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91章:甯潔之死!內戰爆發!   
  
第391章:甯潔之死!內戰爆發!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陶哥1224的五萬幣打賞)

莫大的恥辱!

甯岐此時感覺自己仿佛不著寸縷站在烈焰之中.

全身的每一寸都受到了炙烤,從內到外都仿佛要徹底燒焦了一般.

盡管沒有人表現出來,但他依舊感受到在場許多人心中的幸災樂禍.

還有他們的目光,都充滿了譏笑.

他大概是這個世界上在位最短的少君了.

剛剛被推選出來,僅僅不到一個時辰就被廢掉了.

奇恥大辱!

之前太子甯翼丟人,但他現在甯岐更加丟人.

會成為天下笑柄的.

此時甯岐幾乎敢肯定,父王肯定早已經醒過來了,他明明可以來中斷所謂的選王會的,但他依舊任由等到推選結果出來,等甯岐享受到權力的滋味後,再忽然出現狠狠地打臉.

啪啪啪啪!

甯岐感覺到自己的臉上,被瘋狂地扇打著耳光.

不僅是甯岐,還有帝國廉親王,還有王後祝氏.

甯元憲的耳光幾乎狠狠抽打在他們的臉上.

仇恨!

刻骨的仇恨.

任何言語都難以形容甯岐內心的感受.

父王,你竟然讓我蒙受這等恥辱?我會永遠銘刻在心的.

……………………

帝國廉親王望著甯元憲良久.

這個人在二十幾年前曾經跪下乞憐,如今竟然變得這麼偏執了?

竟然如此對抗帝國?

眼下這個局面應該怎麼辦?

廉親王也覺得自己腦袋要炸開了一般.

這次的差事他辦砸了.

選王會,強行按著群臣的腦袋寫下了甯岐的名字,這讓帝國在越國臣子心中形象大跌.

當然了,如果能夠換來甯岐繼位,這樣的代價也沒有什麼.

但是現在丑態露了,甯岐又沒能上位,反而會成為天下笑柄.

真正的賠了夫人又折兵.

"哈哈哈……"帝國廉親王上前道:"元憲賢弟,你這次中風可是把人嚇壞了,皇帝陛下尤為關切,所以派遣我來了,你該不會責怪我越俎代庖吧?"

國君甯元憲道:"怎麼會呢?我謝謝王兄都來不及."

帝國廉親王道:"越王醒過來就好,朝內也有人主持大局了.越國太後的大喪要趕緊辦,抓緊辦啊,遺體不能總停在靈堂之上啊."

國君甯元憲道:"王兄說得有理."

接著,甯元憲道:"諸位臣工,你們也看到了,寡人雖然蘇醒了,但是病體未痊愈,行動不便,說話不便.甯政你作為太子,接下來就由你監國了."

"兒臣遵旨!"

甯元憲道:"甯綱呢?"

片刻後,甯綱出現在朝堂之上.

甯元憲內心一熱.

疾風知勁草,這位甯綱王叔果然沒有讓他失望,關鍵時刻竟然舍出性命維護越國.

甯元憲道:"寡人准備了密旨,是當著甯綱和甯啟等顧命大臣的面寫下來的.但是密旨卻被人調換了,所以甯綱做出毀掉密旨之事,因為他毀掉的是假密旨,此舉非但無過,反而有功."

甯綱叩首.

甯元憲道:"王叔,我讓沈浪給你准備一副好的假牙."

甯綱王叔四顆門牙都被砸掉了.

甯綱道:"臣老了,面容也無所謂了,牙齒掉了就掉了."

甯元憲笑道:"不行,這樣說話漏風.我說話已經不清楚了,你不能也不清楚啊."

接著,國君甯元憲道:"之前是密旨,現在下一道明旨.寡人身體不佳,隨時都可能撒手人寰.一旦那一日到來,甯政立刻繼位為王.並冊封卞逍,甯綱,甯啟,金卓為四輔政大臣."

這話一出,宰相祝弘主面孔一顫.

這是最公開的打臉了.

他是尚書台第一宰相,竟然不能位列輔政大臣,何等之恥辱.

頓時祝弘主顫顫巍巍,上前跪下道:"陛下,老臣已年邁,正式向陛下乞骸骨."

祝弘主再一次請辭.

