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史上最強贅婿第393章:全軍覆滅!種堯絕望!(新盟主迷路了♀賀)   
  
第393章:全軍覆滅!種堯絕望!(新盟主迷路了♀賀)

g,更新快,無彈窗,!

(恭喜迷路了♀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古蘭城戰場之上,陷入了無比的狂躁.

"殺,殺,殺……"

一萬五千名被改造過後的種氏武士已經要徹底爆炸了.

完全壓制不住內心殺戮的欲望.

體內仿佛有一個無比強大的力量要炸出來一般.

這架勢和當時的城衛軍是一模一樣的,甚至更加猛烈.

浮屠山的涅槃劑更很,它更多的是激發出人體內的獸之性.

當初沈浪和苦頭歡為了壓制那一萬多狂躁的城衛軍,簡直是心力憔悴.

而如今種鄂也壓不住這一萬五千名狂暴軍.

他手中還有三萬七千人都壓不住.

這還沒有正是開戰,種氏的兩支軍隊就已經斗毆了幾十次,超過幾百人被打死.

這改造過的種氏狂暴軍太強了.

如今壓抑了幾天,他們心中的屠戮欲望更加積攢到了極致.

再不開戰的話,這支軍隊幾乎就要自爆了,就連眼珠子都徹底血紅了.

"吼吼吼……"

這一萬五千大軍,拼命用戰刀拍打自己的胸膛,一邊發出野獸大吼.

而且他們還不願意穿鎧甲,在這大冬天的竟然恨不得打赤膊.

在種鄂的一再命令下,每一個人手握著一面盾牌.

"砰砰砰砰……"

這群改造後的狂暴軍又開始用戰刀敲打盾牌.

種鄂高呼:"沖進去,將里面的涅槃軍斬盡殺絕,去殺個痛快!"

"殺個痛快!"

"殺!"

"沖!"

隨著種堯一聲令下,這一萬五千名狂暴軍潮水一般沖了上去.

這一刹那,真的如同萬獸奔騰一般,速度無比之快.

沖,沖,沖……

每一個種氏狂暴軍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沖進去,把里面的人殺得干乾淨淨.

與此同時!

城牆上的涅槃軍開始彎弓搭箭.

"射,射,射!"

箭雨再一次狂灑而下.

"嗖嗖嗖嗖……"

無比犀利的箭雨凶猛地砸入了種氏家族的狂暴軍中.

按說這個時候應該傷亡慘重了,因為這些狂暴軍不喜歡穿鎧甲,所以防護力很弱.

但是服用了浮屠山的涅槃劑之後,他們的感知和敏捷度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眼看著箭矢就要射入體內,他們猛地舉起手中的盾牌,竟然將大部分的箭支擋住了.

傷亡很小.

這涅槃劑真是牛逼.

難怪大炎帝國要徹底封鎖上古文明的一切痕跡.

這種東西完全可以讓軍隊在很短時間內變得無比強大.

"射射射……"

涅槃軍的第二波箭雨,第三波箭雨狂射而下.

但是依舊沒用.

依舊被種氏狂暴軍用盾牌擋住了.

他們手中的盾牌盡管不大,但卻蒙著鐵皮,異常堅固.

涅槃軍強大的箭雨竟然失效了.

種鄂見到這一幕,心中長長松了一口氣.

終于要贏了.

這浮屠山的涅槃劑果然厲害.

種氏家族和帝國站在一起,果然是正確的.

這一戰贏定了.

一旦徹底滅了涅槃軍,種氏家族就要自立成國了.

這一刻已經近在咫尺.

"殺,殺,殺……"

一萬五千名種氏狂暴軍,無比凶猛地沖到了城牆之下.

然後,就要開始沿著攻城梯往上攀爬.

後方的種氏三萬七千大軍見到這一幕,不由得驚呆了.

人和人的差距這麼大嗎?

之前我們每一次沖向城牆何等艱難,簡直是尸橫遍野.幾乎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許多生命.這僅僅半個多月時間,死在這片城牆下的尸體就足足三萬多人.

而現在這一萬五千名狂暴軍,輕而易舉地越過了這片涅槃軍箭雨的死亡區域.

就這麼輕而易舉沖到城牆下了.

………………

木蘭看了一下.

這個時候城牆之下的種氏狂暴軍足夠擁擠了.

時候到了!

"換箭!"

隨著一聲令下.

四千多涅槃軍開始整齊換上了特殊的箭支.

這種箭上幫著一瓶特殊的東西.

