間,朝著越國的方向瘋狂馳騁.

…………………………

而國都王宮內選王會,進入了荒誕的一幕.

"甯政,甯政,甯岐,甯岐,甯政……"

全場所有人都不敢呼吸.

竟然是這個結果?

甯政事先找人串聯過了嗎?

完全沒有.

那為何會如此?

之前所有文武大臣不都是支持甯岐的嗎?

上一次甯元憲公開問越國群臣,支持甯政還是甯岐,超過八成的大臣都支持甯岐啊.

這原因很簡單.

沉默的大多數.

整個朝堂的官員超過幾百人,能夠站出來發聲的,僅僅只有十分之一.

種氏,祝氏官員在朝堂上是遮天蔽日不假,但是真正能夠成為祝氏一黨,種氏一黨的僅僅只是級別高的官員而已.

剩下大多數官員就算依附祝氏,種氏,也並非是嫡系.

若放在之前,他們也依舊會支持甯岐.

但是最近發生的事情給他們的觸動太大了,首先是甯政的兩場奇跡大勝.

最最關鍵是國君甯元憲的忽然倒下.

當然,這些官員其實內心對國君觀感不佳,甚至有仇恨之心.

國君甯元憲對于臣子,確實是刻薄寡恩的.

但他畢竟是君王.

弑君殺父這種事情,太驚悚了.

從情感上,群臣受不了這個,所以在不記名的選王會上,沉默的大多數人選擇了甯政.

隨著唱票的進行,帝國廉親王,王後祝氏,祝弘主,種鄂,薛徹等人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大意了,大意了!

本以為選王會十拿九穩的,結果竟然出現了這種局面.

謀殺甯元憲的後果,比想象中更加嚴重.

接下來局面稍稍好了一些.

官職越大,推選甯岐的人越多了,因為二者的利益已經完全捆綁在一起.

甯岐的面孔依舊冷峻如山.

帝國廉親王的臉陰沉得仿佛要滴出水來.

這樣子不行了.

現在甯政的領先票數太多了.

雖然隨著官職越大,甯岐的票也越來越多.

但不能冒險,最後結果揭露甯政票數更多的話,那應該怎麼辦?

難道唾面自干,推翻結果嗎?

頓時,帝國廉親王輕輕拍打了一下椅子,這算是發出一個信號了.

為了表示絕對公平,唱票者不是甯岐一黨,也不是甯政一黨,而是帝國派來的官員.

得到了廉親王道信號後,他的袖子里面有一顆東西滑落.

拿起票後,一旦寫著甯岐的名字,那就保持不變.

可一旦寫著甯政的名字,他手中的這個東西輕輕劃過字跡,紙上的名字就消失了,變成了棄權的空白票.

"甯岐,棄權,棄權,甯岐……"

局面太詭異了.

棄權的票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越國朝堂上的官員不由得發出一陣陣低語.

怎麼回事?

剛才還沒有那麼多的棄權空白票,這麼一下子湧了出來?

張翀之子張洵出列道:"為何一下子湧出來這麼多的棄權票?這顯然不正常."

這話一出,朝堂上級別比較低的官員紛紛表示驚訝.

這肯定有鬼,剛才沒有棄權空白票,現在一下子出來這麼多?

這是搞笑的嗎?

張洵道:"甯啟王叔,我覺得有必要派遣兩個大臣,對唱票的過程進行監督."

這名帝國的官員寒聲道:"你是對本官的操守不信任嗎?"

張洵道:"正是為了大人的名聲,為了帝國的名聲,所以才有必要進行現場監督."

甯啟王叔躬身道:"廉親王,我覺得此話有理."

帝國廉親王猛地站了起來,寒聲道:"諸位越國的臣工,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選王何等神聖?你們為何棄權,這是在藐視本王?這是在對帝國不滿嗎?"

"選王會,本就是讓文武大臣推舉出新王,結果你們統統都放棄了,這樣一來選王會還有什麼異議?"

"這麼多的棄權票,就算推選出了新太子,也不算公平."

"我宣布,這次選王會的結果作廢.三天之後,重新開始選王會.屆時任何人都不得棄權,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所以不再是不記名投票,三天之後的票上,都會寫上諸位官員的名字和官職,發放到你們手中,每人一票."

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這……這就徹底不要臉面了嗎?

這就是徹底的威脅了.

眼看著甯政就要獲勝了,竟然結果作廢?

而且選王會的規章制度說改就改?

一旦是記名投票,誰還敢投甯政的票啊,不怕遭到打擊報複嗎?

這般行徑,簡直毫無底線啊!

帝國廉親王朝著王後祝氏望去了一眼.

祝氏道:"我是婦道人家,沒有什麼主見,尚書台,樞密院你們什麼看法?"

祝弘主道:"老臣覺得,既然是選王會,那群臣確實應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種鄂道:"臣也覺得如此."

尚書台幾個宰相,樞密院的幾個副使,一邊倒地贊成帝國廉親王的方案.