"准."甯元憲直接了當道:"祝弘主年紀確實大了,也該回去頤養天年了,准許辭去尚書台宰相一職,但太子太師之位保留."

祝弘主叩首:"臣謝陛下洪恩."

樞密院副使種鄂有心也跟著辭官,但還是壓制了下來.

這個時候,他不能辭官.

"祝弘主退了,甯綱王叔,這個尚書台第一宰相,就由你辛苦擔任了."甯元憲道.

甯綱道:"臣當盡心竭力."

甯元憲道:"如此一來,尚書台就少了一個人.王承惆你這個禦史大夫就再挑一副重擔,把尚書台第四位給擔起來."

禦史台大夫王承惆叩首道:"臣遵旨,謝陛下洪恩."

甯元憲道:"太子,寡人精力不濟,太後的喪事就交給你了.但務必記住一點,不要鋪張."

甯政叩首道:"兒臣遵旨."

"走吧,回去歇著了."甯元憲道.

沈浪又推著輪椅離開了朝堂.

甯元憲竟然是表現出完全放手的意思,把一切國政交給甯政.

……………………

書房內!

卞妃再給甯元憲喂飯.

這是乳鴿飯用人參和雞湯燉了很久的,乳鴿也很爛,拌在飯里面非常酥軟,而且也足夠美味.

甯潔長公主跪在了面前,她依舊顯得非常安靜.

"為什麼?"

足足好一會兒,甯元憲方才問道.

甯潔長公主道:"請處死我吧."

甯元憲道:"我問你為什麼?"

甯潔長公主額頭磕下,道:"請陛下處死我."

甯元憲道:"不能說嗎?"

甯潔長公主昂起頭道:"王兄,你不該醒來的,你不該在這個時候醒來的."

甯元憲道:"那我應該什麼時候醒來呢?"

甯潔道:"半年之後."

甯元憲道:"是甯寒跟你這麼說的嗎?"

甯潔又沉默不言.

甯元憲道:"朝堂之上,我忽然倒下,是誰直接動的手?"

"我!"甯潔長公主道,然後她掏出了一件東西.

同樣是一顆寶石,只不過是藍色的寶石,這就是那個噩夢石的開關?

甯元憲道:"這也是甯寒給你的,她讓你做的?"

甯潔長公主再一次沉默.

甯元憲冷道:"她要弑殺君父,為何自己不做,要讓你動手?"

甯潔長公主緩緩道:"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殺王兄,我們只是讓你睡半年,免得給越國帶來滅頂之災,但……沒有想到沈浪還是把王兄給救醒了.看來這個滅頂之災是擋不住了."

甯元憲道:"甯政上位,就是滅頂之災.就一定要甯岐上位,成為皇帝的忠狗,這才算保住我越國的江山?甯潔啊,當初你是何等仰慕姜離陛下?怎麼現在你也跪下了?"

"姜離死了."甯潔長公主道:"他自己死了不算,還把無數人都拖下了深淵.王兄,這個世界上就不應該有英雄的,當年因為我們對他的仰慕,差一點就讓甯氏亡族滅種了.王兄你可還記得嗎,姜離覆滅之後,你跑到祝弘主面前搖尾乞憐,而我呢?我表現得最激烈,完全是姜離最狂熱的追隨者,結果……我被秘密囚禁了三個月."

"王兄,你知道這三個月發生了什麼?"

"王兄,你以為我無欲無求是天生的嗎?不,我被閹割了."

"情感,精神,欲望全部都被閹割了."

甯元憲面孔一顫道:"所以你害怕了."

"難道不應該害怕嗎?"甯潔長公主道:"我甯願死十遍,也不願意再承受那種可怕的折磨,那種沉淪于地獄般的痛苦.這個世界就不應該有英雄,對英雄的崇拜毀掉我們一次,不能再毀掉我們第二次."

甯元憲望著這個妹妹良久.

"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

甯潔長公主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甯氏王族的百年基業,是為了越國的江山."

甯元憲道:"妹妹,你說你從來沒有想過要殺我,我相信!如果這個世界上連你都要殺我,那就沒有可信任之人了.你說你做的一切是為了越國的江山,為了甯氏王族的百年基業,這些我統統都相信."

"妹妹,你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只要你告訴我,然後再一次鼓起你對抗帝國的勇氣,我依舊可以相信你,我依舊把黑水台交給你,毫無保留的信任你."甯元憲聲音非常動情.

