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90章:甯政太子定局!悲慘甯岐!   
  
第390章:甯政太子定局!悲慘甯岐!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隨風而去一安好五萬幣打賞,破費了)

"寡人立甯政為太子!"

這句話大概是甯元憲用盡所有力氣都想要說出來的幾個字.

人這一輩子,就算再惜字如金之人,說話也是輕而易舉的.

然而沒有想到會有那麼一句話,哪怕用生命的代價也說不出來.

哪怕是現在.

甯元憲說得也不太清楚.

雖然這個過治療型噩夢石讓他蘇醒,但全身的神經還是受到了巨大的損害,一下子很難恢複.就算能夠張嘴說話,聲音也有些含糊.

甚至國君的臉還有些面癱,很難做出什麼表情.

沈浪道:"陛下放心,會一點點恢複的."

國君甯元憲喊完了那句話後,陷入了短暫的茫然.

然後忍不住再一次淚濕了雙眼.

親生女兒甯寒對他動手,這件事情打擊還是太大了.

盡管他嘴上說得狠,但心中最疼的還是甯寒.

他算是一個非常偏心的人,幾個女兒中,不管是對甯蘿還是甯焱,他也只是稍稍關心而已.

甚至他對一些子女的寵愛遠不如沈浪.

但甯寒不但是他的愧疚,也是他的驕傲.

而這個女兒,竟然下手害他.

都到了這個境地,人這輩子還有什麼意義?

"政兒呢?"甯元憲問道.

他醒來之後沒有看到甯政,頓時覺得有些不妙.

黎隼大公公道:"在朝會,帝國廉親王來了."

甯元憲道:"我昏迷多久了?"

"二十七天."黎隼道.

甯元憲道:"發生何事?"

對于自己被謀害,甯元憲雖然不想,但也做好了足夠的准備,他已經留下密旨了,就算他倒下了,甯綱也會宣讀密旨,立甯政為太子.

但現在甯政不在身邊,帝國廉親王來了,顯然局面不太妙.

大宦官黎隼把整個事情詳細告知.

包括密旨被替換,包括荒誕的選王會.

頓時,甯元憲的精神再一次受到了巨大的沖擊.

甯潔長公主為何會背叛?

這是他最信任的親妹妹啊,而且關鍵她是如此的仰慕姜離陛下,完全是和甯元憲站在同一立場的啊.

甯元憲對她的信任,絲毫不亞于黎隼.

閻厄在關鍵時刻立場不對,甯元憲能夠理解.

但若甯潔都不值得信任,那世上還有誰能信任?

"去,去隱廬,去讓甯潔過來,我要知道為什麼,為什麼?"

"她這一生都無欲無求,我不信還有什麼能夠讓她背叛我."

"我不信,我不信!"

頓時,黎恩飛快地奔跑出宮,前往隱廬.

而卞妃拼命地揉他的胸口,柔聲道:"陛下莫生氣,莫生氣.還有很多人關心你,愛戴你,願意舍命為你."

足足好一會兒,甯元憲才漸漸冷靜了下來.

卞妃的話,幾乎一下子就安撫了甯元憲.

是啊,有人背叛了他.

但還有很多人愛戴他,願意為之付出一切代價.

比如甯政,堅信父王能夠醒來,為了不讓局面大崩,哪怕手中掌握重兵,也依舊忍著,沒有徹底和甯岐兵戎相見,也沒有做出踐踏底線的事情.

………………

"那邊的選王會如何了?"甯元憲冷笑問道.

沒有想到他生死未卜的近一個月時間,國都竟然發生了這樣荒謬的事情.

"應該快要出結果了."黎隼道.

"那不急."甯元憲冷道:"有人要出丑,就讓他出個徹底,等結果出來之後再說,等甯岐坐上少君之位後,我們再過去!"

卞妃喜極而泣,細細地給甯元憲按摩全身,想要用最快速度恢複他的筋脈.

"愛妃,寡人有點餓了,你去弄點吃的."甯元憲溫柔道.

"誒!"卞妃快速離去,腳步輕盈.

………………

整個房間內就剩下了沈浪和甯元憲.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

甯元憲把玩著手中的這顆噩夢石,腦子里面幻想著和原配妻子的種種過往.

"我應該珍惜眼前人,不再沉湎于過去."甯元憲緩緩道:"與其說我如何紀念原配,還不如說是因為愧疚不安,這顆東西送給你了."

甯元憲鄭重地將噩夢石放在沈浪的手中.