"放,放,放……"

涅槃軍再一次狂射.

箭雨再一次狂灑而下.

城牆之下的種氏狂暴軍再一次精確地舉起盾牌,擋住射來的利箭.

然而……

這些箭射中盾牌,或者射中地面之後,箭杆上的瓶子猛地炸裂開.

然後……

無數的煙霧猛地爆出.

空氣中出現了詭異的香味.

這種香味類似于謀殺楚王的暗香.

但又不完全是.

短短時間內.

涅槃軍射出了幾萬支箭.

箭上都有沈浪配出來的詭異藥物,每一支箭僅僅捆綁了兩克左右.

那這種藥劑是什麼?

成分比較複雜.

六成是各種蛇毒,三成是沙蠻族的植物之毒,還有一成是沈浪用各種技術調配出來的藥劑.

盡管成分都是毒,但是配成藥劑之後,它反而不是毒.

而更像是一種極度狂躁的興奮劑.

這就像是在印/度,三哥流行吸眼鏡蛇毒一樣.

眼鏡蛇的毒液,能夠讓人進入一種非常離奇的精神狀態.所以一克眼鏡蛇毒價格達到一百五十美元.

相較而言,這才是真正的狂躁興奮劑.

沈浪算是在無意中研究出來的,他的本意是想要提升黃金龍血的藥效.

結果發現根本不行,這兩樣藥劑混在一起之後,實驗的動物立刻陷入一種非常可怕的狀態.

當時沈浪是拿著一只比較溫順的小老鼠做實驗,結果它狂暴大發,把籠子里面的同類全部咬死,然後瘋狂地要從籠子里面沖出來,活生生把自己撞成了肉泥慘死.

至此,沈浪就把這種藥劑封存了起來.

沒有想到今日卻派上大用場了.

原本沈浪弄不到這麼多蛇毒的.

但是去了一趟沙蠻族後,各種各樣的蛇毒要多少有多少.

幾十上百斤都沒有問題.

………………

整個城牆之下,都彌漫著迷人的香味.

好香,好香啊……

種氏家族的狂躁軍忽然間停止了攀爬城牆.

開始拼命去嗅這股香味.

因為這種香味讓他們進入了一種非常美妙的精神狀態.

服用了浮屠山的涅槃劑之後,他們的力量,敏捷,感知,精神都提升了許多倍.

而整個神智也搖搖欲墜,距離瘋魔只有一線之隔了.

而現在!

吸入了這種詭異的香味之後.

真的就如同火上澆油一般.

體內涅槃劑的藥效,仿佛熊熊燃燒的烈火一般瞬間徹底爆發了出來.

種鄂感覺到不對.

因為就連他嗅到這股香味之後,整個人也顯得有些燥熱興奮.

"不要嗅,不要嗅!"

"屏住呼吸,屏住呼吸!"

種鄂狂吼!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這一萬五千名被改造過的種氏狂暴軍,通紅的眼球變成了血紅色,全身的皮膚也變得酡紅.

呼吸無比急促,瞳孔有些散亂.

原本已經搖搖欲墜的神智瞬間徹底崩潰.

"嗷,嗷,嗷……"

他們的內心在發出一陣陣嘶吼,他們的腦子里面只有一個詞.

殺戮,噬咬.

殺,殺,殺!

但是他們依舊沒有動,而是繼續貪婪嗅著這空氣的香味.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

還有一部分狂暴軍,繼續瘋狂地攀爬城牆.

轟轟轟轟……

無數的滾木從城牆上滾落下來.

將這些攀爬城牆的種氏狂暴軍徹底砸落.

看來藥效還是不夠啊,竟然還有一部分人繼續攻城.

木蘭再一次下令.

箭雨再一次狂射而下.

無數的狂暴藥劑再一次爆開.

空氣中的香味更加濃烈.

終于……

這支本就充滿獸/性的種氏狂暴軍,徹底失去了神智.

快了,馬上就要自相殘殺了.

就如同沈浪之前做實驗的那樣,那只老鼠殺死了整個籠子內所有的同類,然後活生生把自己撞成了肉泥.

這一萬多人眼珠充血.呼吸越來越急促,目光越來越瘋狂.

這架勢,有些像是地球新聞上的所謂僵尸病毒.有些人吸了浴鹽之後,開始狂暴大發,瘋狂去噬咬同伴.

戰場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

就仿佛炸彈爆炸之前一刻鍾的甯靜一般.

只需要一根火柴,就會瞬間引起熊熊大火.