甯啟一人,無法翻天.

于是,朝會決定,這次選王會作廢.

三日之後,重新開始.

這一幕熟悉吧?

頗有當年袁世凱風范.

選出來的結果不符合我的想法.

那就一直選吧,選到我滿意為止.

派遣軍隊和流氓包圍議院,所有議員出去離開,不許吃飯,不許睡覺.

然後,終于得到了袁大總統滿意的結果.

………………

接下來三日的時間發生了什麼?不得而知!

但幾乎每一個越國的官員都遭到了拜訪.

黑水台,尚書台的專人拜訪.

談談工作,談談你的家人,談談你的家族.

言語非常親切,卻聽得人汗毛豎起,冷汗爆出.

接著,樞密院,尚書台召開了幾次會.

大書特書選王會之神聖.

最後帝國廉親王的欽差使團,也接見了越國眾臣的代表.

尤其是那些曾經選了甯政的刺頭.

帝國廉親王大書特書皇帝陛下的神聖,對越國的關心.

帝國和越國的關系等等.

一句威脅都沒有,但是卻足夠讓無數官員在睡夢中驚醒過來.

這意思非常明白.

接下來的選王會,你們如果再亂寫的話,可能是要死全家的.

為了保住富貴,為了保住家族,為了保住性命,你們最好和帝國站在同一立場.

………………

三天日子飛快而過.

神聖的選王會又開始了.

果然,每一個官員都領到了自己獨有的票,上面將他們的名,字,官職,籍貫寫得清清楚楚.

就差替他們把甯岐的名字寫上了.

這下子誰要是再敢寫甯政的名字,保證直接追究到頭上.

帝國廉親王道:"話不多言,這一次的選王會有多麼神聖你們心中清楚.這個人將帶領越國走向繁榮,太平,強盛,你們的每一張票都有千斤之重."

"開始吧!"

隨著帝國廉親王一聲令下.

越國朝堂的文武百官,內心充滿了無比的屈辱,在選王票上寫下了同一個名字.

甯岐!

這就對了嘛.

……………………

快,快,快!

蹄聲如雷.

在一支騎兵的保護下,沈浪的馬車飛快地沖入了朱雀大門,進入了國都.

沿著朱雀大道飛快馳騁,直接進入王宮之內.

"閃!"

"閃!"

"閃!"

進入王宮之內,沈浪所過之處,所有人全部退開.

黎隼大公公飛快迎了上來.

沈浪說過給他一個月時間,然而現在僅僅只過了二十三天他就回來了.

黎隼大喜.

因為只有成功了,沈浪才會提前趕回來.

"公子,朝堂那邊正在演大戲呢."

你黎隼大公公也喊我公子?

有點受不住啊.

"演吧,演吧,現在演得越過火,待會兒打臉越精彩."沈浪笑道.

他已經聽說了,竟然是選王會.

好先進,好奇葩啊.

而且不選出甯岐,選王會就不結束.

這真是表子立牌坊.

經過這一次,帝國在越國群臣之內,人心盡失.

甚至甯岐,祝弘主等人的名聲也喪盡.

這就等于按著越國文武百官的脖子往屎盆子里面壓,大呼:"快,吃飯."

但里面全部都是屎,怎麼吃?

沈浪已經開始想想,一旦甯元憲醒來後,接下來打臉會何等之爽.

最好是真的把甯岐選出來做太子.

然後,國君甯元憲一口否決.

簡直爽到飛天.

………………

沈浪沖進甯元憲的病房之內.

他依舊一動不動,呼吸微弱,心跳微弱,但並沒有出現生機消亡的跡象.

"黎穆公公,把銀針刺入陛下的後腦!"

沈浪把圖放在黎穆面前.

黎穆拿出五根銀針,閃電一般刺入了國君甯元憲的後腦.

沈浪拿出了改造過之後的治療型噩夢石.

黎隼,黎穆,卞妃等人驚訝.

這,這還是那顆紅寶石啊?

就是這玩意害得陛下生死未卜的.

但是誰也沒有開口,在創造奇跡一事上,沈浪是絕對的權威.

沈浪深深吸一口氣.

一定會有效的,在大南國都就成功了,這次也一定能成.

"起!"

沈浪激活改造後的噩夢石.

頓時.

噩夢石再一次亮起.

猛地釋放出一股特殊的能量波,鑽入了國君甯元憲的後腦之內.

甯元憲眼皮猛地一顫.

身體一抖.

然後,他直接睜開了眼睛.

"寡人立甯政為太子!"

醒來的第一時間,甯元憲喊出了這句話.

………………

注:今天去保險公司辦事,去醫院開助眠藥,所以更新晚了.但依舊一萬五以上!諸位大人,還有月票嗎?給我好嗎?

謝謝迷路了♀,可可天天kt的三萬幣打賞.

上篇:第388章:嘔心瀝血救君王!選王會!    下篇:第390章:甯政太子定局!悲慘甯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