"接下來,打算怎麼做?"甯元憲問道.

沈浪道:"內戰一定會爆發,但是我們可以選擇是在國都開戰,還是在外面開戰."

甯元憲想了一會兒道:"那還是在外面開戰的好."

沈浪道:"臣也這麼覺得."

甯元憲道:"你就這麼走了,第一,第二涅槃軍呢?"

沈浪道:"在天西行省,盯著種氏家族."

甯元憲道:"你就放心讓木蘭一個人在那里?"

沈浪道:"木蘭不是一個出色的統帥,但確實一流的將領."

這是真的,木蘭的執行力是超級強的,戰場敏感度也是一流.

甯元憲道:"在兩三年前你就口口聲聲說要滅薛氏全族,如今終于要開始了.真是難為你了,相忍為國,忍到了現在,但是真的可以天下無仇嗎?"

沈浪道:"舊仇未消,新仇又起,但終究還是能夠達到天下無仇的."

甯元憲道:"孩子,保重啊!"

這句話顯得有些突兀,甯元憲想要伸手拍一下沈浪的手背,但發現根本抬不起來.

沈浪再一次把自己的手背放在甯元憲手下.

甯元憲用盡了所有的力氣,也只能輕輕握了一下沈浪的手背.

……………………

大殿之上.

那些人依舊不知道國君甯元憲已經醒來了.

選王會依舊在繼續.

"收票!"

隨著帝國廉親王一聲令下,十幾個帝國的宦官拿著金盆下去收票.

半刻鍾後,幾百張選王票全部收集完畢.

帝國廉親王道:"甯啟,祝弘主你們兩個人上來吧,一個代表尚書台,一個代表樞密院,監督整個唱票過程,確保沒有任何舞弊,絕對公平公正."

在場所有人心中冷笑.

這個時候杜絕舞弊?這個時候說公平公正?天下都沒有比這更可笑的笑話了.

"不必了."甯啟王叔道.

帝國廉親王面孔一顫,最討厭這種不識抬舉之人了.

"種鄂,那你代表樞密院來監督."

"是!"

樞密院副使種鄂上來,和祝弘主二人一左一右,監督整個唱票過程.

"甯岐!"

"甯岐!"

"甯岐!"

"甯政!"

喊出這個名字的時候,所有人微微一愕.

這是誰啊,頭這麼鐵?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敢選甯政?

"甯岐!"

聽著整個唱票的過程,帝國廉親王面帶笑容.

這就對了.

沒有意外發生就是最好的局面.

整整好幾百票呢,可要統計好長時間.

上朝一般分為大朝會和小朝會.

小朝會的官員不過百,而大朝會則能夠達到好幾百.

選王會是大事件,一定一進行大朝會.

整個大殿內,大大小小官員,達到五百三十七人.

整整一個時辰後!

統計結束,唱票結束了.

這次選王會,總共五百三十七人參加.

推舉甯岐為越國太子的,總共有四百八十五人.

推舉甯政為越國太子的,總共有五十二人.

如今看來,越國朝堂也不是奸佞滿朝.

之前文武百官屢屢和沈浪過不去,甚至和國君甯元憲過不去,歸根結底還是看不慣沈浪,看不慣甯元憲,並非完全是人品問題.

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有五十幾個人不怕死支持甯政.

而詭異的是,這五十幾人之前反對甯政也是最厲害的,因為當時他們確實覺得甯政不適合繼承王位.他們始終秉持自己的意志,當時對抗甯元憲,現在也對抗帝國.

而在場所有巨頭中,支持甯政的只有兩個人.

樞密院副使甯啟,禦史大夫王承惆.

這位禦史台大夫幾乎從頭到尾都和沈浪對著干的,噴了他好幾年了.

當時口口聲聲說金氏家族要謀反,也是這位王承惆大人.

結果現在,他竟然頭鐵得對抗帝國意志,都到這個時候了還選擇了甯政.

可見關鍵時刻,這位禦史大夫還是堅持了自己的操守.

帝國廉親王淡淡看了王承惆一眼.

茅坑里的石頭,沽名釣譽之輩而已.

在禦史台呆得太久了,真的把自己當成了正義之化身.

無傷大雅.

"今天這個結果就很好嘛."帝國廉親王道:"這是選王會,何等神聖,怎麼可以棄權?這次就很好,每個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全場靜寂無聲.

呵呵,自己的選擇?

你們就差把刀架在我們脖子上,逼著我們寫下甯岐的名字了.