種鄂見到這一幕,整個人頭皮發麻.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你們呆站做什麼?趕緊攻城,攻城……"

徹底失去神智的他們,干不了攻城這麼高級的事情了.

唯有剩下殺戮的本能.

種鄂下令:"督戰隊,驅逐他們攻城,驅逐他們攻城."

在種鄂的一聲令下,三千騎兵飛快加速沖到城牆之下.

"快攻城,你們給我攻城!"

三千督戰隊,穿著最精銳的鎧甲,而且騎著戰馬,所以對這群狂暴軍的畏懼稍稍小一些.

拿出鞭子,驅逐狂暴軍攻城.

"去攻城!"

"快,快……"

"啪啪啪……"

無數的鞭子,瘋狂抽打在這群狂暴軍的身上.

然而,他們依舊一動不動.

這架勢,仿佛還非常享受鞭笞的感覺?這就像是電影中的台詞,我一點都不痛,反而還有點舒服呢.

種氏家族的三千督戰隊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徹底驚愕不解.

這到底是怎麼了?這香味有什麼鬼?我們嗅了之後,只是覺得很興奮燥熱,仿佛喝醉酒了一般,也沒有這麼大反應啊.

這一萬多狂暴軍一動不動,甚至大多數人竟然閉著眼睛.

督戰隊的首領是種鄂之子,種吉.他年輕氣盛,被眼前的一幕徹底激怒了.

頓時他猛地拔出戰刀大吼道:"立刻攻城,否則格殺勿論,格殺勿論!"

這就是督戰隊的傳統了,一定要維持戰場秩序,沒有鳴金收兵的情形下,有任何人膽敢退兵,全部無情斬殺.

"你們呆著做什麼?立刻攻城!"

一萬多名狂暴軍置若罔聞,依舊一動不動,拼命嗅著空氣中的詭異香味.心中的殺戮欲望在瘋狂積累.

"殺,殺!"種吉一聲令下.

督戰隊手起刀落,斬下了幾十顆人頭.

種鄂大驚,高呼道:"別殺人,別殺人."

但已經來不及了.

整個局面就仿佛是堆積如山的火油內掉落了一根燃燒的火柴.

猛地爆開.

原本很多狂暴軍還閉著眼睛,此時猛地睜開.

目光,如同野獸!

"嗷……"

然後,這一萬多野獸之軍,朝著三千督戰隊瘋狂撲去.

督戰隊首領種吉大驚,但他還想要控制住局面.

"你們干什麼?造反嗎?造反嗎?"

"全部回去,回到戰場上,否則格殺勿論."

"殺,殺,殺!"

督戰隊手中戰刀,用刀背瘋狂劈下.

"啊……啊……"

然後,無比可怕的一幕出現了.

這群狂暴軍如同野獸一般,猛地從地上躍起直接將馬背上的督戰隊騎士撲到在地.

然後,用盡一切辦法屠殺.

用刀砍,用手撕,要牙齒咬.

可怕的自相殘殺,終于爆發了.

"督戰隊,撤退,撤退……"

種鄂高呼下令.

種吉心中戰栗,率領著三千督戰隊騎兵瘋狂撤退.

然後……

這一萬多失去神智的狂暴軍瘋狂追了上來.

他們的速度太驚人了.

督戰隊盡管騎馬,但是戰馬速度一下子起不來,竟然直接被他們追上來.

"砰砰砰……"

這群狂暴軍忘記了刀法,忘記了一切,就剩下殺戮的本能.

直接猛地將騎兵從馬上撲下來,然後瘋狂地撕咬屠殺.

"砰砰砰……"

無數戰馬踐踏過去,將他們踩得筋骨斷折.

快,快,快.

種吉的督戰隊瘋狂加速.

"父親,快退,快退,這支狂暴軍已經瘋了,徹底失控了."

"快跑!"

三千多督戰隊騎兵付出了一半的傷亡後,終于成功加速,擺脫了瘋魔的狂暴軍.

種鄂騎在馬上,看著潮水一半湧來的狂暴軍.

每一個目光充滿了殺戮獸/性.

他頓時遍體冰寒.

"大軍撤退,撤退……"

"跑!"

隨著他一聲令下,三萬多種氏大軍立刻調轉方向,再也顧不上攻打古蘭城,拼命地逃竄.

然而……

他們跑不了的.

騎兵有戰馬可以逃跑.

但是步兵的速度再怎麼也比不上被改造過的狂暴軍.

從天上望下去.