甯潔的眼淚再也忍不住,直接洶湧而出.

她也猛地朝著甯元憲磕頭,哭泣道:"王兄,求求你,廢掉甯政,立甯岐為太子吧.這是我們越國最後的一次機會,求求你了."

甯元憲氣得渾身發抖,嘶聲道:"甯潔,你就這麼嚇破膽了嗎?你的骨氣呢?你就這麼心甘情願跪在地上,任由大炎帝國的宰割嗎?"

甯潔長公主哭道:"家族存亡比什麼都重要.甯氏王族傳承了幾百年,不能就毀在你的手中."

"閉嘴,閉嘴……"甯元憲顫抖道:"你說,究竟發生了什麼?甯潔只要你說出來,我饒你不死,我饒你不死!"

甯潔長公主望著甯元憲,收住了淚水.

"王兄,我真的不知道,而且你不用饒我不死."甯潔長公主道:"我從來都不怕死,甚至我早已經活得不耐煩了."

"就這麼死了也好,不用看到甯氏王族滅種,不用看到越國江山破碎."

"王兄,這個世界沒有英雄,這個世界也不應該有英雄!"

"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想要謀殺你."

說罷!

黑色的血緩緩從甯潔眼中,鼻子,嘴巴流了出來.

她自盡了!

片刻之後,她筆直跪在地上的嬌軀,緩緩歪倒.

甯元憲如同雷擊一般望著這一幕.

腦海里面浮現出小時候的甯潔,姑娘時候的甯潔,成年之後的甯潔.

"妹妹……"

甯元憲一聲高呼,猛地撲倒在地上,將甯潔冰涼的身體抱在懷中.

心痛如同刀絞!

………………

一間密室之下.

祝弘主緩緩道:"黎明前的黑暗來了."

"黎明嗎?"

"要開戰嗎?"薛磐道:"現在國都中,依舊有一萬多精銳掌握在我們手中,一旦開戰,未必會輸.甯元憲既然活了過來,那也可以再一次死掉."

種鄂道:"明面上甯政的軍隊更多,但是他根基太淺了.若在國都開戰,我們贏面依舊很大."

甯岐道:"開戰之後呢?殺掉甯政,殺掉父王,我強行登基為王是嗎?"

"有何不可?"薛磐道.

祝弘主道:"甯岐,我的孫女祝檸依舊願意嫁給你,這個婚事照舊嗎?"

甯岐道:"當然."

祝弘主道:"諸位,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來抉擇如何?"

眾人望著祝弘主.

"黎明前的黑暗來了,這是最黑暗的一刻,但是相信我黎明很快到來."

"原本我和甯寒都想要保住越國的一絲元氣,但是越王陛下斷送了這最後的希望."

"既如此,那我們就蟄伏起來,靜靜等待,等待那一陣驚天的巨響,等待那真正天崩地裂的一刻."

這話一出,全場所有人幾乎都屏住了呼吸.

為何祝弘主說得如此嚇人?如此鄭重其事?

"天下劇變,很快就要來了."

"這次是真正之劇變,是整個東方王朝的劇變."

"這一次的劇變,如同驚天海嘯一般,會徹底席卷整個世界."

"沒有任何人,任何勢力能夠抵擋."

"不管是越國,還是楚國,又或者是所謂的大南國,只要擋在這場海嘯面前,都會徹底化為齏粉."

"所以,接下來我祝氏全族會徹底退出越國朝堂,所有人都會辭官."

"薛徹,離開國都,帶著你所有人,所有的勢力離開國都."

"燕難飛,帶著你南海劍派所有弟子,帶著黑水台所有嫡系,離開國都,回到你的南洲群島去."

"種鄂,你也辭去樞密院副使的職位,返回天西行省,回到你種氏家族的領地去."

"甯岐,你離開越國,前往炎京."

"所有人都靜靜等著,等著那驚天的一響."

"燕難飛,薛徹你們兩個人有一個任務."祝弘主道:"這不是我的命令,而是炎京祝氏的命令."

薛徹和燕難飛道:"請祝相吩咐."

祝弘主道:"用盡一切力量,攻下怒潮城,滅掉金氏家族."

燕難飛不由得一愕.