廉親王繼續道:"我呢,就只是代表帝國監督整個選王會而已.一切都是你們越國的意志,帝國是不會干涉你們內/政的.我代表帝國宣布,這次選王會公平有效!"

全場依舊靜寂.

廉親王道:"王後,接下來事情就交給你了."

越王後祝氏道:"我一再說過,我是女流之輩,不好干政.太子乃是國本,我作為女子更加不好開口,所以一切都交給諸位臣工.如今你們自己選出來了,那作為長輩,我宣布一下,應該不算干政吧?"

帝國廉親王道:"當然不算干政,而且越王生死未卜,太後又崩了.王族之中就屬王後最尊,垂簾聽政本是應有之舉."

王後祝氏道:"垂簾聽政之事,我是不做的,但現在母後不在了,陛下又醒不過來了.所以這事還是要我來,真是難為我這個女流了."

帝國廉親王道:"王後,這不是權力,而是責任."

王後祝氏道:"那好吧,那這件事情就由我來宣布了."

然後,王後祝氏緩緩地站了起來道:"甯岐大家都選了你,從今以後你要如履薄冰,謹小慎微,萬萬不要辜負了群臣的期待,更不要辱沒了祖宗的功業."

三王子甯岐出列,躬身道:"兒臣遵母後之旨."

王後祝氏道:"那我正式宣布,冊封三王子甯岐為越國少君,主持國政,昭告天下."

這里說的是少君,而不是太子.

因為之前說過了,推舉了少君一個月內,若甯元憲醒來,那依舊遵照國君甯元憲的旨意.

但若一個月內甯元憲不醒來,那這個少君就成為太子.

還不止如此.

最多再過一兩個月的緩沖期,下面就會有臣子冒死上奏,國不可一日無君,請太子殿下登基為王.

然後甯岐會一直幾次推辭,群臣幾次死諫.

最終,大炎帝國皇帝乾綱獨斷,冊封甯岐為越國之君,帝國越親王.

一切劇本都已經寫好了.

王後祝氏宣布完了之後,直接起身道:"我的事情就算是結束了,從今往後這越國朝政就交給你了."

然後,她直接離去,表示自己毫無野心.

三王子甯岐緩緩走上台階.

大殿之上出了王座,下面還有一個位置,那是監國太子的位置.

之前甯元憲不在的時候,太子甯翼就是坐在那個位置上主持朝政的.

盡管過程很丑陋,但是三王子甯岐邁上台階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內心的激動.

這一天終于來了.

他終于坐上了這個寶座.

為了今天,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我知道,我甯岐現在背負了天下罵名.

但那又如何?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我本就比甯翼出色,比甯政出色.

這個王位本就該屬于我.

只有我才能保住越國的江山.

今天無數人在心中罵我.

明天呢?後天呢?

當我立下無數功業的時候,他們還會記得我曾經的罪過嗎?

天下人是健忘的,自私的.

古往今來,又多少雄主是弑兄殺父上位,還不是依舊執掌乾坤,號令天下?

不單單別人,就說我這個父王甯元憲?

他不就是殺了兄弟甯元武上位的嗎?

再長的台階,也有走完的時候.

三王子甯岐來到那個小王座面前,緩緩坐了下去.

"拜見少君."

"拜見少君!"

祝弘主,種鄂,薛徹,張召等人拜了下去.

下面眾多臣子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也拜了下去.

但全場還有幾十人,站立不動.

為首的甯啟,甯政,禦史大夫王承惆,侍禦史張洵等人.

甯岐心中殺機頓起,但臉上卻難得帶著笑意.

"五弟,父王之前冊封你為越國公,可見對你抱有巨大期望,從此之後我們兄弟連心其利斷金."甯岐溫和朝著甯政道.

之前的甯岐一直是冷峻如山的,仿佛從來都不會笑.

而現在被推選成為少君之後,竟然是笑容滿面.

但甯政天生不會演戲,依舊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面對甯政的冷淡,甯岐仿佛絲毫都不在意,繼續道:"之前父王讓孤進了樞密院,如今這個位置我是不能做了,越國公甯政勞苦功高,不管是平南大將軍,還是天越提督,都不足于展彰顯越國公的功勞,孤想要讓甯政進入樞密院,接替孤之前的位置,諸位臣工覺得如何?"

聽到甯岐的話,所有人心髒顫抖.

這甯岐看起來笑容滿面,實則傲慢無比.