真的像是獸群在瘋狂追趕人群.

整個大平原,密密麻麻到處都是黑影.

這群狂暴軍速度太快了.

種氏家族的三萬多大軍,輕而易舉就被追上了.

然後……

一邊倒的屠殺.

整整積攢了兩天兩夜的殺戮欲望,終于爆發了.

哪怕失去了神智.

但這一萬多種氏狂暴軍也爽了.

瘋狂地殺戮.

殺個痛快.

殺個尸山血海.

殺個人頭滾滾.

就如同狼群沖入了羊群一般.

周圍十幾里的地面上,到處都是鮮血.

到處都是尸骸.

………………

古蘭城的涅槃軍望著這一幕,靜靜無聲.

木蘭的嬌軀微微戰栗.

這一幕太驚人了.

這應該算是玩火者自焚嗎?

其實夫君陪的這種異香藥劑是很神奇,但並不致命.

木蘭也聞了,確實感覺很興奮,有些燥熱,就想要找到人渣夫君,然後把他連皮帶骨吃到肚子里面去.

涅槃軍每一個人臉上帶著特質的面具,所以沒有吸入這些藥劑.

但正常人嗅到這種異香藥劑之後,頂多就如同喝醉酒一樣,陷入一種興奮迷離的狀態,不會變成野獸.

真正可怕的是浮屠山的涅槃劑,就如同滿屋子的柴薪一樣,一顆火星就可以點燃.真正的罪魁禍首不是那顆火星,而是那滿屋的柴薪.

秘密武器固然厲害,但人若是不夠強大不夠聰明就貿然去使用強大神秘的武器,很可能毀滅的是自己.

……………………

種鄂率領家族最嫡系的騎士,沖上了一個小山頭,然後俯瞰整個戰場.

慘烈無比!

種氏家族的三萬多正常軍隊,如同羊群一般被瘋狂屠殺.

越來越少,越來越少.

很快就要全軍覆滅了.

而那些狂暴軍反而越來越瘋狂.

殺光了視野內的正常人後,他們竟然開始了自相殘殺.

遍地鮮血,遍體尸骸,慘不忍睹.

種鄂覺得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溫度,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麻木.

痛苦到了極限的麻木.

為什麼會這樣?

沈浪用黃金龍血改造城衛軍就沒事.

為何我種氏用涅槃劑改造軍隊就有事?

這一次傷亡會有多少?

三萬?

四萬?

五萬?

我種氏家族好不容易重新積攢出來的十萬大軍,竟然要死光了?

這是要全軍覆滅啊.

沈浪你這個瘋子啊.

我們以為你會上演四面埋伏,八面埋伏.

我們以為你會從平南關進軍,白夜關進軍,我們還以為你會讓卞逍大軍南下.

沒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把整個戰場都交給金木蘭,交給涅槃軍啊.

竟然真的用四千多人對戰我十萬大軍?

你早就算准了我們會向浮屠山求援.

你早就在等著這一刻了.

你早就准備讓我們的軍隊自相殘殺了.

如果穩紮穩打,種氏家族十萬大軍怎麼也贏了.

甚至圍而不攻,堅持個半年也贏了.

但是上古文明的力量真的很誘人啊.

你沈浪抵擋不住誘惑,我們種氏當然也抵擋不了.

結果你沈浪用了大獲全勝,而我種氏卻滅頂之災.

此時,種鄂仿佛看到了沈浪在地獄中獰笑的樣子.

沈浪,你好毒,你好毒啊.

"大帥,不好了,不好了."

"我們有的軍隊往鎮西城逃,結果這群野獸瘋子,也朝著鎮西城而去了."

這話一出,種鄂大驚!

他仔細一看,果然這群徹底失去甚至的野獸狂暴軍,仿佛嗅著血跡的狼群一般,本能地朝著鎮西城沖去.

這,這要命了.

鎮西城可是種氏家族的老巢,此時城內守軍不足一萬啊.

沈浪你這個卑鄙的孽畜,不但要利用這些野獸殺光我的軍隊,還要借他們攻城?

………………

鎮西城內!

種堯難掩激動.

他在等待勝利的消息.

這一戰必勝無疑,浮屠山的涅槃劑太強了.

那一萬五千狂暴軍太強了,足夠將涅槃軍斬盡殺絕.

而且一旦消滅了涅槃軍,這一戰就算是結束了.

種氏家族接下來就會防守現有的地盤,然後靜靜等待時局的發展,等待帝國的冊封.

天西公國!