這個時候去滅金氏家族?去奪怒潮城?

為何啊?

祝弘主道:"記住,不惜一切代價,不管死多少人,都要拿下怒潮城,然後徹底封鎖整個越國東部海域的所有防線,隱元會會全力配合你們."

薛徹道:"是!"

………………

次日!

甯政收到了無數份的辭呈.

超過上百份之多.

種氏家族在朝堂上所有的嫡系,全部請辭.

祝氏家族所有的嫡系官員,也全部請辭.

薛氏家族請辭,黑水台都督閻厄請辭.

整個越國朝堂,幾乎空了一小半.

之前遮天蔽日的祝氏,種氏竟然全部消失了.

頓時,朝堂上剩下的文武百官不由得覺得一陣陣茫然.

朝會之上,沒有議出什麼.

書房之中,甯政和尚書台,樞密院的幾個嫡系大臣商議.

"殿下,留住他們."

"殿下,關閉國都城門,留下他們."

"種氏,薛氏一旦返回領地,一定會謀反."

新晉的尚書台副相王承惆依舊是一個大噴子.

"太子殿下,一定不能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種鄂不能走,薛徹不能走."

"立刻下旨,將他們定為叛逆,然後發兵滅之."

監國太子甯政道:"甯綱王叔,甯啟王叔,你們二人覺得如何?"

甯綱道:"殿下,若是現在宣布他們為叛逆,那內戰就會在國都爆發."

甯啟道:"在國都范圍內,我們的兵力占優."

王承惆道:"殿下萬萬不可有婦人之仁,就算內戰在國都爆發,就算打得滿目瘡痍,卻能一勞永逸."

甯政道:"若在國都爆發內戰不能一勞永逸.內戰不可避免,但不能在國都內爆發.一舉剿滅薛氏領地,種氏領地,這才叫一勞永逸."

這話一出,幾個朝堂巨頭大驚.

一舉滅掉薛氏領地,種氏領地當然好,算是直接解決了百年隱患了.

但怎麼可能做得到?

越國就算最強盛的時候也做不到.

楚王率領三十萬大軍攻打鎮西城都沒有打下來.

那可是種氏家族的老巢,經營超過百年之久.

而現在甯政能夠拿出多少軍隊?

充其量不會超過五萬.

三十萬都打不下鎮西城,更何況四五萬?

還有薛氏家族.

隔海為王戰略,他們比金氏家族早了幾十年就開啟了.

如今薛氏家族的武安伯爵府是空的,薛氏家族所有的勢力都在南洲群島.

這是一個偽裝成為南海劍派的超級大軍閥.

薛氏不但壟斷了南部海域所有的貿易航線,而且還算得上是浮屠山的附屬勢力.

擁有強大無比的海軍,武道軍團.

沒有海面艦隊,想要滅掉薛氏家族完全是癡人說夢.

南洲群島距離天南行省足足兩千里,這片群島有多大,有多少軍隊駐守,有多少城堡?

情報都是不完整的.

因為薛氏家族扶持南海劍派超過了百年,大規模向南洲群島移民持續了幾十年.

浮屠山對南海劍派的扶持,也超過了幾十年.

所以薛氏家族的南洲群島,絕對是一個超級龐然大物.

從之前發生的一件事就可以看出薛氏家族,南海劍派之強大.

浮屠山奪取了黑石島上古遺跡的開發權之後,南海劍派派遣海上艦隊封鎖了所有的海域,動用的艦隊超過上百艘,一萬多人.

而金氏家族有多少艦隊?

不超過四千人,而且訓練成軍不超過兩年時間.

頓時,王承惆道:"殿下,可以放種鄂走,但不能放薛徹走.種鄂不是種氏之主,但薛徹卻是薛氏之主,南海劍派之主,南洲之主.一旦放他離開國都,就是縱虎歸山."

甯政道:"王相,那用什麼罪名留下薛徹呢?"

王承惆道:"罪名還不簡單嗎?謀反啊!"

真不愧是禦史大夫,最擅長給人戴帽子,之前口口聲聲說金卓謀反,現在說薛徹謀反.

甯政道:"可是薛徹沒有任何謀反的證據啊."

薛徹率隊劫殺甯政,這就等于謀反.

但此事不能公開,一旦公開就把天涯海閣,浮屠山統統卷入進來.