你還僅僅只是少君,連太子都還不是,竟然口口聲聲稱自己為孤了.

之前太子甯翼在位的時候,都很少用這樣的自稱.

你不僅僅把自己當成了太子,更是直接把自己當成了越國之君了.

而且這一上來,就要直接奪了甯政所有的兵權.

之前甯元憲對他明升暗降,罷免了天北行省大都督,成為了樞密院副使.

而現在甯岐就罷免了甯政的平南大將軍和天越提督一職,成為了空頭樞密院副使.

如此一來,一萬多城衛軍就不再歸甯政統率了.

"張召!"甯岐道.

張召出列:"臣在."

甯岐道:"你之前就是天越提督,但是做得不好,所以父王才會懲治你.如今兩年多時間過去了,你做得還算不錯,孤就勉為其難,把這個位置還給你.樞密院,尚書台,讓張召成為天越提督,你們可有異議嗎?"

"臣無異議."

"臣無異議!"

"臣無異議!"

甯啟和甯政二人,依舊一言不發.

甯岐又道:"如今當務之急,一是趕緊救治父王,二是立刻給太後下葬.當然我們越國剛剛經曆大戰,國庫空虛,不宜鋪張浪費,但還是要辦得隆重,這件事情要立下章程,壓倒一切事務."

就在此時,種鄂道:"啟稟殿下,太後娘娘這輩子最痛恨的便是羌國人,如果羌國一萬騎兵就在城外,只怕太後娘娘就算在地下也難安.而且異國軍隊長期駐紮在我越國都城之外也不合適,恐成為天下笑柄,請殿下決斷."

這話倒是不假.

太後的娘家就曾經遭受過羌國騎兵的禍害,死傷無數,她這輩子確實最痛恨羌國人.

甯岐道:"這確實是個事兒,解鈴還須系鈴人,越國公就由你去和羌國女王分說,讓她率領羌國騎兵離開如何?否則他這騎兵圍城,我國都百姓都不敢出城了,若是羌國騎兵不服管教,創下什麼禍事,恐怕影響越羌兩國的關系."

接著,甯岐道:"當然了,越羌友好這是父王定下的國策,孤也會以附驥尾."

這話倒是顯得謙虛了,你甯岐一直都覺得自己比甯元憲更加高明的.

"甯政,如何啊?"甯岐道:"由你去和羌國女王說,可以嗎?"

甯政依舊一言不發.

甯岐目光一冷道:"越國公,你這是不願意?"

甯政依舊閉口不言.

甯岐心中殺機頓起.

他本就決定,一旦上位之後,必殺甯政,必殺沈浪,必滅金氏全族.

但至少要有一個緩沖,先架空甯政,然後軟禁,等到他徹底登基為王之後,再殺之.

沒有想到甯政現在就公開對抗,這是找死嗎?

"甯政,你這是不服選王會的結果?"薛徹寒聲道:"你這是要對抗朝堂意志嗎?殿下,甯政如此桀驁不馴,臣請嚴懲."

甯岐擺手道:"薛卿言重了,我相信甯政完全是無心的,他只不過牽掛父王,憂慮過重,所以才有所失態,不為罪!"

緊接著,甯啟王叔道:"我年紀大了,樞密院副使這個位置,有心無力,正式請辭!"

這話一出,甯岐目光微微一縮.

這是打臉嗎?

我剛剛上位少君,你就要請辭?

甯岐有心直接答應,將甯啟這個老頑固清理出去,但還是一笑道:"萬萬不可,王叔老當益壯,樞密院可還少不得你,請辭之說,萬萬不可再提起."

甯啟又要堅持辭官.

但甯岐話風一轉,目光變得冰冷道:"還有一件事,當日甯綱竟然毀壞父王密旨,這等行徑如同謀反,不可不查,黑水台閻厄在嗎?"

黑水台都督閻厄出列.

甯岐道:"去把甯綱拿了,一定要問出來,他究竟是受了誰的指使,為何要毀壞父王密旨,都有誰是他的同黨."

這話一出,所有人汗毛豎起.

甯岐這是要掀起大案啊.

一旦把甯綱抓進黑水台監獄,那所謂的同黨還不是任由閻厄亂寫.

這個時候就是黨同伐異了.

誰敢不聽話的,那就是甯綱謀反的同黨,

屆時大開殺戒.

這種謀反大案牽連起來非常可怕的,只要君王願意,隨時可以牽扯進幾千上萬人.

這種答案,完全是鏟除異己的最佳手段.