我種堯也要成為一國之君了.

這是我種氏家族幾代人的夢想啊,終于要實現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傳來了一陣無比急促的腳步聲.

怎麼回事?

為何腳步如此慌亂?

"主公,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沈浪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讓我們的狂暴軍徹底失去了神智,狂性大發,拼命屠殺我們自己的軍隊."

"種鄂大人的三萬七千大軍幾乎被殺光了."

"這一萬多狂暴軍又開始自相殘殺,如今剩下不足一半,而且正在朝著我們鎮西城沖來."

"我們五萬主力,近乎全軍覆滅了."

這話一出,種堯完全呆住了.

這種感覺和當時的甯岐何等相似?

就像是一道驚雷劈下,直接就要魂飛魄散.

古蘭城之戰徹底輸了?

而且是用這種方式輸的?

種氏家族的近十萬大軍,死了八萬多.

這,這是樂極生悲嗎?

剛才我還幻想著坐上天西公國君主之位,想著創造種氏家族的幾百年巔峰.

如今……

竟然直接淪入地獄?

種堯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一陣陣昏眩.

然後整個人踉蹌,猛地跌坐在椅子上.

"主公,那群野獸正在瘋狂朝著鎮西城沖來,接下來怎麼辦?"

足足好一會兒後,種堯顫抖道:"關閉鎮西城!"

………………

一天半後!

剩下的四五千狂暴軍終于沖到了鎮西城下.

此時,城門緊閉.

但是此時他們已經清醒了,事實上昨天他們就醒過來了.

對于自己做過的事情有一點記憶,卻不太清楚.

整個人陷入于無比的空虛和茫然之中,還有無邊無際的沮喪.

這和當時城衛軍黃金龍血藥效褪去之後的感覺是一樣的.

他們這次沖回鎮西城,完全是想要回家.

"開城門,放我們進去!"狂暴軍的武士高呼道.

"不能開城門,這群人是野獸,見人就殺的."種吉高呼.

"種鄂大人,請您開啟城門,我們已經恢複正常了."

"不能開城門,不能開!"城牆上的守軍高呼.

前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可怕了,這群野獸竟然把三萬多弟兄全部屠殺了.

而且是最殘忍的方式殺死.

三萬七千多人,逃回鎮西城的不足三千,對他們來說,過去發生的一切簡直如同噩夢一般.

"大帥,我們已經恢複正常了."

"我們依舊有強大的力量,敏捷的速度,我們能夠為您而戰."

這群人說的是真的.

藥效雖然褪去了一半,但還剩下一小半.

他們的力量和速度,依舊比正常時候要強很多,唯一低落的是士氣,沮喪和灰暗的心理.

種鄂仔細看著這群狂暴軍的眼睛,依舊是充血通紅,看上去無比猙獰可怕.

"兄長,怎麼辦?"

種堯道:"命令他們離開鎮西城,返回古蘭城戰場,去消滅涅槃軍."

種鄂在城牆上高呼道:"主公有令,讓你們立刻返回古蘭城戰場,去將沈浪的涅槃軍斬盡殺絕."

可是極度興奮的藥效褪去之後,這群狂暴軍心中是無邊無際的沮喪.

而且幾天幾夜時間,他們來回奔波四百里,屠戮了幾萬人.

精神疲倦到了極致,就想要找一個地方好好躺著,什麼事情都不想管.

城衛軍藥效褪去之後也是這樣的,盡管還有戰斗力,但是精神萎靡之極,是甯政的自我犧牲精神重新點燃了他的士氣.

現在,種堯竟然想要讓讓他們返回去打涅槃軍?

"大帥,我們想著只想要躺著一動不動,我們不想戰斗了."

種堯道:"我們可以打開城門,但是讓他們放下所有武器."

種鄂高呼道:"我們可以放你們進來,但是要放下所有武器."

一名狂暴軍的武士首領道:"種鄂大人,你們是想要讓我們繳械,進入城內將我們殺得干乾淨淨對嗎?"

這話一出,全場寂靜.

眼下這個局面,已經無解.

如果一條狗曾經咬死人,那它的下場是什麼?

一定會被打死,不管它是不是已經恢複了冷靜.

因為誰都不知道它下一次會不會在狂性大發,再一次咬人.

這群狂暴軍屠殺了那麼多種氏軍隊,後果已經無法挽回.

按照任何軍法,都必須處死他們.

種鄂道:"沒有的事,我知道這一切不是你們的本意,這一切都是沈浪那奸賊的詭計.你們放下武器,我放你們進來好好冷靜一下,讓時間沖淡這一切."