王承惆道:"要什麼證據,先定下罪名抓人,然後再調查便是了."

甯政道:"要出師有名,名正言順."

王承惆無奈.

甯政殿下真是太正了,甚至有點迂腐了.

當然作為臣子的話,他確實想要一個正直的君王.王承惆對甯元憲就頗有微詞,作為一個君王不施王道,盡走歪門邪道.

現在甯政表現得正直,他又覺得迂腐.

那麼是甯政迂腐嗎?

當然不是!

眼下的局面,根本留不住薛徹.

薛徹,燕難飛,閻厄都是宗師級高手.

當然這三人只有燕難飛一人有宗師之名,但另外兩人也有宗師之實.

當日在王宮,甯元憲是用君王之威鎮住了他們.

若想要靠武力,還真拿不下.

不僅僅這三人是高手,甯岐和種鄂也是頂尖高手.

黑水台的武士很多都是南海劍派出身,所以國都內的武道勢力,甯政一方是落于下風的.

自保可以.

因為甯政一方有李千秋夫妻,鍾楚客,黎穆,大傻等.

但想要留下薛徹,絕不可能.

更何況,薛徹背後還隱藏著浮屠山高手,隱元會高手.

所以他們徹底退出,把一個完整的國都交給甯政,這是好事.

……………………

對于這一百多分辭呈,監國太子甯政一一批准.

于是,種鄂帶領著種氏家族所有人,離開國都.

薛徹,燕難飛帶領無數人,離開國都.

至此,黑水台空了大半,所有的主力全部離開.

沈浪麾下的黑鏡司,趁機替補進去,執掌黑水台.

大宦官黎隼,兼任黑水台提督.

沒錯,閻厄走了之後,黑水台直接降級了.

薛氏和種氏全部離開.

但祝氏雖然辭官,但卻依舊留在天越城內,沒有任何要離開之意.

還有一個人沒有離開.

三王子甯岐!

………………

太後的葬禮,莊嚴肅穆,但是卻不奢華鋪張.

葬禮結束之後,帝國廉親王就要離開了.

"甯岐,你確定不跟著我回炎京?"廉親王道:"如今薛氏退了,種氏也退了,你留在國都,或許是死路一條."

甯岐搖了搖頭道:"多謝親王好意,越是這個時候,甯岐越要留在國都."

甯岐想得很清楚.

若他去了炎京,就徹底淪為了一個失敗者,落魄者,甚至是炎帝國的傀儡.

而留在越國都城,或許還有一線機會.

廉親王盯著甯岐良久道:"天下如此多嬌,還真是英才輩出啊.甯岐你果然是甯元憲的親兒子,在逆境之中反而顯出了驚人的英明."

甯岐躬身道:"親王謬贊了."

廉親王道:"放心吧,黎明前的黑暗,也黑不了多久了."

………………

甯岐擔任了一個多時辰的少君,然後就被廢掉了.

如今甯政成為了監國太子,甯岐身上只有一個官職,樞密院副使.

按說他就算留在國都也應該閉門不出的,但他竟然依舊每天都上朝,盡管從頭到尾一言不發.

甯政太子監國之後,國君甯元憲就徹底退到了幕後,每日都在卞妃宮中休養,徹底放權.

甯政每天都把奏折送過來,但甯元憲一本都不看.

把所有政事都交給了甯政,任由他施展.

他每天就是聽聽書,曬曬太陽,努力地做一些恢複訓練.

這樣放手的結果,竟然很不錯.

整個國都,乃至整個越國都井井有條.

當然這並不是甯政有多厲害.

而是人心思定.

經曆了兩年的大戰,又經過了一個月的朝堂劇變.

無數民眾都處于惶惶不可終日之中.

如今終于平靜下來,安居樂業都來不及,哪有心思鬧事.

還有一點甯政比甯元憲勤政得多,真的是事無巨細.

不管什麼事情,都會貫徹到底.

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不會想要繞開,而是徹底解決之.

誠然,甯政執政的國都,比之前少了許多浪漫.

但終究是平靜發展.

朝局以一種非常離奇的方式,漸漸安定了下來.

……………………

但是這種平靜注定只是暫時的.

十一月初八.

監國太子甯政正式免去天西行省中都督張子旭之職,召他返回國都,擔任禮部侍郎一職.