見到群臣戰栗惶恐,甯岐心中一陣冷笑得意.

都以為我只會示好嗎?

立威更重要.

天下人性子都賤,畏威不畏德.

"諸位臣工,覺得如何?"甯岐寒聲道.

"殿下英明!"

"殿下英明!"

眾多臣子感覺到了危險,紛紛折腰拜下.

在屠刀的威脅下,絕大部分臣子開始妥協.

"閻厄,帶著人去捉拿甯綱吧."甯岐淡淡道.

"慢著……"甯啟王叔道:"甯岐,我不辭官了,我不辭官了行嗎?甯綱是你的叔叔,今年七十多了,你就不要再折騰他了."

甯岐猛地站起,怒聲道:"甯啟王叔,何等昏聵?這等事情也是能夠私相授受的嗎?你將國家法度置于何地?將朝堂尊嚴置于何地?甯綱毀壞父王密旨,本就是謀反?我身為人子,難道置之不理嗎?如此我還有何面目竊據于這朝堂之上?有何面目卻見甯氏王族的列祖列宗!"

薛徹寒聲道:"甯啟王叔,你這般維護甯綱,莫非你們兩人有什麼不可告人之陰謀?莫非你害怕甯綱會招供出什麼嗎?"

這話一出,甯啟王叔氣得渾身發抖.

這個天下還有更加荒謬的事情嗎?

真正的謀反者指著忠臣謀反?如此顛倒黑白,指鹿為馬.

我甯啟以前真是瞎了眼睛,竟然會支持你甯岐.

甯綱說得沒錯,你就是亂臣賊子,亂臣賊子.

甯岐寒聲道:"雪都督,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信口亂說.閻厄你還呆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去拿人."

閻厄道:"殿下,我若去捉拿甯綱,宮中之人若阻攔,又當如何?"

甯岐寒聲道:"格殺勿論!"

"遵旨."

"捉拿反賊甯綱,有任何阻攔者,格殺勿論."

"慢著!"甯政道:"我可以去和羌女王談談."

甯岐一陣冷笑,這個時候妥協?

晚了!

等我捉拿了甯綱,利用他的謀反掀開大案,開始株連的時候,你們的命運就任由我的操弄.

你甯政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太正直了.

正直有些時候,就意味著愚蠢.

甯岐寒聲道:"越國公,這就是父王教你的嗎?你也要用國事來和我交易嗎?甯綱毀壞父王密旨謀反,又與你何干?你又有什麼擔心的?"

"砰!"

黑水台都督閻厄直接推開大殿之門,走了出去.

"來人,去抓捕反賊甯綱,有任何抵抗者,格殺勿論!"

閻厄離開朝堂,就要率領幾百名黑水台高手朝著後宮的方向沖去.

一路上,所有太監和宮女,紛紛避讓.

閻厄率領幾百名黑水台高手,直接來到關押甯綱的宮殿之外.

這里其實也是甯元憲休養的地方.

黎隼公公,守在宮門之外.

"閻厄都督,這是何為啊?"

閻厄躬身道:"捉拿反賊甯綱,此賊竟敢毀壞陛下密旨,罪大惡極."

黎隼道:"之前已經說了,甯綱關押在王宮監牢內,為何今天你黑水台又要帶走?"

閻厄道:"黎公公,這是少君的鈞令,請您不要讓我為難."

黎隼道:"那如果我堅決不放你們進去呢?"

閻厄抬起頭道:"少君鈞令,捉拿反賊甯綱,有任何抵抗者,格殺勿論."

黎隼淡淡道:"陛下在里面養病,你確定要格殺勿論?"

閻厄道:"我當然不敢驚擾陛下,但捉拿反賊甯綱,刻不容緩.請黎公公立刻讓開,否則就要休怪我無情了……"

然後,閻厄猛地握著劍柄,拔出了一小半.

"捉拿反賊甯綱,若又任何抵抗者,格殺勿論!"

黎隼冷冷道:"閻厄,你確定要進去?"

"當然!"

黎隼冷笑道:"請!"

然後,宮門開啟.

閻厄帶領幾名黑水台高手,直接走了進去.

然而,剛剛踏入門內,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氣息.

不由得抬頭一看.

頓時見到了一個木頭輪椅,上面坐著一個人.

竟然是國君甯元憲.

他,他竟然醒了!

頓時間,黑水台都督閻厄如同雷擊一般.

遍體冰寒,仿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整個身體,完全無法動彈.

片刻後,全身的冷汗不斷爆出.