狂暴軍首領道:"看來局面是無法挽回了,兄弟們,我們走,我們去隨便找一個城池住下來."

然後,這四五千狂暴軍就要離開,另尋寄身之處.

"我們去投靠沈浪,去投靠國君!"

說這話的狂暴軍武士僅僅只有幾個人而已.

但是種堯聽了之後,還是目光猛地一縮.

"動手!"

隨著他一聲令下.

城頭上萬箭齊發.

這些恢複清醒的種氏狂暴軍紛紛倒地傷亡.

緊接著,兩支騎兵沖了出來,朝著這四五千狂暴軍夾擊而來.

"他們要殺我們?他們要殺我們."

種氏狂暴軍高呼.

"跟他們拼了,跟他們拼了."

"打進城去,我們要回家,我們要回家!"

然後,這些狂暴軍抄起武器,猛地殺回去.

掏出之前攻城用的繩鉤,拼命地攀爬城牆.

詭異的攻城戰爆發.

種氏家族的軍隊,再一次陷入了自相殘殺.

………………

兩個時辰後!

血腥無比的戰斗結束了.

那四五千名種氏狂暴軍,死的干乾淨淨.

徹底結束了可悲的命運.

但是他們臨死之前的反撲也是驚人的.

種氏家族一萬三千大軍,硬是活生生被殺了三千人.

因為他們體內的涅槃劑藥效還沒有徹底消退,力量和敏捷依舊遠勝于正常身體.

原本他們處于極度的沮喪和萎靡之中.但是種氏家族軍隊對他們的襲擊徹底激怒了他們,再一次激發了他們心中的凶殘之氣.

所以雖然被三倍的軍隊內外夾擊,但他們依舊爆發出了驚人的戰斗力,給種氏家族帶來巨大的傷亡.

至此,種氏家族在鎮西城的守軍僅僅不足萬人.

………………

種堯站在城頭之上.

沈浪的涅槃軍會來攻城嗎?

"應該不會吧,楚王用三十萬大軍攻打鎮西城,打了一個多月都沒有打下來.沈浪敢用四千多人攻城?莫不是瘋子嗎?"種鄂道.

"可是,沈浪就是用一萬軍隊突襲的楚王都."

"楚王都之所以淪陷,完全是因為城門被燒穿了.而我們鎮西城的城門完全被改造過了,有一層木頭,一層鋼鐵,一層巨石,如何燒得破?"

"我們雖然只有九千守軍,但都是家族最精銳的武士,相當于兩三萬精銳."

"沈浪對涅槃軍珍視無比,一旦用涅槃軍攻城,會有多少傷亡?而且涅槃軍根本沒有剩下多少箭支了."

"所以,我斷定沈浪一定不會用涅槃軍攻城,一定會動用羌國大軍."

"所以我們還有時間向帝國求援."

然而就在此時!

一團黑影在北邊出現了.

種氏家族所有人驚駭.

沈浪真的是瘋子啊,竟然真的用四千多涅槃軍來攻城.

箭支所剩不多,沒有任何攻城器械.竟然來攻打鎮西城這樣的堅固大城?

我們的城門已經改造過了,不會再給你機會了.

………………

半個時辰後!

金木蘭率領著四千多涅槃軍兵臨城下.

種堯,種鄂等人被徹底激怒了.

沈浪,你實在是太狂了.

四千多人來攻城?

很好,很好!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要死多少人才能拿下我鎮西城?

這不僅僅是生死之戰,更是榮譽之戰.

而就在此時.

一個渾身穿著鋼鐵鎧甲的巨漢,再一次從涅槃軍沖了出來.

大傻!

他直接沖向了城門.

種氏眾人心中冷笑.

你還想用在楚王都的那一套攻破城門嗎?

完全是白日做夢.

鎮西城門被徹底改造過了,整整三層.你那個可怕的東西,再也燒不穿了.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這一次大傻用來攻破城門的,不僅僅有鋁熱劑,還有炸藥!

若是半天之內攻不下鎮西城,沈浪就被你種師師先X後X!

………………

注:下一章就滅種氏!諸位恩公,月票榜幫幫我,莫要讓我無力呀!

謝謝6688在無錫,我是曉龍,落花斷水的萬幣打賞.

上篇:第392章:種氏慘敗!末日到了!(新盟主陶哥1224賀)    下篇:第394章:大戰結束!種氏跪降!(新盟主可可天天kt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