這當然是升官了.

所有人都認為,張子旭會跑,不會赴任.

但沒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回來了,而且乖乖赴任禮部侍郎.

十一月出九.

甯政免去張翀天北行省代理都督一職,遷任天西行省都督.

次日,張翀離開天北行省,全速南下.

十一月十三,張翀前往天西行省,正式上任天西行省大都督.

此時,所有人都看出來了.

越國朝堂要對種氏家族動手了.

十一月十七,威武公卞逍正式請辭樞密使一職.

越王甯元憲答應.

至此,越國樞密院正使空缺.

次日甯元憲不經對方同意,直接冊封種堯為越國樞密院正使,並且下旨種堯立刻進入國都赴任.

與此同時.

越國尚書台和樞密院的政令也到達了鎮西城.

要求種氏家族響應新政,裁撤家族私軍,將鎮西軍兵權交還樞密院.

與此同時!

玄武侯金卓正式上奏,願意交出九成封地,只留玄武侯爵府以及附屬莊園.

經營怒潮城已經超過了三年,如今金氏家族封地已經無足輕重,大部分的子民都已經遷移到雷洲島.

金山島,怒潮城,雷洲島才是金氏的根本.

………………

旨意到了鎮西城之後.

種堯稱病,不願意前往國都赴任樞密院正使.

越國尚書台派遣官員前往鎮西城,要求丈量鎮西侯爵府封地.

越國樞密院官員前往鎮西城,開始對種氏私軍,鎮西軍進行登記造冊.

手段直截了當,為收回種氏家族封地,裁減種氏私軍做准備.

種師師勃然大怒,大開殺戒.

殺了三名樞密院官員,毆打十七名尚書台官員.

越國朝堂震怒.

國君甯元憲下旨,令種堯交出殺人凶手種師師.

並且主動上繳兵員名冊,上繳封地地圖,響應越國新政.

否則,視為叛逆.

種堯置之不理.

國君甯元憲昭告天下,種氏家族謀逆.

下旨天西行省大都督,涅槃軍統領金木蘭,剿滅種氏叛逆.

整個越國,再一次震驚!

這麼快,這麼急嗎?

剛剛才打完了國運之戰,又要打種堯了?

民眾們驚詫,但是朝堂官員卻一點都不震驚.

這場大戰本在幾個月前就該爆發了,是甯政不願意在國都爆發內戰.

而且種氏家族是越國頂尖貴族,最大的軍閥,甚至算得上是擎天玉柱.

一下子宣布為叛逆,對越國萬民沖擊太大了,需要一定的緩沖.

內戰一定會爆發.

但多少還是要講究師出有名.

………………

種堯傳檄天下.

國君甯元憲中風,朝政已經被甯政掌控,君王已是傀儡.

種氏家族是越國的百年忠臣,為了越國江山,為了甯氏王族的百年基業,種堯號召天下將領,進國都勤王.

緊接著,種氏家族瘋狂增兵.

軍隊一下子從六萬激增到十萬,都不知道他是哪里來的軍糧,哪里來的軍費.

然後,種氏家族軍隊四面出擊.

短短時間內就徹底占領了整個天西行省北部所有郡城.

至此!

越國內戰,正式爆發!

整個天西行省北部,全部落入種氏大軍手中.

除了古蘭城之外.

金木蘭率領第一,第二涅槃軍四千多人,堅守古蘭城!

這古蘭城,距離鎮西城僅僅只有不到二百里.

從地圖上看,古蘭城孤立無援,陷入了種氏大軍的重重包圍之中.

…………

十二月初九!

種鄂率領四萬大軍,進攻金木蘭鎮守的古蘭城.

隨同出征的,還有金木蘭曾經的宿敵種師師.

古蘭城是一個破舊的小城.

金木蘭守軍僅僅只有四千多人.

雙方十倍的兵力差距.

"金木蘭這四千多軍隊,是越國麾下最精銳的部隊!"

"一旦滅之,甯政手中再無任何力量能夠抵擋我種氏大軍."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依舊沖一萬六!累癱無力嚎一聲,月票給我啊,真給大家叩首了!

謝謝可可天天kt的三萬幣打賞.

上篇:第390章:甯政太子定局!悲慘甯岐!    下篇:第392章:種氏慘敗!末日到了!(新盟主陶哥1224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