然後,閻厄猛地跪下磕頭:"臣參加陛下,臣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甯元憲淡淡看了一眼閻厄道:"沒有看出來,你竟然這麼聰明啊."

然後,他沒有理會閻厄,直接道:"朝堂那邊的戲應該演得正精彩,該我們上場了,我們走吧."

沈浪推著輪椅,在黎穆和鍾楚客的保護下,緩緩走向了朝堂.

………………

朝堂之上.

甯啟王叔被徹底激怒了.

"甯岐,你這等倒行逆施,不怕毀了祖宗的江山嗎?"

"我甯氏祖宗用了幾百年時間,才有今日之江山,難道你就要這樣拱手相讓嗎?"

"今日你要抓甯綱,你要定他一個謀反大罪,你要掀開大案,你是要讓這朝堂空掉大半嗎?"

他和甯綱一樣,都是直人.

此時再也忍不住,大聲咆哮.

甯岐沒有說話,帝國廉親王緩緩道:"這就是越國的朝堂嗎?少君也是君,越國的臣子就是這樣欺君罔上的嗎?有請王後!"

片刻之後,王後祝氏再一次出現了.

"甯啟王叔,你累了."

"來人,帶著甯啟王叔下去冷靜一下!"

"砰!"

宮殿大門猛地打開.

所有人本以為又是黑水台的武士要沖進來.

越國朝堂要迎來至暗一刻.

然而……

沒有想到進來的竟然是國君甯元憲.

他坐在輪椅之上,被沈浪緩緩推了進來.

頓時,全場所有人徹底震驚了.

仿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陛下怎麼醒了?

他不是永遠都醒不過來了嗎?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王後祝氏整個嬌軀猛地一顫,臉色瞬間煞白,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而甯岐!

整個人仿佛徹底置身于冰窖.

不,是萬年寒冰之中.

沒有一點點溫度.

就仿佛有一道雷霆,猛地從頭頂上劈下.

直接將他的腦袋劈成了兩半.

帝國廉親王,也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表情.

呼吸都停止了.

祝弘主年邁的身體一抖,眼前一黑,幾乎要昏厥過去.

………………

整個越國的臣子足足好一會兒,方才如夢驚醒一般.

然後,所有人整整齊齊跪下.

"臣等參見陛下."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大王身體,福壽金安."

在場大部分臣子之前對甯元憲內心不滿,此刻卻覺得他枯瘦的身影是何等的讓人心安.

這個陛下雖然刻薄寡恩,甚至行事偏激,但至少有底線,大部分的時候還能和臣子們相忍為國.

來到台階之下.

國君甯元憲道:"甯政,抱著我上王座."

甯政渾身顫抖,上前將甯元憲枯瘦的身體從輪椅上抱起來,一步一步走上台階,放在王座之上.

這一刻,父子兩人確實感覺到了血脈相連.

甯政整個靈魂都在顫抖.

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忍,哪怕掌握著優勢兵力,依舊沒有開戰.

依舊沒有做出踐踏底線的事情.

因為他相信沈浪能夠拯救父親.

一旦父王醒來,一切都可以恢複正常.

對整個朝局的破壞也最小.

他的直覺沒有錯.

沈浪再一次成功了,再一次創造了奇跡.

甯元憲看了甯政一眼,歎息道:"你啊,還是太老實,太正了."

來到王座之上.

甯元憲朝著帝國廉親王道:"我聽說有一個選王會,但是根據規矩,這太子之位還是我說了算,對嗎?"

廉親王面孔一陣抽搐,道:"這是當然,所謂選王會也是不得已之舉.不過甯岐殿下還是非常出色的,帝國對他非常欣賞."

國君甯元憲笑道:"何止是帝國欣賞?我也非常欣賞啊."

"甯岐,你的少君使命便到此為止了,辛苦了."

然後,甯元憲緩緩道:"擬旨,冊封第五子甯政為越國太子,欽此!"

"諸位臣工,寡人說話不利索,你們聽清楚了沒有?寡人立甯政為太子!"

頓時,滿朝文武跪下,叩首道:"陛下英明!"

"臣等參見太子殿下!"

………………

注:今天依舊更近一萬六,兄弟們還有月票嗎?給我激勵啊!就靠這個支撐了.

謝謝涓念成河萬幣打賞.

上篇:第389章:浪爺奇跡!大戲!國君蘇醒(新盟主罪傲賀)    下篇:第391章:甯潔之死!內戰爆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